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往日雷打不动会过来跟靳辰一起吃早饭的冷肃今日没有出现,司徒琏来了,脸色有点不对劲:“冷肃失踪了。”

靳辰愣了一下:“昨晚你们不是一起去忘忧阁了么?”

司徒琏点头:“我们一起回来的,然后我把他绑起来挂在了树上,可是刚刚我去看,他已经不见了。”

靳辰皱眉:“如果冷肃是自己挣脱的,肯定会去砍你。”

“他是不是被人抓走了?”司徒琏皱眉,“我不应该把他扔在那里不管的。”

司徒琏一早就去找冷肃了,准备把冷肃放下来,却发现冷肃已经不在那里了。在过来找靳辰之前,司徒琏去冷肃的院子找过,还把整个墨府都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冷肃,才感觉很不对劲。而正如靳辰所说,司徒琏把冷肃吊在了树上,冷肃一旦恢复自由,第一件事定然是去找司徒琏打架,而不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消失。

作为冷肃最信赖的人,靳辰如今其实有号令断魂楼杀手的权力,是冷肃非要给她的。而当靳辰把断魂楼在千叶城的两个护法叫过来询问的时候,他们都表示昨夜并没有收到冷肃的任何指令,也不知道冷肃这会儿在哪里。

靳辰和墨青去了湖边的那棵大树下面,看到树干上面有被绳子磨损过的痕迹,而树下的脚印很杂乱,看不出什么。

就在靳辰担心冷肃的安危,准备吩咐断魂楼的人去找的时候,一封信被送到了墨府。是一个乞丐模样的人扔到墨府门口的,扔下就跑了,侍卫把信送到了靳辰面前。

靳辰打开信,微微皱眉,因为这是冷肃给她写的。

“小姐姐,

我有点事情要做,出个远门,过几天就回来了。告诉小莲花一声,等我回来砍死他!”

很简短的信,是冷肃亲笔写的,语调依旧很拽,字迹也没有什么仓促的痕迹,甚至用的还是上好的宣纸。

墨青看完之后把信放到了一边,抚平靳辰皱起的眉头说:“不用担心,冷肃能写信给你,说明他暂时没有性命危险。”

不过冷肃受制于人,这一点是肯定的,因为如果冷肃可以选择的话,他一定不会这样不告而别。而且司徒琏用来绑冷肃的绳子,冷肃自己是解不开的。

“还是让人先去找吧。”靳辰面色微凝,“我可不想再看到他被人打得血肉模糊的样子。”

觉得自己开玩笑开过了头,害了冷肃的司徒琏很想出去找冷肃,但却不知道要去哪里找。靳辰让他在墨府里等消息,他也只能留下等着了。

过了两天之后,又有一封信送到了靳辰手中,还是冷肃写的,再次强调他真的没事,让靳辰不要担心,还说他会赶在靳辰生孩子之前回来的,要第一个抱到他的宝贝义女。

靳辰感觉怪怪的,她确认收到的两封信都是冷肃亲笔写的,而冷肃的意思是他没事,让靳辰不用管他,他会很快回来。靳辰感觉不对劲的地方是,冷肃没有说他在哪里,也没有说他要去做什么,如果他真的受制于人的话,也就是说抓他的人允许他给靳辰传信,却不允许透露他们的行踪?

进入八月份,墨府因为冷肃的离开变得都没有那么热闹了,因为之前凡靳辰在处都能听到冷肃响亮地叫“小姐姐”的声音。

而这个时候,雪狼国太子秦骁要成亲的消息传到了千叶城。即将成为雪狼国太子妃的是一个名叫东方雅的姑娘,别人或许不认得,靳辰和墨青却都知道东方雅是谁。

“秦骁和东方雅要成亲?”靳辰神色莫名,“秦骁是真的喜欢东方雅,还是因为东方雅是东方木的孙女?”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应该是后者。”墨青并不认为秦骁会看上东方雅,秦骁做什么事都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他娶东方雅,十有八九是因为东方雅跟东方木的关系。

“秦骁会不会因为娶了东方雅而拿到天玄心法?”靳辰神色微动。秦骁有多渴望得到天玄心法,靳辰和墨青都很清楚。而靳辰并不认为秦骁娶了东方雅能让东方木为他所用,秦骁应该也知道这一点。

