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我不是夏毓敏/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秦骁就带着雪狼国的人离开了千叶城。他进城的时候被魏琰拦住羞辱了一番,出城的时候却是畅通无阻了。不过雪狼国太子爷不举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因为秦骁没有辩解,并且真的去了千叶城邱府一趟,导致流言越传越烈,而秦骁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任由别人去说,就算听到了也能面无表情地从旁走过。

在这件事里面,十分无辜的邱宝阳表示他根本就不认识雪狼国的太子爷,不过他倒是知道怎么医治男人不举的毛病……

秦骁离开千叶城两天之后,靳放生日,靳府没有邀请外人,只是设了家宴,照例全家是要聚一下的。

墨青和靳辰带着离夜到了靳府之后,离夜和安安带着靳昭小包子,以及齐皓诚的三个儿子,凑在一起玩得很开心。听到下人说太子夏毓敏来了,已经去了靳放的书房,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墨青说要带靳辰出去透透气,到花园里走走,没有人管他们,因为都是一家人,很随意。

墨青揽着靳辰去了靳放的书房,走到门口就听到夏毓敏正在跟靳放说话。

靳放对于墨青和靳辰突然过来有点意外,不过他的书房儿女们都是可以来的,墨青和靳辰也来过很多次了。

靳放让墨青赶紧扶着靳辰坐下,夏毓敏眼眸微闪说:“表妹和妹夫想必有话要跟舅舅谈,本宫就先去看看昭儿吧。”

“太子且慢。”靳辰微微一笑说,“其实我们没什么事,是专程过来给老爹送寿礼的。”

墨青把手中提着的一个小盒子放在了靳放的面前,神色淡淡地说:“这是雪茶,送给岳父大人的,太子既然在,不如一起品尝一下吧!”

看着墨青拿出来的那个小罐子,靳放眼睛一亮:“雪茶一年都产不了一两,你们真是有心了!”

所谓雪茶,是这个世界茶叶之中最顶级的存在,就连皇室贡品中都见不到,因为产量极少。靳放是个爱茶之人,唯一没喝过的就是雪茶了,这会儿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尝尝,而且还开口邀请夏毓敏一起品尝。

靳放让人送了热水和茶具过来,说要露一手的靳辰,泡茶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赏心悦目,让靳放不由大赞,说靳辰这茶艺也是一等一的好。

靳辰泡好的茶,正好四杯。墨青先给了靳放一杯,然后又亲手递了一杯给夏毓敏。

夏毓敏笑意温和地说:“今天本宫是沾了舅舅的光,才能尝到这等珍品,还要多谢表妹和墨王爷。”

靳放尝了一口,明明是热茶,却感觉到一股沁凉的清香在齿间萦绕,瞬间便神清气爽,通体舒畅。

“好茶!”靳放笑着赞了一句,“这等极品好茶,得到了就是人生幸事啊!”

夏毓敏也尝了一口,忍不住开口赞叹:“果然是好茶。”

墨青神色悠闲地喝着茶,靳辰并没有喝,因为雪茶性凉,对孕妇身体不好。

靳放喝了一杯之后,把靳辰没喝的那杯也喝了,一脸笑意地说:“小五的礼物最得为父的心!”

靳辰的目光却没有放在靳放身上,靳放发现靳辰和墨青都看着夏毓敏,有些不解地转头看了夏毓敏一眼,就看到夏毓敏眼神有些迷离,手中的茶杯掉落在了地上,身子软软地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靳放神色微变:“小五,你们做了什么?”

“老爹,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们要做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靳辰示意靳放稍安勿躁。

墨青走到夏毓敏身旁,看着似乎已经昏睡过去的夏毓敏问了一句:“你是谁?”

靳放眉头紧皱,实在是搞不明白墨青和靳辰意欲何为,最终还是坐在那里没有说什么。

闭着眼睛的夏毓敏,张口说了三个字:“夏,毓,敏。”

靳辰神色微喜,她和墨青一起做出来的真言丹见效了。

“秦骁知道了你的什么秘密?”墨青看着夏毓敏问。

夏毓敏张了张嘴,似乎潜意识里不愿意说这件事,但在真言丹的作用下,他还是语调迟缓地闭着眼睛说了一句:“我,不,是,夏,毓,敏……”

靳放神色一震,看向了靳辰,靳辰摇头示意靳放继续旁观,而那边墨青又问了夏毓敏一个问题:“你跟五毒教的林妙音是什么关系?”

