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你再打我我就哭给你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进去,发现城主的房间也相当简陋,没什么装饰物,一桌四椅一床,还有一个很大的书架,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你就是那个混小子口中的小姐姐?果然很小。”中年男人打量了一下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你谁啊?我是来找苏苏的,把他叫过来,我要带他走!”靳辰一开口,语气就嚣张狂妄到了极点。

听到楼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明显有人在打架,二长老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圣子的这位朋友脾气不太好,应该是在跟城主切磋,我们不用管。”

另外四个长老嘴角都抽了抽,他们家圣子脾气就很差,这朋友脾气也这么冲,果然是朋友……

“姐姐你没事吧?”冷新月站在城主房间门外,从房门上面的大洞探头往里看,看了一下就目瞪口呆了,大喊了一声,“姐姐!你不要欺负城主大人!”

冷新月话落,楼下的五个老头再次狂奔了上来,顺着门上的那个大洞,都看到了房间里面的情景,让他们都很想晕倒的情景……

只见平时在他们面前高大威严的城主大人,这会儿被一个容貌绝美脸色冷然的少女踩在了脚下……是真的被踩在了脚下,靳辰的小脚这会儿不偏不倚地踩着冷星城城主的后背,而城主大人像是晕过去了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丫头性格太嚣张!”三长老说。

“哇塞!这小暴脾气!我喜欢!哈哈!”四长老说。

“这丫头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五长老说。

二长老假咳了两声:“我跟你们说你们还不信,这位靳小姐真的很厉害的!”

大长老嘴角抽了抽,大声说:“靳小姐,有话好好说。”

被靳辰踩在地上的冷星城城主冷坤心中叫苦不迭,外面五个长老和一个圣女,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过要进来帮他一下,气死他了!

感觉到靳辰的脚收了起来,冷坤一头冷汗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靳辰的眼神非常冷:“你怎么知道我的旧疾在哪里?”

靳辰跟冷坤一见面,互相看彼此都不顺眼,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本身冷坤实力比靳辰高出很多,根本没有把靳辰放在眼中,想着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这个小丫头制服,谁知道不过两招之后,靳辰就眼神毒辣地看出冷坤身上有旧疾未愈,一招直中冷坤要害,差点没把他给疼晕过去。他怎么会想到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姑娘竟然那么精准地找到了他二十年来一直都没有痊愈的伤处……

“什么旧疾?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靳辰十分淡定地自己找位置坐了下来,然后拿起桌上的水壶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发现果然就是纯净的白水,连一片茶叶都没有……

冷坤眼眸幽深地看了靳辰一眼,转头对着正往门上的洞里面挤着看的几个人说:“你们都下去!”

“是。”大长老应了一声,拽着几个兄弟就下去了,而冷新月却没走,依旧在偷偷地往里面看,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冷坤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神色严肃地看着靳辰问。

“你不知道我是谁,就让人去找我?”靳辰眉梢微挑。

冷坤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冷肃一直只说他的小姐姐很厉害,武功很厉害,医术很厉害,毒术很厉害,绝对超越八大家族所有的药师,冷坤这才动了让人去找靳辰的心思。但是自从回到冷星城,就无时无刻不在跟冷坤作对的冷肃,拒绝告诉冷坤靳辰的任何信息,所以冷坤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派人不远万里找回来的这位他家儿子的小姐姐,究竟姓甚名谁……

“姑娘,你既然是肃儿的朋友,我们就是自己人,还是心平气和地聊聊吧。”冷坤再开口,说话的语气就平和多了。

靳辰唇角微勾:“冷家大叔,早这样不就好了?谁让你一看到我就一副‘这丫头毛都没长齐能有什么能耐’的样子呢?本姑娘向来专治不服!”

冷坤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很快又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说:“是我小看姑娘了,我向姑娘道歉。”

“好,你的道歉我接受了。”靳辰微微一笑,她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冷肃这个爹的性格明显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冷,靳辰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坏。

“冷大叔你好,我叫靳辰,是你儿子的姐姐。”靳辰对着冷坤这样介绍自己。

冷坤感觉怪怪的,还是微微点头说:“靳姑娘,欢迎你来冷星城。”

“苏苏呢?”靳辰问冷坤,“当初是你跑到我家,把苏苏带走的吧?连声招呼都不打,真够客气的。”

冷坤嘴角又抽了抽。他一共四个儿子,最小的儿子冷肃并不是被他扔到迷雾森林另外一边的,而是被人偷走了。他找了很多年,在三个儿子都死了之后才终于有了冷肃的消息。他亲自去了夏国,找到了千叶城。

