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不知这位漂亮姐姐打从哪里来?/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千叶城墨府。

靳辰昨日出了月子,墨青和靳辰度过了一个热情似火的夜晚,因为“运动”累着了,第二天靳辰起床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墨青并没有陪靳辰睡到那么晚,昨夜开荤,今日神清气爽的墨青这会儿正带着两个孩子在外间玩耍。

外人面前如仙似妖,不可靠近的墨青,这会儿背上背着离夜,怀中抱着墨小贝,坐在地毯上面,正在玩积木,如果被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怀疑自己眼花了。

墨青的大手灵活地摆弄着五彩斑斓的积木,没过一会儿,一座精致漂亮的小房子就出现了。离夜从墨青背上滑了下去,在地上打了个滚,笑嘻嘻地趴在了那个积木组装成的小房子旁边,眼睛亮晶晶地说:“爹爹好厉害呀!”

墨小贝小姑娘白嫩嫩肉呼呼的小手碰到了一起,也像是在拍手一样,口中还说着:“咿!呀!”

下晌的时候,墨青和靳辰在书房中研究怎么给秦骁解毒,靳辰十分严肃认真地对墨青说:“我打算过几年再生墨小宝,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墨青愣了一下:“墨小宝是谁?”

靳辰唇角微勾:“咱们未来的儿子啊,这个小名不错吧?我打算再生个儿子,不过不着急,过几年再生,等小贝大一点。”

墨青扶额:“小丫头,我没想让你尽快给我生儿子,有没有儿子都无所谓,不过如果未来有儿子的话,他的小名一定要叫墨小宝吗?”墨青觉得墨小贝他已经是看在冷肃失踪的份儿上才勉为其难接受了,可墨小宝又是什么鬼?墨青表示靳辰起名字的功力实在是太别具一格了。

“你不喜欢啊?”靳辰笑嘻嘻地说,“那就等真有了再说吧,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

墨青笑着摇头:“不着急。”

“还好之前剩的有碧根草,不然秦骁的毒我们也无能为力。”靳辰看着面前的药方说。这张药方是墨青根据秦骁中的毒写的,靳辰做了一些改动,现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主药依旧是碧根草。不过秦骁比墨青幸运很多,当初墨青花了好几年才找到碧根草,而秦骁如今求助的墨青和靳辰,手中就有现成的碧根草可以用。

“嗯。”墨青微微点头,“便宜他了。”

“我们要对秦骁提条件么?”靳辰问墨青。

“暂时不用。”墨青微微摇头说,“需要的时候再提,他会答应的。”

“那倒是。”靳辰微微点头,“秦骁这个人还是很有原则的,他也不敢得罪我们。”

靳辰和墨青把给秦骁的解药做好之后,并没有立刻给秦骁,而是等着秦骁上门来取。

过了两日,秦骁如约上门了,在天色昏暗的傍晚时分,依旧乔装打扮成了路人的样子,身边依旧跟着东方雅。

“我要跟你进去!”这次东方雅在秦骁开口之前就说了。

秦骁面无表情,看都没看东方雅:“你留在外面。”

东方雅看着秦骁进了墨青和靳辰的书房,嘴唇轻抿,抬脚跟了上去。她很不喜欢秦骁不管做什么都把她排除在外的感觉,尤其是在靳辰面前,这让东方雅心里很难受。

只是东方雅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秦骁转身,眼神冷漠地把书房的门从里面关上了。东方雅还看到了里面的墨青和靳辰,他们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脸上都是对她的嘲讽和不屑……

这纯粹是东方雅自己幻想出来的,墨青并没有看她,靳辰是看了她一眼,但是根本懒得理会,哪里来的嘲讽不屑?

再次站在门外吹冷风的东方雅脸色很难看。她这几天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设计的跟秦骁“共患难”,甚至舍命相救,都没能打动秦骁。秦骁这个人的心实在是太冷了,这就是秦骁一开始能够吸引到东方雅的一个特质,只是他的冷漠程度大大出乎了东方雅的预料。如今东方雅已经不想让秦骁这么冷了,然而秦骁不会按照她的心情来。

东方雅觉得,自己应该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再做些什么,否则等秦骁的毒解了,更不会理会她了……

秦骁并不知道东方雅在外面盘算什么,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书房里并不只有墨青和靳辰在,离夜和墨小贝姑娘也在。不喜欢静止状态的墨小贝姑娘,现在正躺在一个摇篮秋千里面。