夏毓敏闭着眼睛,声音迟缓地说:“林,妙,音,是,我,的,生,母。”

靳放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他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夏毓敏不是夏毓敏,而是五毒教教主夫人的儿子?这怎么可能?

“真正的夏毓敏在哪里?”墨青看着夏毓敏问。

“一,出,生,就,死,了。”夏毓敏声音迟缓地说。

“你什么时候知道你不是夏毓敏的?”墨青接着问。

“五,毒,教,找,我……一,年,前。”夏毓敏闭着眼睛喃喃地说。

“夏国退兵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墨青看着夏毓敏问。

“是……我,被,秦,骁,威,胁。”夏毓敏说。

墨青该问的都问完了,转头看着靳放说:“岳父还有没有要问的?”

靳放的脸色从未如此难看过,他看了一眼依旧闭着眼睛的夏毓敏,很快转移了视线,看着墨青和靳辰面色沉沉地问:“你们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假太子的?”

如果不是亲耳听这个冒牌的夏毓敏承认,靳放是怎么都不会相信夏毓敏竟然会是假的。或者说靳放从始至终见到的夏毓敏一直都是这个人,因为在靳婉生下儿子之后,就被人掉包了。靳婉的儿子早就死了,而这么多年夏国皇室的四皇子,如今的太子,都是冒牌货,是五毒教教主的儿子。

“前几天。”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们发现他跟秦骁暗中有勾结,所以试探了一下。刚刚给他喝的茶里面有真言丹,他现在说的都是潜意识里的真话。”

“这……”靳放突然感觉有些无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了。夏国皇室的太子竟然是个冒牌货,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定然会掀起轩然大波。靳放也知道,靳辰和墨青是刻意让他知道这件事的,因为这跟靳家的未来息息相关。

“不能让他继续占着那个位置!”靳放冷静了下来,看着夏毓敏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这根本不是夏氏皇族的后代,甚至都不是一个夏国人,而是一个邪恶门派的公子。如果让这样的人当了夏国皇帝,夏国迟早会灭亡。不提夏毓敏本身的才华如何,只说一件事,夏毓敏是个冒牌货的事情已经被雪狼国太子秦骁知道了,这对夏国皇室是个很大的隐患。

“老爹,你去跟皇上说,他儿子是假的,你觉得他会信么?”靳辰问靳放,“这个冒牌货不能留,但是他死了,谁来当夏国太子?”

靳放皱眉坐在那里,扶着有些发疼的额头说:“容我再想想。”

这件事太过重大,靳放必须好好想清楚。而靳辰和墨青就是刻意让夏毓敏在靳放面前服下真言丹的,至于靳放接下来怎么做,那是靳放需要头疼的事情,墨青和靳辰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

“爹,要开席了。”门口传来靳扬的声音。

在靳扬进门的时候,真言丹的药效过去了,夏毓敏抬起沉重的眼皮,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感觉头有点沉,并没有其他不适。

“太子,看来雪茶不适合你饮用。”靳辰看着夏毓敏神色淡淡地说。

夏毓敏看着地上掉落的茶杯,记忆停留在他喝了一口茶水那里,他扶着额头说:“本宫最近或许是累着了,倒是无福享用好东西。”

靳扬有些不明所以,就听到靳放说:“扬儿,你送太子殿下回府吧。”

“是。”靳扬点头,夏毓敏就起身告辞了。

当天靳放寿宴,靳家一片其乐融融,唯一不在状态的就是靳放这个寿星了。靳辰可以理解,靳放受到的打击太大,需要思考的事情太让他头疼了。

傍晚时分,靳辰和墨青离开将军府回了墨府,靳辰对墨青说:“如果夏国皇室真的后继无人的话,不如直接归顺魏国,也省得打仗了,百姓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墨青失笑:“夏皇还活着,就算他现在再生个儿子也是来得及的,如果你这话让你爹听见,他会揍你的。”

