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来而不往非礼也/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狼国王城骁王府,如今已经是太子府了。

秦骁大步进了王府,还没走到书房,就看到东方雅一脸喜色地迎了上来。

“太子殿下回来了。”东方雅看着秦骁的眼神满是爱意。

秦骁神色冷漠地看了一眼东方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东方雅似乎已经习惯了秦骁对她的冷漠,她微微一笑说:“太子殿下把那孩子带走之后,我就回来了。”

秦骁抓了魏旸之后,安排东方雅去照顾魏旸,但是并不在雪狼国王城,因为这边容易被人盯上。之前秦骁把魏旸带走送去给墨青,东方雅就自己回了雪狼国王城,在太子府等着秦骁回来。

“本宫知道了,你去做事吧。”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完,就要进书房去。

东方雅却开口叫住了他:“太子殿下,我还有事要说。”

秦骁没有转头,声音冷漠地说:“进来。”

东方雅神色一喜,跟着秦骁进了他的书房。秦骁在书案后面坐下,看了东方雅一眼:“有什么事?”

东方雅微微一笑说:“太子殿下不是问过我兄长的事情吗?我大哥来找我了。”

秦骁神色微动:“你是说东方玉?他在哪里?”秦骁的确问过东方雅关于东方玉的事情,因为秦骁总觉得东方玉似乎跟东方木有什么关系,只是东方雅说她不知道东方玉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东方玉联系。

“我大哥住在大梁客栈。”东方雅对秦骁说,“太子殿下要见我大哥吗?我可以去叫他过来。”

“不用。”秦骁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本宫会去找他。”东方玉这个人对秦骁来说有些神秘。东方玉是个冒牌高手的事情天下皆知,而东方玉怎么成为冒牌高手的,秦骁很好奇。因为当初打败卢野,让东方玉当上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一定另有其人,并且一定跟东方玉关系不浅。而之前东方玉在跟燕云成亲当日被人揭穿,他却从高手众多的紫阳门里全身而退,并且很快在江湖上销声匿迹。这一切都说明东方玉这个人不简单,秦骁留着东方雅在身边,是因为他预感有朝一日东方玉一定会找上门来。

“我陪太子殿下去。”东方雅看着秦骁说。

秦骁看了东方雅一眼,微微点头说:“可以。”

东方雅一脸喜色地下去给秦骁准备他最喜欢的茶了。

之前过去的那场战争,雪狼国损失不小,不过狼王并没有责备秦骁,只是秦骁还需要负责安排一些善后的事宜。虽然雪狼国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但秦骁并没有表现出沮丧或者难堪的情绪,一切如常。

第二日一早,秦骁出了太子府,身后还跟着东方雅,因为他准备去见见东方玉。

雪狼国王城的大梁客栈,是王城中环境最好的一家客栈。客栈后面有两个独立的清幽小院,价格不菲,东方玉就住在其中一个里面。

秦骁到的时候,就看到东方玉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衣,静静地坐在院中的树下,面前摆着一个棋盘,手中还捏着一枚白子,只是东方玉对面并没有人跟他对弈,他在自己跟自己下棋。

东方玉听到脚步声转头,目光落在了秦骁身上。而秦骁同时也在打量东方玉,这个曾经差点成为武林盟主乘龙快婿的冒牌高手。在秦骁看来,东方玉的气质更像一个文人,身材清瘦,面庞白皙俊秀,是女子很容易会喜欢上的类型。

“大哥!”东方雅开口叫东方玉。

东方玉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了秦骁:“秦太子,请。”

秦骁走到东方玉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东方玉已经收拾好了棋盘,一副准备跟秦骁对弈一局的样子。东方雅看到秦骁和东方玉坐在一起,眼眸微闪,开口说道:“我去准备茶水。”

东方雅其实不知道东方玉为何突然来了雪狼国王城,但是东方雅这次见到东方玉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她这个曾经病怏怏的大哥,不仅身体完全好了,而且武功变得很高。

东方雅知道秦骁一直都在暗中拉拢高手为他所用,东方雅觉得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秦骁年纪已经不小了,如今又成为了雪狼国的太子爷,狼王已经提过秦骁的亲事,要求秦骁必须在今年之内成亲,但秦骁要娶谁,狼王并不会插手,一切都由秦骁自己决定。