摇篮秋千,顾名思义就是摇篮和秋千的结合体。这是墨青和靳辰一起设计,昨日工匠才做好的。一个一米多高的木架子,上面吊着一个摇篮,墨小贝躺在里面,离夜可以很轻松地推着她摆来摆去。墨青和靳辰设计出来的东西非常精致,上面还装饰了一些彩色的绸花和小木偶,看起来颇有童趣。

“坏叔叔你来啦!”离夜看到秦骁,笑嘻嘻地对他招了招手。被离夜叫过坏叔叔的不止秦骁一个,但是自始至终都是坏叔叔的只有秦骁自己。秦骁这会儿听着竟然觉得有些习惯了,而且觉得离夜虽然叫他坏叔叔,但还是对他笑得这么灿烂,心里应该是喜欢他的。

秦骁对着离夜点了点头,目光就落在了墨小贝姑娘身上。他神色微怔,没想到墨小贝的容貌竟然这么像靳辰。这会儿墨小贝正好被推到了距离秦骁很近的地方,她咯咯笑着看着秦骁,秦骁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我……可以抱抱她吗?”秦骁有些不确定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点头,秦骁小心翼翼地把墨小贝从摇篮里面抱了出来,一动都不敢动,感觉怀中的小人儿娇小柔软得不可思议,他稍微一用力就会伤到她。

“坏叔叔,你要这样抱。”离夜一本正经地指导秦骁。

秦骁按照离夜示范的姿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手,感觉没那么别扭了,然后就看到怀中的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秦骁一脸无措地问离夜:“她怎么了?”

离夜推了一下秦骁说:“小妹喜欢动,坏叔叔你走一走晃一晃她,她就不哭了。”

秦骁闻走动了一下,还用很不自然的姿势晃了一下怀中的小人儿,刚刚还哇哇大哭的小姑娘突然就不哭了,脸上也没有一滴眼泪,看着秦骁手舞足蹈地笑了起来。

秦骁冷硬的唇角微微勾起,面部表情前所未有得柔和,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姑娘,忍不住说了一句:“淘气鬼。”

靳辰觉得一向高冷的冰山男秦骁这会儿的样子有些不忍直视,墨青觉得秦骁不仅抱了他家宝贝女儿,竟然还敢碰他家宝贝的小脸,太过分了,开口让秦骁把墨小贝放下。

秦骁有些不舍地把墨小贝放回了摇篮里,还伸手推着墨小贝晃了两下,这才放手,也不管墨青和靳辰没有招呼他,自己就找位置坐了下来。

墨青没有废话,拿出一个药瓶就朝着秦骁的面门扔了过去。

秦骁接住拿在手中,看着墨青和靳辰说:“多谢大师兄和小师妹。”

“里面有三枚药丸,你每隔两天吃一枚。”靳辰看着秦骁说,“如果吃完了毒没有完全解或者有什么副作用的话,我们概不负责。”

秦骁选择性地忽略了靳辰后面那句话,微微皱眉,然后打开药瓶,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就扔进了口中,然后把药瓶塞子盖上,把药瓶又还给了墨青:“我过两日再来。”

墨青皱眉,靳辰扶额,下一刻,秦骁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身子一晃,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坏叔叔怎么了?”离夜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用小身子挡住了墨小贝,不让她看。

靳辰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示意秦骁没事。这只是服了解药的正常反应,只是靳辰和墨青都没想到秦骁竟然会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把解药给吃了,这会儿秦骁面色煞白地躺在地上吐血不止,靳辰只有一个感觉,好脏,好想把他扔出去……

墨青叫了风清进来,吩咐了两句之后,风清直接提起秦骁就出门了。

门外的东方雅看到秦骁的样子神色大变:“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没有人理会东方雅,东方雅看到风清提着秦骁要离开,她回头狠狠地瞪了靳辰和墨青一眼,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追上去了。

靳辰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地说:“就是喜欢她看我们不爽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墨青唇角微勾,和靳辰一起带着两个孩子回了他们的房间,让下人去把书房里面打扫一下。

至于秦骁,这会儿已经被风清提着扔进了墨府的一个柴房里面。他已经不吐血了,不过面色十分虚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疼得蜷缩在一起,强忍着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秦公子好了就自行离开吧。”风清看着秦骁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一句。

