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你长得丑,想得美!/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停在了一个很破败的小院子外面,小男孩推开了破旧的木门,大喊了一声:“爷爷!圣女姐姐来了!”

靳辰进房间,就看到柴老头躺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了。靳辰吩咐冷肃把柴老头抱到床上去,冷肃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情愿。

靳辰给柴老头把了脉,发现他是过度操劳加上忧思过重,身体承受不住才突然倒下的。靳辰身上并没有能用的药,就拿出随身带的金针,在冷新月和小男孩惊叹的目光中给柴老头扎了几针,柴老头很快醒了过来。

“你是……”柴老头看着靳辰,他见过这个姑娘,是圣女和二长老从城外带回来的。

“爷爷你醒了!”柴小良高兴地握住了柴老头的手,“这个漂亮姐姐是圣子殿下的朋友!”

“多谢这位姑娘。”柴老头说着就要起身下床给靳辰下跪,还是被冷新月给劝住了。

“柴大叔,姐姐说你是操劳过度,再加上忧思成疾,才病倒的。”冷新月看着柴老头说,“你以后可要注意身体啊,你病了小良怎么办?”

看到年纪尚幼的孙子,柴老头忍不住老泪纵横:“我如果不是放不下小良,早就活不到现在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儿子回来啊!”

“能!一定能!”冷新月神色坚定地说,话落转头看向了冷肃,一脸认真地问,“苏哥哥,你一定能让柴家几位哥哥回来的对不对?”

冷肃知道冷星城是怎么回事,虽然不认识这对祖孙,但是也猜到这老头的儿子肯定是到东方城当奴隶去了。而冷新月的意思冷肃也明白,他想要反驳,却说不出口,最终只能沉默了。

“圣子哥哥,你会把小良的爹娘和叔叔带回来吗?”柴小良仰头看着冷肃,一脸期盼地问。

冷肃看着面前的这个小孩子,这孩子比离夜还要大几岁,但是个子并不比离夜高,身上没有几两肉,那双眼睛却亮得吓人,看着冷肃的眼神满是殷切。冷肃有一个莫名的感觉,如果他给了这孩子一个否定的答案,这个孩子和那个老头,都会绝望的……

“嗯。”冷肃点了点头,伸手揉了一下柴小良的脑袋。

“爷爷!你听到了吗?圣子哥哥说他可以把爹娘和叔叔带回来!”柴小良一脸欢喜地看着柴老头说。

柴老头看着冷肃,这个流落在外二十多年的圣子,是城主四个儿子里面长得最像城主的。柴老头不知道冷肃实力如何,也不知道四个月后的家族排位战,冷星城会不会依旧无法翻身,但是在此刻,他心中还是生出了希望,希望冷肃真的能够把他的孩子都带回来。

冷肃和靳辰从柴家小院出来的时候,冷肃变得沉默了很多。冷新月似乎没有察觉到冷肃的异样,继续带着靳辰和冷肃往别的地方走,一边走一边介绍。

他们又走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还没逛完冷星城的三分之一,而目之所及的百姓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见不到笑模样。他们遇到的小孩子似乎都很喜欢冷新月,一副跟冷新月很熟悉的样子。

“我们回去吧。”一路沉默的冷肃突然开口说道。

“好。”靳辰微微点头。

他们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发现城主府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城主冷坤和五个长老都在一楼议事厅里面坐着,而冷坤竟然没有坐在主位。这会儿主位上面坐着一个身材矮胖的老头,正在大口吃肉,而冷坤和五位长老默默地坐在一旁。

“那谁啊?”冷肃看着那个正在吃肉的老头,直觉很不顺眼。

“苏哥哥,那是方大人,我们冷星城最厉害的药师。”冷新月小声对冷肃说。

“错!”冷肃轻哼了一声,“他从现在开始就不是了!”