冷坤进千叶城的时候是一个傍晚,极其巧合的是,他刚进千叶城没多久,就在千叶城大街上看到了一个长相酷似他的年轻人,他一眼就确认那就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

那天冷肃嗨嗨地带着司徒琏去了忘忧阁喝酒,却没想到被人盯上了,盯上他的还是他亲爹。冷坤没有轻举妄动,他暗中跟着冷肃回到了墨府,看到司徒琏把冷肃吊在了树上,然后现身把冷肃给弄走了。

冷肃当时看到冷坤之所以那么惊讶,是因为他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人长得跟他那么像……

冷坤只想着要尽快带冷肃回冷星城,并没有在夏国停留,也没有调查其他的东西。而冷肃一路上想方设法要逃跑都没能成功,冷坤只是答应冷肃给他的一个朋友传了两次信报平安,冷坤当时甚至都没有问冷肃他传信的对象究竟是谁。

“肃儿是我的儿子,这里才是他的家。”冷坤看着靳辰神色严肃地说。似乎是怕靳辰误会,冷坤还跟靳辰解释了一下为何他会跟冷肃失散。

靳辰听完之后,看着冷坤似笑非笑地说:“我说冷大叔,你三个儿子都死了,就剩苏苏这一个独苗,你非要把他带到这是非之地,是不想让他好好活着吧?”

冷坤摇头:“肃儿是我的儿子,是冷星城的圣子,他肩负着守卫冷星城的重任,这是他不能逃避的责任。”

靳辰轻嗤了一声:“敢情冷大叔觉得你这是大公无私,心怀百姓,儿子死了就死了,死光了也可以?”

冷坤的神色微微有些僵硬,突然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开口就是叹气,脸色也变得很苦逼:“靳姑娘,我怎么会真的愿意断子绝孙,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儿!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靳辰嘴角抽了抽,好吧,冷肃他爹原形毕露了,其实这个表面故作严肃的货骨子里也是个逗比……

“得,不废话了。”靳辰看着冷坤说,“苏苏在哪儿呢?我要见他。”

冷坤听到靳辰提起冷肃,神色变得有些怪异,轻咳了两声,没有说话,伸手指了指头顶。

靳辰起身就往外走去,出门差点撞到正在偷听的冷新月身上。冷新月嘿嘿一笑说:“姐姐是不是要找苏哥哥?我带你去!”

冷新月拉着靳辰就往三楼跑,而冷坤看着靳辰的背影,眼神很是复杂。他会让冷新月和二长老穿越迷雾森林去找靳辰,在完全不知道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的情况下,是因为冷星城真的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刚刚第一眼看到靳辰的时候,靳辰的年轻让冷坤心中很是失望,他本以为就算找回来的是个女子,也应该是一个看起来成熟干练的女子,而不是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小丫头。冷坤觉得靳辰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样子,根本不可能有多大能耐,失望之余难免有些轻视了。

只是当靳辰只用一招就命中了冷坤的要害的时候,冷坤整个人都震惊了!冷坤身上的伤还是二十年前跟东方城的城主交手的时候留下的,一直都没有痊愈,也直接导致他的功力二十年了都没有提升,这也是冷星城落败至此的原因之一。不过冷坤的旧疾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冷星城如今的那位药师和几个长老知道,对外是个绝对的秘密。

冷坤并不认为靳辰一招打到他的要害是个巧合,而这说明了靳辰的医术和眼力远远超出了冷坤的预计,这也是冷坤对靳辰变得很客气的主要原因。

“二长老。”冷坤站在楼上叫了一声二长老。

二长老很快跑了上来,进了冷坤的房间,开始向冷坤汇报这一路以来的经历了。一向沉闷不善言辞的二长老,三句话有两句都是在夸靳辰,这让冷坤意外之余,对于靳辰的好奇又多了几分。

却说被冷新月拉上三楼的靳辰,停在了三楼最里侧的一个房间外面。

面前的房门紧闭着,门口还站着一个气息浑厚的年轻人,看到冷新月过来,就低头叫了一声:“圣女殿下。”

“开门。”冷新月对年轻人说。

年轻人把厚重的石门给打开了,靳辰朝着里面看去,一眼就看到房间里有一张很大的床,床上有个人,四肢张开呈大字型,正在呼呼大睡,那张脸赫然就是冷肃。而冷肃的四肢分别被四条铁链束缚着,铁链的另外一端都固定在地上……

