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不知好歹/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归城里有很多恶人,不少都是在别的地方混不下去才跑到这里来的,好人在这里根本无法生存下去。烧杀掳掠在这里是极为常见的事情,因为这里的夏国官兵也等同于被流放,没什么前程可言,也没有多少油水可捞,每天只盯着那些真正被流放到这里的重犯,其他的一概不管。

这会儿城中突然出现了一位身材火辣的大美女,附近的色狼们眼睛都亮得吓人,纷纷聚集了过来。

那个正对着绝色少女流口水的剑客,看到少女竟然笑容甜美地朝着他走了过来,心中一阵激动。旁边的人看着剑客的眼神都是羡慕嫉妒恨,不过都只是按兵不动,没有做什么。这个剑客是一年前来到不归城的,没人知道他名字叫什么,他有个外号叫做风流剑客。这位风流剑客十分好色,之前还睡了不归城太守的一个小妾,不过因为这剑客武功很高,最终非但没惹来麻烦,反而跟不归城太守称兄道弟了,在不归城中也是一个无人敢惹的存在。

“小妹妹,第一次来不归城吧?哥哥可以带你转转。”风流剑客看着走到他跟前的少女,口水真的要流下来了。这脸蛋!这胸!这腰!极品!绝对的极品!

“哥哥,你知不知道苏哥哥的姐姐在哪里?”少女看着风流剑客神色认真地问。

风流剑客愣了一下,苏哥哥的姐姐?什么鬼?他眼眸一闪,对着少女说:“哥哥不知道,不过哥哥可以带你去……”

原本笑得一脸纯真无邪的少女却突然变了脸色,伸手就抓住了风流剑客的胳膊,武功高强的风流剑客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胳膊已经被少女一拧,然后给扯掉了……

周围的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就听到那个很丧的老头对少女说:“圣女武功天下无敌!”

风流剑客已经疼得快要晕过去了,他看着自己被扯掉的胳膊,怀疑自己一定是遇见了女鬼。因为这个少女根本没用什么武功,她只是那么毫无技巧性地把他的胳膊给扯了下来,力气大得惊人。

那些原本要凑过来的色狼们都在面色惊恐地后退,少女看着跟着她的老者一剑就把那个风流剑客给杀了,脸上没有任何异样,反而又露出了那欺骗性十足的纯真笑容,扫视了一圈,声音甜美地说:“你们有没有人知道苏哥哥的姐姐在哪里?”

女鬼!一群男人如惊弓之鸟四散而逃,仿佛被那少女多看一眼,就会落得跟风流剑客一样的悲惨下场。

看到不归城空无一人的街道,少女有些疑惑:“他们为什么怕我?”

老者恭敬地说:“因为圣女很厉害。”

“哎呀我忘了!他们不一定认识苏哥哥,又怎么会知道苏哥哥的姐姐在哪里呢?”少女说着一脸同情地看向了地上风流剑客的尸体,“对不起,我错怪你了,不过你流口水的样子太丑了,我都要把昨天吃的肉吐出来了。”

“圣女殿下,我们还是赶紧去找苏公子的姐姐吧!”老者对少女说,“我们应该去一些繁华的地方找,这里的贱民肯定不认识苏公子那样高贵的人。”

少女很认同地点头:“二长老你说得对,我们快走吧!”

夏国千叶城。

靳辰坐了一个月的月子,感觉整个人都要发霉了。作为一个异世来客,靳辰觉得坐月子这种事要因人而异,像她身体这么好,又调理得很好的,其实没必要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只是墨青对这件事却很坚持,一直盯着靳辰,不让靳辰洗澡,也不让她洗头发,还每天跟她一起睡。靳辰表示她家男人对她绝对是真爱,她都有些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了……

这天终于出了月子,靳辰美美地泡了一个澡,感觉通体舒畅,神清气爽,这才有了把生孩子的任务彻底完成的感觉。

“小贝啊,你可折磨死你娘我了。”靳辰看着墨小贝在墨青怀中对她露出一个无齿的笑容,伸手就捏上了墨小贝的脸,捏了一下感觉手感忒好,就又多捏了两下,根本停不下来。

皮肤娇嫩的墨小贝脸上多了两道红痕,墨青神色有些无奈地阻止了靳辰还要继续作乱的手,看着靳辰说:“小丫头,别闹了。”

“好吧。”靳辰收回了自己的手,神色认真地对墨青说,“孩子不能惯着,小青青你太宠女儿了,这样不好。”

墨青笑得一脸无奈:“小丫头,女儿才满月,你说这话是不是太早了?”

