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接下来的路很凶险(上卷完)/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长老不在这里多停留两日吗?好让老夫尽一下地主之谊。”北堂黎笑呵呵地对白发老者说,十分客气的语气。

白发老者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北堂黎:“这种地方没什么好停留的,北堂城主让老夫转告你,让你尽快回去。”

“多谢大长老告知,老夫过几日就出发,就不跟大长老同行了。”北堂黎微微一笑说。

“随你。”白发老者很快转移了视线,看着地上悠悠醒转的东方玉和东方雅说,“老三,这是你的孙子孙女吗?如果他们实力不济的话,就不必带走了。”

东方木微微垂眸:“大哥,我就这么两个孙儿。”

“你想带上也可以,别让他们拖慢了我们的行程。”白发老者冷声说,“回去晚了,城主和圣子怪罪下来,你担待不起!”

“是,大哥。”东方木一直以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但是在这个白发老者面前,却完全没了脾气。

白发老者又看向了墨青:“给你两个选择,抛下你现在所有的一切,跟随老夫离开,或者死。”

墨青垂眸不语,北堂黎乐呵呵地看着墨青说:“小子,你可要想好了,大长老的实力不是你可以抗衡的,不想死的话还是乖乖跟随大长老离开。”

墨青知道北堂黎是在好意劝说他,也是在警告他。不需要北堂黎说什么,墨青已经亲身体会到这位新出现的大长老实力有多么强横了。别说墨青自己,就算加上靳辰和秦骁以及齐皓诚,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而这位新出现的大长老,他口中的城主和圣子,都让墨青联想到了不久之前来到墨府的冷新月和那位冷星城的二长老,墨青对于眼前之人以及东方木的真正身份已经有所猜测。

墨青当然不想死,他抬头看着白发老者恭敬地说:“我选择前者。”

“从现在开始,你要忘记你所有的一切!告诉为师,你叫什么名字?”东方木看着墨青冷声说。如果不是白发老者突然出现的话,东方木这会儿已经死了。即便如此,东方木也没有要杀掉墨青的意思,因为墨青对他来说还有很大的价值,杀了太可惜了。

“东方珩。”墨青垂眸,声音恭敬地说。

东方木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墨青说:“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把秦骁带过来。如果你一刻钟之后不出现,或者没把秦骁带过来的话,为师就血洗墨府和靳家!”

墨青的拳头微微握了一下再松开,低头说:“师父放心。”

墨青话落就从白发老者和东方木面前消失了人影,白发老者皱眉看着东方木问:“秦骁是谁?”

东方木眼眸微闪:“秦骁是西门擎的徒儿,不过西门擎这会儿十有八九已经死了,秦骁也是个好苗子,我们带他回去吧。”

白发老者微微点头:“也好。”

还没有离开的北堂黎轻咳了两声说:“大长老,三长老,老夫的徒儿,老夫就自己带回去了,就此别过,来日再见。”

北堂黎离开之后,白发老者看着东方木说:“你选的这个徒弟这么年轻能够接我两招没有大碍,资质的确极为出色,带回去城主如果满意的话,你就可以在东方城站稳脚跟了。”

东方木微微点头:“多谢大哥提醒。”

那边离开的墨青,很快就见到了靳辰,靳辰身边还有神色莫名的秦骁和齐皓诚。

墨青也不管秦骁和齐皓诚都在旁边,伸手就抱住了靳辰,在她耳边说:“那人不是我们能够抗衡的,我先跟他离开,你随后再去,我们在那边相见。”

靳辰心中有些不安,脸上却平静如昔,看着墨青微微点头说:“我明白,你走吧,照顾好自己,我会去找你的。”

墨青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靳辰,目光落在了秦骁身上。四目相对,秦骁面无表情地说:“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决定跟你一起去。”

秦骁知道墨青和靳辰瞒了他一些事情,譬如那个白发老者从哪里来的,他口中所说的“那边”指的是什么地方,这些墨青和靳辰似乎都知道。

秦骁知道墨青的实力,所以也很清楚那个从天而降的白发老者实力有多么强横,因为他们几人联手对付东方木尚且没有全然的胜算,而东方木在白发老者面前像个实力低微的小弟一样。

秦骁知道东方木要找他,他根本躲不过去,倒不如跟墨青一起,乖乖跟着白发老者和东方木走,再想别的办法。这并不是屈服,只是一种缓兵之计。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走吧。”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又抱了一下靳辰,这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靳辰站在那里,看着墨青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忍不住微微叹了一口气。

一头雾水的齐皓诚拍了一下靳辰的肩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吧,回去再说。”靳辰又朝着墨青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视线,握起的拳头松开,朝着墨府而去了。

墨府。

齐皓诚听完靳辰的话,神色震惊地说:“东方木和今天出现的那个高手都是八大家族的人?我师父也是?”

