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生女/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国皇室随着魏琰和宋舒的回归,已经安定了下来。夏国皇室刚刚经过一场风波,所有人都在观望下一任太子究竟会是谁。

还没回到雪狼国王城的秦骁,也终于收到了夏毓敏突然暴毙的消息。

“太子殿下,夏国太子突然暴毙,属下并没有查到是什么原因。”秦骁的属下恭敬地禀报到。

秦骁眼眸微闪。他才离开夏国没多久,夏毓敏就死了,一定是因为夏毓敏的身份暴露了。而且秦骁直觉靳辰和墨青一定在这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秦骁当初就怀疑靳辰和墨青派人在暗中盯着他,甚至想到他暗中去见夏毓敏那次已经被人发现了。

只是秦骁原本认为就算有人发现他跟夏毓敏暗中来往,也查不到什么,夏毓敏并不蠢。但是显然对夏毓敏下手的人很厉害,不仅把夏毓敏弄死了,而且没有让夏国皇室有什么动荡,甚至都没有任何风言风语传出来,搞得夏毓敏真的是突然暴毙一样。

秦骁现在没有心情去可惜他失去了夏毓敏这个相当有用的棋子,他有一件急需解决的事情,那就是除掉林妙音。

秦骁能够控制林妙音为他所用,一切的前提是夏毓敏还好好地活着,并且没有暴露身份。如今夏毓敏的身份都没暴露出来就直接被人弄死了,林妙音一旦知道,定然会不管不顾地对秦骁下手,因为夏毓敏的悲剧有很大一部分是秦骁导致的,如果不是秦骁威胁夏毓敏,跟夏毓敏暗中来往的话,夏毓敏根本不会暴露。

秦骁知道林妙音的武功不如自己,但他忌惮的是林妙音的毒术。他从荷包里拿出一个药瓶,里面是林妙音给他的一种毒药,高手闻到一点也会四肢无力。

秦骁先服下了一颗解药,然后拿着那瓶毒药,起身准备出门去找林妙音。他的计划是先对林妙音用毒,在林妙音找机会服下解药之前,就把林妙音给杀了,以绝后患。虽然林妙音的一手医术和毒术都很厉害,对秦骁很有用,但是她如今马上就要失去秦骁的掌控了,秦骁不能留她。

只是秦骁还没出门,就看到林妙音一脸恨意地站在门口看着他,显然夏毓敏已死的消息林妙音已经知道了。

“敏儿死了,你也去死吧!”林妙音双目赤红地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并没有慌乱,在林妙音还没动手之前,秦骁伸手就把那瓶毒药朝着林妙音洒了过去。

林妙音用最快的速度躲,还是吸入了一点,感觉四肢瞬间就有些无力了。她伸手要去腰间的荷包里面拿解药,秦骁已经拔剑朝着她攻了过来。

秦骁的武功比林妙音高,他一剑挥出,林妙音身上那个从不离身的荷包就掉落在了地上。林妙音弯腰去捡的时候,秦骁的剑已经朝着她的脑袋砍了过来。

林妙音在地上一滚,险险地躲开了秦骁的攻击,并且把她的荷包拿在了手中。她神色一喜,正要取解药出来的时候,秦骁已经逼近了。下一刻,秦骁挥剑就把林妙音拿着荷包的左手给连腕砍掉了!

林妙音眼看着秦骁的剑下一刻就要刺入她的心口,她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突然朝着秦骁扑了过来!

