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你还有脸来见我?/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琰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妥协了,因为他不希望把皇位还给魏琪之后,魏琪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害了魏国。只是魏琰想要尽快离开去夏国陪宋舒和孩子,却还面临着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把魏琪给弄醒。

魏琰坐在御书房里面想了半天,还是有些犹豫。他知道墨青这会儿定然已经在赶回夏国千叶城的路上了,肯定不会先来金安城找他再一起去千叶城,不然他还可以跟墨青商量一下怎么处置魏琪才最妥当。

魏琪从小到大都是魏国的太子,之前又当了几天魏国的皇帝,结果皇位被魏琰蛮横地抢走了,不提魏琪够不够格当皇帝,这件事确实是魏琰不太地道。但是如今魏琰已经骑虎难下,所有人都说他应该继续当皇帝,而他也决定不再把皇位还给魏琪,那么把魏琪弄醒之后,魏琪会作何感想?魏琰觉得这是一个相当头疼的问题,以魏琪的性子和他一直以来对魏琰的成见,魏琰觉得魏琪得疯。

魏琰面前放着两个小小的药瓶,其中一个里面装着的是魏琪的解药,另外一个里面的东西,却是墨青专门留给魏琰的,让魏琰选择用或者是不用,那是曾经靳辰给靳月用过的能让人忘却前尘往事的忘情水……

忘情水的神奇功效,魏琰看靳月前后的转变就知道了。而他如果给魏琪用了,魏琪把过往的一切都忘掉,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但靳月跟魏琪不一样,靳月就只是靳家的一个小姐,她曾经也没做过什么人尽皆知的大事,她失忆了,靳家上上下下都刻意引导她往好的方向发展,外人想要在靳月面前挑唆什么,根本就没有机会。

而魏琪呢?他的身份天下皆知,甚至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也都天下皆知,譬如魏国的皇位本来是他的,却被魏琰给抢了。魏琪失忆了之后,这些事情绝对瞒不住他,到时候他会变成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

魏琰把两个药瓶都收了起来,起身去了魏琪所在的宫殿。

这些日子魏琪一直都住在皇宫里,太医在照顾他,乔颖儿也在。

魏琰来的时候,让太医先下去了,神色怔怔地坐在魏琪床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乔颖儿看到魏琰,起身行礼:“参见皇上。”

“不必多礼。”魏琰摆了摆手,上前看了一下,发现魏琪的脸色还好,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只是乔颖儿就没那么好了,不过三个多月的时间,她整个人都消瘦得厉害,看起来憔悴不堪。

“皇上,母后说旸儿很快就回来了,是不是真的?”乔颖儿定定地看着魏琰问。

魏琰微微点头:“是真的,快的话,旸儿明日就回来了。”

乔颖儿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哭得不能自已。魏琰微微皱眉,对乔颖儿说:“皇嫂,如果我把皇位还给皇兄的话……”

“不要!”乔颖儿神色激动地说,扑通一声就在魏琰面前跪了下来,“求求你,千万不要把皇位还给他!”

“为什么?”魏琰看着乔颖儿神色莫名地问。魏琰开口问乔颖儿,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她的心思。

“因为我不希望旸儿再成为众矢之的!”乔颖儿一脸哀求地看着魏琰说,“求求你,不要让他当皇帝了!”

乔颖儿这段日子度日如年,内心的煎熬快要把她折磨崩溃了。曾经乔颖儿嫁给魏琪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未来会成为魏国的皇后,而她也是被乔家人当做皇后来培养的。可是当魏旸失踪的时候,乔颖儿发现什么地位权势她都不想要了,她只想要她的孩子平平安安地在她身边,即便他们什么都不是。乔颖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爹,她知道魏琪不是个坏人,只是魏琪手中的权力越大,他整个人都变得不像他自己了。

魏琰把乔颖儿拉了起来,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好,我答应你。皇兄醒过来之后,可能会忘了过往的事情,希望皇嫂能够好好照顾他。”

乔颖儿愣了一下,魏琪还没醒,魏琰就说魏琪醒了会失忆?乔颖儿其实很清楚就是魏琰把魏琪弄成了现在的样子,她也能想到魏琪醒过来之后肯定会跟魏琰反目成仇,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但如果魏琪失忆的话,她可以选择性地告诉魏琪之前的事情,即便是不可逃避的那些大事,也可以用魏琪能够接受的方式,好好跟他讲……

