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让你家混蛋儿子替你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星城。

别扭傲娇的冷肃昨日才向靳辰承认了他想要留下,并且请靳辰为冷坤医治旧疾,靳辰没有拒绝。

靳辰昨天傍晚看过冷坤的伤之后,发现能治,但是比较麻烦,有些药材她手头没有,冷星城也没有,但靳辰之前在迷雾森林中部见到过。当时因为他们带的行李太多,又着急赶路,所以没有采。

刚从迷雾森林归来的二长老主动说他可以再去一趟迷雾森林采药,四长老表示他也可以去。冷坤想了想之后就答应了,毕竟靳辰愿意给他医治他已经很感激了,不能麻烦靳辰再跑那么远去采药。况且靳辰去了冷肃那个混蛋小子一定会跟去,倒是耽误了现在时间紧迫的正事。

所以说这天一大早,二长老和四长老怀中揣着靳辰给他们画的药材图样就出发了。靳辰画的图很形象,二长老一眼就认出他看到过一片那样的药材,因为靳辰当时一脸可惜地说下次再去采,二长老还多看了两眼,所以不担心这次去会找不到。

而靳辰昨夜连夜给二长老和四长老做了足够的防身药物让他们带着,二长老很高兴地对四长老说,有了靳辰给的药,他们可以在迷雾森林里面横着走了。

二长老和四长老走了之后,冷坤就把靳辰和冷肃叫到了他的房间。

“老头你有什么事快点说!”冷肃一坐下就不耐烦地对冷坤说。

冷坤表示他不想理会这个混蛋儿子,如今他也不管冷肃了,因为有靳辰可以管着。所以冷坤打开面前放着的一个上锁的盒子,从里面拿了一本小册子出来,递给了靳辰。

靳辰接过来打开,里面夹着一张纸,是个写着密密麻麻小字的药方,而手中那本册子上面写着“仅冷氏直系子孙可修炼,传男不传女”,想必这就是冷氏一族最厉害的功法了,而那张药方,就是配合这门功法的炼体药方。

“靳姑娘……”冷坤叫了一声,感觉太见外,就跟靳辰打商量,“我可不可以叫你辰儿?你可以叫我一声冷叔。”

“老头你想得美!”靳辰还没说话,冷肃不乐意了,“你怎么自我感觉这么好呢?我家小姐姐的名字是你能随便叫的吗?还冷叔,人家认你这个叔了吗?”

冷坤扶额:“肃儿,我没跟你说话,不想听你可以出去。”

“好啊你!”冷肃怒了,“竟然赶我走?你是不是看我家小姐姐太好,心里想着这要是你女儿就好了,巴不得我不是你儿子?”

冷坤看着冷肃面无表情地说:“你说得一点儿都没错,如果我有这么一个女儿,做梦都要笑醒了。因为有你这么一个混蛋儿子,我每天晚上都气得睡不着。”

“死老头你说什么?!”冷肃真的炸毛了,“我还没嫌弃你呢,你竟然敢嫌弃我?”

“我说句不嫌弃你,你就肯乖乖叫我爹了吗?”冷坤看着冷肃神色淡淡地说。

“不可能!”冷肃气哼哼地说。

“所以我嫌弃你。”冷坤面无表情地说。

看到这对父子又开启了火热互怼模式,靳辰拍了一下桌子:“停!”

“辰儿,我们继续谈。”冷坤也不管靳辰还没答应,直接改口了,看着靳辰和颜悦色地说,一副要把冷肃当空气的样子。

冷肃气哼哼地瞪着冷坤,心中在想他一定要学到冷星城最厉害的功法,然后把冷坤给打趴下!

