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你怎么还没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转头,就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头站在自己身后,一脸怒色地看着她,赫然就是齐皓诚的师父北堂黎。

“嘿!三师伯您老别来无恙啊!”靳辰对着北堂黎挥了挥手,笑得一点儿都不尴尬。

“哼!”北堂黎冷哼了一声,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你这丫头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想要欺师灭祖!”

“三师伯误会了,我没想杀我师父,不算欺师灭祖。”靳辰唇角微勾。

北堂黎瞪了靳辰一眼:“狡辩!你自己想要送死自己去,别拉着老夫的徒儿!”

“师父,这是我妹,她要杀人我也得去,不然多没义气啊!”齐皓诚插了一句。

北堂黎伸手拿过旁边的一个古董花瓶,朝着齐皓诚的脑袋就砸了过去:“傻小子!你懂个屁!你们两个人联手,在老大手下都活不了!”

“那师父也去帮忙不就好了。”齐皓诚躲过北堂黎扔过来的古董花瓶,弱弱地说。

北堂黎又拿起一个镇纸朝着齐皓诚砸了过去:“混小子!那是老夫的大哥!”

靳辰看着北堂黎唇角微勾:“三师伯,您老就别口是心非了,我看三师伯也没多在意大师伯啊!”北堂黎话里话外都在说靳辰和齐皓诚如果想对付东方木的话就是去送死,并没有因为靳辰要对付东方木真的生气。如果北堂黎真的认为靳辰是欺师灭祖的话,他早该出手打靳辰了。

“你这鬼丫头趁早打消不该有的心思!”北堂黎瞪着靳辰说,“别怪老夫没提醒你,东方老大可不是你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靳辰眼眸微闪:“三师伯既然都说了,何不说得明白一点?”

“没什么好说的!”北堂黎气哼哼地说,“总之一句话,你想对付东方老大,就是找死!”

“如果我非要对付他呢?”靳辰看着北堂黎神色莫名地问。

“你一个女娃,老大又不可能对你怎么样,你好好活着不好吗?”北堂黎瞪着靳辰说。

“照三师伯的说法,如果我是个男人,大师伯就会算计我喽?”靳辰唇角微勾。

北堂黎轻哼了一声:“老大在想什么,老夫怎么会知道?别想套老夫的话!”

“师父,您来找徒儿做什么啊?”齐皓诚看着北堂黎问。他打算先把北堂黎打发走,再跟靳辰好好谈。

北堂黎正了正神色:“为师找你有正事,不过不能让这丫头知道,为师先走了,晚点再过来!”

北堂黎话落就跑了,靳辰神色莫名地跟齐皓诚对视了一眼,齐皓诚摊手表示他也很无奈,他家一向生活得很奢侈的师父一般找他都是为了要钱,这次看来的确有正事。

“靳小五,你干嘛突然要杀大师伯啊?”齐皓诚表示不解。虽然只要靳辰说句话,他绝对不会说个不字,但他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是我,是我们仨想联手干掉东方木。”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愣了一下:“你们三个人?你是说你和墨青,还有秦骁?”齐皓诚听说秦骁已经死了,但他对此表示怀疑。听靳辰的意思,难道秦骁不仅没死,而且这会儿就在千叶城,还跟靳辰和墨青在一起?这有点怪怪的啊!

“没错。”靳辰微微点头。

齐皓诚神色莫名:“你们仨怎么凑到一起去的?而且你们为什么要杀东方木?”

“说来话长,简单点说,就是东方木给墨青的天玄心法有问题,他又设计给了秦骁一本也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明显是不安好心,如果我们不先下手的话,早晚他会动手的。”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面色一凝:“我早就觉得那个东方老头看着不像好人!果然有问题!你们的计划算我一个!”

靳辰又跟齐皓诚说了几句,然后去看了看齐家的三胞胎,就离开回墨府去了。

是夜,北堂黎再次出现在齐皓诚面前,一见面就扔给齐皓诚一样东西。

齐皓诚翻开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竟然写着“天玄心法”四个字,眼眸微微闪了闪。

“师父,这东西从哪里来的?”齐皓诚神色如常地问北堂黎。

北堂黎嘿嘿一笑说:“我跟老大下棋赢回来的!”