秦骁的剑贯穿了林妙音的身体,林妙音嘴角一直往外冒血,脸上却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看着秦骁说:“我……随敏儿……去了……你也……不得……好死……哈哈……”

秦骁神色一凝,猛然拔剑,林妙音倒在了地上,已经快断气了,她的脑袋朝着秦骁的方向,她瞪大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秦骁,秦骁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寒意笼罩了他……

下一刻,林妙音断气的同时,秦骁心口一痛,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身子微微晃了一下,用剑撑在地上才没有摔倒。

秦骁握着剑的手在微微颤抖,他看着面前死不瞑目的林妙音,心中猛然一沉。他还是小看了林妙音,林妙音这个用毒高手,又岂会因为掉了一个荷包,就没有了武器。刚刚林妙音死之前给秦骁下了毒,秦骁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因为他并没有跟林妙音有任何接触,也没有闻到异样的气味。

秦骁不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毒,他试着运了一下功,一口血又吐了出来,五脏六腑像是要裂开了一样,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

“太子!”东方雅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秦骁没有回头,只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东方雅已经到了他的身旁。

他们此时在雪狼国一座城池的城主府里面,东方雅住在秦骁隔壁的院子里。她只是夜里睡不着出来走走,往秦骁这边看了一眼就发现不对劲,赶紧跑过来了。

“太子,你这是怎么了?”东方雅看到秦骁嘴角的血迹和难看的脸色,有些急切地问。

“来人!”秦骁话落,一个暗卫很快出现在他身旁。

“去把太医带过来。”秦骁冷声说。

暗卫很快去办事了,东方雅看着秦骁一脸关切地说:“太子,我扶你进去。”

“滚开!”秦骁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一把推开了东方雅。他虽然不敢用武功,但是吐了两口血之后,这会儿还能走。

东方雅看着秦骁脚步虚浮地进了房间,眼中满是受伤。她不知道秦骁这是怎么了,可就算在这样的时候,秦骁依旧不肯看她一眼,不愿意她碰到他。

秦骁进了房间,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已经满头是汗了。东方雅就静静地站在房间门口,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老头提着药箱快步跑了过来,这是这次随行的雪狼国太医。

太医进去的时候,东方雅也跟着进去了,就站在一旁看着太医给秦骁把脉,并没有靠近,也不愿离开。

“怎么样?”秦骁看着太医冷声问。

太医皱眉:“太子殿下应该是中了毒。”

“本宫知道中了毒!”秦骁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是什么毒?怎么解?告诉本宫!”

太医却神色为难地摇头了:“太子殿下,微臣没看出来这是什么毒,也不知道该怎么解。”

秦骁心中猛然一沉,看着太医冷冷地说:“滚出去!”

太医低着头出去了,东方雅看到秦骁眼中的冷意,眼中闪过一丝犹豫,最终也静静地出去了。

秦骁又试着运了一下功,吐血的同时,身子一晃就从椅子上面摔了下去。他跌坐在地上,等着五脏六腑的剧痛平息的时候,已经满身都是冷汗了。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又过了一会儿,感觉力气恢复了一些,就站了起来,看着自己还在微微颤抖的双手,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让他心底突然生出了一丝恐惧。

秦骁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毒,他直觉这毒不会让他死,但却让他无法使用武功。这让秦骁突然想到了曾经的墨青,墨青那么多年伪装成废物王爷,就是因为中了毒,一种让他空有一身绝顶的武功,却不敢用的毒,而这种毒,并不是真的不致命,而是会让人在无力的煎熬中,慢慢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林妙音临死之前对秦骁的报复,不可谓不狠绝。秦骁能够在雪狼国王室走到今天这样的地位,最大的倚仗其实是他自己那一身傲人的武功。如果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他流血流汗拼来的一切,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他手中的权力,都会离他而去。

秦骁中了跟曾经墨青中过的一样的毒,可秦骁跟墨青曾近的处境不一样。墨青不是皇子,也没有野心,不追求权势,所以那么多年可以当一个废物王爷,不在乎世人对他的评价和轻视。

但秦骁不同。秦骁的身份注定了他不能是个废物,他的野心和他对权势的追求也注定了他一旦失去赖以生存的武功,很快就会无路可走。

林妙音对秦骁下这样的毒,比把秦骁直接弄死更让他无法接受。秦骁其实知道,雪狼国王室的太医医术并没有那么高明,而林妙音却是一个真正的用毒高手。所以太医解不了秦骁体内的毒,秦骁早就知道,刚刚那一瞬间心中却依旧暴虐得想要杀人!