夏国是夏国,魏国是魏国,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合二为一的?把夏毓敏弄死,夏皇还有好几个儿子都好好地活着,就算他们资质平庸,依旧都有成为皇帝的资格。而就算夏皇所有的儿子都死了,他自己还活着,现在还有生育能力,就算他生个儿子,儿子没长大他就死了,夏国也不会灭亡,而是会有一个幼帝。总而言之一句话,除非夏国皇室的男人真的死绝了,夏国永远姓夏,不会改姓魏。任何旁姓之人图谋夏国,都是谋权篡位。靳辰和墨青没有谋权篡位的兴趣,靳放这个忠臣也不会愿意背叛夏国皇室。

“唉,我知道。”靳辰神色有些无奈,“只是觉得这些当权者之间斗来斗去挺烦的,我们想要置身事外又不可能。既然魏琰当了皇帝,就等着他一统天下吧!”

“魏琰太懒了。”墨青微笑摇头,“他有当皇帝的能力,却没有当皇帝的心,让他一统天下,他肯定会说那样太累了,没兴趣。”

“魏琰就是懒。”靳辰很认同地点了点头,“其实客观想想,让秦骁一统天下也没什么不好,不过魏国皇室和夏国皇室肯定不乐意就是了。”

靳辰认真想了想,如今三国皇室年轻的掌权者,魏国是魏琰,一个当了皇帝却没有图谋天下野心的懒货;一个是夏毓敏,一个已经暴露,很快就会悲剧的冒牌货;另外一个就是秦骁了,有勇有谋,脑子和武功都不缺,不懒,不冒牌,也不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明显他是最适合做上位者的人,而他自己也有这份野心和欲望。

墨青笑了:“小丫头,不要操心这么多事情。”

靳辰唇角微勾:“也是,让他们去争吧。秦骁这会儿还只是雪狼国的太子,万一他最后连狼王都没能当上,那就搞笑了。”

这会儿还没出夏国境内的秦骁突然毫无征兆地打了一个喷嚏,感觉脊背有点凉,好像有人在背地里诅咒他一样。他正了正神色,策马继续往前走了。

夏国千叶城。

靳放头疼了好几天,这天上门过来找靳辰和墨青了。

“为父还是决定跟皇上明言。”靳放看着靳辰说,话落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

“人生处处有意外嘛。”靳辰微微一笑说,“那把冒牌夏毓敏解决了,老爹觉得谁当太子比较好呢?”

一提太子,靳放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这件事还是要皇上来定夺。”只是靳放把剩下的几位皇子都在心中考量了一番,发现真的是一个不如一个。夏毓敏是假的,但夏毓信是真的,靳放却觉得夏毓信为人太冲动,不堪大任,不能当太子。

“老爹你去吧,如果皇上不相信你,认为你图谋不轨要对你不利的话,我们会去救你的。”靳辰看着靳放十分认真地说。

靳放瞪了靳辰一眼:“为父不用你们救!”

靳辰唇角微勾:“那当然是最好。”

不过靳辰的话还是提醒了靳放,让他意识到他不能冲动行事。夏皇如今沉迷美色,没有以前那么清醒了,万一不相信靳放说的话,认为靳放是别有用心的话,靳家就要倒霉了,这可绝对不是靳放想要看到的结果。况且靳放手中也没有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夏毓敏的身份。

这么多年跟皇室打交道一直都极其谨慎的靳放,思前想后,觉得他应该拉两个盟友,安平王和宋老国公。

靳放先去了安平王府,见到安平王的时候,安平王一手抱着一个孙子正在乐呵呵地哼小曲儿。

靳放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安平王抬头看到他就笑了起来:“靳放你来了,过来坐啊!”

靳放走过去,把小车里的另外一个小包子抱在了怀中,低头看着孩子眼神温和地说:“这是昀儿吧?”

安平王哈哈大笑:“你这个当外公的,到现在都分不清他们三个,眼力真的是太差了!那是老大昱儿!”

