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魏琰,我要杀了你!/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毓敏心中一沉,就看到刑部尚书杨明站在不远处,面色冷厉地看着他大声说:“五毒教的余孽!快快束手就擒,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齐皓诚这会儿躲在一边儿看热闹,夏毓敏没看到他。夏毓敏看着面前的阵仗,心乱如麻,一瞬间无数思绪涌入脑海。

夏毓敏已经顾不得去分析他是不是落入圈套了,他可以确定的是,面前这些人都不知道他是夏毓敏,杨明以为他是来劫狱的五毒教余孽。夏毓敏知道,如果自己不表明身份的话,一旦反抗,对面那些士兵就会立刻放箭,他很难全身而退。而一旦他表明身份,他要如何解释他在夜半时分易容潜入天牢意欲何为?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夏毓敏,选择了一条在他看来还有一线生机的路。他猛然飞身而起,朝着不远处的杨明冲了过去。

“放箭!”杨明一声令下,无数利箭朝着夏毓敏射了过去。

夏毓敏尽力闪避,还是被一支箭射中了左臂,而他也成功地到了杨明身旁。

夏毓敏的本意是想要挟持杨明作为人质,然后自己就可以脱身了。可杨明也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他拔剑就迎上了夏毓敏的攻击。

弓箭手为了避免误伤杨明,一时没再射箭。而躲在暗处的齐皓诚冷笑了一声,拍了拍一个弓箭手的肩膀。

“齐……”那个弓箭手神色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身后的齐皓诚。

“别说话,把弓箭给本世子用用。”

齐皓诚话落,那个弓箭手就把手中的弓箭给了齐皓诚。齐皓诚举起弓箭,眼眸微眯,瞄准了夏毓敏的大腿。

下一刻,一支利箭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正在对战的夏毓敏和杨明射去。夏毓敏躲闪不及,那支箭直直地射进了他的大腿,他身子一晃,就捂着腿跪在了地上。

杨明把剑架在了夏毓敏的脖子上,很快有两个官兵过来用锁链把夏毓敏给绑了起来。夏毓敏面如死灰地跪在杨明面前,浑身都在颤抖。他好想大吼一声,说他是夏国太子,可是他一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口,接下来就无法收场了,因为他根本无法解释他现在的行为!

杨明正准备吩咐手下的官兵把夏毓敏带到刑堂去审讯,夏毓敏猛然抬头看着杨明说:“杨大人,我有重要的消息,要跟你单独谈谈!”

夏毓敏这会儿易容成了一个狱卒的样子,刻意改变了自己的声音,所以杨明根本没有把眼前这个已经受伤的犯人跟太子联系起来,并且认定了这一定是个五毒教的余孽。

听到夏毓敏说有重要的消息要跟他单独谈,杨明神色微变。杨明的确抓了一个五毒教的余孽,那个余孽叫嚣着要见夏皇,说有一个关乎夏国国运的消息要当面禀报夏皇,杨明是真的打算明天请示一下夏皇的。

只是杨明不知道他抓到的那个五毒教余孽其实是齐皓诚安排的人,而齐皓诚在给夏毓敏设局的时候,做了很缜密的安排,他告诉夏毓敏的那些消息都是真实正在发生的,就连杨明都不知道这是个圈套,夏毓敏更不可能知道,所以必然会跳进来。

这会儿杨明听到面前这个“五毒教的余孽”也说有重要的消息,要跟他单独谈,他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五毒教说不定真的掌握了什么有关夏国皇室的重大信息,不能掉以轻心。

于是杨明冷声说:“把他带到刑堂!”

两个官兵提着左臂和大腿都受了伤的夏毓敏,去了刑部的刑堂。

这里是专门用来审讯犯人的地方,墙上挂着各种刑具,夏毓敏被绑在了一个十字型的木架子上面。

杨明在夏毓敏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冷声说:“你有什么消息,现在可以说了!”