秦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现在还没有到绝路,他只是中了毒,一时半会儿应该死不了,而且毒是可以解的,墨青的毒就已经解了。墨青,靳辰……秦骁眼眸微亮,他现在最需要做的,是找墨青和靳辰帮忙解毒!

此时秦骁所在的地方距离雪狼国王城仅剩下三日的路程了。秦骁认真想了想,还是决定明日先回雪狼国王城,因为以他现在的身体,再千里迢迢跑到夏国去,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会让狼王生了疑心。况且就算他去了夏国,也未必能够很快解毒,墨青和靳辰愿不愿意帮他还是个未知数。

所以秦骁思考之后的打算就是,他明日按照原来的行程回雪狼国王城去,暗中给墨青和靳辰送一份信,求他们帮忙,如果得到了他们的回复,他再做进一步打算。而在这期间,他不能让任何人发现他不能用武功这件事。

这会儿已经是初冬季节了,也是雪狼国开始落雪的季节。

第二天一大早秦骁出门的时候,外面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他披上了一个宽大的墨色披风,戴上了帽子来遮挡风雪。

东方雅偷偷去看秦骁,就发现秦骁的脸色已经看不出任何异样了,并没有中毒的迹象。东方雅本以为秦骁身体不适的话会选择坐马车,但是并没有。在这样的天气里,秦骁还是跟往常一样选择了骑马,并且没有放慢速度。

东方雅不知道昨夜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听到秦骁亲口说他中毒了,也看到太医无能为力,但是一夜过去秦骁却没有任何中毒的样子了,让东方雅的心中微松。东方雅看着比以前更加冷漠的秦骁,渴望靠近他却又不敢,心中很是难过。

秦骁昨夜把往夏国千叶城送信的使者派出去了,他并没有理所当然地认为靳辰和墨青一定要救他,他在信中说了,靳辰和墨青可以提条件,把这当做一场交易。

初冬季节的夏国千叶城。

这里尚未落雪,也没有雪狼国那么寒冷,但是也已经进入千叶城一年中最冷的季节了。

墨府里除了四季长青的植物依旧傲立寒风中,那些曾经姹紫嫣红的花儿如今都已经凋零了。曾经搜刮了靳辰不少奇花异草的宋老国公,这天忍痛割爱把自己精心培植的一株吉祥果树送到了墨府里面,说是要送给靳辰的。

“太公,这个果子可以吃吗?”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那株不过半米多高的果树上面金黄色的小果子。

宋老国公乐呵呵地说:“小夜可以摘一个尝尝。”

离夜摘了一个,还自己拿去用清水洗了洗,然后张嘴咬了一小口。下一刻,离夜的小脸皱了起来,一脸控诉地看着宋老国公说:“太公骗人,好酸哦,不能吃!”

“哈哈!”宋老国公笑着说,“小夜,安安都吃过,你当哥哥的,酸一点就怕了吗?”

“太公你在对小夜用激将法。”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看着宋老国公一本正经地说,“太公说安安弟弟吃过,安安弟弟一定是跟小夜一样摘了一颗想要尝尝而已,肯定没有吃掉。”

“哈哈!小夜真是太聪明了。”宋老国公乐呵呵看着离夜说。

坐在旁边的靳辰表示这就是一颗用来观赏的小金桔树而已,不过有个很好的寓意,宋老国公养得确实很不错。

虽然宋老国公是一番好心,专门送来给靳辰赏玩的,不过靳辰对花花草草不是很有兴趣,墨青觉得放在他们房间里很碍事,看离夜很喜欢,就在宋老国公走之后,把那个大花盆挪到了离夜的房间里。