靳辰微微一笑:“其实我就是觉得看到一个跟我长得这么像,又这么小的娃娃很神奇,想多捏两下而已,小青青你不要怀疑我对女儿的爱。”

墨青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揉了揉靳辰的头,笑容宠溺地说:“小丫头你当了娘之后更可爱了。”

靳辰现在其实也不过才十七岁出头而已,她对于自己这个年纪就生了娃娃的感觉还是很神奇的,尤其墨小贝长得这么像靳辰,让她心中感觉很奇妙。

墨小贝姑娘的满月宴虽然人不多,但还是很热闹的。靳宋齐三家的人全员到齐,除此之外没有外人了。

宋老国公作为辈分最大的一位,抱着墨小贝姑娘喜欢得不行,开口就说要让墨小贝给他重孙宋安翊当媳妇儿,表兄妹结个娃娃亲。

“安安,你喜不喜欢小贝啊?”宋老国公还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宋安翊。

宋安翊很认真地点头:“喜欢!”

虽然宋安翊是靳放的亲外孙,但靳放觉得这事儿也不能这样,他轻咳了两声说:“小贝跟昭儿年纪相仿,应该能玩儿到一起。”

唯恐天下不乱的齐皓诚直接来了一句:“靳小五,你家宝贝女儿我们家定了啊!我家四个儿子,你们随便挑,哪个都行!”

墨青面色如常,唇角含笑,他手中的茶杯却在众人的视线中无声无息地变成了粉末。他拿出一块帕子擦了擦手,笑容无比温和地说:“女儿的亲事,我这个当爹的是要好好把关的,武功不如我的,不考虑。”

宋老国公轻哼了一声:“你这是不打算找女婿了!”

靳放轻咳了一声:“墨青你要求这么高,小贝怎么嫁得出去。”

齐皓诚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好!我要让我家四个小子从明天开始练武!”

靳晚秋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伸手就拧住了齐皓诚的腰,瞪了他一眼:小五家宝贝女儿才刚刚满月,你能不能别跟着长辈瞎搀和!

齐皓诚痛并快乐地看着靳晚秋:晚晚,我不是怕咱们儿子娶不上媳妇儿嘛……

坐在一旁的司徒琏突然插了一句:“我觉得小夜跟小贝在一起也很好啊!”

结果其他人还没反应呢,离夜就开口了,小脸认真地说:“琏叔叔,小贝是小夜的妹妹,哥哥和妹妹不能在一起成亲的。”

墨青很欣慰地看了离夜一眼,表示儿子就是聪明懂事。才刚刚满月就被五个表哥惦记上的墨小贝姑娘,突然放声大哭并且尿在了宋老国公身上。宋老国公哭笑不得地看着被人抱走的小人儿,感觉靳辰这女儿绝对不会是个乖巧柔顺的性子。

满月宴结束的时候,亲朋好友们纷纷离开了,打算订娃娃亲的自然都没成功,因为墨青用行动表明了他非常不友好的态度。

就剩下一家四口的时候,墨青在地上铺了一块厚厚的绒毯,让离夜带着墨小贝在上面玩。离夜趴在墨小贝身旁,神色认真地说着自以为墨青和靳辰听不到的悄悄话,譬如小妹你要最喜欢大哥,不要跟安安一起玩儿,因为他想娶你之类的……

墨青和靳辰在一旁相视一笑,墨青握着靳辰的手,靳辰的手指在墨青手心勾了勾,对着墨青眨了眨眼:今晚要不要开荤?

墨青看着靳辰生完孩子之后更加美丽的脸庞,视线下移,喉头就滚动了一下,他家小丫头长大了啊!

墨青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眨了眨眼睛:现在行不行?

靳辰唇角微勾,墨青起身就把墨小贝给抱了起来,然后对离夜说:“你娘累了,你今天可以帮忙照顾妹妹吗?”

离夜眼睛一亮:“好啊好啊!”

墨青抱着墨小贝出去,交给了琴韵,离夜也颠颠儿地跟着走了。墨青转身回房,关上房门,就看到他家向来不懂矜持为何物的小丫头已经在宽衣解带了……

墨青忍了很久了,如今终于无需再忍,很快化身为狼,把靳辰给压倒在了床上。

只是墨青还没把靳辰的衣服撕开的时候,突然神色一冷,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靳辰非常不负责任地轻抚着墨青的胸膛说:“哎呀小青青,有人打扰,你要不要去看看?”