“让他们都出去!我要跟你一个人谈!”夏毓敏看着杨明冷声说。

杨明摆手,刑堂里的官兵都出去了,就剩下了杨明和夏毓敏两个人。

“现在你可以说了。”杨明看着夏毓敏冷声说,“如果你胆敢诓骗本官,只有死路一条!”

夏毓敏感觉现在的处境无比屈辱,因为在不久之前他还是夏国人人爱戴的太子,这会儿他却被绑在刑部的刑堂里面,周围的空气中还有尚未消散的血腥味,夏毓敏的胳膊和大腿都在流血。他看着面前的杨明,心知这是他最后一丝机会了。

“我是太子。”夏毓敏用回了原本的声音,看着杨明面色沉沉地说。他这会儿已经顾不上腿上和胳膊上的伤了,因为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杨明神色大变,这个声音他当然认得,是太子夏毓敏的声音,可是这怎么可能?

“你……你真的是太子?”杨明看着夏毓敏神色震惊地说。

“没错!”夏毓敏看着杨明冷声说,“杨大人,今晚的事情本宫不想解释,你放本宫一马,本宫保你加官进爵荣华富贵!”杨明是夏毓敏眼中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他只要说服杨明放他一马,他不仅能够保住性命,还可以保住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

杨明却猛地站了起来,定定地看着夏毓敏说:“太子殿下,你不愿意跟下官解释你的行为,那就去跟皇上解释吧!”

看到杨明话落转身就要出去,夏毓敏心中一沉:“杨明!你敢!”

杨明脚步一顿,转头又看向了夏毓敏:“太子殿下,下官没有做任何亏心事,一切都是公事公办,你是下官抓到的劫狱犯人,下官不敢动你,自会交给皇上处置!”

杨明话落,抬脚大步走了出去,走到门口冷声说:“来人!”

有一队官兵立刻到了杨明面前,杨明冷声说:“把刑部所有的守卫都调过来,守住刑堂,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是,大人!”

杨明亲眼看着刑堂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面色冷肃地离开了刑部,连夜赶去皇宫禀报夏皇了。

夏毓敏这下真的是面如死灰了,杨明不会为他遮掩,以杨明刚正不阿的性子,这会儿定然是进宫去禀报夏皇了,一旦让夏皇知道,夏毓敏很清楚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夏毓敏这会儿突然很后悔,很后悔他当初选择把司徒贤给弄死,眼睁睁地看着五毒教被灭也没有做什么。如果司徒贤和五毒教还在的话,夏毓敏觉得他一定不会这么被动的。

夏毓敏原本觉得他的秘密除了林妙音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而林妙音绝对不会出卖他。所以他不需要暗中有什么势力,他有一个完美无缺的身份,无人会怀疑,他会顺理成章地坐上夏国的皇位,靳家会支持他,朝中所有的官员都会支持他。

可是直到现在,夏毓敏才意识到,他有多么自以为是。曾经他顺风顺水无人敢欺,那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他真的是夏国皇室的皇子,他还有一个执掌兵权的舅舅。可他事实上是个冒牌货,而这个世界上没有纸能够包住火,最开始只有林妙音知道他的身份,一心为他好的林妙音都没能为他保守秘密,告诉了司徒珏,而司徒珏又告诉了秦骁,就算今天夏毓敏不落难,接下来必然会有更多人知道……

夏毓敏的脑子并不笨,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只要他的身份不暴露,会有很多人支持他。而一旦他的身份暴露,他就会变成一个孤家寡人。这个世界上唯一还会对他好的林妙音,这会儿却不在他的身边。

突然感觉一阵冷风袭来,夏毓敏猛然转头就看到齐皓诚出现在他身后。

夏毓敏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齐皓诚就把随地捡的一块破布塞进了夏毓敏口中。

夏毓敏瞪大眼睛看着齐皓诚,呜呜地却说不出任何话来。齐皓诚在杨明之前坐过的那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夏毓敏神色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说:“你说你今天干嘛要请我去你府上喝酒呢?”

