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圣意难违/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看了一眼西门擎的尸体,转移视线开口说道:“来人。”

“小姐。”断魂楼的两个护法很快出现在靳辰面前,看到地上的尸体神色丝毫未变。

“扔到乱葬岗去。”靳辰神色冷漠地说。

“是。”两人很快把尸体弄出去了。

房间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靳辰去了书房,已经没有了困意。她又等了半个时辰,冷肃回来了。

靳辰看到冷肃是一个人回来的,身边并没有冷无忧,而冷肃的脸色很难看,她开口问道:“冷无忧呢?”

冷肃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看着靳辰先问了一句:“来找你麻烦的那个死老头是谁?你没事吧?”

“我没事,那是秦骁的师父,已经死了。”靳辰微微摇头,然后又加了一句,“我没打架。”

冷肃有些气恼地拍了一下桌子:“我去了望月山,等了半天一个人都没有!会不会就是找你麻烦那个老头故意把我引开的?”

靳辰秀眉微蹙:“能给你传冷无忧的消息的人,应该知道冷无忧跟你的关系,而且知道冷无忧在雪狼国是诈死,还知道冷无忧不见了,你在找他。”

“秦骁的师父应该都知道这些!”冷肃没好气地说。冷无忧诈死的事情,就是秦骁搞出来的,因为秦骁答应了冷肃放冷无忧一条生路。而冷无忧事实上是秦骁的弟弟,秦骁让冷无忧诈死,一定不希望冷无忧再回雪狼国王城,所以会一直盯着冷无忧的行踪,必然知道冷无忧失踪了。这些秦骁知道的事情,秦骁的师父一定是知情的。

靳辰微微点头:“勉强说得通。”西门擎知道冷肃在找冷无忧,所以用一个假消息引了冷肃暂时离开靳辰,好对她下手。

“我就离开一会儿,就有人来找你麻烦。下次不管什么消息,我都不会离开了。”冷肃看着靳辰说。

靳辰唇角微勾:“苏苏,真的不用这么紧张,我可以保护自己的。”

洪城。

距离西门擎离开已经十天过去了,如果西门擎成功得手的话,以他的速度,这会儿都应该带着靳辰回到洪城了。而这几天秦骁给西门擎传信,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秦骁知道,他的预感成了真,他的师父西门擎,十有八九已经栽到靳辰手中了。

秦骁其实也不是那么意外,因为他比西门擎更清楚靳辰的厉害,甚至秦骁早就猜到靳辰就是鬼医的另外一个徒弟,因为无法解释出身紫阳城,突然在江湖上冒头的鬼医之徒邱宝阳为什么一到千叶城就住进了墨府,一直待在靳辰身边。不过秦骁并没有把他的猜测告诉过西门擎,因为他跟西门擎之间的信任,远没有达到知无不言的程度。

而如靳辰所言,西门擎死了,秦骁除了感觉自己身边少了一个可以用的高手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秦骁也算了解西门擎,西门擎野心很大,这些年一直暗中帮秦骁,他们不过就是互相利用而已。甚至西门擎之前那么费尽心机抓了墨青,想要让秦骁成为天玄心法的传承人,事实上是因为西门擎自己非常渴望得到天玄心法。

秦骁面前放着狼王派人送来的信,狼王已经率军拦住了墨青和魏国大军的脚步,在墨青用短短的时间就攻下了雪狼国十座城之后。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狼王手中兵力不足,根本撑不了多久。

如今雪狼国的处境很是不利,狼王那边拦不住墨青,秦骁这边攻不破殇城,甚至不久之后,殇城大军极有可能会反攻雪狼国,到时候雪狼国就真的是腹背受敌了。

一向行事相当蛮横的狼王,在传给秦骁的信里面,要求秦骁向夏国求和,不论用什么方法,尽快结束这场战争,并且不能让雪狼国受到太大的损失。

秦骁对狼王对他提出的苛刻要求并不意外,虽然这场战争的最初就是狼王发动的,他只是奉狼王之命攻打夏国,并且还想办法牵制了魏国皇室一段时间。只是狼王不会管这些,他从来都只看结果。狼王想逐鹿天下,就让秦骁去打仗,发现形势不好的时候,就要求秦骁想办法平息战火。这依旧是狼王给秦骁的考验,即便秦骁如今已经是雪狼国的太子了。

