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圣女英明/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小贝姑娘洗三的时候,墨府只邀请了相熟的几家人上门。墨小贝姑娘的叔叔阿姨舅舅们送的礼物都相当用心,而且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就连夏国皇宫都派人专程送了贵重的贺礼过来。

墨小贝姑娘出生那天下的雪,一直持续了一整夜才停,到洗三那日还有积雪未化。墨青和靳辰沉浸在女儿出生的喜悦之中,都选择性地遗忘了墨小贝出生那日,出现在墨府的西门小鹰,还有小鹰带来的信息。秦骁写的那张纸条,被靳辰扔在了花园的地上无人问津,然后被大雪覆盖,上面的字迹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司徒琏把那只小鹰捡了回去,上了药之后好好照顾了两天,小鹰就恢复了活力,虽然暂时还不能飞,但是完全恢复正常指日可待。

司徒琏没有养过动物,也没有用音攻驱使过动物,当时看到这只小鹰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就捡了起来,也不管这只小鹰是有主之物,就十分不客气地据为己有了。他准备把小鹰的伤治好之后,试着用笛声跟小鹰之间建立联系,看看能不能成功。

墨青和靳辰的女儿是十月的最后一天出生的,而远在雪狼国的秦骁,才刚刚回到雪狼国王城。

秦骁一进王城,就入宫去向狼王复命了,因为他此前去夏国,就是奉狼王的命令送两位王女去和亲的,一切都很顺利。

“太子可知道夏国那位太子为何突然暴毙?”狼王看着秦骁问。夏国太子暴毙的消息才刚刚传到雪狼国王城没几天,狼王对此有些疑惑,想看秦骁知不知道什么内情。

“回父王的话,儿臣并不知道。”秦骁神色恭敬地说。

“那太子在夏国皇室安插的人,可还安全?”狼王目光幽深地看着秦骁问。

“回父王的话,儿臣的人暂时还是安全的。”秦骁恭敬地说。他没有跟狼王挑明他所谓的在夏国皇室安插的人说的就是夏毓敏,因为没有这个必要。狼王向来是个只看结果不问过程的人,这从他到现在都没有问过秦骁之前利用了谁让夏皇下旨退兵就能看出来。

“回去吧。”狼王摆摆手让秦骁退下了,并没有看出秦骁有任何异样。

秦骁出宫之后就径直回了太子府,进了太子府的书房之后面色就沉了下来。他把小鹰放出去送信之后,就一直在数着日子算着时间,他觉得现在墨青和靳辰应该已经收到他的信了,秦骁还是有很大希望认为墨青和靳辰会帮他的,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故意招惹过墨青和靳辰,除了那次为了天玄心法把墨青是东方珩的消息透露给了西门擎之外。这件事秦骁和墨青已经当面谈过了,墨青当时根本没有要报复秦骁的意思。

秦骁觉得,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再过几天就能收到墨青和靳辰给他的答复了。他希望是一个肯定的答复,这样他就能很快摆脱现在的困境。

一直以来都在努力提升实力,认为自己强大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的秦骁,最近深刻体会到了弱者的无力感。尤其是这两天,秦骁心中总感觉有些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是夜,秦骁在睡梦中突然惊醒,外面有人高喊“有刺客”,刀剑相击的声音由远及近,秦骁的面色一下子就冷了下去。

秦骁起身下床,刺客已经到门口了。秦骁身边武功最出色的暗卫跟刺客交上了手,秦骁面色沉沉地看着,手一直放在剑柄上,却没有要动手的打算。如果是以前,秦骁早就出手把刺客轻松解决了,可是如今秦骁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一动武就会立刻毒发,在刺客杀他之前,他大概就会毒发身亡了。

出现在秦骁面前的刺客只有两个人,武功都很高,至少比秦骁所有手下的武功都要高。秦骁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刺客杀掉了他的两个心腹暗卫,朝着他冲了过来。他眼神依旧平静,心中却凉透了,因为他已经开始考虑如果他动手,用最快的时间把这两个刺客杀掉是否可行……

