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秦太子有难言之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夫人,有线索了。”门外突然传来风清的声音,靳辰从躺椅上面坐了起来,墨青正在抚琴的手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进来。”靳辰开口。

风清进来了,手中拿着一个东西,靳辰对此并不陌生,因为那是她送给冷肃的面具,冷肃一直随身带着。

“从哪里找到的?”靳辰把面具拿过来看了看,的确是她送给冷肃的那个,因为面具上面的暗纹是靳辰亲手设计的,面具内侧还有两个靳辰亲手刻上去的小字“苏苏”。

“不归森林边缘。”风清恭敬地说。

靳辰微微蹙眉。如果说望月山是夏国的禁地的话,那么三国领土之外,那片广袤的森林就是三国的禁地。无边无际的森林只有一个名字“不归”,很直白地表明了其中的凶险。

史书上经常记载有勇士前去探索不归森林,不过无一例外的是,进去的人都没有再出来过。所以三国的人都不知道不归森林究竟有多大,有没有尽头,如果有的话,尽头是什么。有些志怪小说里面经常会写到不归森林,无外乎就是对不归森林没有根据的幻想,譬如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国度叫做不归国,里面的人都与世隔绝,愚昧无知之类的。

冷肃从不离身的面具被扔在了不归森林的边缘,这说明了什么?似乎有不止一种可能性。靳辰觉得志怪小说里面的什么不归国都是乱扯,不过那么大面积的森林里面未必真的没有人居住,而如若有人的话,十有八九是异族。冷肃是被森林里面的土著掳走的,还是被外人带进森林里的,靳辰不得而知,她只是有种感觉,冷肃一时半会儿很难回来了。

“夫人,要不要属下带人进不归森林里面寻找冷肃?”风清恭敬地问靳辰。

靳辰微微摇头:“不用,暂时先继续在三国里面找吧。”

不归森林不属于三国任何一个国家,那是真正广袤无垠的一片原始地带,里面有什么凶险没有人知道,因为进去过的人都没能出来。靳辰想要找冷肃,但是并不希望赔上其他人的性命。

风清已经退下了,靳辰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若有所思地说:“等孩子生了,如果苏苏还没回来的话,我们去找他吧。”

墨青微微挑眉:“小丫头你想自己去不归森林里面探险?”

“不。”靳辰摇头,“我不要自己去,我要跟你一起去。”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都不怕,我怕什么?不过我还是希望冷肃能够早点回来,他不在,小丫头你笑得都少了。”

“有么?”靳辰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好像真的是。不过在苏苏失踪下落不明的时候,我还天天笑得很开心,是不是太冷酷了?”

墨青摇头失笑:“冷肃既然刚离开就能送了信回来,说明他真的没事,我不希望你太担心他,我会吃味的。”

靳辰唇角微勾:“刚刚是谁说希望苏苏早点回来的,小青青你并不擅长吃味。”

墨青轻吻了一下靳辰的唇角,微微一笑说:“我只是想逗你笑一下而已,看来成功了。”

靳辰算了一下,她大概会在十月底生产,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怀孕的过程其实是很奇妙的,感觉到腹中有个小生命在一天一天地长大,准妈妈靳辰表示自己都比以前温柔了好多,是准爸爸墨青亲口说的。

身为魏国皇帝,住在夏国皇城乐不思蜀的魏琰,正等着秦骁来到千叶城之后找秦骁麻烦呢,结果他自己的“麻烦”先来了。

说是麻烦,其实也算不上,是魏国金安城来了人,要请魏琰这个不务正业的皇帝和迄今为止都没有去过魏国的皇后宋舒以及魏国皇室如今的小公主魏娴小姑娘一起回魏国去。

来的人是魏琰的舅舅,魏国的乔国公。而乔国公来到千叶城之后就过来墨府拜访了,见到魏琰的第一句话就是,乔太后忧思成疾……

乔国公所谓的“忧思成疾”什么意思魏琰当然很明白。之前魏旸失踪的时候,乔太后就因为一直担心难过导致身体状况很不好。如今魏旸已经平安回去了,乔太后忧思的对象自然就是出远门而且一时半会儿不打算回去的儿子魏琰了,还有她尚未谋面的小孙女。

乔国公一副请不动魏琰他也不会走的样子,魏琰安排乔国公在墨府住下了。等回去自己的院子,见到宋舒和魏娴小姑娘,魏琰还没开口就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宋舒问魏琰。宋舒刚刚在照顾孩子,并没有去见乔国公,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舅舅说母后想我们了,希望我们尽快回魏国去。”魏琰看着宋舒说。

宋舒愣了一下,然后犹豫了一下,然后纠结了一下,然后看着魏琰一本正经地说:“要不,你自己回去?”