东方雅曾经游戏人间,跟好几个男人都有过一些来往,不过秦骁对她来说是不同的,她真的爱上了秦骁,并且渴望嫁给秦骁,成为秦骁的女人,唯一的。

东方雅希望秦骁认为东方玉对他是有价值的,这样一来,东方雅在秦骁眼中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东方雅甚至已经设想过,秦骁可能会为了拉拢东方玉,而娶了东方玉的妹妹,也就是东方雅自己。

所以东方雅对于这次秦骁和东方玉的碰面是很期待的,她已经跟东方玉明明白白地说过了,她想要嫁给秦骁,东方玉说他会跟秦骁谈谈这件事。

秦骁和东方玉对弈了整整一个时辰才分出胜负,秦骁赢了半子。期间东方雅亲自准备了茶水送过来,不过东方玉和秦骁都没有喝。

这会儿东方雅就坐在一旁,东方玉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秦太子让在下的妹妹在太子府当了这么久的丫鬟,是不是该给在下一个解释?”

“是她自愿的,本宫无话可说。”秦骁的话让东方雅心中有点受伤,不过又觉得秦骁说得没错,的确是她自愿的,秦骁从来都没有对她表现出任何特别。

东方玉神色微变:“在下要把妹妹带走,秦太子应该没有意见吧?”

“当然,东方公子请便。”秦骁的声音冷漠如昔。

东方雅忍不住开口了:“大哥,我不要走!”

东方玉微微皱眉,看了东方雅一眼,很快转移了视线,看着秦骁说:“在下就这么一个妹妹,她对秦太子痴心一片,我这个当兄长的,不忍心看她失望,秦太子怎么说?”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本宫对令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也没有任何逾矩行为,东方公子可以放心。”

东方雅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失魂落魄地看着秦骁,饶是知道秦骁根本不喜欢她,可是这样听秦骁毫不留情地当面说出来,她还是感觉好难过。

“既然如此的话,在下就不讨人嫌了。”东方玉说着,神色淡淡地站了起来,转头看着东方雅说,“小雅,跟大哥回去见祖父吧。”

祖父?东方雅愣了一下,就被东方玉拉着往外走去。秦骁神色微变,看着东方玉拉着东方雅就要出门了,他眼眸微闪,开口叫住了东方玉:“东方公子请留步。”

东方玉转身,神色淡淡地问:“秦太子还有何贵干?”

“不知东方公子的祖父是哪位前辈?”秦骁看着东方玉问。

“秦太子应该认得在下的祖父,他单名一个木字,算起来,是秦太子的师伯。”东方玉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不过秦太子对在下的妹妹如此冷漠,在下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套近乎了。”

“大哥,祖父是……”东方雅都有些懵了,因为她并不知道她和东方玉的祖父还活着,而且貌似还跟秦骁有什么关系。

“不要说话。”东方玉看了东方雅一眼,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

“东方姑娘从未提过这件事,倒是本宫怠慢了。”秦骁的语气客气了很多,“既然还有这层关系在,东方公子和东方姑娘不如到太子府做客,让本宫尽一下地主之谊。”

东方雅神色一喜,东方玉看了东方雅一眼,似乎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叨扰秦太子了。”

东方雅再次回到了太子府,不过这次她已经成为了秦骁的贵客。她心中生出了希望,因为她已经发觉秦骁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想来她那位素未谋面的祖父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是夜,东方玉和秦骁在太子府书房中相对而坐,秦骁准备了雪狼国特产的美酒招待东方玉。

“或许本宫该称呼东方公子一声师兄。”秦骁看着东方玉说。曾经东方雅说东方玉是她哥哥,而东方珩是东方玉的好友,秦骁就觉得东方玉和东方雅兄妹很可能跟东方木有什么关系。只是东方雅却说她从未听过东方木这个名字,所以秦骁并不确定。如今东方玉的出现,让秦骁确定了,东方雅事实上是东方木的亲孙女。

东方玉微微摇头说:“祖父说我和小雅并不是正阳门的人,算不上秦太子的师兄。”

“东方公子此行是专程前来找令妹的吗?”秦骁开口问东方玉。

东方玉点头:“小雅不懂事,一直到处乱跑,祖父年纪大了,感觉以前忽略了小雅,就让在下找她回去。”

