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她要反抗,你就用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远地看到东方城高大的城门,靳辰就发现冷坤神色不太对劲了。

冷肃也发现了,他伸手拍了拍冷坤的肩膀说:“老头,这次我会努力的,把他们都带回家。”冷肃知道冷坤是怕到东方城之后看到冷星城的百姓在受苦。

冷坤微微叹了一口气:“希望吧。”

到了东方城的城门口,靳辰抬头看了一下头顶能够闪瞎人眼的烫金牌匾,轻嗤了一声说:“我还是觉得咱们冷星城的牌匾比较有气质。”

冷肃很认同地点头:“就是!”

其实靳辰一来到八大家族这片土地就发现了,八个家族能够长期共存,主要原因是这片土地地广人稀,总共就这么八个城池,每两个城池之间都相距甚远。这种距离感很难让掌权者有太大的野心,因为就算通过侵略,攻下了距离很远的一座城池,也很难让两城合并到一起,发展成一个更大的城池,甚至是一个小的国家。

当然了,身为上位者,野心其实是难免的。而东方家显然就是八大家族里面野心最大的存在,不提东方城用了什么手段发展壮大,如今的东方城,的确是八大家族里面实力最强的,其他家族都不敢与之交恶,尤其是冷星城的冷家,因为冷星城的很多百姓都在东方城里面,算是人质一样的存在,东方城的城主万一一个不高兴,准备跟冷星城彻底绝交,甚至有可能破了规矩,把冷星城的百姓当牲口一样屠杀了,谁又会站出来为冷星城伸张正义呢?这片土地上的正义,事实上就是实力至上。

东方城城主府的大管事亲自前来迎接,这让靳辰微微有些意外。

“冷城主。”矮胖的大管事姓董,很多人管他叫老董。这会儿老董十分客气地对着冷坤拱了拱手说,“在下奉城主之命,前来迎接冷城主。这两位想必就是冷城主失而复得的儿子了吧,恭喜。”

“多谢。”冷坤拱手,老董的目光从冷肃和靳辰身上扫过,十分客气地请他们四人进城了。

一进东方城,跟进冷星城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冷星城萧条破败,东方城却是一片繁华。首先从人口来说,东方城就比冷星城多了太多,因为冷星城的很多百姓都在东方城当奴隶。

“城主大人……”街边有个身材瘦弱的妇人提着两个箩筐,看到冷坤的时候,忍不住叫了一声,眼泪就下来了。

“柴大嫂!”冷新月跑了过去,握住了那个女子的手说,“让你受苦了!”

“圣女殿下,我不苦。”妇人摇着头,一脸急切地看着冷新月说,“不知我家公公和小良怎么样了?”

“柴大嫂放心,柴大叔和小良都好好的,等着你们回去呢。”冷新月说着,眼眶就红了。

“那就好!那就好!”妇人连连点头,“我们都相信城主大人,会带我们回家的。圣女殿下你不要管我了,赶紧过去吧,不要让城主大人等着了。”

妇人话落,就提起两个沉重的箩筐,有些踉跄地走了,好像是担心她再跟冷新月说话,会给冷星城丢人一样。

冷新月抹着眼泪回来了,抱着靳辰的胳膊就说:“苏哥哥,你一定要把他们带回家……”

旁边的冷肃又很想吐血了……

一路上遇到的冷星城百姓,远远地看到冷坤都快步走了,因为他们不希望在东方城的人面前,做出有失冷星城尊严的事情。冷星城向来都是磊落坦荡的,他们输了他们认,并且心怀希望地等着新的圣子拯救他们脱离苦海。他们都知道他们的城主不容易,他们也都看到了城主身边有两个跟城主长得那么像的年轻人,那是他们的圣子,是他们的希望。

冷坤面色沉重地跟着东方城的大管事老董到了东方城的城主府,老董请冷坤上楼了,冷坤要单独见东方烈,冷肃和靳辰以及冷新月三人被下人招待着在下面喝茶。东方城城主在礼数方面,倒是没有他的奴才那么傲慢。

冷坤很快就被老董带着从楼上下来了,神色并不见异样,老董很客气地带着他们住进了东方城城主府的一个客院里面。

客院很宽敞,足够他们四人住,还安排了几个下人伺候,总之一切都没有失了礼数。

靳辰进了自己的房间,正准备坐下休息一会儿,冷肃贼兮兮地推门进来了。

“干嘛?”靳辰没好气地问。

“你就不想去找墨青吗?”冷肃嘿嘿一笑问靳辰,“我很想知道墨青这会儿是不是在那位东方圣女的院子里伺候呢!”

