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致命的威胁/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还在邱府的时候,东方雅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暗中进了墨府。

自从靳辰怀孕之后,墨青在墨府各处安排了很多暗卫,还有两个断魂楼的护法在冷肃失踪之后坚持要留在墨府,说要替他们主子保护他们主子最在意的小姐靳辰。

东方雅大白天溜进了墨府,自以为很小心,但很快就被发现了。她的武功在女子之中的确很出众,但那两个断魂楼的护法也绝对不是吃素的,联手把东方雅拿下了,用绳子绑起来带到了靳辰的面前。

靳辰正在书房中看一本刚刚得到的古医书,突然听说府里来了刺客,她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被绑起来依旧戴着面具的东方雅,神色认真地问了一句:“不管你是刺客还是小偷,大白天上门,你是脑残么?”

东方雅面具之后的脸色很难看,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她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栽了,她现在最担心的其实不是靳辰会对她不利,而是秦骁如果知道她做了什么,肯定会更加讨厌她。

“把她的面具摘了。”靳辰坐在那里没有动,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雅脸上的面具很快就被摘掉了,露出她那张并没有易容过的脸。跟靳辰四目相对的时候,东方雅的脸色难堪至极。

“原来是你啊。”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东方雅问,“你是来找我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立刻放了我!”东方雅看着靳辰冷冷地说。

靳辰唇角微勾:“好。你们两个,把雪狼国的太子妃送回去,亲手交给秦太子。”

靳辰知道墨青约了秦骁,不过地点在隔壁邱府。而东方雅很可能是想要跟踪秦骁,才来了这里的。靳辰觉得秦骁和东方雅这对夫妻真的很搞笑,她第一次见到东方雅的时候,还觉得东方雅很有个性,不过如今,真正陷入爱情的东方雅显然已经有些迷失自我了。

“不要!”东方雅神色有些急切地说,“放了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那可不行。”靳辰微微一笑说,“以我和秦太子的交情,该把太子妃亲自送回去的,不过我现在不太方便,就让我的属下代劳了。”

“你跟秦骁有什么交情?”东方雅脸色一变,看着靳辰问道。

看到东方雅眼底的嫉妒和不甘,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她刚刚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可是东方雅的眼神……难道是把她当做情敌了?靳辰只感觉天雷滚滚,脑子是个好东西,不过爱上秦骁的东方雅已然没有了。

“我跟秦骁没什么交情,不过如果你不想被这样绑起来送到秦骁面前的话,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靳辰看着东方雅,笑容无比柔和。

东方雅神色一变再变,她当然不愿意这样狼狈地出现在秦骁面前,甚至她都不敢让秦骁知道她偷偷来了墨府。东方雅看着靳辰说:“你要问什么?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秦骁不利的事情!”

“知道你对他痴心一片,不用这么强调。”靳辰唇角微勾。

东方雅发现靳辰提起秦骁的时候,神色没有任何异样,这让东方雅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觉得秦骁似乎是喜欢靳辰的,但是靳辰明显对秦骁没有任何特别。东方雅觉得自己想得没有错,因为靳辰已经嫁人了,她的丈夫是墨青,虽然东方雅自己并不喜欢墨青那种类型的男人,但是她也承认,墨青并不比秦骁逊色。

秦骁喜欢靳辰,而且是单方面的,这个认知让东方雅心中满是挫败感。可更加挫败的是,她发现她在靳辰面前没有任何优势,不管从容貌还是实力……

“东方雅,秦骁为何会愿意娶你?”靳辰看着东方雅问。

东方雅神色有些羞恼地说:“当然是因为我们两情相悦!”

