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二师伯对我真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国金安城皇宫。

早朝的时候前方传来战报,墨青率军已经攻破了雪狼国的凉城,而雪狼国太子秦骁这么多天过去依旧没能攻破夏国殇城。魏国百官都面带喜色,感觉形势一片大好,根本没有人提过魏琪的儿子魏旸还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的事情。

魏琰下朝就去了乔太后那里,因为忧思成疾,身体状况越发不好的乔太后刚刚喝了安神药睡着了,魏琰就离开去了御书房。

距离魏琰当上魏国皇帝已经过去半个月了,魏琰始终没有穿过龙袍,平日除了上朝和陪伴乔太后之外,就在御书房里处理政事,晚上就在御书房偏殿里休息。

魏琰很忙,几乎不给自己留什么空闲的时间。并不是真的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只是他知道他一闲下来,就会疯狂地思念宋舒和他们刚出世的女儿,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离开这座皇宫,离开魏国金安城。

“皇上,雪狼国太子派来了使者在宫外求见。”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魏琰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放下自己手中的奏折,冷声说:“带过来!”

不多时,御书房的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昂首阔步走了进来,对着魏琰拱手行礼:“雪狼国杨光参见魏皇陛下!”

魏琰冷眼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男人,这人魏琰认识,是秦骁的心腹,曾经跟着秦骁来过金安城,还在金安城墨王府住过一段时间。

“秦骁派你来做什么?”魏琰看着杨光冷冷地说,直呼秦骁的名字,语气相当不客气。

杨光微微垂眸说:“在下奉太子殿下之命,来为魏皇陛下送一封信。”

杨光拿出了一封信,径直朝着魏琰走了过来。魏琰的暗卫现身拦住了杨光,魏琰抬手冷声说:“退下,让他过来!”

暗卫听命离开,杨光眼眸微闪,走过来把他手中那封信放在了魏琰面前的龙案上,然后又退回了原来的位置。魏琰没有请杨光坐,杨光就静静地站在那里。

魏琰看着信封上面秦骁的字迹,眼神更冷了。他打开信封,拿出里面折叠的信纸,打开之后,一缕短短的毛发掉落在了龙案上面。

“这是什么?”魏琰拿起那缕软软的毛发,看着杨光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

“魏皇陛下想必已经猜到了那是什么。”杨光似乎并不怕魏琰对他怎么样,依旧不卑不亢地说。

魏琰的拳头紧握了一下又松开,目光落在了秦骁给他的信上。秦骁在信中的语气很客气,先解释了一下魏皇的死跟他毫无关系,然后又说他抓了魏旸的目的只是不希望雪狼国和魏国成为敌对的两方。信中说魏旸现在好好的,但是如果魏国执意要跟夏国结盟,攻打雪狼国的话,后果自负。

魏琰把信看完之后,脸色却平静了下来。他把魏旸的那缕头发和那封信都放在了一边,抬头看着杨光说:“秦骁有没有什么话让你带过来?”

“太子殿下让在下转告魏皇陛下,只要魏国收兵,魏旸小公子很快就能平安回来。”杨光看着魏琰说。

魏琰却突然笑了,眼底满是冷意:“你给秦骁带句话,他再敢动我侄儿一根头发,我就把他千刀万剐!”

杨光神色微变,微微垂眸说:“魏皇陛下,为了魏旸小公子的安危,还请三思。”

“三思?”魏琰冷笑,“你不如回去让秦骁好好思考一下他想怎么死!我侄儿如果流一滴血,我就让雪狼国秦氏皇族断子绝孙!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魏皇陛下……”

杨光还想说什么,魏琰冷声打断了他:“立刻滚出去,否则我就把你的人头砍下来给秦骁送回去!”