靳放神色有些尴尬,没说他刚刚纠结了一下,还想了想怀中的外孙是老二齐昀还是老三齐昉……

“怎么不带着你家昭儿过来?”安平王问靳放。

靳放微微摇头:“我有事要跟你谈谈。”

“说吧。”安平王的眼神还放在怀中的小包子身上。

靳放神色有些严肃地说:“是很重要的事情,王爷跟我去宋国公府走一趟吧。”

安平王愣了一下,这才发现靳放神色不太对,似乎太严肃了一些。他把怀中的两个孩子都放进了小车里面,靳放也把孩子放下了。安平王对靳放说:“我把他们送到晚秋那里,你等一下。”

安平王推着三个连在一起的可爱小车离开,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对靳放说:“走吧。”也没有追问靳放到底是什么事情。

靳放和安平王到了宋国公府的时候,宋老国公抱着自家重孙子正在花园里散步。看到靳放和安平王一起过来,宋老国公知道他们肯定有事,就让下人带着孩子送到夏蝶衣那里,然后请靳放和安平王去了书房。

“你们难得一起来找老夫,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宋老国公看着靳放和安平王说。宋老国公比靳放和安平王都高一辈,可以说靳放和安平王都是宋老国公看着长大的。

“我不知道,靳放叫我来的。”安平王也是一头雾水。

宋老国公和安平王都看着靳放,靳放还没开口就叹了一口气:“事关重大,我说出来你们可能都不会相信。”

宋老国公瞪了靳放一眼:“啰嗦什么?赶紧说!”

靳放看着宋老国公,神色复杂地说:“太子是假的。”

宋老国公听到靳放的话,差点一头从椅子上栽下去,还是坐在旁边的靳放眼疾手快扶住了他。安平王也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并没有比靳放最初得知的时候脸色好多少。

“靳放,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老国公定了定神,脸色依旧很是震惊,“太子是你亲外甥,你说他是假的?你有什么证据?真的又在哪里?”

靳放面色微沉,摇摇头说:“四皇子一出生就被掉包了,真的已经死了,我们一直看到的这个,根本不是夏国皇室的血脉。”

宋老国公已然晕了。他刚刚还以为靳放的意思是有人易容成了夏毓敏的样子,可没曾想他们见到的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冒牌货!

“靳放,这件事关乎夏国皇室血脉的传承,你最好能拿出证据来!”安平王看着靳放神色严肃地说。

“我手里没什么证据。”靳放微微摇头,“但是是那个冒牌货亲口承认的,我亲耳听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宋老国公神色冷然地说,“你从头到尾说清楚!”

“发现太子不对劲的是我家小五和墨青。”靳放看着宋老国公和安平王说,“雪狼国太子来到千叶城之后,墨青的人发现他暗中去见了太子,私下跟太子有勾结。我家小五和墨青就一直盯着秦骁,只是被秦骁发现了,秦骁没有再去找过太子。在秦骁离开千叶城的前一天晚上,墨青易容成秦骁的样子,去见了太子,从太子口中得知他有一个致命的把柄握在秦骁手中,所以一直受制于秦骁。”

安平王神色微变:“先前皇上突然下旨退兵,我们都百思不得其解,据说太子那段时间经常跟皇上密谈,难道是太子被秦骁威胁,所以才想办法劝皇上下了退兵的旨意?”

“没错。”靳放微微点头,“前几日我过寿,小五和墨青送了我一罐雪茶。”

“靳放你是在显摆吗?说重点!”宋老国公瞪了靳放一眼,他到现在都没喝到过雪茶……

靳放轻咳了两声说:“宋世伯听我说。那天在我书房里面,小五亲手泡了茶,太子也在,我事先并不知道小五在给太子的茶里面下了药,那是一种……效果很奇特的药,叫做真言丹,能暂时控制人的意识,让人只能说真话,并且醒来之后不会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饶是知道靳辰也是鬼医的徒弟,宋老国公和安平王心中都满是震惊。这样的药物实在是太神奇了,他们之前从未听说过,难道是靳家小五自己研究出来的?

“太子服下真言丹之后,我亲眼看着墨青问了他几个问题,才知道他根本不是夏国皇室的血脉,是他自己亲口说的。”靳放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宋老国公和安平王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这件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可是靳放的话他们不得不信,因为如果不是靳放已经确定了的话,他是不会胡说的。要知道,夏毓敏是靳放的亲外甥,如果他没问题,靳放是绝对不可能害他的。

“那现在那个太子到底是什么人?”安平王皱眉问道。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在靳婉刚生下孩子就给掉包了,让假的四皇子完美进入了夏国皇室,甚至成为了夏国太子。如果不是靳放这会儿发现的话,真让那个假的太子当了皇帝,夏国已经名存实亡了!