“你没听到你师父说,他会带你回去么?”靳辰看着齐皓诚说。北堂黎管新出现那个老者叫大长老,东方木是三长老,想必那个老者和东方木都是八大家族中某个家族的长老,而北堂黎是另外一个家族的。

齐皓诚皱眉:“我才不要去!”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恐怕到时候由不得你了。还好的一点是,八大家族的人想要过来似乎也不容易,否则以八大家族的实力,恐怕早就把三国给吞了。”

冷新月说从冷星城到千叶城有三个月的路程,后来靳辰才知道,冷新月所谓的三个月,是她和二长老一路狂奔过来的时间。本身冷新月和那位二长老就是力量见长,速度也是相当逆天的,这要正常人以正常的速度从千叶城到冷星城,大概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了。

这么远的距离,应该也是八大家族的人明明知道三国的存在,却并没有侵略三国的主要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应该是不归森林的阻隔。冷新月已经跟靳辰说过了,想要跨越不归森林很困难,因为里面很凶险,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毒蛇猛兽都不是最大的危险,森林里面的瘴气才是最为致命的。八大家族都有药师,但抵御瘴气的药物原材料很稀缺,制作也很复杂,所以除非必要,八大家族的人是不会来三国这边的,因为来一趟代价太大了,至于说大面积的人过来侵略三国,这是根本办不到的事情。

冷新月和二长老这次来,几乎带上了冷星城抵御瘴气药物的所有存货,如果他们不能把靳辰带回去的话,冷肃也不可能回来了。

“我师父前几天跟我说,要我跟他出一趟远门。”齐皓诚神色莫名地说,“他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了。”

“你到时候看情况吧。”靳辰对齐皓诚说,“你师父对你还不错,怕就怕你师父上面还有人过来。”

齐皓诚微微点头:“我知道。”

靳辰和齐皓诚今天都看着,如果不是北堂黎的话,墨青也杀不了东方木,反而会被暗中的那位白发老者给杀了。北堂黎其实一直在暗示墨青,让墨青不要反抗,因为北堂黎最清楚那个白发老者的实力,他是在帮墨青。

齐皓诚走了之后,剩下靳辰一个人,她神色微怔,苦笑了一声。她先前还在想等过了年,跟冷新月一起去冷星城救冷肃,墨青说要跟靳辰一起去。结果计划跟不上变化,墨青被迫跟着东方木先一步离开了。

靳辰知道墨青心中的不得已,那位新出现的老者实力太强,如果墨青不跟着他们走的话,靳辰和他们的亲友都要遭殃。墨青跟着他们离开,固然是有风险的,因为东方木不愿意杀墨青,明显是因为他对墨青另有算计,没安好心,就连秦骁都在东方木的算计里面。

不过至少这样墨青和秦骁暂时是安全的,他们去了八大家族之后,也可以想办法摆脱这一切。

而靳辰如今别无选择,必须跟着冷新月一起走了。靳辰其实怀疑南宫离也是八大家族某个家族的长老,只可惜现在不知道南宫离在哪里,否则靳辰可以找南宫离帮忙照应一下墨青,至少他们还是有师徒情分在的。

再过五天就要过年了,靳辰和墨青原本的计划是今天杀掉东方木,过了年再离开千叶城。八大家族来人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墨青已经离开了,靳辰还是决定过几天,等过了年再走,因为也不差这么几天了,她要好好安排一下府里的事情,尤其是两个孩子。

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进来。”

司徒琏出现在靳辰面前,看到靳辰的脸色,司徒琏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了?”他感觉到靳辰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我没事,你坐。”靳辰神色淡淡地对司徒琏说。

司徒琏坐了下来,看着靳辰说:“小贝和小夜都在午睡,我只是过来看看你们有没有回来。”司徒琏知道靳辰和墨青今天有事要办,靳辰还拜托了司徒琏帮忙照看两个孩子。

“墨青呢?”司徒琏看了一圈,发现墨青不在,就开口问靳辰。

“墨青……走了。”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此事说来话长,墨青去了八大家族那边,我再过几天也要走,家里和两个孩子,就拜托你照顾了。”

司徒琏眉头微皱:“墨青为什么先走了?”司徒琏知道冷新月和二长老都来自八大家族的冷星城,也知道靳辰准备过些日子跟冷新月一起去冷星城救冷肃,只是墨青为何先走了,还走得这么突然?