杨光面色难看地离开了魏国皇宫,一出宫就给秦骁传了信。他曾经见到的魏琰并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时候魏琰游戏人间嘻嘻哈哈根本不像一个皇族之后,可是如今的魏琰,身上已经有了上位者杀伐果断的冷酷。

其实抓了人质威胁敌人这种方法往往都是行之有效的,就像秦骁拿魏旸成功地威胁了魏琪一样。可是现在的情况是,魏琰不肯妥协,秦骁也不会真的杀了魏旸,因为那只会让如今已经处于不利境况的雪狼国面临魏国更加疯狂的报复,根本就解决不了雪狼国目前的困境。所以,这场心理博弈,注定输家会是秦骁。

杨光走了之后,魏琰看着那封信和那缕头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神色微微有些疲惫。现在面前的所有一切,都不是魏琰想要的,甚至是他曾经想方设法要远离的。可是造化弄人,他终究还是坐在了这个位置上。

魏琰其实很担心魏旸,他没有受秦骁的威胁不是因为他不在乎魏旸的性命,相反他很在乎。正因为太在乎,魏琰才不允许自己失去理智,他一旦被秦骁拿捏住,魏国只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皇上,太后娘娘来了。”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魏琰赶紧把桌上的那封信和魏旸的头发都收在了龙案的暗格里面,起身迎了出去。

不过短短数天,原本保养极好的乔太后像是老了十岁,也消瘦了很多。她是被两个宫女扶着过来的,到了御书房门口,让宫女太监都在外面候着,她自己一个人进去了。

魏琰扶着乔太后坐下,看着乔太后说:“母后要见儿臣派人过来说一声,让儿臣过去就好。”

乔太后微微摇头说:“母后还走得动,也想出来走走。”

“今日天气不错,母后不累的话儿臣陪母后到御花园去赏荷?”魏琰微微一笑,笑容一如从前。

“不去了。”乔太后摇头,看着魏琰问,“刚刚母后听说雪狼国派人过来了,那人说了什么?是不是有旸儿的消息了?”

魏琰神色如常地摇头说:“只是过来求和的,被儿臣赶走了,还没有旸儿的消息。”

乔太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看着魏琰说:“琰儿,如果有旸儿的消息,你一定不要瞒着母后,不管是好消息还是……”

乔太后说着,想到自己那个苦命的孙子,眼泪又下来了。魏琰起身过去抱住了乔太后,微微叹了一口气:“母后,如果有旸儿的消息,儿臣一定会第一个告诉母后的,而且一定是好消息。”

乔太后情绪平静了之后,魏琰看着她问:“母后想不想去夏国千叶城住一段时间?舒儿和孩子在那边,母后还没有见过她们。”

想起自己素未谋面的那个小儿媳和刚出生没多久的孙女,乔太后的神色好了不少,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摇了摇头:“母后很想见见舒儿和孩子,可是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千里迢迢的,母后不想给你添麻烦,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

魏琰看到乔太后到这个时候还在为他着想,心中只觉得有些难过,因为乔太后还有机会见到宋舒和他们的女儿,魏皇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固然皇室里面父子相残都很常见,但魏琰的父母对儿孙真的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算计,这也是魏琰想要舍弃魏国皇室的出身,却割舍不下他的亲人的最重要的原因。

雪狼国凉城,如今应该叫魏国的凉城了,因为凉城城楼上已经挂上了魏国的大旗,彻底被魏国占领了。

死的只是那些宁愿死都不肯投降,拼命反抗的雪狼国士兵,墨青并没有让魏国大军滥杀无辜,凉城的百姓也没有什么伤亡。

墨青让魏国大军在凉城里面停留了一日之后,就开始继续攻打雪狼国其他城池了。而凉城一破,攻打其他城池相对要容易很多。

墨青知道狼王正在赶来的路上,却并不担心。墨青没有小看狼王,但是如今雪狼国的主要兵力还在洪城,狼王就算来了,能用的兵力也不多。

“主子,夫人的信。”这天夜里,墨青再次收到了靳辰的信。

他面带笑意地打开,看了一眼之后神色一震,眼底闪过一丝狂喜,忍不住脱口而出:“我要有女儿了!”

靳辰在信中说已经确定是女儿,这就是墨青一直以来所期待的。当然了,如果是儿子的话他也会很喜欢,只是他更想要一个长得像靳辰的小女儿,会甜甜地对他笑,糯糯地叫他爹爹。靳辰教女儿打架,墨青就教她读书识字,想到那个画面,墨青的唇角就勾了起来。

把并不长的信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之后,墨青才收了起来,看着面前的雪狼国地图,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他多么希望他这会儿能陪在靳辰身边,看着他们的孩子一点点长大,靳辰之前还说让他经常弹琴给孩子胎教,可是他这会儿身处千里之外,哪里有机会?