冷肃话落就大步走进了城主府一楼,那位姓方的药师还没反应过来呢,他面前的盘子已经被冷肃一掌挥到了地上,他身下坐着的椅子也被冷肃一脚踹飞了。

方药师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哎呦一声就叫了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你不要命了!”方药师看到冷肃那张脸也没有多想,一脸阴狠地说,“冷坤,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冷坤坐在那里没有动,方药师冷冷地说:“我数三声,你们如果不杀了这个小子,我就离开冷星城!”

“一,二,……”方药师看着冷肃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只是他还没数到三,就听到冷坤开口说了一句:“这是我儿子。”

方药师愣了一下,又看了一眼冷肃的脸,神色就变了,冷肃这张酷似冷坤的脸已经说明了一切。

方药师从地上爬了起来,矮胖的身材十分笨拙。他气哼哼地看着冷坤说:“冷坤,你儿子竟然对我这么不敬,你还向着他,看来我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冷星城了!这趟出去,我辛辛苦苦找到了医治你旧疾的药,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吃完饭就给你用,如今看来,你是不需要了!”

冷坤神色微变,五个长老的神色也都变了。五长老笑容有些不自然地说:“方大人,圣子年轻气盛,您大人大量别跟他计较,冷星城可离不了您啊!”

“是啊方大人!您是我们冷星城最重要的人了,您可千万不能走!”三长老说。

方药师的脸上瞬间就有些得意了,他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冷肃,然后对冷坤说:“冷坤,不想让我走也可以,让你这儿子跪下给我磕个头,认个错,我可以考虑留下来。”

“去你娘的!”冷肃眼神一冷,一脚就把方药师给踹飞了,方药师撞在一根石柱上面差点吐血。

“圣子,使不得啊!”五长老一脸紧张地说,“咱们冷星城不能没有方药师!方药师要是走了,城主大人的伤可就没有人能治了!”

三长老已经跑过去把方药师给扶了起来,鼻青脸肿的方药师感觉肋骨都快要断了,他气急败坏地大声说:“冷坤!你养的好儿子!今天他如果不跪下给我磕头,你们休想让我留下!”

冷坤面色平静地站了起来,看着方药师说:“方大人,当年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就死了。这么多年了,你提出的不管多过分的要求我们都尽量满足,冷星城里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你,你却越发贪得无厌。你如果真想走的话,就走吧,冷星城不欠你什么。”

方药师不可置信地看着冷坤,过了一会儿又冷笑了起来,看着冷坤说:“看来冷星城是做好覆灭的准备了!没有我,你们只会死得更快!”

方药师话落,甩开扶着他的三长老,就要往外走去,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人拦住了。

方药师抬头,看到冷肃眼中的冷意,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还是梗着脖子说:“让开!”

“想走就走啊?”冷肃冷笑了一声,“当城主府是客栈啊,这么随意?”

“你想怎么样?”方药师后退了两步,看着冷肃说,“是冷坤让我走的,你如果敢动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我好怕啊!”冷肃唇角微勾,“你想走,先留下一样东西再说。”

“你……你想要什么?”方药师感觉冷肃比起冷坤要可怕很多,他从冷肃眼中仿佛看到了漫天的血光。

“你的贱命!”冷肃眼神一冷,他的刀已经架在了方药师的脖子上。

“肃儿……”冷坤开口。

“闭嘴!”冷肃瞪了冷坤一眼,没好气地说,“老头你是不是傻?这个贼老头一出冷星城,肯定会把你受伤的事情宣扬得所有人都知道!等他把冷星城给卖了,你们连哭都没地方!”

“苏哥哥说得对!”冷新月一脸气愤地看着方药师说,“这个姓方的一肚子坏水儿!这几年城里百姓病了求到他这里,他十次有九次都不愿意给他们医治!他一点儿都不尊重城主大人和长老,还想让苏哥哥给他下跪,想得美!他之前还垂涎我的美色,想对我动手动脚,被我趁着月黑风高蒙着头狠狠地揍了一顿!”