“他是五毒教教主和夫人的儿子。”靳放冷声说,“他的生母还活着,如今在秦骁手中。”

“太过分了!”宋老国公伸手拍了一下旁边的桌子,“必须尽快除掉那个假太子!”

“除掉那个假太子应该不难。”安平王神色严肃地说,“他现在还没意识到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只要我们禀明皇上,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如果直接跟皇上说的话,皇上定然不信。”宋老国公微微皱眉。夏皇的性子宋老国公很了解,这么重大的事情,只靠他们几个的说辞不足以让夏皇相信,夏皇需要证据,眼见为实。

“请你家小五再设个局,让那假太子在皇上面前现形。”安平王对靳放说。

“不行!我家小五都快生了,不能再麻烦她。”靳放直接摇头了。

“靳放,你紧张什么?”安平王拍了拍靳放的肩膀,“你家小五了解内情比较多,而且那么聪明,让她设个局,不一定非要她自己出现啊,我儿子随便用。”

靳放微微皱眉:“那好吧,我再跟小五商量一下。”

“我回去之后让皓诚去找你家小五丫头。”安平王看着靳放说。

“这件事情必须小心,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也不能让皇上认为是我们设了圈套。”宋老国公神色严肃地说。

墨府。

“老爹你放心吧,包在我们身上。”靳辰对这种给人下套的事情还是很有兴趣的。

“有什么事让皓诚去做,你跟墨青都不要出面。”靳放看着靳辰说。墨青和靳辰都算是魏国人,如果他们插手的话,夏皇更会觉得是他们别有用心。

“当然。”靳辰唇角微勾。

靳放刚走,齐皓诚就来了。

“靳小五,你那什么真言丹,给哥们儿来一瓶!”齐皓诚一见到靳辰就兴致勃勃地说。

“没有。”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

“靳小五,五妹,小师妹,咱们这关系,你不要这么小气嘛!”齐皓诚嬉皮笑脸地说,“你还是我家三个儿子的义母呢,就当他们的礼物了!”

“给他们的礼物我自会准备,你父王让你来干嘛的?别废话了!”靳辰看着齐皓诚没好气地说。如今已经有了四个儿子的齐皓诚,在自己人面前,其实也没有成熟多少。

“好吧好吧,先说正事。”齐皓诚坐了下来,仿佛才看到旁边的墨青,很随意地挥手打了个招呼,“大师兄好。”

墨青连个眼神都没给齐皓诚,正在神情专注地给靳辰削水果,亮闪闪的水果刀在他手中翻转跳跃,明明只是削个水果,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其实很简单,安排一个五毒教的余孽出来,让夏毓敏自乱阵脚。”靳辰唇角微勾。

齐皓诚眼睛一亮:“好主意!刑部一直都在抓五毒教的余孽,现在让他们抓住一个,然后放出风声,说这个五毒教余孽闹着要见皇上,有重要的事情向皇上禀报,那个冒牌货肯定忍不住!到时候只要他动了,抓他一个正着,看他还怎么辩解!”

靳辰微微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靳小五你现在很聪明嘛!这样一来,就没有所谓的知情不报了,把我们和老爹们都摘出去了,此计甚妙!”齐皓诚看着靳辰说。他们都知道夏毓敏是假的,告诉夏皇的话,难免要把靳辰和墨青牵涉进来,到时候夏皇还会怀疑靳放和安平王以及宋老国公背地里勾结在一起不知道做了什么。如今这样很好,逼得夏毓敏自己现形,他们就不会被夏皇猜忌了。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聪明?”靳辰看着齐皓诚没好气地说。

齐皓诚嘿嘿一笑:“都说女人怀孕了会变傻的嘛,你没那么傻!”