不想打仗却无奈上了战场的墨青,得知自己即将有个女儿很高兴,于是第二天率领魏国大军攻打雪狼国的攻势更加猛烈了,用相当高明的手段在一天之内连下两城,让整个魏国大军都沸腾了,士气前所未有得高涨。雪狼国那边却是阴云密布,雪狼国的百姓暗中都称呼墨青为银发魔王。

身处洪城的秦骁不断地收到凉城方向传来的战报,从来没有一次是好消息,准确来说,是局面越来越坏,如若不赶紧拦住墨青和魏国大军的话,照这样的速度下去,雪狼国的大片土地都要被魏国给吞了。

心中烦躁的秦骁再次率军对殇城发起猛烈的攻击,依旧无功而返。而与此同时,他派去魏国金安城跟魏琰交涉的杨光也传了信回来。

杨光把魏琰跟他说的话都传给了秦骁,秦骁看完之后气得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他一直以来忌惮墨青和靳辰,但是从来都不认为魏琰也是他的对手,因为在秦骁看来,魏琰武功平平,出身那么好却没有一点上进心,只知道吃喝玩乐,固然坐拥无数财富,暗中也有自己的势力,但其实都不成气候。可是如今当了皇帝的魏琰,让秦骁知道他看走眼了。魏琰在用他的行动告诉秦骁,很多东西,不是他不会,是他曾经选择不要。

魏琰的态度很坚决,摆明了要跟秦骁死磕到底。秦骁拿魏旸的性命威胁魏琰,魏琰就反过来恐吓秦骁,如若魏旸有一点不妥,他就让雪狼国皇室断子绝孙!

开战的时候还踌躇满志的秦骁,到了现在,突然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固然雪狼国的实力在三国是最强,但这并不代表夏国和魏国的防守就是不堪一击的。至少秦骁亲身体会过之后,发现夏国大军除了单兵力量比雪狼国弱之外,其他一点儿都不弱。

本身夏国是防守的一方,占据天然的有利地势,只有雪狼国大军比夏国大军强很多,才能在短时间之内攻破殇城。事实表明,雪狼国大军并没有比夏国大军强很多,两方的将领用兵手段也是势均力敌。原本秦骁武功比靳放高,这是一个优势,如今也被从天而降的司徒琏把这个优势给抹杀了。

“徒儿。”秦骁正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时候,西门擎来了。

“师父。”秦骁微微点头,示意西门擎坐。

“为师有一计,只要成功了,就能解雪狼国当前的困局。”西门擎看着秦骁说。

秦骁神色微动:“师父请讲。”

“夏国这边带兵的是靳放,魏国那边带兵的是墨青,只要咱们抓了一个人,他们就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徒儿应该知道为师说的是谁。”西门擎看着秦骁说。

秦骁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师父,靳辰武功极高而且足智多谋,想要抓住她并不是易事。”其实秦骁心中第一时间就否定了西门擎的这个提议,因为他对靳辰的感情很复杂。他们的初遇,靳辰就救了他,所以他潜意识里并不想伤害靳辰,也不想招惹靳辰。

“哼!南宫老儿的徒弟,一个女娃,能有多厉害?而且如今她还怀孕了,为了腹中孩子,她会乖乖就范的!”西门擎冷冷地说。

“师父,徒儿还是觉得此计不妥。”秦骁摇头说,“如果抓了靳辰,南宫师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西门擎轻嗤了一声:“南宫离?为师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中!况且为师也没有说要伤害靳辰,只是抓她威胁一下靳放和墨青,这绝对会很有用,甚至你可以就此要求靳放和墨青对雪狼国投降。”

秦骁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来,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师父,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暂时不要动靳辰。”

秦骁知道西门擎说的有道理,靳辰是靳放的女儿,是墨青的妻子,只要抓了靳辰,必然能够让靳放和墨青妥协。这跟抓了魏旸可不一样,魏旸跟靳放没关系,墨青不会在意,魏琰又笃定了秦骁不敢伤魏旸。但一旦抓了靳辰,就算什么都不做,靳放和墨青都不会无动于衷。