墨青看着靳辰,苦笑了一声,低头狠狠地亲了靳辰一口,神色无奈地从靳辰身上下去了。

靳辰坐起来开始整理衣服,有些没好气地说:“出去打架去!”

墨青和靳辰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白衣男子背对着他们站在院中,一副遗世独立的样子。

靳辰此刻心中只有两个字:装逼……东方玉是以为背对着他们,他们就看不出来他是谁了么?还是觉得这样显得他很有气质?

跟靳辰亲热被打断的墨青心中十分不爽,看到东方玉的时候直接冷冷地说了一句:“有何贵干?”

东方玉转身,就看到一头银发的墨青站在不远处看着他,而墨青身旁是姿容绝色的靳辰,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简直美丽和谐到了极点。可墨青和靳辰越是甜蜜,东方玉就越觉得刺眼,因为他认为就是墨青导致他失去了他爱的女人燕云。

曾经关系还不错的墨青和东方玉,早已经回不到曾经了。东方玉看着墨青冷声说:“是祖父让我来找你的。”

“师父有什么吩咐,你可以直说。”墨青面无表情地说。

“秦骁中了跟你以前一样的毒,祖父要求你把他的毒解了。”东方玉看着墨青冷声说,话落就等着看墨青的反应。东方玉这会儿竟然有些期待墨青反抗东方木的命令,这样一来东方木一定不会放过墨青的。

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然后转头看着东方玉冷声说:“可以。”

“把解药给我。”东方玉看着墨青,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

“让秦骁亲自过来取。”墨青冷冷地说。

“墨青,你是在跟我讨价还价吗?”东方玉看着墨青冷声说,“这是祖父的意思,把解药给我!”

“东方玉,你在我们面前找什么优越感?你爷爷的意思是让墨青把秦骁的毒解了,至于怎么解,我们说了算!”靳辰看着东方玉冷声说。

“哼!”东方玉冷哼了一声,“好,我会让秦骁过来见你们的,如果你们不能解了他的毒,后果自负!”

东方玉话落就从靳辰和墨青面前消失了人影,墨青打了个手势,风清暗中跟着东方玉一起离开了。

“秦骁果然没死啊。”靳辰表示她其实不怎么意外,秦骁这个人并不作,不是早死的面相。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看来是东方玉和东方雅救了秦骁。”

这会儿才傍晚,本想亲热一下结果被打断的两人都暂时没有兴致了,去吃了饭,看了看孩子们,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风清回来了。风清已经查到了秦骁所在的地方,没有发现东方木,但是东方雅跟秦骁在一起。

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守在门口的风清带着乔装打扮过的秦骁和东方雅一起进来了。

“秦公子,我家主子和夫人就在里面,请。”风清对秦骁说,自始至终没有理会过东方雅。

“你留在外面。”秦骁神色冷漠地看着东方雅说。

“不行!”最近因为秦骁有求于东方玉和东方木,东方雅又觉得自己救过秦骁,所以底气有些足了,开口反驳道,“大哥说了让我一直跟着保护你,我怕他们会对你不利。”

“我再说一次,你留在外面!”秦骁看着东方雅冷冷地说。

东方雅看到秦骁的眼神,最终还是妥协了,神色有些难堪地站在了墨青和靳辰的书房外面吹冷风。

东方雅看着秦骁进了书房,没有人过来招待她,她能听到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传来小孩子笑闹的声音,她知道墨青和靳辰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而今天是他们女儿的满月。想到这里,对比了一下自己和秦骁,同样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东方雅觉得墨青和靳辰好幸福,可是她和秦骁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也像是陌路人……

秦骁一个人进了靳辰和墨青的书房,就看到墨青和靳辰坐在那里下棋,似乎在等着他过来。

“大师兄,小师妹,恭喜。”秦骁看着墨青和靳辰悠闲惬意的样子,心中苦笑了一声,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落魄至此,还求到了墨青和靳辰面前。只是不管秦骁心里怎么想,他一开口就对墨青和靳辰道喜,因为他知道今日是墨青和靳辰的女儿满月的日子,而他先前来千叶城的时候,还专程过来送过贺礼。

