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君子堂第56号弟子(二更)/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什么都没做。”

秦骁眉头皱得更紧了:“现在我们是一边的,你有什么计划最好不要藏着掖着。”

墨青神色平静地看了秦骁一眼:“你真的想多了。”

事实证明,秦骁并没有想多,因为第二天一早他们进了东方城之后,秦骁就因为他这张脸,招来了第一个麻烦……

旭日初升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到了东方城城门口。东方城的城门比起冷星城更加高大,看起来也更加华丽,但是少了一些历史的厚重感。尤其是城门口那块高高的牌匾,上面的金粉在阳光之下简直能够闪瞎人眼,而冷星城的牌匾上面则满是岁月留下的沧桑印记。

“大长老回来了!”城楼上有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高喊了一声,很快飞身而下出现在城门口,十分恭敬地对着东方广行礼,却对包括东方木在内的其他人视而不见。

东方广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用多礼。”然后看了一眼东方木说道,“这是三长老。”

刚刚还对着东方广溜须拍马出言奉承的中年男人,转头看到东方木,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皮笑肉不笑地说:“原来是三长老回来了!小人眼拙,倒是一时没认出来,只怪时间飞逝,过去太久了啊!”

东方木眼神一黯,冷哼了一声:“既然知道自己眼拙,还不快滚开!”

中年男人看到东方广要走,这才站到一边儿把路让开。他看着东方木的背影,嗤笑了一声说:“被流放了这么多年才回来,有什么好得意的?还以为东方家有你的位置吗?”

话说八大家族中的四个上等家族,分别是东方、西门、北堂、南宫四家。四个家族的祖先是同门师兄弟,这也是四大家族的功法同出一脉的主要原因。四兄弟各立门户成为了四个家族,并且逐渐发展壮大各自家族的势力。中间有过合作,也有过争斗,而唯一一个一起坚持下来的事情,就是正阳门了。

正阳门是四大家族的祖先所出自的门派,随着四大家族的崛起,正阳门也就不存在了。四大家族的祖先为了让后代能够继续合作,决定让正阳门一直存续下去,只是正阳门如果在八大家族这片土地继续存在的话,难免让另外四个原本就存在的老牌家族认为四大家族都不是独立的,所以最终正阳门并没有消失,而是被放在了迷雾森林另外一边的大地上。

正阳门的门规,是四大家族的祖先定下来的,而正阳门的首代门主,就是四大家族祖先的一位师叔。天玄心法是正阳门传承的最高绝学,也是四大家族的最高绝学,掌握在东方城的城主手中。

正阳门的门规,每一代的四个弟子,必须出自四大家族,每个家族选择最优秀的一位年轻后辈,他们之中最出色的那一位会得到传承天玄心法的资格。

最开始的时候,为了得到天玄心法,四大家族的年轻人都争抢着穿越迷雾森林,去到另外一边,成为正阳门的弟子。

只是后来情况就变了,因为四大家族的人都知道了迷雾森林另外一边的世界整体武力都很低下。他们到了那边之后固然可以很轻松地傲视群雄,甚至是为所欲为,可是这对他们实力的提升却没有太大的帮助。而慢慢地有一个消息在四大家族高层中间传开,东方城允许正阳门代代传承下去的天玄心法,事实上是一本不完整的天玄心法,因为东方城的掌权者不会允许有实力超越他的人存在。

于是,穿越迷雾森林到另外一边加入正阳门,不再是一件会引起争抢的事情,而成为了四大家族资质出色的弟子人人避之不及的事情。到了东方木这一代,已经等同于被家族流放了。

为了让祖先定下的规矩不被打破,四大家族的掌权者甚至承诺,只要愿意加入正阳门的弟子,都可以直接成为家族长老,只要他能活着回到家族,长老的身份就永远不会变。

只是这个规矩到了东方木这一代之后就真的不存在了,因为在东方木、西门擎、北堂洵和南宫离四个人之后,再也没有四大家族的弟子穿过迷雾森林到另外一片土地加入正阳门,他们四人也成为了四大家族被“流放”时间最长的四个人。

如果四大家族有年轻弟子过去的话,东方木四人很快就可以回到家族了,最终他们只能在那边各自收了一个徒弟。

如今距离东方木离开东方城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如果不是东方广亲自前去,东方木根本回不来,因为这也是四大家族为正阳门定下的门规。

东方城中很繁华,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在城中随处可见奴隶的身影,他们一般都在做着繁重的体力活,低眉顺眼不敢说话,一个不小心就会招来一顿打骂。

东方城的城主府也是三层楼高,比起冷星城要华丽很多。一行人到了城主府门外的时候,有个八字胡的老头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看着东方广叫了一声:“大哥!”