秦骁的剑才拔出来一半儿,门外冲进来了一个人,是东方雅。

东方雅手持长剑,目光冷然地挡在了秦骁面前,跟两个刺客打了起来。

东方雅的武功在女子之中绝对是佼佼者了,但是同时应付两个武功高强的刺客,还是十分吃力,不过片刻功夫就受了点伤。

秦骁看着东方雅的背影,眼眸微微闪了一下。下一刻,一个刺客伤了东方雅之后,就挥刀朝着秦骁砍了过来。

秦骁下意识地后退,退无可退的时候,他刚把剑拔出来,就感觉喉头一阵腥甜。他悲哀地意识到一件事,他一旦动武就会毒发,而毒发将会导致他的武力值大打折扣,他之前的设想根本实现不了,因为他现在无论如何都没有能力杀掉眼前的刺客了。

眼看着刺客的刀已经近在咫尺,秦骁眼中闪过一道冷光,正要挥剑去挡的时候,一个人冲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刺客的刀并没有落在秦骁的身上,秦骁神色一震,就看到挡在他面前的东方雅胸口被人砍了一刀,已经软软地倒了下去。

秦骁伸手抱住了东方雅,就看到东方雅面色煞白,却在对着他笑,断断续续地说:“太子……我……不后……悔……”

东方雅话落就闭上了眼睛,秦骁抬头看到刺客的刀已经近在眼前了,神色有些悲凉地准备迎接死亡。秦骁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死得这么可笑,不是在战场上,不是在战斗中,而是身中剧毒不能动武的时候,被不知何人派来的刺客所杀!秦骁满心的不甘,他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连狼王都没有当上,就要死了……

下一刻,挥刀要砍秦骁的刺客却猛然瞪大眼睛向后倒了下去,另外一个刺客也被人所伤,瞬间毙命。

秦骁看到一身白衣的东方玉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干脆利落地杀掉了两个刺客,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东方玉看到东方雅满身是血,神色微变,上前查看了一下东方雅的伤势,把一颗药丸塞进了东方雅口中,然后把东方雅抱了起来,面色冷然地看着秦骁说:“外面还有很多刺客,我要带小雅走,你可以选择跟我们一起走。”

秦骁的犹豫只有一瞬间,他看了一眼东方玉怀中昏迷不醒的东方雅,面无表情地说:“我跟你们一起走。”

东方玉顺利地带着东方雅和秦骁离开了太子府,即将离开雪狼国王城的时候,秦骁回头去看,就看到太子府的方向已经起了冲天的火光。

“你现在想回去可以回去!”东方玉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眼眸微暗:“走吧!”

东方玉带着秦骁和东方雅离开了雪狼国王城,到了最近的另外一座城池才停了下来,给东方雅找了一个老大夫过来。老大夫说东方雅受的伤虽然很重,但是并不致命,养养就好了。

天色还未亮,东方玉看着东方雅依旧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转头看着秦骁的眼神冷到了极点:“当初你要天玄心法,我已经给你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要你对我妹妹好一点,可你是怎么对待她的?我出关就听到外面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你娶了小雅这么久,竟然都不愿意碰她?我本想来找你要个说法,可是却看到小雅为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对于东方玉一连串的质问,秦骁神色平静地说:“我中了毒,一动武就会死。”

“那你也不能让小雅给你挡刀,你还是个男人吗?”东方玉看着秦骁冷声问。

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我没想到会这样。”

“秦骁,你既然娶了我妹妹,就要对她负责!她如今还为了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休想好过!”东方玉看着秦骁冷声说。

秦骁微微垂眸,没有说话。

“我会给祖父传信,让他过来,看能不能想办法为你解毒,在这之前,你就好好陪着小雅吧!”东方玉话落就面色冷然地甩袖离开了。

秦骁这会儿所在的地方是雪狼国怀化城一个很僻静的小宅子里面,他看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并不华贵但是该有的东西都有。

秦骁的目光落在床上的东方雅身上,眼中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意味。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第一次认真去看东方雅的脸,昨晚这个女人为他挡了一刀,否则他现在已经死了。秦骁原本以为自己会有感动甚至因此对东方雅有好感,可是他现在距离东方雅这么近,看着东方雅的时候,心中却依旧是一片冷漠,没有泛起任何涟漪。

秦骁到现在都不知道昨晚要刺杀他的人究竟是谁,但是他知道一点,东方玉出现的时机太过巧合了!巧合并不是不可能,但东方玉的表现,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他跟东方雅的关系根本就没他表现得这么好,他也没有这么在意东方雅。仅凭这一点,秦骁对于东方玉所说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