齐皓诚话落,在墨青把手中的水果刀朝着他的脸甩过来的时候,一溜烟儿不见了人影。

墨青把削好皮切成小块的水果放在一个很漂亮的盘子里面,还摆出了一个很雅致的花型,端到了靳辰面前:“小丫头,吃一点。”

靳辰乐了:“小青青,让你切个水果都弄得这么好,你还有什么不会呀?”这个季节的水果种类比较少,靳辰不是很爱吃,墨青就颇费心思地给靳辰弄了一个看着就很有食欲的果盘。

“我不会自己生孩子。”墨青一本正经地看了一眼靳辰的肚子。

靳辰趴在墨青身上笑了起来,墨青的意思难道是他会自己生孩子的话就自己生了吗?靳辰脑补了一下墨青大着肚子的模样,笑得乐不可支。

墨青拿着一个可爱的小木叉子,叉着小块的水果喂靳辰吃,靳辰表示看在墨青这么用心的份儿上,她就吃点吧。

靳辰吃了小半盘之后墨青就不让她吃了,自己把剩下的吃掉了,准备带着靳辰出去散散步。

要出门的时候,靳辰轻抚了一下孕肚,突然愣了一下。

“怎么了?”墨青神色有些紧张地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靳辰问。

“小青青,女儿还有一个月就要出生了,我们竟然没想过要先给她取个名字。”靳辰看着墨青说,“我忘了,你不应该没想到这个啊。”

墨青还以为什么事,听到靳辰的话,微微一笑,拉着靳辰继续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我没忘,只是想看看你什么时候才会想起这件事。”

靳辰伸手拧了墨青一下:“你也觉得我怀孕之后变傻了吗?”

被靳辰拧着依旧甘之如饴的墨青一脸宠溺地说:“不,小丫头更可爱了。”

“那你有想好的么?”靳辰问墨青。

墨青摇头:“没有,等着小丫头想起来,我们一起商量一下。”

两人走了一会儿,在墨府花园的一个亭子里坐了下来。靳辰想了想说:“取个简单好听的就行了,不用太复杂。”

墨青点头表示认同。靳辰看着墨青,眼睛一亮说:“你的名字是个颜色,给女儿的名字再挑个别的颜色好了!”

墨青扶额笑了起来:“小丫头,你真会起名字。”

“我觉得这样很好啊。”靳辰微微一笑说,“墨蓝怎么样?”话落靳辰又摇头说,“不行,都说青出于蓝,这样辈分颠倒了。墨红墨绿都太俗气了,不如叫墨紫吧!”

“小丫头你认真的?”墨青眉梢微挑看着靳辰问。

“你觉得不好么?我觉得墨紫很好听啊。”靳辰十分认真地说,“我在认真给女儿取名字。”

墨青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墨紫不错,你喜欢就好。”

“那就这么定了吧。”靳辰觉得她起名字的功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过了两天,夏毓敏在路上偶遇齐皓诚,一直想跟齐皓诚交好的夏毓敏主动邀请齐皓诚去太子府坐坐,说他那里有一坛好酒,齐皓诚没有拒绝。

太子府的书房里面,夏毓敏已经让人上了酒,正在跟齐皓诚对饮。

“果然是好酒。”齐皓诚一饮而尽之后点点头说。

夏毓敏笑意温和:“看来表弟也是爱酒之人。”

齐皓诚唇角微勾:“太子表哥一直都这么大方。”曾经被齐皓诚叫太子表哥的是夏毓杰,这会儿夏毓杰已经是个废人了。如今被齐皓诚叫太子表哥的夏毓敏,心中还在高兴齐皓诚看起来很愿意跟他来往,却不知道齐皓诚是专门过来坑他的……

又喝了两杯之后,两人也聊开了。齐皓诚十分自然地提起了五毒教,就看到夏毓敏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

“五毒教不是已经被灭门了吗?”夏毓敏神色平静地说。

“还有一些余孽未除,前两日刑部刚刚又抓到一个,正在审讯。”齐皓诚似笑非笑地说,“昨日刑部的杨大人还专程去拜访我父王,因为刚刚抓到的那个五毒教余孽一直叫嚣着说他有一个关乎夏国国运的重大消息,非要面见皇上才肯说。杨大人不知道那人所言是真是假,还去请教我父王来着。”

夏毓敏端着酒杯的手晃了一下,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慌乱,正了正神色,抬头的时候已经神色如常了,微微一笑看着齐皓诚问:“表弟觉得那人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有什么重大消息?”

齐皓诚轻笑了一声:“要我说,五毒教的余孽,就该直接砍了!还说手里有关于夏国国运的重大消息,要面见皇上,皇上岂是他那样的贱民想见就见的?况且一个江湖邪教,能有什么消息关乎到我夏国国运,说不定那人就是个刺客!”

