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坏叔叔/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送到了千叶城外十里的地方,就策马回城了。一进千叶城,就听到各处都在议论魏琰和秦骁先前在城门口的交锋,不时能够听到“秦太子”、“不举”、“难言之隐”这样的词汇。

百姓不妄议天家之事,容易招来祸端,但如果说的是别国皇室的事情的话,那就只是一种谈资。齐皓诚唇角微勾,心情颇好地回了安平王府。在他看来,秦骁就是自作自受,而魏琰现在当了皇帝之后,行事作风其实并没有比原来更狂妄,还是克制了一些。如果魏琰这会儿依旧只是魏国逍遥王,秦骁对魏国皇室做了那些事,魏琰绝对分分钟请杀手去刺杀秦骁。

千叶城墨府。

原本就都是魏国人的杜腾和小颜夫妻俩这次也跟着魏琰一起走了,如今在靳辰身边伺候的是琴韵。

魏琰和秦骁在城门口刚刚遇上的时候墨府就收到消息了,靳辰让琴韵去看看,琴韵回来之后,把城门口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墨青和靳辰讲了一遍,甚至就连魏琰和秦骁说过的话,都一字不差地重述了。

琴韵退下了之后,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墨青说:“秦骁不喜欢东方雅很正常,但是既然娶了,又何必这样呢?他这种人,难道还相信命里自有真爱么?”

靳辰觉得秦骁这个人很矛盾。东方雅还是个处子,证明秦骁真的不喜欢她,但是对秦骁这样只有野心没有七情六欲的男人来说,女人在他眼中难道不是生育工具吗?既然这样的话,他何必晾着东方雅?作为雪狼国的太子爷,秦骁需要有后,这一点他自己很清楚。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不甚在意地说:“这说明秦骁的确就是不举。”

靳辰笑了:“以东方雅的性子,忍无可忍的时候会不会对秦骁下药,霸王硬上弓?”

墨青唇角微勾:“不无可能。”

“不过我比较关心的是秦骁这次带过来的两个妹妹是打算要嫁给谁。”靳辰轻抚着自己的孕肚说,“我还挺想看看雪狼国那对双胞胎姐妹花长什么样子呢。”

雪狼国王室排行二十和二十一的两位王女,据说容貌并不比曾经的雪狼国第一美女秦蓝逊色多少,而且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很难分辨。秦骁一次把两个都带过来了,靳辰不知道他是打算把两个妹妹嫁给一个男人,还是分别嫁给两个男人?

墨青握着靳辰的手问:“你真想看?”

靳辰微微点头:“是啊,你就不好奇吗?”

墨青摇头:“我不好奇。不过夏皇明日在宫中设宴招待秦骁,你如果真想看的话,我们明日就进宫去凑个热闹吧。”

作为住在夏国皇城的魏国王爷和王妃,不管夏国皇室有什么活动,都不会忘记邀请墨青和靳辰的。墨青本来没打算明天入宫去赴宴,不过如果靳辰有兴趣的话,他觉得去看看也无妨,总不能让靳辰每天待在家里不出去,会闷的。

这边墨青和靳辰已经决定了明天入宫去赴宴,那边才刚刚到雪狼国驿馆安顿下来的秦骁,让随行的雪狼国太医给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伤口。

魏琰想得没错,秦骁的确是故意让自己中箭的,而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息事宁人。有些时候逞一时意气是没有用的,对他们这种上位者来说,颜面固然很重要,但有时候必须能屈能伸才能成大事。对于司徒琏射出的那一箭,秦骁不仅避开了要害,而且精心算好了一个角度,一个会让他的伤看起来很严重,但事实上根本无碍的角度。

“太子,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东方雅看着秦骁痴痴地问。今天在千叶城城门口,秦骁被魏琰污蔑男人那方面有问题,一句话都没有为自己辩解。当时所有人看他们的怪异目光让东方雅感觉很难受,心中羞愤不已。

东方雅知道她嫁的这个男人那方面不可能有问题,哪怕秦骁说一句是因为他身上有旧伤未愈,所以暂时没能圆房,大部分人都会相信的,东方雅也不会觉得那么难堪。如今大概所有人都认为秦骁不举,而东方雅这个成亲多日依旧是完璧之身的太子妃,在别人眼中恐怕是个值得同情的笑话吧!东方雅不需要同情,她觉得难堪只是因为秦骁到现在都不肯碰她,对她冷漠如昔。