看到齐皓诚眼中的戏谑,夏毓敏心神一震,双目赤红地瞪着齐皓诚,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齐皓诚一直都跟他不热络,对他的示好也很冷淡,可是今天却答应了他的邀约,第一次去太子府喝酒,还跟他相谈甚欢。狗屁的相谈甚欢,齐皓诚是故意的!甚至所有这一切都是圈套!

齐皓诚看到夏毓敏怨愤不甘的眼神,唇角微勾:“你是不是想说我设计你?用阴谋害你?你说啊,你等会见到皇舅舅的时候告诉他,说你是被我陷害的,你看会不会有人相信。”

夏毓敏全身都在颤抖,看着齐皓诚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他不知道齐皓诚怎么会知道他跟五毒教的关系,但今天这一切,全部都是齐皓诚给他设下的陷阱!

“你的本名叫什么?”齐皓诚看着夏毓敏问,话落又自己摇了摇头,“对了,听说你一出生就被送进了宫,想必你亲生父母都没来得及给你取名字吧。你姓司徒,姑且叫你司徒敏好了。”

“司徒敏。”齐皓诚看着夏毓敏,唇角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你今天出现在刑部大牢的时候,就已经全盘皆输了。认命吧,假的就是假的,成不了真。”

夏毓敏听到齐皓诚的话,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因为他意识到齐皓诚说的没错,他就算跟夏皇说是齐皓诚设计陷害他,谁会相信呢?他堂堂一个太子,大半夜易容成了狱卒的样子,跑到了刑部大牢,这一点他根本无法解释,而这足以让他所有的辩解苍白无力……

齐皓诚欣赏了一下夏毓敏灰败的脸色,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夏毓敏口中塞的布被拿了出来,可是他已经无力发出任何声音。

杨明到了皇宫门口,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面见夏皇,却被拦在了那里。

前去禀报夏皇的侍卫带回来夏皇的口谕,当时正在跟宠妃缠绵的夏皇只说了一句话,“让他滚”。

杨明就那么定定地在皇宫门口等到了天亮,终于在夏皇上朝之前被召见了。

夏皇坐在御书房里面打着呵欠,因为他最近夜夜笙歌,身体已经有点吃不消了。

看到杨明一身风霜地进来,夏皇神色微冷:“杨明,你最好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否则朕看你头顶的乌纱是不想要了!”

杨明恭敬地行礼过后,等夏皇把所有的宫女太监都屏退,才开口了。

“启禀皇上,太子殿下现在在刑部。”杨明直接开门见山地提起了夏毓敏。

夏皇皱眉:“你到底做了什么?”

“回皇上的话,微臣三日之前抓到了一个五毒教的余孽,他声称有关乎夏国国运的消息要面见皇上才肯交代。微臣审讯了两日,没能让他开口,所以微臣原本决定今日向皇上禀明这件事,让皇上来定夺。只是没想到昨夜突然有人前去劫狱,还好微臣早有防备,将易容成狱卒的劫狱之人擒获,只是那人竟然是太子殿下。微臣不知该如何处置,特来禀明皇上。”

杨明神色恭敬地说完,夏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个人跟被雷劈了一样坐在那里。太子易容成狱卒去劫狱,要救一个五毒教的余孽?这件事对夏皇来说的冲击太大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他听到的一定不是真的。

“杨明,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夏皇看着杨明冷声问。

杨明神色恭敬地说:“启禀皇上,微臣所言句句属实,微臣斗胆猜测太子殿下跟五毒教有勾结,五毒教余孽口中所说的关于夏国国运的事情,应该跟太子殿下有关,请皇上明察。”

夏皇猛然拍案而起,往外走去。走了两步之后,面沉如水地看着杨明说:“朕要亲自去看看太子和你口中的五毒教余孽!”