“这张药方上面的药材,我都准备好了,足够你们两人使用。”冷坤对靳辰说,他相信不用他明说,靳辰就知道这张药方是做什么用的。

靳辰又仔细看了一下手中的药方,微微皱眉说:“药性似乎太猛了些。”

冷坤叹气:“其实炼体药物要从小服用,循序渐进比较稳妥,只是留给肃儿的时间不多了,这张药方只有我的曾祖父曾经用过,据他留下的记录,用这张药方上面的药物来炼体,是有很大风险的,因为药性太猛,身体可能会承受不住。”

“有人用过还成功了,那就说明没什么大问题。”靳辰一直盯着那张药方看,并没有因为冷坤的话被吓到,也没有打算放弃冒险,这一点让冷坤都有些佩服了。其实冷坤没敢说,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失败的下场都很惨,但冷坤莫名觉得靳辰和冷肃不会失败的。

“其实可以改进一点,风险就没有那么大了。”靳辰又看了两遍之后,若有所思地说。

冷坤神色一喜:“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把药材给我准备好。”靳辰把药方和那本秘籍都拿在手中,看着冷坤说,“我今天就开始做。”

冷坤点头:“好。”

“小姐姐,我给你打下手。”冷肃十分主动热情地说。

靳辰皱眉看了一下冷肃,想了想之后还是说:“算了,你别给我添乱了。”

冷肃表示很忧伤,当他一转头看到冷坤嘴角的笑意,明显是在取笑他的时候,感觉拳头好痒好想揍人。

药材是早就准备好的,冷坤亲自送进了靳辰的房间。靳辰的房间里放了一张很长的大桌子,是靳辰要求的。她把需要的东西都备齐之后,就让所有人都出去了。因为她需要专注,不能被打扰。

冷肃直接毫无形象地在靳辰房间门口席地而坐,说要给靳辰守门,冷坤也没有管他。

这一守,冷肃直接从清早守到了月上中天。中间冷肃问过两次,问靳辰要不要吃饭要不要喝水,都只得了靳辰两个字:“不用!”

所以冷肃也没有吃饭没有喝水,就坐在外面等着。傍晚的时候冷坤上来了一趟,看了冷肃一眼,微微摇头又下去了。

冷肃又困又饿,靠着靳辰的房门都快睡着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开了,神色微微有些疲惫的靳辰出现在冷肃面前。

“小姐姐,你还好吧?”冷肃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看着靳辰神色紧张地问。

靳辰微微摇头:“我没事,只是有点累,去给我拿点吃的过来。”

“来了!”一直等着的冷新月提着一个食盒跑了上来,看到靳辰一脸心疼地说,“姐姐累着了,赶紧吃饭吧!”

靳辰已经把药做好了,并且把杂乱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这会儿冷新月摆了饭,靳辰和冷肃坐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冷新月就眼睛亮晶晶地在一旁看着。

“傻妞你赶紧滚去睡觉!”冷肃对冷新月说。

“苏哥哥,我不困。”冷新月摇头。

“你不困,但是我烦。”冷肃白了冷新月一眼,“赶紧出去!”

“我不烦,姐姐也不会烦的,苏哥哥你要是烦了你出去。”冷新月对冷肃说。

冷肃这就来气了:“我说傻妞,你是不是也更喜欢我家小姐姐?”

冷新月一脸认真地说:“当然啦!姐姐这么好,谁都会喜欢的!苏哥哥你比姐姐差好多,我当然更喜欢姐姐!”

靳辰乐了,冷肃轻哼了一声说:“傻妞你不喜欢我最好,因为我也不喜欢你。”

冷新月摇头:“苏哥哥你明明就是喜欢我的。”

“自作多情。”冷肃撇嘴。

“苏哥哥,除了我之外没有姑娘会喜欢你啦!”冷新月看着冷肃说,“你就不要嘴硬了。”

冷肃很想把手中的汤碗盖到冷新月头上去,他正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又被冷新月拧住了胳膊……

“好了好了,我吃完了。”靳辰放下筷子,“现在我要睡觉,你们俩换个地方玩儿,乖啊。”