“何必明知故问?”秦骁的回答让东方雅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秦骁说东方雅明知故问,就是直接承认了他很讨厌东方雅,讨厌到即便娶了东方雅为妻,也不愿意多看东方雅一眼,即便被人污蔑不举,也不愿意辩解一句。

“太子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可以改。”痴爱秦骁的东方雅心中很难受,却强装镇定,甚至对着秦骁说了一句很没有尊严的话。东方雅在想,她就是要跟秦骁在一起,如果秦骁喜欢的不是她这样的,她可以为秦骁改变,变成秦骁喜欢的模样。

秦骁神色冷漠地看了东方雅一眼:“不用白费力气了,出去。”

东方雅袖子下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难堪之色,起身,挺直脊背,步履平缓地从秦骁面前走了出去。一出门,东方雅的脸色就难看得要死,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心中只有一个声音,这辈子,她一定要征服秦骁,不管用什么办法!

把雪狼国的人在驿馆安顿好之后,夏毓敏进宫跟夏皇禀报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出宫回了太子府。

夏毓敏坐在太子府的书房里面,面色很难看。距离林妙音离开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夏毓敏不知道说要去杀秦骁和司徒珏的林妙音这会儿在哪里,但是他知道林妙音并没有成功,因为秦骁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夏毓敏面前。

夏毓敏不知道秦骁这次来千叶城意欲何为,但他知道绝对不止两国联姻这么简单。而不管秦骁想要做什么,夏毓敏非但不能阻止,甚至还不得不配合秦骁,听命于秦骁。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透顶,夏毓敏心中闷得难受。

夜幕降临的时候,夏毓敏还在书房中没有出去,而一阵冷风吹来,夏毓敏神色一变,就看到面前多了一个人,不是秦骁又是谁?

“秦太子请坐。”夏毓敏神色莫名地看着秦骁说。

秦骁在夏毓敏对面坐了下来,看到夏毓敏眼底的戒备,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夏太子不必这么紧张,本宫暂时没打算揭穿你的身份。”

“暂时”两个字,让夏毓敏的眼神更冷了,他看着秦骁说:“秦太子此行有什么目的,不妨明言。”

“夏太子不必这么心急。”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本宫只是来联姻的,需要夏太子配合的时候,想必夏太子会知道该怎么做。”

在秦骁看不到的地方,夏毓敏的拳头已经握了起来,他看着秦骁冷声说:“本宫会配合秦太子的,但是有一个条件。”

“说。”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本宫要司徒珏死!”夏毓敏看着秦骁冷声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司徒珏这个小人比秦骁还麻烦。夏毓敏知道秦骁很危险,但秦骁想要做什么夏毓敏心中还是有数的,只要他现在的身份对于秦骁还有利用价值,秦骁就不会揭穿他。但司徒珏的目的是要搞死夏毓敏,只要司徒珏还活着,他就有可能把夏毓敏的秘密透露给其他的人,到时候夏毓敏才会真的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秦骁似乎不是很意外夏毓敏的要求,不过他摇头拒绝了:“夏太子过分了,你并没有对本宫提要求的资格。司徒珏是死是活,只有本宫能够决定。”

夏毓敏的脸色更难看了,就听到秦骁接着说:“你的母亲林夫人也已经归顺了本宫,想必本宫和夏太子接下来的合作会很愉快的。”

夏毓敏心中一沉,秦骁的话让他意识到一件事,说要去刺杀秦骁的林妙音不仅没得手,反而被秦骁给抓了。秦骁说林妙音如今在为他效力,夏毓敏能猜到是为什么。

秦骁很快就离开了,似乎只是专程过来跟夏毓敏打声招呼。而秦骁离开之后,夏毓敏面色难看地在书房中一直坐到了天明。

墨府。

吃早饭的时候,墨青一边给靳辰盛汤,一边说了一件事。

靳辰眉梢微挑,有一点意外:“昨夜秦骁去了太子府?”