魏琰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不行!没有媳妇儿我睡不着觉!”

宋舒扶额:“你个臭流氓还有理了?”魏琰回来这段日子,天天晚上拉着宋舒做运动,还振振有词地说他要把之前只能看着不能吃的难熬时光都给补回来。话说宋舒和魏琰当初因为媚药睡到了一起,之后宋舒怀孕了,然后他们就成亲了,一直到宋舒生了孩子做完月子,魏琰从魏国赶回来,那才是他们正儿八经第一次在床上好好温存,其实魏琰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不管!舒儿你要跟我回去。”魏琰拉着宋舒说,“你说你当儿媳妇的,到现在都不去拜见婆婆,像话吗?”

宋舒拧着魏琰的耳朵说:“你说我不像话?当初还不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说跟我成亲之后就住在千叶城的?现在你反悔了,不求我跟你走就算了,还敢数落我?今天是不是想睡地上?”

“嘶!”魏琰吃痛,“舒儿你放开!耳朵要被你拧掉了!”

宋舒放开魏琰,魏琰握住宋舒的一双手,防止宋舒再拧他。他看着宋舒弱弱地说:“皇后娘娘在上,小的求你跟我一起走还不行嘛?”

宋舒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容我考虑一下。”

已经恢复了日常互怼模式的魏琰和宋舒夫妻俩,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不过接下来注定要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过新的生活了。魏琰的身份摆在那里,他是魏国人,如今还是魏国的皇帝,连个接班人都没有,不能这么任性地不管不顾继续留在夏国。

当然了,魏琰不会要求宋舒第二天就跟他走。千叶城是宋舒出生和长大的地方,这里有宋舒割舍不下的亲人。如今要远行了,宋舒和魏琰带着孩子回去宋国公府,跟宋家人告别。

宋老国公抱着怀中粉粉嫩嫩的重外孙女,乐呵呵地笑着,拿着一个精致的拨浪鼓逗魏娴小姑娘,魏娴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宋老国公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宋老国公高兴地合不拢嘴:“这小丫头跟舒儿小时候太像了!”

魏琰和宋舒对视了一眼,表示宋老国公就是胡说八道,因为魏娴小姑娘长得并不像宋舒,而是像魏琰。不过宋老国公想必是想起了宋舒小时候的样子,可以理解。

“你们要走了吧?”宋老国公轻轻晃着怀中的魏娴小姑娘,看着魏琰和宋舒说。魏琰和宋舒还没表明来意,不过宋老国公知道魏国来人了,而魏琰和宋舒不可能一直待在夏国千叶城。

“嗯。”魏琰微微点头,“我们过两日就回魏国,爷爷要不要一起去魏国玩玩儿?”

宋老国公看了看宋舒,又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姑娘,神色很是不舍,不过还是摇了摇头说:“不了,爷爷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爷爷……”宋舒看着宋老国公苍老的脸,想到他们马上要分开,她要去千里之外的魏国金安城,下次再见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舒儿,你别这样。”魏琰看着宋舒的样子一脸心疼地说,“我们就回去让母后看看孙女,然后再回来,不会很久的。”

“胡说什么?”宋老国公瞪了魏琰一眼,然后神色严肃地看着宋舒说,“你已经嫁人了,不要再任性,好好跟魏琰走吧,想爷爷了就给家里写信。”

“嗯!”宋舒点头,看着宋老国公说,“爷爷,我会很快回来看您的!”话落转头看向了魏琰,“我要回来,你让不让?”