靳辰伸手敲了一下冷肃的脑门儿:“在这边行事要小心一点,不能让人知道墨青跟冷星城有关系。”

“我懂我懂!”冷肃点头,“不过小姐姐你都不想他吗?不对!小姐姐跟我在一起,不想他是正常的,应该他想念小姐姐,想办法过来找小姐姐才对!”

靳辰唇角微勾:“急什么?我们先了解一下东方城的情况再说。作为客人,咱们应该有出去转转的权利,走吧!”

靳辰说话间就站起来往外走,冷肃赶紧跟了上去:“出去逛街吧!这边连银子都没有,用的都是金子,发现自己好穷啊,我去问老头要点钱!”

“不用钱。”靳辰微微摇头说,“只是出去走走,需要钱的话再想办法。”

冷肃嘿嘿一笑,两人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

刚出门就碰上了冷新月,三人准备一起出去的时候被冷坤叫住了:“我就不去了,你们早点回来,不要乱跑,不要惹事知道吗?”

“知道了老头!罗里吧嗦的!”冷肃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就跟着靳辰一起出门去了。

却说君子堂里面。

墨青听邢绝说冷星城的人已经进了城主府了,眼眸微垂,掩去了其中的波动。他感觉他家小丫头一定来了,而且就在不远的地方,他很想现在就过去找靳辰,但是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高手太多,他如果大白天这样跑到冷星城的人住的客院,很快就会被人发现。

“珩兄弟,你又看了两天书没有出去了,不如一起出去喝一杯?”邢绝邀请墨青。知己难求,邢绝对墨青是很真诚的。

墨青微笑点头,放下了手中的书,跟着邢绝一起出了君子堂。他们往外走的时候,听到两个小丫头在小声说话。

“你看到冷星城的圣子了吗?有两个呢!”

“怎么会有两个圣子呢?”

“那是一对孪生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也不知道哪个是圣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长得那么像呢,根本就分不清!”

……

墨青心中微动。冷星城的圣子是冷肃,如今竟然出现了一个冷肃的孪生兄弟,墨青觉得那必然是他家小丫头假扮的了。

墨青心中想着靳辰,跟邢绝一起出了冷星城的城主府,结果没走多久,就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墨青看到了冷新月,看到了冷肃,以及,另外一个冷肃。他脚步有些不受控制地往那边走去,正在这时,低头看着一个木雕的靳辰抬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靳辰唇角微勾,她家男人这么快就找到了她了,不过那张脸是怎么回事?想到冷肃一直在说的东方城那个喜欢美男的圣女,靳辰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珩兄弟,你认识?”邢绝有些奇怪地看着墨青走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娃娃脸男人身旁,而娃娃脸男人旁边,还有另外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娃娃脸男人……

冷肃拽着冷新月跑到另外一边去了,假装没有看到墨青,因为冷肃不想让冷新月暴露了墨青的身份。

“似曾相识。”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不知这位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在下冷星辰。”靳辰神色淡淡地拱手。

“你是冷星城的圣子?”邢绝看着靳辰问。

“不,圣子是我哥。”靳辰指了一下旁边不远处正在假装东张西望就是不往这边看的冷肃。

“我是东方城君子堂的大弟子邢绝,这位是君子堂的新晋弟子东方珩,不知冷兄弟可愿赏脸一起喝一杯?”邢绝看着靳辰问,他对于这个能让墨青主动过来结识的小兄弟很好奇。

“只请我,不请我哥啊?”靳辰问,然后又很快说,“好,我去跟我哥说一声。”

邢绝本来想说让他们兄弟一起来,结果靳辰跑到旁边去跟冷肃说了两句话,然后又自己跑回来了,微微一笑对邢绝和墨青说:“邢大哥,东方大哥,我们走吧!”