“傻妞干得好!”冷肃回头看了一眼冷新月,“不过你说他垂涎你的美色?你有美色吗?”

“苏哥哥你讨厌!”冷新月嗔了冷肃一眼。

“城主大人,老夫说句公道话。”一向沉闷的二长老开口了,“这个姓方的这些年仗着城中只剩下他一个药师,我们都得求着他,背地里干了不少缺德事儿。之前我们无可奈何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如今可不能再纵容他了。圣子说得对,不能让他走,他走了肯定会出卖冷星城的!”

“你们……”方药师这会儿神色慌乱,声音颤抖地说,“你们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你们敢动我,东方城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原来你早就是个叛徒了。”冷肃冷哼了一声,“既然这样,就去死吧!”

“别杀我!”方药师心中恐惧不已,一下子就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地说,“我没有!我没有背叛冷星城!你们别杀我!以后我会好好为冷星城做事的!城主的伤……对,城主的伤,我有药!”

方药师从自己的荷包里面拿了一个药瓶出来,一脸哀求地看着冷坤。冷肃伸手就把那个药瓶抢过来递给了靳辰:“小姐姐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你……你是城主的女儿?”方药师听到冷肃口中的“姐姐”,猛然抬头就发现还有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少女站在不远处。方药师只听说冷坤有个失散多年的儿子,不久之前刚刚找回来。

没有人理会方药师,靳辰打开手中的药瓶,倒出一颗药丸闻了闻,用手捻了一下,微微摇头说:“这药会让城主的伤表面上看起来好了,但事实上更加恶化。”

在场的人眼神都是一冷,几个长老看着方药师的眼神都像是刀子一样凌厉。方药师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你休要胡言乱语!你一个黄毛丫头懂什么?”

“你个贱人竟然敢骂我家小姐姐?找死!”冷肃话音未落,一刀就把方药师的右臂给砍了下来。

方药师哀嚎一声,疼得直接晕了过去。几位长老都被吓了一跳,他们不久之前才听二长老说他们家圣子在迷雾森林那边是个杀手头子,这会儿他们都信了……

冷肃没有再动手,冷坤微微叹了一口气,让人过来把方药师给拖进地牢里面关了起来。方药师明显已经跟东方城的人勾结在一起了,这会儿既然已经撕破脸了,就先留着方药师一命,看能不能从他口中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个姓方的实在是太可恶了!他肯定已经暗中投靠东方城了!”一向暴脾气的四长老大声说。

“可是如今姓方的已经废了,接下来我们城中就没有药师了,这可怎么办啊?”五长老一脸忧虑地说,还自以为不着痕迹地看了靳辰一眼。

“你们放心,靳姑娘的医术绝对比那个姓方的厉害很多!”二长老一边说,一边也在偷偷打量靳辰,“咱们有药师!”

“都住口!”冷肃冷声打断了几位长老的讨论,扫视了一圈,看着冷坤冷声说,“我看你们就是因为我家小姐姐在这儿,才觉得不需要那个姓方的了!”

“没错。”冷坤神色淡淡地看着冷肃说。

“没错个屁!”冷肃一甩手,他那把寒光四溢的断魂刀就钉在了冷坤面前的桌子上,“想让我家小姐姐给你们卖命,做梦!”

“圣子,不用卖命的……”二长老弱弱地说。

“滚!”冷肃瞪了二长老一眼,然后目光转回冷坤身上,看着他冷声说,“你们自己弱成这样能怪谁?”

“不怪谁,靳姑娘也没有义务帮我们。”冷坤神色淡淡地说,“但你是冷星城的人,这一点改变不了了,所以你不要想着离开。”

“老子就想走,老子就不喜欢这里,怎么着?”冷肃瞪着冷坤大声说。

“没大没小。”冷坤皱眉,“这里是你的家,你不喜欢这里,就想办法把这里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想得美!”冷肃气哼哼地说,“总之你们休想打我的主意,更别想打我家小姐姐的主意!我话放在这里了,不服来战!”

