201.今夜取他人头/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放看到突然出现在殇城城楼上的司徒琏神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无暇顾及正在射杀雪狼国大将的司徒琏。而突然出现的司徒琏箭无虚发,专挑雪狼国大军中的将领下手,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射杀了六个雪狼国的将领。

秦骁面沉如水,下令鸣金收兵。原本打算今天一定要攻破殇城,并且相当有把握的雪狼国大军在开战没多久之后就有些狼狈地撤退了,只是因为夏国大军中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箭手。

将领不是普通士兵,想要培养起来是需要时间成本的。雪狼国大军中不同等级的将领有几十位,但也扛不住司徒琏这样杀。而且司徒琏居高临下,占据着绝对的有利地势,完全就是在单方面虐杀雪狼国的将领,并且他眼光相当毒辣,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哪些将领的地位更高,杀掉的那六个都是相当重要的人。

前些日子交战的时候,秦骁也知道夏国弓箭手的厉害,并且都能认出夏国大军中的神箭手是哪些了,还有针对性地杀掉了几个。但那些箭术极好的将士,被叫做神箭手只是因为他们比一般士兵和其他弓箭手的箭术要出色很多,但跟今日突然从天而降的司徒琏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箭术并不仅仅是精准度的问题,力道和速度也相当重要,司徒琏本身的实力决定了他箭术的威力,除非秦骁这样武功不比司徒琏弱的人,其他人很难躲过去。

这大概是自开战以来雪狼国大军最憋屈的一次了,因为他们竟然因为敌方的一个弓箭手就撤了回来。可是不撤能怎么办呢?当时看到司徒琏出手的大有人在,司徒琏射杀雪狼国将领的画面简直是触目惊心,那六个将领都是瞬间毙命,这会儿尸体也都被带了回来。

秦骁的脸色也是开战以来最难看的一次,他召集了麾下大将商议战事,原本有七名大将,如今只剩下了四名,因为死的那六个,有三个在雪狼国大军中的地位仅次于秦骁。

“太子殿下,为什么要收兵?我要杀了他们,给我弟弟报仇!”一个四方脸的将军怒气冲冲地说。因为死去的那六个人里面,有一个是他的亲弟弟。

“不收兵,下一个死的就是你!”秦骁看着那个将军冷冷地说。

那个将军明显很不服气,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秦骁扫视了一圈,看着在座的几人冷声说:“你们也觉得本宫不该下令收兵吗?”

有一个看起来稍微清瘦一点的中年军师微微摇头说:“太子殿下下令收兵是明智之举,殇城里出现了一个高手,还是个专杀雪狼国大将的神箭手,再不收兵,我们几个未必能活着回来。”

“那人到底是谁?”另外一个将军说,“箭术竟然那么横!老余就死在离我三米远的地方,射中老余那支箭从我头顶飞过去的,速度太快了,根本躲不过去!”

“是啊。”中年军师微微叹了一口气,“一直听说曾经那位靳家五小姐,如今的墨王妃箭术绝伦,夏国大军中的骑射营就是她亲手训练出来的。但她现在怀了身孕不会出现,靳放的大儿子箭术已经极为出色了,没想到又出现一个更厉害的!这样的一个神箭手,必然是个武功绝顶的高手,必须想办法把他解决掉,否则下次交战,还是防不胜防!”

“本宫知道那人是谁。”秦骁冷冷地说。

“太子殿下认识那个人?”军师问。

秦骁冷声说:“那是五毒教的三公子司徒琏,曾经是个瞎子,如今想必是被鬼医的徒弟治好了眼睛。”秦骁一直关注着夏国千叶城的动向,他今日是第一次见到司徒琏,但在这之前,已经看到过司徒琏的画像了。

“五毒教的人?”军师对此很意外,“五毒教不是被夏国皇室灭掉的吗?还是夏皇下旨让靳放灭的五毒教,五毒教的三公子怎么混进了夏国大军里面?”