想到这里,乔颖儿神色坚定地点了点头说:“我会的。”

魏琰给魏琪吃了解药,魏琪还没醒的时候,魏琰就把一滴忘情水混在茶水里面,给他喝了下去。

魏琪睁开沉重的眼皮,就看到一男一女在床边看着他。他扶着有些发疼的脑袋问:“我……你们……是谁……”

看到乔颖儿握住了魏琪的手,正在跟他柔声说着他的身份,魏琰唇角含笑坐在那里,在魏琪朝着他看过来,有些迟疑地叫了一声“弟弟”的时候,魏琰微微点头,叫了一声“大哥”。

魏琰发现自己之前的顾虑其实有些多余。他不会杀了魏琪,也不会让魏琪一直当个活死人,所以魏琪必然会醒过来。而他选择让魏琪失忆,只是为了给魏琪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现在的魏琪脑海中就是一张白纸,上面会出现什么,魏琰不能完全控制,但他会尽力引导,就像靳家人对靳月那样。

乔颖儿在陪着魏琪,魏琰去找了乔太后,把魏琪的情况跟乔太后说了。乔太后叹了一口气,说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接下来会经常陪着魏琪的,该说什么,该怎么说,乔太后也很清楚。

而魏琰最后找了从小教导他和魏琪读书的那位老太傅,要求他在魏琪身体无恙之后每天去给魏琪上课。魏琰隐晦地向老太傅表达了他的目的,他希望老太傅能够引导魏琪做一个富贵闲王。老太傅很爽快地应了,并且意味深长地看着魏琰说了一句:“皇上高明”。魏琰再次发现,自己这个皇帝当得好没威慑力,魏国百官在他面前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

说要尽快离开的魏琰,还是又耐着性子等了两日,等到了魏旸被风清亲自送回了金安城。

魏琰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侄子,看到魏旸眨巴着懵懂的大眼睛看着他,魏琰笑了,伸手戳了戳魏旸软软的小脸蛋,然后就被乔太后给推到了一边。

魏琰看着乔太后和乔颖儿抱着魏旸又哭又笑,已经能下床的魏琪站在魏琰身边,神色微微有些激动,不确定地问了魏琰一句:“弟弟,那是……我儿子?”

“对,那是大哥的儿子。”魏琰伸手拍了拍魏琪的肩膀笑着说,“大哥去看一眼就知道,他跟你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魏琪忍不住走了过去,乔颖儿把魏旸递给了魏琪,柔声说:“相公,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魏琪胳膊有些僵硬地抱着怀中小小的孩子,看着孩子乌溜溜的大眼睛像极了自己,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生。魏琪低头看着孩子,笑意温和地说:“旸儿,我是你爹。”

魏旸咧开嘴笑了,含糊不清地说了一个字:“爹……”

魏琪欣喜若狂,抱着魏旸扭头看着魏琰说:“弟弟,旸儿会叫爹了!他第一个叫的是我!”

魏琰故作哀怨地叹了一口气说:“还不知道旸儿什么时候会叫叔叔啊!”

乔太后和魏琪,以及乔颖儿和魏旸母子亲亲热热高高兴兴地团聚在一起了,魏琰倒不是觉得自己像个外人,只是他的心已经飞了,好想长出一双翅膀,立刻飞到宋舒和他们的女儿身边……

魏琰第二天上过早朝之后才离开,早朝的时候宣布册封魏琪为贤王,乔颖儿为贤王妃,魏旸为贤王世子。皇室兄弟相残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可是魏琪和魏琰这对兄弟,有过矛盾,却从来没有真的互相伤害过。

虽然魏琰抢了魏琪的皇位,但是他把魏琪的儿子找了回来,守住了魏国的疆土,并且平息一切之后,还能让魏琪安然无恙地接受现实当个王爷,“贤王”不就是“闲王”么?这里面的深意大家都懂。不得不说,魏国百官对魏琰从头到尾掌控全局的能力是相当佩服的。

魏琰终于把一切都安排好,离开魏国皇宫的时候,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对身后的风清说:“皇帝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啊!”魏琰这些天感觉压力还是挺大的,尤其是他一直很信赖的墨青和靳辰都不在他身边,宋舒也没有陪着他,他遇到事情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风清用沉默表示他对此没有任何发言权,魏琰看着风清摇了摇头:“你如果是风扬就好了。”