自从秦骁发现东方玉交给他的是一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之后,就不可能再相信东方玉了。即便东方雅是被蒙在鼓里的,秦骁依旧对她没有任何好感,这是从第一次见面就产生的厌恶,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改观。

秦骁昨晚见到东方玉的时候,就对东方玉生出了怀疑,但他还是选择了跟着东方玉一起走,并不是因为心系东方雅,而是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秦骁已经冷静下来思考了离开和留下哪个对他有利。

秦骁知道自己的毒解掉之前就等同于一个废人,他不知道昨晚的刺客是什么人,如果他留在雪狼国王城的话,根本无力应付那些刺客,以及幕后想要对付他的人。

已经当上雪狼国太子的秦骁,并没有一刻真正的高枕无忧。秦骁知道曾经跟他争太子之位的秦岩有可能还活着,因为当初秦蓝害得秦岩下落不明,生死未知,既然是未知,那就未必一定是死了。秦蓝是死了,但是后来跟秦骁争太子之位的秦朔,却是被秦骁刻意放走的。秦骁以为秦朔回到冷肃身边之后,就不会再跟他作对,但现实是秦朔失踪了,并没能回到冷肃身边。

所以在昨晚电光火石之间,秦骁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暂时离开雪狼国王城。他能想到他离开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这会儿雪狼国王城说不定已经传遍了他在昨夜的大火中丧生的消息,而他的位置会很快被人取代。

但秦骁不得不这样做。他知道继续留在雪狼国王城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因为他现在实力受限,太过被动,很容易就会被人趁虚而入。

跟着东方玉离开雪狼国王城,自然也是有风险的。虽然秦骁并不知道东方玉交给自己一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是图谋什么,但这件事表明秦骁对于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是有价值的,既然有价值,至少东方木和东方玉不希望秦骁死。秦骁这会儿希望东方玉真的能把东方木找来,以东方木的能耐,是有可能有办法给他解毒的,秦骁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的毒能够尽快解了。

床上的东方雅嘤咛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第一眼就看到秦骁坐在床边看着她。

四目相对,东方雅身上很疼,心中却有一丝甜蜜,痴痴地看着秦骁的脸,感觉自己真是爱惨了这个男人。

秦骁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东方雅问了一句:“你感觉如何?”

这绝对是秦骁第一次对东方雅表示关心,东方雅看着秦骁,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说:“我没事,还能活着见到你,真好。”

秦骁的眼神依旧冷漠:“我中了毒,不能用武功,昨夜多谢你救了我。”

秦骁话语中的冷漠和客气,让东方雅心中刚刚生出的一丝甜蜜,瞬间就染上了苦涩的味道。她定定地看着秦骁说:“即便我愿意为了你付出生命,你还是不会喜欢我对吗?”

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情爱之事,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东方雅眼眸微暗,下一刻,心中却生出一个有些怪异的想法。她觉得秦骁对靳辰有些特别,似乎是喜欢靳辰的,但是秦骁自己好像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东方雅突然感觉有些高兴,因为她觉得只要让秦骁离靳辰远一点,秦骁或许永远都不会意识到他对靳辰的感情,而东方雅觉得只要她朝夕陪伴,秦骁总会看到她的存在的。东方雅知道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不是雪狼国王城的太子府,秦骁既然愿意跟着东方玉一起离开雪狼国王城,是不是说明昨夜她舍命相救,秦骁并不是真的无动于衷……

“太子,我会求大哥让他想办法帮你解毒的。”东方雅目光温柔地看着秦骁说。

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多谢。”

话虽如此,秦骁心中对于东方玉却是很不屑的,因为如果没有东方木的话,东方玉什么都不是,以东方玉的实力,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而东方玉根本就不懂医术,昨夜给东方雅吃的也只是一般人都会随身携带的伤药。但秦骁觉得东方木很可能会有办法给他解毒,这与东方木是不是会医术无关,像东方木那样的绝顶高手,手中一般都会有一些常人无法得见的宝贝。

秦骁再次见到东方玉的时候,东方玉对他依旧没有好脸色,却状似无意地问了他一句:“你的天玄心法修炼得怎么样了?”