“姐姐,你别误会!”冷新月看着靳辰不太好看的脸色,赶紧开口解释到,“我们也不想这样的,但是苏哥哥老是想逃走。”

“解开。”靳辰看着看守冷肃的年轻男子冷声说。

明明靳辰很年轻,但她的眼神却让年轻男子忍不住想要服从。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冷新月,冷新月点头说:“冷寂,快把苏哥哥放开吧,他不会再跑了。”

名叫冷寂的年轻男子拿出了一串钥匙,朝着冷肃走了过去。

冷寂刚把束缚着冷肃双手的铁链解开,冷肃猛然睁开眼睛,伸手就握住了冷寂的脖子,一脸杀意地说:“爷说过,你放开爷的那天,就是你的死期!”

“苏哥哥!住手!”冷新月神色紧张地说,“姐姐来了!”

“什么姐姐?都给爷滚开!”冷肃握紧的手并没有松开,冷寂已经脸色青白,出气多进气少了。

“苏苏。”

一个女声在冷肃耳边响起,冷肃心中一震,猛然转头看了过来。

下一刻,冷肃眼中闪过狂喜,甩开冷寂,朝着门口的靳辰就扑了过来:“小姐姐!”

只可惜,冷肃并没能如愿扑到靳辰身上,因为束缚着他双腿的铁链还没有解开,他直接脸朝下扑到了地上……

能正常呼吸的冷寂默默地去把冷肃脚上的铁链给解开了,冷肃却依旧趴在地上不动。

“苏哥哥,你快起来啦!”冷新月要去拉冷肃。

“你走开!”冷肃趴在地上说,“我要我家小姐姐抱,不然我就不起来!”

冷新月扑哧一声笑了:“苏哥哥你好幼稚哦!”

靳辰扶额:“你不想起来就那样趴着吧!”

“我好伤心,好难过,我被人欺负,小姐姐你都不管我,就让我在地上趴着冻死好了……”冷肃依旧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声音满是哀怨。

“姐姐,苏哥哥这么伤心,你快去把苏哥哥拉起来啦!”冷新月催促靳辰。

靳辰翻了个白眼,也就冷新月会觉得冷肃是真的在伤心而不是在抽风了……

靳辰抬脚走过去,俯身去拉冷肃,冷肃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就抱住了靳辰,抱得紧紧的,苦逼兮兮地说:“你怎么才来?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别闹。”靳辰伸手拍了一下冷肃的后背。

“我就闹!”冷肃气哼哼地说,“他们虐待我,不让我出去,不让我吃好吃的,连酒都没得喝,也没有漂亮姑娘可以看!气死我了!”

“苏哥哥,你可以看我。”冷新月把脸凑了过来。

冷肃抱着靳辰,嫌弃地看了冷新月一眼:“你丑死了!”

冷新月不服气地说:“姐姐都说我很好看的!”

冷肃白了冷新月一眼,然后继续抱着靳辰不撒手:“小姐姐,你快带我走吧,这个鬼地方我真的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靳辰推开冷肃,伸手对着他后脑勺就来了一巴掌:“我看你过得挺好的,都长胖了。”

冷肃不可置信地摸着自己的脸说:“哪里胖了?我明明还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冷新月哈哈大笑,冷肃抬脚就朝着她踹了过去:“傻妞你滚开!”

“我才不傻,姐姐都说我很聪明的!”冷新月再次表示不服。

“这是我姐,你滚开点儿!”冷肃瞪着冷新月说。

“才不是呢!”冷新月伸手就挽住了靳辰的胳膊,看着冷肃说,“姐姐对我可好了!给我买新衣服,还给我烤鸡吃!”

“过分!我都好久没吃到小姐姐你烤的鸡了!”冷肃一脸控诉地看着靳辰说。

“我跟小夜一起玩儿了,还抱了小贝,苏哥哥你没有吧?”冷新月一脸嘚瑟地看着冷肃。

冷肃直接疯了:“啊啊啊啊!我的小贝!我说要第一个抱她的!傻妞你竟然抢在了我前面!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冷新月躲到了靳辰后面,对着冷肃吐舌头,一副你来抓我呀的表情……

靳辰抬脚朝着冷肃踹了过去:“激动什么?冷静点儿!”

冷肃瞬间冷静,然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靳辰说:“姐姐,小宝贝的名字是我取的!哈哈哈哈!小贝,多好听!”