风清知道魏琰是在嫌弃他古板无趣,于是风清看着魏琰神色认真地说了一句:“属下的弟妹有了身孕,风扬陪在她身边,不得闲。”

魏琰神色一僵,风清这简直是在往他心口插刀啊!他媳妇儿生孩子他都没能陪在身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长什么样子,想想就觉得苦逼。

千叶城。

这会儿是七月初,靳放和姚丞相还在路上快马加鞭往千叶城赶的时候,司徒琏先一步回来了。

“雪儿姑娘!”

司徒琏突然出现在了靳辰院子的墙上,站在那里冲着靳辰露出一个阳光俊朗的笑容,跟从前那个沉默寡言并且不会笑的五毒教三公子判若两人。

“小莲花你想吓死谁?赶紧给我滚下来!”正坐在靳辰身旁吃水果的冷肃看到司徒琏出去一趟回来变得更帅了,没好气地把手中的叉子朝着司徒琏甩了过去。

司徒琏轻而易举地躲开,从墙上飞身而下,落在了靳辰身旁不远处。靳辰从躺椅上面坐直了身体,把往她跟前凑的冷肃拍到一边儿,看着司徒琏微微一笑说:“小莲花,谢谢你救了我老爹。”

司徒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雪儿姑娘你不要这么见外,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不是!”冷肃抢答。

靳辰再次把冷肃拍到一边儿,看着司徒琏说:“当然是。”靳辰伸手,把冷肃面前他最爱吃的一盘特别罕见的水果拿起来就递给了司徒琏,“小莲花,给你吃。”

司徒琏接过来就笑了:“雪儿姑娘你真好。”

冷肃真的怒了:“小莲花,那是我的!”

司徒琏看了冷肃一眼:“现在是我的了。”

冷肃要去抢,司徒琏要躲,两人就为了一盘水果嗨嗨地打了起来。靳辰又舒服地躺了回去,笑容愉悦地当起了观众,心中在想有些日子没看到冷肃和司徒琏打架了,还挺想念的。

司徒琏回来的第二天,靳辰问他是不是要出去游历了,他说不着急。因为他出去那段时间特别想念墨府里的人,在外面的时候才感觉墨府就像是他的家一样,会经常想要回来。所以司徒琏打算在家里多住一段日子,等想离开的时候再走,至少要等到墨青回来。

墨青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月中旬了。初秋季节的天气变得凉爽而舒适,靳辰怀胎六个月,小腹已经很明显地隆起了,四肢却一点儿都没胖,走起路来依旧轻盈,并不显得笨拙。因为怀的是女儿,有她自己和邱宝阳一起在给她调养身体,所以皮肤一天天越发的好了,看起来粉嫩嫩水润润的,一颦一笑都美得让人忘记了呼吸。

这天深夜,靳辰已经熟睡了。冷肃因为睡不着,就拉着司徒琏陪他一起喝酒,而他们喝酒的地方选在了靳辰的院子里。冷肃说这样有人来找麻烦的话,他们立刻就能知道,司徒琏深以为然。

两个男人就坐在院子里无声地喝着酒,倒是相当惬意。直到一个黑影如墨羽一般靠近了靳辰的院子,先察觉的司徒琏伸手就拿起了他从不离身的弓箭,瞬间就搭弓上箭瞄准了来人,冷肃的刀也出鞘了。

只是下一刻他们就认出来人是墨青,不是来找麻烦的。司徒琏正准备把自己的弓箭给放下,就听到冷肃冷声说:“天这么黑,什么都看不清,一定是刺客,杀!”

司徒琏目瞪口呆地看着冷肃挥刀朝着墨青砍了过去,虽然天很黑,但是他们又不瞎,那明明就是墨青,冷肃怎么说看不清呢?司徒琏犹豫了一瞬间,然后弓箭又举了起来,瞄准了墨青的肩膀。既然冷肃说看不清,他也就当看不清吧!