“中毒之前一直都在修炼。”秦骁面无表情地撒谎了,因为他在千叶城跟墨青交手过后发现不对劲,就没有再修炼了。

“嗯。”东方玉微微点头,“等你的毒解了,让祖父指点一下。”

“大师伯会来吗?”秦骁看着东方玉问。

东方玉神色淡淡地说:“我已经给祖父传信了,他会来的。”

雪狼国王城。

狼王半夜被惊醒,听闻太子府出了事,秦骁已经葬身火海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狼王这么多儿女,他觉得最优秀的一直都是秦骁,秦骁也是他早就选定的继承人,之前那么多事情,不过是狼王对于秦骁的考验而已。

狼王亲自出宫到了太子府附近的时候,太子府的大火已经烧得越来越烈,根本无法靠近了。有很多官兵在救火,但是就算把火扑灭,太子府里面的人一定已经葬身火海了。

直到天色微亮的时候,太子府的大火终于彻底熄灭了,而太子府也变成了一片废墟,看不到一个完好的建筑。里面有不少尸骨,其中一具被大火烧得分辨不出样子的尸体是在秦骁的书房中发现的,前去收敛的仵作根据身形断定那就是秦骁。

雪狼国的太子秦骁已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雪狼国王城,并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

而在太子府出事的第二天傍晚时分,失踪已久的雪狼国八王子,曾经的岩王爷秦岩,回到了雪狼国王城。

“你这些日子去了哪里?”狼王见到秦岩的时候,眼底的讶异一闪而逝,神色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回父王的话,儿臣受了重伤,幸得高人相救,才得以平安回来见到父王。”原本人高马大身材壮硕的秦岩,这会儿瘦了一些,整个人看起来比曾经要精明很多。

“回来了就好。”狼王神色淡淡地说。

“儿臣刚刚进城的时候听闻十王弟昨夜遇害了,还请父王节哀。”秦岩面色沉痛地对狼王说。

狼王目光幽深地看了秦岩一眼。秦岩回来的时机和秦骁遇害的时间太过于巧合,任谁都会怀疑秦骁出事跟秦岩有关。不过狼王并没有要探究的意思,甚至连问都没有问。

秦岩十分高调地回到了他曾经的王府,宣告了他的归来。

雪狼国王室残酷的竞争法则决定了没有人会为秦骁报仇,那些原本支持秦骁的大臣和将军们,在秦骁出事,秦岩归来之后,很快就会忘掉秦骁,转而听从秦岩的命令。

狼王更是把优胜劣汰这一点发挥到极致的人,他没有下令去追查是谁害了秦骁,或者说狼王明明知道秦骁出事绝对跟秦岩脱不了干系,可是狼王不会因此去追究秦岩,为秦骁报仇。因为秦岩和秦骁都是狼王的儿子,狼王心中自有一番思量。

而狼王思量的结果就是,在秦岩回归雪狼国王城的第二天,就立了秦岩为新的太子。

这些消息都很快传入了距离雪狼国王城最近的怀化城。秦骁这两日没有出过门,一直待在那个小宅子里面,东方玉把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告诉了秦骁。

秦骁对此似乎并不意外,也没有表现出沮丧或者愤慨的情绪,神色很平静地跟东方玉下棋,从来没有让东方玉赢过一次。

而表现最激动的是东方雅,她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就像她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还对秦骁说,等她伤好了,他们一起回雪狼国王城,把秦岩给杀了,雪狼国太子之位依旧是秦骁的。东方雅还开口求东方玉帮忙,东方玉答应了。

秦骁心中对于东方玉和东方雅兄妹俩的表现嗤之以鼻。秦骁现在最无法接受的,根本就不是太子之位又被秦岩夺走了,也不是得知派人刺杀他的是秦岩,而是他体内的毒没有解,无法用武功。

经历了一场变故,秦骁现在在世人眼中是个死人了,他苦苦经营了这么多年的一切都毁于一旦,但是秦骁反而更加冷静了。他是狼王的儿子,他最清楚狼王对儿女有多么无情,所以他才那么渴求权势。因为他母亲的死,他从小到大几度重伤濒死,都让他深刻体会到了一个道理,他想要在雪狼国王室活下去,只有成为唯一的那个王。

在秦骁还是个王爷的时候,他跟他的兄弟姐妹斗,互相残杀,因为如果他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了他。在他当上太子的时候,他依旧无法高枕无忧,如今秦岩归来就说明了一切。

