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冷肃的孪生弟弟(二更)/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坤微微愣了一下:“这个晚点再说吧,我先下去见客人。”

靳辰没有下去,就站在二楼往下看,她所在的位置能够把一楼一览无余,但是一楼的人却看不到她。

只见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男人十分傲慢地把一张烫金的请帖扔到了冷坤面前,趾高气扬地说:“我家城主下月大寿,冷城主记得准时到。”

冷坤拿起了那张请帖,神色淡淡地说:“冷某会去的。”

“听说冷城主又找回来了一个儿子?人呢?叫出来让我们都见见!”中年男人神色怪异地说,“冷城主可要小心一点,别替别人养了儿子啊!”

“去你娘的!”正好走到门口的冷肃扔下手中的野鸡,拔剑就朝着东方城来人杀了过去。

“圣子!”大长老神色微变,上前拦住了冷肃,把他的剑夺了下来,拖着他就往楼上走。

东方城的人冷哼了一声说:“你们冷星城这位圣子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不过这张脸倒是跟冷城主像了个十成十,在下恭喜冷城主找到爱子,不过冷城主还是要好好管教一下这外面回来的儿子,惹出什么祸事来,你们冷星城可承担不起!”

冷坤的拳头已经握了起来:“不牢阁下费心,冷某知道如何管教儿子。”

“那是最好。”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告辞!”

冷坤没有起身去送,中年男人带着两个随从出了门,还能听到他们的大声议论。

“这个地方穷得要死,连杯好茶都没有!”

“咱们东方城跟这里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哈哈!没错!”

冷坤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大长老已经放开了冷肃,冷肃冲了下来,一脸怒气地看着冷坤说:“你能不能有点骨气?被人骂成那样都不反击?”

冷坤看向了冷肃,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你今天真的伤到那几个人,你知不知道身在东方城的冷星城百姓,会有多少人因为你的行为而遭殃?我是没骨气,我是窝囊,但是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冷坤话落不再看冷肃,起身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冷肃神色僵硬地站在那里,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苏,过来。”靳辰在楼上向冷肃招手,冷肃飞身而起,到了靳辰身旁。

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脑袋说:“你没错,你爹也没错,以后不要那么冲动。”

冷肃声音有些闷闷地说:“想揍人不能揍,我心里憋屈,那个老男人肯定觉得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你想多了,你家老爹不是在生你的气,他是在气他自己。”靳辰对冷肃说。

“冷星城变成现在这样,也不是他的错啊。”冷肃说。他们已经知道了,冷星城的没落并不是从冷坤当上冷星城城主开始的,四大家族组成的四方联盟从百年前就开始明里暗里打压冷星城了,冷坤已经尽力了,可冷星城还是每况愈下。冷坤试图把另外三个家族都联合起来,可是他们各存心思,冷坤也很无奈。他自己的三个儿子都为了守护冷星城而死,他如今日日夜夜不管做什么都要想着冷星城的百姓,想着把冷星城送往东方城的百姓带回家,他并不好过,只是冷肃今天才明白。

“别胡思乱想了,准备练功吧。”靳辰对冷肃说。冷星心法很复杂,现在就剩下不到四个月,时间很紧迫。

冷肃点了点头:“好!我发誓我一定要把冷星城变成我喜欢的样子,让冷星城的百姓都能回家!”

“苏苏好样的。”靳辰微微一笑。

从这天开始,靳辰和冷肃就一起闭关了,两人修炼一样的功法,遇到什么问题都可以互相商量,很快就能迎刃而解。

而身在东方城的墨青,已经在君子堂待了几天。因为君子堂的大弟子邢绝俨然把墨青当成了兄弟,让那些想要找墨青麻烦的人都不得不歇了心思。当然了,这其实是他们的幸运,如果他们真的去找了墨青的麻烦,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会悲剧。