秦骁冷哼了一声:“司徒琏一直跟靳放的五女儿过从甚密,如今过来帮靳放并不意外!”

“还是跟那位墨王妃有关?”军师神色微变,“不知太子殿下可有办法对付司徒琏?”

“本宫会想办法把他解决掉的!”秦骁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他一直关注着千叶城,所以知道靳辰怀孕了,是不可能亲自过来帮靳放的。只是没想到五毒教的三公子司徒琏竟然也为靳辰所用,突然出现来帮靳放。

司徒琏对秦骁来说是个很棘手的人,因为秦骁调查到的有关司徒琏的信息特别少。那些年司徒琏因为双目失明,几乎没怎么出过五毒教,外人都不知道有他这个人存在。当他进入世人视线的时候,就是出现在千叶城,向鬼医的徒弟邱宝阳求医的时候。之后发生了不少事情,直接导致销声匿迹多年,刚刚在江湖上冒头的五毒教覆灭了,然而司徒琏这位五毒教的三公子,却成功地混到了千叶城墨府里面。

秦骁今天才知道司徒琏的眼睛已经好了,那么司徒琏会出现在殇城,要么是为了报恩,要么就是他真的成了靳辰的人,甘心听靳辰的驱使,秦骁可是最清楚靳辰的能耐。不管是哪种原因,秦骁都知道他必须尽快把司徒琏给解决了,因为雪狼国攻破殇城势在必行,不能再拖下去,如今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导致雪狼国的计划失败,司徒琏的出现就是一个意外。

秦骁让麾下的将军离开之后,找来了他的师父西门擎。

“师父,徒儿需要你帮忙杀一个人。”秦骁看着西门擎说。

西门擎微微点头:“是今天夏国出现的那个神箭手?”

“没错!”秦骁冷声说。

西门擎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为师今夜就动手,到时带着他的人头回来,明日你拿去送给靳放。”

秦骁微微点头:“那就劳烦师父了。”

这边秦骁请了西门擎今夜去把司徒琏解决掉,那边殇城里面,靳放才刚刚见到司徒琏。

“将军,这位……公子说他是五小姐的好友。”李解对靳放说。司徒琏出现在殇城的时候,正在夏国大军和雪狼国大军交战的时候,李解今天被安排在后方镇守,并没有出城。看到司徒琏这个生面孔从天而降,李解当时心生戒备,以为是来找麻烦的,谁知司徒琏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他是靳辰的朋友。

李解当时半信半疑,可是司徒琏武功太高,他们拦不住,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司徒琏已经飞身上了殇城的城楼,一箭把靳放从秦骁的剑下救下来了。当时情况很危急,就因为这一箭,李解相信了司徒琏。

而后来司徒琏的表现证明他并没有说谎,因为他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解决掉了雪狼国大军中的几个大将,箭术之高明简直让人感觉匪夷所思。

靳放是认识司徒琏的,但是怎么都没想到司徒琏会出现,还救了他。靳放知道司徒琏是五毒教的三公子,他曾经还提醒靳辰要小心一点司徒琏,只是靳辰说司徒琏没问题,靳放因为很放心靳辰的判断力,所以也没管靳辰跟司徒琏来往。

如今靳放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司徒琏,他的眼睛已经好了,容貌极为出色,气质也相当出众。靳放拱手对司徒琏说:“多谢司徒公子今日相救。”

“这是雪……靳辰给你的。”司徒琏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了靳放。

靳放让司徒琏坐,他接过信就打开看了起来。李解趁着靳放在看信的功夫,跟司徒琏聊了几句,因为心中对于司徒琏的身份确实很好奇。他们这种常年驻守边关的人,并不会去关心江湖上的五毒教有几个公子。