秦骁还没有失去意识,他知道自己这会儿在哪儿。他选择吃掉一枚解药,把剩下两枚还给墨青,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带着三枚解药回去,那么今天东方玉应该就会强制性地带着他去见东方木,之后他想摆脱东方木就没那么容易了。

秦骁此举是为了给自己争取点时间,再多见墨青和靳辰两次,他有一个对付东方木的计划,准备跟墨青和靳辰商议一下。

只是秦骁没想到解药竟然比毒药还霸道,一吃下去就导致他吐血不止,这会儿已经疼得快要失去知觉了。不过秦骁并不怀疑解药的真假,他是一向谨慎多疑,但他相信墨青和靳辰的人品。如果墨青和靳辰真的不打算帮他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让他进墨府,而不是做了假的解药过来害他,这不是他们的风格。

柴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了,心急如焚的东方雅出现在秦骁面前,朝着秦骁扑了过来:“你这是怎么了?”

秦骁没有力气推开东方雅,只能任由东方雅握住了他的手,他心中满是厌恶,在想等他的毒解了,一定要找机会把东方雅的手给剁了!

“肯定是他们害了你!”东方雅看到秦骁像是去了半条命的样子,眼泪都下来了,“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他们给你陪葬!”

秦骁现在没有力气,也懒得理会东方雅,否则他一定会对东方雅说一句,愚蠢又不自量力的贱人……

寒冬腊月,躺在阴冷的柴房地面上,秦骁只有一个感觉,那对夫妻对他也太狠了,不就是把他们书房的地板弄脏了吗?他又不是故意的,何必把他扔到这里。

东方雅准备带着秦骁离开,却被秦骁拒绝了。秦骁说他这是解毒的正常反应,东方雅神色一喜:“你的毒已经解了?”

“没有。”秦骁感觉稍微好了一点点,盘膝坐在地上,没有看东方雅,神色冷漠地说,“这只是刚开始,过几天还有别的解药。”

“他们把解药都给你了吗?”东方雅看着秦骁问。

秦骁摇头:“没有。”

东方雅神色有些失望:“如果他们把解药都给你就好了,我们就不用再来这里了。”

秦骁沉默,因为他实在不愿意理会东方雅。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秦骁感觉好了不少,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失血过多的秦骁一站起来就感觉脑袋有点晕,身子晃了一下,东方雅伸手就扶住了他。

秦骁毫不犹豫地推开了东方雅,自己往外走去。东方雅看着秦骁的背影咬了咬嘴唇,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很快追了上去。

听到风清说秦骁和东方雅已经离开了,靳辰若有所思:“秦骁故意把剩下的解药留下,你觉得是为了什么?”

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怀中熟睡的墨小贝说:“咱们女儿太可爱,他想再来抱抱。”

靳辰扑哧一声笑了:“小青青,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很可爱。”

墨青唇角微勾,走过去把怀中的小人儿放在摇篮里,然后回来坐在了靳辰身旁。

“秦骁应该是打算跟我商量一下,怎么对付东方木。”墨青把玩着靳辰的手指说。

靳辰眉梢微挑:“我也有同感。”

虽然秦骁还没说什么,但他把剩下的解药留下,必然是防着东方玉和东方雅,而且打算再跟墨青和靳辰碰面。东方木让东方玉带着秦骁过来找墨青,要求墨青给秦骁解毒,绝对不是因为东方木真的关心秦骁这个师侄的安危,只是秦骁对于东方木还有利用价值,东方木目前不想让秦骁死。

秦骁现在中了毒,不能修炼那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而一旦秦骁的毒解了,他面对的最大麻烦并不是他在雪狼国王室的一切都被秦岩抢走了,而是如何摆脱东方木的掌控。

秦骁见到东方玉的时候,东方玉对于墨青没有把全部的解药给秦骁十分不满,但是并没有怀疑这是秦骁刻意为之。而东方雅想要去照顾身体虚弱的秦骁,却被秦骁冷漠地拒绝了。

千叶城的腊月还是很冷的,不过临近过年,街上依旧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因为冬季天冷,离夜的小伙伴小鹿最近不爱动,再加上离夜有了小妹冷落了小鹿,已经好几天没有跟小鹿一起玩儿了。这天离夜想要出府去玩,还想带着墨小贝一起。不过墨小贝太小了不能出去吹冷风,离夜最终被司徒琏陪着一起出去逛街去了,司徒琏肩膀上还站着一只灰扑扑的小鹰,看起来相当特立独行。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邱宝阳治好了五毒教三公子的眼睛,之后五毒教的三公子就留在了墨府。五毒教现在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没有人对司徒琏跟靳辰和墨青来往有任何意见,因为如今所有人知道,五毒教的三公子是个好的,而且还在雪狼国和夏国开战的时候上了战场,立下了很大的功劳。甚至司徒琏这会儿还是靳放封的一个将军,只要他愿意,夏国大军的弓箭手和骑射营依旧是他手下的兵。