这个八字胡的老头是东方城的四长老东方杰。八大家族的掌权者都是各个家族的直系血脉,而长老们一般都是旁支里面实力出众的人才能当的,所以这些长老事实上彼此之间都有或近或远的血缘关系。当然了,如果是外姓弟子想要成为家族长老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不仅需要实力超群,而且需要放弃原本的姓氏。

东方广应了一声,然后指着东方木对东方杰说:“老四,这是老三。”

东方杰看着东方木眼眸微闪,很快就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东方木的肩膀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老三你回来啊!老弟我都不敢认了!”

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这么多年了,老四你眼神还是不太好。”

东方杰轻哼了一声:“老三你这臭脾气倒是真的一点儿都没变!城主大人在楼上等着了!你快上去吧!”

“请大哥帮忙安顿一下他们。”东方木对东方广倒是很客气,话落看到东方广点头,东方木就快步上楼去拜见东方城的城主了。

“这几个都是什么人?”东方杰打量了一下三男一女四个年轻人,发现东方玉长得有点像东方木年轻时候的样子,就轻嗤了一声说,“这是老三的儿子还是孙子?”

“孙子。”东方广神色淡淡地说,“老四,老三刚回来,不要跟他作对。”

“明明是他一副谁都看不起的样子!”东方杰没好气地说,“算了!不管了!大哥你一路辛苦,赶紧休息一下,这几个小辈我去安排!”

东方广看了东方杰一眼,微微点头说:“你去安排吧。”话落就很快不见了人影。

“东方玉拜见四师叔。”东方玉神色恭敬地对着东方杰行礼。

“四师叔。”东方雅心情很糟糕,微微垂眸,有些敷衍地对着东方杰行了个礼。

“你是老三的孙子,你是老三的孙女。”东方杰看着东方玉和东方雅说,话落目光落在了墨青和秦骁身上,“你们两个小子又是什么人?”

“四师叔,他是祖父的徒弟。”东方玉指着墨青说。

“没问你!”东方杰不耐烦地看了东方玉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墨青身上,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东方珩。”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你呢?”东方玉又看向了秦骁。

“晚辈西门靖,是西门擎的徒弟。”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西门家的啊。”东方杰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你怎么不跟着你师父回西门家去?”

“我师父失踪了。”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你可以直接说他死了,老夫一点儿都不意外!”东方杰冷笑了一声,点着东方玉和墨青还有秦骁说,“你们三个,都跟老夫过来!”

“四师叔,那我呢?”东方雅有些无措的问。这会儿很多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有好奇,有探究,还有很多轻视和不屑。这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东方雅不知道她该去哪里。

“你?”东方杰打量了一下东方雅,然后招手让一个小丫头过来了,“带三长老的孙女去她要住的地方!”

“是。”小丫头很恭顺,看着东方雅说,“小姐请随奴婢过来吧。”

东方雅只能跟着那个小丫头走了,东方杰示意墨青三人跟着他走。

东方城城主府的范围很广,并不仅仅有那座三层高楼,还有几个面积都不小的院子在高楼附近呈半环绕之势。

东方杰带着墨青三人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到了一个幽静的院子外面,被人拦了下来。

“四长老,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拦住东方杰的是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冷面女子,女子容貌很普通,但是身上的气势却很强,她刚刚一闪身就出现在了四人面前,像是一直在盯着门口的动静一样。

“烦请英姑娘进去通报一声,老夫给圣女殿下送了几个人过来,圣女或许会感兴趣的。”东方杰嘿嘿一笑说。

冷面女子的视线从墨青三人脸上扫过,微微皱眉,没说话转身就走。过了片刻之后,冷面女子再次出现,冷着一张脸说:“圣女殿下说了,这两个可以留下,另外那个已经毁容了,让四长老从哪里带来的再带回哪里去,不要污了圣女殿下的眼睛!”