“苏哥哥,你之前明明说要帮小良把他的爹娘和叔叔带回来的。”冷新月看着冷肃弱弱地说。

冷肃神色一僵:“老子骗人的行不行?”

“不行!苏哥哥你不可以骗小孩子的!”冷新月大声说,“你要这样的话,我……我忍不住想要揍你了!”

“你敢动我……”冷肃话音未落,冷新月伸手,就把冷肃的胳膊给拧到了后面。

冷肃发出一声惨叫:“傻妞你给老子放开!”

“不放!你说,你不是骗小良的!”冷新月拧着冷肃的胳膊说。

“老子不说!”冷肃大声说。

“不说我就不放开!”冷新月把冷肃另外一个胳膊也拧了过去,力气大得冷肃根本挣脱不开。

“小姐姐救我!”冷肃看着靳辰说。

“什么救不救的,你媳妇儿跟你闹着玩儿呢!”靳辰唇角微勾,坐了下来,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什么媳妇儿?这傻妞才不是我媳妇儿!她长得丑死了!”冷肃大声说。

“苏哥哥,你今天要是不说我长得很美,我就不放开你!”冷新月气哼哼地说。

“你长得丑,想得美!”冷肃不愿意屈服。

旁边看着这一幕的五个长老神色都尴尬不已,冷坤嘴角抽搐了一下,在靳辰对面坐下,微微叹气说了一句:“这混小子也不知道随了谁。”

“他从小没爹没娘,天生天长,谁都不随。”靳辰似笑非笑地怼了冷坤一句。

冷坤轻咳了两声:“靳姑娘,虽然有些冒昧,但这对冷星城很重要,不知你是否愿意暂时留在冷星城?”

“如果我拒绝呢?”靳辰神色平静地问。

冷坤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希望靳姑娘看在肃儿的面子上再考虑一下。”

“你是笃定我会留下来,所以才放弃姓方的那个叛徒?”靳辰看着冷坤问。

冷坤微微摇头:“我希望靳姑娘可以留下来。至于方通,他既然已经背叛冷星城,我绝对不会姑息。”

“我是来找苏苏的。”靳辰看着冷坤说,“如果他愿意留在冷星城,我会陪他留在这里。如果他要走,我会带他走,你们拦不住我。”

冷坤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看着靳辰神色复杂地说:“作为肃儿的父亲,我应该感谢你对肃儿的照顾。”虽然靳辰比冷肃小好几岁,但是冷坤发现是靳辰在照顾冷肃,冷肃管靳辰叫小姐姐,是他真的把靳辰当成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亲人。

冷坤没想算计什么,他当初让二长老和冷新月不远万里去找靳辰,特意交代过他们如果靳辰不愿意来冷星城的话,让他们不要勉强。靳辰为了冷肃,竟然抛下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真的来了,这让冷坤有些意外。而如今冷坤跟靳辰并没有交流很多,但足以让冷坤知道靳辰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别的目的,只是为了冷肃。

“不需要。”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啊!你给我等着!我要弄死你!”冷肃被冷新月扯得太疼了,直接放声大骂了。

冷坤站起来,看着冷肃微微摇头说:“你现在知道你的力量有多小了吧?连个女人都打不过,你有什么可狂妄的?”