“师父怎么突然去跟大师伯下棋了?师父的棋艺也不怎么样啊!”齐皓诚微微一笑说。

“是老二不见了,老大主动过来找为师问,见面就对弈了一局。”北堂黎浑不在意地说,“以前为师很少赢,这次老大分心了!哈哈!他跟为师打赌输了,很不情愿地把天玄心法给了为师!你可别让老四家的那丫头知道了啊!”

“师父,您老不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吗?”齐皓诚拿着手中那本天玄心法,看着北堂黎说。

北堂黎愣了一下:“什么不对劲?”

齐皓诚唇角微勾:“师父这本天玄心法来得太容易了一些,徒儿怀疑这里面有诈。”

北堂黎神色微变,从齐皓诚手中把天玄心法拿了过去,翻开开始看,从头看到尾,没发现哪里有问题,却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到后半部分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拳头也握了起来,冷哼了一声说:“果然有问题!”

齐皓诚好奇地问:“师父,有什么问题?”

北堂黎伸手就把那本天玄心法撕成了碎片,没好气地说:“你不用管了!老大果然没安好心!”

“师父今天来找徒儿,就是要说这件事吗?”齐皓诚看着北堂黎问。

北堂黎摇头:“还有一件事,过些日子你跟为师出趟远门。”

齐皓诚愣了一下:“去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北堂黎显然不想多说。

“徒儿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出远门还是算了吧。”齐皓诚表示拒绝。

北堂黎瞪了齐皓诚一眼:“必须去!放心,会让你回来的!”

北堂黎话落就走了,地上只剩下一堆碎纸屑。齐皓诚眼眸微闪,靳辰不久之前才说东方木不仅在算计墨青,就连秦骁都算计了进去,如今看来,连他也没有放过。齐皓诚觉得,把东方木杀了是个很明智的选择,鬼知道那个老头究竟在谋划什么,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

墨府。

再过十天就要过年了,墨府很多地方都被下人装饰得很喜庆。冷新月这两天住在墨府玩嗨了,因为吃的穿的用的都比她在冷星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二长老心中却有些忧虑,因为不知道靳辰会不会跟他们走,冷星城那边的情况着实不太好。

靳辰已经让人去找向谦了,只是短时间之内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而南宫离自从上次离开之后,也像是失踪了一样,没有再出现过,也没有任何音讯。

靳辰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一个月之内如果找不到向谦的话,她会跟着冷新月和二长老一起去冷星城。墨青并没有表示反对,如果靳辰要去的话,墨青肯定是会跟着她一起走的。

明天秦骁去墨府拿了最后一枚解药,他体内的毒就可以解了。这天晚上,秦骁正准备休息的时候,门外传来东方雅的声音:“骁哥哥,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以。”

秦骁冷漠的声音传了出来,东方雅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她并没有离开,端着托盘的手微微紧了紧,再次开口说道:“我看你今天晚饭没有胃口,就给你做了宵夜,你多少吃一点好不好?”

秦骁神色有些不耐地说:“走开!”

“怎么回事?”东方玉从另外一个房间走了出来,看到东方雅端着热腾腾的宵夜,却被秦骁拒之门外,东方玉脸色一冷,走过来抬脚就把秦骁的房门给踹开了。

秦骁面色冷然地看着东方玉,东方玉看着秦骁的脸色也很是不善:“秦骁!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妹妹辛辛苦苦给你做了宵夜,你竟然连门都不让她进?你就不怕祖父知道了怪罪你吗?”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你想吃自己吃,我没兴趣。”

东方雅一脸受伤地看着秦骁说:“骁哥哥,我只是怕你饿……”

“秦骁!今天这些东西,你必须给我吃了!”东方玉看着秦骁冷声说,“否则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想动手就动手,不需要这么多废话。”秦骁神色冷漠地说。

东方玉实在是气不过,抬手就朝着秦骁打了过来,却被东方雅拦住了。

东方雅挡在秦骁面前,看着东方玉不认同地说:“大哥,骁哥哥的毒还没完全解,你不能打他!”