被靳辰赶出来的冷肃和冷新月站在靳辰的房间门口,用你傲娇我更傲娇的方式对视了一眼,同时转身,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走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靳辰回忆了一下今天那张极其复杂的药方,感觉其中有很多玄妙的药理结合在一起,她之前都没有接触过。今天这一天,靳辰虽然耗费了不少心神,感觉有点累,但收获还是很大的。她能感觉自己在药理方面又更进一层了,之前她的药方都是前人留下的,那个真言丹药方也只是补了一个残缺的古方,她觉得接下来她或许可以尝试一下自创药物了。

第二天一早靳辰就醒了。她去把还在赖床的冷肃拽了起来,拉着冷肃出去跑步去了。

冷坤从城主府二楼窗外看到冷肃被靳辰拽着往前跑的样子,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冷坤没有兄弟,他从小就知道他会成为冷星城的城主,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所以他没有过任性的时候,也从不允许自己任性。冷肃的三个哥哥都是被当做冷星城的继承人来养的,性子都随了冷坤,老成持重。只有冷肃,性子自由而跳脱,根本不像冷氏一族的人。

虽然冷坤一副看冷肃不顺眼的样子,但事实上在冷坤心里,他很喜欢冷肃这个儿子,这份喜欢里面甚至带了羡慕,羡慕冷肃可以活得这么潇洒自在。如果有别的选择,冷坤不会愿意把冷肃和冷星城捆绑在一起,但是如今他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无奈,所以冷坤对待冷肃的时候,总是带了一丝纵容,他希望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让冷肃在冷星城过得不要那么压抑,所以他不会用管束冷肃的兄长那些严苛的标准来管束冷肃,他找到了更好的方式,那就是靳辰。

冷坤很感激靳辰,也很庆幸有靳辰这么一个姑娘在这里。冷坤无法想象,如果冷肃在迷雾森林另外一边的大地上面,从来没有遇到过靳辰,一直都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头子的话,他还能不能找回这个儿子。

所以冷坤决定给靳辰在冷星城中最大的自由和权力,把冷肃完全交到靳辰手中,他相信,冷肃在靳辰的监督之下只会成长得更快。

清晨的冷星城空气清新又凉爽,一路上遇到的人都纷纷对着冷肃行礼,冷肃追着靳辰跑过去,笑容灿烂地对遇到的人招招手,中间一个差点撞到冷肃身上的小孩子,还被冷肃抱起来玩了一下飞飞。

冷星城的人都感觉到,他们这个圣子不像以前的三个圣子那么严肃,个性很讨喜。

冷肃追上靳辰的时候,一脸惊奇地对靳辰说:“小姐姐,我发现我现在浑身都是力气,心情好得不得了!我以前为啥要睡懒觉呢,真是想不通!”

靳辰微微一笑,转头往回跑,一边跑一边说:“是不是觉得对别人笑自己心情也会变好?”

冷肃点头,一脸傲娇地说:“是啊是啊!这些未来可都是我的子民,我要罩着他们的!”

靳辰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苏苏你很可爱。”

“那当然了!”冷肃哈哈笑了起来。

两人出去锻炼回来,时间尚早,靳辰上去沐浴洗漱了一下,再下来的时候,城主府的人都已经在一楼大厅里坐着准备开饭了。

“小姐姐,快来坐这里!”冷肃对靳辰招手。

靳辰坐下之后,冷肃就十分热情主动地给靳辰盛汤夹菜,忙得不亦乐乎,当其他人不存在一样。

“听说四大家族派到那边的长老都要回来了。”大长老说。

冷坤神色平静地说:“那个形同虚设的门派,以后应该不会存在了。”

靳辰眼眸微闪,心知他们说的应该是正阳门。她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南宫家的长老也回来了吗?”

“老夫只确定东方家和北堂家的长老已经回到家族了,还带着他们的徒弟。西门家和南宫家倒是没有消息传出来。”大长老微微摇头说。

“西门家?”冷肃唇角微勾,“那个死老头已经死了,不可能回来了!”