最开始狼王要求秦骁出兵,就已经给秦骁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雪狼国不能同时对魏国和夏国发兵,而一旦攻打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必然不会隔岸观火,所以秦骁选择了攻打夏国,用阴谋来牵制魏国。只是最终秦骁的计划失败了,因为他并没能真的牵制住魏国。

如今狼王要求秦骁平息战火,这对秦骁来说是个更大的难题。因为雪狼国主动挑起的战争,无缘无故突然被进犯的夏国不会愿意息事宁人,被雪狼国阴了一把,认为雪狼国害死了老魏皇,抓了魏旸的魏国皇室,更不可能愿意息事宁人。尤其是如今夏国和魏国已经结盟压制住了雪狼国的情况下,让他们收手,不亚于异想天开。

可是秦骁没办法,他还不是雪狼国的王,所以狼王的要求只要提出来了,他就必须想办法做到。如果西门擎真的能够抓住靳辰,用来威胁靳放和墨青的话,这是相当行之有效的一个解决办法。不过显然想要抓住靳辰并不容易,而秦骁本就不愿意去招惹靳辰,也根本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西门擎身上。

这会儿秦骁知道西门擎的计划应该已经失败了,西门擎自己也凶多吉少,但秦骁并没有束手无策,因为他手中还有一张王牌,已经打出去了,很快就可以见到效果……

殇城。

魏国大军那边不断传来的好消息大大地鼓舞了殇城的夏国大军,他们越战越勇,甚至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准备找个合适的时机,给雪狼国一个重重的反击了。

雪狼国连续五日没有出兵攻打殇城,这给了殇城大军一个很好的休整机会,殇城的布防也做了调整和加固,雪狼国大军再来的话,想要攻破殇城会更加困难。

靳放正在和几位大将商议战事,司徒琏也在座。不过实力高强但是为人相当实诚的司徒琏对于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从来都不会不懂装懂发表什么言论,只是很认真地听着,这一点也让在座的人都很欣赏。

司徒琏身旁是靳扬,两人经过这些天的并肩作战已经成了好友。司徒琏很欣赏靳辰的这个哥哥,因为靳扬为人光明磊落,并没有因为司徒琏抢了他的风头就对司徒琏表现出任何敌意,司徒琏能够感觉到他的真诚。

“将军,我们是不是可以反击了?”孙威一脸的跃跃欲试。多亏靳放和司徒琏带来的药,孙威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会儿已经痊愈了。他觉得是时候反击了,因为夏国原本用来防守魏国的大军又调了一部分过来,这两日就可以到殇城。而雪狼国洪城是不可能再有援军了,甚至还得派兵去支援狼王那边,因为墨青率领魏国大军攻打雪狼国的脚步相当快,攻势很猛,雪狼国已经招架不住了。

“是啊将军,等援军一到,我们在兵力上就有很大的优势了,反击也是有很大胜算的。”一向比孙威沉稳一些的李解也这么说。

靳放沉思了一下,微微点头说:“等援军一到,我们就发兵攻打雪狼国。”靳放也觉得是时候了,这场战争夏国和魏国本就是正义的一方,能够反击的时候打回去是理所当然的。

议事结束之后,诸位将军都面带喜色,摩拳擦掌地下去部署了。雪狼国最初进犯的时候,夏国被打得相当憋屈,曾经一度差点守不住殇城。这些日子只守不攻,被动地等着雪狼国打过来,他们心中可都相当不爽。如今终于等到了反击的时机,他们都有些按捺不住了。

又过了两日,援军到了夏国殇城,靳放和几位大将商议过后,决定后日就对雪狼国洪城发起攻击,而洪城的布防,司徒琏和靳扬已经暗中查探得差不多了。

殇城中士气大振,与此同时的洪城里面,气氛就不怎么好了。

“太子殿下,可靠的消息,殇城的援军已经到了,他们接下来很可能会出兵攻打洪城。”一个将军神色有些焦急地对秦骁说。

“做好防守准备。”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太子殿下,昨日刚刚调二十万大军走,殇城又来了援军,兵力悬殊,我们怎么防得住啊!”另外一个将军脸色难看地说。本身从防守来说,洪城的地势就没有殇城那么有利。如果两方兵力相当的话,倒也不用太担心,只是如今夏国殇城兵力增加,雪狼国洪城的兵力却减少了,这接下来怎么打?虽然他们都知道当务之急是拦住魏国大军,但是夏国如若反击的话,洪城怎么办?

