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冷新月和老者从不归城一路走来,向不少人打听过,没有一个人知道冷新月口中所谓的“苏哥哥的姐姐”是什么人。

冷新月和老者想着要到这个国家最繁华的都城来找,没想到进了千叶城之后,这么快就找到了。

“小夜,你快带我去见你娘亲!”冷新月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离夜说。

“新月姐姐知道苏苏叔叔在哪里吗?”离夜坐在那里没有动,一脸认真地看着冷新月问。

“嗯嗯!我知道!”冷新月点头,“等我见到苏哥哥的姐姐,我就告诉你们苏哥哥在哪里。”

司徒琏眼眸微闪。墨青和靳辰一直在找冷肃,但是这么久了都没有任何眉目,如今突然冒出来的这两个人,言谈举止都有些怪异,冷新月口中的苏哥哥十有八九就是说的冷肃。

想到这里,司徒琏看着冷新月说:“冷姑娘,你们要找的人在墨府,你们跟我们走吧。”

“好啊好啊!我们快走吧!”冷新月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圣女殿下,我们要小心一点。”很丧的老者看了一眼司徒琏,开口自以为小声地对冷新月说。

冷新月伸手就打了老者一下:“二长老,你现在怎么这么胆小怕事啦!小夜不会骗我们的,他都请我们吃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了!”

老者想了想,好像最开始说知道苏公子的姐姐在哪里的就是那个孩子,小孩子应该不会骗人。

司徒琏拿着他和离夜之前在街上买的东西,冷新月牵着离夜的小手,老者跟着后面,一起出了天香楼。

“新月姐姐,那个老爷爷叫什么名字呀?”离夜问冷新月。

冷新月嘻嘻笑着说:“那是二长老,你叫他二爷爷就好啦。”冷新月身边这个长得很丧的老头,真名叫做冷二狗,冷新月觉得还是不要告诉离夜了。

“二爷爷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开心呢?”离夜问冷新月。

冷新月小声对离夜说:“他不是心里不开心,是长得不开心。”

离夜嘿嘿一笑:“新月姐姐你好有趣呀!”

冷新月一脸嘚瑟:“那是!我在我们……那是最漂亮最有趣的人!”

远远地看到墨府大门口高大的石狮子,冷新月惊叹了一声:“小夜,你家好有钱的样子哦!”

“嗯,我爹爹和娘亲都好有钱的,我家小妹是天下第一可爱的姑娘!”离夜十分自豪地挺着小胸脯说。

离夜带了陌生人进府,并没有被拦住。墨府门口的侍卫都目不斜视,冷新月眼睛眨了眨,这家人好像都没有觉得她长得很好看哎,这些男人都没有多看她几眼。冷新月觉得这样很好,但是又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她一路走来都很少碰到见到她的样子不起歪心思的男人。

“小夜,你觉得姐姐长得好看吗?”冷新月忍不住问了离夜一句。

离夜点点头:“姐姐很好看,不过我娘最好看!”

“苏哥哥的姐姐比我还好看吗?”冷新月一脸的不服气,她可是她们家那里最好看的姑娘了,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她。在夏国一路走来,她也没有见到过比她长得更好看的姑娘。

“对。”冷新月身后的司徒琏回答了冷新月自言自语的问题。

“要见到之后比过才知道!”冷新月小脸上还是有些不服气,她对自己的美貌还是很有信心的。

离夜带着冷新月和二长老进了靳辰和墨青的院子,一进去就响亮地叫了一声:“娘亲,我带了客人回来!”