冷坤微微愣了一下,大长老不解地问冷肃:“圣子难道认识西门家的那位长老?”

“岂止认识。”冷肃似笑非笑地说,“杀他的人,就在你们面前。”

冷肃本来还想着大家肯定会认为是他把西门擎那个死老头给杀了的,谁知道他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靳辰,冷新月还一脸佩服地说:“姐姐你竟然杀了西门家的一个长老,实在是太厉害了!”

冷坤微微点头:“辰儿的实力不能只用武功来衡量,我对上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靳辰的武功其实不如冷坤,也不如在座的几位长老,但这些人可以倚仗的只有他们的武功,靳辰则不然。靳辰的一手毒术,绝对能够杀人无形,让再厉害的高手也防不胜防。

“那是,我家小姐姐多厉害啊!”冷肃一脸嘚瑟地说。靳辰已经把正阳门和东方木四个人的事情跟冷肃说了,所以冷肃一听大长老提起,就知道大长老说的人是谁了。而西门擎的确是死了,死在靳辰手中,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冷坤扫视了一圈说,“西门家族的人向来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如果被他们知道的话,会惹来大麻烦。”

几位长老和冷新月都认真地点了点头,靳辰继续淡定地吃饭,心想南宫离这会儿不知道在哪儿,还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呢。如果说四个家族的长老回归的时候都要带徒弟的话,西门擎回不来了,他的徒弟秦骁还被东方木带走了,南宫离有可能也会去千叶城找靳辰,要带靳辰回南宫家族。不过显然,南宫离现在去千叶城是找不到靳辰了。

靳辰已经把药做好了,时间紧迫,下一步就是她和冷肃服药了。

上一次有人服用这种药物,还是冷坤的曾祖父,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还活着的人都没有亲眼见过,只是从冷坤的曾祖父留下的手札中看到了只言片语。

冷坤建议让冷肃先服药,一方面他觉得不能让靳辰给冷肃试药,另外一方面冷肃先服药的话,靳辰可以照看着他,防止他出什么意外,而且能从中得到一些经验。冷肃和靳辰都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合理。

第二天一大早,冷肃按照冷坤的要求,沐浴净身,换上了一身很单薄的衣服,在城主府地下的密室里面,盘膝坐了下来。

靳辰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给了冷肃:“先吃这个,隔一个时辰再吃别的。”

冷肃对靳辰是全然的信任,靳辰让他吃,他就毫不犹豫地扔进了口中。

冷肃额头的冷汗很快冒了出来,嘴唇也变得有些青紫了,还跟靳辰开玩笑:“小姐姐,你这药劲儿有点狂野啊……”

“别说话,专心一点。”靳辰神色严肃地看着冷肃说。

密室里面只有冷肃和靳辰两个人,冷坤已经把他的曾祖父留下的手札给靳辰看过了,他就算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冷坤这会儿站在门口,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冷肃的惨叫,他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

整整三天时间,靳辰和冷肃没有从密室里出去,密室里面有足够的食物和水,靳辰饿了渴了可以吃喝,冷肃的身体却一直都处于煎熬中,甚至最后那一天他整个人意识都有些恍惚了,别说吃饭喝水,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靳辰三天一直没睡,盯着冷肃的情况,隔一会儿给他把个脉,每每发现冷肃的骨头都快爆了的时候靳辰都忍着没管,到最后一刻总会平安度过。

服用这样逆天的炼体药物,想要成功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往轻了说是身体的折磨,往重了说就是有可能会死。不过更高的风险才能得到更大的收获,靳辰觉得这一点是没错的。

三天过去,冷坤在密室外面守了三天,脸色从一开始的平静到后来都变得有些焦虑了。他虽然相信靳辰,但他毕竟只剩这么一个儿子了,所以他无法想象冷肃出事会怎么样……

密室的门从里面打开的时候,冷坤皱起的眉头微微舒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靳辰问:“辰儿,怎么样?”