“东方雅!我看你是被这个男人迷得傻了吧?”东方玉冷冷地看了东方雅一眼,话落气冲冲地甩袖离开了。

东方雅转头看着秦骁,神色有些黯然地说:“骁哥哥,我亲手给你做的宵夜,你哪怕吃一口也好。”

秦骁起身走到桌旁,低头看着放在桌上的宵夜。东方雅眼眸微闪,下一刻就看到秦骁挥手,把她带来的宵夜全部打到了地上。

东方雅不可置信地看着秦骁,秦骁转身看着东方雅声音冷漠地说:“你以为你在里面下了媚药,没有人知道吗?你这样的贱女人,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东方雅神色大变,忍不住后退了两步,一脸震惊地看着秦骁:“你……你怎么会……”

东方雅想问秦骁怎么知道,但是她说出口就后悔了,因为她的表现恰恰证实了秦骁的话。东方雅从几天前就开始计划生米煮成熟饭,因为她已经无法忍受秦骁一直对她这么冷漠下去,她觉得只要她成为秦骁的女人,为秦骁生儿育女,秦骁一定会对她好的。

东方雅也有过犹豫,最终还是决定放手一搏。而她选择在今晚下手,是因为明日一过,秦骁的毒彻底解了,东方雅想要算计秦骁就会更困难了。

只是东方雅没想到,秦骁竟然已经知道她在宵夜里面下了媚药。东方雅现在满心的难堪和无措,因为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远远地超出了她的预料,而秦骁最后说的那句话,把东方雅对他满心的痴情,都打得七零八落。

秦骁冷哼了一声:“自以为是的蠢女人,立刻滚出去!”

东方雅跌跌撞撞地从秦骁房间里跑了出去,失魂落魄地进了自己的房间,捂着脸趴在床上放声大哭。她不明白,她不过是太爱秦骁,想要跟秦骁在一起,为什么会这么苦这么难……

秦骁看着满地的碎瓷,眼中闪过一道杀意。遇到东方家的人,大概是秦骁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之一了。东方木实力太强,这是秦骁忍受东方雅到现在,还没把东方雅给杀了的唯一原因。东方雅在秦骁心中从来都没有任何地位,她现在的行为只是让秦骁对她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秦骁的计划是,只要过了明天,他的毒解了,跟墨青靳辰联手杀掉东方木之后,东方玉和东方雅兄妹俩也休想活着。

第二天一早,东方雅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仿佛昨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以保护秦骁的名义,跟着秦骁一起去了墨府。

秦骁进了墨青的书房,东方雅面无表情地坐在院中等着,因为她知道秦骁不会让她进去。

而秦骁一进去,就看到在座的不仅有墨青和靳辰,还有齐皓诚。正阳门这一代的四个弟子,这是第二次聚在一起。

“二师兄,你怎么还没死呢?”齐皓诚似笑非笑地看着秦骁问。想想也挺神奇的,秦骁跟他们的立场明明是不一致的,如今却要一起做一件事情。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我命大,死不了。”

“别废话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秦骁和齐皓诚都闭嘴了。

墨青先把秦骁的最后一枚解药给了他,秦骁依旧是收起来没有吃,看着墨青和靳辰说:“东方玉说东方木明日会来千叶城带我们离开。”

“明日,时间刚刚好。”齐皓诚正了正神色说,“我们明日就动手。”

“你今日解了毒,明天见到东方木的时候,想办法把这个毒烟让他闻了。”墨青又扔给秦骁一个瓶子。

“解药呢?”秦骁问墨青。既然是毒烟,他肯定要先服下解药才敢用。这会儿的计划跟秦骁上次说的不太一样,因为本来计划是让秦骁抓了东方玉和东方雅,把东方木引到他们设置好的陷阱里面。秦骁没问墨青为什么要改计划,既然准备合作,就要互相信任,他觉得墨青和靳辰不会对他不利的。

墨青又扔给秦骁一个小药瓶:“里面只有一颗解药。”

“等东方木中毒之后,你先躲起来,等我们过去。”靳辰看着秦骁说。

“嗯。”秦骁点头,对于靳辰和墨青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

“你小心一点啦,最好下毒成功,否则你会被东方老头拍死的。”齐皓诚看着秦骁似笑非笑地说。

秦骁很快拿着解药离开了,齐皓诚对墨青和靳辰说:“明日一早我就过来,到时候跟你们一起行动。”

等秦骁和齐皓诚都走了之后,冷新月端着一个盘子兴冲冲地过来找靳辰了。

“姐姐姐姐!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给你剩了一点!”冷新月把手中的盘子举到了靳辰面前,眼睛还十分不舍地一直盯着盘子里的东西。

靳辰看着盘子里面仅剩下的一只蜜汁鸡翅,伸手揉了一下冷新月的脑袋说:“我吃饱了,你自己吃了吧。”

“真的吗?”冷新月眼睛一亮看着靳辰问。

靳辰点头,下一刻就看到冷新月伸手抓起那只鸡翅就送进了口中,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一边吃一边说:“好好吃啊!”