秦骁从未有过怨天尤人的时候,现在也没有。从小到大坚持的信念让秦骁遇到危险和麻烦的时候,最先想的,是自己太弱了。秦骁武功并不弱,但他中了毒,让他空有一身武功,却成了一个遇到刺杀只能等死的弱者。秦骁并没有把他中毒的原因归咎于别人,他觉得这是因为他不够强大,不够谨慎,小看了林妙音那个用毒高手。秦骁这些天甚至在想,他只练武还是不够的,他也应该找机会去学医术和毒术,否则遇到这样的时候,就会很被动。

秦骁很冷静很理智,他知道就算秦岩抢走了他的太子之位,他只要找到机会,还可以抢回来,因为雪狼国王室的储位更迭,并没有夏国和魏国那么多的规矩。即便在这期间秦岩用手段把狼王弄死,自己当上了狼王,秦骁也有办法把王位抢过来。

所以秦骁现在只关心一件事,那就是他中的毒要怎么解。至于东方雅在那里义愤填膺地说要杀回雪狼国王城,帮秦骁夺回太子之位,秦骁听了非但没有任何感动,反而觉得东方雅太蠢,而秦骁眼中的东方玉,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说话做事都假得可以。

又等了两天,东方木出现了。

东方木对医术和毒术只是略懂,他断定秦骁中的毒跟曾经墨青中的毒一样,而东方木并不知道解毒之法,就算知道,手中也没有解药。

“有你师父的消息吗?”东方木看着秦骁问。

秦骁神色平静地说:“没有。”

东方木看向了东方玉:“玉儿,你带秦骁去夏国找墨青,让墨青给秦骁解毒。”

听到东方木提起墨青,东方玉眼眸微冷:“祖父,墨青未必能为秦骁解毒,就算他能,恐怕也不会帮忙。”因为燕云嫁给风扬这件事,东方玉已经彻底恨上了墨青。

“就说是老夫要求的。”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他会帮忙的。”

“是,祖父。”东方玉神色恭敬地说。

“秦骁,这次是老夫和玉儿救了你,解毒之后,立刻随玉儿去见老夫。你师父很可能已经不在了,作为正阳门的弟子,老夫不会让你出事的。”东方木看着秦骁冷声说。

“多谢师伯。”秦骁垂眸恭敬地说,心中生出了一丝喜悦。秦骁没想到东方木竟然让他去找墨青帮忙解毒,这对秦骁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原本秦骁已经考虑过了,如果东方木真的帮他解了毒,他很可能会受制于东方木,不得不在东方木的眼皮子底下继续修炼那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想要摆脱东方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东方木让秦骁去找墨青,正中秦骁下怀。如果东方木和墨青这两个人让秦骁选的话,秦骁会选择联合墨青一起弄死东方木。秦骁觉得,只要他能见到墨青和靳辰,接下来一定不会这么被动了。

东方木很快就离开了,东方雅对于他们准备去夏国这件事很是不解,东方玉这才告诉了东方雅,说墨青就是曾经东方雅见过的那个东方珩。东方雅只是有一点惊讶,并没有多想,她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秦骁,已经看不到别的男人了。

就在东方玉带着秦骁和东方雅离开怀化城,暗中前往夏国的时候,墨青和靳辰收到了秦骁出事的消息。

“秦骁真死了?”还在坐月子的靳辰微微愣了一下。

墨青怀中抱着刚刚吃完奶,一点困意都没有的墨小贝小姑娘,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因为墨小贝小姑娘虽然啥都不懂,已经显露出了她闹腾的性格,只要醒着的时候,必须有人一直抱着,而且还不能抱着不动,否则她就放开嗓门大声哭,哭个不停。

“未必。”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着,伸手戳了一下墨小贝软软的小脸蛋,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我都忘了秦骁之前给我们传了信。”靳辰这会儿才想起来那张被她扔在墨府花园里的纸条。

“他现在就算活着,也不知道躲在哪里,我们不需要理会。”墨青不甚在意地说。

“如果秦骁没出事的话,你会帮他解毒么?”靳辰看着墨青问。

墨青看着怀中的女儿唇角微勾:“看心情吧!”