“挺好的。”靳辰对冷坤说,“你儿子还活着。”

靳辰很疲惫,径自离开上楼补觉去了,冷坤脚步匆匆地进了密室,就看到冷肃人事不省地躺在那张石床上面,三天前的白色衣服如今都变成了血色。

“肃儿!”冷坤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忍不住伸手去探冷肃的呼吸,发现冷肃呼吸平稳有力,应该只是睡着了。

冷坤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发现冷肃身上那些血管裂开导致的伤口都已经上过药了,无疑是靳辰做的。

冷肃坐在床边,看着正在熟睡的冷肃,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这会儿他没有去想冷星城的未来,他只是在想,他还能把这个儿子找回来,上天真的待他不薄了!

冷肃和靳辰都到了第二天才醒过来。冷肃感觉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身体比原来结实了很多,这种感觉着实很不错。

而靳辰只是缺觉,睡了长长的一觉之后就完全没事了。要修炼冷星城功法的靳辰自然也需要经历冷肃刚刚经历过的那个痛苦过程,靳辰已经做好准备了,并且拒绝了别人帮忙,打算自己一个人熬过去。

“小姐姐!你不能这样!”冷肃一脸不认同地表示反对,“我要看着你,万一你有事的话我还可以帮忙。”

“你什么都不懂,能帮什么忙。”靳辰白了冷肃一眼。

“辰儿,还是让肃儿或者新月陪你进去吧,不然我们都不放心。”冷坤微微皱眉说。这会儿靳辰已经准备进密室了,冷肃死活非要一起进去,靳辰又不让。

“不用。”靳辰摇头,“我自己真的可以的,你们都在外面等着。”靳辰话落,一脚把冷肃从门口踹开,打开机关闪身进去,从里面把机关给关上了。

“死老头你快把门给打开!”冷肃脸色难看地对冷坤说。

冷坤摇头:“外面打不开了。”

“这可怎么办?”冷肃神色焦急地说,“我一定要进去!”

冷肃话落就要握拳去砸密室的门,却被冷坤制止了:“肃儿,这是冷星城最坚固的一道门,人力是打不开的。”

“万一她出事了怎么办?”冷肃瞪着冷坤说。

冷坤微微摇头说:“你应该相信她,就是因为你性子太急,她才不让你进去的。”冷坤想了想,觉得靳辰不让冷肃进去是对的,以冷肃的性子和他对靳辰的紧张程度,万一看到靳辰有一点不妥,他自己就心慌了。重点是冷肃确实不懂,帮不上什么忙。

冷肃神色一僵,在地上坐了下来,垂着头说:“你们都走,我要等她出来。”

冷坤看了冷肃一眼,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肃儿,你比我了解辰儿,她是那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的人吗?”

“不是。”冷肃摇头。

“所以你只需要相信她可以好好出来就行了。”冷坤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肩膀。

冷肃瞪了冷坤一眼:“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叫你爹!”

冷坤笑容有些无奈地说:“你能回来,就已经很好了。”

冷肃眼眸闪了闪,没有说什么。

靳辰在密室里面,已经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了,正在专注地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而就在靳辰进入密室的第二天,冷坤正准备去给守在密室外面的冷肃送点食物的时候,大长老脚步匆匆地跑了过来:“南宫家五长老来了,说要找他的徒弟!”

冷坤神色微变,不等他说什么,楼下就传来了一道不善的声音:“姓冷的,立刻把老夫的徒儿交出来!”

冷坤皱眉,下楼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破烂的老者面色冷然地站在那里。这是南宫离,但冷坤并不认识南宫离,以前也没有见过,因为南宫离离开南宫家族加入正阳门的时候,冷坤还小。

“在下冷坤,是冷星城的城主,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冷坤看着南宫离客气地问。

“没什么误会!”南宫离冷声说,“老夫的徒儿在你们冷星城,不管你们要她做什么,老夫都不同意!快让她出来,老夫要带她走,否则休怪老夫不客气!”