“是。”杨明恭敬地应了,跟在夏皇身后往外走去。

夏皇以前从未来过刑部,这次他出宫很低调,并没有惊动多少人。杨明没有把夏皇带到满是血腥味的刑堂里面,而是安排夏皇在刑部一个很干净的房间落座,然后让人把夏毓敏和另外一个犯人带了过来。

“都退下。”夏皇冷冷地说。

包括杨明在内的人都退了出去,夏皇面色沉沉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的两个人,杨明说那个身穿狱卒的衣服,一身血污,面色颓丧的人是夏毓敏,夏皇简直无法相信。在夏皇印象中,夏毓敏是他所有儿子里面气质最好的一个,可事实摆在面前,眼睛能看到的,都只是表象。

“太子,你有何话说?”夏皇看着夏毓敏冷冷地问。他需要夏毓敏给他一个解释。

夏毓敏垂着头一言不发。夏皇又看向了跪在夏毓敏身旁的那个脸上有道疤的中年男人:“你说你有重要的消息要禀报给朕,现在可以说了。”

“夏皇陛下,如果小的说了,是不是可以饶小的不死?”中年男人看着夏皇问。

“那要看你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有价值。”夏皇冷冷地说。

“一定有价值!”中年男人看了一眼夏毓敏,转头看着夏皇说,“夏皇陛下,夏国这个太子是假的!”

夏皇的脸色更难看了:“你有何证据?”

“小的是五毒教的一个护法,无意中听到教主和夫人在说他们当年把刚出生的儿子跟夏国一位贵妃的儿子换了,他们的儿子以后会成为夏国的皇帝。小的原本不打算把这件事说出来,无奈被抓到了。既然五毒教都不存在了,小的也不需要为谁保守秘密了!”中年男人看着夏皇说,“本来小的只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不知道这件事夏皇陛下能不能相信,但是小的没想到,这位夏国太子昨晚竟然来劫狱,他一定是害怕小的泄露了他的秘密,所以来杀人灭口的!”

夏皇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他听到这个五毒教的余孽说这些话,是不会相信的。可是昨晚夏毓敏亲自来劫狱的事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不需要其他的证据。

“你既无话可说,想必是都认了。”夏皇看着夏毓敏的眼神满是杀意。

夏毓敏抬头看向了夏皇,突然笑了起来。刚开始声音很小,后来越来越大,最后像是癫狂了一样:“哈哈哈哈!再没有一个皇帝像你这么窝囊了!白白替别人养了这么多年儿子!哈哈哈哈!我做错了什么?就因为出身不好,所以就该死吗?我到底有什么错?”

“杨明。”

夏皇叫了一声,守在外面的杨明进来了,就听到夏皇冷声说:“去把靳放叫过来。”

“是,皇上。”

当天晚些时候,千叶城里突然传出太子暴毙的消息,引起了轩然大波。夏皇要求靳放亲手处死了夏毓敏,说是给靳放一个为真正的四皇子报仇的机会,但靳放知道,夏皇是不希望夏毓敏的死,靳家有任何不满。

靳放当然没有任何不满,因为这件事从头到尾他都知道。靳婉听说夏毓敏暴毙,想要出宫,却被禁足了。夏皇亲自去看了靳婉一次,没有人知道他跟靳婉说了什么,夏皇走了之后,靳婉就病倒了,一直神思恍惚地说着:“我的儿子……我的儿子……”

夏国皇室这两年很不太平。二皇子夏毓豪被刺客所杀,三皇子夏毓轩密谋造反被流放,曾经的太子夏毓杰成了一个废人,而第二任太子夏毓敏突然暴毙。夏皇的儿子死了一半,而且成年皇子之中优秀的都死的死,废的废,如今年纪最长的皇子是七皇子夏毓信,剩下的三个皇子,一个十四岁,另外两个才十岁出头,在夏国皇室都没什么存在感。