墨青微微点头:“我让风清盯着秦骁,不过他没敢靠太近,怕被秦骁发现,所以并不知道秦骁和夏毓敏谈了些什么。”

“之前夏皇突然下旨退兵,似乎就是被夏毓敏劝说的。”靳辰若有所思地说,“夏毓敏这是跟秦骁勾结在一起了么?他图什么呢?”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们会知道的。”

虽然墨青和靳辰安逸地待在墨府里面等着孩子降生,但他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管了。尤其是魏琰如今当上了魏国皇帝,墨青当然是站在魏琰那边的,而因为靳辰和靳家的关系,墨青也不希望夏国皇室出什么幺蛾子,所以他对于秦骁就多了一些关注。

夏国皇宫的宴会在白天举行,靳辰和墨青吃过早饭之后,墨青又按照平日的习惯,揽着靳辰在花园里散了一会儿步,这才出门坐上马车,朝着夏国皇宫而去了。离夜昨日又被宋安翊邀请去了安平王府住,今日想必可以在夏国皇宫中见到。

靳辰在夏国皇宫门口下车,她和墨青很快吸引了很多视线。靳辰怀孕之后极少在外面走动,不过她如今挺着大肚子,四肢依旧纤细,看起来一点儿都不臃肿,那张小脸比曾经更美了几分,皮肤真真是吹弹可破,羡煞旁人。

而墨青那头标志性的银发,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如妖似仙。之前墨青率领魏国大军打得雪狼国连连后退损失惨重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天下,雪狼国人口中的“银发魔王”,如今也成为了墨青身上的另外一个标签,而魏国人更愿意称呼他们的墨王爷为“银发战神”。

墨青和靳辰,这对天下第一美男子和天下第一美女成亲当日煞气四溢的场景,千叶城的人不会忘记。他们经历了很多才走到一起,成亲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依旧携手成为了让人惊艳又羡慕的神仙眷侣。

对于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靳辰很淡定。而墨青只有看向靳辰的时候,眼底才会出现的温柔宠溺,让人有一种感觉,墨青和靳辰虽然离他们不远,但是自成一个世界,别人根本进不去。

墨青和靳辰来得晚,进宫之后走得又很慢,他们到了举办宴会的宫殿的时候,夏国百官和家眷都已经在坐了。

不少人看到墨青和靳辰都有刹那的失神,因为他们两人的容貌美到了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地步。

墨青和靳辰如今是魏国皇室的代表,他们的位置很靠前,正对面就是雪狼国太子秦骁的位置。这会儿秦骁已经在坐了,身旁坐着的是一脸端庄大方的东方雅,还有两个蒙着面纱的彩衣少女,无疑就是这次前来和亲的那对双胞胎姐妹花了。

墨青让靳辰坐好之后,自己才挨着靳辰坐下了,还笑意温柔地低头把靳辰耳边的一缕碎发拨到了耳后,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握住了靳辰的手。

对面的秦骁看到了墨青所有的动作,也看到了即将为人母的靳辰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女子的柔和,比以前更美了,让秦骁第一眼看到都有片刻的失神。

事实上这是东方雅第一次见到靳辰,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墨青的真容。因为曾经东方雅见过的东方珩,是墨青易容之后的样子。

东方雅对墨青无感,因为她喜欢的是秦骁这样的类型。而一进来就把在场所有女子都比下去的靳辰,却让原本认为自己容貌很出众的东方雅心中没来由得生出了一丝危机感。她下意识地去看秦骁,却发现秦骁的目光一直放在靳辰身上。东方雅“不小心”打翻了茶杯,茶水溅到了秦骁衣袖上,秦骁竟然毫无所觉……

东方雅看向靳辰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敌意,而靳辰也是东方雅到了秦骁身边之后,遇到的唯一一个让她有危机感的女人。东方雅是很自信的,她觉得自己的容貌很出众,自己的武功在女子之中也是佼佼者。可是当她看到靳辰的时候,她知道自己被比下去了。靳辰的容貌比东方雅出色太多,而靳辰的武功,东方雅也比不过,因为靳辰曾经用南宫柔的名字,轻松地登上过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位。

东方雅不知道秦骁和靳辰过去有什么交集,但她直觉一定有。而秦骁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一直不近女色,娶了太子妃之后都不愿意碰,东方雅之前以为只是因为洁身自好的秦骁还没喜欢上她,可是现在,看着靳辰,东方雅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秦骁已经心有所属了!