“坐。”墨青没有抬头,他放下手中的一枚棋子,一局结束,他又赢了。

靳辰表示她根本就不喜欢跟墨青一起下棋,迄今为止没赢过。这会儿夫妻俩都看向了秦骁,秦骁发现靳辰比起以前更美了,他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他就算要找携手一生的女子,也应该是靳辰这样的,而不是东方雅那样不懂得自尊为何物的女人。

“你竟然还活着,命挺大的嘛!”靳辰看着秦骁唇角微勾。这会儿秦骁已经不是雪狼国的太子了,而是一个“死人”,靳辰感觉他看起来比以前稍微顺眼了一点。

秦骁嘴角微微扯了扯,想笑一下但又不怎么会,脸上满是苦涩地说:“让小师妹见笑了。”

“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墨青神色淡淡地看着秦骁说。

秦骁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隐瞒,把他利用林妙音,却被林妙音临死之前阴了一把的事情说了,因为秦骁笃定夏毓敏的死一定跟靳辰和墨青有关,所以他们必然知道林妙音的存在。

秦骁之后又把他在雪狼国王城遇刺的事情说了,甚至还说了东方雅为他挡了一刀。东方玉的出现,东方木的安排,秦骁事无巨细地都跟墨青和靳辰讲了一遍。

秦骁这会儿面对墨青和靳辰的时候,感觉跟以前有些不同。他是来求救的,有被拒绝的可能,可他就是有一种不吐不快,可以畅所欲言的感觉。要知道秦骁从小就是一个深沉内敛的人,他身边的亲人不是想要算计他就是想要弄死他,他真正信任的人几乎没有,可以交心的人是真的一个都没有。朋友这种东西对秦骁来说很陌生,他倒是一直试图跟墨青和靳辰做朋友,但无奈他们立场不同。

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见到墨青和靳辰,秦骁竟然莫名觉得安心。靳辰出自夏国,墨青是魏国的王爷,秦骁势必还是要回雪狼国王室拿回属于他的一切的,他们的立场并不一致,但就在此刻,秦骁真的觉得安心,他无比相信墨青和靳辰不会害他的,不需要缘由。如果非让秦骁说他有什么朋友的话,秦骁口中说出的名字一定是墨青和靳辰。

“问个冒昧的问题。”靳辰看着秦骁似笑非笑地说,“东方雅为了救你命都不要了,你有没有很感动?”

靳辰觉得东方雅是真爱秦骁,不过秦骁这性子,会不会爱上东方雅那样的人,还真难说。聪明的女人不少,但是再聪明的女人也容易在爱情中迷失自己。东方雅原本聪明与否靳辰并不是很清楚,但东方雅绝对属于爱上一个男人就没有了自我的女人。这种女人其实其实会很危险,如果她爱上的男人也爱她的话,自然是皆大欢喜,否则,就是飞蛾扑火。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没有。”

靳辰表示不解:“为何?”一般男人看到一个女人对自己如此深情厚爱,一点点的感动还是会有的吧?

秦骁继续面无表情:“我从一开始就很讨厌东方雅,娶她只是为了……天玄心法,后来还发现天玄心法有问题,就更讨厌她了。”

此刻面对墨青和靳辰,秦骁就连天玄心法的事情都这么直接说了出来,因为秦骁觉得,墨青和靳辰应该早就猜到了,甚至他之前能够发现天玄心法有问题,就是墨青刻意给他传达的信息,否则以墨青的心智,不会让他发现那个破绽。

靳辰对于秦骁如此坦诚还是有一点点讶异的,因为原本秦骁给她的印象并不是这样的。是秦骁变了吗?靳辰并不觉得。但她觉得秦骁似乎真的想跟她和墨青做朋友,并不单单是为了让他们给他解毒。如果秦骁只是为了解毒,所以才这样对墨青和靳辰示好的话,其实没有必要,因为秦骁能够出现在这里,表面看来是东方木的安排,而墨青目前并不会拒绝东方木的要求。

“把手伸出来。”墨青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靳辰一眼。秦骁先前已经猜到靳辰就是向谦那个身份神秘的女徒弟,但为何要给他把脉的是墨青?

不过秦骁还是按照墨青的要求做了,墨青很快给秦骁把了个脉,得到的结论是,秦骁中的毒跟他曾经中的毒很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墨青曾经的毒其实是很长时间的毒素累积起来才达到那样的一个效果,而秦骁的毒相对来说要霸道很多。曾经墨青在中毒的情况下,动武会导致毒发,但是毒发并没有那么快,他还是能够在毒发之前做些什么的。而秦骁的毒太过霸道,毒发速度很快,导致他的武功根本就用不了。

“能解吗?”秦骁看着墨青问,并没有开口要求靳辰给他把脉。

墨青微微点头:“需要些时间,解药不好配。”

秦骁神色微喜:“多谢大师兄!”