“你们两个,以后就在圣女殿下身边伺候了,还不快跟着英姑娘进去?”东方杰对被挑中的两个人说。

东方玉一脸的不情愿:“四师叔,不如还是先跟祖父说一声……”

东方玉话音未落,冷面女子就冷哼了一声:“不知好歹!东方城多的是人想要到圣女殿下身边伺候,只有圣女殿下看不上的人,没有拒绝圣女殿下的人!你再多说一句,就会变成一个死人!”

东方玉神色一僵,默默地闭嘴了。而秦骁皱眉看了墨青一眼,这才明白墨青为什么在进城前一天把自己搞成了那副鬼样子。不过秦骁不理解的是,墨青不可能来过东方城,也不可能知道东方城的有个什么样的圣女,更不可能会对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未卜先知……

后来秦骁找机会问墨青这件事的时候,墨青很无辜地说:“我没有未卜先知,只是要为我家小丫头守身如玉,把脸弄得丑一点,最好不要有女人看我,这样能省去很多麻烦。”秦骁竟然无言以对……

这会儿秦骁和东方玉都默默地跟着那位一直冷着脸的英姑娘进了那个神秘的院子,从外面看,院子里有参天大树,繁花似锦,似乎还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几乎看不到里面的建筑和人的影子。

东方杰嫌弃地看了一眼墨青:“本来长得不错,可惜毁容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就随老夫去君子堂吧!”

墨青微微垂眸,跟着东方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他离开之后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院子,已经看不到秦骁和东方玉的身影了。墨青不关心东方玉的生死,至于秦骁,墨青觉得他应该也死不了。这位四长老明显是故意要作弄东方木带回来的后辈,但也不会毫无分寸地搞出人命来。墨青不知道他即将被带去的君子堂是什么地方,但是他心中始终都有一份警惕,东方城的水很深,墨青才刚到这里没多久就感觉到了。

又走了将近一刻钟的时间,东方杰带着墨青停在了另外一个面积很广的院子外面。院外竖着一块足足有十米高的石柱,上面刻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君子堂”。

一个一身劲装的中年男人从君子堂里快步走了出来,恭敬地对着东方杰行礼:“四长老有何吩咐?”

“邢业,三长老回来了,这是他带回来的唯一一个徒弟,从今天开始,加入君子堂,你好好照应一下!”东方杰看着名叫邢业的中年男人说。

邢业微微愣了一下,看了墨青一眼,微微垂眸说:“谨遵四长老吩咐,三长老的徒儿将会成为君子堂的第五十六位弟子,属下会好好照应他的!”

听到东方杰和邢业都刻意加重的“照应”两个字,墨青神色很平静。

东方杰眼眸一闪,却突然对着墨青和颜悦色了起来,还微微笑着对墨青介绍:“这里是东方城实力最出众的弟子才能进的地方,你是这一代的第五十六个弟子,在这里你能接触到东方城最上层的功法,享受东方家族弟子最好的待遇。这是你的荣幸知道吗?接下来好好跟着邢总教头习武,不要乱跑!”

“是,多谢四师叔。”墨青垂眸神色恭敬地说。他刚刚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这里算是东方城的一个练武堂。

墨青知道东方杰和东方木已经是明面上的不对付了,东方杰打着帮东方木安排后辈的旗号,把东方木的孙子和秦骁两个人都送去“伺候”那位圣女殿下,却把墨青送来了东方城最优秀的弟子才能进的君子堂,这叫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

如果别人知道东方杰如何安排秦骁和东方玉,指责他的时候,他大概会说他只能选一位进君子堂,已经是看在东方木的面子上了,因为东方木从那边带回来的徒弟实力肯定是不够进君子堂的。而另外两位被圣女看上是他们的荣幸,这样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东方杰很快就走了,邢业冷着脸看向了墨青,语气不善地说:“随我进来。”

墨青跟着邢业进了君子堂,邢业边走边说:“不要以为进了这里,你就是东方城的核心弟子了。这里唯一的法则就是优胜劣汰,你实力不足,要么被赶走,要么被打死,没有第三种可能!进了君子堂,也没有人会看三长老的面子让着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墨青神色平静地说。