靳辰身边厨艺最好的人是她家小四嫂关妍之,靳辰知道今日关妍之专门送了一只她亲手做的蜜汁鸡过来,靳辰让琴韵拿去给离夜吃,离夜想着冷新月应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十分慷慨地送给了冷新月。冷新月吃得就剩一只鸡翅膀的时候,才颠颠儿地跑过来找靳辰了,因为她听离夜说这只鸡是靳辰家嫂嫂专门给靳辰做的。

靳辰看着冷新月吃完,递给冷新月一个帕子,冷新月擦了擦手,笑容灿烂地看着靳辰说:“姐姐你对我真好!”虽然明知靳辰比她还小两岁,但是冷新月管靳辰叫起姐姐来毫无压力,这一点倒是跟冷肃很像。

“吃饱了么?”靳辰问冷新月。

“吃饱了!”冷新月点头,“姐姐家里什么都有,什么都好,我好喜欢!”

“那你要不要留下不走了?”靳辰微微一笑,看着冷新月问。

冷新月愣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摇头:“不要!我的家在冷星城,我要回去,还要带姐姐一起回去!姐姐你考虑好了吗?”

靳辰表示这个丫头其实并不傻,冷新月不是真的为了一只鸡翅过来找靳辰的,只是想过来问问靳辰什么时候跟他们一起走。

靳辰微微点头说:“等过了年,我们再出发吧。”靳辰觉得不能把希望放在失踪的向谦身上,冷肃在那边等不起,她已经做好准备了。

“再过六天就是过年了。”冷新月眼睛一亮,一脸兴奋地说,“看来我们很快可以回家了!姐姐你真的太好了!”

看到冷新月一副要扑过来亲她一口的样子,靳辰扶额,把热情的冷新月推开,对她说:“趁着剩下这几天,好好吃好好玩儿,别客气。”

“我会的!我明天要跟小夜和二长老一起去逛街!”冷新月笑容灿烂地说,“我要买礼物带回去给苏哥哥和城主大人还有各位长老!”

“好,需要钱就问琴韵要。”靳辰对冷新月说。

“嗯嗯!我知道!”冷新月话落就兴冲冲地走了,要去把好消息告诉二长老。而一直坐在房间里的墨青自始至终都被冷新月给忽略了,看都没看他一眼。靳辰表示冷新月这姑娘竟然能够抵挡得住她家男人的魅力,看来对苏苏是真爱啊!

靳辰和墨青已经计划好了明日的一切,如果顺利的话,他们明日就能够杀掉东方木,还能把墨青体内的毒完全解了。

是夜,千叶城里又飘起了雪花,而且很快就变得很大,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大雪依旧未停,千叶城里面已经是一片银装素裹了。

大雪天并没能阻挡冷新月出去逛街的热情,而且这性格彪悍身体更彪悍的姑娘觉得下雪要打伞这件事实在是太矫情了,拒绝了琴韵给她的伞,拽着二长老,牵着小夜就出门逛街去了。

现在距离过年仅剩下五天的时间,即便在这样的大雪天,千叶城大街上依旧十分热闹。

千叶城的一座小宅子里,秦骁推开门,一阵寒风迎面吹来,他非但不觉得冷,反而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因为他昨日服下最后一枚解药之后,现在毒已经完全解了。他握了一下拳头,力量再次回到手中的感觉让他很想找个人酣畅淋漓地打一场。

看到东方玉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秦骁握起的拳头松了松,他要暂时忍着,按照墨青和靳辰定下的计划来行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你的毒已经解了?”东方玉看着秦骁问,发现秦骁的脸色比起前些日子要好很多。

秦骁微微点头:“解了。”

“如此便好。”东方玉看着秦骁说,“祖父很快就来了,届时我们就随他一起离开,祖父会指点你的修炼,你想要夺回你在雪狼国的一切,我们也会帮你的。”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帮我?”秦骁看着东方玉神色淡淡地问。

东方玉神色如常地说:“你是祖父的师侄,还是小雅的丈夫,我们是一家人,帮你是应该的。”

“多谢。”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心中却对东方玉所说的话嗤之以鼻,一个字都不信。

东方雅知道秦骁已经解了毒,还专门下厨亲自做了丰盛的早餐过来给秦骁,秦骁竟然吃了,这让东方雅心中好受了不少。不过秦骁吃过早餐之后就关起了房门,把东方雅隔绝在了外面。站在秦骁门外的东方雅眼眸暗了暗,她已经惹怒秦骁一次了,当然不可能再往秦骁的饭菜里面下药。而她现在很希望东方木出现,她觉得有东方木在的话,秦骁就不敢再对她这么冷漠了。

秦骁在房间里面看书,一直到了快正午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东方雅欣喜的声音:“骁哥哥,祖父来了!”