邢绝感觉这个冷星城的小公子很可爱,就对靳辰说:“在东方城里叫东方大哥,可能会有很多人答应你。这位珩兄弟,你还是叫他一声珩大哥吧。”

靳辰看着墨青唇角微勾:“珩大哥。”

墨青其实很想拉着靳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亲得靳辰喘不过气来。不过看到靳辰如今顶着冷肃的脸,墨青还是默默地打消了心中的念头,因为感觉怪怪的……

邢绝和墨青又去了之前去过几次的小酒馆,对于靳辰这个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公子竟然能面不改色地喝下那么烈的酒,邢绝很讶异,倒是觉得冷星城这位小公子真性情。

在邢绝敬靳辰第二杯的时候,却被墨青挡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他年纪小,还是少喝点。”

“咳咳!我今年都快三十了你们信么?”靳辰一本正经地问。

“不信。”邢绝摇头,“看你的样子,最多十六。”

靳辰嘿嘿一笑:“长得年轻,没办法。”

喝着酒,在邢绝看不到的地方,靳辰和墨青已经在桌下拉起了手,墨青还在靳辰手心勾啊勾,靳辰表示她感受到了她家男人对她的思念,她其实也很想他,不过现在他们想要在一块,似乎有些困难。

靳辰状似无意地问起了邢绝:“邢大哥,我第一次来东方城,君子堂是什么地方?珩大哥是怎么进去的?”

邢绝微微一笑,对上靳辰求知若渴的眼神,开始给靳辰解惑了。外人面前一向很高冷的邢绝,对墨青和靳辰倒真的像个老大哥一样,很是和气耐心。

“原来如此。”靳辰微微点头,“那邢大哥和珩大哥肯定都很厉害。”

“小兄弟你也不差。”邢绝看着靳辰说。靳辰的眼神清透明澈,邢绝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这个姓冷的小兄弟脾气很对他的胃口。

“那个……”靳辰嘿嘿一笑问道,“听说东方城的圣女喜欢美男,是真的吗?我可不想被看上!”

邢绝被靳辰的话逗乐了:“小兄弟,圣女不喜欢你这样的,不用担心。”

“我觉得我长得挺好看的。”靳辰十分自恋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墨青看向靳辰的眼底满是宠溺,终于再次看到靳辰在他面前嬉笑说话,即便他们不能相认,即便他们只能在桌下偷偷拉一下手,墨青都感觉心中满满的很欢喜。

“大师兄!你果然在这里!”一个君子堂的弟子从外面冲进了小酒馆,对邢绝说,“圣子回来了,说要见大师兄呢!大师兄快回去吧!”

邢绝放下酒杯,有些抱歉地对靳辰说:“改日再请小兄弟喝酒。”话落看向了墨青,“珩兄弟,你再陪星辰小兄弟坐一会儿,他人生地不熟的,你等会带他一起回城主府。”

“大师兄放心。”墨青微微点头,心中却是求之不得。

看到邢绝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一本正经地对靳辰说:“东方城有一个很有名的景观,小兄弟第一次来,要不要去看看?”

“哦?”靳辰唇角微勾,“我很有兴趣,那就劳烦珩大哥带路了。”

结了账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小酒馆,墨青带着靳辰往北城而去。

墨青所说的景观是东方城北城一个很幽静的小湖泊,墨青之前一个人在东方城中转悠的时候发现的。

湖边没有人,而且有一处被密林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小亭子,墨青拉着靳辰进了亭子,伸手就把靳辰拥入了怀中,他一路上一直都在忍耐,连手不敢牵,这会儿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小青青,我好想你呀!”靳辰靠在墨青怀中,感觉非常安心,周遭的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我也很想你,想得都睡不着。”墨青紧紧地抱着靳辰说。

“这次我们应该会在东方城停留至少半个月,我们小心一点,是可以见面的。”靳辰对墨青说。

“你不打算带我走吗?”墨青放开靳辰,看着她目光灼灼地说。

“看情况吧。”靳辰神色微微有些无奈。

墨青微微一笑:“我只是开个玩笑。我在这边应付得来,可以给你做内应。”