只是秦骁还是不愿意这样做。他跟靳辰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最初他想拉拢靳辰,无果之后几次三番示好都被无视了,但他依旧不想跟靳辰的关系闹得太僵,原因他也说不上来,总之在西门擎说要抓靳辰的时候,秦骁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不可以。

“徒儿,难不成你也看上那个丫头了?”西门擎看着秦骁问。

秦骁摇头:“没有,师父知道女人对徒儿来说根本不重要,徒儿想要的只有这天下。”这就是秦骁一直以来的想法。

“你还记得你想要的是天下就好。”西门擎看着秦骁神色严肃地说,“你不用担心南宫离或者别的什么,师父会帮你解决的!”

西门擎话落就从秦骁面前消失了人影,秦骁神色大变,猛然站起来追了出去,却已经看不到西门擎了。秦骁握拳砸了一下桌子,西门擎是个很自负的人,秦骁一直都知道,而这次西门擎自认为他提出的建议很好,能够帮到秦骁,也不管秦骁愿不愿意,就打算去做了。

秦骁没拦住西门擎,知道西门擎肯定是去抓靳辰去了,心中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秦骁觉得西门擎去找靳辰的麻烦不外乎有两种结果,一种结果就是西门擎会栽到靳辰手中,靳辰可不会管西门擎是不是她的师伯,西门擎大概回不来了;另外一种结果就是怀有身孕的靳辰为了孩子不敢轻举妄动,被西门擎所擒,带到洪城来。

在此刻,秦骁满心烦躁的时候竟然在想,如果让他选择的话,他宁愿选择前者,因为如若靳辰真的被西门擎带到洪城来的话,秦骁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殇城。

殇城里面依旧随处可见伤兵,但是士兵们脸上满是斗志,一点儿都没有颓丧之色。距离雪狼国进犯已经过了两个月了,雪狼国大军的铁蹄依旧没能踏进夏国,这对于原本忌惮雪狼国兵强马壮的夏国大军来说已经是胜利了,因为他们顽强地守住了殇城。

尤其是最近的几场战事,雪狼国都没讨到好,反倒让夏国隐隐占了上风。再加上殇城已经传遍了,他们靳将军的女婿,魏国的墨王爷率领魏国大军轻而易举地攻破了雪狼国的凉城。这个绝好的消息给了夏国大军莫大的鼓舞,他们知道,只要他们再坚持住,守住殇城一段时间,就可以和魏国大军两面夹击,反被动为主动,出兵攻打雪狼国,把之前受的气都统统讨回来了!

夏国千叶城。

六月初的天气已经有些热了,靳辰将近五个月的孕肚也显了怀。墨青不在,冷肃感觉自己责任重大,每天从早到晚盯着靳辰,生怕靳辰磕了碰了。

“苏苏,你给我坐下,晃得我头晕。”靳辰没好气地看着冷肃说。她在树下躺椅上面看书,冷肃非要给她打扇子,却不肯乖乖坐在旁边,一直在走来走去转圈儿,还说这样打扇子靳辰会很凉快。

“头晕?”冷肃神色紧张地说,“怎么会头晕呢?我去找大胖过来看看!”

看到冷肃话落扔了扇子就要跑出去,靳辰扶额:“你给我回来!”

冷肃不认同地看着靳辰:“小姐姐,跟你说了好多次了,不要这样大声说话,会动了胎气的。你小声说,我可以听到的。”

“动什么胎气?”靳辰瞪了冷肃一眼,“你给我坐下!”

“大胖说,怀孕的时候不能生气,不能发火,对身体不好的。”冷肃乖乖地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神色认真地说。

“别废话。”靳辰把手中的书放在一边对冷肃说,“你去看看小夜是不是还在花园里玩儿?天热让他回来喝点水,把小鹿也带回来。”

“好,我去把小夜带回来。”冷肃话音未落已经不见了人影。

靳辰轻抚了一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唇角微勾。孩子在慢慢长大,虽然墨青不在,但是靳辰并不觉得孤单。她每天都有事情做,还可以逗冷肃玩儿,偶尔去安平王府看看她那三个可爱的干儿子,再抱抱魏琰的宝贝女儿,过得还是很开心的。

不多时,冷肃就抱着离夜回来了,身后还跟着那头名叫小黑的小鹿。小鹿长高了点儿,湿漉漉的大眼睛依旧很好看,如今已经是离夜最忠实的玩伴了,还经常被离夜带去跟宋安翊一起玩儿。

“娘亲找我呀。”离夜笑嘻嘻地凑到了靳辰身边,伸出小手轻轻摸了一下靳辰的肚子,认真地问了一句,“小妹今天乖不乖呀?”