墨青怕靳辰冻着,又怕房间里烧了碳靳辰会觉得闷,所以就想研究一下其他的取暖方式。靳辰想起前世的地暖,跟墨青提了一句,没过两天墨青就设计出了一套十分详细完整的地暖设计安装方法,靳辰表示她家男人不仅脸蛋和身材都很性感,脑子也很性感。

地暖装好之后,房间里温暖如春,靳辰不需要穿得很厚,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地上铺个绒毯,离夜和宋安翊就能凑在一起玩上一天,也不用担心他们冻着。

宋安翊在墨府玩了两天,回到安平王府之后直说安平王府比小夜哥哥家里冷好多。安平王妃听到宋安翊在说靳辰家里如何如何暖和,而且也没有烧炭的时候,直觉这里面一定有玄机,第二天就带着四个孙子一起来墨府做客来了。

一进靳辰的房间,安平王妃眼睛就亮了。她感觉暖融融的很舒适,但是房间里确实没有炭盆。

这会儿地上铺着一个毯子,离夜就穿着一身可爱的单衣,趴在上面玩积木。那些积木也是靳辰画了图让工匠给做的,还送了宋安翊一套。

宋安翊自己脱了鞋就凑到离夜身边一起玩儿了起来,而安平王妃一点儿都不见外地把她三个小孙子都放在了离夜和宋安翊身旁,让他们在地上爬。

五个孩子凑到了一起,离夜和宋安翊也不玩儿积木了,两个小兄弟兴致勃勃地设置了一场比赛,让三个弟弟比,看谁爬得快。

“小五丫头,你这房间里可是舒服得很啊!”安平王妃看着靳辰一脸笑意地说。

靳辰把地暖的设计跟安平王妃讲了一下,安平王妃连声说太妙了,还夸靳辰脑子很灵活。靳辰表示这都是她家男人的功劳,她其实只是提供了一种设想,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这种东西对于精通机关术的墨青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安平王妃走的时候,靳辰送了她一张地暖的详细设计图,没过两天,靳将军府和宋国公府也都用上地暖了。而如今老婆孩子热炕头无所事事的齐皓诚,竟然把靳辰送给安平王妃的地暖设计图给卖掉了,买家是夏皇。当然了,齐皓诚得到的宝贝,大部分都落入了靳辰的手中。

再次收到魏国金安城的消息,是宋舒又怀孕了。靳辰为魏琰和宋舒高兴的同时,很严肃地跟墨青约法三章,说她生完这胎不要接着生下一胎,让她再这样闷在家里一年她会发霉的。

墨青唇角微勾说:“小丫头,我也不想,因为我会很辛苦。”

靳辰直接乐了:“忍忍就好了。”自从得知靳辰怀孕之后,墨青一直都很克制,也没在靳辰面前表现出什么。胎儿稳定之后,靳辰有一次主动邀请墨青一起做运动,都被墨青给拒绝了,墨青表示来日方长,忍得住。

宋老国公听闻宋舒又怀孕的消息,直接骂了魏琰一句混蛋,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到了他这个年纪,绝对不会嫌重孙重外孙太多,只会嫌少。

年纪大了,原本并不打算出远门的宋老国公,已经开始计划等明年开春去魏国金安城看望宋舒了。宋老国公还邀请了他的老兄弟关无涯届时跟他同行,正好在千叶城里没什么事情可做的关无涯也想出去走走,一口答应了。

眼看着十月即将过去,靳辰这几天就要生了。

这天天气晴好,也没有刮风,墨青准备带着靳辰到花园里走走。他们两个人都跟向谦学了医术,靳辰还亲手为靳晚秋接生了三个孩子,所以并不是很担心生产的时候会有危险。墨青已经知道剖腹产该怎么操作了,如果到时需要的话,墨青是打算亲自给靳辰接生的。

“也不知道苏苏现在在哪里。”靳辰被墨青揽着慢慢地往前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我现在怀疑苏苏真的被人带进了不归森林里面。”