“也是迫不得已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小莲花,等我走了,孩子们就托付给你了。”

司徒琏神色认真地点头:“这个你放心,我会保护好小夜和小贝的。”

“自家人,我就不说谢了。”靳辰看着司徒琏微微一笑,“事情办完我会尽快回来的。”

“你们小心一点。”司徒琏看着靳辰说。如果不是为了两个孩子的话,司徒琏其实很想跟靳辰一起去。

靳辰当天晚些时候,又去了那个小宅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想必墨青他们已经离开千叶城了。

靳辰回府之后就找来了冷新月。

“新月,八大家族都是哪八个家族,之前忘了问你。”靳辰看着冷新月问。靳辰根本没想过东方木也是八大家族的人,冷新月也没有说过除了冷氏一族之外,其他七大家族都姓什么。

冷新月神色认真地说:“姐姐,八大家族有四个上等家族和四个下等家族,上等家族里面最厉害的是东方氏一族。”

靳辰眼眸微闪,看着冷新月问:“其他三个上等家族是不是分别姓西门、南宫和北堂?”

“姐姐你知道啊!”冷新月看着靳辰有些惊讶地说,“是这样没错,他们四个上等家族如今已经组成了四方联盟。四个下等家族除了我们冷氏之外,还有卢氏,辛氏和姬氏。”

“我知道了。”靳辰微微点头,“等过了年,我们就出发吧。”

冷新月很高兴地说:“好!”

冷新月要走的时候感觉靳辰身边似乎少了些什么,看了一圈有些奇怪地问靳辰:“姐姐,姐夫呢?”冷新月每次看到靳辰的时候,墨青都在靳辰身边,这会儿墨青不在,冷新月感觉有些不习惯。

“你姐夫去东方城当卧底去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啊?”冷新月一脸惊愕,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墨青怎么会跟东方城有关系呢?

“你姐夫的师父是东方城的一个长老,现在你姐夫被带走了。”靳辰对冷新月说。

冷新月微微皱眉:“听说四个上等家族都有长老在你们这边,他们会选择资质最好的男子收徒,然后带回家族,不过我只是听说过,还以为是谣传,没想到是真的。”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如此看来,我的师父就是南宫家族的一个长老了。”

冷新月一脸讶异:“可是南宫一族最厉害的功法只有男子才能修炼呀!”

“鬼知道那死老头想什么呢!”靳辰面无表情地说,“我现在找不到我那死鬼师父了,就先跟你们走吧。”靳辰觉得等她去了八大家族,应该会再跟南宫离碰面的,只是再见他们是敌是友,就不一定了。

“可惜城主大人不让我把炼体药方那么重要的东西带在身上,不然可以先给姐姐看一下。”冷新月看着靳辰说。

靳辰点头表示理解,那是冷氏一族最机密的东西,当然不能随便带出来。

冷新月走了之后,靳辰看着空荡荡的书房,眼神在墨青经常坐的那个位置停顿了一下。

靳辰跟墨青在一起之后,有过分离的时候,但她并没有过伤心难过,因为她知道墨青最终一定会回到她身边,这次也一样。靳辰这会儿心中很平静,她知道她即将离开这片她长大的土地,到一个未知的地域去,会遇到未知的危险,但她并不害怕。

过去的一切靳辰不会忘记,但她知道自己必须往前走了。事实上在多年之前,靳辰和墨青分别拜南宫离和东方木为师的时候,就注定有朝一日他们会离开三国,去往八大家族。今天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必然会发生的,不过是迟早的区别而已。

这不是谁的错,是老天的安排。靳辰能跟墨青相识相知,就是因为靳辰拜了南宫离为师,而墨青的师父是东方木。他们缘起于此,如今虽然分开,但必然会在另外一片地域再次相遇,这是靳辰坚信的事情。她会去找墨青的,她也相信墨青会再次回到她的身边,而在这之前,靳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靳辰给魏琰和宋舒写了一封信,让风清派人送了出去。不过想必等这封信到了魏琰和宋舒手中的时候,靳辰已经离开了。