夏毓敏暴毙的事情,夏皇没有追查,而是命人很快把夏毓敏下葬了,但葬入皇陵的那副棺材里面,只有一块象征四皇子身份的玉佩,根本就没有尸体。

在夏毓敏死后,夏皇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突然清醒了,也有了危机感,然后他做了一件很出人意料的事情,把雪狼国送来的那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都打入冷宫了,再也没有去看过她们。

夏皇没有开口要立新的太子,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冒头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夏皇突然开始关心原本一直被他忽略的三个皇子,考校他们的文采和武功,这让原本觉得下一任太子一定是七皇子的百官,又都不确定了。

墨府

靳辰已经好几天没有出过门了,不过外面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她也知道。因为夏毓敏死了之后,齐皓诚跑到墨府来,把所有的过程都绘声绘色地跟靳辰讲了一遍,包括他射中夏毓敏大腿的那一箭,还有靳放最后亲手砍掉了夏毓敏的脑袋。因为齐皓诚一直都在暗中盯着,保证一切都按照他和靳辰的计划进行,没有出现任何一点差错。

“夏皇要是能清醒一点,也算好事一桩。”靳辰微微一笑说道。夏皇不会知道,夏毓敏的事情,从一开始夏毓敏暴露,到他最终死亡,所有的一切,都是墨青和靳辰在主导和推动。最终的结果如靳辰所愿,并且夏皇受了刺激之后,还从温柔乡里面跳出来了,也算可喜可贺。

“如果新的太子不是夏毓信的话,他不会甘心的。”墨青正在喂靳辰吃水果,今天墨青又设计了一种新花型的果盘,而且用上了一个价值不菲的五彩琉璃盘子,看起来煞是好看。

“这个问题,我家老爹肯定已经想到了。”靳辰不甚在意地说,“夏毓信有头无脑,比夏毓敏差远了,掀不起什么风浪,夏皇清醒的时候还是很聪明的。”

墨青微微一笑:“最聪明的是我家小丫头。”

靳辰一脸嘚瑟:“彼此彼此。”

“主子,夫人,魏皇已经平安到达金安城了。”风清过来禀报了刚收到的信息。

墨青和靳辰都并不意外。魏琰和宋舒离开的时候,靳辰还拜托了司徒琏去护送他们,一路上每隔两天都会收到他们的消息,知道他们走到哪里了,也知道他们一路都平安无事。算算时间,确实该到了。

魏国金安城。

快到皇宫的时候,宋舒神色有些紧张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魏琰感觉有些好笑,看着宋舒说:“舒儿,你这么好看,不用害怕见婆婆。”

宋舒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着魏琰问:“母后真的很和气吗?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宋舒这个当儿媳妇的,即将第一次见到婆婆,没办法不紧张。宋老国公还嘱咐让宋舒要对乔太后孝顺一些,不要任性,而且还特地说让宋舒不要在乔太后面前欺负魏琰……

“舒儿。”魏琰握住了宋舒的手,看着她神色认真地说:“母后真的很和气的,你这么好,还给她添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孙女,她一定会喜欢你的。”

“女儿像你,哪里漂亮了?”宋舒白了魏琰一眼,她依旧对于她生的女儿只像魏琰不像她有点不爽。

魏琰嘿嘿一笑:“母后肯定会觉得咱们的女儿很漂亮的,因为母后最喜欢我了。”

宋舒被逗乐了,拧着魏琰的脸说:“好厚的脸皮!”