“司徒公子,你是受五小姐之托前来帮忙的吗?”李解很客气地问司徒琏。夏国大军其实就是靳家军,所以靳扬在这些将士口中就是大公子,靳辰就是五小姐。因为靳辰训练出来的弓箭手在这次两国交战中大放异彩,所以夏国大军的将士虽然大部分都没见过靳辰,但是对靳辰已经心生崇拜,就连李解这样的大将都是心服口服地称呼靳辰为“五小姐”。

司徒琏微微点头说:“我是来帮忙的,我跟靳辰是好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解微微愣了一下,他问司徒琏是不是受了靳辰之托,谁知道司徒琏竟然给他来了一句这是他应该做的?这说明靳辰跟司徒琏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朋友,怎么感觉司徒琏在听靳辰的吩咐行事呢?

“司徒公子跟五小姐比试过箭术吗?”孙威好奇地问司徒琏。他们其实都很想亲眼见识一下靳辰的箭术是何等厉害,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没有比过。”司徒琏微微摇头说,“她应该比我厉害。”

这边没说几句话,那边靳放已经把靳辰让司徒琏带给他的信看完了。信很短,靳辰只是说让司徒琏过来帮靳放,让靳放给她这个朋友弄个小将当当,别的让靳放看着办。最后才写了一句“老爹保重”。

靳放把信收好,唇角微微勾了一下,看着司徒琏说:“接下来就劳烦司徒公子了。”

司徒琏摇头:“不用客气。”

靳放下了一道命令,司徒琏就成为了夏国大军中空降的一位将军,地位仅次于李解和孙威,弓箭手和骑射营所有的将士都交给了他。

没有人不服,因为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司徒琏在之前那场大战里令人惊艳的表现。关于司徒琏是靳辰的朋友,是被靳辰专门请来帮忙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殇城,这下弓箭手和骑射营的将士更是心服口服了,因为他们之中最出色的都是靳辰训练出来的,没有被靳辰训练过的都相当遗憾,如今来了一个靳辰的朋友,还那么厉害,他们很期待司徒琏能够指点一下他们的箭术。

靳放安排司徒琏住进了殇城的将军府,就在他的隔壁。而靳放心知今日司徒琏的出现一定会让秦骁很忌惮,秦骁或者他身边的高手很可能会想要暗中把司徒琏给解决了,所以靳放特地提醒了一下司徒琏要小心。

夜深了,司徒琏房间的灯光还亮着。

他依旧穿着那身暗红色的锦袍,不过锦袍外面又套了一身银色的盔甲。这是靳放让人给司徒琏准备的,代表将军的身份,司徒琏试穿了一下之后就没有脱下来。如果殇城中有女子的话,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恐怕要从大公子靳扬转变为突然空降的将军司徒琏了,因为司徒琏这会儿的样子确实很帅气,尤其是射箭的时候,气场全开,相当霸气。

司徒琏感觉很奇妙。他以前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竟然会上战场,而且还当上了将军。他这会儿手下有将近五万的将士由他调配,想想就觉得很神奇。当然了,司徒琏没读过兵法,所以并没打算调兵遣将,有什么事他还是会请示靳放的,而他要做的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提升夏国大军弓箭手的实力,这一点是他擅长的。

司徒琏手中拿着一根短短的竹子,正在聚精会神地雕刻。他原本打算给离夜做一根短笛,然后教离夜吹笛子,只是他刚刚找到一根好竹子,就出发来殇城了。司徒琏来的时候把那根竹子也带上了,这会儿有空就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工作,想着等他这次回去就可以送给离夜当礼物了。不对,一根不够,靳辰肚子里还有一个娃娃,他作为他们的叔叔,不能厚此薄彼,所以还要再做一根。不对,说不定靳辰肚子里不止一个娃娃,靳辰的姐姐都一次生了三个,所以他还是多准备一些吧!