君子堂里面有一些藏书,是专供君子堂的弟子借阅的,不能带出君子堂,也不能外传,发现违反者立刻处死。

墨青这几日没有跟人切磋,也没有请教别人,就一直在君子堂的藏书阁里面看书,从早到晚都没有出去过。

邢绝也是一个爱书之人,对于墨青的做法是很赞赏的,因为墨青初来乍到,还不了解东方城这边的很多事情,先低调一点,尽可能地学习,才是最明智的。

而君子堂的弟子对于邢绝三天两头请墨青喝酒只能是羡慕嫉妒了,君子堂的总教头邢业并没有按照东方杰的吩咐,特殊“关照”墨青,他只当墨青不存在,墨青也不往他跟前凑。

原本定下来的君子堂外出历练,因为城主东方烈的寿辰而取消了,因为如果君子堂的弟子都去迷雾森林历练的话,到时候赶不回来。

外出历练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君子堂所有弟子的一场排位战,定在了五日之后举行。届时君子堂所有的弟子都必须参加,现在排位靠后的可以挑战排位靠前的,墨青这个排位最后的,将会迎来很多想要加入君子堂的弟子的挑战。事实上墨青已经被盯上了,因为他是以东方木亲传弟子的身份空降君子堂的,再加上墨青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难免被人轻视,已经有不少人准备在排位战上挑战墨青了。一旦有人挑战成功,墨青的排位不会推后,而是会被逐出君子堂。

邢绝本想跟墨青切磋一下,指点指点墨青,却发现墨青根本不在意的样子,自己也就作罢了。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足够邢绝发现,墨青虽然很低调,但是很自信,是一种有真本事的自信,他相信墨青可以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墨青这几日待在君子堂没有出去,东方木也没有来找过他。墨青听邢绝喝酒的时候提起,说东方木刚回来的时候被安排了一个很差的住处,他也没有怨言,过了三天城主亲自过问,责罚了大管事,给东方木和东方雅换了一个跟其他长老一样的住处。

而东方木并没有去找东方杰的麻烦,他对于自己唯一的孙子成了给圣女抬轿子的轿夫这件事,并没有表现出不满,也没有因此去找城主。

邢绝还对墨青说,东方木的那个孙子在圣女那里经常被责罚,因为他没有实力还心高气傲,总以为自己是长老的孙子就高人一等,不愿意按照圣女的吩咐办事。

而秦骁则真的得了圣女的青眼,成为圣女身边唯一的带刀侍卫。有人说圣女可能看上了秦骁了,不过这一点有待证实,因为东方城的圣女虽然喜欢美男,但是十分清高孤傲,能接近她的人很少。

墨青还听邢绝提起了东方城的圣子,说东方城的圣子东方云天是八大家族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也是八大家族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不过东方云天三个月前独自出门历练,这会儿还没回来。

“大师兄,外面有个人要找东方珩。”有个弟子过来对邢绝说。

“我知道了。”邢绝微微点头。

墨青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往外走去。邢绝有些好奇谁会过来找墨青,怕是找麻烦的,就跟着墨青出去了。

秦骁站在君子堂外面,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一群正在君子堂里面修炼的年轻高手,他觉得这里才是他该来的地方。

看到墨青从君子堂里面走了出来,一边侧脸上的红痕似乎根本没变过,还是几天前的样子,秦骁很想跟墨青打架。如果墨青早点提醒他一下的话,他现在也不会沦落成为东方城圣女的带刀侍卫。

邢绝认识秦骁,因为见过一次,知道这是墨青的朋友,不是来找麻烦的,邢绝就离开了,让墨青和秦骁单独谈。

君子堂外不远处有个亭子,墨青和秦骁在里面坐了下来。

“墨青,你是不是故意的?”秦骁看着墨青冷声问。

“什么意思?”墨青反问。

“当时你应该提醒我一下的。”秦骁对墨青说。

墨青唇角微勾:“我只是没想到你长成这样还能被人看上,以为不需要提醒你。”

秦骁的脸色很精彩,握拳砸了一下桌子:“你是不是想打架?”

“最好不要,我如果伤了你的脸,那位圣女不会放过我的。”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简直要被气死了:“墨青!你是不是就不想看到我好过?”

“你想多了。”墨青微微摇头,然后看着秦骁说,“刚刚只是开个玩笑,不要当真。”

“我也想进君子堂。”秦骁看着墨青说。

墨青微微皱眉:“接下来的排位战和选拔战,你好像没有参加的资格。不过我很好奇,你待在那个圣女身边,都需要做什么?”

“没什么!”秦骁显然不愿多说。

“你是用西门擎的徒弟的身份出现在东方城的,现在东方杰应该已经把你的身份告诉了不少人,你要小心一点,西门家可能会有人来找你。”墨青看着秦骁说。东方杰明里暗里跟东方木作对,东方木把西门擎的徒弟带到了东方城,东方杰肯定会宣扬出去,让西门家的人知道,过来找秦骁,到时候东方木要么是白白带了秦骁回来,要么就是为了秦骁跟西门家族的人交恶。

秦骁微微愣了一下:“你希望我去西门城?”