如今在听靳辰号令的断魂楼,被靳辰安排交到了司徒琏手中。断魂楼不会再接杀人的生意,靳辰有足够的钱养着他们,而给他们的唯一任务,就是保护好靳辰身边的人。

风清说要跟着靳辰一起走,被靳辰拒绝了。靳辰这次决意自己去,不带任何人,因为她要把所有能用的人都留在千叶城,保护墨府的两个孩子。

靳放再过来看外孙女的时候,发现墨青不见了,就开口问靳辰墨青去了哪里。靳辰倒是没有瞒着靳放,把事情都跟靳放说了。

“你真的打算离开吗?”靳放面色严肃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点头:“嗯,过了年就走,老爹就当我们去游历了吧。”

“唉!孩子还这么小,你真舍得。”靳放叹了一口气,其实他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就知道靳辰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靳辰真正在意的人并不多,冷肃是其中一个。靳辰原本就打算为了冷肃去冒险,如今墨青又被迫去了那边,靳辰会去是必然的。

“老爹,别这么愁眉苦脸的。”靳辰微微一笑,“孩子小,这不是还有你们嘛!我很放心的。”

靳放瞪了靳辰一眼:“别嬉皮笑脸的!出门在外小心一点,好好的早点回来!”靳放也是第一次听说有八大家族的存在,不过根据靳辰的说法,八大家族所在的地域跟三国相距甚远,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倒是不需要担心。靳放没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包括夏皇。有时候,未知的事情还是保持神秘比较好,知道得多了,难免会起很多不该有的心思。

除夕之夜,原本应该一家团聚的日子,因为墨青不在,墨府里都冷清了不少,这天靳辰带着两个孩子一起睡。

“娘亲,爹爹出远门办事,要很久之后才能回来吗?”离夜穿着一身可爱的里衣,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问。墨小贝姑娘趴在离夜的肚子上,正在手舞足蹈自嗨不停。

“不会。”靳辰微微一笑,轻抚了一下离夜的脑袋说,“小夜,娘亲明日要跟你新月姐姐一起去找你苏苏叔叔,你跟小贝留在家里,等爹爹和娘亲回来好不好?”

“娘亲也要走了吗?”离夜小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嗯。”靳辰点头。

离夜看了看趴在自己身上的墨小贝,一脸认真地对靳辰说:“娘亲你走吧,小夜会好好照顾小妹的,我们一起等爹爹和娘亲回来。”

靳辰在离夜额头轻吻了一下,微微一笑说:“小夜已经长大了,娘亲很放心。”

这天晚上,离夜枕着靳辰的臂弯,墨小贝躺在靳辰和离夜中间,看到两个孩子都睡得香甜,靳辰却一夜都没有合眼。她不是睡不着,只是不想睡,因为明日一早她就要远行,她只想好好看着两个孩子。

“娘亲……”离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靳辰还在,抱着靳辰的胳膊蹭了蹭。

“小夜乖,起来吧。”靳辰捏了一下离夜的小脸说。

“嗯。”离夜乖巧地点了点头,坐起来自己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后,又十分熟练地给墨小贝穿,一副全能好哥哥的样子。

靳辰就坐在旁边看着,唇角带着一丝笑意。

靳辰难得亲自下厨,做了一顿早餐。早餐很简单,清粥小菜水煮蛋,离夜却很是喜欢,因为这是靳辰亲手做的。

“姐姐,你的手艺好好哦!”冷新月喝了一口粥,满口清香,她忍不住夸了一句。这些天她在墨府吃的饭都很丰盛,今天这顿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味道却很棒,有一种家的感觉。

司徒琏默默地把一个水煮蛋剥好放在了离夜面前,离夜笑嘻嘻地对司徒琏说:“谢谢琏叔叔!”

早餐过后,靳辰把一个不小的包袱给了二长老:“这里面都是一些很少见的药材,劳烦二长老背着了。”靳辰不是不尊老,只是二长老和冷新月的身体都比靳辰好,力气也比靳辰大很多。那个对靳辰来说有点重的包袱,对二长老来说一根手指都能提起来。

一听说里面是药材,二长老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接了过来背在背上,表示他很乐意背着,因为冷星城如今最缺的就是药材了。

冷新月背上也背着一个包袱,是她这些日子住在墨府新添置的衣服,还有她给冷星城的人带的好多礼物。那个超级大的包袱跟冷新月的形象非常违和,尤其是冷新月脸不红气不喘地背着那个包袱,一点儿都不费力的样子,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咋舌。

靳辰只是带了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一些防身的药物,以及她的武器清霜剑和飞云弓,并没有带多余的东西。

“小夜我们要走了。”冷新月依依不舍地对离夜说。

离夜点了点头:“新月姐姐要照顾好我娘亲哦!”