距离冷肃失踪已经有几个月了,靳辰和墨青派人一直在暗中寻找,到现在依旧杳无音信。因为之前风清拿回了冷肃的面具,说是在不归森林边缘找到的,所以靳辰怀疑冷肃很有可能被人带到了那片广袤无垠的森林里面。靳辰在想等生了孩子之后,她要去探探那片森林里究竟有什么,把冷肃给找回来。

“有可能。”墨青微微点头,“他不会有事的,你不用担心。”

“希望吧。”靳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之前你不在的时候,苏苏非要给孩子取名叫墨小贝,你觉得怎么样?”

墨青摇头:“不怎么样。”

靳辰想到冷肃,微微一笑说:“孩子的大名已经取好了,不如小名就叫墨小贝吧,看在苏苏那么悲剧的份儿上,等他回来了应该会很高兴。”

墨青的笑容有些无奈:“你高兴就好。”

两人在花园里走了一圈,墨青准备带着靳辰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有些怪异的声音,抬头就看到一只灰扑扑的小鹰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前,朝着靳辰飞了过去。

靳辰微微皱眉,怎么感觉这个小鹰有点熟悉啊……

而那边墨青还没出手,一支利箭破空而来,在小鹰即将飞到靳辰身上的时候,一箭把它射到了地上。

“小莲花你回来了!”靳辰看着飞身而来的司徒琏微微一笑。

司徒琏手中拿着一把弓,对着靳辰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我回来了。”

司徒琏曾经身上一直都是一身暗红色的锦袍,其实只是因为颜若惜喜欢那个颜色,而司徒琏对衣服没什么特别的要求。这次去了魏国金安城,司徒琏在魏国皇宫住了几天,魏琰让人给司徒琏量身定做了几套衣服,有墨绿色的、藏青色的、宝蓝色的、墨色的,司徒琏试过之后觉得都挺不错的,这次都带了回来。这会儿司徒琏身上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劲装,腰间挂着一块纯白无暇的玉佩,看起来端的是公子如玉,俊逸无双。

墨青没有理会司徒琏,俯身把地上那只还没死的小鹰捡了起来。小鹰在墨青手中扑棱着翅膀,眼睛看向了靳辰,靳辰竟然从里面看出了一丝可怜的意味。

“西门小鹰。”靳辰脱口而出。她想起来了,她确实见过这个小鹰,这是秦骁养的,曾经用它给靳辰传过信,靳辰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西门小鹰,这会儿长大了一点,样子有些变化,不过还是灰扑扑的。

墨青把西门小鹰脚上绑着的一根竹管取了下来,从里面拿了一个小小的纸卷出来,看了两眼就递给了靳辰。

靳辰看着纸卷上面的内容愣了一下,秦骁中毒了,向他们求助?

下一刻,靳辰手中的纸卷掉落在了地上,她扶着肚子,皱着眉头说:“我好像要生了。”

墨青把中箭的西门小鹰扔在了地上,打横抱起靳辰,就从原地消失了人影。

司徒琏愣了一下,靳辰要生了?他神色微喜,准备离开去看看情况的时候,又看到了地上那只被他射了一箭的小鹰。司徒琏才刚刚回来,远远地看到靳辰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小畜生要飞到靳辰身上。怕这个小鹰伤到靳辰,司徒琏才射了它一箭,不过现在司徒琏知道这个小鹰是好鹰,因为靳辰认得它。

司徒琏把那只小鹰捡了起来,把它腿上的箭拔掉,然后从荷包里拿出一瓶伤药,洒在了小鹰的伤口上面,然后抱着小鹰朝着靳辰的院子而去了。

司徒琏向来喜欢站在墙上,这次也不例外。他抱着小鹰站在墙上的时候,就看到离夜正一脸无措地站在下面院子里。靳辰要生了,这会儿没人顾得上离夜,他想进房间去看看靳辰,但是被拦住了。

下一刻,司徒琏飞身过去就把离夜抱了起来,然后一手抱着离夜,一手抱着一个受了伤之后很乖顺的小鹰,坐在了院墙上面。

“琏叔叔,你回来啦!”离夜看到司徒琏神色一喜,“这只小鹰是哪里来的?”