“夏国还没打过来,你们就觉得洪城守不住了?”秦骁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儿,“那不如你们告诉本宫,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太子殿下,胜败乃兵家常事,为今之计,不如求和。”军师对秦骁说,“现在的局势,就算死守洪城也守不了多久,雪狼国很快会面临夏国和魏国的两面夹击。向夏国求和,只要夏国收手,魏国那边也很快就会收手。”

秦骁深深地看了军师一眼:“你认为现在求和,夏国会答应吗?”

军师叹了一口气:“总要试一试再说。”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笔墨伺候。”

没过多久,秦骁亲笔写的一封求和信就送到了殇城里面,而前去送信的军师很快就灰头土脸地回来了,说靳放根本没看,直接把那封信给烧了,一点儿都没有要跟雪狼国握手言和的样子。

秦骁对此似乎并不意外,也没有什么失望之色,只是下令要时刻防备着殇城大军打过来。

第二天,就是殇城大军准备对洪城出兵的日子了。

一大早司徒琏出门的时候碰上了靳扬,司徒琏对靳扬说谢谢他的衣服,靳扬笑着说不用客气。

因为司徒琏来的时候只带了一身衣服,换洗不过来,靳扬就把他自己没穿过的新衣服给了司徒琏两套。两人身形相仿,司徒琏穿上靳扬的衣服很合适。而这会儿司徒琏身上终于不再是暗红色的锦袍了,换上了一身墨色的劲装,外面套着一层银甲,看起来更加高大英俊了。

“把洪城打下来之后,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司徒琏问靳扬。

靳扬微微点头:“只要洪城破了,夏国和魏国两面夹击,雪狼国就不足为惧了。”

殇城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准备出发。

最前方的靳放朗声说:“开城门!”所有将士脸上都出现了隐隐的兴奋之色,这么多天了,他们终于要打回去了。

高大厚重的城门正在缓缓地开启,另外一个方向却突然传来一声高喊:“圣旨到!”

靳扬愣了一下,转头就看到一队人马快马加鞭从队伍后方赶了过来,带头之人手中还高举着一个明黄色的卷轴。那人靳放很熟悉,因为那是他的大舅子姚丞相。

姚丞相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策马跑了过来。靳放微微皱眉,夏皇几乎从不插手夏国大军的事情,一切全部交给靳放来决定,包括战事中的重大决策,靳放也都不需要请示夏皇。因为天高皇帝远,一来一回很多事情就耽误了,而夏皇一向对靳放很放心。这种临开战之前突然来的圣旨,还是破天荒头一次。

姚丞相看着靳放一身盔甲准备出战的样子,心中微叹,不过还是公事公办,高举圣旨说:“靳将军接旨!”

靳放翻身下马面对圣旨跪了下来,夏国大军的将士也都乌泱泱地跪了一大片。

姚丞相打开圣旨,饶是早就知道圣旨的内容,这会儿他再看还是微微皱了皱眉,开始大声宣读。

而这道圣旨让整个殇城的大军都懵了,因为夏皇竟然要求靳放即刻收兵,放弃攻打雪狼国,并且要求靳放立刻回千叶城去复命!

“靳将军,接旨吧!”姚丞相合上了圣旨,看着靳放说。

靳放眼眸微垂,恭敬地说:“微臣接旨,谢主隆恩。”

拿着手中那道圣旨站了起来,靳放心中五味杂陈。这会儿殇城的城门已经开了,靳放原本应该率军出发去攻打洪城的,可是圣旨从天而降,竟然要求他收兵,并且立刻回千叶城去。靳放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靳放看着姚丞相,姚丞相伸手拍了拍靳放的肩膀,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皇上突然下的旨,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圣意难违啊!”

“将军,这……”孙威皱眉看着靳放,他们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今的局面明明对夏国很有利,为什么要收兵呢?

靳放抬手:“无需多言,收兵!”