书房的门开了,靳辰出现在门口,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好美啊!”冷新月看着靳辰的脸,直接星星眼了,完全忘了上一刻她还在给自己加油打气说一定要从美貌上把小夜的娘亲比下去。

靳辰看着离夜带回来的那个漂亮姑娘放开离夜的手就朝着她热情地扑了过来,还大声叫着:“姐姐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擦,什么鬼?靳辰下意识地抬脚,结果竟然没能把冷新月踹飞,反而被冷新月抱了个满怀。下一刻,靳辰只有一个感觉,这丫头的力道忒大了,她感觉无法呼吸了……

“咳咳!”靳辰轻咳了两声,技巧性地推开了冷新月,看着冷新月神色淡淡地问,“你谁啊?”一上来就叫姐姐?靳辰表示她只有一个妹妹就是靳宛如,也没有认过什么干妹妹。

“你是苏哥哥的姐姐,就是我的姐姐!”冷新月看着靳辰一脸兴奋地说,“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圣女殿下,我们还是需要确认一下她的身份,她未必就是苏公子的……”二长老觉得进了千叶城之后,一切都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冷新月只说了苏哥哥,都没有说那人的名字,说不定这是个误会呢?

冷新月一脚就朝着二长老踹了过去:“你走开啦!姐姐长得这么好看,一定就是苏哥哥的姐姐了!”

“你……多大?”靳辰眼眸微闪,看着冷新月问。苏公子?苏哥哥?这两个人难道知道她家苏苏小弟这会儿在哪里?

“姐姐,我今年才刚满十九岁,还小着呢!”冷新月看着靳辰笑容灿烂地说。

“小妹啊,姐姐我现在才刚满十七岁。”靳辰幽幽地看着冷新月说。感觉这姑娘傻兮兮的,那个老头一脸颓丧,两人身上没有高手的气息,但这姑娘的力气却大得惊人,那老头也很可能是深藏不露,靳辰决定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再说。

“姐姐你才十七岁,就有小夜这么大的儿子了?”冷新月一脸震惊地看着靳辰,“姐姐你怎么这么厉害?”

靳辰扶额,那边离夜笑嘻嘻地说:“新月姐姐,我不是娘亲生的啦,小妹才是!”离夜如今已经没有从前那么敏感了,甚至能主动对别人说出他不是墨青和靳辰亲生的话。

冷新月愣了一下,看了看离夜,又看了看靳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原来是我误会了。”话落又神色疑惑地看着靳辰,“你才十七岁,肯定不是苏哥哥的姐姐,可是我又觉得你是,好苦恼啊!”

“新月姐姐,苏苏叔叔就是管我娘亲叫小姐姐的,因为我娘亲比苏苏叔叔厉害!”离夜笑嘻嘻地说。

冷新月眼睛一亮,伸手就挽住了靳辰的胳膊:“原来是这样!那就没错了!我有听到过苏哥哥说他家小姐姐好厉害的!”

“进来坐吧。”靳辰对冷新月说。

离夜跟着进去了,二长老也进去了,司徒琏也默默地跟了进去。房间里正在看书的墨青看到靳辰带了人进来,神色淡淡地放下了手中的书,并没有站起来。

“他的头发怎么是白色的?”冷新月有疑问就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不过看起来好好看!”

“新月姐姐,这是我爹爹。”离夜指着墨青对冷新月说。

“哦,原来是姐夫啊!”冷新月看着墨青笑容灿烂地说,墨青面无表情,没有理会她。

“坐。”靳辰对冷新月和那位老者说。

离夜去隔壁看墨小贝去了,司徒琏在书房里坐了下来,因为他也很想知道冷肃现在在哪里。

“你们从哪里来的?”靳辰看着冷新月问。

冷新月看了一眼二长老,然后看着靳辰问了一句:“你真的是苏哥哥的姐姐吧?不然我们不能告诉你的。”

“我是冷肃的姐姐。”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并没有因为冷新月现在还在质疑她的身份而不高兴。

冷新月眼睛一亮,二长老眼眸也微微闪了闪。他们怕被人骗,所以根本没有提过冷肃这个名字,想着只有他们要找的人才会知道“苏哥哥的姐姐”是谁。这会儿靳辰准确地说出了冷肃的名字,他们确信他们找对人了。