司徒琏正兴致勃勃地做着给离夜准备的礼物,终于完工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试一下,就感觉有高手正在靠近。

司徒琏曾经是个瞎子,所以他的嗅觉和听觉远超常人。在来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从窗户一跃而入的时候,司徒琏已经冷静下来准备好了。

来人个子不高,穿着一身夜行衣,还戴着面具,看着司徒琏的眼神满是杀意,这是秦骁的师父西门擎。

司徒琏接了西门擎一招之后,就知道他的武功不如西门擎,不用武器不行了,而用弓箭也不行。所以司徒琏直接拿起他刚刚做好的那根短笛放在了唇边。

西门擎在挥剑朝着司徒琏砍过去的时候,却看到司徒琏突然拿着一根笛子吹了起来。西门擎心中冷笑,原来这是个傻子!

只是下一刻,事实证明真正傻的是西门擎,因为司徒琏并没打算给西门擎吹一首好听的曲子,他吹出来的,是要命的曲子。

一阵怪异的笛声响起的同时,西门擎脚步一顿,感觉内息突然有些不受控制!他神色大变,看着司徒琏脱口而出:“你竟然会音攻?”

司徒琏神色冷漠地看了西门擎一眼,吹奏出来的曲调越发怪异。西门擎在意识到司徒琏竟然用音攻来对付他的时候,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跑,因为他知道他无法抵挡音攻,再待下去他就要栽了!

司徒琏追了出去,只是西门擎速度极快,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司徒琏站在院中,身上的银甲在月光之下闪烁着幽寒的光泽,他看着手中的短笛自言自语:“好像差一点……”

“司徒公子。”靳放出现在不远处,“刚刚是不是有人来过?”

靳放刚刚只是看到一道黑影闪过,就过来看看司徒琏有没有事。

“刚刚有人要杀我,不过这会儿已经逃走了。”司徒琏十分云淡风轻地说。

靳放嘴角微抽。秦骁应该不会亲自来,他派来杀司徒琏的,一定是他身边最厉害的高手。可是隔壁的靳放还没听到什么动静,那高手就被司徒琏打得落荒而逃了?靳放感觉靳辰身边才真的是藏龙卧虎,这个司徒琏绝对不只是箭术厉害。

司徒琏话落又接着说了一句:“那人武功很高,我这次没能杀了他,下次会继续努力的。”

靳放嘴角又抽了抽,怎么感觉司徒琏这人性子很单纯的样子,好乖好认真……靳放觉得,司徒琏这样的性格,会被他家小五“奴役”简直是毫无悬念……

“司徒公子早点休息吧,需要什么尽管开口。”靳放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点点头,转身回了房间。虽然这会儿身处殇城,城外几十里就是雪狼国的大军,但是靳放突然感觉压力没那么大了。魏国已经对雪狼国出兵,带兵的还是墨青,靳放并不担心墨青那边会被雪狼国压制住。而只要夏国殇城这边能够再多守一段时间,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在司徒琏来之前,靳放虽然打算死守殇城,但是把握并不是很大。可以说,今日如果不是司徒琏从天而降,杀了几个雪狼国的将军,震慑住了雪狼国大军的话,雪狼国大军这会儿有可能已经把殇城给破了。因为靳放单论武功不是秦骁的对手,而从兵法战术上面来说,年纪轻轻的秦骁并不比靳放逊色多少。

在靳放最需要的时候,靳辰让司徒琏来了。一个人不会有立刻扭转战局的力量,但在这样的时期,司徒琏的出现还是能够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因为夏国大军相对于雪狼国大军来说,弱点之一就是没有真正的高手。

靳放武功不错,双手剑也很厉害,但跟真正的高手比起来差距还是很大的。秦骁是个高手,他身边的西门擎更是个绝顶高手,靳放在战场上遇到秦骁会很被动。如今司徒琏的到来,让夏国大军的这个弱点消失了。

洪城城主府,秦骁正在等着西门擎归来。

只是西门擎回来得比秦骁想象得要早,他看起来没受伤,但是脸色极为难看,手中也并没有如他之前所说提着司徒琏的人头。

秦骁神色微变,看着西门擎问:“师父没有得手吗?”