“让!哪儿能不让啊!”魏琰讨好地笑笑,“舒儿什么时候想回来了说一声,我陪你回来。”

魏琰其实心里是有些愧疚的,即便宋舒并没有对他的决定表现出任何不满。魏琰知道,当初宋老国公不愿意宋舒嫁给他,就是不想让宋舒跟皇室沾上什么关系。而魏琰当初娶宋舒的时候,答应过宋家人,他不会再要魏国皇室的身份,并且会跟宋舒一起在千叶城过平凡而简单的生活。如今魏琰虽然是出于不得已,但他确实是食言了。不过宋家人包括宋老国公在内都并没有过任何一句怨言,这让魏琰心中有些感动,因为他知道宋家人都认可了他,并且可以理解他的选择。

魏琰和宋舒在宋国公府吃过晚饭才回了墨府,想到近在眼前的离别,宋舒的心情有些低落,即便宋家人为了不让她难过都刻意表现得若无其事。

“舒儿。”魏琰叹了一口气,伸手抱住了宋舒,有些无奈地说,“我答应你,去了魏国之后,不会让你因为任何事烦心。”

宋舒闷闷不乐地说:“我知道,我不是怪你,只是爷爷年纪大了,我舍不得他……”

魏琰轻轻拍了拍宋舒的后背,没有说什么,心中却在想他是不是赶紧跟宋舒生个儿子出来,然后等儿子会说话了就把皇位传给他,这样他跟宋舒就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

如果宋舒知道魏琰这会儿已经把主意打到了他们尚且不存在的儿子身上的时候,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脚把魏琰踹到天边去……

在魏琰和宋舒要离开千叶城的前一天,夏皇请魏琰进宫了一趟。

曾经魏琰还是魏国逍遥王的时候,跟夏皇的来往并不是那么愉快,而如今魏琰的地位已经跟夏皇平起平坐了。

“魏皇可是要回国了?”夏皇看着魏琰微微一笑问道。魏国乔国公来到千叶城的消息夏皇已经知道了。

魏琰微微点头:“明日就走。”

“那今日本皇就为魏皇践行吧。”夏皇说着,让人准备了美酒送上来,执杯对着魏琰说,“希望魏国和夏国能够永世修好!”

魏琰一饮而尽之后,放下酒杯,看着夏皇问了一句:“本皇有个疑问还请夏皇陛下解惑。”

夏皇神色微变,就听到魏琰声音淡淡地说:“夏国先前为何突然收兵,放弃攻打雪狼国?”

夏皇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这件事,希望魏皇陛下不要多想。多亏了魏国为夏国解除困境,不过本皇不愿百姓陷入战火之中,雪狼国既然已经求和,战事平息自然是最好的结果。”

夏皇的话漏洞满满,根本就是把魏琰当傻子。魏琰唇角微勾,看着夏皇似笑非笑地说:“听说雪狼国的秦太子带着两位王女前来千叶城与夏国联姻,过几日就到了,不知夏皇陛下对此事怎么看?”

夏皇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本皇希望三国能够和平共处,如果雪狼国有意修好的话,本皇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夏皇陛下果然很英明。”魏琰的笑容怪怪的,夏皇也知道他一边说着夏国跟魏国永世修好,另外一边又准备跟雪狼国皇室联姻,根本无法说服魏琰。但夏皇就是这么打算的,在他看来,魏琰娶了宋舒,就不可能会跟夏国作对,而夏国跟雪狼国也交好的结果就是,魏国会成为雪狼国唯一的敌人,这是夏皇很乐意看到的局面。

魏琰出了夏国皇宫,轻嗤了一声。他觉得夏皇真的是脑子进水了,夏国皇室想要谁都不得罪,跟魏国和雪狼国都交好,这个想法本身就是愚蠢的。三国鼎立,明智的掌权者必须把敌人和盟友分得很清楚,如今夏皇妄图把一直跟夏国为敌的雪狼国变成盟友,自以为这样一来夏国就能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可以看着魏国和雪狼国斗个你死我活了,真的是太天真了!

当今的天下局势魏琰看得很明白,但他并没有带着魏国逐鹿天下的野心。这个皇位对他来说是一种无法推卸的责任,他想要做的是守住魏国的疆土和子民,但如果有人想要侵犯魏国的话,魏琰也会毫不犹豫地反击。

墨府。

冷肃不在,司徒琏感觉最近都无聊了很多,不过靳辰不建议他出去找冷肃,他就一直留在墨府里面,在冷肃平安回来之前,他并没有一个人出去游山玩水的打算。

“小莲花。”

听到身后传来靳辰的声音,司徒琏转身就看到墨青揽着靳辰站在了他院子的门口。司徒琏放下手中的一根竹子,微微扯了扯嘴角问靳辰:“雪儿姑娘有什么事情?”