于是迫不及待要回来抱媳妇儿的墨青,到了自己的地盘,却被另外两个睁着眼睛装瞎子的男人给围攻了。

墨青心中当然很不爽,心知冷肃就是故意的,而司徒琏大概就是觉得很好玩儿。

墨青躲开司徒琏射过来的箭,挥掌就把冷肃打得后退了两步,然后猛然逼近,抬脚就把冷肃给踹了出去。

墨青回头,一脸无辜的司徒琏还举着手中的弓箭,故作惊愕的样子假得要死:“原来是墨青啊?刚刚没看出来。”

墨青面无表情地逼近司徒琏,然后飞起一脚把司徒琏也给踹飞了,世界终于清静了。

墨青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伸手就把外袍给脱掉扔在了外面,然后轻轻打开门走了进去。

墨青关好门,呼吸都下意识地放轻了很多。他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床边,掀开床幔,看到依旧在熟睡的靳辰,连日以来的思念让他差点控制不住想要去拥抱靳辰的冲动,最终还是不忍心吵醒靳辰。

墨青看着靳辰绝美而安静的小脸,发现靳辰比他离开的时候更好看了。而墨青的目光落在靳辰隆起的小腹上面的时候,心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那里是他们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墨青离开,用最快的速度去沐浴换了干净的衣服之后才回来,小心翼翼地上床躺在了靳辰身旁,轻轻地握住了靳辰的手。

下一刻,墨青就对上了靳辰带着笑意的眼睛,靳辰在墨青愣怔的时候凑过来在墨青唇角亲了一口。

墨青微微有些懊恼:“还是把你吵醒了。”

“小青青,我好想你呀!”靳辰靠在墨青怀中,笑容灿烂地说。

“我也好想你。”墨青抱着靳辰,满足地喟叹了一声,“想得心都疼了。”

“你有没有受伤?”靳辰问墨青。

“没有。”墨青摇头,伸手轻轻地放在了靳辰的小腹上面,感觉好奇妙,“会不会动?”

“你家宝贝女儿很爱动的。”靳辰笑嘻嘻地说,“不过这会儿她应该睡了。”

墨青看着靳辰的眼神中带着化不开的温柔宠溺:“小丫头,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啊。”靳辰微微一笑说,“有苏苏和小莲花陪我,我很开心的。”

墨青的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很想再去把冷肃和司徒琏狠狠地揍一顿。

靳辰唇角微勾,又说了一句:“不过我还是最喜欢小青青陪我啦,从明天开始就不需要他们了。”

墨青笑了,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说:“好,从明天开始,我陪你。”

这边墨青抱着靳辰甜甜蜜蜜地睡觉了,那边被墨青先后踹飞的难兄难弟冷肃和司徒琏又凑到了一起。

“小莲花,混蛋墨青回来了,以后我们肯定没法儿跟小姐姐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冷肃幽幽地说。

司徒琏跟冷肃的想法不一样:“墨青回来挺好的,雪儿姑娘不会因为墨青回来就嫌弃我们的。”

冷肃看了司徒琏一眼:“你还是不太了解我家小姐姐,她会嫌弃我们的。”

“为什么?”司徒琏表示不解。

“因为我们没有墨青长得好看。”冷肃声音幽幽地说。

司徒琏表示无言以对……

第二天,靳辰醒来的时候还在墨青怀中,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墨青说让靳辰再睡一会儿,靳辰说不想睡了,墨青微微松了一口气。靳辰如果要继续睡的话,墨青肯定也不会起,但是墨青这会儿超级饿,因为为了早点赶回来,他一路上几乎没有好好吃过饭。

墨青归来,整个墨府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冷肃和司徒琏只能看着墨青跟靳辰你侬我侬地秀恩爱,靳辰说他们两个不用一直待在府里,可以出去玩玩儿,冷肃感觉到了深深的嫌弃,对此表示很忧伤。

墨青都回来了,宋舒也开始数着日子等魏琰归来了。只是宋舒心里也清楚,魏琰已经坐上的魏国皇位,大概是下不来了。不过宋舒并不怪魏琰的选择,他们是要携手一生的人,不论魏琰要做什么,宋舒都会在背后支持他的。

这天听说墨青回来的齐皓诚和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和三个小的一起来墨府做客。

靳晚秋的身体已经大好了,生了三个孩子之后坐了两个月的月子,不仅没胖反而更苗条了,导致齐皓诚一直在变着花样地想让她多吃点补品,不过并没有什么用。

宋安翊如今已经是墨府的常客了,而且还经常邀请离夜去安平王府住,两个小兄弟关系别提多好了。

而齐家的三个小宝,如今已经五个多月大了,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都玉雪可爱,让安平王夫妇感觉怎么疼都不够,齐皓诚和靳晚秋都不用怎么操心带孩子的事情。