再加上司徒琏出众的容貌,在外人面前有些高冷的气质,不过出现在千叶城大街上几次之后,就吸引了不少姑娘的注意,其中不乏大家小姐。前几日靳放手下的一个将军还想让靳放做媒,把他家待字闺中的女儿嫁给司徒琏这个青年才俊,不过没成。

靳放做媒的态度是很认真的,他跟靳辰提了,还当面跟司徒琏说了那家小姐的情况。

司徒琏对于有人给他介绍媳妇儿这个事儿感觉很有趣,暗戳戳地跑到那位小姐家里,偷偷看了看人家长什么样子,回来就说那位小姐长得太丑,还没他好看,不喜欢,靳放黑着脸走了……

这会儿司徒琏牵着离夜走在千叶城大街上,很快就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众人看着那个玉树临风英俊非常的司徒公子带着墨王夫妇的养子,两人一起从街头走到了街尾,在每个小摊面前都要驻足停留一下,吃一些贵族都看不上的小吃,买了不少做工并没有那么精致的小玩意儿,完全接地气。

“这个挺可爱的,就是这里有些粗糙。”离夜拿着从小摊上面买的一个小兔子木偶一脸认真地说。

司徒琏看了看,十分自信地说:“我可以再做一下,就会很好了。”司徒琏的笛子是他自己做的,他还送了离夜一支,宋安翊一支,靳昭一支,齐家三胞胎一人一支,还有魏琰和宋舒的女儿魏娴小姑娘也有一支她家司徒叔叔亲手做的笛子。墨小贝还没有,是因为司徒琏觉得最好看的墨小贝要有一支最特别的笛子,他还在找那根最特别的竹子。

不过司徒琏的雕刻手艺是很不错的,曾经他双目失明的时候,仅靠感觉就能做出一支很完美的短笛。

“琏叔叔好厉害。”离夜一脸崇拜地看着司徒琏说。

司徒琏一本正经地嘚瑟:“嗯,我是很厉害。”

逛了一圈儿之后,离夜和司徒琏进了天香楼去吃饭,离夜还熟门熟路地点了一大堆靳辰和墨青爱吃的东西,说等会要带回去。

两人坐在窗边的一个位置,司徒琏在给离夜夹菜,离夜一边吃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下方来来往往的行人。

过了一会儿,离夜突然指着下面来了一句:“那个漂亮姐姐偷了两个包子!”

司徒琏觉得整天跟靳辰和墨小贝待在一起的离夜,应该觉得大部分女人都长得很丑,至少司徒琏就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司徒琏听到离夜说“漂亮姐姐”的时候,感觉有些奇怪,顺着离夜手指的方向去看,就看到下方人群中,有一个一身红衣的少女,手中拿着两个滚烫的包子,正在往前跑。而包子铺的老板大叫了一声:“有人偷包子!抓住她!”

下面乱做一团,因为角度问题,而且因为那个少女跑得太快,司徒琏并没有看到她长什么样子。不过司徒琏发现那个少女并不是一个人,因为还有一个一身灰扑扑的老头在人群里面,暗戳戳地把要去追那个少女的人都给绊倒了……

司徒琏和离夜对视了一眼,一大一小两个人眼睛都亮晶晶的,司徒琏对离夜说:“去看看?”

离夜点头:“好啊好啊!”

两人点了一桌丰盛的菜,吃到一半就不吃了,司徒琏把离夜背在背上,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天香楼,顺着少女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没多久之后,司徒琏抱着离夜坐在临风湖边树林里的一棵大树上面,看着不远处那个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吃包子的少女。

少女的确长得很美,即便司徒琏天天看到靳辰,也不得不承认。少女狼吞虎咽吃包子的样子一点儿都不优雅,跟她的美貌有些违和。司徒琏和离夜看着那个少女吃了一个包子之后,把另外一个包子递到了嘴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吃,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拿起来,正准备咬下去的时候还是放下了,漂亮的小脸上面满是纠结。

“那个姐姐好可怜。”离夜小声对司徒琏说,“她肯定没有钱,所以才要偷包子吃,而且还不舍得一下子吃完,好心酸哦!”