“死老头!你给老子等着!”冷肃瞪着冷坤说。

“你爹我没那么老。”冷坤面无表情地说。

“死老头!你就是死老头!老不死的死老头!”冷肃骂得倒是爽了,冷坤很想一巴掌呼上去……

“新月,放开他。”冷坤对冷新月说。

冷新月应声放开了冷肃,冷肃的胳膊都扭曲了,脸色更扭曲,伸手就要去拔被他钉在桌子上的刀,结果他还没把刀拿在手中,胳膊就又被人拧住了,这次是冷坤。

“死老头!你有种放开老子!”冷肃瞪着冷坤说。

“再说一次,你爹我没那么老,我才是老子,你是混蛋小子。”冷坤面无表情地说。

“我管你叫过爹吗?你少自作多情了!”冷肃不服气地说。

“等你什么时候实力超越你爹我了,再狂妄也不迟。”冷坤话落就甩开了冷肃。

冷肃的脸色很精彩,瞪着冷坤气得说不出话来。冷坤神色淡淡地抬脚往上走去:“新月,好好招待靳姑娘。”

“哎!”冷新月响亮地应了一声。

五个长老都默默地离开了,冷新月安慰性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对他语重心长地说:“苏哥哥,你听城主大人的话,好好练功,会变得很厉害的。”

“啊!”冷肃突然仰天长啸了一声,把冷新月吓了一跳,冷新月一脸紧张地说:“苏哥哥,你脑子坏掉啦?”

“傻妞你给我滚开!”冷肃甩开冷新月,走到靳辰身旁,气呼呼地在靳辰身边坐了下来,一脸控诉地说,“小姐姐你竟然都不管我,任由他们欺负我!”

“我也打不过他们啊。”靳辰十分随意地说。

“怎么可能?小姐姐你武功盖世天下第一!”冷肃大声说。

“走,咱们换个地方聊聊。”靳辰突然站了起来,伸手揽住冷肃的肩膀,然后两人就从冷新月面前消失了人影。

冷新月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了一句:“姐姐肯定是去劝苏哥哥了,苏哥哥说好久没吃到姐姐烤的鸡了,我去抓只野鸡回来吧。一只不够,得两只……不行,我看得十只,这么多人呢!”

冷新月嗨嗨地跑出去抓野鸡去了,靳辰和冷肃并没有离开城主府,而是上了城主府的房顶,在上面坐了下来。

冷肃已经平静下来了,神色有些懊恼地说了一句:“小姐姐,其实那个死老头对我很好,可我就是不想听他的话,就想跟他吵架,想跟他打,但是我又打不过他……”

靳辰唇角微勾:“苏苏,你这么大了才找到爹,现在还处于一种很叛逆的状态,我可以理解。”

“今天那个小孩子问我的时候,我没有说谎。”冷肃低着头说,“可是后来我就觉得不对,什么都不对,我好像变得不像我自己了。”

“你觉得你应该是什么样的?”靳辰问冷肃。

冷肃想了想之后说:“我很小的时候就拜了杀手头子为师,后来我自己成了杀手头子,我杀过很多人,也习惯了杀人,可是现在他们一个个都等着我去救人,我觉得这不对。”

“苏苏,你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说明你已经试图接受你现在的身份了。”靳辰看着冷肃说,“如果你真的是个冷血杀手,你根本不会有犹豫,也不会去思考对不对。”

冷肃神色微怔:“小姐姐你难道不觉得,我留在这个破地方,当一个身负重任的圣子,为了那些百姓去战斗,会显得很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靳辰微微一笑,伸手揉了一下冷肃的脑袋,“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杀手也可以有在乎的人,也可以为了在乎的人去做不像杀手的事情。”

“在乎的人?”冷肃愣了一下。

“就像我,还有你爹。”靳辰看着冷肃说。

“我当然很在乎小姐姐了!但是那个死老头,我才不在乎他!”冷肃没好气地说。

“如果有人要杀他,你会见死不救吗?”靳辰看着冷肃问。

“他比我还厉害,我哪里能救他?”冷肃轻哼了一声说,“死老头,不就是力气比我大一点吗?!拽个屁啊!”