西门擎冷哼了一声说:“那小子竟然会音攻!老夫差点就栽了!”

秦骁愣在了那里:“音攻?那不是已经失传很久了吗?”秦骁当然知道音攻是什么,也知道音攻的威力。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眼中的神箭手司徒琏竟然还是个音攻高手!

当年音攻失传,就是因为这门功法太逆天,为江湖所不容,修炼音攻的那个门派被灭杀了。而司徒贤带着五毒教的弟子暗中修炼音攻多年,外人根本不知道,因为一旦外人知道,五毒教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之前五毒教刚刚冒头就被灭了门,五毒教弟子修炼音攻的事情依旧是个秘密。在西门擎之前,司徒琏也就用音攻对付过靳辰和墨青。

“鬼知道那小子是怎么学到的音攻!”西门擎冷声说,“不过现在想要杀他很麻烦,我们就算武功比他高,也根本不敢跟他正面交手!”

秦骁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那就先不管他!他不过一个人,在战场上也不会用音攻,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修整两日再出兵,一定要拿下殇城!”

西门擎走了,秦骁握住一只茶杯,茶杯在他手中很快碎成了粉末。他面色冷然地坐在那里,面前放着的是雪狼国凉城送来的战报。凉城是雪狼国跟魏国接壤的边城,那边已经打起来了。在魏国宣城带兵的是墨青,而秦骁却分身乏术,不可能亲自到凉城去主持大局。

秦骁手中还握着一张杀手锏,那就是魏琪的儿子魏旸。但是很显然,秦骁拿魏旸的性命,用威逼利诱的手段能够控制住的只有魏琪,魏琰和墨青根本不吃这一套。

秦骁原本的计谋是很完美的,如果魏琪继续当魏国皇帝的话,魏国不可能对雪狼国出兵,而夏国的殇城很快会被攻破,只要殇城破了,夏国基本就无力回天了。

只是秦骁没想到魏琰竟然直接抢了魏琪的皇位,自己当了魏国的皇帝。秦骁跟魏琰打过交道,一直都有关注魏琰的动向,自认为对魏琰有一些了解。所以秦骁知道魏琰是真的不想当皇帝,而且魏琰不会害魏琪。

如今现实摆在面前,的确不想当皇帝的魏琰被逼得当了皇帝,还把魏琪暂时弄成了活死人。秦骁意外之余,心底也生出了很大的压力。

雪狼国怕的就是魏国和夏国联手,所以秦骁才对魏国皇室用了不入流的阴招。只是最终,魏国和夏国还是联手了,而开战近两月,雪狼国至今还未攻下一座城池。

秦骁已经派人给魏琰送了一封信,同时送去的还有魏旸的一缕头发,他相信魏琰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秦骁认为魏琰是在乎魏旸这个侄子的性命的,但魏琰会不会就此妥协,秦骁却有些不确定。这其实是秦骁和魏琰之间的一场心理博弈,秦骁不到穷途末路是不会杀了魏旸的,但魏琰能不能想到这一点,会不会关心则乱,被秦骁所威胁,就是魏琰的事情了。

秦骁一夜未眠,天色快亮的时候,收到了雪狼国王城传来的消息。狼王已经离开王城,亲自赶赴凉城主持大局。秦骁心中微松,狼王虽然年纪大了,但依旧老当益壮,有他亲自出马,秦骁暂时把凉城放在了一边,开始思考接下来的部署。