邢业带着墨青进了一个面积很大的室内练武堂,里面有很多年轻人,清一色的都是男子。有人在两两切磋,有人坐在地上看书,有人正在自己练习武功招式,原本十分热闹和谐的君子堂,因为墨青的到来,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个坐在角落里安静看书的高大男子看了墨青一眼,放下手中的书,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其他弟子都纷纷让开了路。

高大男子在邢业和墨青面前停了下来,他的脸上有一道伤疤,从右眼角一直蔓延到了耳后,看起来有些狰狞,并不算难看,更多了几分冷厉的男子气概。

“你叫什么名字?”邢业这句话是看着墨青问的。

“东方珩。”墨青神色平静地说。

听到东方两个字,很多弟子眼眸都闪了闪。其实东方城君子堂的核心弟子里面,只有三分之一是东方姓的,其他都是外姓弟子。而那些东方姓的,要么就是长老的后代,要么就是长老的亲传弟子,墨青对这些人来说确是一个全然陌生的面孔。

“都听好了!”邢业扫视了一圈说,“东方珩是三长老唯一的徒弟,从现在开始成为君子堂第五十六位弟子!”

“三长老是哪位?”有个弟子脱口而出,很快被身边的弟子拉了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其实不少君子堂的弟子都只是听说过那位被流放的三长老,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

“这位是邢绝,君子堂的大弟子。”邢业指着脸上有刀疤的高大男子对墨青说。

“大师兄。”墨青微微垂眸。

邢绝又看了一眼墨青,没有说话,伸手就朝着墨青抓了过来。其他弟子眼中都闪过一丝兴奋,有好戏看了!

邢业是东方城君子堂的总教头,而君子堂最厉害的大弟子就是邢业唯一的儿子邢绝。邢绝的实力在东方城年轻一辈中,仅次于东方城的圣子,很得东方城城主的看重,在君子堂中很有威信。而每个新进君子堂的弟子,都要先经过邢绝的考验,邢绝不会下狠手,目的只是试探,也是为了让所有弟子看一下新晋弟子的实力。

墨青在邢绝动手的时候脚步微动,很轻松地躲开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邢绝看着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十米开外的墨青,微微皱眉说:“你的步法很精妙,虽然取巧,但这也算是你的实力,欢迎加入君子堂。”

其他弟子脸色看着墨青的眼神都微微变了,他们当初进君子堂可没这么容易,这个新来的,而且是被那位离开东方城几十年的三长老从那边带回来的弟子,竟然靠躲闪的步法就取得了君子堂大弟子的认同,这让很多弟子心中都很不平衡,看着墨青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善了。

“多谢大师兄。”墨青走过来,对着邢绝拱手。

邢业有事很快离开了,剩下了墨青迎接一众弟子明里暗里的打量。

邢绝也没管墨青,又坐回角落看书了,而墨青很快被几个弟子围在了中间。

“新来的,咱们来切磋一下!”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弟子话落就挥拳朝着墨青打了过来,其他弟子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而墨青再次使用凌云步,轻而易举地躲开了。挑衅墨青的那个弟子脸色一冷:“只会躲算什么男人?有本事你就接我一招!”

邢绝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墨青身上,看到墨青被言语所激,果然没有再躲的时候,邢绝微微摇头,感觉墨青还是不够沉稳。攻击墨青的是东方杰的亲孙子东方申,刑堂弟子里面实力排行前十,并不是现在的墨青能够抗衡的。邢绝认为墨青躲闪用的步法也是他的实力之一,并不丢人。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墨青血溅当场的时候,没有躲开的墨青却出掌迎上了东方申的铁拳攻击。

“这掌风跟娘们儿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旁边有个弟子忍不住出言嘲讽墨青。

其他弟子感觉都差不多,因为墨青的一掌看起来的确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力道,而东方申的拳头就是他最厉害的武器,这里鲜少有人敢正面接东方申一拳的。

只是下一刻,拳掌相击,结果却让人目瞪口呆,因为东方申和墨青交手之后再分开,都各自退了两步,安然无恙的东方申仿佛受到了极大的羞辱,脸色很难看,墨青的神色却平静如昔,气息也不见紊乱,迎接众人的注目礼。

坐在角落的邢绝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伸手阻止了东方申再次对墨青出手,神色严肃地说:“东方珩光明正大地化解了你一招,到此为止。”

“哼!”东方申眼神冷鸷地看了墨青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了,有几个弟子赶紧跟了上去。