“看你自己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去西门城至少可以让你摆脱东方木的算计。”

“你是不是已经想好摆脱东方木的方法了。”秦骁看着墨青问。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还没有,不过现在他想动我也不是那么容易。”东方杰和东方木作对,导致墨青成为了君子堂的正式弟子,最重要的是,他还成了邢绝的朋友。东方木只是一个刚刚回到东方城还没站稳脚跟的长老,在东方家的地位事实上未必比邢绝高。况且东方木现在想的应该是如何稳固自己的地位,而不是对外人眼中的自己人下手。

“等西门家的人找来再说吧。”秦骁说。

秦骁来找墨青也没有别的事情,事实上他也知道如今他们俩在东方家的处境都不太好,不能轻举妄动。他只是心里憋闷,只能过来找墨青说说话了。

秦骁跟墨青分开之后,没有到别处走动,直接回了东方云沁住的圣女殿。他算是东方云沁所收集的美男里面唯一一个可以自由出入圣女殿的。

“靖公子,圣女殿下让你进去。”英姑冷着脸对秦骁说。

秦骁微微点头,走进了面前的房间。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或者说是药房。里面有好几排药柜,还有几个书架,一身白衣的东方云沁这会儿正躺在软榻上面看书,看到秦骁进来,她神色慵懒地抬了抬眼睛,让秦骁坐下。

秦骁坐了下来,脊背挺得笔直。外人眼中清高孤傲的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笑了起来:“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东方云沁的容貌很出色,清瘦的脸让她看起来气质娴静又优雅。她慢条斯理地坐了起来,把手中的书放在一边,看着秦骁说:“刚刚你去找你那位朋友了?”

秦骁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东方云沁轻笑了一声:“真是个闷葫芦,我问你十句,你都难得回答一句,不过我就是觉得你看着很顺眼。”

“我想进君子堂。”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跟东方云沁说话。话说当时他和东方玉都被东方杰送到了这里,见到东方云沁的时候,东方玉就强调说他是东方木的孙子,假清高地说他不会做伺候人的事情。然后东方云沁手下的英姑一招就把东方玉制服了,让东方玉去给花草施肥,之后又让东方玉去抬轿子。

而一直冷着脸沉默寡言的秦骁却让东方云沁觉得很特别,尤其是当她在秦骁面前露出真容的时候,秦骁完全无动于衷,这让东方云沁觉得秦骁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再加上东方云沁知道秦骁来自迷雾森林另外一边,想要听秦骁讲讲那边都有什么,可惜秦骁是真的沉默寡言,总共就没说过几句话,倒是没把东方云沁惹恼。

这会儿东方云沁听到秦骁说他想进君子堂,就笑了起来:“也不是不可以,只要我说句话,你随时都能进君子堂。不过你的表现让我不太满意,我现在不想放你走呢。”

秦骁皱眉:“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取悦我。”东方云沁想要看看,秦骁这个冰山男,到底懂不懂风情。

秦骁神色一冷,直接来了一句:“不可能!”

东方云沁笑意更深了:“那没办法喽,我不满意,你休想进君子堂。”

秦骁猛然站起来往外走去,东方云沁看着他的背影笑得乐不可支,直觉这样就很有趣了。

这天墨青听邢绝提起,说是东方烈寿辰,已经往其他家族送了请帖,按照往年的惯例,八大家族的城主和圣子圣女都会出现在东方城,接下来东方城会很热闹。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这么说冷星城的人也会来,那么身在冷星城的靳辰十有八九会来找他的。想到这里,墨青心中就生出了一丝欢喜。思念是个很磨人的东西,墨青在专注看书的时候还好,一空下来,满脑子都是靳辰。他甚至想过要不管不顾暗中离开东方城,去冷星城找靳辰,他不是办不到。但是墨青并没有那样做,因为他知道冷星城的境况很不好,他留在东方城,更能帮到靳辰。

君子堂排位战要举办的前三天,邢绝又对墨青说,城主改了时间,要在他寿辰的前三天再举行君子堂排位战,届时邀请其他城主和长老参加。

墨青觉得东方烈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为了向其他城池的人展示东方城年轻一辈的实力,不过这样没什么不好,墨青对排位战没兴趣,他排在末位并不代表他是最差的,他的目标是把君子堂藏书阁的书看完,至于真正完整的天玄心法,以他现在的身份是接触不到的。