“不知大师伯现在何处?”秦骁问东方玉。东方玉既然知道正阳门,还知道东方木是秦骁的师伯,就说明东方木很看重他这个孙子。而秦骁觉得之前东方玉屡次化险为夷,背后保护他的人,极有可能就是东方木。

“祖父在夏国。”东方玉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公子跟墨青是好友?”秦骁看着东方玉问。

东方玉的眼神却一下子冷了下来,神色冷漠地说:“曾经是。”

“哦?本宫很好奇东方公子跟墨青之间发生了什么事?”秦骁看着东方玉问。

东方玉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神微冷,轻哼了一声说:“墨青纵容他手下的一个奴才抢了我的女人。”

秦骁眼底一道幽光一闪而逝。夏国千叶城里有秦骁的人,秦骁知道燕云嫁给了风扬的事情,如果说东方玉因为这件事跟墨青反目成仇的话,倒也不无可能。

“我们开门见山吧。”东方玉放下酒杯看着秦骁说,“我就小雅这么一个妹妹,她说非你不嫁,我希望她能如愿,秦太子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

秦骁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如果东方公子真的为令妹好的话,难道不应该劝她放下吗?”

“秦太子不了解小雅。”东方玉的神色微微有些无奈,“她太固执了,认定的事情从来不会动摇,如果不让她如愿的话,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本宫是该娶妻了。”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既然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本宫也不拐弯抹角了。令妹成为雪狼国太子妃的唯一条件是,本宫要得到天玄心法。”

东方玉神色微变:“天玄心法?祖父已经交给墨青了。”

“东方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你是大师伯的亲孙子,那样的绝学,大师伯不会把你排除在外的。”秦骁看着东方玉说。其实秦骁并不确定东方玉手中有没有天玄心法的秘籍,只是这是一种可能。东方玉是东方木的亲孙子,秦骁并不认为东方木在墨青和东方玉之间,会更加偏爱墨青。

东方玉的神色很是纠结,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说:“我手中的确有天玄心法的秘籍,只是如果我交给你的话,被祖父发现了,他一定会大发雷霆,很可能会找你的麻烦。”

“本宫的条件已经提出来了,东方公子可以自己选择。”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让在下考虑一下吧!”东方玉神色有些复杂地说。

书房里就剩下秦骁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唇角勾起了一个冷硬的弧度。秦骁一直以来都十分渴望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他才那么想要得到天玄心法。他很难从东方木那里得到,甚至都不知道东方木在哪里。而手中有天玄心法的墨青,也绝对不可能把天玄心法给秦骁。秦骁没想到他的直觉应验了,东方玉和东方雅果然跟东方木关系不浅,而东方雅想要嫁给秦骁,东方玉想要成全东方雅,秦骁对于娶东方雅这件事完全无感,只要东方玉把天玄心法的秘籍交给秦骁,秦骁觉得把那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太子妃之位给东方雅也无所谓。而东方玉说这件事被东方木发现,东方木可能会找秦骁的麻烦,秦骁觉得有东方雅在,东方木不会真的对他怎么样的。

回到客院的东方玉,从袖中拿出了一本册子,翻开看了两眼就合上了,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

夏国千叶城。

秋高气爽的季节,夏国今年的秋猎已经结束了。靳辰怀孕了,夏皇并没有再让她带兵保护,而去年秋猎的时候因缘巧合成为一对儿的魏琰和宋舒,一年过去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只是女儿都三个多月大了,魏琰还从未见过。

当魏琰一路用凌云步甩掉风清,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千叶城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底了。

如今当上魏国皇帝的魏琰,避开所有人的视线,终于回到了墨府,他已经等不及要去找宋舒和他们的女儿了。

只是魏琰回到他和宋舒在墨府的院子,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而且看起来已经多日没有人住在那里了。

“主子?”杜腾惊喜的声音在魏琰身后响起,魏琰转身看着杜腾问:“舒儿和孩子呢?”

“夫人和小姐在王妃那里。”杜腾话音未落,就看到魏琰从他面前消失了人影。杜腾表示完全可以理解,他媳妇儿这会儿也有了身孕,他觉得如果小颜生产的时候他都不能陪在身边的话,实在是太混蛋了。杜腾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家主子挺混蛋的。

魏琰还没进靳辰的院子,迎面飞来了一个藤球。他挥手把那个藤球打到了一边儿,就听到了冷肃不爽的声音:“魏琰你个混蛋把球给我捡回来!我们玩得好好的,你捣什么乱?”