“我也要看看。”冷肃说着就伸手要去摸,结果被靳辰打了一下。

“小姐姐,你就让我摸一下吧?就一下,我不会告诉墨青的,小夜也会保密的,是不是小夜?”

离夜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可以告诉爹爹?”

最终冷肃还是没能摸一下靳辰的肚子,神色哀怨地看着靳辰表示他的不满,靳辰对此视而不见。

靳辰午休起来的时候再见到冷肃,就发现冷肃神色有些不对劲。

“怎么了?”靳辰好奇地问冷肃。

冷肃看了一眼靳辰的肚子,微微摇头说:“什么事都没有。”

“苏苏,说实话。”靳辰看着冷肃说。

冷肃犹豫了一下之后才说:“有冷无忧的消息了。”

“这是好事啊。”靳辰唇角微勾说,“他在哪里?”

“不知道。”冷肃微微摇头,“消息说让我今夜子时到城外望月山山顶去,否则明天就把他的人头送来给我。”

靳辰微微皱眉:“你自己去不安全,多带点人,把断魂阵带上。”

冷肃也皱起了眉头:“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去。”

“为什么不去?”靳辰愣了一下,发现冷肃又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心中了然,微微一笑摇头说,“你担心我啊?我没事,你去吧,那毕竟是你兄弟,去把他带回来。”

“我说过要留下保护你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冷肃的神色有些纠结。

“苏苏,我很厉害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靳辰看着冷肃说。

冷肃却瞪了靳辰一眼:“难道现在遇到什么麻烦,你还想跟人打架不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现在只能走路,不能跑,不能用轻功,不能跟人打架!”

突然被冷肃训了一顿,靳辰表示这感觉怪怪的啊!她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好了好了,我不会打架的,不过你还是去救冷无忧吧,反正望月山也不远,你一来一回很快就回来了。”

冷肃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那我安排人保护你,我会很快回来的。”

“嗯。”靳辰点头,“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好好回来,不然我就让我女儿认别人当义父。”

“你敢!”冷肃怒了,“我是小宝贝的义父,唯一的!你敢让她叫别人义父,我就把那人给杀了,管他是谁!”

“火气这么大,吓到你家小宝贝了。”靳辰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说。

冷肃瞬间就没脾气了,轻咳了两声,笑得傻兮兮地弯腰看着靳辰的肚子说:“小宝贝啊,乖乖等着义父回来呦!”

当夜子时。

冷肃已经出发去了城外望月山,靳辰早早地就睡了。墨府里面被冷肃安排了上千名杀手,因为他不允许靳辰出任何意外。对冷肃来说,冷无忧并没有比靳辰更重要,只是如今冷无忧有性命之危,冷肃不能坐视不理。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墨府,靠近了靳辰的院子,很快就被断魂楼的杀手发现并且拦住了。

只是来人武功极高,杀手对上他,只有被单方面虐杀的份儿。在来人还没能靠近靳辰房间门口的时候,被刀剑声吵醒的靳辰已经推门出来了。

浓郁的血腥味让靳辰感觉很不舒服,她看着那个正在屠杀断魂楼杀手的黑衣人微微皱眉。被冷肃安排保护靳辰的杀手这么大一会儿工夫已经死了几十个了,满地都是尸体。

“住手!”靳辰开口冷冷地说,“你们都退下!”