冷新月一脸郑重地说:“我会的!”

没有其他人,司徒琏带着两个孩子送到了墨府门口,靳辰又抱了抱离夜,抱了抱墨小贝,看着墨小贝咯咯笑个不停地挥舞着小手,靳辰也笑了,这个小没良心的,平时都是谁抱都可以,想必离了他们也没什么影响。

靳辰已经安排好了可靠的奶娘,墨小贝的粮食不用担心。有琴韵和司徒琏在,风清也在,这些都是靳辰眼中很靠谱的人,她相信他们会照顾好两个孩子的。

看着靳辰头也不回地离开,司徒琏低头看着离夜说:“小夜你想哭就哭吧!”

离夜抬头看着司徒琏:“为什么要哭?”

“因为你爹娘都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司徒琏觉得离夜的表现不太正常,正常的小孩子看到爹娘都离开了,不应该痛哭流涕吗?

离夜小脸认真地说:“我才不要哭呢!娘亲说了她和爹爹办完事情就回来了,我要好好留下照顾小妹,做一个好哥哥。”

司徒琏表示离夜小小年纪,身上就已经有了靳辰的影子,冷静理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似乎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想的是如何解决问题,从来都没有自怨自艾。虽然靳辰此行很冒险,墨青更是被人强迫带走的,但司徒琏莫名觉得,一切困难都不可能打倒墨青和靳辰这对夫妻,八大家族因为墨青和靳辰这对煞星夫妻,可能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别人问起墨王爷和墨王妃去了哪里的时候,靳放只说他们小夫妻出去游历了,并没有说别的。而夏皇知道墨青和靳辰的两个孩子都还在千叶城,确信墨青和靳辰不可能做任何对夏国不利的事情,也就不再管他们去了哪里了。

靳辰和冷新月以及二长老都是很正常地离开千叶城的,出了千叶城之后,冷新月对靳辰说:“姐姐,我们跑起来比马还快,你看看你能不能跟上,跟不上的话,我们再放慢速度。”

其实冷星城之所以派了冷新月和二长老过来,就是因为冷新月和二长老是冷星城跑得最快的两个人。

看到二长老背着一个大包袱,瞬间就跑没影儿了,冷新月追了上去,靳辰唇角微勾,运起凌云步,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跑到了二长老前面。

二长老显然对此很意外,因为他知道靳辰用的不是轻功,轻功虽然不需要耗费太多内力,但是再厉害的高手也不能一直不停地用轻功代步。

“姐姐你好厉害啊!”冷新月追上靳辰,直接星星眼了,“你的速度好快!”

“走吧。”靳辰话落就加速了。既然已经决定要去了,没什么好迟疑的,她要用最快的速度到冷星城去。

千叶城。

齐皓诚知道靳辰已经离开了,而自从那日之后,北堂黎并没有再来找过齐皓诚。齐皓诚却预感这件事情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大年初二,齐皓诚带着靳晚秋和四个孩子回了靳家,热热闹闹的一天过后,齐皓诚回到安平王府,一进书房神色就变了。

齐皓诚的书房里面,北堂黎在,还有一个男人背对着齐皓诚站在那里,正在看墙上的一副字画。

“徒儿过来,拜见你真正的二师伯。”北堂黎对着齐皓诚招了招手。

背对着齐皓诚的男人转身过来,他年纪已经不小了,不过头发胡子依旧都是黑色的,身上气息浑厚,一看就是绝顶高手。他看着齐皓诚微微一笑说:“老夫名叫北堂渊。”

“拜见二师伯。”齐皓诚垂眸恭敬地说。

“徒儿啊,师父前些日子跟你说,要带你出一趟远门的事情,你准备好了吗?”北堂黎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哭丧着脸说:“没有,我舍不得媳妇儿,舍不得孩子。”

北堂黎瞪了齐皓诚一眼:“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

北堂渊哈哈笑了起来:“老四,你这徒弟跟你性子差不多啊!”