“如果你是这个态度的话,我们没什么好聊的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看到靳辰的两个属下又要过来带她走,东方雅心中一沉,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的问题已经告诉你了,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否则的话,我就让人绑着你,从千叶城大街上走一圈,再送回雪狼国驿馆。不用怀疑,我会说到做到。”靳辰看着东方雅冷笑了一声说。

东方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秦骁跟我大哥是好朋友,因为我大哥,他才愿意娶我的。”东方雅自己说出她跟秦骁是两情相悦,自己都觉得很可笑。因为如今天下皆知她跟秦骁成亲多日依旧是个处子,她已经是个笑柄了。

“你在说谎。”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秦骁为何会答应娶你,否则你会后悔的。”

靳辰并不关心秦骁和东方雅之间究竟是不是两情相悦,她只是想知道秦骁到底为了什么才会娶东方雅。这一切应该跟东方木有关系,不过靳辰需要从东方雅口中确认,并且知道具体的过程。

东方雅又沉默了一会儿,实在无法想象她现在的样子被秦骁看到的话,秦骁会如何对她,所以她最终还是妥协了,看着靳辰说:“秦骁很敬重我的祖父,而且我大哥为了让他答应跟我成亲,跟他交换了一样东西,但那样东西是什么,我并不知道。”话落又加了一句,“我真的没有说谎,如果你敢动我,我祖父和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祖父,大哥……靳辰眼眸微闪,东方雅说的想必就是东方木和东方玉了。东方雅说秦骁对东方木十分敬重,这一点靳辰并不怀疑,因为东方木是秦骁的师伯,秦骁渴望从东方木那里拿到天玄心法。而东方玉为了让秦骁答应跟东方雅成亲,所以跟秦骁交换了一样东西,一样东方雅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靳辰直觉那就是天玄心法,因为毫无疑问东方木会把天玄心法交给东方玉修炼。只是从东方雅的陈述里面,靳辰发现了一点问题……

“是你大哥先去找你,让秦骁答应跟你成亲,后来你祖父才出现的吗?”靳辰看着东方雅问。

东方雅不明白靳辰为什么要问这么详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没错。”

靳辰神色莫名。她之所以那样问东方雅,是想确定如果秦骁得到的是天玄心法的话,是东方玉交给他的,还是东方木交给他的。

如今看来,是东方玉交给秦骁的,而东方木未必知情?如果东方玉真的很在乎东方雅这个妹妹的话,这种假设是可以成立的。疼爱妹妹的哥哥为了成全妹妹,所以瞒着祖父把一样不能外传的至宝交给了妹妹的心上人。

只是靳辰从墨青口中所了解到的是,东方玉和东方雅兄妹之间的感情很淡,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东方玉为何突然去雪狼国找东方雅?是真的想要重拾兄妹亲情?还是有别的目的?如果说东方玉有别的目的的话,那无疑就是冲着秦骁去的……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放了我!”东方雅看着靳辰说,打断了靳辰的思绪。

靳辰的目光落在东方雅身上,微微一笑说:“好,你可以走了。”

靳辰打了个眼色,断魂楼的两个护法一左一右提着东方雅就从靳辰面前消失了人影。靳辰还能听到东方雅在骂她,说她不讲信用。

不过很快,被扔出墨府的东方雅就知道她误会了,靳辰并没有打算真的绑着她送回秦骁面前,只是要把她扔出去而已……

东方雅解了自己身上的绳子,把面具收了起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雪狼国驿馆而去了。

回到驿馆之后,东方雅就进了自己的院子,并没有惊动秦骁,因为还在练功的秦骁根本就不在意东方雅在做什么。

东方雅在房间里坐下来,脸色很难看,因为刚刚她去墨府那一趟,导致她在靳辰面前把脸给丢尽了。不过东方雅思前想后,觉得她告诉靳辰的事情应该对秦骁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东方雅提到东方玉和东方木的时候,都没提过他们的名字,她觉得靳辰应该只是好奇,根本不可能知道她的大哥和祖父都是谁。

想当然的东方雅是不可能跟秦骁提起她跟靳辰碰面的事情的,因为她不希望秦骁知道她偷偷跑出去还见到了靳辰。

也是因为正阳门的门主东方木根本就不关心东方雅这个孙女,而秦骁从未跟东方雅提过正阳门的事情,导致东方雅并不知道正阳门里还有一脉姓南宫,所以东方雅明知靳辰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南宫柔,但是绝对不会跟她的祖父以及秦骁联系起来。

墨青回到墨府的时候,东方雅已经被靳辰派人扔出去了。墨青发现靳辰没有在看书,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就走过去抱住了靳辰开口问道:“想什么呢?”