“义父!”本来在踢球的离夜看到魏琰,高兴地跑过来扑进了魏琰怀中。

魏琰都懒得看冷肃和不远处的司徒琏一眼,直接牵着离夜就进了院子。

院中坐着三个女子,一个是靳辰,一个是宋舒,还有一个是靳月。三人正在谈些什么,说说笑笑很高兴的样子,宋舒身边并没有孩子。

魏琰看到宋舒,脚步就定在了那里。宋舒正在跟靳辰说些什么,侧脸对着魏琰,魏琰心中既欢喜又觉得愧疚,一别再见,他家媳妇儿还好好的,真的是太好了。

“义父,你怕了?”离夜在魏琰身边笑嘻嘻地说。

“咳咳,我怕什么?”魏琰清了清嗓子,摆出自己最英俊潇洒的笑容,看着宋舒叫了一声,“舒儿,我回来了。”

宋舒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看到靳辰唇角的笑意,宋舒猛然转头就看到魏琰站在不远处,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下一刻,宋舒并没有喜极而泣,也没有兴奋地朝着魏琰扑过来,而是抓起手边的茶杯,对着魏琰的脑子就砸了过来,没好气地说:“你还知道回来?”

靳辰笑了,靳月也捂着嘴笑了起来,已经被魏琰放开的离夜笑嘻嘻地依偎到了靳辰身边。而魏琰没躲,任由那个茶杯砸到了他头上,然后掉落在地上碎裂开来。宋舒的力道并不是很大,所以没有出现头破血流的场景。

下一刻,宋舒已经到了魏琰身边,皱眉看着他:“你傻啊?怎么不躲开?”

魏琰也不管靳辰和靳月都在旁边看着,更不管会不会教坏小孩子,伸手就把宋舒拥入了怀中,抱得紧紧的,叹了一口气说:“舒儿,辛苦你了。”

宋舒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任由魏琰抱着她,两人就那样抱着也不说话,仿佛时间都静止了。宋舒并不是个柔弱女子,也从未要求魏琰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但是她很希望魏琰在她生产的时候陪着她,看着他们的女儿来到这个世界上。宋舒可以理解魏琰的选择,只是分开之后才体会到思念的难熬。

司徒琏站在院墙上面,手中拿着一个藤球,看着魏琰和宋舒拥抱在一起的画面,问站在他旁边的冷肃:“想不想找个媳妇儿?”

冷肃摇头:“不想。”

司徒琏一脸认真地说:“好像找一个也不错,可以抱抱。”

“我可以抱我家小姐姐。”冷肃得意地说,然后白了司徒琏一眼,“小莲花,我家小姐姐真的抱过我的,你没有吧?”

司徒琏微微皱眉,一本正经地看着冷肃说:“你竟然没有被墨青打死,真是个奇迹。”

等宋舒终于意识到他们不是在他们自己的房间,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有好几个“观众”的时候,脸一下子就红了,伸手推开魏琰,下意识地踩了魏琰一脚:“丢死人了!”

魏琰看着宋舒红扑扑的脸,发现他家媳妇儿生了孩子之后更好看了,怎么看都看不够。而魏琰的目光让宋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又踹了魏琰一脚。

魏琰终于舍得放开宋舒,不过还是不顾宋舒的反对,固执地握住了宋舒的手,十指相扣。宋舒心中甜蜜,就听到魏琰问了一句:“咱们的宝贝女儿呢?”

“爹爹带小娴妹妹去散步了。”离夜解答了魏琰的疑问。

魏琰转头就看到墨青怀中抱着一个襁褓,面带笑意地走了进来。

魏琰眼睛一亮就扑了过去,几乎是从墨青怀中把孩子抢了过来。怀中的小姑娘小脸白白嫩嫩的,乌溜溜的眼睛仿佛带着笑,五官的确是像极了魏琰,但依旧能一眼看出来这是个玉雪可爱的小姑娘。

小姑娘咿咿呀呀地在魏琰怀中挥舞着小小的手,魏琰的心软得一塌糊涂,眼中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十分得意地说:“我家宝贝最好看了!”