那边墨青已经开始期待在东方城见到靳辰了,这边靳辰和冷肃在冷星城的修炼也很顺利。

冷星心法并不是只适合男子修炼,虽然心法上面写着只传冷氏一族的直系后代,传男不传女。在靳辰之前,是真的没有女子修炼过冷星心法,而靳辰的修炼速度比冷肃快这件事,让冷坤坚信不是因为冷星心法更适合女子,只是因为他的混蛋儿子资质不如靳辰。

八大家族之一的北堂城。

齐皓诚百无聊赖地坐在一个很豪华的房间里,已经数不清自己这是今天多少次叹气了。他来到北堂城已经几天了,没有人找他麻烦,事实上是根本没有人管他。

北堂黎跟北堂城长老们的关系都不错,回来之后在北堂家族中还是很有地位的,跟东方木并不一样。作为北堂黎唯一的徒弟,齐皓诚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不缺,他就是不想待在这里,因为他想念靳晚秋,想念他们的孩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想什么呢?”北堂黎推门进来了。齐皓诚已经发现了,北堂黎爱财是家族特质,因为北堂家族的人都爱财,生活都相当奢侈。

“师父,您老说过带我回来一趟就让我走的。”齐皓诚一脸苦逼地看着北堂黎说,“我现在就想走。”

“急什么?”北堂黎乐呵呵地说,“好不容易来了,多玩玩儿。下个月东方城城主寿宴,为师带你去见见世面,到时候你说不定能碰到你那两个师兄。”北堂黎知道墨青和秦骁都被东方木带回了东方城。

“我不是很想见他们,我想见我媳妇儿。”齐皓诚弱弱地说。

“就这么定了!”北堂黎说着扔给齐皓诚一本书,“这是为师从藏书阁给你挑的一本秘籍,很适合你修炼,你要是没事干,就接着修炼吧!你现在太弱了,带出去丢为师的人!”

北堂黎扔给齐皓诚一本书之后就走了,齐皓诚发现是一本剑法,反正也无所事事,就开始修炼了。而齐皓诚不知道的是,这本剑法秘籍是北堂家的最高功法,北堂黎从北堂城的圣子那里偷出来的。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前去迷雾森林找药材的二长老和四长老还没有回来,但是冷坤该出发前去东方城贺寿了。

冷星心法一共七层,靳辰修炼到了第四层,这个速度已经相当逆天了。不过靳辰的勤奋冷坤是看在眼中的,而靳辰的天赋毋庸置疑。

冷肃才修炼到第三层,这个速度也相当了得,靳辰的激励作用是很有效果的,冷坤对此很满意。

冷坤因为身上的旧疾,所以只修炼到了第六层就停滞不前了,而冷坤对靳辰和冷肃说,如果他们能够突破冷星心法第七层,绝对可以超越东方城的天玄心法,靳辰表示她很期待那么一天。

“你就别去了,去了心里又难受。”冷肃对冷坤说,劝冷坤这次不要亲自去东方城了。

冷坤摇头:“如果其他城主都去了,我没去,东方城会找冷星城麻烦的。”

“算了算了!你爱去就去吧!”冷肃不耐烦地说,“这些老头别跟着了,留在冷星城看家,我跟小姐姐陪你一起去。”

大长老微微一笑:“圣子的安排很好。”

冷坤点点头:“好。”

“还有我呢!”冷新月凑了过来,提醒大家不要忘记了她的存在。

“傻妞你去干嘛?小心东方城的圣子看上你,让你当小妾!”冷肃白了冷新月一眼说。

冷新月不服气地说:“我就要去,我还怕苏哥哥你被东方城的圣女掳走呢!听说那个圣女最爱美男了!”

靳辰突然想到了她家墨青,靳辰十分自信如果东方城那个圣女爱美男并且审美正常的话,绝对会看上她家男人的,靳辰表示很好奇墨青要怎么自己挡掉桃花。如果靳辰知道墨青为了避免桃花开,直接在进东方城之前,就把自己的脸给毁容了的话,一定会有点小感动的。

冷肃和冷新月吵了一会儿,主要意思就是冷肃觉得冷新月不该去,冷新月却觉得冷肃才不该去。

“别闹了。”冷坤开口,“你们都去。”

冷坤话落看向了靳辰:“辰儿,我觉得还是不要让人知道你是从那边来的比较好。”

靳辰唇角微勾:“我早有准备了,冷大叔不用担心。”

“我是想收你为义女,你看如何?”冷坤问靳辰。

冷肃难得没怼冷坤,来了一句:“我看行。”

靳辰微微一笑:“还是当义子比较好。”

第二天,他们出发的时候,冷坤神奇地发现他面前竟然站了两个冷肃,两个人的容貌神情举止都完全一模一样,就连身高都没有任何差别。不止冷坤晕了,冷新月晕了,几个长老也都晕了。

“傻妞。”一个冷肃叫了冷新月一声,冷新月觉得这个是她真正的苏哥哥。

另外一个冷肃也跟着叫了冷新月一声,冷新月迷茫了,到底哪个才是?