“你试探的结果怎么样?”靳辰问墨青。

墨青抱着靳辰坐下来,微微点头说:“秦骁应该是在修炼天玄心法。”

“你不在的时候,我从东方雅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靳辰对墨青说。

“东方雅?”墨青微微皱眉,“她来过?”

“来过,不过这会儿已经被扔出去了。”靳辰对墨青说,“很多事情她都被蒙在鼓里,不过她说秦骁之所以会娶她,是因为东方玉给了秦骁一样东西,而东方木是后来才出现的。”

墨青神色微动。他比靳辰更了解东方玉,按照东方雅的说法,是东方玉主动出现找到东方雅,还想办法让秦骁娶了东方雅?这件事在墨青看来绝对是有问题的,东方玉一定是别有用心,而能让秦骁答应娶了东方雅的那样东西,无疑就是天玄心法了。

东方雅说东方木后来才出现,也就是说东方玉把天玄心法交给秦骁这件事,东方木未必是知情的。但东方玉敢瞒着东方木把天玄心法那么重要的东西送人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东方木知情的话,就更说不通了,因为东方木比起东方玉来,更不在意东方雅这个人,是不可能用天玄心法来交换东方雅的所谓幸福的。

这么矛盾的事实,让墨青想到了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东方木和东方玉做的事情,是为了让东方雅如愿嫁给秦骁,不过这种可能性极低,几乎被墨青否定了。而另外一种可能,东方玉的出现,以及东方木之后的出现,都是冲着秦骁去的,并且跟天玄心法有关系。

墨青一直觉得东方木交给他的天玄心法有问题,那么东方玉交给秦骁的,会不会也是有问题的天玄心法?

墨青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一向对东方雅不管不顾的东方玉突然去找东方雅,还一副要成全东方雅的样子,甚至拿出了秦骁最想要的至尊绝学天玄心法来交换,只为了让秦骁答应娶东方雅,或许东方玉还口口声声对秦骁说他是瞒着东方木的,让秦骁也一定要保密,这样一来,秦骁定然会相信。

而东方木后来出现,或许就是为了配合东方玉演一出戏,让秦骁更加相信东方玉是偷偷把天玄心法交给他的,一切都是为了东方雅的幸福。

秦骁应该不是很了解东方雅和东方玉以及东方木的关系,所以相信了他拿到的天玄心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并且已经开始修炼了,而这正好如了东方木祖孙的愿。虽然墨青尚未看出有问题的天玄心法会导致什么结果,但那个结果一定是对东方木和东方玉有利,对修炼者不利的。

墨青把他的推断跟靳辰说了,靳辰一脸佩服地看着墨青说:“合情合理,逻辑严密,小青青你的脑子太好使了,应该去刑部断案才是。”

墨青笑着揉了揉靳辰的脑袋,看着靳辰问:“我们觉得有问题,要不要提醒一下秦骁?”

靳辰唇角微勾:“我们跟秦骁又不是一路的,没必要。”

对于靳辰的答案,墨青十分满意。的确,他们跟秦骁的立场早已经是对立的了,曾经也没什么真正的交情。而秦骁就算拿到了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最终害了自己,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自己应该承担后果,怪不得别人。

不得不说,靳辰和墨青在某些事情上面,配合真的是相当默契。墨青去试探秦骁的时候,靳辰见到了东方雅,问了一些让东方雅觉得无关紧要,对靳辰来说却相当有用的问题。墨青试探的结果,和靳辰从东方雅那里得到的信息结合在一起,很多疑问都迎刃而解了。

之前墨青和靳辰都猜测秦骁娶东方雅,是为了得到天玄心法,但秦骁如何通过东方雅得到天玄心法,并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如今疑团解开,天玄心法就是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主动送去给秦骁的,极有可能是有问题的,但秦骁并不知道。

不过墨青也没有小看秦骁,相对来说,墨青更忌惮的是东方木而不是秦骁。所以今天墨青在试探秦骁的同时,也不着痕迹地透露给了秦骁一个信息,但这个信息秦骁能不能意识到,就要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是夜,雪狼国驿馆。

秦骁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努力修炼天玄心法,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提升很快。秦骁觉得今天跟墨青对战的时候,如果他用上天玄心法的话,一定不会败给墨青的。

想到这里,秦骁心中一跳,猛然睁开眼睛,暂时停止了修炼,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秦骁不希望墨青发现他在暗中修炼天玄心法,但是墨青应该不需要掩饰什么,他的天玄心法秘籍就是光明正大地从东方木手中接过去的!所以当墨青的武功里面没有任何修炼过天玄心法的痕迹,会不会是因为墨青根本就没有修炼?!这样的绝学,墨青如果不愿意修炼的话,是不是说明墨青手中的天玄心法秘籍有什么问题?