“南宫长老,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冷坤看着南宫离说,“在下最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但他并不是南宫长老的徒弟。”冷坤真的觉得南宫离应该误会了什么,四大家族的长老收的徒弟定然是男子,冷坤除了冷肃之外,想不到任何其他会跟南宫离扯上关系的人,但冷肃并不是南宫离的徒弟,这一点冷坤很确定。

“老夫的徒弟是个女娃!”南宫离没好气地说。

南宫离话落,冷坤皱眉,大长老愣了一下,看着南宫离问:“不知南宫长老的徒弟叫什么名字?”

“南宫柔!”南宫离冷声说。

“冷星城并没有一个叫南宫柔的姑娘。”冷坤神色莫名地说,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她真名叫做靳辰,这你们总知道了吧!”

南宫离话落,冷坤和大长老对视了一眼,冷坤客气地说:“在下并不知道靳姑娘是南宫长老的徒弟,冷星城请她来,是来做客的,南宫长老不必担心。”

“管你们做什么!”南宫离冷声说,“立刻让她出来!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老夫要你们好看!”

“南宫长老,靳姑娘这会儿正在闭关,恐怕要过两日才能出来。”大长老对南宫离说。他们不想招惹南宫离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南宫离不会无缘无故找过来,他极有可能真的是靳辰的师父,他也是关心靳辰,没必要闹得太僵。

“闭关?”南宫离皱眉,“闭什么关?”话落他看向了冷坤,有些不可置信地说,“你把你们冷氏不外传的冷星心法交给她了?”

冷坤微微点头,下一刻就看到原本怒气冲冲的南宫离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好!我那徒儿聪明绝顶,一学就会!既然如此的话,老夫就不着急找她了!老夫先回南宫城去,等她出关了,告诉她一声,让她速来南宫城找老夫,如果一个月之内她不来,那老夫就亲自过来找她!哈哈哈哈!走了!”

冷坤和大长老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南宫离风风火火地来,又急吼吼地走了,啥都没带走,甚至都没问靳辰这会儿在哪闭关,也没有要多留两天见靳辰一面的打算。

冷坤和大长老对视了一眼,冷坤轻咳了两声说:“他应该真的是辰儿的师父。”

大长老微微点头:“靳姑娘竟然是南宫长老的徒弟,如果南宫长老执意要求她回南宫城的话,我们拦不住啊!”

冷坤微微摇头,并不担心的样子:“有肃儿在,辰儿不会抛下冷星城的,那个南宫老头也不像是一个会勉强徒弟的人,他不是说了如果辰儿不去,他就亲自过来吗?”

大长老点头:“的确。南宫四长老竟然收了靳姑娘当徒弟,倒是怪哉,南宫家的正统功法靳姑娘是学不了的。”

“南宫家在四大家族里面,已经算是对冷星城最友善的了,无需担心,等辰儿出来了再说吧。”冷坤说。

又等了两天之后,密室的门打开,靳辰仿佛闲庭信步一样从里面走了出来,身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脸色也很平静。

“小姐姐,你难道没吃药?”冷肃想起几天前自己那副狼狈的样子,直觉靳辰跟他差距太大,像是在里面睡了三天一样,话说冷肃这三天愣是没听到里面传出任何声音。

“吃了。”靳辰话落,伸手就把地上的一个石墩子给轻松提了起来,微微一笑说,“力气变大的感觉很不错啊!”

“小姐姐你太厉害了!”冷肃一脸崇拜地看着靳辰,“你果然不需要我们帮忙啊!”