齐皓诚觉得他现在的处境跟墨青还是很不同的。至少齐皓诚没感觉到北堂黎在算计他,而突然出现的这位北堂渊,身上也没有那位白发老者的盛气凌人,看起来和气许多。

“师父,能不能不去?”齐皓诚一脸认真地跟北堂黎打商量。

“不行!”北堂黎摇头,“师父要回去,一个徒弟都没有多丢人不是?你就跟师父走一趟,过些天就让你回来了,紧张什么!”

“师父过些日子真让徒儿回来?”齐皓诚看着北堂黎问。

“废话!老夫什么时候骗过你?”北堂黎又瞪了齐皓诚一眼。

“那就请师父和二师伯在府里暂住两日,徒儿跟家人告个别。”齐皓诚对北堂黎和北堂渊说。齐皓诚知道,他不能不去,而他心中其实隐隐地有点想去,因为墨青和靳辰都已经去了,齐皓诚也想去看看,那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不用了,我们不住这里。”北堂黎看着齐皓诚说,“三日之后,我们在城外等你。”

齐皓诚看着北堂黎和北堂渊说话间已经不见了人影,微微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纠结。他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靳晚秋说这件事吧。

离开安平王府的北堂渊和北堂黎,很快就走上了千叶城的大街,看起来跟普通老人别无二致。

这天是大年初二,街边的店铺都还关着门,大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北堂渊看着北堂黎问:“老四,你见过东方家那个老大了?”

北堂黎点头:“见过了,他前些日子已经走了。东方家的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无耻,那个东方木老贱人竟然算计到了我头上,还是我徒儿机灵发现了不对劲。”

北堂渊微微一笑:“东方家的人行事向来如此,跟你一起过来这边的西门老儿怎么不见人影了?”

北堂黎轻笑:“那老头十有八九已经死了。”

“哦?”北堂渊有些意外,“这边竟然有人能杀了西门擎?”

“二哥你也别太小瞧这边的人了。”北堂黎老神在在地说,“如果不是东方家老大来得巧,东方木这会儿早就死了。”

北堂渊神色微动:“这么说这边还是有武功可以跟八大家族长老比肩的人物的。不过怎么没听四弟你提起南宫家那位?”

北堂黎摇头说:“南宫离一向不跟我们几个来往,最奇怪的是,他竟然收了一个女娃当徒弟。”

北堂渊愣了一下:“南宫离竟然收了个女徒弟?怪哉!”

“不过那丫头倒很是能耐。”北堂黎呵呵一笑说,“二哥以后见到就知道了。”

北堂渊有些不以为然:“南宫家的女弟子,能有什么能耐?”

北堂黎笑而不语。

三日之后,齐皓诚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千叶城,在城外十里的地方见到了正在对饮的北堂渊和北堂黎。

“走吧。”北堂渊看了齐皓诚一眼说,三人很快就离开了。

一路疾行的靳辰三人不过七日时间就从千叶城跑到了夏国最东部的不归城。靳辰神色如常,一点儿都不见疲惫,这几日为了追她,二长老和冷新月倒是都感觉有些累了。

三人低调地进了城,在城中买了食物,准备好充足的水之后,就很快出了城,往不归森林而去了。

在不归森林边缘停下来的时候,冷新月一脸认真地对靳辰说:“姐姐,接下来的路很凶险,你一定要小心,一直跟着我们,不要单独行动,否则一定会迷路的。越是好看的植物越可能有毒,千万不能随便碰,我来的时候吃了一个果子都中毒了。到迷雾森林中部的时候,会有很大的瘴气,不过我们带了可以抵御瘴气的药,虽然可能不太够了,但是会先给姐姐吃的!”

靳辰听冷新月说完,唇角微勾说:“新月妹妹,你是不是忘了我是个药师,这些东西我比你懂。”

冷新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是哦!我傻了哈哈!忘了姐姐是个很厉害的药师!那我接下来中毒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姐姐可以救我的!”

靳辰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还是不要乱吃东西。”

冷新月点头:“我知道啦!我们快走吧!”

冷新月和二长老已经踏入了不归森林里面,靳辰回头看了一眼,天色阴沉,不归城的城门开着,却半天都没有人进出。

身后是熟悉的家园,面前是未知的世界,靳辰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坚毅,跟随着冷新月和二长老的脚步,很快消失在迷雾重重的不归森林里面……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