“老头啊!”一个冷肃伸手揽住了冷坤的肩膀说,“恭喜你,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儿子。”

冷新月扑哧一声笑了,伸手拉住另外一个冷肃,看着他说:“你一定是姐姐假扮的对不对?好像啊!”

被冷新月拉住的冷肃甩开了冷新月,没好气地说:“傻妞你什么眼神?”

冷坤目瞪口呆地看着像是哥俩好一样揽着他肩膀的“冷肃”,不可思议地说:“你是辰儿?”

靳辰十分潇洒地伸手握拳捶了一下冷坤,唇角微勾,用回了自己原来的声音:“有没有很惊喜?”

“太神奇了!”几个长老都忍不住惊叹。冷坤都没能分辨出来哪个是冷肃,更别提他们了。

“这是我孪生弟弟!”冷肃伸手揽住了这会儿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靳辰,嘿嘿一笑说。

“我是哥哥。”靳辰表示不满意。

冷肃嘿嘿一笑:“小姐姐,你就让我当一下哥哥呗!就这次!”

靳辰勉为其难答应了。出发之前,应冷坤的要求,靳辰还给她自己和冷肃脸上分别点了一个像胎记一样的小黑点,她的黑点在左边眉尾,冷肃的在右边眉尾。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活脱脱就是一对孪生兄弟,没有人会怀疑。

冷坤看着“两个儿子”,感觉心情非常好,虽然没有一个儿子管他叫爹,但他已经习惯了。

当年冷坤丢了个儿子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如今冷坤出去说,他当年丢的是一对双胞胎,只要看到靳辰和冷肃的脸,绝对不会有人怀疑的。

一行四人骑马离开了冷星城,还有半月的时间才能到东方城。

做戏做全套,靳辰对于扮冷肃的孪生弟弟这件事感觉很有趣,一路上都一直易容,倒是冷肃有时候看到靳辰顶着他的脸感觉怪怪的。虽然有了区分两人的小黑点,迷糊的冷新月还是经常把冷肃和靳辰搞混了,因为一旦靳辰学着冷肃说话,冷新月就会完全迷茫。

冷坤说靳辰需要有一个名字,冷新月说她给靳辰取好了,就叫冷星辰,跟她的名字是一对。

靳辰表示勉强可以接受,冷坤表示新月你没忘记跟你真正是一对的是冷肃那个混蛋小子吧……

他们出发五天之后,碰到了另外一行人,是另外一个下等家族姬氏一族的人。

冷坤正在跟姬霜城的城主寒暄,冷新月拉着冷肃的胳膊小声说:“姐姐我跟你说,姬家的圣子可好色了,娶了十八个小妾!”

冷肃皱眉看着冷新月说:“我是你哥!”

冷新月嘿嘿一笑:“以后我都叫哥哥就好了,分不清就分不清吧!”

冷肃:果然是个傻妞……

“冷兄的儿子呢,让老弟看看!”姬霜城城主姬方微微一笑说。

“肃儿,辰儿,过来见过你们姬叔。”冷坤转头说。

姬方愣了一下,就看到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出现在他面前,这绝对是冷坤的儿子,因为他们长得都像是跟冷坤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两个?”姬方毫不掩饰他的意外,“冷兄不是只丢了一个儿子吗?”

“我并没有说过我只丢了一个儿子。”冷坤微微摇头说。当年冷坤的小儿子一出生就丢了,外人其实都不知道具体的内情。

姬方反应过来,拱手对冷坤说:“恭喜冷兄父子团聚!”

“多谢!”冷坤微微点头说。

冷肃一回头就发现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子色眯眯地看着冷新月,正朝着冷新月走去。冷肃当即就怒了,直接走过去伸手就把冷新月揽进了怀中,看着姬霜城那个好色的圣子姬无双说:“这是我的女人!”