秦骁神色微凝,把已经记在脑海中的天玄心法从头到尾回想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秦骁一向谨慎,既然有了疑点,他就不会放任不管。

于是秦骁提笔,把天玄心法秘籍里面的内容自己从前到后写了一遍,写到后半部分的时候,他神色微变,终于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

武功心法都是有路数的,一点不对就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秦骁习武天赋很高,原本修炼的也是正阳门的心法,却一直没有发现他手中的天玄心法什么问题。如果不是因为他今天发现墨青似乎没有修炼天玄心法的话,是不会生了疑心的。

这会儿秦骁冥思苦想,却始终看不透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但那个地方确实是有问题的,秦骁知道。

秦骁看着面前自己亲笔写出来的“天玄心法”,神色一下子冷到了极点。原本他觉得很合理的那些事情,如今回想起来,却觉得太过于巧合了。

东方雅已经在秦骁身边待了那么久,东方玉都没有去找她,东方雅也从未跟东方玉联络,这说明他们兄妹的关系,远没有他们在秦骁面前表现得那么好。

东方玉一副为了东方雅的幸福,不得已才把天玄心法交给秦骁的样子,如今秦骁想起来,却觉得东方玉对他说的话都太假了。

而东方木才是最大的一个漏洞,因为东方雅曾经都不知道她自己的祖父还活着,从未见过东方木,也没听过东方木的名字,这说明东方木根本就不在乎东方雅这个孙女。可是东方木出现在秦骁面前,却对秦骁说让秦骁对他的孙女小雅好一点?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秦骁之前还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今东方雅成亲多日依旧是个处子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秦骁不是很在意,但他相信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不管身在哪里,都必然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如果东方木和东方玉真的在乎东方雅的话,他们早就该出现质问秦骁为何冷落东方雅了,但是并没有。

秦骁之前的确相信了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如今回头再看,他分明就是落入了那对祖孙联手给他设计的一个圈套!即便秦骁还不知道东方木和东方玉交给他一本有问题的心法秘籍究竟意欲何为,但毫无疑问的是,结果一定是对秦骁不利的!

“太子,我熬了瘦肉粥,你要喝一点吗?”

门外传来东方雅的声音,秦骁伸手抓起面前写着“天玄心法”的纸,揉成一团扔在了旁边,开口冷声说:“进来!”

东方雅穿着一身粉色的裙子,曾经英气十足的眉眼,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柔和而妩媚。她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汤盅,笑容柔美,身姿款款地朝着秦骁走了过来。

东方雅刚刚把手中的汤盅放在秦骁面前,秦骁挥手就打翻在了地上,冒着热气的粥溅到了东方雅的手上,她的手上立刻起了几个红点。

“太子,你这是怎么了?”东方雅看着秦骁的眼神满是委屈。

“本宫要见东方玉。”秦骁看着东方雅冷声说。

东方雅神色一僵:“我……我不知道怎么跟大哥联系。”

秦骁看着东方雅冷冷地说:“你跟东方玉根本就不熟悉,跟东方木几乎都不认识,故意在本宫面前装兄妹情深,祖孙情深是吗?”

东方雅神色愕然地看着秦骁:“太子,你怎么能这样想?我大哥和祖父以前是不太关心我,但是现在他们对我很好啊!”

“蠢女人!”秦骁看着东方雅的眼神冷漠至极,“滚出去!”

东方雅还想说什么,秦骁伸手拿起一个茶杯朝着她的脑袋就砸了过来。东方雅神色狼狈地跑了出去,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扑在床上放声大哭,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秦骁为何要对她这么无情?