对于司徒琏依旧固执地管靳辰叫雪儿姑娘,墨青已经完全无感了。而墨青揽着靳辰缓缓地走过去坐了下来,司徒琏看到墨青还随身带着一个厚厚的垫子,铺好之后才让靳辰坐,嘴角微微抽了抽。

“请你帮个忙。”靳辰看着司徒琏微微一笑说。

司徒琏神色一正:“好。”

靳辰笑了,司徒琏再次在不知道靳辰让他做什么事情的时候直接开口答应了,靳辰表示司徒琏单纯得有点可爱。

“你在府中无事可做,不如去魏国走一趟?”靳辰看着司徒琏,一副跟他打商量的口吻。

司徒琏很快明白靳辰的意思了:“雪儿姑娘是想让我去护送魏琰和宋舒,还有小娴儿吗?我愿意。”

靳辰唇角微勾,对此并不意外:“那就麻烦你了,你不用暗中去,光明正大地跟着他们走一趟,就当是去魏国游历了。”

“嗯。”司徒琏点头,“没问题。”

墨青和靳辰已经给魏琰准备了不少可能会用到的药物,还有不少用来防身的毒药,魏琰也从邱宝阳那里弄了一些。这会儿靳辰给司徒琏也准备了一份儿,还详细地跟司徒琏说了要怎么用。

司徒琏收好之后跟靳辰道谢,看着靳辰和墨青离开,司徒琏唇角微勾笑了起来。他跟靳辰已经是好朋友了,他很高兴靳辰有用得上他的地方,但他能感觉到,靳辰对他并没有利用的意思,也没有太过客气见外,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第二天一大早,几辆豪华的马车停在了墨府大门外,还有一队装备精良的士兵笔挺地站在那里,这些都是乔国公从魏国带过来的。

魏琰和宋舒的行李都已经装好了,魏娴小姑娘路上可能用到的东西也装了一辆大车。

宋天行和夏蝶衣带着他们的儿子过来了,齐皓诚和靳晚秋带着他们家四个儿子都来了,还有墨府的人,以及墨府隔壁的邱宝阳和靳月夫妻俩,都在墨府大门口跟魏琰和宋舒告别。

“娘亲,我会想念小娴妹妹的。”离夜神色认真地说。之前魏琰还问离夜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魏国,不过被离夜拒绝了,因为离夜说他家小妹就快出生了,他要在这里等着。

魏琰把宋舒和孩子都送上了车,自己看了一圈前来送行的亲友,微微一笑说:“我们还会回来的,也欢迎你们去魏国金安城,有我在,你们可以在金安城横着走。”

“小夜哥哥说横着走的是螃蟹。”宋安翊被齐皓诚抱着,一脸认真地说。

魏琰嘴角微微抽了一下,齐皓诚哈哈笑了起来,魏琰突然很想跟齐皓诚打一架再走……

看着魏琰也上了马车,长长的队伍缓缓地离开了墨府门口,齐皓诚把宋安翊放下,自己翻身上马,跟了上去。好兄弟要走,齐皓诚打算去送一程。

魏琰先前来千叶城的时候很低调,不过走的时候是不可能低调了,夏皇还派了太子夏毓敏亲自到城门口去送行。

千叶城的百姓看着魏国皇室的队伍缓缓地朝着千叶城城门口而去,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魏琰掀开车帘,神色淡淡地对不远处的夏毓敏说:“夏太子请回吧。”

“魏皇陛下一路保重。”夏毓敏笑容温和拱手说道。

魏琰这才看到齐皓诚竟然也骑马跟着队伍过来了,这会儿和司徒琏并肩而行,相谈甚欢的样子。魏琰表示看在齐皓诚这么舍不得他的份儿上,就下次见面再打架吧!