冷肃话落就看向了冷新月,看着她问道:“傻妞,小宝贝长得是不是像姐姐?”

冷新月点头:“是啊是啊!小贝长得跟姐姐一模一样,可好看了!”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冷肃狂笑了起来。

楼下的冷坤听到楼上不时传来冷肃的放声大笑,神色有些怪异地说:“看来我们找到能治那个混小子的人了。”

二长老点点头说:“城主,老夫这趟还专门打听了圣子为何会跟靳姑娘关系这么好,据说是圣子曾经落难变得痴傻,是靳姑娘好心收留了他,并且把他医治好的。原来圣子是个孑然一身的杀手头子,后来留在靳姑娘身边,才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性格也变了很多。”

冷坤愣了一下:“原来如此。”

“不过肃儿对那位靳姑娘会不会……”冷坤有些犹豫地问二长老。他觉得靳辰容貌绝美,性格又很特别,实力也很强,还救过冷肃,冷肃会不会是喜欢靳辰的?冷坤觉得让靳辰嫁给冷肃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没有的事!”二长老很肯定地摇头,“城主有所不知,那位靳姑娘已经嫁人了,还生了一个女儿。”

冷坤显然很意外:“她那么年轻已经嫁人生子了?这次是为了肃儿,抛下孩子随你们过来的?”

“是啊!”二长老点头,“靳姑娘和圣子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啊!”

楼上冷肃跟冷新月聊起了墨小贝,聊得特别嗨。靳辰打量了一下他们所在的房间,这床比楼下冷坤的床大了一倍,桌椅的材质也比冷坤用的好很多,桌子上还放着几盘已经凉掉的菜,有荤有素,冷肃身上的衣服也比冷坤以及五个长老都要好很多。

冷肃在这里除了不自由之外,其实并没有被虐待,或许是冷坤对冷肃心有愧疚,所以想要补偿他,他这里的生活条件,应该是城主府或者说整个冷星城最好的。

“小姐姐,我没有抱到小贝,不开心。”冷新月把能说的说完了,冷肃就翻脸不理她了,又跑到了靳辰身边,一副可怜兮兮求安慰的样子。

“以后有机会。”看到冷肃低头,靳辰十分配合地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他披着的长发都给揉乱了。

冷肃突然转头看着冷新月和冷寂说:“你们都出去,我跟小姐姐有话要说!”

“哦。”冷新月点头,“那我去给姐姐准备房间啦!”

冷寂也默默走了出去,还把门从外面关上了,房间里就剩下了靳辰和冷肃两个人。

冷肃看着靳辰十分严肃认真地说:“你来了,他们应该不会再绑着我,而且会放松警惕,今晚就是我们逃走的最好时机。我已经逃过几次了,找了一条最佳的路线,小姐姐你身上肯定有药,就算被人发现也没关系,直接放倒了就行。”

靳辰神色平静地听完,看着冷肃问:“说完了?”

冷肃点头:“说完了。”

靳辰神色淡淡地问冷肃:“你真的要走?”

“当然了!”冷肃不假思索地点头,“这个鬼地方才不是我的家!我也绝对不会承认楼下那个长得跟我很像的老男人是我爹!我要回去,去抱小贝!”

“苏苏,你让他们找我来,真的只是想让我带你走吗?”靳辰看着冷肃神色平静地问。

冷肃愣了一下,眼眸微闪:“没错。”

“当初你被冷坤带走的时候,给我传信报平安,其实你有机会让我们去救你的,那样你根本就不会来到这个地方。”靳辰看着冷肃说。

冷肃沉默,就听到靳辰接着说:“你其实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生了你,你想了解冷坤,想了解你原本应该生活的地方是什么样子,才会跟着他回来的吧!”

冷肃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有些懊恼地说:“我当时就是鬼使神差地想要过来看看,谁知道来了就走不了了!”

“苏苏,我走了好远才到这里,真要走的话,也要让我先休息两天。”靳辰看着冷肃微微一笑说。

“也是。”冷肃点了点头,“不用这么着急,咱们两个人联手,什么时候想走就能走。”

靳辰唇角微勾。她其实能够感觉到冷肃有些犹豫,只是不愿意表现出来。想必在靳辰来之前,冷肃经历了一些什么,他对冷星城,对冷坤其实没有他口中所说的那样无所谓。

“姐姐,房间安排好啦!”门外传来冷新月欢快的声音。

“傻妞……”冷肃的小声嘀咕并没有逃脱靳辰的耳朵。

“陪我过去看看吧。”靳辰对冷肃说。

“好啊!”冷肃笑容灿烂地说。感觉靳辰来了之后,他就算依旧待在这个让他感觉很压抑的地方,也不那么难受了。

冷新月也住在三楼,她给靳辰安排的房间,正好在她的房间和冷肃的房间中间的位置。

冷新月推开门,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靳辰说:“姐姐,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你将就一下住吧。”