“二长老,你来说吧。”冷新月对二长老说。

二长老清了清嗓子,看着靳辰说:“你们这些落后地域的人应该都不知道,天外有天。”

看到那个很丧的老头一脸严肃认真地对靳辰说什么“天外有天”,司徒琏很想笑,他看着靳辰,想看看以靳辰的暴脾气,会不会立刻把这老头给踹出去。

只是司徒琏想多了,靳辰非但没把二长老踹出去,反而兴致勃勃地问了二长老一句:“你们是从不归森林里面来的么?”这老头既然提到了地域,还一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靳辰莫名觉得这两个人根本不属于她知道的三国任何一个国家。冷肃失踪之后,靳辰一直怀疑不归森林里面另有天地,只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所以一直不为人知。

二长老似乎被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靳辰脱口而出:“你怎么会知道?”

司徒琏这下笑了,表示这个明明想要找优越感的老头事实上傻得可以,靳辰一句话就把老头的来历炸出来了。

“哎呀!二长老你说话好啰嗦!”冷新月嫌弃地看了二长老一眼,然后转头笑容灿烂地看着靳辰说,“姐姐,还是我来说好啦!我们是从迷雾森林另外一边过来的,没有住在迷雾森林里。”

靳辰觉得冷新月口中的迷雾森林应该跟她口中的不归森林说的是一个东西。她微微一笑,看着冷新月问道:“迷雾森林那边有很多人吗?”

冷新月点头:“当然啦!我们八大家族人都很多的!”

二长老故意在那里咳嗽,咳得特别假,看着靳辰插嘴说道:“这位姑娘,你必须先答应跟我们走,否则我们不会再说什么的。”

冷新月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靳辰说:“是啊姐姐!你要不要跟我们走啊?是苏哥哥让我们来找你的!”

“你跟冷肃是什么关系?”靳辰看着冷新月问。冷新月也姓冷,难道她是冷肃的妹妹?冷肃来自不归森林另外一边的神秘家族?这也不无可能,因为靳辰从没听说过冷肃的身世,冷肃好像也只知道自己是个孤儿。

“苏哥哥是我们冷家的圣子。”冷新月看着靳辰说,“姐姐可能都不知道有八大家族存在啦!这个说来话长,姐姐跟我们走的话,我路上跟你慢慢说。”

圣子?圣女?靳辰觉得冷肃跟冷新月似乎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因为如果冷肃真是冷新月的哥哥的话,冷新月应该会直说。

靳辰的确不知道森林的那一边有八大家族存在,她觉得这么多家族,应该不是三国所谓的隐世家族那么简单。靳辰觉得或许是因为什么天然的阻隔,让这个世界被不归森林分成了至少两个部分,这边彼此相邻的三国是一个部分,那边的八大家族可能自成一个新的国度,有新的规则。

“你们为什么不让苏苏回来?非要让我去呢?”靳辰有些好奇。这件事透着怪异,他们说冷肃在他们那里,但是不让冷肃回来,而是让冷新月和这个老头千里迢迢过来找靳辰,一副迫不及待想让靳辰跟他们走的样子。

“姐姐,是我们冷家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你帮忙。”冷新月一脸真诚地看着靳辰说,“苏哥哥不能回来,因为他是冷星城的圣子,要守护冷星城的百姓。”

冷星城……靳辰表示她实在是很好奇冷新月所来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不过冷新月要让靳辰现在就跟他们走,这也是不可能的。靳辰的亲人朋友都在这边,尤其是墨小贝,这会儿还没两个月大,靳辰不可能带着墨小贝去冒险,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就离开墨小贝去远行。

“从这里到你们冷星城,需要多久呢?”靳辰看着冷新月问。

冷新月眼睛一亮:“姐姐你愿意跟我们走啦?从这里到冷星城不远的,顺利的话只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靳辰扶额,三个月的路程,还不远?三个月的时间,快的话都能在三国走个来回了。这样看来冷新月口中的八大家族的确跟三国相距甚远。

“我现在没办法跟你们走。”靳辰看着冷新月说。

冷新月一脸失望:“为什么呢?姐姐放不下孩子的话,可以一起带走的。”

“娘亲,小妹醒了!”