断魂楼的杀手接到的命令就是拼死都不能让任何人靠近靳辰,可是这会儿靳辰开口让他们退下,他们只能暂时退到了一边儿,不过依旧目光戒备地看着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转身看着站在屋檐下的靳辰。靳辰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裙子静静地站在那里,灯笼的光照在她绝美的脸上,她的神色很是平静。

“你是来杀我的?”靳辰看着那个身形并不高大的黑衣人冷声问。

黑衣人开口了,声音苍老:“师侄,师伯是来看望你的。”

靳辰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因为这个声音她认得,竟然是秦骁的师父西门擎!西门擎这会儿突然出现在千叶城,还找来了靳辰这里,靳辰能猜到是因为什么。左不过就是因为雪狼国现在腹背受敌,想要抓了她,就可以同时威胁到靳放和墨青了!

“原来是二师伯,二师伯远道而来,进来喝杯茶吧。”靳辰看着西门擎神色平静地说。

“小姐不可!”断魂楼的一个护法忍不住开口了。来人虽然自称靳辰的师伯,靳辰也承认了,但是他明显来者不善。

“你们都在外面候着,有需要我会叫你们的。”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二师伯,请。”

西门擎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心中是很意外的,因为南宫离的这个女徒弟比他想象的要冷静很多。西门擎不信靳辰猜不到他的来意,而靳辰身边明明有这么多人保护,虽然这些人都拦不住西门擎,但是西门擎要把他们都杀光也得费点时间,靳辰完全可以趁这个时候想办法逃走,但是靳辰竟然主动出来,还邀请西门擎进去坐坐。

西门擎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靳辰之所以出来,似乎是为了阻止他继续屠杀断魂楼的这些杀手。这一点让西门擎觉得靳辰果然是个女子,完全是妇人之仁。而靳辰邀请西门擎进房间的举动,让西门擎感觉更加怪异,不知道靳辰是还有底牌还没亮出来,还是真以为他是专程来看望她这个师侄的。

靳辰进了房间,西门擎并没有犹豫,随后跟着进去了。守在外面的断魂楼杀手面面相觑,一个护法直接离开去通知冷肃了。

“二师伯请坐。”靳辰很客气地对西门擎说。

西门擎落座,把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露出他那张清瘦苍老的脸。他觉得靳辰识时务的话也挺好,他并不想对靳辰动武,万一伤到靳辰的话,南宫离肯定会找他拼命,虽然他并不怕南宫离,但总归会有点麻烦,如果靳辰肯乖乖跟他走是最好不过了。

“二师伯来得不是时候,没有热茶了,二师伯将就喝吧。”靳辰给西门擎倒了一杯冷掉的茶水,推到了西门擎面前。

西门擎端起来,眼眸微闪却又放下了,看着靳辰说:“既然茶水冷了,师伯就不喝了。”

靳辰微微一笑:“二师伯是担心我在茶里面下毒?虽然我没有在茶里面下毒,不过二师伯不想喝就算了,谨慎一些总没错。”

“师侄果然是善解人意。”西门擎看着靳辰,嘴角微扯,露出了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说,“师侄冰雪聪明,应该能猜到师伯的真正来意吧?”

“多谢二师伯夸奖。”靳辰微微一笑,“二师兄如今的处境的确不太乐观,二师伯为自己的徒弟考虑,我可以理解。”

西门擎笑了:“师侄能这样想就最好了!你现在怀着身孕,师伯不想伤了你,你就跟师伯走一趟吧!放心,等事了之后,师伯会亲自再把你送回来的,保证毫发无伤。”

靳辰唇角微勾:“二师伯对我真好,我很感动呢!”

西门擎看到靳辰脸上的笑容,却突然感觉不太对劲。就算靳辰知道他的来意,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打算反抗,但也不应该是这个表现,竟然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你……”西门擎一开口,突然心口一阵绞痛,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西门擎站了起来,身子一晃就跌倒在了地上,感觉四肢都有些不受控制了,面色难看地看着靳辰冷声说。

“二师伯怎么问这么蠢的问题呢?”靳辰笑容愉悦地说,“当然是对你下毒喽!”

“我没喝那杯茶!”西门擎冷声说,下一刻神色大变,“你竟然把毒下在了茶杯上面!”