秦骁眼神一冷,放下手中的书,拿出一个药瓶,把里面唯一的一枚药丸扔进了自己口中,才起身过去打开门,就看到东方木和东方玉以及东方雅祖孙三人都已经站在门口了。

“大师伯请进。”秦骁开口,语气十分恭敬。

东方木对秦骁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抬脚进了秦骁的房间,东方玉和东方雅也跟了进来。

“听玉儿说,你的毒已经解了?”东方木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问。

“是,多谢大师伯。”秦骁恭敬地说,“如果不是大师伯的命令,大师兄不会为我解毒的。”

“既然毒解了,就随老夫离开这里吧。”东方木看着秦骁说。

“不知接下来要去哪里?”秦骁问东方木。

“去了你就知道了。”东方木看着秦骁说,“玉儿已经告诉过老夫,他把天玄心法的秘籍给了你。看在你已经娶了小雅,不是外人的份儿上,老夫就不怪罪你们了,只是这件事不要让你两位师叔知道。”

“是,多谢师伯。”秦骁恭敬地说,心中却在想东方木和东方玉果然不愧是祖孙俩,一个比一个虚伪。

“在走之前,先告诉老夫你的天玄心法修炼得怎么样了。”东方木看着秦骁说。

“师侄愚钝,中毒之前尚未修炼秘籍的二分之一。”秦骁微微垂眸说。他倒是不怕东方木怀疑,因为东方玉给他的天玄心法他的确修炼了,不过没有修炼那么多而已。

东方木微微皱眉:“你修炼的速度太慢了!”

“接下来还请师伯指点一二。”秦骁十分客气地说。

“你不着急回雪狼国吗?”东方木眼眸幽深地看着秦骁问。

秦骁微微叹了一口气:“师伯,我希望修炼好天玄心法之后,再回雪狼国,定能一举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东方木微微点头:“你这样想是对的,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权势和地位都能唾手可得。既然如此,你们便随老夫离开吧。”

东方木话落起身,身子却晃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感觉体内的气息有紊乱的趋势,他扶着旁边的桌子,死死地看着秦骁问:“你做了什么?”

东方玉已经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东方雅也晕了过去,只有东方木还没有倒下,但是明显已经中了毒。

秦骁神色冷漠地看了东方木一眼,心中在想墨青给的毒药果然很霸道,像东方木这样的高手都能这么轻易地放倒。已经服下解药的秦骁自然是没事的,他一句话都没说,按照墨青和靳辰的计划,很快离开隐入了暗中。

东方木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他盘膝坐在地上,拿出一根短笛就吹了起来。

此时身在墨府的墨青和齐皓诚正在对弈,靳辰坐在一旁看书。墨青的手突然顿了一下,侧脸浮现出了一道黑色的纹路。

靳辰神色微变:“看来秦骁已经动手了,东方木在找你,你赶紧过去。”

齐皓诚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墨青已经不见了人影,他神色惊愕地问靳辰:“墨青那是怎么了?”

“东方木给他下的毒。”靳辰没有多解释什么,起身就跟着墨青离开了,齐皓诚紧随其后也离开了。靳辰并没有要求司徒琏参与他们这次的计划,因为靳辰想让司徒琏留在府中保护两个孩子。

墨青出现在东方木面前的时候,东方木已经嘴角溢血,脸色煞白了。而墨青侧脸上那个墨色的图腾已经完全显现了出来,他的脸色也白了,显然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师父。”墨青对着东方木拱手。

东方木看到墨青很快出现,这才放下了手中的短笛,看着墨青冷声说:“为师中了毒,你立刻去找向谦的徒儿过来给为师解毒!”东方木并不知道墨青也跟着向谦学了医术,更不知道靳辰是向谦的徒弟。东方木之前让秦骁去找墨青解毒,只是因为他发现秦骁中的毒跟曾经墨青中的毒一样,知道墨青手中很可能有解药。如今东方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找身在千叶城的邱宝阳过来给他解毒。但是现在东方木无法动弹,所以他只能召唤墨青前来,让墨青去带邱宝阳过来。

只是东方木话落,却看到墨青站在原地没有动,反而把腰间的长剑给拔了出来。

“你!”东方木神色大变,“你跟秦骁串通好的?”