靳辰进去看了看,很简洁的房间,只有一些必需品,没有多余的装饰。不过能看出来都是新的,而且明显比冷坤用的都要好。

“不错。”靳辰微微点头。

“这地方穷的要死。”冷肃嫌弃地看了一下冷新月给靳辰安排的房间说,“真是太寒酸了。”

冷新月很是不好意思:“姐姐,我们这里确实比你家差远了,让你受委屈了。”冷新月在千叶城墨府住过,很清楚差距有多大,这里相对墨府,确实算是很穷了。

“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了。”靳辰无所谓地说。

“新月。”冷新月听到有人在背后叫她,转身就看到冷坤站在了门口。

“城主大人!”冷新月看着冷坤笑容灿烂地说,“我把姐姐的房间安排好了。”

“嗯。”冷坤没有进来,站在门口看了看,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冷肃身上的时候,就有些复杂了。

而冷肃看了一眼冷坤,轻哼了一声就转移了视线,又开始跟靳辰说话了,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冷坤一样。

“要吃饭了,你们都下来吧。”冷坤竟然是专程上来叫他们下去吃饭的。

“我正好饿了!”冷新月笑嘻嘻地说,“姐姐,苏哥哥,我们快去吃饭吧!”

“只知道吃的傻妞……”冷肃又嘀咕了一声,靳辰笑而不语。

等靳辰和冷新月以及冷肃下来的时候,冷坤和五位长老已经在一楼落座了,饭菜也已经摆好了,并没有看到下人。

有三个空位,冷新月拉着靳辰坐下,把距离冷坤最近的那个位置留给了冷肃。

“吃饭吧。”冷坤开口,拿起了筷子。

结果冷坤夹的一筷子青菜还没入口呢,冷肃就一脸嫌弃地来了一句:“这青菜是给兔子吃的吗?一点油水都没有!”

这可以说是十分尴尬了……冷新月想要活跃气氛,嘻嘻一笑夹起一筷子青菜送入了口中:“我觉得很好吃啊,吃太多肉不好的。”

冷坤刚把一口青菜吃了,夹了一块肉,还没入口呢,冷肃就把咬了一口的肉吐了出来,一脸嫌弃地说:“这肉煮得这么老,难吃死了!”

这下十分的尴尬变成了百分……五个长老都眼观鼻鼻观心,心知这是刚刚恢复自由的圣子跟他们城主杠上了,他们最好还是别管。

冷坤放下了筷子,神色平静地说:“你不想吃就别吃。”

“这可是你说的!”冷肃话落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拉着靳辰就要走,“小姐姐你听到了,人家在逐客呢,我们走!”

几个长老神色都有些紧张了,如果真让冷肃走了,他们冷星城就没有希望了。

结果下一刻,在座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一脚把冷肃给踹在了地上,瞪着他没好气地说:“你不想吃就饿着,聒噪死了!”

圣子的暴脾气,这下要跟他的小姐姐翻脸了……这是五个长老不约而同的想法。

只是让他们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在他们面前脾气暴得没边儿的圣子,竟然一脸委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又默默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夹起一块他刚刚还很嫌弃的肉吃了下去,吃完之后来了一句:“小姐姐,你再打我我就哭给你看。”

冷坤嘴角抽个不停,根本无法相信这会儿的冷肃是他不远万里找回来的那个不服管教的混蛋儿子。话说冷坤当初为了带冷肃回来,一路上可没少被冷肃各种出阴招折腾,一度差点把冷坤给气死。经过迷雾森林的时候,冷肃趁着冷坤不注意逃跑,结果掉进了沼泽里面,冷坤为了救冷肃差点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总之一句话,冷肃是可着劲儿地折腾冷坤,几位长老也都深有体会,因为他们大半夜睡着的时候冷肃总是会在楼上放声高歌,一副谁也别想好过的姿态……

冷坤有四个儿子,冷肃的三个哥哥年龄都差不多,有两个还是双胞胎,在冷肃见到他们之前,他们都已经年纪轻轻不在人世了。不过冷肃的三个哥哥对冷坤是完全的顺从听话,从小就把守护冷星城当做最大的使命,最后甚至付出了年轻的生命。冷肃的混蛋程度太高,跟他们根本不像一个爹生的……

所以这会儿冷肃乖乖坐下吃饭的样子让冷坤和几位长老都惊愕了,冷坤心情很复杂,他作为冷肃的父亲,说的话对于冷肃来说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反而是这个年仅十七岁的小丫头把冷肃训得服服帖帖的,心中莫名有点酸啊!