“皇后娘娘,把公主交给老奴吧。”宋舒下了马车,辛嬷嬷就走了过来,神色恭敬地说。

这些日子辛嬷嬷一直看着,对宋舒是十分赞赏的。宋舒言行举止爽利大方,一路上对于乔国公这个长辈很关照,对辛嬷嬷这样的奴才客气但又不失威信,甚至会关心到随行保护的将士的衣食问题。

辛嬷嬷这样在宫里待了一辈子的老人,看人的眼光是很毒辣的,最能感受出来一个人是真心还是假意。宋舒对人的好,很自然,是因为她本就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辛嬷嬷在千叶城住了几天,不着痕迹地打听到了不少宋舒的消息。宋舒的出身自然是极好的,家风很是清明。当辛嬷嬷知道宋国公府把寡居的大少夫人靳晚秋当小姐一样嫁进了安平王府,还没有让靳晚秋母子分离的时候,她都惊愕了,惊愕之余却是心生敬佩,因为这样大气的事情,她这辈子都很少见到。

对于魏娴小公主,辛嬷嬷也是满心的喜欢,因为魏琰小时候就是辛嬷嬷带的,魏娴长得那么像魏琰,玉雪可爱又十分乖巧。

“劳烦嬷嬷了。”宋舒微微一笑,把怀中的襁褓交给了辛嬷嬷,辛嬷嬷心中又给宋舒加了分。这会儿马上就要见到乔太后了,宋舒没有故意亲手抱着孩子让乔太后看,好显示她是个好母亲好儿媳,这个做法也是很大气的。以宋舒如今的身份,如果身边跟着一群下人,她却非要自己辛苦抱着孩子的话,会给人一种她把孩子当做倚仗的感觉。

“走吧。”魏琰伸手握住了宋舒的手。

宋舒甩了一下没甩开,就任由魏琰牵着她,进了魏国的皇宫。

一路上遇到的人都纷纷跪地行礼,宋舒听到那声“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的时候,心中还是很别扭,在想她如果真活一千岁,岂不是要成老妖婆了。

不过宋舒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本就是出身高贵的大家小姐,不会被这种阵仗吓到。

刚走到半路,收到消息的乔太后竟然亲自迎了过来。

“母后!”魏琰笑容灿烂地对乔太后挥手。

宋舒行礼行了一半,乔太后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就把往她怀里扑的魏琰给推到了身边,笑容满面地握住了宋舒的手,把宋舒给拉了起来。

“舒儿,母后终于见到你了。”乔太后看着宋舒神色和蔼地说。

宋舒的脸微微有点红:“是儿媳的不是,没有早点来拜见母后。”

“哪里是你的不是?”乔太后看着宋舒微笑着说,“都是琰儿太任性,你得多包容着他。”

“太后娘娘,您快看看小公主,跟皇上小时候可是像极了。”辛嬷嬷把魏娴小姑娘抱了过来。

乔太后这才放开宋舒的手,看到魏娴的样子,她直接喜极而泣了,伸手把魏娴抱在了怀里,不错眼地看着魏娴说:“是像琰儿,不过比琰儿还要好看很多。”

乔太后抱着魏娴就不放手了,一脸的喜爱。

魏琰给了宋舒一个眼神:我就说吧,母后人很好的。

宋舒忍住了想踹魏琰的冲动:母后是很好,你不好!

然后魏琰就看到乔太后抱着孙女,还不忘了招呼宋舒,亲亲热热地往慈安宫走去,倒是把魏琰给晾在了那里。

魏琰无语望天,他家母后见了儿媳妇和孙女,连儿子都不要了,他感觉到一丝莫名的忧伤……

魏琰回头,就发现司徒琏站在不远处,神情专注地盯着旁边的一片竹林看。

“小莲花,你看什么呢?”魏琰走过去,搂住了司徒琏的肩膀。

“我要给小娴儿做一根笛子当礼物,正在挑一根最好的竹子。”司徒琏的目光依旧放在竹子上面。

魏琰笑着摇头:“不着急,你大老远过来,在皇宫住几天再走,有的是时间,这个宫里你看上什么了都可以带走。”魏琰原本跟司徒琏不是很熟悉,因为司徒琏住进墨府之后,魏琰就回了魏国。这一路走来,足够魏琰了解到司徒琏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感谢司徒琏护送他们,也真的把司徒琏当成了朋友。