“我已经学了冷星城最厉害的心法,下次见面给你一份。”靳辰对墨青说。

墨青对于自家小丫头得到宝贝从来都不忘了自己表示很开心,他低头想亲靳辰,可是看到靳辰顶着冷肃那张脸,又亲不下去了。靳辰看着墨青纠结的脸,抱着墨青笑得乐不可支。

“你晚上可以来找我一起睡。”靳辰看着墨青眨了眨眼说。

墨青不假思索地点头:“好,我会小心一点的。”

“今天晚上,我等你呦!”靳辰的小手在墨青脸上轻抚了一下,墨青突然感觉心中有点痒……

连亲亲都不行,墨青虽然没有抱够,但是决定留在晚上,这会儿他们该回去了,不让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两人离开那个湖边,像是两个新认识的朋友一样,结伴回到了城主府。

一进城主府,靳辰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劲,下人们脸上都带着小心翼翼的神情。

靳辰正准备穿过城主府一楼的走廊,回她住的院子的时候,城主府楼上下来了一个人,让靳辰眼眸微微一缩。

楼上下来的人身形高大清瘦,穿着一身飘逸的白衣,墨发被一根玉簪束了起来,容貌得天独厚,气质带着天生的高傲。这人靳辰见过,在迷雾森林里面,这男人坑了靳辰一把,靳辰成功甩掉了他,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见。

“参见圣子殿下。”有下人恭敬地行礼。

原来他就是东方城的圣子东方云天……靳辰微微垂眸,和墨青一起很快离开了城主府一楼。

东方云天微微转头,目光就落在了靳辰的背上,开口问道:“那个是谁?”

“回圣子殿下的话,那个是冷星城城主的儿子,是不是冷星城的圣子小的也不知道,因为冷星城城主有一对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儿子。”下人恭敬地回答。

东方云天兴致缺缺地说:“府里最近有没有陌生女子过来?”

下人想了一下,微微点头说:“有。三长老从那边回来,带着他的孙女。”

东方云天心中微动:“她叫什么名字?”

“三长老的孙女名叫东方雅。”下人恭敬地说。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让那个东方雅立刻过来见我。”东方云天话落就又上了楼,而城主府三楼都是他一个人的地盘。

下人去找东方雅了,城主府里的长老很快都得到了消息,心思各异。他们虽然都姓东方,但都是很远的旁支了,还有一两个事实上是外姓长老。东方云天这个天之骄子一直都没有婚配,很多长老都在打他的主意,却没想到东方云天第一次表现出对女子的关注,对象竟然是东方木的孙女东方雅。

下人到东方木住的院子的时候,东方雅正在给东方木沏茶。听到下人说东方云天点名要见东方雅,东方木心中微动,微微一笑说:“雅儿,快去拜见圣子殿下吧,记得要谨言慎行。”

东方雅看到了东方木眼中的警告,她微微垂眸说:“是,祖父。”

东方雅跟着下人上了城主府的三楼,这个鲜少有人踏足的地方。

东方雅看到面前有一张半透明的屏风,还看到了屏风一角那只墨色云纹的靴子。

下人没有过来,东方雅也不敢再往里走,就站在那里,垂首恭敬地说:“参见圣子殿下。”

屏风后面的东方云天听到东方雅的声音,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把玩着手中的一根木箭,漫不经心地问:“你是穿过迷雾森林过来的?”

“是。”东方雅回答。她其实对于东方云天突然找她这件事一头雾水,因为她根本不认识东方云天。

“你在迷雾森林里面,有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东方云天隔着屏风问。

“有……”东方雅小心翼翼地回答。

“说来听听。”东方云天问。

“我……我误食了一枚毒果,差点没命……”东方雅低着头说。虽然看不到屏风后面的人长什么样子,但是她感觉到了很大的威压,有一种她回答得不对,就会立刻丧命的感觉。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滚出去!”

东方雅神色一僵,转头脚步匆匆地离开了。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几个长老,听说东方雅见到圣子没多久,就神情落寞地走了,表示并不意外,因为他们都看不上东方木的孙女,更别提一向极为挑剔的圣子东方云天了。

东方雅走了之后,东方云天把玩着手中的木箭,神色莫名地说:“你到底是谁呢……”

邢绝发现墨青回来之后心情似乎不错,就微微一笑问墨青:“你把冷家小兄弟送回去了?”