“或许。”墨青并不很在意的样子。

秦骁和东方雅的婚期就定在八月十六,雪狼国皇室似乎没有邀请另外两国皇室前去观礼的打算,时间也来不及了。

雪狼国王城。

在距离秦骁和东方雅的婚期仅剩下五天的时候,东方木出现了。

“祖父。”东方雅事实上是第一次见到东方木,不过她表现得对东方木很尊重的样子,因为她知道她之所以能够如愿嫁给秦骁,就是因为东方木。

东方木看着东方雅微微点头,那边秦骁拱手恭敬地叫了一声:“大师伯。”

“玉儿和小雅先出去,老夫有话要跟秦太子说。”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玉和东方雅都出去了,东方木挥掌就朝着秦骁打了过来,秦骁险险躲开,原本在他身后的一个书架瞬间碎裂。

已经到了门外的东方雅听到身后传来的响动,神色有些不安:“大哥,祖父是不是跟骁哥哥打起来了?”自从定亲之后,东方雅就改口叫秦骁“骁哥哥”,秦骁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放心,祖父自有分寸。”东方玉面色平静地说。

房间里,秦骁捂着有些发疼的胸口,看着东方木问:“师伯这是何意?”

“哼!”东方木冷哼了一声,看着秦骁冷声说,“告诉老夫,你师父在哪里?”

秦骁神色没有丝毫慌乱:“师父一向行踪不定,晚辈不知道他在哪里。”

“秦骁,你以为老夫什么都不知道吗?”东方木看着秦骁冷冷地说。

“师伯,晚辈的确不知道师父在哪里。”秦骁神色认真地说,“晚辈最近也在找师父,希望师父能够来喝杯喜酒。”

东方木眼眸幽深地看着秦骁沉默不语。他最近要找西门擎,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了,而出现这种情况只可能有一种原因,那就是西门擎出事了。东方木倒不觉得西门擎出事跟秦骁有关,因为他知道秦骁野心很大,西门擎对秦骁来说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不过东方木很快便不再提西门擎的事情,而是说起了东方雅。他看着秦骁冷声问:“你要娶老夫的孙女,是何居心?”

“大师伯,晚辈跟小雅两情相悦,晚辈之前并不知道她是大师伯的孙女。”秦骁说他跟东方雅两情相悦的时候,神色如常甚至带着几分真诚,说得跟真的一样。

“你不要以为,娶了老夫的孙女,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东方木看着秦骁冷冷地说。

秦骁微微垂眸:“大师伯多虑了,晚辈只是该娶妻了,没有别的意思。”

东方木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不过秦骁并没有注意到。东方木看着秦骁说:“小雅要嫁给你,老夫不会拦着,不过如果你敢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老夫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大师伯请放心。”秦骁恭敬地说。

东方木很快就走了,秦骁低头,看到他原本放在书架上面的两个小药瓶摔在地上已经碎了。他微微皱眉,俯身捡起一片碎瓷拿在手中。这两个药瓶还是秦骁第一次遇到靳辰的时候,靳辰给他的,里面的疗伤药已经被秦骁用光了,不过瓶子他还一直留着没有扔掉,即便那只是靳辰从路边小摊上买来的廉价药瓶。

东方木刚走没多久,东方玉就再次出现在秦骁面前。他看着有些狼藉的房间皱眉问道:“祖父没有伤到你吧?”

秦骁摇头:“没有。”

“只要你跟小雅成亲,我会把天玄心法交给你的,但这件事必须保密,一定不能让祖父知道,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东方玉看着秦骁神色凝重地说。

“嗯。”秦骁神色淡淡地应了,依旧在捡地上的碎瓷。

东方玉不解地问:“你在做什么?”

“收拾房间。”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东方玉看了秦骁一眼,转身走了。秦骁捡了一堆小小的碎瓷片放在了一个盒子里,在想他应该可以想办法把这些再拼起来……

跟秦骁分开的东方玉很快就到了东方木跟前。

“祖父,秦骁并没有怀疑过。”东方玉恭敬地对东方木说。曾经的“病书生”东方玉,如今身体强健了很多,再也不复从前的弱不禁风了,不过说话做事依旧带着几分曾经的温和优雅。

东方木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很好。你就留在秦骁身边,找合适的时机把天玄心法交给他,确保他会修炼。”

“是。”东方玉微微点头。

“去把小雅叫过来。”东方木对东方玉说。

东方玉应了之后,很快就把东方雅带到了东方木跟前。东方雅本来打算跟东方木好好谈谈,多了解一下自己这个陌生的祖父,可是东方木并没有给她机会。

“你脚上的铁链是怎么回事?”东方木看着东方雅神色淡淡地问。东方雅曾经受制于人,还被卖进了千叶城的地下黑市。她杀了买主之后重获自由,不过她双脚上束缚的玄铁锁链却一直都没能打开,这也让原本武功在女子之中相当出色的东方雅一直都没办法施展自己的真正实力。东方雅求过秦骁,秦骁看了一眼就说他无能为力,而东方雅这次见到东方玉的时候又求了东方玉,东方玉试了,但是失败了。

听到东方木问起她脚上的锁链,东方雅神色一喜,看着东方木说:“祖父一定要帮我打开!”