看到墨青眼中的杀意,东方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东方木万万没想到,明明应该是敌人的秦骁和墨青,竟然会勾结在一起对付他。电光火石之间,东方木已经想到他这是落入了墨青和秦骁一起设下的圈套。秦骁给东方木下了毒,却在可以杀掉东方木的时候没有动手,就是为了让东方木不得不使用最后一次召唤墨青的机会,这样墨青体内的毒就可以完全解了,再也不会受制于东方木。

“墨青,你敢!”东方木看着墨青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你敢动老夫,不会有好下场的!”

墨青根本就没有要跟东方木废话的意思,挥剑就朝着东方木砍了过去。只是他的剑还没有落到东方木身上的时候,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挡在了他面前。

躲在暗处的齐皓诚神色微变,因为来的人竟然是他的师父北堂黎。齐皓诚对此很意外,因为他并没感觉到北堂黎很在意东方木的生死。

“老三,杀了他!”东方木看到北堂黎突然出现,眼睛一亮,看着北堂黎冷声说。

北堂黎看了东方木一眼,神色淡淡地说:“老大,你现在应该担心的是,你很快就要毒发身亡了。”

东方木神色一震,看着墨青冷声说:“立刻把解药交出来!”

墨青却看着北堂黎,已经拔出的剑并没有收回去:“三师叔,让开!”

“你……”北堂黎看着墨青,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对着墨青微微摇头说,“老夫奉劝你一句,立刻把你师父的毒给解了,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齐皓诚正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却被靳辰拉住了。靳辰面色冷凝地看着齐皓诚和秦骁,无声地说了一句话:“还有人。”靳辰前两日才见过北堂黎,北堂黎对于靳辰要杀东方木的事情,并没有真的反对。而今天北堂黎出现得这么巧,一副要救东方木的样子,而且对着墨青话中有话,明显还有别的事情发生。靳辰感觉到北堂黎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们附近还有一道若有似无的高手气息,靳辰直觉那个高手绝对比东方木还要厉害,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存在,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

墨青并没有要给东方木解毒的打算,也没有退一步。东方木仗着自己实力绝顶,才一直勉力支撑,否则早就晕过去了。

下一刻,墨青感觉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寒意,他神色微变用最快的速度躲开,却被那霸道至极的掌风打得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齐皓诚再次忍不住要冲出去的时候,又被靳辰拉住了。靳辰面色冷然地看着墨青,别人都不知道,靳辰知道墨青这会儿正在给她打手势,那是他们之间独特的暗号,墨青在说让靳辰不要出来……

只见一个仙风道骨的高大老者出现在房间里,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长长的胡子也全白了,手中拿着一把拂尘,看着东方木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三弟,在这种地方还被搞得这么狼狈,你让老夫很失望。”

东方木眼神一黯,坐在地上叫了一声:“大哥。”

“把解药给他。”老者轻飘飘地看了墨青一眼,那犹如实质的目光像是钢针一样刺了一下墨青,墨青捂着发疼的胸口,拿出一个药瓶扔给了东方木。

东方木打开,看到里面躺着三枚药丸,他自己先吃了一枚,让北堂黎把剩下那两枚分别塞进了东方玉和东方雅口中。

老者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墨青身上,拂尘微动,朝着墨青就打了过来。

墨青感觉到危险逼近,却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躲开,因为这老者的实力太过强横,比起东方木还要厉害许多,根本不是墨青能够抗衡的存在。

就在靳辰忍不住要冲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北堂黎一闪身,挡在了墨青身前,看着白发老者客气地说:“大长老息怒,这个年轻人是三长老在这边收的唯一一个徒儿,杀了可惜了。”

老者把拂尘收了起来,目光冷然地看着墨青:“你师父可曾将天玄心法传授于你?”

“是。”墨青微微垂眸。

那边解了毒的东方木已经站了起来,看着白发老者说:“大哥,这是我在这边选出来的最好的一个苗子,而且已经把天玄心法给过他修炼了。”

听到东方木刻意加重的天玄心法四个字,白发老者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看着东方木说:“既然如此,你们都随我回去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