司徒琏对于小小年纪的离夜老气横秋地说着好心酸的话,感觉有些好笑。不过司徒琏觉得那个少女不舍得吃的包子应该不是想要留到下一顿,而是为了留给另外一个人。

不过片刻功夫,司徒琏就看到一个人从树林里面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少女身旁。

司徒琏眼眸微闪,他眼力极佳,所以看出后来出现的那个老者根本没有用轻功,也没有用像靳辰的凌云步那样的功法,纯粹是在地上跑,不过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跑得都出现残影了!

“二长老,你怎么才来?包子都凉了,给你吃。”少女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把那个包子递给了老者,眼睛还一直盯着包子。

“圣女殿下,我不饿,你吃吧。”老者一边伸手一边推辞。

少女说着给,但是又不想给,老者说着不要,但是又明明很想要,两个人为了一个包子,口中推来让去,手上却争来抢去的样子实在是太搞笑了,离夜忍不住笑出了声,感觉好逗啊!

“谁?”老者一瞬间变了脸色,下意识地把他家圣女挡在了身后,朝着司徒琏和离夜藏身的地方看了过来。

冬天的树上本就没有叶子,之前是因为少女和老者的注意力都放在包子上面,所以才没有发现有人偷窥。

被抓了个正着的离夜和司徒琏一点儿都不尴尬地从树上飞身而下,司徒琏一本正经地说:“我们是先来的,一直在这里看风景,没有偷听你们说话。”

这么此地无银的说法,少女和老者竟然都信了。离夜笑嘻嘻地看着少女说:“漂亮姐姐,我请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少女眼睛一亮,朝着离夜就扑了过来。

司徒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离夜已经被少女抢了过去。少女抱着离夜一脸感动地说:“小弟弟你真好!姐姐快饿死了!”

老者神色有些尴尬地说:“圣女殿下,我们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他们不是夏国的人,也不是魏国和雪狼国的人,身上根本没有银子或者银票这种东西,所以一到夏国就很快遇到了一个难题,吃不上饭。

少女说抢劫好人的东西是不好的,但他们又没有遇到脸上写着坏人字样的人供他们抢劫,所以一路走来都是风餐露宿,打野味吃。只是冬天的野味实在是太难打了,在进千叶城之前,少女和老者都已经三天没有吃过饭了。实在是饿得不行,少女看到街边热腾腾的包子才会忍不住偷拿了两个,当时还在想等她有钱了还给人家……

少女还是第一次遇到一见面就说要请她吃饭的人,还是一个长得很好看很可爱的小男孩,她心中好感动。因为少女之前遇到的男人,清一色的都是垂涎她的美色,说请她吃饭的时候,其实是想吃她豆腐。

老者说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是因为他们到了夏国之后发现有些人的心实在是太坏了,之前有个男人说着要请少女吃饭,结果在给少女的饭菜里面下了媚药,老者把那个男人的胳膊和腿都卸了之后,才给他拿出解药的机会,得到解药之后就把那个男人给杀了。

“小弟弟是好人。”少女一脸认真地说。

“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离夜问少女。

少女笑容灿烂地说:“我叫冷新月,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新月姐姐,我叫离夜,你可以叫我小夜。”离夜笑嘻嘻地说,“这个是琏叔叔,你可以叫他小莲花。”

“哈哈!小莲花!”冷新月看着司徒琏大笑,一点儿都没有女子的矜持。

冷新月的肚子叫了起来,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摸着自己的肚子,嘿嘿笑着说:“我都三天没吃饭啦,太饿了,小夜你赶紧请姐姐吃饭去呀!”

“好。”离夜点了点头,牵着冷新月的手往前走,“我请姐姐去天香楼吃!”

“天香楼?一听就很好吃!”冷新月眼睛一亮。

司徒琏对于离夜要请两个陌生人吃饭的行为没有任何意见,他也觉得这个名叫冷新月的少女很有趣,那个老者的速度也快得惊人,不过倒是感觉不到他们身上有高手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一样。

四人到了天香楼楼下的时候,那个卖包子的小贩还没看到冷新月呢,冷新月自己先不好意思了,低着头问离夜:“小夜呀,姐姐能不能问你借点那个叫银子的东西?”