邢绝微微皱眉,示意墨青跟着他走。邢绝在原来坐的位置坐了下来,墨青坐在了他的对面,他看着墨青说:“刚刚那是东方申,四长老的孙子,他接下来可能会找你麻烦,你自己小心一点。”

墨青从邢绝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善意,这让他有些意外。邢绝未必是个善人,但是墨青发现他不是个小人,心胸很磊落。

“我初来乍到,还请大师兄多多指点。”墨青微微垂眸说。墨青知道自己的实力在东方城根本不出挑,东方杰把墨青送到君子堂自然也是不怀好意的,或许认为墨青不久之后就会被赶出去或者被打死,他等着看东方木的笑话。只是墨青并不打算让东方杰如愿,这里是一个很好的历练之处,他不会卑躬屈膝去迎合任何人,该出手的时候绝对不会退缩。

可以说,如果墨青今天表现出一点逢迎,邢绝也看不上他。邢绝这会儿对墨青刮目相看,一来是因为墨青低调沉稳的性格,二来是他发现墨青深藏不露,绝对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很多。

邢绝开始给墨青讲一些东方城的情况的时候,那边东方木跟东方城的城主东方烈密谈刚刚结束。

东方木从城主房间出来的时候,心情还不错。他下了楼,下人说他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东方木就跟着下人走了。

没过多久,东方木脸色难看地停在一个小院子门口,一点儿都不掩饰他的怒气。

“这是谁安排的?”东方木冷声说。面前的院子极小,只有三个房间,似乎很久没住人,院中还有杂草和碎石。

下人缩着脖子说:“这是大管事安排的,大管事说,三长老和孙女住在这里,足够了。”

“祖父。”东方雅从院中走了出来,脸色很不好看地说,“里面很脏很乱,什么都没有。”

“玉儿他们呢?”东方木看着东方雅冷声问。

“我不知道,四师叔把他们三个都带走了。”东方雅神色有些不安地说。

东方木的脸色冷到了极点,就听到旁边的下人说:“三长老,四长老让小人转告您,您的孙子玉公子和那位西门公子,都被圣女殿下看上了,这会儿已经到圣女殿下的院子里伺候了。您的徒儿被选中进了君子堂,这会儿已经是东方城的核心弟子了。”

东方木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紧握着拳头,明显处在暴怒的边缘。只是下一刻,他的神色突然又平静了下来,挥手让那个下人下去,自己带着东方雅进了那个又破又小的院子。

“祖父,哥哥他们……”东方雅神色怪怪的,“圣女是什么人?为什么让哥哥他们去伺候?”东方雅心中主要想的其实不是东方玉,而是秦骁,她不敢想象那位圣女要让秦骁怎么伺候……

东方木面色沉沉地说:“住口!”东方木离开太久了,东方城这几十年间发生了很多变化,早已经不是东方木熟悉的那个东方城了。他刚刚差点忍不住去找东方杰拼命,不过后来又平静下来了,因为他觉得他应该先了解一下东方城现在的情况再做打算,他知道东方杰不敢让他的孙子真的出事,这不过是给他的一个下马威而已,他会把场子找回来的。

东方城的城主东方烈对于城中发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这会儿他坐在城主府里面,神色淡淡地问:“东方木真的在那个小院里住下来了?”

“是,属下刚刚亲眼看到他带着孙女在打扫院子。”东方城的大管事是个很精明的白胖老头,这会儿正在跟东方烈禀报东方木的情况。

“君子堂那边情况怎么样?”东方烈神色淡淡地问。

“三长老的那个徒弟实力倒是不错,得了邢绝的眼,应该能在君子堂站稳脚跟。”大管事恭敬地说。

“你盯着,别让东方杰做得太过了。”东方烈神色淡淡地说。

这意思大管事明白,只要没搞出人命来,任由东方杰和东方木去斗,他都不需要管。他神色恭敬地说:“知道了。”

“云天回来了吗?”东方烈问。

大管事微微摇头:“还没有圣子殿下的消息。”

墨青在君子堂里跟邢绝聊得很投契,邢绝发现墨青谈吐不俗,见识很广,倒是真的起了结交的心思。

于是,君子堂里面一向独来独往的大弟子邢绝,破天荒地主动邀请墨青一起出门喝酒去了,让另外那些想要暗中找墨青麻烦的弟子心思都变了变。

墨青跟着邢绝走到了东方城的大街上,一个背着大麻袋的奴隶从他们身旁经过,因为体力不支,身子一歪就朝着墨青撞了过来。

墨青伸手,扶住了那人背上的麻袋,又帮他调整了一下位置。年轻的奴隶脸上满是惶恐,连声说着:“小人该死。”

“无妨。”墨青话落就继续往前走了,邢绝看了墨青一眼,神色淡淡地问:“你同情他们?”