听到离夜的声音,冷新月转头去看,就看到离夜抱着一个粉嫩嫩的小娃娃稳稳当当地走了过来。

“她长得好好看啊!好像姐姐!”冷新月看着离夜怀中的墨小贝姑娘说,话落又看向了靳辰,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姐姐你的女儿怎么才这么小?”

“我才十七岁,你觉得我的女儿应该有多大?”靳辰神色淡淡地反问冷新月。

冷新月嘿嘿笑着摸了摸鼻子:“也是哦!姐姐是因为小侄女太小了,才不肯跟我们一起走的吗?”

“你们冷星城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去的么?”靳辰问冷新月。

冷新月看了一眼墨小贝,果断地摇了摇头:“不是的!这边去八大家族必须要经过迷雾森林,里面很凶险的,一不小心就会没命,带上小夜还好一点,这个小娃娃太小了不行!”

“所以我没办法跟你们走。”靳辰看着冷新月说。她没感觉到冷新月和那位二长老身上的恶意,相反他们都是一副单纯没心机的样子。靳辰不愿意跟着他们走,只是因为墨小贝太小了。如果墨小贝再大一点,靳辰会跟着他们走的,因为不管不归森林那边有什么,不归森林里面有多么凶险,靳辰都要去把冷肃找回来。况且靳辰对于未知的地域其实很有兴趣,本来已经打算等墨小贝大一点就去不归森林里面探险了。如今看来,不归森林对于三国的人很危险,对于另外一边的八大家族来说,也很难跨越,否则这么多年三国不会没有任何八大家族的传闻。

冷新月和二长老对视了一眼,然后神色认真地看着靳辰问:“姐姐,那你什么时候可以跟我们走呢?”

“一年之后。”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至少要等墨小贝会走路会说话。

冷新月的眉头皱了起来,不知道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看着靳辰说:“姐姐,如果你半年之内不能跟我们走的话,苏哥哥会有危险的。”

靳辰神色微变:“什么意思?苏苏怎么了?为什么半年之内会有危险?”

冷新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靳辰说:“姐姐不知道我们八大家族的规矩,每隔三年各个家族的圣子都要进行一次排位战,排在后四位的家族会成为下等家族,下等家族每年要对上等家族进贡,还要送千人去上等家族做奴隶,被奴役三年才有翻身的可能。”

靳辰愣了一下。上等家族?下等家族?进贡?还有奴隶?那究竟是一片什么样的地域?这样看起来八大家族的等级制度比起三国要残酷得多了。

“你们冷星城现在是下等家族,接下来一年之内就要进行家族排位战,你觉得冷肃赢的可能性很小,是这样吗?”靳辰看着冷新月问。

冷新月重重地点头:“姐姐,八大家族的排位已经二十年没有变过了,因为四个上等家族一直勾结在一起,打压我们四个下等家族。我们冷星城还是四个下等家族里面实力最强的,如果这次排位战苏哥哥再输掉的话,可能不久之后,八大家族就会只剩下四大家族了。”冷新月说着眼眶都红了,显然想到家族的处境很艰难。

“在苏苏之前,冷星城没有圣子吗?”靳辰有些疑惑。既然是只有圣子才能参加的排位战,冷肃之前二十多年都没有在冷星城,冷星城应该是有圣子的。

“苏哥哥是城主大人流落在外的儿子。”冷新月说,“冷星城原来的圣子是苏哥哥的兄长,不过苏哥哥的三个兄长都已经为了冷星城战死了。”

额……靳辰看着冷新月苦逼兮兮的小脸,神色莫名地问:“你这个圣女需要做什么?”