“我还没有在皇宫里住过。”司徒琏暂时从竹子上面收回了视线,扫视了一圈周围华丽的宫殿,感叹了一句,“好大。”

“哈哈!”魏琰被逗乐了,“走走走,先去见见我母后,然后你自己挑个地方住。”

魏琰和司徒琏到了慈安宫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欢声笑语。

“母后,这是护送我们回来的司徒公子。”魏琰很郑重地把司徒琏介绍给了乔太后。

乔太后看着司徒琏微笑:“多谢司徒公子了,快坐。”

司徒琏感觉很奇妙,魏琰可是魏国的皇帝,但是如今跟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他还抱了魏国的小公主,魏国的太后娘娘好和气啊!

“琰儿,舒儿一路过来很辛苦,你快带她去休息一下吧,去云舒宫,母后已经让人都安排好了,母后帮你们照顾娴儿。”乔太后看着魏琰说。

“母后,云舒宫是哪里?”魏琰表示他离开一趟再回来,宫里又新建了一座宫殿吗?他从没听过云舒宫这个名字。

“是皇上原本住的逍遥宫。”辛嬷嬷笑着说,“太后娘娘知道皇后娘娘要回来了,就让人把里里外外修葺了一下,全部换了新的家具,还改了个名,正称皇后娘娘的名字。”

宋舒有些不好意思,魏琰有些无奈地扶额说:“母后,您这儿媳是宝,儿子变成草了啊!我好伤心。”

乔太后笑了起来:“别闹了,快带舒儿去休息吧,司徒公子的住处你来安排。”

“走了。”魏琰伸手就拉住了宋舒。

宋舒看乔太后唇角含笑看着他们,脸色微红地跟乔太后告辞,然后跟魏琰一起出了慈安宫。

魏琰在金安城有一座逍遥王府,不过因为魏皇和乔太后很疼他,所以他以前在金安城的时候,隔三差五会在宫里住,住的是皇宫里面最华丽的一座宫殿,叫做逍遥宫,如今已经被乔太后改了名字,叫做云舒宫。

云舒宫依旧是魏国皇宫中最华丽的一座宫殿,魏琰已经许久没有住过,里面被重新修葺了,里里外外的东西都换了新的。宋舒神色有些感动地说:“母后真好。”

魏琰头一歪,靠在了宋舒肩膀上,故作哀怨地说:“小舒儿,我需要安慰。”

宋舒白了魏琰一眼:“别贫了,快去看看小莲花要住哪里。”

“他已经挑好了。”魏琰示意宋舒去看,宋舒转头就看到司徒琏已经站在了隔壁君子殿的院墙上面,正在盯着君子殿里面的竹林看。

这边魏琰正在带宋舒看他小时候住过的地方,那边乔太后跟辛嬷嬷提起了宋舒。

乔太后看着在她怀中熟睡的魏娴小姑娘,眼中满是温柔,声音都放轻了很多。

辛嬷嬷把她了解到的宋舒的情况都跟乔太后讲了一遍,言语之间满是对宋舒的赞赏。

乔太后欣慰地笑笑说:“嬷嬷,她跟琰儿成亲的时候,该调查的我都调查过了。当时我很惊讶宋家那个老国公会愿意把宋舒嫁给琰儿,甚至是琰儿跟人家保证,他不会再回魏国皇室,才娶到的媳妇儿。”

“嬷嬷,你知道我之前在担心什么吗?我怕宋舒不肯跟琰儿回来,因为她那样好的出身,她的家人都在夏国,她并不贪图琰儿什么。”乔太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琰儿是那样自在随性的人,他喜欢的姑娘,又怎么会差呢?如今宋舒能跟着琰儿回来我就放心了,这样琰儿坐着这个他并不喜欢的位置,应该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太后娘娘……”辛嬷嬷看到乔太后神色有些怅惘,心知乔太后又想起了已故的老魏皇,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我已经老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希望我最疼爱的儿子被拘束着做他最不喜欢的事情,可是我要替琰儿的父皇守着这个皇宫,守着他最在意的魏国子民。”乔太后神色平静地说,“我很感激宋舒能够理解琰儿,一直陪在琰儿身边,我只是希望我的儿子在当皇帝的时候,也是快乐的。”