东方木没有说话,示意东方雅把脚上的锁链露出来。东方雅提了一下自己身上长长的裙子,露出了双脚上面的锁链。

东方木出掌,在东方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束缚了她很久的锁链已经应声而断,她的双腿终于自由了。

“祖父好厉害!”东方雅一脸欣喜地说,还没等她再跟东方木说什么,东方木已经不见了人影。

“大哥,祖父不留下来看我成亲吗?”东方雅问东方玉。

东方玉眼眸微闪:“祖父只是过来看看你,他还有要事要办,大哥会留下陪你的。”

“大哥对我真好。”东方雅挽着东方玉的胳膊笑了起来。

秦骁不会知道,东方玉的出现,他和东方雅的亲事,以及东方木的到来,都是圈套,而策划这一切的东方木唯一的目的,是让秦骁得到一本天玄心法。

东方玉承诺秦骁,会在秦骁和东方雅成亲第二天交给秦骁的天玄心法,是被东方木刻意修改过的一本残缺的天玄心法,但一般人都看不出来。而这本残缺的天玄心法修炼起来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会让人的武功在短时间之内得到快速的提升,尤其秦骁本身修炼的就是正阳门的功法,修炼起同出一脉的“天玄心法”来,会事半功倍。

被东方木精心修改过的“天玄心法”,第一个问题是不可能修炼到最高境界,所以没有超越东方木的可能;第二个问题是,这本残缺的“天玄心法”的修炼者,他的一身功力,都可以被修炼真正天玄心法的人掠夺,而这就是东方木前面几十年一直在研究并且成功了的事情,他已经实践过了,不过他用来做实验的对象资质和实力都太差。

东方木之前通过所谓的天玄心法传承,看似不情愿交给墨青的那本天玄心法,也是有问题的。只是东方木迄今为止还不知道墨青根本就没有修炼,而且不打算修炼。

而秦骁,就是东方木盯上的第二个人。东方木原本已经宣告了天玄心法的传承人是墨青,对正阳门的所有人说秦骁和齐皓诚都没有传承天玄心法的资格,如果他现在突然出现,把一本天玄心法交给秦骁的话,以秦骁的性格,肯定会怀疑这里面有问题。东方木原本找西门擎,就是打算通过西门擎的手,把那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交到秦骁手中。只可惜东方木已经再也联络不上西门擎了,而他利用东方雅,通过东方玉,精心设计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局,让秦骁跳了进来。

东方玉并没有那么在乎东方雅这个妹妹,但他表现得很在乎,东方雅很配合,秦骁信了。东方雅想嫁给秦骁这一点毋庸置疑,而一个疼爱唯一亲妹妹的兄长为了让自己的妹妹如愿,不得已答应了秦骁的条件,这是完全顺理成章的。

所以东方玉即将交给秦骁的那本天玄心法,秦骁不会怀疑是假的,尤其是在东方玉再三提醒秦骁不要让东方木知道,东方木又亲口对秦骁说让他不要妄想得到天玄心法的情况下,这对祖孙在演戏,但是秦骁不会知道这一点。

八月十六这天,雪狼国王城太子府一片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即将成为太子妃的东方雅对雪狼国的人来说,身份依旧很神秘,但是并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一点。

东方玉数日之前在雪狼国王城买下了一座宅子,东方雅今日会从这里出嫁,而前几日在太子府出现过一次的东方木已经再次离开了。

东方雅穿着一身大红嫁衣,脸上描画着美丽精致的妆容,眼中满是新嫁娘的喜悦,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东方雅从来都只喜欢冷酷型的男人,而秦骁满足了她对男人的所有幻想,她不信秦骁会一直对她无动于衷的。

“小姐,今天会很累,先吃点东西吧。”一个低眉顺眼的丫鬟端了一碗温热的银耳莲子羹过来,放在了东方雅面前。

东方雅拿起勺子,唇角微勾说:“你该改口了。”