“捡的。”司徒琏想了想,他确实是捡的。

“琏叔叔,娘亲要生小妹了,她们不让我进去看娘亲。”离夜有些闷闷不乐地说。

司徒琏伸手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你娘生孩子很辛苦,你现在进去帮不上忙。”

“可是……”离夜低着头说,“我不是娘亲生的,等有了小妹,娘亲和爹爹还会像以前那样喜欢我吗?”

离夜其实是个心思很敏感的孩子,他这会儿大了一些,在千叶城里逛街的时候,会听到不认识的人在讲他,说他是墨王爷和墨王妃的养子。养子是什么意思离夜明白,他知道他不是靳辰和墨青亲生的,但他不记得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了,他记得自己第一次叫娘亲的时候,叫的就是靳辰。

离夜很期待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可是他又忍不住会想,等有了小妹妹,爹爹和娘亲会不会就不喜欢他了……

司徒琏伸手拍了拍离夜的肩膀,看着离夜很认真地说:“小夜,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懂。我们无法选择血缘,但血缘并不代表什么。不管你爹娘有几个孩子,他们都会一直喜欢你的。”

司徒琏自己感触很深,因为他的亲生母亲颜若惜让他知道了所谓虎毒不食子,并没有那么绝对。人生在世,无法选择的是血缘,但由血缘牵绊到一起的关系,未必真的那么牢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发乎于心,贵在真诚。在司徒琏的人生里面,颜若惜是个很大的阴影,而靳辰则是一道很暖的阳光。司徒琏无比确信,靳辰不管有几个孩子,她都会把离夜当做亲生儿子来看待的。

“真的吗?”离夜抬头看着司徒琏问。他年纪还小,心思有些敏感,并不是真的怀疑墨青和靳辰对他的感情,他只是需要有一个人明明白白地跟他说说这件事。

“嗯!”司徒琏认真地点点头。

“小妹要多久才会出来啊?”离夜转头看向了靳辰的房间,小脸有些紧张地问,“小妹要从娘亲肚子里出来,娘亲会不会很痛?”

司徒琏眉宇之间也多了一丝担忧,因为他听说过女人生孩子都是从鬼门关走一遭。之前他听说靳辰把靳晚秋的肚子剖开,把三个孩子取出来,然后又把靳晚秋的肚子缝上,最终母子平安的时候,感觉无法相信,也觉得女人生孩子这件事太凶险了。

如今轮到了靳辰,司徒琏不知道靳辰的情况会不会好一些,不过他希望靳辰可以很顺利地把孩子生下来,这样应该不会那么辛苦。

产房里面,靳辰额头满是汗水,因为疼得很厉害。不过她并没有叫出来,也没有要求墨青给她麻醉然后用手术,因为她知道她自己可以把孩子生下来。

“小丫头,疼就叫出来。”墨青的脸色并不比靳辰好看到哪里,虽然之前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足以应付最坏的情况,可是真到了这个时候,看到靳辰疼,墨青的心更疼。

“啊!”靳辰忍不住痛呼出声的同时,墨青的身子都抖了一下。

闻讯赶来的邱宝阳和靳月都在门外,邱宝阳冲着里面喊了一声:“需要帮忙吗?”

“不用!”墨青话落,就听到稳婆在说:“王妃加把劲儿,马上就出来了!”