靳辰之前送了她三个干儿子一个礼物,是三辆一模一样并且能够连在一起的婴儿车,看起来精致又有童趣。安平王夫妇如今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三个宝贝孙子放在车里,然后推着出去溜达,迎接别人艳羡的目光。

这会儿墨青看到齐皓诚家三个可爱的儿子,十分不给面子地说了一句:“要这么多儿子做什么?还是女儿好。”

齐皓诚的脸有点黑,他家儿子带出去,别人都是可着劲儿地夸,就墨青一副不稀罕的样子。不过当墨青一手抱起一个孩子给靳辰看的时候,齐皓诚表示墨青分明就是口是心非。

又过了两天,靳放和姚丞相回到了千叶城。本身就是个文人的姚丞相这一来一回累得够呛,看着都瘦了不少,一进千叶城就回府休息去了,因为夏皇派人等在千叶城城门口,说了只要靳放入宫去复命。

靳放一身风尘仆仆地策马从千叶城大街上走过,看到他的百姓眼中都带着敬意。虽然说最后夏皇莫名其妙不让接着打了,但是靳放能够守住殇城,没让雪狼国大军踏入夏国的土地,已经很了不起了。

靳放进了皇宫,直接去了御书房,夏皇和太子夏毓敏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了。

“微臣参见皇上,参见太子殿下。”靳放恭敬地下跪行礼。

夏皇起身走过来,亲自把靳放扶了起来,看着靳放一脸欣慰地说:“靳将军辛苦了!”

“这是微臣分内之事。”靳放神色依旧很恭敬。

“靳将军快坐。”夏皇一副对靳放十分满意的样子,让靳放落座了,他也回去坐在了龙椅上面。

“靳将军一定不解,朕为何不让靳将军率军攻打雪狼国吧?”没等靳放问,夏皇就主动开口了。

靳放微微垂眸:“请皇上示下。”

夏皇呵呵一笑说:“靳将军能够守住殇城,朕已经很满意了。要攻打雪狼国,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还是得从长计议啊!靳将军觉得呢?”

“皇上言之有理。”靳放点头。

“该知道的朕都已经知道了,靳将军一路劳顿,还是早点回去歇息一下,抱抱孙子吧!”夏皇看着靳放说,一副十分体恤靳放的样子。

靳放点头:“多谢皇上。”

靳放出了夏国皇宫,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夏皇说攻打雪狼国需要从长计议,做好万全的准备,这有些牵强了。三国暗中的局势一直都很紧张,所以在雪狼国册封了秦骁为太子之后,预感接下来不会太平的靳放就已经让夏国大军做好了开战的准备,不管是兵力还是粮草,都没有任何问题,而这些靳放都跟夏皇禀报过,夏皇应该很清楚。

靳放依旧不明白夏皇为何要求他收兵,因为开战需要一个好的时机,而之前夏国只要出兵就能和魏国联手让雪狼国腹背受敌,从兵法上来说,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一旦错过就没有了。

如今夏国收兵,魏国那边也无法继续跟雪狼国打下去,三国战事很快就平息了。为了帮夏国牵制雪狼国才出兵的魏国得到了很大的利益,但这是魏国打下来的,是魏国应得的。而被无故进犯的夏国,相比态度强硬的魏国皇室来说,显得有些怂了。

但满心无奈的靳放除了听从皇命行事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庆幸的是结局并不算太坏,夏国没有多大的损失,并且正式跟魏国成为了盟友,接下来暂时不用担心元气大伤的雪狼国再来进犯了。

在靳放回到将军府,抱到了心心念念的孙子的时候,那边夏皇和太子夏毓敏还在商议刚刚过去的那场战事。

“太子,当时朕下旨收兵,是因为你提出了一个更好的计划,接下来可不要让朕失望啊!”夏皇看着夏毓敏语重心长地说。

夏毓敏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夏皇并没有注意到。夏毓敏恭敬地对夏皇说:“父皇请放心,儿臣知道该怎么做。”