冷新月一下子红了脸:“圣女是选出冷星城最美丽最强壮的姑娘,为圣子生儿育女的。”

靳辰神色怪怪的:“所以你是苏苏的未婚妻?”

“嗯嗯!”冷新月点头,艳若桃李的脸上带着一抹娇羞,“我明年满了二十岁,就可以跟苏哥哥成亲了!”

靳辰神色依旧怪怪的:“在苏苏回到冷星城之前,你的未婚夫,前后换过三个人,而且是苏苏的三个哥哥?”

“是啊!”冷新月一脸无辜地看着靳辰,“这样有什么问题吗?”

靳辰扶额:“你觉得没问题就好。”这姑娘性格有点彪啊!

“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我去?”靳辰看着冷新月问。既然是只有圣子才能参加的排位战,为什么冷新月一定要让靳辰去?靳辰表示不解。

“我们冷氏一族以力量见长,修炼的功法都是力量型的,所以我们从小就会服用一种强身健体的药物,才能有现在这么强壮的身体。”冷新月看着靳辰说,“不过十年前我们家族最厉害的两个药师都叛变了,就剩下了两个实力不错的药师,前年还死了一个。药物稀缺,也是导致我们家族实力大减的主要原因。那两个叛变的药师,还把我们家族最隐秘的炼体药方泄露给了上等家族,我们的优势又小了很多。苏哥哥回归家族之后,本来他应该服用药效最强的药物,短时间之内让身体达到一个很高的强度,只是现在还活着的那个药师年纪太大了,已经做不出那种复杂的药物了,苏哥哥说姐姐你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药师,你肯定有办法的!”

药师……靳辰对于冷氏一族用药物巩固身体的方式很好奇,她刚刚不着痕迹地给冷新月把了个脉,发现冷新月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反而比一般人都要强健很多,想来冷氏一族传承了多年的东西应该是对身体无害的。靳辰学了医术之后,也曾经研究过用药物改善身体素质的方法,理论上是完全可行的,只是很多药物的量不合适的话容易伤到身体,所以怎么配药是个很复杂的事情,想来冷氏一族有这样的药方。

“是谁把冷肃带回冷星城的?”靳辰问冷新月。

冷新月说:“是城主大人啊!”

冷肃他爹亲自来找了冷肃,把他悄无声息地带走,这会儿冷肃肯定是不自由的,肩负着守卫冷星城的重任,根本回不来。而冷肃应该是看冷星城急缺药师,所以才把靳辰说了出来,让冷星城的人主动过来找靳辰,目的是为了让靳辰去救他。

靳辰觉得自己已经猜到大致的事实了,她看着冷新月和二长老说:“你们一路过来应该很累了,先在府中住下吧,我需要考虑一下。”

“姐姐你不要考虑太久哦。”冷新月神色认真地看着靳辰说,“苏哥哥的实力如果不能很快提升的话,他在排位战上面很可能会被杀死的。”

“我知道了。”靳辰微微点头。从冷新月的话语里面可以知道,冷肃的实力在冷星城里面不属于上游,在八大家族的圣子队伍里面,是很弱的存在。靳辰知道冷肃实力如何,冷肃在三国属于绝对的高手,但在八大家族实力算弱的,这说明那个地方的武学水平比起三国要高出很大一层来,靳辰觉得自己去了之后都未必是个高手。她不是怕,为了冷肃她肯定要去的,只是这边如何安排,还是个问题。

“王妃,将军来了。”门外传来琴韵的声音。

冷新月瞪大眼睛看着靳辰:“姐姐你是一个王妃啊?好厉害!”

靳辰觉得王妃除了嫁给了王爷之外,这个称号不代表任何其他的吧?冷新月的脑回路也是蛮神奇的。

“琴韵。”

靳辰叫了琴韵进来,让琴韵安排冷新月和二长老去住下。冷新月和二长老出门的时候,跟靳放打了个照面,冷新月还笑容灿烂地对靳放说:“伯父您好,我是苏哥哥的姐姐的妹妹!”