“太后娘娘,皇上会理解您的一片苦心的。”辛嬷嬷眼眶都红了,“皇后娘娘很好,他们都会孝敬您的。”

“我知道。”乔太后微微一笑说,“我早就知道,琰儿喜欢的是个好姑娘。”

皇上已经带着皇后娘娘和小公主从夏国回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金安城,乔太后主动提起要在宫中设宴,让魏国百官都见见皇后和公主,魏琰没有拒绝。

当乔太后亲自抱着魏娴小姑娘出现在宴会上的时候,宋舒这个皇后的身份就无人敢质疑了。那些还在想着宋舒没有给魏琰生个儿子,魏琰的后宫很快就要进人的人,在这场宴会上面,也都死了心。因为魏琰非常直白地对着魏国的百官宣布,他的后宫,只会有皇后宋舒一个人,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女人,而在场的乔太后对此没有任何意见。

历史上还没有一个皇帝敢发誓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但魏琰就这样做了。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他只想给宋舒最好的一切。皇帝的身份不是魏琰想要的,皇后的身份也不是宋舒想要的,宋舒愿意陪着魏琰回到魏国皇宫,魏琰却不会让宋舒经历任何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希望即便身处皇宫里面,他们也可以像在墨府那样,过他们单纯快乐的小日子。

魏琰昭告天下他这辈子只有宋舒一个女人的事情,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开,听者无不感叹宋舒真的是命好,也有人说宋舒善妒,不是一个称职的好皇后,还有不少人在感叹,原本游戏花丛的魏琰,竟然变成了一个痴情种。

魏琰对此都付之一笑,有人说宋舒命好,但魏琰觉得是他命好,才能跟宋舒在一起,他会珍惜这一切。

这天乔太后过来云舒宫看孙女,刚到宫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宋舒的声音:“魏琰,我要杀了你!”

乔太后神色一变,快步走了进去,就看到宋舒拧着魏琰的耳朵,魏琰正在连声告饶。

乔太后轻咳了两声,宋舒看到乔太后,脸色一下子就红了,立刻站了起来,叫了一声“母后”,然后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宋舒心里有些懊恼,离开千叶城之前宋老国公还专门嘱咐她,让她不要在乔太后面前欺负魏琰,乔太后会不高兴,结果宋舒没想到自己正好被乔太后抓了个现形。宋舒觉得自己应该态度诚恳地跟乔太后认错,然后保证以后再也不(在乔太后面前)欺负魏琰了……

结果乔太后一开口,宋舒就愣在了那里,因为乔太后来了一句:“琰儿,你又欺负舒儿了?”

魏琰欲哭无泪地看着乔太后:“母后!明明是她在欺负我!”

乔太后瞪了魏琰一眼:“没正形,肯定是你先惹舒儿生气了。”

宋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魏琰嘿嘿一笑,看着乔太后说:“母后,其实没有啦,是舒儿有喜了,我们太高兴了,闹着玩儿的。”

乔太后神色一喜,快步上前就拉着宋舒坐下了,一脸喜色地说:“舒儿有喜了?真是太好了!”

“嗯,太医刚刚才看过,刚一个月。”宋舒脸色微红,心中却在骂魏琰。她辛辛苦苦生个女儿容易吗?结果女儿还没半岁大,又有了!宋舒真的很想踹魏琰!

魏琰其实高兴之余又有点小纠结。宋舒差不多是在他们离开墨府之前怀上的,魏琰觉得自己太男人了,因为他回到墨府之后没几天,他们就出发回魏国了,结果宋舒又有了。但魏琰一想到他才刚刚开荤没多久,接下来又要当和尚了,就觉得郁闷得不行……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