“不,弱者自有弱者的位置。”墨青微微摇头说。

邢绝冷硬的唇角微微勾了一下:“我其实不赞同这些奴隶制度,但也并不同情冷星城来的这些奴隶。”

邢绝没有带墨青去豪华酒楼,而是去了巷子里一个不太起眼的小酒馆。这种地方墨青很熟悉,所以不会表现出任何不自然,这让邢绝又高看了他一眼。

两人喝着很烈的酒,墨青面不改色,邢绝哈哈大笑:“你酒量不错,够男人!”这家酒馆的酒是东方城最烈的,也是邢绝最喜欢的。他没有带别人来过,因为那些人他都看不上。

“大师兄,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墨青喝了两杯之后,放下酒杯问邢绝。

“你说。”邢绝微微点头。

“我一个朋友,被四长老安排到圣女殿下那里伺候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想知道他要怎么伺候圣女?”

邢绝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墨青问:“你说的朋友,指的是三长老的孙子?”

墨青摇头:“不,是另外一个。”

对于墨青直言他跟东方木的孙子不是朋友,邢绝唇角微勾,看着墨青说:“你不用担心,圣女殿下是个很厉害的药师,到她院子里伺候的人,要么是给她抬轿子的,要么是给她养花种草的,没别的。”

墨青微微点头:“如此便好。”

“不过圣女殿下向来十分挑剔人的容貌,想必三长老的孙子和你那位朋友长得都不错。”邢绝看着墨青右边侧脸上面的红痕说,“珩兄弟,你脸上这些是自己故意弄出来的吧?”

墨青唇角微勾,算是默认了。

邢绝感觉墨青很有意思,他这么多年难得碰到一个能聊到一起的朋友,微微一笑说:“你其实不必这么小心,女人有什么好怕的,你这个年纪,也该考虑娶亲了。”

“大师兄已经成亲了吗?”墨青问邢绝。

邢绝愣了一下,微微摇头说:“没有,我脸上这道疤,姑娘见了不是嫌弃就是害怕,我也不喜欢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

邢绝语气很平静很坦荡,显然并不因为脸上那道疤而自卑。东方城定然有药师能够治好邢绝脸上的伤疤,他没有治,就说明他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容貌。

墨青并没有告诉邢绝他已经成亲了,邢绝也没再问,只说三日之后有一次君子堂弟子的外出历练,要到迷雾森林中去,邀请墨青届时跟他组队。有这么个大牌主动要罩,墨青当然不会拒绝。

邢绝和墨青离开小酒馆,往城主府而去的时候,遇到了东方城的圣女。

其实几个家族的圣女基本都是城主的女儿来当,只有冷星城的圣女是圣子的未婚妻,因为冷星城的城主冷坤没有女儿。

东方城的圣女是城主东方烈唯一的女儿东方云沁,东方城里很多人都没有见过他们的圣女长什么样子,因为东方云沁从小出行必乘轿,而东方城的人也都知道,给圣女抬轿子的轿夫,都是圣女选出来的美男子。

素雅的轿子迎面而来,墨青一眼就看到了前方左侧抬着轿子的东方玉。东方玉已经换上了跟其他轿夫一样的劲装,一直低着头,似乎感觉很耻辱。

而墨青的朋友秦骁并没有在轿夫之列,而是唯一一位随轿而行的带刀侍卫,一脸生人勿近。从秦骁和东方玉身上穿的衣服就能看出来,秦骁显然更得那位圣女的欢心。

墨青看到秦骁的时候,秦骁也看到了墨青。墨青唇角微勾,秦骁突然有一种冲动,很想拿刀往自己脸上划一下,这样是不是就可以摆脱现在的麻烦处境了……

------题外话------

今天、明天和后天(6月17/18/19号),每天下午五点加更一章,从6月20号恢复正常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