墨青已经在靳辰身边坐下来了,握着靳辰的手小声说:“我们宝贝才是最好看的。”

靳辰表示,墨青和魏琰果然是兄弟,都是绝对的女儿奴啊!

“舒儿,你看她的眼睛,多像我。”魏琰看着宋舒笑容灿烂地说。

宋舒撇嘴:“我生的女儿愣是一点儿都不像我,我不高兴。”

“哈哈!”魏琰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把宋舒拥入怀中,一家三口抱在一起,笑意满满地说,“那咱们就再生一个像舒儿的!”

“我们回去吧。”宋舒对魏琰说,“准备在这里让人看到什么时候啊?”

“嗯,我们回去。”魏琰看了一眼宋舒,然后低头在女儿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放开宋舒,抱着女儿就朝着墨青走过去了。

“帮忙带一下。”魏琰一脸不情不愿地把他的宝贝女儿又递给了墨青,在墨青接过去之后,魏琰就转身回到了宋舒身边,还不等宋舒问什么,抱起她就跑了。

“他们干嘛去了?”依旧站在墙上的司徒琏不解地问,“魏琰怎么不多抱抱他的女儿?小娴儿那么可爱。”

冷肃嘿嘿一笑,贼兮兮地说:“人家夫妻俩小别胜新婚,当然是去做该做的事情了,不过小莲花你肯定是不懂的啦!”

司徒琏愣了一下:“我懂。”

冷肃凑到司徒琏身旁贼兮兮地说:“小莲花你难道去过青楼?没看出来啊!”

“我才没有去过那种地方!”司徒琏立刻反驳。

“小莲花你竟然连青楼都没有去过?”冷肃一脸鄙视地看着司徒琏,“你还是个男人吗?”

司徒琏表示不服:“我是好男人,所以不会去青楼的。”

“小莲花,去青楼又不一定非要找姑娘,作为一个男人,你如果都没进过青楼的话,很丢人的。”冷肃看着司徒琏一本正经地说,“你以前看不到嘛,肯定不会去,难道你现在就不好奇青楼里面是什么样子的?”

司徒琏摇头:“不好奇,我不要去。”

冷肃伸手揽住了司徒琏的肩膀,嘿嘿一笑说:“害羞什么?去看一下,没有姑娘会吃了你的!哥们儿今天晚上请你去忘忧阁喝酒,就这么定了!”

冷肃和司徒琏就站在靳辰院子的墙上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关于男人应不应该去青楼的问题,而旁边事实上是有人的。

靳辰似笑非笑地抬头看着冷肃说:“苏苏,不要教坏人家小莲花,他跟你不一样。”

冷肃当即就表示不爽了:“小姐姐你什么意思?觉得小莲花比我好是吧?我就要带他去青楼,看他能不能禁得住诱惑!”

司徒琏皱眉:“我不要去!”

冷肃冷笑了一声:“由不得你!”话落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根红色的绳子,就把司徒琏的双手给绑了起来,而绳子的一头被冷肃拿在手中。

司徒琏试图挣脱,却发现越挣扎越紧。冷肃嘿嘿一笑说:“小莲花,别乱动了,这绳子可是我家小姐姐送我的礼物,韧性堪比龙筋,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你就乖乖跟着哥哥我去青楼看风景吧!”

司徒琏皱眉看着绑着他的绳子,没有再挣脱,转头看着靳辰说:“雪儿姑娘,我也要这样的礼物。”

靳辰扶额:“改天给你一根。”

离夜看着冷肃拽着司徒琏一起走了,好奇地问靳辰:“娘亲,为什么苏苏叔叔一定要琏叔叔去青楼呢?青楼是什么?青色的楼吗?”

“嗯。”墨青点头对离夜说,“青楼就是青色的楼,小夜长大了才能去玩儿。”

“哦。”离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啊!”

靳辰拧了一下墨青的腰,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教坏小孩子!