秦骁之前因为得到天玄心法的兴奋,如今都变成了滔天的怒意,他刚刚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亲手掐死东方雅,但他还是忍了。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要算计秦骁,秦骁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但他知道他现在还不是东方木的对手,所以他不会冲动行事,最终谁计高一筹,尤未可知。

墨青故意透露给秦骁的信息,秦骁意识到了,这是秦骁的幸运。都被东方木用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所算计的墨青和秦骁,会不会一直这么幸运下去,还是个未知数。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在面对东方木的时候,秦骁和墨青的立场已经一致了,这是墨青希望得到的结果。如果秦骁真的被东方木算计成功,必然的后果是东方木的实力更上一层,而秦骁倒霉,这对墨青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秦骁前几日就发现有人一直在暗中盯着他,所以他没有再跟夏毓敏私下见面。但有一个问题是,秦骁在来到千叶城的第一天晚上,偷偷去见了夏毓敏,他不确定这件事有没有被盯着他的人发现,如果盯着他的人是墨青和靳辰的话,秦骁倒是无所谓,但夏毓敏就有暴露的危险了。

秦骁认真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按兵不动。如果有人已经怀疑到了夏毓敏身上,夏毓敏应该有办法开脱,如果他真的栽了,秦骁只是损失一枚很有价值的棋子而已。秦骁是不会为了一颗棋子,让自己处于被动的局面的。

秦骁决定要离开千叶城了,他来这里的确是为了雪狼国和夏国的和亲,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夏皇会不会沉溺于温柔乡,秦骁其实没那么在意。狼王的目的只是为了通过此举让魏国皇室知道,夏国并不是魏国坚定的盟友。而狼王根本就不在意他那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下场如何,秦骁更不会在意。

秦骁要走,夏皇在宫中设宴为他践行。秦骁没有带东方雅前去赴宴,说东方雅水土不服身体不适,而他在宴会上面也没有再见到墨青和靳辰。

宴会结束之后,秦骁去了已经被修葺过的紫星宫,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离开千叶城的前一天,秦骁手中提着礼物,主动上门来拜访墨青和靳辰。被秦骁要求待在驿馆里不准出去,但是却知道秦骁去了墨府的东方雅,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今日天气不好,不适合出门,靳辰看了一会儿书,有些昏昏欲睡,墨青正在弹一首安神的曲子。

听到侍卫禀报说雪狼国的太子来了,墨青抚琴的手停了下来,转头看到靳辰已经在躺椅上面睡着了。她的肚子高高隆起,但是粉嫩的小脸依旧只有巴掌大,躺下的时候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下意识的保护姿势。

墨青看着靳辰的眼神柔和到了极点,他放轻呼吸,轻轻靠近给靳辰盖了一张毯子,然后悄无声息地出门了。

秦骁已经被下人带着到了院子门口,看到院中角落的一架小秋千,秦骁眼眸微闪,看着墨青叫了一声:“墨王爷,冒昧打扰了。”

“你们都下去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然后走过来在院中石桌旁坐下,让秦骁也坐。

下人都走了之后,秦骁把手中的礼盒放在了石桌上,看着墨青说:“还没恭喜大师兄和小师妹,这是送给小侄女的。”

墨青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你有心了。”他们其实都知道所谓的师门是怎么回事,他们徒有同门的名义,却没有同门的情谊。但秦骁这个人在墨青和靳辰面前一向都很周到,从始至终都是一副要交好的姿态。即便墨青觉得秦骁对靳辰有些不同,但偏偏秦骁自己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墨青更不可能挑明。

“先前魏国的事情,只是因为立场不同,还请大师兄不要介怀。”秦骁看着墨青说。

墨青唇角微勾:“我们现在立场依旧不同,你觉得呢?”