夏毓敏出了宫,回了太子府,一进书房,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夏毓敏一直在书房里面没有出去,下人送了食物和茶水进去之后都很快退下了。

深夜时分,夏毓敏的书房里面依旧亮着灯,他静静地坐在书案后面,一阵凉风吹了进来,他抬头就看到面前多了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是个女人。

“敏……主子。”来人是林妙音,夏毓敏的亲生母亲。而夏毓敏不允许林妙音叫他的名字,只能叫他主子。

夏毓敏面沉如水,眼神冷鸷地看着林妙音,跟他平日在外人面前那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还有脸来见我?”夏毓敏开口了,声音很冷。

林妙音就站在那里,想要解释什么:“我没想到珏儿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你没想到?”夏毓敏冷哼了一声,“好一个没想到!你为什么要把我的身份告诉司徒珏?你不知道多一个人知道我就多一分危险吗?”

“珏儿是你的亲兄长,我本以为他一定会帮你的。”林妙音看着夏毓敏说。

“你以为?”夏毓敏看着林妙音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你知不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司徒珏投靠了秦骁,秦骁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拿来威胁我!本来这次夏国完全可以跟魏国联手把雪狼国给灭掉,只要我再想办法灭了魏国,就是天下之主了!可是如今一切都被毁了!”

林妙音眼中满是歉意:“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你当然不会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夏毓敏面色沉沉地说,“我最大的把柄被秦骁握住了,接下来他一有机会就会威胁我,如果我不妥协,他就把我的身份公之于众,到时候我什么都没有了!”

“你知不知道这次我被秦骁威胁,为了劝夏皇下旨收兵,冒着被怀疑的危险,费了多少口舌?”夏毓敏看着林妙音冷声说,“我还跟夏皇说我可以想办法让夏国不费一兵一卒就灭掉魏国,可是说来容易,我根本就做不到!”

“敏儿!”林妙音看着夏毓敏一脸心疼地说,“我去帮你把秦骁杀了!”

“如果我要求你把司徒珏也给杀了呢?”夏毓敏看着林妙音冷声说。

林妙音神色一震,后退了一步:“珏儿是你的亲兄长!”

“但他现在打算害死我!”夏毓敏冷声说,“我不会逼你,但是你该做出选择了!如果你选的是司徒珏,就再也不要来见我了!”

“敏儿!”林妙音眼神沉痛地看着夏毓敏说,“一定要这样吗?”

夏毓敏神色冷漠地说:“司徒珏不死,他迟早会把我害死,是他先对不起我的。”

“我……我找到珏儿,把他关起来,再也不让他出去好不好?”林妙音看着夏毓敏说。

“你走吧。”夏毓敏神色失望地对着林妙音摆了摆手,“就当从来没有我这个儿子,所有的麻烦,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是我自己无能,我不会怪你的。”

“敏儿!”林妙音拳头握了又松,“娘不会不管你的!娘这就去雪狼国,杀了秦骁,还有……珏儿,绝对不让你再受他们的威胁!”

林妙音话落转身就消失了人影,夏毓敏看着林妙音的背影眼眸微闪。

所有人都猜不透夏皇为何突然下令让靳放收兵,夏毓敏却很清楚,因为这件事就是他一手促成的。

夏毓敏万万没想到,林妙音竟然会把他的身份告诉司徒珏,而司徒珏不可能跟夏毓敏兄弟情深,他暗中离开林妙音之后,就投靠了秦骁,在秦骁最一筹莫展的时候。

司徒珏不仅懂音攻,而且还给秦骁带去了一个价值巨大的消息,成为了秦骁手中的一张王牌。秦骁当时反对西门擎去找靳辰麻烦的时候,事实上他已经派人去给夏毓敏送信了。

秦骁的信让夏毓敏简直要疯了!因为他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林妙音知道他的身份,而林妙音是不可能出卖他的,却没想到林妙音竟然把他最大的秘密透露给了司徒珏,而司徒珏摆明了想让夏毓敏倒霉。

秦骁直接了当地对夏毓敏说,如果夏国不尽快收兵的话,他就把夏毓敏是个冒牌货的消息昭告天下。夏毓敏最怕的就是身份暴露,所以他绞尽脑汁费尽口舌,跟夏皇说先攻打雪狼国的魏国已经占了先机,就算夏国跟魏国联手把雪狼国给灭了,得利最大的也是魏国,届时夏国就成了弱势的那一方。