“是,太子妃。”丫鬟倒是个机灵的,很快改口叫东方雅太子妃。东方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今日将会成为她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她很期待接下来的所有一切。

东方雅吃了大半碗之后,放下了勺子,丫鬟把碗收拾了一下就退出去了。

“小姐小姐!迎亲的来了!”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东方雅神色一喜,东方玉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按照一般人家嫁女的规矩,东方玉把东方雅背到了门外,交给了秦骁。

穿着一身大红喜袍的秦骁,面色一如往昔,并不见几分喜色。他接了东方雅之后,跟东方玉交换了一个眼神,东方玉对他微微点头,他就带着迎亲的队伍离开了。

该有的礼节一样都没少,当东方雅被秦骁牵着进了洞房之后,她感觉一切都太美好太顺利,有点不太真实。

一进洞房,秦骁就放开了东方雅,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东方雅有些急切地开口叫住了秦骁:“太子,还没揭盖头呢!”

“你自己揭了吧。”秦骁声音冷淡地说。

“太子,这不合礼数。”东方雅的眼神一下就有些暗淡了。

秦骁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了东方雅,神色冷漠地说:“你跟本宫讲礼数?你不是大家闺秀,而是一个见到中意的男人就想扑过去的女人,现在说礼数,不觉得很讽刺吗?”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东方雅伸手扯掉了她头上的红盖头,一脸受伤地看着秦骁,“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啊!”

“本宫只是用太子妃之位跟东方玉交换了点东西,这个位置是你的,除此之外,不要有任何非分之想!”秦骁话落就甩袖大步离开了。

东方雅心中一沉,后退了两步跌坐在了喜床上,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她曾经那么潇洒地闯荡江湖,只有她玩弄男人,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伤到她的心。可是如今,她的心被秦骁伤得血淋淋的,前一刻有多么欢喜,这一刻就有多么痛。

可是东方雅不后悔,这是她自己选的路,她一定不会放弃,即便秦骁不爱她,她也会占着这个位置,不给其他女人任何一点接近秦骁的机会!

不得不说,东方玉虽然是在骗秦骁,但是之前他对秦骁说的一句话却是没错的,那就是东方雅是个极其固执,甚至有些偏执的人。她认定的人,即便被伤得体无完肤也一定要得到。

宾客散去之后,秦骁就回了他的书房,一整夜都没有出来。新婚之夜独守空房的东方雅,第二日一早脸上并没有任何怨气,亲自端着早膳送去书房了。

东方玉这天半晌的时候上门了,进了秦骁的书房,也没多说什么,就拿出一本天玄心法交给了秦骁。

秦骁接过来翻看了一下,微微点头说:“多谢东方公子。”

东方玉也没在意秦骁对他的称呼,他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接下来修炼遇到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交流切磋。”

秦骁点头:“谢了。”

东方玉走了之后,秦骁拿着手中的天玄心法,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其中有很多精妙之处,这的确是一本很上乘的功法,秦骁决定今夜就开始修炼。

雪狼国王城天香楼。

林妙音易容成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模样,一直坐在天香楼大堂里面喝酒,听着周围人的高谈阔论。

一直到傍晚时分,林妙音都没有听到她预想中的消息,她眉头微皱,起身离开了天香楼。

不久之后,林妙音状似无意地从太子府门口路过,正好跟府里出来的一个人四目相对。

秦骁神色冷漠地看了一眼林妙音,抬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而林妙音看着秦骁的背影,眼底却闪过一丝失望。答应了要来杀掉秦骁和司徒珏的林妙音才刚刚到雪狼国王城没几天,而她昨日杀了东方雅的一个丫鬟,易容混到了东方雅身边,在给东方雅喝的粥里面下了一种毒,一种不会让东方雅感觉到任何异样,而一旦秦骁跟东方雅圆房,秦骁就会七窍流血而死的毒。

只可惜,一天过去,秦骁和东方雅已经成亲了,他却依旧好好地活着,林妙音的计划失败了。不过对她这个用毒高手来说,还有的是办法下手,只是需要找合适的时机。林妙音很谨慎的唯一原因,是她不希望秦骁发现端倪,继而联想到夏毓敏身上,做出什么对夏毓敏不利的事情,因为秦骁手中握着夏毓敏最大并且最致命的一个把柄。

只是林妙音始终没有发现司徒珏的踪迹,按理来说投靠了秦骁的司徒珏应该在秦骁身边,但是并没有。

而在秦骁成亲之后的第三天,狼王下令让秦骁带着太子妃东方雅一起去夏国,目的是为了跟夏国皇室联姻,人选都已经定好了,就是秦骁的一对双胞胎妹妹,雪狼国王室排行二十和二十一的两位王女。