夏皇还没出现,宴会尚未开始。坐在安平王府位置上的离夜跑到了靳辰和墨青身边,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想要跟离夜一起玩儿的宋安翊也跑过来了,两个孩子都靠在靳辰身边笑嘻嘻地说着话,靳辰眼底满是温柔的笑意。

秦骁看到了离夜,这个孩子他认得,曾经靳辰还是南宫柔的时候,离夜就在魏国金安城的墨王府出现过,秦骁还抱过他。

离夜抬头看到了秦骁,声音响亮地叫了一声:“坏叔叔!”

关于离夜的身份,如今在千叶城也不是个秘密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五六岁的小孩子是墨青和靳辰的养子,还拜了魏琰和齐皓诚当义父。

这会儿离夜对秦骁的称呼让很多人都愣了一下,而秦骁神色丝毫不恼,竟然对着离夜伸手,示意离夜过去他那边。

离夜起身的时候,墨青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离夜点头,眼底闪过一丝狡黠。

“五姨,为什么小夜哥哥要去那个坏叔叔那里?”宋安翊依偎在靳辰身边,小脸认真地问。

靳辰微微一笑:“安安想跟小夜一起玩儿的话,你也过去那边坐吧。”

“那个坏叔叔会不会欺负我和小夜哥哥?”宋安翊仰头问靳辰。

靳辰摇头:“不会的。”

宋安翊高兴地站了起来,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就朝着秦骁跑了过去,还响亮地说着:“坏叔叔,我也来啦!”

抱着小重孙的宋老国公就坐在不远处,看到继离夜之后,宋安翊也热情地扑进了秦骁怀里,宋老国公嘴角抽了抽,突然有一种感觉,自从靳辰和墨青在一起之后,三国皇室之间的关系真的变得好复杂啊!

靳晚秋看着宋安翊微微皱眉,齐皓诚笑着说:“晚晚不用担心,秦骁不会对小夜和安安怎么样的。”

离夜和宋安翊口中的坏叔叔秦骁,姿势有些不自然地一边搂着一个孩子,配上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看起来颇有几分怪异的违和感。

而原来坐在秦骁身旁的东方雅,这会儿被迫坐得离秦骁远了一些,看着正在笑嘻嘻地跟秦骁说话的离夜,东方雅微微皱眉。这是靳辰的养子,东方雅也知道。而离夜明显跟秦骁以前就见过,还一副很熟悉的样子,秦骁甚至容忍离夜当众叫他“坏叔叔”,这说明了什么?东方雅觉得靳辰和秦骁肯定有过什么不为人知的来往……

“坏叔叔,你来这里做什么啊?”离夜看着秦骁问。

“你可以叫我秦叔叔。”秦骁看着离夜神色认真地说。当初离夜第一次在魏国金安城墨王府见到秦骁,魏琰就说秦骁要欺负靳辰,于是秦骁就成了离夜口中的坏叔叔,到现在都没改。

“坏叔叔很好听啦!”宋安翊笑容灿烂地说,“我爹爹说,男人要坏一点才可爱!”

如果靳晚秋听到宋安翊的话,一定会揍齐皓诚的。而秦骁眉头微皱看着十分自来熟地跟着离夜管他叫叔叔的宋安翊,秦骁知道这孩子是齐皓诚的继子,宋安翊口中的爹爹自然说的就是齐皓诚,不过齐皓诚都教这么小的孩子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坏叔叔,好久没见了,你有没有给小夜带礼物?”离夜坐在秦骁左边,拉着秦骁的左臂晃啊晃,使劲晃,晃不停,一副讨要礼物的乖巧模样。

秦骁左臂虽然伤得不重,但只过了一天也好不了,这会儿他都能感觉到伤口已经被离夜晃得裂开了。

秦骁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因为左臂的伤痛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而坐在不远处的东方雅看不下去了,皱眉看着离夜有些严厉地说:“不要再晃了!”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离夜小脸傲然地看着东方雅说。

“这个姨姨好凶啊!”宋安翊怕怕地吐了吐小舌头,拉着秦骁的大手说,“坏叔叔,这个凶姨姨是你的媳妇儿吗?我爹爹说娶媳妇要娶一个温柔的,我娘亲就好温柔的。”

东方雅被两个小孩子给气得半死,还没发作,秦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她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礼物。”秦骁从自己腰间解下了一块火红色的玉佩,放在了离夜手中。这块玉佩秦骁随身带了很多年,当初靳辰救了他,他用玉佩来抵债,只是玉佩被靳辰给当了之后,很快又回到了秦骁的手中。

“安安没有礼物吗?”宋安翊撇嘴。

秦骁从袖中拿出了一颗夜明珠放在了宋安翊手中,宋安翊笑嘻嘻地说:“坏叔叔,安安还有三个弟弟呢,弟弟没有礼物吗?”