那个叫银子的东西?司徒琏神色有些莫名地看了冷新月一眼。

离夜在自己荷包里面掏啊掏,掏出来一片金叶子递给了冷新月:“送给新月姐姐。”

冷新月知道金子等于好多银子,眼睛一亮,拿在手中就跑到了卖包子那里,伸手把那片金叶子递了过去:“刚刚买了你两个包子,收钱吧。”

小贩直接晕了,以前也有人偷过包子,但从来没有偷包子的人又回来送钱的,而且这姑娘手上拿的那是啥?金叶子?

小贩伸手接了过去,正想着这姑娘傻乎乎的,也没说让他找钱,他应该不用找了,今天赚大了,结果就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快找钱!”

小贩转头看到站在冷新月身旁的离夜,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他当然认得这位小祖宗是谁,那可是墨府的少爷,他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招惹啊!

小贩把他所有的银子都拿出来,还不够找的,因为金叶子太贵重,但包子又很便宜,他做的就是小本生意。

于是小贩哭丧着脸把那个金叶子又还给了冷新月:“姑娘,包子请你吃了。”

冷新月把金叶子收了起来,还给小贩发了一张好人卡:“你真是个大方的好心人。”

离夜带着冷新月进了天香楼,冷新月吸了吸鼻子,大声感叹:“好香啊!”

能进天香楼吃饭的非富即贵,冷新月的声音不小,很快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很多人想着这是哪里来的乡巴佬,转头看到冷新月的时候,却都愣住了,因为这个看着像是乡下来的没吃过好东西的姑娘长得倒是真美。不过等众人看到跟冷新月在一起的司徒琏和离夜的时候,都纷纷转移了视线,不敢再看了。司徒琏和离夜身上都打着墨府的标签,无人敢惹。

离夜带着冷新月上了二楼,找到一个雅间坐了下来。

小二先上了茶,是天香楼最好的一种茶,一般人花钱都买不到,完全是看了墨府的面子。

冷新月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拍了一下桌子说:“这水很香很好喝,就是不够甜!”

“新月姐姐,这是茶。”离夜笑嘻嘻地看着冷新月说。

“我知道我知道!”冷新月嘿嘿一笑,又灌了两杯茶之后,摸着咕咕叫的肚子看着门口说,“饭怎么还没来?有没有肉?”

离夜话落,那边几个小二端着饭菜进来了。天香楼的掌柜看到墨府的人来吃饭,一般都是让后厨优先给做的,这次也不例外。

冷新月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拿着筷子看着面前摆着的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感觉眼花缭乱,不知道从何吃起了。那个很丧的老者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一盘红烧狮子头。

“新月姐姐,这些都是天香楼的招牌菜,这个狮子头很好吃的。”

看到离夜指了一下那个色泽诱人的大肉丸子,冷新月一筷子过去就夹起了一个,也不分成小块,直接就那么咬着吃。老者也随后夹了一个,大口吃了起来。

“新月姐姐你吃慢一点。”离夜看着冷新月笑嘻嘻地说。

冷新月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太好……吃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到后来,司徒琏和离夜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冷新月和那位老者如风卷残云一般吃完了整整一桌的菜,就连用来装饰的雕花萝卜都没有放过……

“小夜,真的太谢谢你啦!”冷新月摸着自己终于鼓起来的肚皮,心满意足地看着离夜说。

“多谢这位小公子。”很丧的老者也开口对离夜道谢。

“没关系,相逢即是有缘。”离夜的话让司徒琏嘴角抽了抽,就听到离夜接着说,“不知新月姐姐从哪里来啊?”

冷新月脱口而出:“我们是从……”

老者在桌下踩了冷新月一脚,冷新月踩回去的同时,嘿嘿一笑说:“我们是从东边来的。”

“新月姐姐来千叶城做什么呢?”离夜看着冷新月问,“我就住在这里,说不定可以帮得上忙。”

冷新月眼睛一亮,看着离夜说:“我们是来找人的!”

“新月姐姐要找什么人?说不定我认识哦。”离夜看着冷新月说。

“我要找苏哥哥的姐姐!”冷新月看着离夜说,“小夜你认识吗?”

苏哥哥的姐姐?司徒琏愣了一下,离夜也愣了一下,看着冷新月问:“新月姐姐说的苏哥哥,是苏苏叔叔吗?”

冷新月眼睛大亮:“小夜你认识苏哥哥啊?”

离夜点头:“如果新月姐姐说的是苏苏叔叔的话,我认识,苏苏叔叔的姐姐就是我娘亲。”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