姬方看到自家儿子老毛病又犯了,赶紧陪着笑说:“冷兄别见怪,小儿就是想跟冷星城的圣女认识一下。”话落瞪了姬无双一眼,“回来!我们该走了!”

姬无双灰溜溜地回到了姬霜城的队伍里面,姬方盛情邀请冷坤跟他们同行,被冷坤委婉地拒绝了。

“你是姐姐吧?”冷新月小脸微红,看着冷肃小声问。

冷肃看着冷新月傻兮兮的样子,放开了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没错,我是你姐姐。”

“我就说嘛,苏哥哥对我才没有这么好呢!”冷新月自言自语的一句话,让冷肃很想吐血……

又过了几天,一行四人停下休息,选了一块避风的空地。附近有水源,冷新月和冷肃两个爱吃肉的嗨嗨地去打了野味回来,靳辰任劳任怨地给他们烤,刚刚烤好两只山鸡和两只野兔,就出现了不速之客。

“老夫还道是谁呢,原来是冷城主。”一个干瘦的老头出现在不远处,皮笑肉不笑地说。

靳辰感觉从这个人身上看到了西门擎的影子,果然,冷坤对着干瘦老头拱了拱手说:“西门大长老。”

“你们这个地方不错,我家圣子也相中了,你们就四个人,随便找个别的地方休息吧。”西门家的大长老一张口就是理所当然的语气,话落又来了一句,“吃的留下!”

饶是冷坤好脾气,这些年练得忍功了得,这会儿也忍无可忍了。他看着西门家的大长老冷声说:“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我们的食物刚刚够,没有多余的分给你们。”

西门大长老没想到冷坤竟然硬气起来了,一转头就看到了两个长得酷似冷坤的年轻人。西门大长老冷笑了一声:“原来冷城主是把儿子找回来了,还两个,怪不得有底气了呢!不过冷城主别忘了,有儿子不够,儿子太弱,只有丧命的份儿!你有两个,倒是还有两次机会!”

“大长老。”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容貌长得还可以,就是看着有些阴狠的样子。他看到了冷坤,也没有打招呼,而是有些不满地问西门大长老,“怎么用了这么久?”

“老夫正准备……”西门大长老还没说完,突然身子一晃,朝着西门家的圣子就倒了过去。

西门家的圣子西门聪伸手扶住了西门大长老,转头看着冷坤一行人眼神狠厉地问:“你们做了什么?”

“我们没有人靠近过西门大长老。”冷坤神色淡淡地说,“冷某觉得西门圣子还是快点带西门大长老去看药师比较好。”

西门聪扶着西门大长老很快就离开了,冷肃嘿嘿一笑问靳辰:“姐姐,你做了什么?”

“啊?我什么都没做啊!谁看到我做什么了?”靳辰一脸无辜地说。

“我没看到。”冷坤说。

“我也没看到。”冷新月说。

冷肃嘿嘿一笑:“我也没看到,想必他去找药师,也看不出来。”

靳辰唇角微勾:“没办法,人生处处有意外嘛!”

西门聪带了西门大长老回去,西门家族的药师看过之后却说西门大长老身体无碍,只是因为疲劳过度晕过去了,睡一觉就好了。

这件事情有点怪异,但是又没人能说出哪里怪异。西门大长老第二天醒了之后,也没想起什么来,只能当自己确实太疲惫了。

药师靳辰表示,她最近不仅在努力修炼冷星心法,而且在钻研自创的药物,想要什么效果的药物都是可以实现的,只需要思考加实践。

还有一天就能到达东方城的时候,冷肃问靳辰:“小姐姐,你见到墨青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靳辰正在想一个新的药方,十分随意地点头说:“会。”

冷肃瞬间就不开心了:“我就知道,墨青那个混蛋,不就是长得好看嘛!说不定他被东方城的圣女看上了呢!”

“嗯。”靳辰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小姐姐!我说正经事儿呢!”冷肃一脸严肃地对靳辰说,“万一墨青真被东方城的圣女看上了怎么办?”

靳辰一巴掌把冷肃打到了一边儿:“别吵吵!如果他被看上了,说明我眼光好!”

冷肃无语望天,这是正常女人的正常脑回路么?他家小姐姐性格一如既往地彪啊!冷肃可以预见,不管是谁看上墨青,都注定会被靳辰虐死,再虐活,虐得死去活来……

------题外话------

二更送上,请多多支持,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