秦骁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转头看了一眼这会儿在安平王夫妇身边的三个小娃娃,可他身上真的没有别的东西了……

“坏叔叔太小气了,安安弟弟我们走!”离夜收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玉佩,翻脸却比翻书还快,拉着宋安翊就跑了。

秦骁面无表情地摸了一下自己发疼的左臂,看着离夜扑进了墨青怀中。东方雅坐回了秦骁身旁,却是敢怒不敢言。

“皇上驾到!”

夏国百官和家眷纷纷起身行礼,不过墨青和靳辰是不需要的。他们坐在那里看着夏皇出现在大殿门口,夏皇身边是衣着华贵的靳贵妃,而夏皇身后跟着的是太子夏毓敏。

夏皇和靳贵妃都落座之后,夏毓敏就在墨青和靳辰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礼节性地寒暄过后,宴会就正式开始了。

打着联姻旗号过来的秦骁,在夏国皇室准备的歌舞表演之后,开口让他带来的那对双胞胎姐妹花表演舞蹈。

“好漂亮的裙子。”离夜看着大殿中央那两个少女身上色彩绚丽的裙子说,“如果娘亲穿会更好看的。”

靳辰表示那是雪狼国的传统服饰,的确很美。不过这对雪狼国王室的姐妹花,到现在还没有露出真容,不知道容貌如何。

靳辰十分专注地欣赏了一下雪狼国两位王女的舞蹈,觉得她们跳得非常精彩,看着赏心悦目,穿着异域风情的服饰跳起舞来明显比夏国和魏国的舞蹈都要美上几分。

舞蹈结束了,两位王女还站在大殿中央没有回来,秦骁神色淡淡地看着她们说:“摘掉你们的面纱。”

面纱摘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姐妹花脸上。是真的完全一模一样,有人试图找出什么不同,但是失败了。而她们的容貌的确非常出色,纯情中还带有一丝惑人的风情,让很多男人的眼睛都直了。有些纨绔公子还在想,如果能够同时拥有这样一双宝贝,那该多销魂啊!

“夏皇陛下,雪狼国欲与夏国修永世之好,本宫的两位皇妹,夏皇陛下觉得如何?”

“很好。”夏皇微微点头,目光依旧放在雪狼国的两位王女身上不舍得挪开。

“那便送与夏皇陛下吧!”秦骁一开口,全场哗然。

雪狼国打着联姻的旗号,秦骁千里迢迢带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妹妹过来,所有人猜测的都是秦骁准备把两个妹妹都嫁给夏国的一位皇子,或者打算让两个妹妹分别嫁给夏国的两位皇子。可是谁都没想到,秦骁竟然打算把他的两个妹妹送给夏皇!

就连夏毓敏都愣了一下。他本以为秦骁带来的女人至少有一个是要安插到他身边的,可没想到秦骁盯上的是夏皇的后宫。

夏皇却是龙心大悦,哈哈笑了起来:“秦太子果然很有诚意!”

食色性也,夏皇也是个男人,即便他已经阅美无数,这会儿看到雪狼国王室的这对姐妹花,也被勾住了心神。夏皇本以为秦骁带来的两位王女都是打算跟他的儿子联姻的,没想到最终得到那对姐妹花的是他自己。这大大地满足了夏皇作为男人的虚荣心,让他感觉自己还很年轻。

如此,联姻之事三言两语就定了下来。秦骁带来的两位王女都被夏皇册封成了贵妃,地位仅次于靳贵妃。

宴会结束的时候,墨青揽着靳辰一起走了,离夜又跟宋安翊一起跑到了齐皓诚和靳晚秋身旁。

秦骁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着靳辰,直到靳辰消失在他视线中,他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旁边看着这一幕的东方雅,心中已经冷到了极点,她几乎可以确定,秦骁对靳辰有特别的感情。