“看来二师伯也没那么蠢。”靳辰坐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西门擎,似笑非笑地说,“你家徒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吧?第一次见面,他被人追杀,我救了他,期间用了毒,还给了他一些药效很好的药。秦骁知道我会用毒,不过显然没有告诉过二师伯你。哦对了,二师伯知道鬼医的徒弟就住在我家隔壁吧,那你知道我跟他是什么关系么?他可不仅仅是我姐夫。”

西门擎神色大变,突然想起最早江湖传闻鬼医收徒的时候,鬼医所收的徒弟并不是个男子,而是个女徒弟!这会儿看着靳辰恶魔般的笑容,西门擎突然有了一种他很不想接受的猜测,靳辰也是鬼医的徒弟!

靳辰看着西门擎的脸色,唇角微勾说:“二师伯这么聪明,应该已经猜到了,隔壁那个姓邱的胖子,他是我师弟。如果南宫老头知道我又拜了向谦为师的话,肯定会不高兴的,不过二师伯你是没机会去南宫老头面前告我的状了,真是好生遗憾。”

听到靳辰的话,西门擎心中一沉:“你别忘了我是你的师伯!你敢杀我,你大师伯不会放过你的!”

“我确实挺害怕大师伯的。”靳辰看着西门擎说,“但是我杀了二师伯,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二师伯都死了,只要我不说,大师伯怎么会知道呢?”

“秦骁知道老夫来找你!”西门擎看着靳辰冷声说。

靳辰冷笑了一声:“西门老头,是秦骁让你来劫持我的?”

西门擎神色一僵,他怎么忘了,秦骁似乎对靳辰有点不一般,是反对他来找靳辰的。就算靳辰把他给杀了,秦骁也未必会为他报仇,或者告诉东方木!

看到西门擎的脸色,靳辰唇角微勾:“西门老头,你这么帮秦骁,不过是因为你跟秦骁一样有野心罢了。你们其实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死了,他不会为你收尸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西门擎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而他不知道靳辰给他下的什么毒,他已经全身麻木动弹不得了,犹如砧板上面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你放了我,我不会再为难你了!”西门擎看着靳辰说。

靳辰“啧啧”感叹了两声:“这毒药可不伤脑子,二师伯怎么傻了呢?我放了你,你答应不再为难我?我图啥呢?”

靳辰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她手一甩,那把匕首就把西门擎的右手钉在了地上。

靳辰看着西门擎冷冷地说:“西门老头,你该不会忘了吧,当初你抓了我男人,差点把他给害死,还差点让我成亲当日没有新郎,这笔账,我可一直给你记着呢。”

西门擎神色一僵,他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他当初抓了墨青的确没存好心,因为墨青那会儿身中剧毒没剩多长时间,西门擎没打算亲自动手,却打算把墨青关起来,熬死墨青,这样他的徒弟就可以取代墨青成为天玄心法的继承人了。

只是当时墨青逃了,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差点变成一个杀人狂魔,头发还变成了银色,到现在都无法恢复。

这些事情,西门擎或许不当一回事,觉得他又没有把墨青给弄死,但靳辰一直都记着。

靳辰没想到她还没去找西门擎的麻烦,西门擎竟然又过来找她的麻烦。靳辰的武功是不如西门擎,她现在还怀着身孕不宜动武,但是如果西门擎觉得她应该束手就擒的话,实在是太天真了。

作为鬼医的徒弟,靳辰表示自己的毒术不是白学的。她答应了冷肃不会打架,就没打算打架,因为有比打架更方便有效的解决方式。

靳辰知道正常人都会怀疑茶水里面有毒药,所以一开始就没把毒药下在茶水里面,而是下在了茶杯外侧。西门擎只要碰了一点点,就逃不过去。

“师侄,墨青师侄现在没事,师伯知道错了,师伯给你赔罪。”西门擎眼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惊恐,到这会儿终于感觉死亡离他不远了,他看着靳辰神色哀求地说,“只要你放了师伯,师伯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为你做事!”

“不需要。”靳辰神色冷漠地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西门擎说,“你差点把墨青害死,那是你无能,但我不会给你逃生的机会。”

靳辰话落,拔出钉在西门擎手上的匕首,直直地插进了西门擎的心口!

西门擎猛然瞪大眼睛,不过片刻功夫,就死不瞑目了。

------题外话------

求月票啦~↖(^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