靳辰笑而不语。其实这三天还是很难熬的,疼是真疼,有几次差点晕过去。靳辰衣服上没有血迹,是因为她早有准备,已经在里面上好药,换了干净的衣服才出来。

“辰儿果然比肃儿厉害很多。”冷坤看到靳辰安然无恙地出来,微微一笑说。

冷肃对于别人说靳辰比他厉害这件事是不会炸毛的,因为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等靳辰吃好睡好,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再见到冷坤的时候,正准备跟冷坤探讨一下修炼冷星城的最高绝学的事情,冷坤对她说南宫离来过了。

“南宫四长老?”靳辰微微愣了一下,“那个死老头还活着啊!”

冷坤笑了,他一开始就没觉得靳辰隐瞒了她是南宫离的徒弟这件事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靳辰并没有义务告诉他们她的所有事情,而靳辰显然很久没有见到过她那位师父了。

“他让我去南宫城?”靳辰微微摇头说,“不去,等我修炼完了冷星心法再说。”

冷坤微微一笑说:“你师父说如果一个月之内你不去南宫城的话,他会再过来找你。”

“那就等他过来再说吧。”靳辰不甚在意地说,话落眉头微皱,看着冷坤问,“那个老头一个人来的?”

冷坤点头:“是一个人。”

靳辰其实是想到了离夜。离夜是南宫离的孙子,虽然靳辰不知道他们是真祖孙还是认的,离夜年纪小不知道,南宫离却是不肯说。靳辰离开的时候离夜还在夏国千叶城墨府,南宫离既然找来了这里,说明他应该去过墨府,见过司徒琏了,司徒琏把靳辰来了冷星城的消息告诉了南宫离。靳辰不知道南宫离在离开夏国的时候,有没有把离夜也带走。

靳辰希望没有,因为她并不想让离夜跟着南宫离回到南宫家族,八大家族相比三国来说可以说是暗潮涌动,十分不太平。况且南宫离虽然很疼爱离夜,却经常不知道在做什么,不能陪在离夜身边,就算陪着离夜的时候,也不懂怎么照顾离夜,离夜在千叶城有很多人照顾他疼爱他,还有五个表弟可以一起玩。

靳辰想了想,以南宫离的性格,应该会先来找她,再回南宫家族。如果南宫离是一个人来的冷星城,那么南宫离应该没有把离夜从千叶城带走。

靳辰已经看过了冷星心法的秘籍,这套心法博大精深,冷坤还很自豪地说冷氏一族是这片土地上最早的霸主,靳辰表示如果冷家的霸主祖先知道冷氏一族没落成现在这样了,可能会从棺材板里跳出来。

冷星心法不仅包括心法,还有四本配套的招式秘籍,其中包括剑法、刀法、棍法以及拳法。冷坤修炼的是剑法,他打算让冷肃也修炼剑法,而在习武一途向来认为技多不压身的靳辰已经把所有的秘籍都记在脑子里了,打算有空都练一下,因为都是相通的,只是武器不同。靳辰还想着,什么时候能够跟墨青联系上,把这些东西都给她家男人一份。

靳辰和冷坤讨论了一下,冷坤发现靳辰的理解力和领悟力都极为出色,一点就通。而之所以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讨论,是因为冷星城的圣子冷肃想吃烤鸡,这会儿和冷新月一起,两个人嗨嗨地抓野鸡去了。冷肃说了,只要靳辰会了,让靳辰教他就好,冷坤表示他不想理会他家的混蛋儿子。

“城主,东方城来人了。”楼下突然传来大长老的声音。

冷坤神色如常地站了起来,对靳辰说:“下月底是东方城城主的寿辰,来人应该是送请帖的。”

“冷大叔不明显不想去嘛。”靳辰唇角微勾。

冷坤无奈地笑笑:“每次去东方城,看到冷星城的百姓,我心里都很不好受。东方家的人让我去的目的,就是为了羞辱我。”

靳辰眼眸微闪:“所以这次,就让你家混蛋儿子替你去吧,我陪他。”

------题外话------

下午五点有二更~↖(^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