魏国宣城。

墨青到这里不过才三天,魏国大军已经对雪狼国凉城发起了四次攻击。双方兵力相当,伤亡都不大,凉城还没破,不过突然被打上门来的凉城大军深刻认识到了魏国要打他们的决心。

宣城城主府里面,墨青一身墨衣,银发如雪,神色淡淡地坐在主位上面,正在写写画画。魏国驻守宣城的几个大将都沉默不语地坐在那里,气氛并不轻松。

这几个大将原本都是墨战的属下,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不接受墨青取代墨战成为魏国大军的主将。只是墨青三天前一大早来到宣城之后,什么都没说,直接下令让宣城大军当天就对凉城发起了一次攻击。

凉城大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后墨青又下令对凉城发起了三次攻击,每次都是出其不意,有一次直接就是夜袭。

墨青带兵的这个路子,让魏国大军的将领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有一种墨青根本不懂兵法,就是在乱打的感觉,虽然目前魏国也没什么损失。而墨青这三天里所下的命令都没有跟手下的将领商量过,他们心中自然是有些不满的。

墨青停笔,起身把手中的一张图纸挂在了墙上,然后对在座的几位大将说:“这是凉城的布防图,诸位看一下,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进攻策略。”

几位大将都有点晕,目光落在墨青亲手画的那张图上面的时候,脸上却都出现了震惊之色。

边城的防守部署是一国绝对的机密,会想方设法不让敌方知道,甚至会刻意做一些迷惑性的安排。迄今为止,宣城大军这边都没有凉城的详细布防图,因为派出去的探子十个有九个都没能回来。

墨青亲手所画的这张图很清晰,而且很详细,比例相当精准,每一处都做了标记和说明,连凉城南城门守夜的士兵有多少,多长时间换一次班都写在上面。有了这张图,简直是拿到了一把打开凉城的钥匙!

“王爷,此图从何而来?”一个将军问墨青。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本王画的,你们不是看到了么?”

“难道王爷这三天让我们攻打凉城,目的不是为了拿下凉城,而是为了摸清凉城的布防?”另外一个将军心中微动,脱口而出问道。

“本王的目的,当然是能把凉城打下来最好,但是显然没那么容易。”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让他们把弱点暴露出来。”

“王爷高明!”一个将军忍不住赞了一句,“怪不得王爷这三日都只是看着,原来有此深意!”

“不过王爷怎么知道凉城南城门守夜士兵换班时间的?”一个将军好奇地问,“我们昨日夜袭,偷袭的是北城门。”

墨青十分随意地说:“凉城各处,本王都亲自去探过了。”

几位将军恍然大悟的同时,突然觉得他们对墨青的不满很不应该。这是墨青的策略,而他们一个人都没有看出来。就凭这张详细的布防图,已经足够这几位将军心服口服了。因为墨青不是在乱指挥,他所下的命令都是有目的的,而他的武功之高,让他能在凉城如入无人之境,这里的其他人都办不到,所以他们几人合作都无法得到这样一张图,而墨青自己就得到了。

对于接下来的进攻策略,几位将军很快开始了热火朝天的讨论。墨青知道魏国这些将军心中其实没有那么大的紧迫感,因为雪狼国发兵攻打的是夏国,雪狼国的主要兵力也集中在洪城,而魏国是打着跟夏国结盟,帮夏国牵制雪狼国的旗号才发兵的。

几位将军讨论完了之后,才发现墨青一直没有说话。一个将军开口问墨青的意见,墨青把他的想法说了之后,刚刚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几位将军都感觉自己弱爆了,因为墨青提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进攻策略,他们都能预见到凉城被攻破的情景了。

是夜,墨青正坐在宣城城主府书房里面给靳辰写信,一想到靳辰,墨青的唇角就微微勾了起来。

墨青没想当将军,也不想带兵去打仗,他只想陪在靳辰身边,看着他们的孩子出生。只是魏琰被逼无奈当了魏国的皇帝,墨青其实也没有别的选择。毕竟夏国那边带兵的是墨青的岳父靳放,墨青觉得自己应该出一份力,尽快把靳放那边的困境给解除了。