靳辰表示,她有点同情秦骁的遭遇,但她跟墨青的想法一样。就算秦骁这会儿没出事,他向靳辰和墨青求助,他们都未必会帮他,就算要帮,也一定是有条件的。而如今秦骁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他们是不可能费心去寻找秦骁然后帮他解毒的。

墨小贝小姑娘如今一天一个样,长开了点之后,看着越发像靳辰了,简直就是一个袖珍版的小靳辰。得偿所愿的墨青对于女儿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宠。墨小贝爱动,墨青就天天抱着她走来走去,也不觉得累,旁边只能在床上坐月子的靳辰看着这对一直在她跟前晃悠的父女,都觉得累了。

有了一个孙子和四个外孙之后,终于盼来了一个外孙女的靳放,如今每天下朝第一件事,不是回府抱孙子,也不是去安平王府看外孙,而是来靳辰这里看宝贝外孙女。

这天靳放过来的时候,照旧先从墨青怀中把外孙女给接了过来,抱在怀中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眼中满是宠溺。

靳放看着玉雪可爱的外孙女,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下靳辰取名字的功力太差了,说给他的宝贝外孙女起的名字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也没有优雅可爱有内涵。不光大名墨紫太随意了,小名竟然叫墨小贝这么直白简单,靳放觉得明明还有很多更好的选择,靳辰和墨青都读过那么多书,竟然没有给孩子取一个更好的名字。

“老爹,其实你是觉得我们给孩子取名字的时候,没有问过你的意见,所以觉得怎么都不对吧?”靳辰看着靳放笑了起来,“老实交代,老爹你先前是不是已经偷偷给你家外孙女取了好几个备选的名字,就等着我们问你意见呢?”

靳放的神色有些尴尬:“没有的事。”其实靳辰说中了,靳放终于盼来一个外孙女,从得知靳辰肚子里是个女儿的时候,靳放就暗戳戳地开始给他宝贝外孙女取名字了,前前后后想了至少有几十个,最终从里面挑出了几个自己比较满意的,就等着墨青和靳辰征求他意见的时候拿出来供他们挑选,毕竟一般孩子的名字都是长辈给取的,就像魏琰和宋舒的女儿,宋老国公就有绝对的取名权利,靳放的孙子靳昭的名字就是靳放给取的。

可是靳放没想到靳辰和墨青压根没想过要问他的意见,两人就定下来了,还是一看就这么随意的名字,靳放当然会忍不住吐槽了。

“老爹,名字好听就行了,墨青的名字也没有什么内涵啊,他女儿跟他的名字是一个风格的,这也是一种传承。”靳辰微微一笑说,“老爹你倒是解释一下,我为什么叫靳辰?”

“……因为你是辰时出生的。”靳放的神色瞬间就有点尴尬了,因为他当年给靳辰取名字的时候,也相当不上心。

靳放离开之后,靳辰看了一眼墨青怀中的女儿,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我都这么大方地让女儿叫墨小贝了,苏苏怎么还不回来啊!”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只要他还活着,早晚会回来的。”

“希望不要太晚。”靳辰说,“等墨小贝会走路了,我们就去不归森林探险去吧。”不光是为了找冷肃,靳辰对那片神秘又危险的森林很有兴趣。

墨青看了一眼怀中懵懂的女儿,微微一笑说:“好。”

夏国东部最偏僻荒凉的一座城池名叫不归城,出了不归城,就是不归森林。不归城是夏国的流放之地,犯了重罪被判流放的人都在这里,包括曾经的三皇子夏毓轩和三皇子妃靳萱。

就在墨青和靳辰提起冷肃和不归森林的时候,有两个打扮得跟不归城有些格格不入的人进了不归城,很快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只见那个容貌绝色倾城的少女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皮肤好得吹弹可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灵气十足。她明明长着一张纯真无邪的脸,却有着让男人喷鼻血的魔鬼身材。

少女身旁跟着一个看起来很丧的老者,是真的很丧。老者一张苦瓜脸上面满是愁容,嘴角耷拉着,一副永远都高兴不起来的样子。

“二长老,那个男人为什么看着我流口水呀?”少女问身旁的老者。

“那个贱民垂涎圣女的美色,我去杀了他!”老者话落就从腰间拔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宝剑,一看就不是凡品。

“二长老,我们才刚来这个地方,不要杀人啦!”被叫圣女的少女一脸天真地说,“我们不如去问问那个流口水的男人好了,看他知不知道苏哥哥的姐姐在哪里,如果他不知道的话,我们再把他杀了。”

很丧的老者一脸崇拜地看着少女:“圣女英明!”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