原本将士们都是意气风发,准备大战一场,这会儿像是被人当头破了一盆冰水,不解的同时也觉得很失望。不过圣意难违的道理所有人都懂,尤其是这些进军营第一天就学会了服从的士兵。

“那人是谁?是不是一个假传圣旨的奸臣?我偷偷把他杀了怎么样?”司徒琏看着姚丞相,神色认真地小声问靳扬。

靳扬扶额:“那是我舅舅,圣旨不可能是假的。”

司徒琏愣了一下:“你舅舅?好吧,看来接下来没仗可打了,我可以回去跟你妹妹交差了。”

靳扬叹了一口气,圣意难测,圣意难违,他们除了服从之外,又能怎么样呢?

洪城。

一早接到探子的消息,说是殇城大军已经整装待发要前来攻打洪城。洪城大军高度戒备,结果等了大半天,就连殇城大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又有探子带回来了准确的消息,说是殇城大军临出发之前,接到了夏国皇帝的圣旨,圣旨要求靳放收兵,并且回千叶城去,也就是说,这仗,夏国不准备接着打了。

雪狼国的几位大将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虽然也觉得很不解,不过这个结果对雪狼国来说算是个好消息。

秦骁听说的时候眼眸微闪,并没有表现出意外,脸上也没有多少喜色,就像他早就料到会这样一般。

当天傍晚靳放把殇城各处安排好之后,就跟着姚丞相一起离开了。靳扬要过几日再走,而司徒琏说他也要回千叶城,但是不跟靳放同行。

秦骁接到靳放离开殇城的消息之后,也随后离开了洪城,往雪狼国和魏国正在交战的地方而去了。

千叶城。

在殇城和洪城已经止战,靳放已经离开殇城赶回千叶城的时候,靳辰才收到消息。

“圣旨要求我老爹回来?不让打了?”靳辰都愣在了那里。这道圣旨已经有好几天了,只是千叶城中没有任何消息传开,夏国皇宫也没有消息传出来。就像是夏皇给靳放的一道密旨,让姚丞相亲自送过去了一样。

“夏皇脑子进水了吧?”冷肃说,“雪狼国先打夏国的,夏国好不容易可以反击了,又不让打了?而且这让魏国多尴尬,魏国本就是为了帮夏国才出兵的,如今夏国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收兵了,接下来魏国怎么办?”

靳辰微微皱眉:“我觉得不太对劲。”夏皇为什么会突然下这样一道圣旨?这对夏国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要不要我把夏皇的脑袋蒙上,揍他一顿,让他说实话?”冷肃看着靳辰兴致勃勃地说。

“别贫了。”靳辰白了冷肃一眼,“快让你的人把这个消息送去给墨青,还有魏琰那边,他们应该还不知道。”

“没问题。”冷肃点头说,“夏国皇室真是没种啊,雪狼国都打上门来了,竟然连反击的勇气都没有!啧啧!你家老爹心里肯定很憋屈!”

靳辰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说:“不然还能怎么样?我家老爹又不可能抗旨不尊。”

冷肃去给墨青和魏琰传消息去了,靳辰坐在那里若有所思。这件事确实很不对劲,夏皇之前的表现说明他很希望和魏国联手攻打雪狼国,如今却在战况对夏国有利的时候突然下令收兵了,一副要跟雪狼国握手言和的样子,这根本无法解释。

冷肃很快就回来了,看到靳辰还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唇角微勾说:“要打仗什么时候不能打?现在不打更好,墨青不是能回来陪你了嘛?小姐姐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靳辰摇头:“这不重要,我还是想搞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你操心那么多做什么?”冷肃浑不在意地说,“反正雪狼国也没讨到好,夏国也没什么损失,夏皇的心思谁知道?你现在就好好在府里待着,不准乱跑,我会看着你的。”

靳辰沉默不语。她没想亲自去皇宫里打探消息,只是这件事这么蹊跷,如果不搞清楚的话,她总觉得以后还会有麻烦。

雪狼国扈城。

这里刚刚经过一场大战,胜利的魏国大军占领了扈城,扈城城楼上已经插上了魏国的大旗。

墨青坐在扈城的城主府里面,正在看下一个要攻打的雪狼国城池的地形图。这会儿狼王已经到了雪狼国大军的阵营里面了,狼王用兵手段的确相当高明,不过雪狼国的兵力比魏国少,狼王来了之后,还是没能挡住魏国大军前进的脚步,扈城已经是魏国大军攻下的第十二座雪狼国的城池了。

“主子。”风清出现在墨青面前,给墨青带来了一个新的消息。

墨青看完风清送来的消息,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夏皇下旨让靳放收兵了?明明这会儿夏国大军应该在攻打雪狼国洪城,然后跟魏国大军两面夹击,灭掉雪狼国都是早晚的事情,夏国突然收兵不打了,都没有跟魏国打一声招呼。

第二天,墨青在跟魏国大军的几位将领商议战事的时候,把夏国已经收兵的消息告诉了他们。

“什么?夏国搞什么啊?”魏国的一个大将十分不满地说,“魏国出兵就是为了帮夏国的,打到现在夏国突然不打了,这置魏国于何地?”