墨青就站在床边,跟靳辰十指相扣,一直在跟靳辰说话,想要分散一下靳辰的注意力,让靳辰不要那么难受,不过靳辰已经听不清楚墨青在说什么了。一阵剧痛袭来,靳辰感觉整个人快被撕成了两半,疼得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她眼角的泪水一下子就下来了。

“生了生了!是个小姐!”稳婆已经把孩子包了起来,满面喜色地说。

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个女儿的墨青,这会儿却根本顾不上刚出生的女儿,握着靳辰的手就没松开过。刚刚靳辰眼角的泪水把墨青给吓到了,他这会儿脸色还有些发白。他的小丫头从来都是坚强勇敢的,他认识靳辰到现在,从未见她哭过,刚刚竟然疼得都哭了!

“去看看……孩子……”靳辰神色疲惫地看着墨青说。

墨青不动,靳辰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我要看看孩子……”

墨青这才放开靳辰,从稳婆手中把孩子接了过来,抱到了靳辰面前。

墨青和靳辰同时看到了他们的女儿。襁褓中的孩子小小的红红的,闭着眼睛,握着小拳头。靳辰的心一下子就软得一塌糊涂,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她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墨青不错眼地看着怀中的小人儿,看着小人儿酷似靳辰的小脸,眼神一瞬间就柔和到了极点,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靳辰说:“女儿很像你。”

靳辰露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恭喜,如你所愿。”

门外听到孩子哭声的邱宝阳和靳月都是一脸喜色,邱宝阳还笑着说,靳辰生产的过程比起姚芊芊和靳晚秋来说都顺利很多,甚至比大多数孕妇生产都要顺利。从靳辰发作到平安生下孩子,用的时间很短,也不需要什么助产的药物,更不需要动刀子。

靳辰太累了,很快合上眼皮睡着了,墨青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坐在床边看着靳辰,心疼之余也感觉到了满满的幸福。

离夜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小妹的时候,大名墨紫小名墨小贝的小姑娘已经被放在了一个很精致的摇篮里面睡着了。

“小妹好小哦!”离夜忍不住放轻了自己的声音,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摇篮里的那个小人儿,感叹了一句,“好可爱啊!”

等靳家的人闻讯赶过来的时候,靳辰都平安生下女儿了。靳放看着酷似靳辰的外孙女,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声说:“好好好!”靳放之前还担心靳辰生产的时候会不顺利,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真的是太好了!

来看孩子的人都离开之后,靳辰才醒过来。痛感还是有的,不过已经好了很多。她一睁开眼就看到墨青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小丫头醒了,还疼吗?”墨青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摇头:“还好,孩子呢?”

“在外间,有人照顾。”墨青说。

“我想看看。”靳辰说,她生完之后就看了一眼。

墨青出去,很快又抱着一个襁褓进来了,身后还跟了一个小尾巴。

墨青把孩子放在了靳辰怀中,转身把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进来的离夜抱了起来,把他的鞋子脱了,让他坐在了靳辰身边。

“娘亲。”离夜看着靳辰叫了一声,小脸心疼地看着靳辰说,“娘亲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我没事。”靳辰伸手轻抚了一下离夜的脑袋,看着离夜微微一笑说,“小夜刚刚是在照顾妹妹吗?”

离夜挺着小胸脯说:“嗯!小夜是哥哥,会好好照顾小妹的!”

“小夜真乖。”靳辰微笑着说。

“小妹长得好像娘亲哦!”离夜看着靳辰怀中的小人儿眼睛亮晶晶地说,“小妹长大了一定会跟娘亲一样好看的!”

靳辰是在差不多正午时分生下的孩子,原本很晴朗的天气,到了傍晚时分突然飘起了雪花,千叶城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因为用上了地暖,所以外面再冷,房间里都是暖融融的。有可靠的下人在照顾孩子,靳辰没有要求墨青跟她分房睡,如果她要求了,墨青也不会听的。

墨王妃平安生下一个女儿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大部分人比较感兴趣的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墨青和天下第一美女靳辰所生的女儿会是何等倾国倾城的模样。

------题外话------

【通知】

因为游游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从今天开始,每天的固定更新字数变为9000字,游游有时间会加更哒~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