所以墨青一来到宣城,没有心情跟麾下的将军喝酒聊天搞好关系,直接就宣布魏国和雪狼国开战了。因为如今的局势已经那么明显,做多余的事情只是浪费时间,而墨青不想浪费时间。

墨青把给靳辰的信写好之后,还没叫风清出来送信,风清就主动出现了,手中还抱着一个不小的盒子。

“主子,这是夫人派人送来的。”风清把那个盒子放在了墨青面前。

墨青打开,看到里面的飞云弓,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唇角就微微勾了起来。而装飞云弓的盒子里面还放着一封靳辰写给墨青的信,墨青伸手拿了起来,让风清先下去,因为他打算先看过靳辰的信之后再回信。

靳辰在信中只是说了她让司徒琏去殇城帮靳放,墨青对此并不意外。墨青算了算时间,靳辰是一月中旬怀上的,这会儿已经五月中旬了,孩子四个月,应该能看出是儿子还是女儿了。只是靳辰没有在信中说,想来是送信过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墨青又重新给靳辰写了一封回信,让人立刻送出去了。

墨青的信还在路上,身处夏国千叶城墨府的靳辰这天一早专门去邱府,找邱宝阳给她把了个脉。

“小姐姐你感觉哪里不舒服?”陪靳辰过来的冷肃有些紧张地问靳辰。他觉得靳辰自己医术就很高明了,不需要找邱宝阳把脉吧?

“闭嘴。”靳辰白了冷肃一眼,然后看着邱宝阳问,“大胖,是女儿么?”

冷肃愣了一下,继而就是狂喜:“小姐姐你肚子里是女儿?真的是女儿?哈哈哈哈!我的宝贝义女啊!我果然没说错!”

靳辰没有理会抽风的冷肃,那边邱宝阳放开靳辰的手,微微点头肯定地说:“看脉象,是女儿。”

“哈哈哈哈哈哈!”冷肃已然高兴疯了,手舞足蹈像个傻子。

靳辰很淡定地说:“女儿就女儿吧。”想必墨青会很高兴的,而靳辰对生儿生女没有特别的想法,觉得都可以,想要儿女双全可以生个二胎。至于外界猜测靳晚秋的妹妹靳辰会不会怀的是双胎甚至是三胎,这个真没有,因为一早就能看出来只有一个孩子。

“小姐姐,小宝贝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墨小贝!多好听啊!一听就知道是我们的小宝贝!”冷肃凑到靳辰面前嘿嘿一笑说。

靳辰挥手就把冷肃拍到了一边儿:“你没有给孩子取名字的资格。”

“为什么我没有?”冷肃表示不服。

“第一,孩子她爹会揍你;第二,你取名字的水平太差了;第三,你可以自己娶个媳妇儿生个女儿叫冷小贝,我没意见。”靳辰看着冷肃面无表情地说。

冷肃撇嘴:“小气!我都有宝贝义女了,干嘛还要自己生孩子,而且冷小贝真的好难听啊!”

“墨小贝也不好听。”邱宝阳对冷肃说,“苏苏你还是自己娶媳妇儿吧,想生几个生几个,想让孩子叫什么名字都可以。我跟我家月儿都商量好要生两个孩子,名字都取好了。”

看到邱宝阳一脸嘚瑟的样子,冷肃瞪了他一眼:“不秀恩爱能死?”

邱宝阳一脸无辜地说:“我没有秀啊,我跟我家月儿本来就很恩爱的。”话落就突然站了起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我答应了月儿今天去游湖的,你们自便啊!”

冷肃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冷肃幽幽地说:“小姐姐,大胖是不是很讨厌?明知道墨青不在你身边,明知道我没媳妇儿,还故意秀恩爱刺激我们?”

靳辰唇角微勾:“我又不是孤家寡人,觉得无所谓啊!苏苏你被刺激到了?那你确实该找个媳妇儿了。”

冷肃看着靳辰说:“我找不到媳妇儿还不都是小姐姐你害的!”