魏国的几位大将都在纷纷表达对夏国的不满,一个老将轻咳了两声,看着墨青说:“王爷,这是夏国皇帝决定的事情,想必靳将军也很无奈。不过咱们接下来还打不打?”

其他将军心中都是一跳,他们在纷纷声讨夏国太过分,说夏国不讲道义,不应该收兵的时候,怎么忘了夏国大军的主将是墨青的岳父呢?不过这件事倒也真的跟靳放没关系,是夏皇突然下的旨,他们不满意的是夏国皇室。

“在雪狼国的援军到达之前,继续打。”墨青面无表情地说。他们已经收到消息,雪狼国洪城那边有援军正在赶过来,不过还没到。

“王爷英明!”一个将军说,“夏国不打了,咱们可不能怂了!”

于是当天,墨青又率领魏国大军对雪狼国的下一座城池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最终不仅拿下了那座城池,墨青还一箭射中了狼王的左臂。

身处魏国金安城的魏琰收到夏国收兵的消息的时候,直接爆粗口了。魏琰曾经还觉得夏皇有脑子,如今发现夏皇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

不过魏琰并没有给墨青下任何命令,他知道墨青不需要他指挥,知道该怎么做对魏国才是最有利的。

墨青的确知道,而在雪狼国援军到达的当天,从洪城赶过来的雪狼国太子秦骁也到了。

“父王没事吧?”秦骁一到先去看了狼王的伤势。

“没事。”狼王摆摆手,看着秦骁问,“夏国已经收兵了?”

秦骁微微点头:“没错。”

“你是怎么办到的?”狼王目光幽深地看着秦骁问。他对秦骁提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秦骁这么快就做到了,让狼王很好奇秦骁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夏国皇帝突然下旨收兵的。

“夏国皇室有儿臣的人。”秦骁神色恭敬地说,并没有解释他具体做了什么。

狼王深深地看了秦骁一眼,倒也没有继续追问,转移话题说起了跟魏国的战事:“魏国应该已经收到夏国收兵的消息了,但是并没有选择收兵,那个墨青的确很厉害。”

“不知父皇对于魏国,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秦骁恭敬地问狼王。

“太子似乎跟魏国那个墨青交情不浅。”狼王看着秦骁说,“朕希望魏国尽快退兵,这场仗到此为止,不能再打下去了!”

秦骁微微点头说:“是,儿臣会去找墨青聊聊的。”

秦骁不意外狼王的选择。虽然夏国已经收兵退出了战局,只剩下雪狼国和魏国,但是如今的雪狼国并不比魏国强多少了。自从开战以来,雪狼国主要损失的兵力都是折损在魏国大军手中,而损失的普通士兵还好说,关键是雪狼国大军的将领损失太严重,短短的两个多月,整整损失了一半儿还多!有一部分是在洪城被司徒琏射杀的,还有一部分是被墨青弄死的。再这样下去,雪狼国的将军要死光了,这仗还怎么打?

秦骁当夜就去找墨青了。

墨青对于秦骁的出现并不意外,因为他一直在关注着秦骁的行踪。而秦骁见到墨青,先叫了一声“大师兄”,还没来得及说别的,墨青就开口了,看着秦骁冷声说:“给你三天时间,把魏旸送到我面前,否则不要妄想魏国会收兵!”

秦骁神色僵硬了一下,开口说道:“是不是我把魏旸送过来,魏国就收兵?”