墨青笑意温柔:孩子大了去玩玩儿也无妨。

靳月起身告辞了之后,就剩下了靳辰和墨青,还有离夜以及墨青怀中魏琰家的宝贝女儿。

墨青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姑娘,唇角微勾说:“想起魏琰小时候傻乎乎的样子了。”

“等我肚子里这个出来,说不定我能看到你小时候傻乎乎的样子。”靳辰微微一笑,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孕肚。

墨青皱眉:“我想要一个长得像你的小女儿。”

靳辰看了一眼墨青怀中五官酷似魏琰的小姑娘,笑得很无辜:“你看到了,女儿随爹,我也没办法。”

“不一定。”墨青表示女儿还没出生,现在就下定论还为时过早。

“爹爹,娘亲,我今晚可以跟你们一起睡吗?”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墨青和靳辰问。

墨青点头:“可以,到时候你就负责照顾妹妹吧。”

“嗯嗯!小夜会照顾好妹妹的。”离夜笑容灿烂地说,下一刻又有些疑惑地问,“义父明明很喜欢小娴妹妹的,为什么不多抱抱小娴妹妹呢?”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墨青轻咳了两声说:“你义父刚回来,有些事情需要解决一下。”

离夜表示大人的世界好复杂,他还是跟小娴妹妹一起玩儿吧!

“有些事情需要解决”的魏琰,这会儿已经抱着宋舒滚到了床上。宋舒抓着自己的衣领,红着脸瞪着魏琰说:“混蛋!大白天的你干什么?”

魏琰一边脱衣服一边很无辜地说:“我跟自己媳妇儿亲热,管他白天晚上!”

“靳辰和墨青肯定知道我们回来做什么了,你还要不要脸?”宋舒抬脚就朝着魏琰踹了过去。

魏琰伸手握住宋舒的脚,很利落地就把宋舒的鞋袜给脱了,欺身而上把宋舒压在了身下,眼眸幽深地说:“要脸做什么,我现在只想要你。”

无力反抗的宋舒在魏琰对她上下其手的时候幽幽地说:“有你这样当爹的吗?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女儿,女儿还那么像你,你就抱了那么一小会儿就把她扔一边儿去了,像话吗?”

魏琰目光灼灼地看着宋舒说:“舒儿,就算有了女儿,我最喜欢的还是你。”

宋舒神色一怔,魏琰炽热的吻已经落了下来……

云消雨歇,魏琰和宋舒静静相拥,宋舒突然扑哧一声笑了,魏琰问她笑什么,她捏了一下魏琰的脸说:“我都忘了你现在是个皇帝。”

魏琰握住宋舒的手指亲了一下,不在意地说:“不光是你,这个府里根本没有人记得我已经是个皇帝了。冷肃好像还骂了我,明天找他打架去!”

宋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你回来真好。”

“舒儿,我不会再离开你们了。”魏琰看着宋舒神色认真地说。

“可是你现在是魏国的皇帝,不能一直住在夏国的皇城里面无所事事。”宋舒看着魏琰说,“你既然决定当这个皇帝了,就要做一个好皇帝。”

魏琰眼眸微亮:“舒儿你支持我?”

宋舒瞪了魏琰一眼:“我不支持你的话,早就把你给休了!”

魏琰嘿嘿一笑:“不会的,舒儿最是善解人意了。不过舒儿放心,你不想做的事情我不会勉强你的。我是魏国的皇帝,你是魏国的皇后,但是后宫里只有你一个,所以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就好好陪我就好了。”

“如果你敢找别的女人,我就把你阉了。”宋舒看着魏琰故作威胁地说。

魏琰一副怕怕的样子:“家中有母老虎,哪儿敢啊!”

“魏琰!你竟然说我是母老虎?”宋舒翻身就骑在了魏琰身上,拧住了魏琰的脸,“找打是不是?”

“舒儿。”魏琰眼眸幽深地扶住了宋舒的腰肢,“用这个姿势打,我很喜欢。”

宋舒……

这边小别胜新婚的魏琰和宋舒正在温存,那边说要带着司徒琏去逛青楼的冷肃,表示他是个言出必行的男人。

这不天色刚刚暗下去,冷肃就拉着司徒琏出了墨府,朝着千叶城最大的青楼忘忧阁而去了。是真的拉着,因为冷肃并没有放开绑着司徒琏的绳子,司徒琏看着冷肃的眼神已经要喷火了。

“小莲花,想打架明天再说,今天给哥们儿点面子。”冷肃拍着司徒琏的肩膀说,“你说你怕什么?那些女人还能把你吃了啊?不过小莲花你长得这么好看,倒是真的可能被那些女人给吃了!哈哈哈哈!”