靳辰挑眉:“此话怎讲?”

“你说我找个媳妇儿,肯定没你长得好看,武功也没你高,人也没有你有趣,也没有你对我好,我要她干嘛?”冷肃十分认真地说。

靳辰扶额:“苏苏,你如果这样想的话,活该你单身。”

冷肃嘿嘿一笑:“我就是这样想的。”

殇城。

在司徒琏到达殇城两日之后,雪狼国大军再次对殇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为了应对夏国的弓箭手,秦骁改变了一些策略。他让士兵两两组合,一个负责进攻,另外一个举着盾牌负责掩护,而这个策略很快就有了成效,因为夏国弓箭手射出去的箭大部分都被挡住了,杀伤力大打折扣。

靳放和司徒琏站在殇城的城楼上,靳放眉头微皱,原本夏国的防守优势主要就是依靠弓箭手,如果弓箭手的优势失去的话,很难挡住雪狼国大军的进攻。

为了应对司徒琏这个神箭手,秦骁让雪狼国大军里面的将领都穿上了跟普通士兵一样的衣服,避免他们被司徒琏当成活靶子。

司徒琏对靳放说了一句话,靳放神色微动,微微点头说:“如此甚好。”

司徒琏把他手下的两个小将叫了过来,吩咐了几句,两人很快领命下去安排了。

片刻之后,夏国的弓箭手纷纷换了目标,不再盯着雪狼国的士兵,而是盯上了雪狼国士兵身下骑着的马。负责掩护的士兵所拿的盾牌再大,也绝对掩护不了雪狼国那些膘肥身健的马匹。

于是,一支支利箭纷纷射向了雪狼国的战马,战马死伤无数。而秦骁的战马被司徒琏一箭射穿了脑袋,轰然倒地的时候,秦骁面色难看地再次下令鸣金收兵。雪狼国大军来势汹汹,走的时候着实有些灰头土脸。

秦骁面沉如墨地回到了洪城城主府,刚坐下来就收到了从凉城传来的消息,凉城已经破了!

秦骁不可置信地说:“这怎么可能?”魏国对凉城发兵才不过五天时间,怎么可能把凉城给破了?!

前来报信的士兵面色难看地说:“魏国墨王爷十分厉害,不知从何处得到了凉城的布防图。他拿着飞云弓,还没开战就把胡将军给射死了,凉城大军不肯投降,死伤无数,凉城已经被魏国大军占领了。”

秦骁握拳,直接把手下的桌子砸出了一道裂缝,冷冷地说:“滚出去!”

士兵很快就出去了,秦骁面色难看地坐在那里,突然感觉原本计划好的一切,都偏离了他的预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秦骁想了半天,眼神一冷,就是从墨青和靳辰这对夫妻开始插手的时候开始的!

秦骁原本已经把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他甚至想过如果魏琪不受他的威胁,魏国还是对雪狼国出兵的话要如何应对。

在秦骁的计划里面,魏国就算出兵,带兵的也一定是墨战,而墨战有把柄在秦骁手中,秦骁有信心拿捏住墨战,魏国根本不足为惧。

可是秦骁没有想到,墨青跟魏琰一起回了魏国,魏琰抢了魏琪的皇位,而墨青抢了墨战的帅印,亲自带兵攻打雪狼国。墨青的实力秦骁当然很清楚,甚至秦骁一直认为墨青已经修炼了天下至强绝学天玄心法。墨青出手,别说凉城的一个将军,就是秦骁都不确定能不能全身而退!

而三日之前,秦骁还觉得攻破殇城指日可待,只要殇城破了,接下来就算魏国和夏国联手,雪狼国也不惧。

可是如今,靳辰只是派了一个司徒琏过来,就导致秦骁攻打殇城连连失利!

秦骁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要冷静,现在论成败还言之过早,他一定不会输的!

------题外话------

再次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大家手里有票的赏给游游吧,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