墨青看着秦骁冷声说:“你先把魏旸送过来,我们再来谈魏国收兵的条件,现在你可以滚了。”

秦骁沉默不语,很快就离开了。墨青看着秦骁的背影,心中在想,接下来魏国如果还要继续跟雪狼国打的话,未必会输,但是最多也就是跟雪狼国势均力敌,战事僵持下去,就不知道要打到猴年马月才能结束了。墨青觉得还是见好就收,让秦骁把魏旸送回来,然后再让雪狼国付出点代价,魏国也可以收兵了。墨青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回千叶城去陪靳辰了。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秦骁再次出现的时候,怀中抱了一个孩子。秦骁显然不太习惯也不太会抱孩子,姿势有些别扭,一来就把孩子递给了墨青。

墨青接过了秦骁递过来的孩子。怀中的孩子睡熟了,小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而这孩子的五官很像魏琪,所以跟魏琰也有几分相似,应该是魏旸无疑。

墨青给魏旸把了个脉,发现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把魏旸轻轻地放在了旁边的软榻上面,然后回来坐下,看着秦骁说:“坐。”

秦骁在墨青对面坐了下来,墨青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拿出一个折子递给了秦骁。

秦骁接过来打开,很快就看完了,眉头微皱说:“雪狼国只是不想继续打,并不是怕了魏国。大师兄开出来这样苛刻的条件,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墨青面无表情地说:“魏国不怕雪狼国,并且不介意接着打,你们不接受这个条件,我们战场上见。”

秦骁眉头皱得更紧了。墨青开出的条件,毫不夸张地说,就是狮子大开口。雪狼国特产的战马和兵器,从来都是绝对不允许出口魏国和夏国的,可是墨青要求雪狼国拿出五万匹战马,十万件兵器给魏国。不光魏国占领的这些城池划归魏国,墨青又列出了几座周边的城池,要求雪狼国割让给魏国。

秦骁一眼就能看出来,一旦把墨青要求的这几座城池割让给魏国,魏国几乎抢走了雪狼国四分之一的领土。而且这些城池还被雪狼国的一条大河天然地跟雪狼国其他的地方分隔开了,到时候那条河会成为雪狼国和魏国新的边界。

“我要回去跟父王商量一下。”秦骁站了起来说。

秦骁回到雪狼国军中,就去见了狼王,把墨青提出的条件给狼王过目了。

狼王看了之后神色就变了:“哼!真敢要!”

“父王,墨青说除非满足他提出的条件,否则魏国绝不会收兵。”秦骁对狼王说,“不知父皇意下如何?”

狼王沉着脸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答应他的条件,让魏国尽快收兵!”狼王已经多年没有上过战场了,这场战争的走向对雪狼国十分不利,即便夏国已经暂时退出了。

秦骁点头:“是,父王。”

第二日,秦骁光明正大地前来拜访墨青,并且跟墨青签订了休战协议,妥协的一方是雪狼国,因为雪狼国在协议中写明了割地赔偿的条款。

魏国的将士们感觉还是不错的,不管雪狼国和夏国如何,雪狼国和魏国的这场战争,笑到最后的是魏国。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处理吧。”墨青对魏国的几位大将说,“本王今日就离开了。”

“是,王爷。”一个将军说,“只是魏旸小公子该如何安排?”他们都已经知道墨青把魏旸救回来了,这会儿魏旸就在魏国军营里面。而魏琪如今不是太子也不是皇帝,魏旸自然也不是皇太孙了。

墨青微微皱眉:“本王会派人送他回金安城。”墨青可没有帮魏琪带儿子的打算,想着还是让风清把这孩子送回金安城去,墨青自己准备今日就出发回千叶城。

雪狼国和魏国签下休战协议的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开了,而之前夏国突然收兵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这场由雪狼国突然挑起,三国全部卷入的战争,终于宣告结束了。

依旧是三国鼎立的局面,而有意思的是,一开始被雪狼国攻打的夏国没有损失一座城池,雪狼国反倒失去了大面积的土地,最终唯一的赢家,是本可以选择隔岸观火的魏国。

消息传到金安城的时候,魏琰就去见了乔太后。

“母后,旸儿已经没事了。”魏琰对乔太后说。

“真的?”乔太后神色一喜,“旸儿现在在哪里?”