夏毓敏告诉魏皇,只要夏国收兵,魏国也一定会收兵,而接下来他们可以想办法不费一兵一卒吞掉魏国,因为魏国如今的皇帝是魏琰,魏琰的妻女都在夏国,有这层关系在,他们只要精心谋划,一定能够让魏琰妥协。而夏国吞了魏国之后,灭掉雪狼国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到时候夏国就会成为天下唯一的霸主。

夏毓敏成功说服了夏皇,因为夏皇觉得夏毓敏的计划是可行的。但夏毓敏自己知道,他对夏皇说的那些,只是一个理想化的计策,理论上可行,事实上很难办到。

魏琰的妻女在夏国,墨青的妻女也在夏国,宋国公府和靳将军府都是魏琰和墨青会在意的,貌似都可以拿来威胁他们,让他们妥协。

但是一旦走到那一步,夏国皇室就和魏国皇室彻底撕破脸了,同时也是在逼着宋国公府和靳将军府的人造反啊!宋家和靳家都是将门,靳放如今还是夏国大军的主将,在军中有很高的威信,并且深受百姓爱戴。难道到时候夏国皇室要把靳放和他的妻儿都打入天牢,然后要求墨青和靳辰妥协吗?这根本就是下下策,一着不慎就会满盘皆输的一个计划。

就是这样一个漏洞百出的计划,夏毓敏成功地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夏皇,完成了秦骁提出的条件,让自己暂时安全了。

但是夏毓敏知道,他的麻烦只是刚刚开始,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其实夏毓敏不是很担心夏皇这边,即便夏皇暗示他可以开始实施他的计划了,夏毓敏有很多方法能够拖延,因为他并没想过要按照他说的去做。

夏毓敏最担心的是秦骁那边。秦骁是雪狼国的太子,夏毓敏是夏国的太子,而雪狼国和夏国一向势不两立,只要有机会就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如今夏毓敏最大的把柄被秦骁给拿捏住了,夏毓敏知道,不管秦骁接下来对他提出多么苛刻的条件,他都要想办法完成,否则就会有暴露的危险。而想要这个无休止的威胁结束,必须杀掉秦骁和司徒珏。对夏毓敏来说,只有知情的人都死了,他才是安全的。至于林妙音,夏毓敏觉得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可以先留着。

林妙音去杀秦骁和司徒珏了,夏毓敏希望她能带回来好消息,否则他根本无法安眠。

靳放在回到千叶城的第二天,抱着他家宝贝大孙子过来看望靳辰了。

“小五气色不错。”靳放看到靳辰白里透红的脸微微点头说。

“给我抱抱。”靳辰伸手要去抱靳放怀中的靳昭,却被靳放拒绝了,他说靳昭很好动,怕伤到靳辰。

“老爹你真小气,舍不得让我抱就直说。”靳辰对靳放翻了个白眼。

靳放哈哈笑了起来:“小五说对了,我就是舍不得让你抱。”

靳辰发现靳放真的变了好多,整个人都比以前开朗太多了。而靳放说着说着就提起了司徒琏:“小五,司徒公子还在府里吗?为父还没好好谢谢他帮了大忙。”

“在。”靳辰微微点头,“他认识的人不多,我等会转告他,说老爹邀请他明日去将军府做客怎么样?”

靳放点头:“如此甚好,到时候你们都一起来,为父让晚秋带着孩子也回去,还有月儿,咱们全家聚一聚。”

靳辰表示完全没问题,而靳放看着靳辰的肚子,一脸喜色地说:“晚秋生了三个儿子,小五你生个女儿正好,为父就想要个外孙女,哈哈!”

“老爹昨日进宫,皇上有没有说什么?”靳辰看着靳放问。

靳放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叹了一口气说:“皇上只是说要从长计议。”话落又转头看向了墨青,“魏国那边,可有什么变动?”

墨青知道靳放是在问魏琰的皇位,他微微摇头说:“没有。”

靳放点头:“如此也好。”魏琰当魏国的皇帝,魏国和夏国的盟友关系应该不会破裂,至于夏皇究竟在盘算什么,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题外话------

假期结束了,大家上班的上学的都打起精神啦~↖(^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