“苏苏,你难道就不想超越你爹,让他再也拽不起来?”靳辰看着冷肃唇角微勾。

“当然想了!”冷肃不假思索地说,话落眼睛一亮,看着靳辰说,“小姐姐,你既然来了,让他们把那什么药方给你,你做点药出来,咱们俩都吃了,然后就可以练他们的功法了!到时候看他们还怎么得意!”

“所以你准备学到了冷星城最厉害的功法,然后再不管他们跑了?”靳辰看着冷肃问。

冷肃轻咳了两声说:“等学会了再说呗!”

靳辰抬手就敲了冷肃的脑门一下:“让你承认你其实想留下来就那么难么?跟我说有什么丢人的?”

冷肃立即反驳:“我没有!”

“真没有啊?”靳辰微微摇头,“既然这样的话,反正早晚都要走,我们现在就走吧。那什么功法就不学了,你不是很想早点回去抱抱小贝么,我也想她了。冷坤的伤就让他一直伤着吧,四个月之后冷星城没有圣子去参加排位战,大概过了排位战,冷星城就不存在了,冷坤应该会跟冷星城共存亡,至于冷新月,可能会被东方城的圣子掳走当个小妾,不过这些都跟咱们无关,苏苏你觉得呢?”

冷肃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头一歪,脑袋靠在了靳辰肩膀上,声音幽幽地说:“小姐姐,你说对了,我想留下,但是我就是觉得留下很丢人,不符合我堂堂杀手头子的身份。”

靳辰笑着摇头:“傻兮兮的!这里有你爹,我也来了,留下有什么丢人的?你家老爹说了,你不喜欢这里,就想办法把这里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呗!”

“没错!”冷肃眼睛一亮,“等那个死老头死了,这么大个城池都是我的了!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以在这里呼风唤雨了!哈哈哈哈!”

“呼风唤雨的那是龙王。”靳辰白了冷肃一眼,“能不能有点出息?”

“小姐姐!我很有出息的!”冷肃一本正经地说,“我要把东方城的圣子打趴下,让他过来给我端洗脚水!”

“嗯,梦想不错,万一见鬼就实现了呢。”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小姐姐你不要小看我!我这么厉害,什么做不到啊!”冷肃一脸嘚瑟地说,“不过还是需要小姐姐帮忙的,我一个人做不来。”

“我就是来帮你的。”靳辰看了一眼下方荒凉的冷星城,神色淡淡地说。

“小姐姐你最好了。”冷肃抱着靳辰的胳膊蹭了蹭,笑得傻兮兮的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靳辰这次来到冷星城,见到冷肃,就发现了冷肃身上的变化。其实冷肃在靳辰心中,一直都不是一个完全冷血的人,冷肃有在乎的人,心中早已经有了情义。如今冷肃在乎的人里面多了一个冷坤,父子俩互怼的时候,其实是他们最像的时候。冷肃并不会真的抛下冷坤和冷星城就这么一走了之,靳辰知道。只是冷肃别扭的性子让他一时转不过来弯儿,难免会口是心非。作为冷肃最信任的人,靳辰的肯定对冷肃来说十分重要。

“对了,墨青那个混蛋呢?”冷肃这才想起来问墨青,“他竟然没有跟小姐姐一起来,实在是太混蛋了!”

冷肃跟墨青一直都是口头上不对付,靳辰知道。这会儿靳辰听到冷肃提起墨青,微微一笑摇摇头说:“他去了东方城。”

“啊?”冷肃愣了一下,“他为什么要去东方城?”

“说来话长,算是被迫去的吧。”靳辰说,神色之间并不见惆怅。

冷肃微微皱眉:“我觉得以墨青那混蛋性子,到哪儿都能混得很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一起联手,里应外合,把东方城那帮杂碎给干掉好了!”

靳辰唇角微勾:“我也正有此意。”

“小姐姐,那个……你要是……”冷肃有些扭捏地对靳辰说,“你帮那个死老头医治一下他的旧伤吧。”

靳辰还没回答,冷肃身后就传来冷坤的声音:“多谢儿子这么关心为父。”

刻意加重的儿子两个字,让冷肃瞬间又炸毛了,跳起来转身看着冷坤说:“你个死老头!竟然偷听我和小姐姐说话!你还要脸不?”