秦骁按照狼王的吩咐,带着他的太子妃东方雅以及雪狼国王室的一对双胞胎姐妹花,离开了雪狼国王城前往夏国。确认秦骁已经开始修炼那本天玄心法的东方玉,告辞离开不知道去了哪里。

离开雪狼国王城没多久,秦骁发觉暗中有双眼睛一直盯着他。秦骁心中有了一点怀疑,就传信叫了司徒珏出现。

司徒珏如今是秦骁的人,不过秦骁不希望司徒珏的存在被别人知道,所以他安排司徒珏在暗中为他办事。一心想要弄死夏毓敏的司徒珏对于秦骁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这次收到秦骁的传信之后,很快出现在了秦骁所在的城池。

而司徒珏刚一进城,就被一直暗中跟着秦骁,准备找机会下手的林妙音发现了。

林妙音心中很纠结,虽然她离开千叶城之前答应了夏毓敏,要把司徒珏给杀掉,不给夏毓敏留后患,可是司徒珏和夏毓敏都是林妙音的亲生儿子,她固然偏疼夏毓敏,相对来说没那么喜欢司徒珏,但让她亲手杀了司徒珏,她还是下不了决心。

林妙音思来想去,准备先找司徒珏谈谈,如果司徒珏肯听她的话,不再跟夏毓敏作对,那就最好了。如果司徒珏执意要跟夏毓敏斗个你死我活的话,林妙音打算把司徒珏迷晕之后关起来,让他不要出来给夏毓敏添麻烦。总之一句话,作为一个母亲,林妙音不忍心对司徒珏下杀手。

就在林妙音纠结的时候,司徒珏已经见到了秦骁。

“主子。”司徒珏对秦骁恭敬地行礼。

“嗯。”秦骁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地说,“有人在跟踪我,叫你来,是为了把跟踪的人引出来。”

司徒珏神色微变:“主子怀疑跟踪的人是林妙音?”除了林妙音之外,司徒珏并不认为其他人需要他才能引出来。

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是与不是,很快就知道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五毒教和林妙音的事情,司徒珏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了秦骁,甚至秦骁手中还拿到了司徒珏献上的音攻秘籍。不过秦骁拿到的音攻秘籍远不如墨青从司徒琏那里得到的,因为司徒珏的资质比司徒琏差很多,司徒贤给司徒珏的音攻秘籍也比司徒琏的差很多。相对来说更有用的是,秦骁已经从司徒珏那里学会了如何抵御音攻。

秦骁怀疑是林妙音在暗中跟踪他,因为他能想到的如今最想除掉他的,应该就是夏毓敏了,而夏毓敏不敢把他最大的秘密告诉别人,所以他能仰仗的人只有林妙音一个。因为林妙音已经知情,并且是夏毓敏的亲生母亲,她绝对不会害夏毓敏。

没过多久,司徒珏收到了林妙音的传信,林妙音让司徒珏去城外十里的一个树林找她。

司徒珏在出发去赴约之前,秦骁已经收到了消息,所以在司徒珏出城之后,秦骁也暗中跟了过去。

“珏儿。”林妙音看到司徒珏出现,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说,“娘想跟你好好聊聊。”

司徒珏冷哼了一声,看着林妙音说:“你不守着你那个当太子的好儿子,来找我做什么?”

林妙音神色微变,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四周空无一人的时候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司徒珏语重心长地说:“珏儿,敏儿是你亲弟弟,你们都是娘的好儿子,娘之前是偏疼敏儿了一些,但是娘发誓,以后绝对不会了。”

“真的?”司徒珏神色有些动容,“娘你真的可以做到一视同仁吗?”

林妙音认真地点点头:“可以。珏儿一定要相信娘,娘除了你们兄弟两个,没有其他在意的人了,娘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司徒珏走到了林妙音面前,伸手抱住了林妙音:“娘,儿子以后会好好孝顺你的。”

林妙音心中一松,她觉得这样再好不过,司徒珏只要不跟夏毓敏作对,他们兄弟俩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只是下一刻,残酷的现实告诉林妙音她还是太天真了,因为一道寒光闪过,林妙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珏手中的匕首已经插进了她的后背!

司徒珏放开林妙音,林妙音身子一晃,跌倒在了地上,不可置信地看着司徒琏:“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娘?”