夏毓敏微微一笑:“表弟跟本宫的想法一样。”

“不过太子表哥你也知道杨大人那人最是死脑筋了,一向不懂变通。他觉得那人现在不能杀,还准备明日就去请示皇舅舅。”齐皓诚轻嗤了一声说,“他这样下去,迟早会把头顶的乌纱帽玩儿没了。”

夏毓敏笑了一下,垂眸掩去眼底的暗涌。两人又喝了几杯之后,齐皓诚说要回家看孩子,就起身告辞了。

齐皓诚走了之后,夏毓敏面色沉沉地坐在书房中,心中生出了一丝寒意。

在夏毓敏看来,齐皓诚只是跟他闲聊的时候无意中提起了五毒教余孽的事情,可这个消息对于夏毓敏来说,就是个晴天霹雳!

夏毓敏本来以为他需要担心的只是秦骁,秦骁应该不会让司徒珏出去乱说话。但他这会儿才意识到,五毒教里知道他真实身份并且还活着的人,很可能不止林妙音和司徒珏!这当然是极有可能的,因为根本没有绝对的秘密,既然林妙音能够告诉司徒珏,说不定隔墙有耳正好被人听到了呢?!

夏毓敏几乎可以肯定,刑部抓到的那个五毒教余孽所说的有关夏国国运的事情,一定跟他有关,因为除此之外,五毒教跟夏国皇室没有任何其他的瓜葛了!

夏毓敏知道刑部的杨明杨大人一向铁面无私,就是一根筋的性子,任何案子在他手中,只要有疑点,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如今冒出来一个五毒教的余孽,口口声声说有关乎夏国国运的重大消息要禀报夏皇,以杨明的性格,在搞清楚那个犯人隐藏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之前,是绝对不会把那人处死的!

一想到齐皓诚说杨明明日就要把这件事禀明夏皇,夏皇很有可能真的会见那个五毒教的余孽,夏毓敏心中就满是恐惧,因为那代表着他要完了!

夏毓敏猛然站了起来,眼底闪过一丝杀意!不行,他绝对不能让那个知道他身份的五毒教余孽活到明天!

夏毓敏第一个念头是杀了杨明,因为想要去重兵把守的刑部大牢里面杀一个重犯很困难。如果杀了杨明的话,杨明明天就不会去禀报夏皇了。

可是夏毓敏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杀了杨明,那个犯人依旧还活着,还有别的人来接手这件事。所以夏毓敏思来想去,他为了自保,唯一的办法只有在今夜杀掉那个五毒教的余孽!

夏毓敏手中可用的人不多,而且武功都还不如他。如果这会儿林妙音在的话,夏毓敏可以让林妙音去。可是林妙音现在还在秦骁手中,夏毓敏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亲自去刑部太冒险了,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

夜色降临的时候,夏毓敏穿着一身夜行衣,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太子府,朝着刑部大牢而去。

在刑部大牢的看守换班的时候,夏毓敏趁人不备,打晕了一个,然后换上了那狱卒的衣服,易容成了那狱卒的样子,大摇大摆地混进了狱卒的队伍里面。

夏毓敏的易容术是林妙音专门教他的,如今派上了用场。而夏毓敏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刑部大牢,却不知道他先前的举动已经被人盯上了。

“杨大人,本世子就说很可能会有五毒教的余孽来劫狱,你还不赶紧去看看,别让那个重要的犯人被劫走了。”齐皓诚和杨明就站在刑部大牢外面的一个阴影里面,杨明看到有人混了进去,不过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齐皓诚知道。

“齐世子请便。”杨明话落打了一个手势,埋伏在刑部大牢外面的弓箭手直接把刑部大牢的门口给围了起来。今日傍晚齐皓诚突然过来提醒杨明,说可能会有人劫狱,杨明虽然觉得齐皓诚的话不是太靠谱,但他的确很重视里面的重犯,还是提前做了一些部署。不管来劫狱的是谁,最终都插翅难逃。而那个重要的犯人,已经被杨明在齐皓诚的建议之下,暗中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没过多久,没有找到要杀之人的夏毓敏穿着狱卒的衣服从大牢里面走了出来,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所以打算立刻离开这里。

只是夏毓敏刚走出刑部大牢,就看到外面火光通明,一支支闪烁着寒光的利箭已经瞄准了他的心口!

------题外话------

即将高考的亲们加油加油加油↖(^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