靳放一头雾水地看着面前这个容貌极其出色的少女,表示根本没听懂她在说什么。

冷新月和二长老很快跟着琴韵一起走了,离夜也跟着冷新月一起去了。靳放进门,有些疑惑地问靳辰:“刚刚那两人是谁?”

“苏苏的穷亲戚,从外地来投奔我的。”靳辰很随意地说。

靳放嘴角抽了抽,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他家宝贝外孙女身上。

靳辰看着靳放抱着墨小贝乐呵呵地走来走去的样子,转头跟墨青四目相对,墨青起身微微一笑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你们去,我来照顾小贝。”靳放头都没抬,对靳辰和墨青说。

墨青出了门,就旁若无人地牵起了靳辰的手,府里的人对于王爷王妃秀恩爱的姿势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小丫头,你在担心冷肃。”墨青开口,十分肯定的语气。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是啊,如果苏苏真的会死的话,我不能不去救他。”冷肃是靳辰认可的亲人和朋友,靳辰不能不管他,可是这里跟八大家族所在的地方相距甚远,靳辰就算去了之后能够很快回来,那也至少需要大半年的时间,她舍不得女儿。这还只是理想的状态,不归森林很凶险,八大家族的残酷法则代表那是一个很凶残的地域,靳辰去了之后很快就能解决问题并回来的可能性很小。

“找向谦帮忙吧。”墨青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

靳辰眼睛一亮:“对啊!冷星城是需要一个药师,让向谦去才是最合适的,我未必能够做出他们需要的药物来。”

靳辰觉得墨青的想法不错,只是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向谦已经离开快一年了,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靳辰不知道向谦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他。

“你说向谦会不会出事了?”靳辰神色莫名地说,“那个死老头之前心心念念想让我给他生个徒孙,如果知道我已经生了女儿的话,他早该出现了。”

墨青微微皱眉:“还有点时间,先找找再说吧。”墨青不希望靳辰这个时候离开,因为如若靳辰要去冒险,墨青肯定是要一起去的,那么他们的宝贝女儿就很可怜了,因为他们必然不可能带着墨小贝一起去。

“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找不到向谦的话,我就跟他们走吧。”靳辰握了握拳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墨小贝就算没有靳辰在,还有很多人可以照顾她,但如果靳辰不去的话,冷肃有可能会死,这不是更在乎谁的问题,而是一个时间紧迫的选择,必须择其一。

墨青并没有说什么,既然还有一个月,那就一个月之后再做决定吧。

冷新月和二长老被琴韵和离夜带到了一个客院里面,冷新月看着房间里各种漂亮的装饰物,眼睛亮晶晶地说:“小夜,你们家真的好有钱,住得好好啊!”

二长老看着自家圣女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忍不住鞠了一把辛酸泪。三十年前冷星城还是上等家族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上等的东西。只是自从冷星城变成了下等家族,每年都要被上等家族的人刮去一层皮,冷氏一族的人生活越来越窘迫,冷新月虽然贵为圣女,却没过过什么好日子。

“新月姐姐,你们快休息吧,需要什么东西都跟琴韵姐姐说就好啦。”离夜一副主人公的样子。

“嗯嗯!小夜你真好!”冷新月看着离夜笑容灿烂地说。

因为靳辰说要考虑考虑,冷新月和二长老就在墨府住了下来。墨府里面低调奢侈又舒适的生活比起曾经冷星城最风光的时候还要好上几分,冷新月终于有了漂亮的新裙子,可以吃到好吃的,喝到香香的茶,睡软软的床,还有人给她打洗澡水,她感觉这里实在是太好了。