司徒珏哈哈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看着林妙音的眼神满是冷意:“你在质问我之前,有没有先问问你自己,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你现在口口声声说夏毓敏是我亲弟弟,可是这么多年了,我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从未对我提过一句。夏毓敏如今多高贵啊,他可是夏国的太子,未来夏国的皇帝,所以他不想要五毒教给他找麻烦,就直接杀了爹,导致五毒教灭门!他可曾问过我这个兄长的意见?他倒是什么都有了,而我作为五毒教的继承人,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毁掉了!”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亲兄弟,说你对我们一视同仁,可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什么都听夏毓敏的,什么都瞒着我,甚至不允许我出现在外人面前,说怕我给夏毓敏添麻烦?”司徒珏冷笑着说,“同样都是你的儿子,你希望夏毓敏得到高高在上的皇位,却希望我一无所有什么都不要做,这样就不会影响到夏毓敏!你扪心自问,你又何其自私?”

“珏儿……”司徒珏的匕首上面有毒,林妙音的后背在流血,一个血洞看起来触目惊心,她脸色苍白地看着司徒珏叫了一声,司徒珏眼中的冷漠无情让林妙音心中一沉。

秦骁出现,看着林妙音面无表情地说:“你应该有办法给自己解毒疗伤,本宫会带你去千叶城见你儿子的,到时候想必他会很高兴跟你母子团聚。”

林妙音神色大变,看着秦骁问:“你要做什么?”

秦骁轻哼了一声:“夏毓敏既然这么不甘心被本宫威胁,想要除掉本宫,本宫认为应该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至于他能不能承受得住,就不是本宫关心的事情了。”

“秦骁!你放过敏儿,有什么都冲我来!”林妙音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看了一眼林妙音,神色淡淡地说:“听司徒珏说夫人的医术和毒术都很高明,如果夫人肯为本宫所用的话,本宫可以考虑这次暂且放过夏毓敏。”

林妙音眼眸微闪:“我答应你!”

秦骁冷哼了一声:“不要想着在本宫身边就方便下手,本宫已经做了安排,一旦本宫出了事,夏毓敏是个冒牌货的消息就会很快传遍天下,不信你可以试试。”

林妙音面色一沉,沉默不语地往自己口中塞了两颗药丸,很快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秦骁说:“你可以放心,我为了敏儿,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

“如此便好。”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夫人先去疗伤,明日出发的时候,我希望看到夫人出现,否则后果自负。”

林妙音冷冷地看了一眼秦骁身后的司徒珏,很快就从司徒珏和秦骁面前消失了踪影。

“主子不怕她跑了?”司徒珏问秦骁。

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她不会跑的。”

第二天一早,秦骁带着队伍出发的时候,队伍里面就多了一个容貌普通身材清瘦的中年男人,正是林妙音易容而成的,而司徒珏再次被秦骁支开了。

雪狼国的一行人在往夏国去的时候,夏国千叶城已经收到了消息。

千叶城墨府。

八月底的天气已经很凉了,墨青在抚琴,靳辰窝在一个铺着银狐皮毛的躺椅上面,神色慵懒地翻着一本风物志。

“还记得当初夏毓杰带着夏蝶衣去雪狼国,想跟秦骁联姻的事情。”靳辰想起刚刚收到风清送来的消息,神色淡淡地说,“那会儿我还是南宫柔,秦骁还一副跟夏国皇室不共戴天的样子,对夏蝶衣不屑一顾。”

回想一下,靳辰发现世事变化真的太快了。不过两年多的时间,曾经地位不可动摇的太子夏毓杰如今跟死了没什么分别,夏蝶衣已经觅得良缘并且为人母了,而秦骁很可能是为了一本武功秘籍娶了一个他并不喜欢的女子。

当初夏国的太子带着妹妹去跟秦骁联姻,如今风水轮流转,当上雪狼国太子的秦骁亲自带着他的妹妹来跟夏国皇室联姻。靳辰不知道秦骁是否已经忘记了他曾经怨恨夏国皇室的原因,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秦骁的确是个做大事的人,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到七情六欲,只有野心。

墨青抚琴的手未停,唇角微勾说:“魏琰说这次要杀了秦骁,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我想苏苏了。”靳辰声音幽幽地说。她才不管魏琰是不是要杀秦骁,她如今是个孕妇,不能动武,帮不上魏琰。这会儿距离冷肃失踪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墨青的人、魏琰的人以及断魂楼的人都在满天下地找,始终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冷肃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