秦骁并没有对墨青和靳辰提出其他要求,譬如让他们帮他甩掉东方家的祖孙,或者让他接下来待在墨府。秦骁一向是个很懂分寸的人,他知道自己被东方木盯上了,就算他解了毒实力也远不如东方木,他不会明目张胆地跟东方木作对,更不会拉墨青和靳辰下水。他是来求助的,他很感激墨青和靳辰没有为难他,连条件都没提,所以他更不会给墨青和靳辰添麻烦。

“大师兄没有修炼天玄心法,是早就发现师伯给你的秘籍有问题了吧。”秦骁看着墨青说,虽然是疑问,语气却是肯定的。

墨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你有什么发现?”

秦骁摇头:“我只是觉得后半部分不对劲,并没有看出是什么问题。”

靳辰这会儿竟然诡异地觉得墨青和秦骁真的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师兄弟,也是见了鬼了……

“不知我那来送信的小鹰怎么样了?”秦骁准备离开的时候,开口问墨青和靳辰。

靳辰轻咳了两声说:“你的小鹰被司徒琏给抢走了,你如果想要回来的话,自己去找他打架吧。”

秦骁微微摇头:“那就送给司徒公子吧。”秦骁认得司徒琏,他们在战场上面交过手,秦骁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你过两日再来。”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多谢,告辞。”秦骁起身对着墨青拱了拱手,很快离开了。

出了门,秦骁就看到东方雅跺着脚站在门口,似乎被冻得不轻。秦骁进去已经挺长时间了,没有人管东方雅,东方雅就一直站在外面吹冷风。这会儿是腊月,已经进入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了,东方雅被冻得够呛,看到秦骁出来的时候,还是对着秦骁笑了笑,声音关切地问:“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走吧。”秦骁没有回答东方雅的问题,话落就大步离开了。

东方雅眼神一黯,还是很快跟上了秦骁的脚步,两人一起低调地离开了墨府,回了千叶城中一个偏僻的民宅,这里是东方玉找的地方。

这些日子在东方玉的眼皮子底下,东方雅和秦骁依旧一直分房睡。之前因为东方雅身上有伤,东方玉也没有说什么,现在东方雅的伤已经痊愈了,东方玉看到秦骁和东方雅一起回来,却要进不同的房间,开口不容置疑地说:“你们睡一个房间!”

东方雅神色一喜,看着秦骁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期待。而秦骁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东方玉说:“你管得是不是太宽了?”

东方玉神色一冷:“秦骁!事到如今你还这么嚣张?如果不是我和小雅救了你,你现在已经命丧九泉了!小雅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你还要冷落她到几时?”

秦骁神色冷漠地说:“要么你们就杀了我,否则不要试图左右我的选择。”

秦骁话落就进了房间,把门给关上了。东方雅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东方玉脸色难看至极,一拳砸在了旁边的树上,恨不得进去把秦骁给杀了,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秦骁对他还有用。而东方玉之所以会突然要求秦骁和东方雅住在一个房间,并不是他真的在意东方雅的感受,只是他在墨青那里被压制得死死的,下意识地想从秦骁这里找回优越感。只可惜,东方玉再次失败了,即便在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秦骁的情况下。

东方雅的房间里,兄妹俩相对而坐。

“大哥,你不要对秦骁那样,你越是要求他对我好,他越是讨厌我。”东方雅神色黯然地对东方玉说。

“小雅,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东方玉看着东方雅说,“秦骁现在一无所有,连一身武功都不能用,你究竟怕他什么?”

东方雅自嘲一笑:“我怕他离开我。”

“哼!”东方玉轻哼了一声,“真不知道你看上秦骁什么。”

“大哥说我?”东方雅面色微冷,“我觉得秦骁样样都好,即便他不喜欢我,至少现在我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大哥你呢?你对燕云那么好,她还不是投入了别人的怀抱?大哥你有本事就把燕云抢回来啊!”

“东方雅,看来你似乎忘记了,你能嫁给秦骁,都是我的功劳。”东方玉看着东方雅冷声说,“你现在竟然对我冷嘲热讽,你以为没有我,秦骁会多看你一眼吗?”