隔了一天之后,秦骁再次上门,身边依旧跟着东方雅。远远地看到离夜身边有一个十分貌美的少女,秦骁有些好奇地多看了两眼,因为他从未见过冷新月,不知道这是谁。

东方雅眼神有些嫉妒地看了一下冷新月的脸,摸了摸荷包中的东西,眼眸微微闪了闪。

秦骁这次依旧是单独去见了墨青和靳辰,把东方雅扔在了外面。

墨青把第二枚解药给秦骁的时候,秦骁并没有着急吃下去,而是收了起来,因为他不想再像上次那样,吃了解药然后吐血不止,被墨青派人扔到柴房里面去。

“大师兄,我想跟你商议一下如何对付你师父。”秦骁直截了当地看着墨青说。他不怕墨青跟东方木是一伙的,因为他确信不是。

“你有什么想法?”墨青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问。这就是承认了他也想要对付东方木。

“我的计划是,抓住东方玉,把东方木引到我们设好的陷阱里面,可以用毒,用暗器,不管用什么,我们三人联手,应该足以杀掉东方木。”秦骁神色认真地说。

“我可以再找两个帮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开口问道:“不知小师妹要找谁帮忙?司徒琏吗?”秦骁所知的如今在靳辰身边的高手就只有司徒琏了。

靳辰唇角微勾:“不止司徒琏,还有你三师弟。”

秦骁愣了一下,他倒是忘记了,正阳门这一代有四个弟子,除了他们在座的三个之外,还有一个名叫北堂洵的,事实上就是齐皓诚。而齐皓诚跟靳辰的关系秦骁自然是很清楚的,只要靳辰开口,想必齐皓诚不会说个不字。

“如此甚好。”秦骁微微点头,“等我解毒之后,我们就行动。”

墨青微微点头:“好。”

三人商议完了之后,秦骁就拿着解药走了,过两天会再过来取最后一枚解药,并跟靳辰和墨青商议具体的行动方案。

“我觉得这次要想办法让东方木诱发你体内的毒,只要这次毒发过后,毒就解了。”靳辰若有所思地看着墨青说。

墨青微微点头:“我也正有此意。”秦骁实力不错,而且对东方木有必杀之心,这次的确是他们联手除掉东方木的好机会。而墨青被东方木下的毒,要毒发三次之后才会完全解除,如今才两次,所以东方木还有一次可以置墨青于死地的机会。

墨青和靳辰打算用这次机会除掉东方木,并且准备设计让东方木先把墨青的毒给解了。这并不是不可能的,只要计划周密,他们几个人对付东方木一个,还有东方玉作为人质,胜算还是很大的。

秦骁回去之后见到了东方玉,东方玉问秦骁有没有拿到所有的解药,秦骁说还有一枚没有拿到,需要再等两天。

东方玉十分不悦地说:“墨青一定是故意的!祖父已经传信过来,他三日之后就会来千叶城带我们离开,时间刚刚好,否则墨青就等着倒霉吧!”

秦骁眼底的暗光一闪而逝,他们本就打算等两日之后他的毒解了就动手,正好东方木三日之后要到千叶城来,时间真的是刚刚好。只要他们在东方木来之前,抓住东方玉和东方雅,把陷阱设置好,用上毒物机关暗器之类的,甚至有可能在不交手的情况下就把东方木给弄死。

靳辰第二天去安平王府找齐皓诚,准备跟齐皓诚商量一下联手灭杀东方木的计划。

靳辰到安平王府的时候,靳晚秋说齐皓诚在书房,让靳辰直接过去找他就好。

靳辰到了齐皓诚那里,齐皓诚有些意外,嬉皮笑脸地问靳辰:“靳小五,你难得主动来找姐夫,说吧,什么事?”

靳辰开门见山地说:“我们计划联手杀掉东方木,你要不要一起?”

齐皓诚的神色瞬间就变得有些怪异了,而一道满是怒意的声音在靳辰身后响起:“你这丫头,好大的胆子!”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