“墨青派人送他回来了,过些天就到了。”魏琰对乔太后说。

“让墨青多派点高手保护旸儿,可千万别让他再出事了。”乔太后郑重其事地对魏琰说。

魏琰点头:“母后放心吧,都安排好了。”

“上天保佑。”乔太后这些日子以来的不安终于稍稍放下了,喜极而泣,连声感谢上天保佑。

“母后。”魏琰拉着乔太后坐下,看着她说,“现在雪狼国已经割让了土地,还赔偿了兵器和战马,暂时不会打仗了。儿臣这皇帝,也不用再做了。”

乔太后愣了一下:“琰儿你胡说什么?你不做皇帝谁来做?”

魏琰看着乔太后说:“还是让皇兄来做吧。”

乔太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神色认真地摇头了:“不可!琰儿,皇位传承不是儿戏,你跟琪儿是兄弟,母亲很高兴你到现在还想着琪儿,但是皇位可不能这样让来让去。琪儿不如你聪明,他做皇帝的话,守不住魏国。”

魏琰微微皱眉:“母后,我本来就不想当皇帝,当时是被逼无奈,现在我只想去找舒儿,跟她们母女在一起。”

“琰儿。”乔太后握住了魏琰的手,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母后知道你的心思,这些日子母后也都想过了,琪儿本就心眼小,你虽然是逼不得已,但毕竟是抢了他的位置,他醒过来之后脑子转不过来,让他当皇帝的话,他很可能会做傻事,说不定会伤害你啊!”

“可是……”魏琰眉头皱得更紧了。乔太后说的事情是很可能发生的,魏琪的确心眼小,尤其是在面对魏琰的时候。魏琰这次明目张胆地抢了魏琪的皇位,再还给魏琪,魏琪可不会领情,继续跟魏琰兄弟情深。更可能的结果是,魏琪彻底恨上了魏琰,跟魏琰反目成仇,这绝对不是魏琰希望看到的。

“琰儿,别可是了。”乔太后看着魏琰说,“你把皇位还给琪儿,百官都不会答应的,他们更希望你当皇帝,而不是琪儿。母后知道你思念舒儿和孩子,你可以把她们接过来,魏国才是你们的家。母后也想见见舒儿和孩子,你看这样好不好?”

“母后,让我再想想吧。”魏琰有些头疼地说。

魏琰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去上朝的时候,百官对于墨青不仅把魏旸救了回来,还让雪狼国割地赔偿大出血的事情都很高兴,纷纷在说墨王爷用兵如神,魏国大获全胜的话。倒也没有人说魏国应该继续攻打雪狼国,毕竟原本魏国的实力就不比雪狼国强,再打下去未必是魏国赢,尤其是在夏国莫名其妙收兵了之后。

魏琰还没说什么呢,一个老太傅就站出来了,郑重其事地说:“皇上,如今战事平息,是不是派人把皇后娘娘和公主迎回来?”

其他官员一听,纷纷附和,说应该把这会儿身在夏国的皇后和小公主迎回来。

魏琰一听头都大了,他本来还想试探一下,看能不能把皇位还给魏琪,结果魏国百官竟然都认为他应该尽快把宋舒和他们的女儿迎回魏国来……

看到已经有官员开始说什么小公主是大福之人,应该册封个什么样的封号的时候,魏琰发觉自己这些日子对魏国百官真是太客气了,搞得朝堂上面都快变成茶会话了,他们竟然三五成群讨论了起来,都不管他这个皇帝的意见了。

“都住口!”魏琰开口,百官神色一正,赶紧站好了。

魏琰神色严肃地扫视了一圈儿说:“公主太小了,不适合长途劳顿,暂时先留在夏国千叶城,诸位爱卿可有意见?”

没有人有意见,因为他们口中的小公主的确太小了,这会儿还不满三个月,并不适合千里迢迢回魏国来。

“既然诸位爱卿都觉得公主不应该现在回来,那朕明日要去夏国看望皇后和公主,诸位爱卿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魏琰看着百官说。

看到百官都沉默不语,魏琰再次开口:“就这么定了,退朝。”

魏琰大步离开了,最早开口说应该把皇后和小公主接回来的那个老太傅抚摸了一下自己花白的胡子,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他提出让魏琰把皇后和小公主接回来,其实是不希望魏琰撂挑子不干了。魏琪和魏琰小时候都是这个老太傅教导的,老太傅心知魏国的皇位让魏琰来坐才是最好的,但魏琰又显然并不是那么喜欢这个位置。如今魏琰既然已经坐上去了,就不要再想着下来了。

------题外话------

继续求月票~↖(^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