“秦太子,请。”夏毓敏要亲自送秦骁出去,走到半路的时候,秦骁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夏毓敏说:“本宫想去紫星宫看看。”

夏毓敏愣了一下。紫星宫对夏毓敏来说很陌生,因为自从夏毓敏记事,紫星宫就成了一座荒废的宫殿,这么多年没有被拆除,也没有人住进去过。而最后一个住在紫星宫的夏国公主,就是秦骁的生母夏紫星。

当年秦骁的母亲是夏国皇室的一位庶出公主,因为容貌绝色倾城,才得到了一点重视,得以有一个独立的宫殿。后来性子柔弱的夏紫星被夏国皇室送给了狼王,甚至算不上和亲,只是一个礼物。

夏毓敏这会儿才意识到,秦骁其实算起来是他的表哥,是夏皇的外甥。可是秦骁的母亲去世多年,秦骁甚至因此仇视夏国皇室多年,如今谁又会刻意提起,秦骁身上其实还留着一半夏国皇室的血呢?

“秦太子,紫星宫已经多年无人居住,恐怕有些脏乱,不如……”夏毓敏并不想带秦骁去秦骁母亲当年住过的地方。

秦骁面无表情地看了夏毓敏一眼:“夏太子没空的话,本宫可以亲自去请示夏皇。”

夏毓敏神色僵硬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带着秦骁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本来要跟秦骁一起的东方雅被秦骁下令先出宫了。

夏毓敏带着秦骁在夏国皇宫中又走了一刻钟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了已经有些破败的紫星宫。

秦骁开口让夏毓敏等在外面,他自己走了进去。紫星宫并不大,牌匾已经褪色了,院中长满了杂草。秦骁知道里面没有任何夏紫星留下的东西了,因为他十年前曾经偷偷来过这里,不过没有任何人知道。

秦骁当初只是想来看看自己母亲生活过的地方是什么样子,却失望地发现在夏紫星离开之后,紫星宫里所有她生活过的痕迹都被抹除了。

秦骁就在那里坐着,看着面前破败的小院和脚边枯黄的杂草,眼底没有任何一丝温度。秦骁从未忘记他的母亲是怎么死的,那是他人生中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也是支撑他这么多年走过来的动力。他始终告诉自己,只有成为最强的那个人,才会无人可欺,才可以保护自己在乎的人。

夏毓敏在紫星宫外等了大半个时辰,秦骁才从里面出来,见到夏毓敏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让人把紫星宫修葺一下。”

夏毓敏眼眸微暗,看到秦骁已经大步往前走了,赶紧跟了上去。对于秦骁像是命令一般的口吻,夏毓敏很不喜欢,却不得不忍了,并且按照秦骁的吩咐去做。夏毓敏倒是不担心夏皇知道了会怎么样,因为夏皇接下来大概会沉迷温柔乡,无心管其他的事情了。

秦骁出了夏国皇宫,回头看了一眼。连绵起伏的宫殿一层又一层,这里面走出过秦骁的母亲,那位可怜的夏国公主在异国他乡香消玉殒,她的名字如今恐怕都没有什么人知道了。被秦骁带过来的两位雪狼国王女,在夏国皇室的后宫里面,又会落得怎样的下场呢?没有人知道,秦骁也并不关心。

雪狼国的两位王女已经进了夏皇的后宫,所谓的联姻已经完成了,但秦骁并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墨青一直派风清盯着秦骁的一举一动,只是秦骁再没去找过夏毓敏,夏毓敏也没有暗中去找过秦骁。唯一值得关注的事情,是夏国皇宫中正在修葺秦骁的母亲当年住过的那个宫殿。

这天秦骁在驿馆里面练功,外面有人禀报说,墨王爷派人来了。

“秦太子,墨王爷有请。”来人是墨府的一个侍卫。

秦骁正准备去赴约的时候,精心打扮过的东方雅出现了,看着秦骁微微一笑说:“太子,我想去拜会一下墨王妃。”

东方雅话落,秦骁皱眉,看着东方雅面无表情地说:“你们又不认识,有什么好拜会的?留在驿馆不要出去!”