秦骁神色如常:“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希望能够跟大师兄和小师妹能够成为朋友,而不是敌人。”

“选择权在你。”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问小师妹好,告辞了。”秦骁没有再说什么,起身告辞了,也没有提起要当面见靳辰。

秦骁走了之后,墨青打开秦骁带来的礼物,发现一个礼盒里面竟然是一个憨态可掬的玉娃娃,一看就价值不菲。秦骁不仅知道靳辰怀的是女儿,而且还精心准备了这些礼物,显然一直都有关注墨府的情况。墨青有种感觉,秦骁是真的不想招惹他们,不然不必做这些事。

墨青让人把秦骁送来的礼物都放到了库房里面,并没有拿给靳辰看。靳辰醒了之后,听墨青说秦骁来过,若有所思地说:“秦骁就要走了,我们还不知道他跟夏毓敏私下究竟有什么勾结,要不要想办法试探一下?”

墨青唇角微勾:“我们想到一起去了。”

“你可以易容成夏毓敏去见秦骁,套一下秦骁的话。”靳辰看着墨青说,话落又摇了摇头,“不,我觉得你还是易容成秦骁,去见夏毓敏比较好。秦骁那人心思太深,他这几天没有再私下去见过夏毓敏,很可能已经发现了有人跟踪,有了警觉。”

墨青微微一笑:“我正有此意。”他们已经发现秦骁和夏毓敏暗中有来往,当然不能这么不了了之了。这几天风清一直盯着秦骁,但是秦骁没有任何动静了,明日秦骁就要走,今天就是试探的最好时机。

如靳辰所言,假扮夏毓敏去找秦骁,很容易露出破绽,因为秦骁一向十分谨慎敏感,说话向来滴水不漏,如果他已经察觉不对劲的话,不仅套不出话,反而会打草惊蛇。相对来说,夏毓敏的段数就没有秦骁那么高了。

是夜,夏毓敏正在太子府书房中看书,“秦骁”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

夏毓敏似乎并不意外“秦骁”会来,直接招呼“秦骁”落座,看着“秦骁”问:“秦太子前来所为何事?”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本宫明日就要离开了,专程过来跟夏太子道别的。”

夏毓敏神色有些自嘲:“秦太子太客气了,有什么吩咐不妨直说。”

“秦骁”看着夏毓敏神色淡淡地说:“本宫想要得到飞云弓。”

夏毓敏面色一沉,看着“秦骁”冷声说:“秦太子,你不要得寸进尺!你难道不知道飞云弓现在在谁手里吗?有本事你自己去抢,本宫办不到!如果秦太子因为飞云弓就要把本宫的秘密泄露出去的话,请便!”

秦骁想要飞云弓,夏毓敏可以理解,因为飞云弓对一国主将来说绝对算得上一把神兵利器,之前墨青就是用飞云弓射杀了雪狼国大军的好几个将军。

只是秦骁让夏毓敏帮他得到飞云弓,这对夏毓敏来说,根本就是办不到的事情,他觉得秦骁是在为难他。飞云弓的主人是靳辰和墨青,夏毓敏觉得如果他试图从靳辰和墨青手中抢走飞云弓的话,招惹到靳辰和墨青那对煞神,并不会比秦骁把他的身份泄露出去的结果好到哪里。

“本宫只是希望夏太子帮这个忙,夏太子什么都没做,就是这个态度的话,本宫很失望。”“秦骁”看着夏毓敏说。

“哼!”夏毓敏冷哼了一声,“秦太子,本宫最大的把柄在你手中,你又把本宫最大的倚仗给抢走了,还想让本宫为你办事,是不是太过分了?如果你把姓林那个女人还给本宫的话,本宫觉得可以尝试帮你拿到飞云弓。”

夏毓敏也不傻,他知道他现在对秦骁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秦骁是不会轻易把他的身份泄露出去的。“秦骁”让夏毓敏帮他拿到飞云弓,夏毓敏想要从“秦骁”那里把林妙音要回来,因为没有林妙音在,夏毓敏身边连个可以信任的高手都没有,很多事情都做不了。

“秦骁”冷冷地说:“那个女人本宫是不会还给你的,夏太子能力有限拿不到飞云弓,本宫可以不计较,但是希望夏太子以后好好配合本宫,否则后果夏太子承担不起!”

夏毓敏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秦太子请放心,我不想死,也不想失去现在的一切,所以不会跟你作对!”