“吃饭!”靳辰看众人都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拍了一下桌子说。

冷坤和几位长老下意识地把筷子拿了起来,冷新月嘻嘻一笑说:“姐姐,你好厉害呀!”

一顿饭吃完之后,靳辰说要到冷星城中去看看,冷新月很热情地说她可以带路,冷肃一副靳辰去哪他就去哪的样子,三人一起出门去了。

冷坤和五位长老坐在城主府一楼,二长老对冷坤说:“城主大人,靳姑娘医术很是高明,不如请她为城主大人医治一下旧疾。”

“老二,那姑娘的医术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四长老感觉有些不可置信,因为靳辰的年龄摆在那里。

“当然了。”二长老很笃定地说,“我们一路回来,路过迷雾森林的时候,其实一直是那个小姑娘在照顾我们。她不光医术很厉害,方方面面都很厉害,我本来还觉得自己年纪大见多识广,遇到她才发现自己懂的东西太少了。”

“这么厉害?”四长老有些惊讶地说,“那城主的伤应该有救了。”

“她是为了肃儿来的,却未必打算跟肃儿一起留下。”冷坤微微叹了一口气。二长老跟冷坤详细地说过一路走来的经历,冷坤已经不怀疑靳辰的医术了,但他感觉靳辰未必会留在冷星城,也有可能会想办法带着冷肃离开。

“城主大人,靳姑娘是个很心善的人,她应该会愿意帮忙的。”二长老说。

“心善?未必。”冷坤摇头,“她来,只是因为在意肃儿罢了。”冷坤并不是觉得靳辰不善良,只是冷肃是靳辰在意的人,冷星城的百姓却未必是。虽然今天才见到,总共没说过多少话,但冷坤感觉靳辰并不是一个善心泛滥的人。

“再过四个月,就是家族排位战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圣子离开。”大长老神色严肃地说。

出了城主府的靳辰和冷肃,被冷新月带着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一路上碰到的人都很恭敬地对着冷新月和冷肃行礼,即便冷肃回到冷星城之后,就被关在城主府没有出来过,这些人看到冷肃的脸,就知道冷肃是他们现在的圣子了。

这是一条街,不过几乎没有几个店铺开着门,就算开门的店铺,也是门可罗雀,根本没有什么生意。

冷新月还对靳辰和冷肃介绍,说这个店铺以前是卖什么的,那个店铺以前是卖什么的。

“这地儿也太穷了吧!”冷肃微微皱眉,“怪不得城主府都那么寒酸。”

听到冷肃的话,冷新月神色有些落寞地说:“冷星城原本很繁华,城里的百姓也都很富有,只是这么多年一直向东方城上贡,城中的百姓很多都成了奴隶离开了家,就剩下一些老弱妇孺,做不了活计,生活就越来越艰难了。”

“那老头傻啊,为什么要把年轻人送去当奴隶?”冷肃没好气地说,他口中的老头指的自然就是冷坤了,即便冷坤还正值壮年。

“苏哥哥,你不能这样说城主大人!”冷新月看着冷肃不认同地说,“城主大人说了,他不会让任何一个百姓去送死的,老人家去了东方城肯定没有活路的!”

冷肃轻嗤了一声:“说到底还是你们太弱了,才会被人欺负成这样!”

冷新月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苏哥哥,我们都是一家人。”

冷肃眼眸微闪,没有说话。

“圣女姐姐!”

一个小男孩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是靳辰早些时候在城外遇到的柴家小孙子。

“小良!”冷新月拉住了小男孩,“你怎么在这里?你爷爷呢?”

“圣女姐姐……”小男孩一脸焦急地拉着冷新月说,“我爷爷突然生病了,圣女姐姐可不可以请方大人去看看我爷爷?”

“可是方大人现在不在城里。”冷新月皱眉,话落就看向了靳辰,“姐姐,你可不可以去看看柴大叔?”

靳辰知道那位方大人就是冷星城的药师,前些日子出去采药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她看着小男孩脸上未干的泪痕,微微点头说:“好。”

------题外话------

苏苏出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