秦骁话落就大步离开了,东方雅的脸色难看至极,回到房间之后思来想去觉得不甘心,她一定要去看看秦骁去墨府做了什么,秦骁跟那位墨王妃,是不是暗中还有什么来往……

想到这里,东方雅把身上那身精致华美的长裙给脱了,换上了一身轻便的劲装,然后取出一块面具戴上,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雪狼国驿馆,朝着墨府而去了。

秦骁跟着墨府的侍卫一起离开驿馆,走到墨府门口,秦骁正准备停下来的时候,那个侍卫却径直去了墨府隔壁的邱府门口。

秦骁看着邱府的牌匾,微微皱眉说:“你们王爷在哪里?”

“王爷在邱府等候多时了,秦太子请吧!”侍卫对秦骁说。

秦骁策马到了邱府门口,翻身下马,进了邱府。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眼神都十分怪异,因为前几日雪狼国太子疑似不举的消息才传开,魏琰还当众说秦骁这次是打着联姻的幌子来千叶城向鬼医之徒邱宝阳求医的,结果今天秦骁就进了邱府,这简直就是坐实了魏琰当时在千叶城城门口说的那些话……

关于雪狼国太子去了邱公子府上求医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正在千叶城迅速传开,而不知道这些的秦骁已经在邱府花园见到了墨青。

墨青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园的一个亭子里面,那头银发依旧很亮眼,周围一个下人都没有,秦骁一路走来也没有见到邱府的主人邱宝阳和靳月。

四目相对,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过来坐。”

秦骁大步走了过来,在墨青对面坐了下来,看着墨青问:“大师兄找我做什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外人在的时候,秦骁就一直称呼墨青为大师兄,也没有自称本宫。其实并不是秦骁要刻意跟墨青套近乎,只是他很清楚在墨青面前摆什么身份地位都是无用的,因为墨青对此不屑一顾。

“你来千叶城做什么?”墨青神色淡淡地反问。

“联姻。”秦骁神色平静地说。

“联姻已经结束,为何还不离开?”墨青看着秦骁问。

“大师兄是怕我在千叶城做什么吗?”秦骁看着墨青说,“大师兄多虑了,我只是想在这里多住几天,没有打算做什么。”

“你一直叫我大师兄,我们还没有正式切磋过。”墨青看着秦骁说,“今日请你来,就是想跟你切磋一下。”

秦骁眼眸微闪,看到墨青已经把剑拿出来了,他摇头拒绝了:“我前几日受了伤还未痊愈,下次有机会再向大师兄讨教。”

“既然不愿意切磋,那我就不客气了。”墨青说着已经站了起来,挥掌就朝着秦骁打了过去。

秦骁神色微变,后退了几步,把自己的剑拔了出来,看着墨青冷声说:“大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墨青披着一头如霜的银发,穿着一身宽大的墨衣,手执一把古朴的长剑,看着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意思。”

墨青话落,执剑朝着秦骁杀了过去。秦骁眼神一冷,也没有再躲,迎上了墨青的攻击。

秦骁左臂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因为他从林妙音那里拿到了效果极好的疗伤药物。如果是以前,墨青说要跟秦骁切磋,秦骁是不会拒绝的。可是现在他不想跟墨青打,因为他不希望墨青看出他在修炼天玄心法。

两人过了几百招之后才分开,秦骁不敌墨青,微微有些狼狈,但是并没有受伤。秦骁几次被墨青逼得差点用上天玄心法,最终还是忍住了。但让秦骁感觉很奇怪的是,他从墨青的招式里面,竟然也没有看到任何修炼过天玄心法的痕迹。按理来说,墨青去年就得到了天玄心法的秘籍,如果一直在修炼的话,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但事实上并没有。

“大师兄满意了吗?”秦骁压下心中的一点疑惑,看着墨青冷冷地说。

“嗯,你走吧。”墨青收剑,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墨青没有修炼天玄心法,但是靳辰已经把墨青曾经从东方木那里得到的天玄心法秘籍写出来给了墨青,墨青最近一直在研究。他总感觉后半部分有些不对劲,可是尚未想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对。

今日墨青找秦骁来,其实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墨青为了确认秦骁是否在修炼天玄心法。虽然秦骁对战中一直在刻意掩饰,但墨青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墨青刻意要在邱府见秦骁的原因了,那就是坐实秦骁不举的传闻。原因其实很简单,秦骁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靳辰的不同,但墨青看出来了。看秦骁很不顺眼的墨青很期待秦骁要如何破除他有“难言之隐”的传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