“如此便好。”“秦骁”话落,起身从夏毓敏面前消失了人影。

墨府。

靳辰白天睡多了,这会儿还醒着,正在皱着眉头研究一个残缺的古药方。

看到“秦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靳辰唇角微勾:“秦太子,此行可顺利?”

墨青本想过来抱住靳辰亲一口,想起自己现在用的是秦骁的脸,还是先去把脸上的易容给洗掉了。

“不要看了,伤眼睛。”墨青洗去了易容,把染发的药水也洗掉了,然后把那头银发擦干,才过来抱住靳辰,把靳辰面前放着的医书和那张古药方都放在了一边儿。

两人躺在床上的时候,靳辰靠在墨青怀中,问墨青:“今晚有什么收获?你还没告诉我呢。”靳辰发现怀孕之后真的是太不自由了,她已经将近八个多月没有出过千叶城,甚至都很少出墨府,也没有用过武功,包括轻功在内。像今晚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以前的话,靳辰肯定是要亲自去的,可是这会儿只能听墨青回来跟她讲。

“夏毓敏有问题。”墨青轻抚着靳辰的小脸说,“他有一个把柄在秦骁手中,所以一直被秦骁威胁,帮秦骁做事。他并没有说那个把柄是什么,但那对他来说是个致命的威胁,而且他还提到了一个姓林的女人。”

“姓林的女人?”靳辰微微愣了一下,“林妙音?”

靳辰听到姓林的女人,第一个出现在脑海中的名字就是林妙音,因为靳辰的生活里面并没有出现过其他姓林的女人。而林妙音这个五毒教的教主夫人,一直处于失踪的状态。

墨青微微点头:“很可能是。”

“夏毓敏跟五毒教有关系?”靳辰微微皱眉,“怎么感觉这么不对劲呢?”

夏毓敏是夏皇和靳婉的儿子,从小在千叶城长大,一直在世人眼中都是一个光风霁月的皇子,文采武功样样出色,聪明睿智,温和大方,这些都是世人对夏毓敏的评价。

之前靳辰并没有发现夏毓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连靳放对夏毓敏都是很欣赏的态度,认为夏毓敏会是一个很称职的太子。

如今夏毓敏跟秦骁暗中勾结,并且是因为有一个致命的把柄被秦骁握在手中,所以不得不对秦骁妥协,帮秦骁做事。这对夏国来说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因为夏皇这段时间越发昏庸了,如今直接沉迷美色耽于朝政,夏毓敏这个太子能够影响到的事情太多了。如今夏皇还活着,一旦夏皇死了,夏毓敏上位,继续受制于秦骁的话,难保他不会把夏国给卖了。

如果夏毓敏提到的那个姓林的女人指的就是林妙音的话,夏毓敏一个夏国皇室的皇子怎么会跟五毒教的教主夫人扯上关系的?这件事情细思极恐啊!

“既然确定夏毓敏有问题,大不了把他绑了严刑拷打,总能问出来。”墨青微微一笑说。

“如果那是一个可以威胁到夏毓敏性命的秘密,严刑拷打可能没有用。”靳辰摇摇头,然后对墨青说,“我刚刚在研究的那个是真言丹,如果做出来了,能短暂地控制人的意识,让他只能说真话,并且清醒之后会忘记之前说了什么。就差一味药,我还没想到是什么。”

墨青闻言也有了些兴趣,下床去把靳辰刚刚看的医书,和已经被修补过的古药方拿了过来,两人一起看。

“就是这里,缺了一味很关键的药。”靳辰指着药方正中间被虫蛀而缺失的一块说,“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墨青把靳辰补充过的那张药方从头到尾看了两遍,微微皱眉,然后报出了一个药材的名字。

靳辰眼睛一亮:“没错,就是那个!这张药方现在完整了,我们现在就去试着做一下吧!”

墨青笑容有些无奈地把医书和药方都放回了桌子上,拉着靳辰躺下说:“明天再说,现在好好睡觉。”

“好吧。”靳辰点头,“一时半会儿夏毓敏也做不了什么,秦骁要走就走吧,咱们明天一起做真言丹。”

墨青眼神宠溺地在靳辰额头亲了一下:“好,睡吧。”

------题外话------

友情推荐——

【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