魏国的队伍正准备再次出发的时候,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宋舒有些好奇地掀开车帘看了出去,神色莫名地说:“是雪狼国的人。”

也是巧了。准备离开夏国千叶城的魏琰,和要来千叶城的雪狼国太子秦骁,分别带领的两支队伍在千叶城城门口撞上了。本来要出城的魏琰看着迎面而来的队伍里那面迎风飘扬的雪狼国大旗,冷笑了一声说:“这里风景不错,让他们都停下来休息。”

于是刚刚动起来的魏国队伍又停了下来,正好把千叶城的城门给堵得水泄不通,要进城出城的百姓都过不去了,一个个都站在外围等着看热闹。

夏毓敏眼眸微闪,心知魏琰这是故意的,倒也没有说什么,就在一边看着,一副已经送完了魏国皇帝,准备迎接雪狼国太子的样子。不过雪狼国太子什么时候才能进城,这还是个未知数。

齐皓诚却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有好戏看了。”

司徒琏微微点头:“魏琰说他要杀了秦骁,现在就是个好机会,我可以帮忙。”

齐皓诚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司徒琏的肩膀说:“小莲花你真有趣!我喜欢!”

秦骁一路从雪狼国过来都骑着马,他远远地看到夏国千叶城城门口的魏国队伍,就下令让雪狼国的队伍放慢了速度。秦骁的本意是想着等魏国的队伍出了千叶城的城门,雪狼国的队伍再进去,可是他没想到魏琰直接在城门口停了下来,把进城的路给堵死了。

雪狼国的队伍走到距离千叶城城门口仅剩下百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秦骁策马而来,很快就到了城门口。

“娴儿睡着了,你要干什么我不管,别把她吵醒,不然她哭了你自己哄啊!”宋舒抱着女儿对魏琰说。

魏琰唇角微勾,凑过来亲了宋舒一下:“我家媳妇儿就是大气!放心,咱们宝贝要是被吵醒了,我陪她一起玩儿。”

魏琰话落,在宋舒嫌弃的目光中掀开车帘下了马车,看着不远处的秦骁冷笑了一声,大声说道:“呦!本皇还说怎么不继续走了呢,原来是有拦路狗!”

魏琰的声音足以让两国队伍中的人和附近的夏国百姓都听得一清二楚,就在魏琰后面那辆马车里坐着的乔国公额头跳了跳,魏国队伍里的士兵感觉自家皇上真是狂得没边儿了,不要太帅气!而对面雪狼国队伍里的人,脸色就相当不好看了,因为魏琰一句话把包括秦骁在内的所有雪狼国的人都给骂进去了,而且骂得相当直白粗俗。

“魏皇是不是太狂妄了?”秦骁看着魏琰冷冷地说。

“本皇就是这么狂,不服咱们打一架?”魏琰看着秦骁冷笑着说,“不过话说回来,你们雪狼国大军已经被我魏国大军打得落花流水了,本皇不介意再来一次,就怕你们雪狼国的战马和兵器太少了不够赔啊!”

“应该够赔。”不远处的司徒琏十分认真地来了这么一句,齐皓诚哈哈大笑,魏琰也乐了。

“夏太子,这就是夏国的待客之道吗?”秦骁发现跟魏琰无法沟通,转头看向了默默地在一旁当背景板的夏毓敏。

夏毓敏神色无奈地说:“魏皇陛下也是夏国的贵客,这是魏皇陛下和秦太子的私人恩怨,本宫不便插手。”

秦骁眼神一冷,看着夏毓敏冷声说:“夏太子,你真的要坐视不理吗?”

夏毓敏看到秦骁眼底的危险,心中猛然一跳,他刚刚只顾着看热闹,竟然忘记了他最大的把柄还在秦骁手中,他现在绝对不能招惹秦骁!

夏毓敏正了正神色开口说道:“魏皇陛下,天色不早了,是不是可以上路了?”

魏琰凉凉地看了夏毓敏一眼,斜靠着马车,神色慵懒地说:“如果本皇就是不想走呢?”

“魏皇陛下打算在这里耗到几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在秦骁身后响起,众人纷纷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美貌少女走到了秦骁身旁,神色冷然地看着魏琰说,“魏皇陛下不觉得这样的行为太儿戏了吗?”

“呦!这位又是谁啊?”魏琰看着秦骁身旁的东方雅,故作疑惑地问,“你是要来和亲的王女吧?你们兄妹长得倒是不像。”

“噗!”齐皓诚直接笑喷了。就算没见过,只靠猜的也能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秦骁的太子妃东方雅,可魏琰愣是一脸无辜地说东方雅跟秦骁是兄妹,还一本正经地说人家两人长得不像。秦骁和东方雅长得像,那才真的要出事了!