东方雅冷笑:“大哥,你以为没有祖父,秦骁会把你放在眼中吗?”

东方玉面色一沉,伸手就抽了东方雅一巴掌,看着她冷冷地说:“不知好歹!”

东方雅捂着脸看着东方玉,却依旧在笑,笑得很难看:“大哥,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傻吗?那么多年你对我都不管不问,祖父甚至当没有我这个孙女存在,结果你们在秦骁面前表现得很关心我的样子,真的是太虚伪了!”

“东方雅!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东方玉看着东方雅冷冷地说。

“我当然知道!”东方雅冷笑,“东方玉,我知道你跟祖父在算计秦骁,我暂时不会揭穿你们,但你也不要一副高高在上,以为自己有多厉害的样子,这很可笑!”

“啪”的一声,东方玉又抽了东方雅一巴掌,看着她冷冷地说:“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你说我们算计秦骁,秦骁现在变得一无所有,还不是被你算计的?是你告诉我秦骁中了毒,你还设计了一出舍命救秦骁的戏码,想让秦骁被你感动,我看你是白费力气了!”

东方雅神色突然有些慌乱,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发现窗户和门都关得好好的,东方玉的声音也不是很大,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秦骁并不知道,在他中毒的第二天,东方玉和东方雅瞒着他暗中碰面的时候,东方雅就把他中毒的消息告诉了东方玉,然后东方玉对东方雅准确地说出了秦骁会遇刺的时间,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东方玉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东方雅能猜到,东方玉跟杀回雪狼国王城的秦岩在暗中勾结,否则他不可能会知道秦岩什么时候派人去杀秦骁。

东方雅的目的,是为了救秦骁,在秦骁一无所有的时候陪伴秦骁,再帮助秦骁夺回一切。她相信这样“共患难”之后,秦骁一定会被她感动,对她改观并且爱上她。

只可惜东方雅还是低估了秦骁对她的冷漠程度,即便她为秦骁挡刀的时候,秦骁脸上也没有一丝动容。但东方雅既然做了,就不会后悔,她要得到秦骁的心,不管用什么手段。

东方玉和东方雅两人,在秦骁面前伪装兄妹情深,事实上却对彼此没有什么感情。东方雅不久之前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东方玉和东方木突然出现,应该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算计秦骁。东方雅也在算计秦骁,但她觉得自己没错,她只是爱秦骁,想要跟秦骁在一起。但在祖父兄长和秦骁之间,东方雅选择的是秦骁,所以她一边需要依靠东方木和东方玉,一边却对于东方木和东方玉算计秦骁的行为表示不满。东方雅除了面对秦骁的时候,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我甚至自私的人,她会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

而的确在算计秦骁,并且并不在意东方雅的东方玉,认为东方雅应该对他言听计从,绝对不能忤逆他的意思。

这对面合心离的兄妹之间的平和亲密根本就伪装不了多久,他们事实上是存在矛盾的,东方雅认为东方玉应该帮自己,但是不能对秦骁不利,而东方玉认为他已经帮了东方雅,东方雅必须对他感恩戴德言听计从。

兄妹两人爆发并且吵了一架,东方玉还动手打了东方雅两次,两人看着对方的眼神都满是冷漠,哪里还有一丝兄妹亲情?

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地落入了秦骁耳中。

秦骁之前就有所怀疑,因为当时东方玉突然现身去救他的时机实在是太过巧合了。如今真相大白,这一切不过是东方玉和东方雅兄妹联合起来算计秦骁。秦骁最意外的一点其实是东方玉竟然跟秦岩暗中有勾结,或者说救了秦岩,并且帮助秦岩回归雪狼国王城的幕后高人,极有可能就是东方木。

东方玉在图谋雪狼国,这是秦骁此刻的想法。至于东方木为何暗中相助秦岩取代秦骁,成为雪狼国的太子,秦骁觉得可以理解。相对来说,秦岩要比秦骁容易控制得多,而东方木对秦骁另有所图,跟他通过东方玉交给秦骁的那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有关。

秦骁对东方雅无爱,所以也不会有恨。得知真相之后,秦骁连一丝被欺骗的愤怒感都没有,心中只有无尽的冷漠。

第二天,秦骁见到东方玉和东方雅的时候,兄妹两人表现如常,东方玉一副要为东方雅做主的样子,要求秦骁对东方雅好一点,而东方雅表现得很依赖东方玉,一切都听东方玉的。

秦骁对此只有一个感觉,恶心……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