“就听到了一句,为父很满意。”冷坤看着冷肃面无表情地说。

“死老头你……”冷肃瞪着冷坤,还没说完就被靳辰赏了一个爆栗子。

“小姐姐你干嘛打我?”冷肃表示不服。

“说人话!”靳辰白了冷肃一眼。

“就是死老头……”冷肃弱弱地说。

靳辰没有管冷肃,看着冷坤微微一笑说:“苏苏让我给你医治,我是有条件的。”

“靳姑娘请讲。”冷坤微微点头,神色并没有任何不悦。事实上靳辰能够暂时留下来,能够管住冷肃,冷坤已经是满心的感激了。

“你们冷星城最厉害的功法,我也要学。”靳辰看着冷坤说。

冷坤微微愣了一下,并没有犹豫,点点头说:“我们已经是自己人了,这个当然没有问题。”

冷星城最厉害的功法,是只有历代城主和城主继承人才能学的。冷坤这会儿对于靳辰提出的要求,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是因为他觉得现在冷星城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再守那些没有用的规矩了。只有靳辰才能管住冷肃,冷坤已经把靳辰当成了自己人,靳辰变得更加强大,对于冷星城来说也是一件很有帮助的事情。况且冷坤觉得就算自己不答应,回头他交给冷肃的功法秘籍,冷肃还是会跟靳辰分享的,这一点毫无疑问。冷坤这会儿甚至觉得靳辰提这个要求,只是礼貌性地跟他说一声而已。

“那就成交了。”靳辰唇角微勾。

三人都下去,进了冷坤的房间,房门上被靳辰打出的那个大洞已经被修补好了。

靳辰在给冷坤把脉的时候,冷肃就默默地坐在一旁,没有说什么。

而刚刚被冷肃和靳辰提起的墨青,这会儿还有一日路程才能到达东方城。因为东方城距离迷雾森林比起冷星城要远很多,他们一行人虽然从迷雾森林里出来的早,但是这会儿还没到。

快到傍晚的时候,一行人停在了一个湖边休息。东方木看着墨青和秦骁说:“你们两个,去打点野味过来烤了!别想着跑,以你们那点功夫,在这边活不下去,你们也回不了那边了!”

“骁哥哥不会跑的……”东方雅忍不住开口说道,“我跟他们一起去!”

“住口!”东方木冷冷地看了东方雅一眼,“既然秦骁不喜欢你,到现在都不愿意碰你,你们两个人成亲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吧!到了东方城之后,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老夫会再给你安排亲事!”

东方广看着东方木,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而东方雅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还不等她说什么,秦骁就拱手对着东方木来了一句:“多谢师伯!”

东方雅不可置信地看着秦骁,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只可惜她的亲祖父东方木根本不在意,而东方玉跟东方雅兄妹俩如今也是相看两相厌。

东方雅看着秦骁跟着墨青朝不远处的树林走了过去,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她觉得刚刚听到秦骁那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都碎了……

没过多久,墨青和秦骁两人各自提着几只野味回来了,东方广看了墨青一眼,微微皱眉说:“你的头发怎么染成黑色了?”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晚辈不想被人当成怪物。”

“你的脸又是怎么回事?”东方木看着墨青神色怪异地问。墨青才离开一会儿,回来之后左边侧脸就起了一些红点,让他看起来半边脸像是妖孽般俊美,另外半边脸就不忍直视了。

“不小心碰到了一种毒草,应该很快就好了。”墨青不甚在意地说。

东方广和东方木没有再说什么,秦骁趁着他们不注意,皱眉问墨青:“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你要做什么?”

------题外话------

今天下午五点加更一章~↖(^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