“你!我是雪狼国的太子妃!”东方雅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女人,她远远地听到魏琰一直在明里暗里羞辱秦骁,忍不住过来帮腔,没曾想魏琰一开口竟然装作不知道她的身份,说她是秦骁的妹妹!

“啊?”魏琰一脸的惊愕跟真的似的,然后做了一件让在场所有人都不解的事情,从后面的马车里面请了一位老嬷嬷出来。

“辛嬷嬷,你可是母后身边伺候的老人了。”魏琰指着东方雅,问他身边那位衣着素雅的老嬷嬷,“辛嬷嬷您老给看看,那位雪狼国的太子妃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那个女人除了长得丑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司徒琏对身旁的齐皓诚说。

齐皓诚表示司徒琏忒逗了,不过齐皓诚自己也没太明白魏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东方雅有什么不妥?难道魏琰跟靳辰和邱宝阳混久了,能够一眼看出东方雅有什么隐疾?

辛嬷嬷的确是乔太后身边伺候的老人了,这次是专门过来帮忙照顾魏娴小公主的。这会儿被魏琰叫到了大庭广众之下,感觉到周围那么多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辛嬷嬷神色如常,顺着魏琰所指的方向,认真地打量了一下秦骁身旁的东方雅,然后神色恭敬地对魏琰说:“回皇上的话,那位太子妃娘娘还是个处子。”

辛嬷嬷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因为周围很安静,所有人都在等着她说话,所以当她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雪狼国的太子妃是个处子?这怎么可能?秦骁和东方雅成亲都已经有好多天了!

魏琰示意辛嬷嬷回去,他看着秦骁似笑非笑地大声说:“秦太子,咱们也算有些交情了,早些时候本皇就觉得秦太子这么大年纪了不近女色有些不正常,还劝秦太子去看看太医,结果秦太子不听。如今秦太子娶了美娇娘,却有心无力,本皇真是为秦太子感到痛心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秦骁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雪狼国这位骁勇善战的太子爷,竟然那方面有隐疾?天哪!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不少人觉得魏琰可能是在胡说,因为秦骁一身阳刚之气,那方面怎么会有问题呢?尤其是雪狼国队伍里的人,都在等着秦骁反驳魏琰的话,因为如果真的坐实了秦骁不举的话,雪狼国王室丢脸丢大发了,秦骁也会成为一个天大的笑柄。

可是让雪狼国的人失望了,秦骁并没有反驳。东方雅脸色涨红,羞愤不已,却无法开口说她不是处子,因为只要是个经验老道的妇人,都能一眼看出东方雅还是完璧之身。

看到秦骁不说话,魏琰似笑非笑地说:“秦太子此次来夏国千叶城,不仅仅是为了雪狼国和夏国的联姻吧?本皇怎么感觉秦太子是打着联姻的幌子,专程过来求医的呢?众所周知鬼医的高徒邱公子就在千叶城,秦太子有难言之隐过来求医,本皇可以理解。”

“魏琰!你说够了没有?”饶是秦骁定力再好,被人这样当众羞辱,质疑他男人的能力,也有些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了,看着魏琰冷冷地说。

“直呼本皇的名讳?真是没礼貌!”魏琰冷笑,“不过本皇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但姓秦的你要找邱公子求医,恐怕是白跑一趟了,邱公子跟本皇是好兄弟,本皇特地嘱咐过他,他不会为你医治难言之隐的!哈哈!”

秦骁感觉到周围人落在他身上怪异的目光,眼神冷到了极点,看着魏琰冷声说:“魏琰,你除了会恶意中伤本宫之外,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魏琰眼底闪过一丝冷意,看着秦骁冷声说:“你的太子妃嫁给你这么多天,还是处子之身,你没有反驳,就代表这是真的,你是不是个男人,大家心中自有论断。你说本皇恶意中伤你?你错了,本皇想的是弄死你!”

魏琰话一出,听者都是一片愕然。固然三国皇室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但表面上还是一派和谐的,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两国掌权者面对面地唇枪舌剑,甚至这么直白地说要弄死对方的话。不得不说,魏琰在皇帝队伍里面,绝对是一朵奇葩了。

“魏皇陛下……”

夏毓敏一开口,就被魏琰打断了:“这是魏国和雪狼国的事情,夏国的朋友在一边看戏就好!”