“冷肃,放开我,我跟你去。”司徒琏眼眸微闪,神色突然平静了下来,看着冷肃说。

“想开了?”冷肃唇角微勾,伸手就把绑着司徒琏的绳子给解了,还好好地收了起来。这绳子的确是靳辰送给冷肃的礼物,是靳辰闲来无事,突发奇想把老虎的筋用多种药物浸泡之后做成的,强度和韧性都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司徒琏没说话,看了一眼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忘忧阁,主动抬脚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冷肃乐了,走过来揽住司徒琏的肩膀说:“小莲花,你说你之前是不是口是心非?早这样不就好了嘛!”

冷肃和司徒琏一进忘忧阁,就吸引了很多视线。冷肃那张娃娃脸很独特,让人见过之后就不会忘记,而如今千叶城里面无人不知他是墨王妃的义弟。而司徒琏的容貌仅次于墨青,让看到的不少姑娘都失了神。

两人很快被请到了楼上的一个雅间里,冷肃显然来过,跟这里的老鸨很熟悉的样子。

点了两坛酒之后,冷肃和司徒琏坐在二楼的一个雅间里面喝了起来。司徒琏微微皱眉,因为他对气味很敏感,而忘忧阁虽然在青楼里面已经是很高档的存在了,但是司徒琏依旧觉得脂粉味太浓,他很不喜欢。

冷肃让两个老鸨安排了姑娘过来弹琴唱曲儿,还说明了要花魁。

忘忧阁最出色的两个姑娘很快出现在了冷肃和司徒琏的雅间里面。一曲过后,冷肃吩咐花魁坐到司徒琏身边去,司徒琏眼神微冷地看了一眼那个含羞带怯的姑娘,有些厌恶地说:“离我远一点儿。”

“哈哈!”冷肃直接被逗乐了,摆摆手说,“你们都下去吧,不用伺候了!”

两个姑娘走了之后,冷肃看着司徒琏笑着摇头:“小莲花,你果然是出淤泥而不染啊!”

“你喜欢你自己玩儿。”司徒琏凉凉地说。

“不,我也不喜欢。”冷肃摇头,“今儿请你来,真的是来喝酒的,顺便让你见识一下青楼是什么样子而已,你之前太紧张了!哈哈!”

司徒琏表示他并不想知道青楼里面是什么样子,而且真的很讨厌这个地方,味道太难闻了。

冷肃和司徒琏离开忘忧阁回到墨府的时候,冷肃摆摆手说他要回去睡了,结果司徒琏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根红色的绳子,把冷肃的双手绑在了一起。

“混蛋!你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绳子?”冷肃瞪着司徒琏问。

司徒琏没有理会冷肃,把冷肃的双手绑在一起之后,又把冷肃的双脚绑在了一起,然后提着冷肃,用剩下的一截绳子,把冷肃给吊在了墨府后花园湖边的一棵大树上面。

“小莲花你找死!”冷肃看着司徒琏气愤地说。

司徒琏很淡定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让我见识了一下青楼,我很感谢你,所以你今晚可以在这里欣赏风景了。”

“小莲花!你回来!”看到司徒琏转身就不见了,冷肃简直要被气死了,他真的只是跟司徒琏开个玩笑而已。如果司徒琏听到冷肃说之前只是个玩笑的话,他一定会跟冷肃说,他现在也只是跟冷肃开个玩笑。而事实上他们的确都只是跟对方开玩笑而已……

冷肃叫得嗓子都冒烟儿了,不过因为墨府面积大人少,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他在墨府的时候,一般都不让断魂楼的杀手出现在这里,这会儿他想发个信号找个属下过来,但是手被绑着动弹不得。冷肃垂头丧气地想,这次他认栽了,等明天他一定要把司徒琏绑起来扔到青楼,让讨厌脂粉味儿的司徒琏在青楼里面住上三天三夜!

半夜时分,被吊在树上的冷肃已经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寒意袭来。他猛然睁开眼睛,神色惊愕地说:“你……”

下一刻,冷肃就闭着眼睛晕了过去,原本吊挂着冷肃的那棵树上,很快变得空空如也……

------题外话------

老司机们,六一不是你们的节日啦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