夏毓敏神色一僵,没有再说什么。固然他怕秦骁对他不利,但是现在这样的局面,还真不是他能解决的。

魏琰当了魏皇之后,在千叶城中极其低调,很少出现在外面,低调得让千叶城的百姓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会儿魏琰都要回国了,终于高调了一回,高调得让千叶城的百姓再次感觉不可思议。

“秦骁,你想进城,可以!”魏琰看着秦骁冷声说,“让本皇的人射你一箭,结果不论,本皇立刻带人离开!否则的话,你今日休想踏入千叶城一步!”

“魏皇是不是欺人太甚了?”东方雅实在是气不过,看着魏琰冷声说。

魏琰冷冷地看了东方雅一眼,目光又落在了秦骁身上:“姓秦的,你不答应也可以,本皇不介意在这里跟你拼个你死我活,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你死,我活,不信我们可以试试!”

魏琰今日这么针对秦骁当然是有原因的。秦骁之前给老魏皇下毒,还抓了魏旸。之后老魏皇死了,魏琰事后倒没有认定老魏皇是秦骁害死的,因为老魏皇死了对秦骁并没有任何好处。如今魏琰并没有找到杀害老魏皇的凶手,但是他跟秦骁之间的账,早就想要算算了!

魏琰说要弄死秦骁,只是那么一说,他并不会真的当众对秦骁下杀手,他也杀不了秦骁,但这会儿既然碰上了,秦骁想要若无其事地从魏琰身旁大摇大摆地路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秦骁目光冷然地看着魏琰,他明白魏琰这是什么意思。这里是夏国的皇城,不是魏琰的地盘,但这座城池里面有秦骁忌惮的人,那就是墨青和靳辰。墨青跟魏琰是兄弟,秦骁并不怀疑墨青会为了魏琰而出手对付他。

“魏皇不过是因为先前本宫劫持了你的侄子,所以才对本宫如此仇视。”魏琰始终没有提起过魏旸,秦骁却主动提起了。

周围的人都恍然大悟,觉得可以理解魏琰现在的行为了。而秦骁主动提起魏旸的事情,其实是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他看着魏琰神色淡淡地说:“那件事是本宫做错了,本宫愿意受魏皇一箭,希望魏皇不要再耿耿于怀!”

魏琰冷哼了一声:“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魏琰话落转头看向了司徒琏,早已经把弓箭准备好拿在手中的司徒琏会意,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朝着秦骁的心口就射了一箭!

利箭破空,直直地朝着秦骁而去,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东方雅神色一僵,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支箭已经射入了秦骁的左臂。

“魏皇满意了吗?”秦骁面不改色地伸手,把自己左臂上的那支箭拔出来扔在了地上,任由鲜血不停地流下来。

魏琰唇角微勾:“算你识相。”魏琰知道,以秦骁的功力,完全可以躲过那一箭,不让他自己受伤。秦骁故意挨了这一箭,是在表示对魏琰的妥协,也是希望之前的事情真的可以翻篇儿了。客观来说,当初秦骁对魏国皇室做的事情,的确是秦骁太小人,魏琰今天羞辱秦骁,污蔑秦骁不举,甚至让司徒琏伤了秦骁,就是在赤裸裸地报复,秦骁比谁都清楚这一点。

“太子!”东方雅神色紧张地看着秦骁,“你快去疗伤吧!”

秦骁伸手推开了东方雅挽住他的胳膊,看着魏琰神色平静地说:“魏皇,告辞。”

秦骁的意思是魏琰骂也骂了,打也打了,现在可以让开了。而正在这时,魏琰身后的马车里突然传出一声响亮的啼哭,魏琰再也没看秦骁一眼,转身就进了马车,马车附近的人还能听到魏琰在哄孩子,声音温柔得简直腻死人……

“出发!”过了一会儿,看着怀中粉粉嫩嫩的小人儿不哭了,魏琰才想起来要走,他一声令下,魏国的队伍就缓缓地动了起来。

等魏国的队伍出了千叶城的城门,雪狼国的队伍才进城,很快就被夏毓敏亲自带着去了千叶城的雪狼国驿馆。

而雪狼国太子妃成亲多日依旧是个处子,雪狼国太子秦骁疑似不举的消息,正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天下……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