墨青点头,就听到邢绝接着说:“那个小兄弟挺有趣的,改天再请他喝酒。不过据说冷城主的两个儿子都是从那边找回来的,珩兄弟你在那边的时候没有见过他们吗?”

墨青摇头:“没有。”墨青并不想骗邢绝,但他们的立场注定是不同的。

“听说北堂家七长老带着他的徒弟过来了,珩兄弟你肯定认识,到时候可以叙叙旧。”邢绝对墨青说。

墨青已经听靳辰提起,说北堂黎把齐皓诚带到了北堂家,想必这次可以见到。

“对了,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我刚刚听说南宫家的五长老在那边收了一个女子当徒弟,是真的吗?”邢绝问墨青。

墨青微微点头:“是。”

“想来那个女子曾经是你的小师妹。”邢绝对墨青说,“还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让南宫家那位长老破了正阳门不收女弟子的规矩。”

墨青没有说什么,因为再说下去他也只能骗邢绝,他不可能告诉邢绝,今天邢绝一见如故的那位冷家星辰小兄弟,就是南宫家五长老在那边收的女徒弟假扮的……

冷肃和冷新月比靳辰回来得早,靳辰推门就看到冷肃坐在她的房间里,一脸贼兮兮地看着她,靳辰很想一巴掌呼到冷肃脸上去。

“来来来!小弟啊,快跟大哥说说,你今天认识的那位珩大哥,你们聊得怎么样啊?”冷肃挤眉弄眼地问靳辰。

靳辰坐下,伸手敲了一下冷肃的脑门,没好气地说:“有别人在,我还顶着你这张脸,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做。”

冷肃嘿嘿一笑:“你们想做什么?”

靳辰看了冷肃一眼,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苏苏,我说了你也不懂。”

冷肃感觉他男人的尊严受到了侮辱,因为靳辰的笑意分明是在说“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童子鸡就不要问了”……

“谁说我不懂的?”冷肃表示不服。

“我说的。”靳辰微微一笑,“苏苏啊,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初吻都还在吧?啧啧!姐姐真的很为你担心啊!”

冷肃恼了,直接拍案而起:“我是有媳妇儿的人!”

“媳妇儿?你说新月啊?你口口声声说不喜欢人家,还是不要耽误人家了。如果我跟冷大叔提议解除你跟新月的婚约,想必冷大叔不会反对的。”靳辰看着冷肃意味深长地说。

“谁说我不喜欢……”冷肃脱口而出,又觉得丢了面子,就轻哼了一声说,“就算我不喜欢她,她那么喜欢我,肯定巴不得嫁给我!”

“苏苏,你也不要太矜持了。”靳辰看着冷肃,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没事跟新月拉拉小手啊,亲亲抱抱啊,多开心不是?反正你们随时都可以成亲的。”

“拉拉小手?亲亲……抱抱?”冷肃皱眉,“我占那个傻妞的便宜,她会打我的!”

“现在她的力气已经不如你了,打不过你。”靳辰看着冷肃循循善诱,“她要反抗,你就用强的,展示一下你的男子气概!”

“用……用强的?”冷肃眉头皱得更紧了,看着靳辰问,“小姐姐你难道好这口?”

“咳咳!”靳辰神色微微有些尴尬,“说什么呢?我家男人很温柔的。”

“嘿嘿!我去试试!”冷肃被靳辰说得有点心痒了,想想他活这么大,连个姑娘的手都没拉过,实在是太失败了。如今有个现成的未婚妻,就去找那个傻妞试一下,看是什么感觉吧!

看到冷肃一溜烟儿跑了,靳辰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表示她为了让自家小弟开窍也是蛮拼的。

冷肃突然进了冷新月的房间,把冷新月给吓了一跳,看着冷肃问了一句:“姐姐你回来啦!”

冷肃再次很想吐血……冷新月这个神经大条的一直都分不清楚假扮冷肃的靳辰和真的冷肃,明明靳辰已经做了标记了。

“我是你哥!”冷肃瞪了冷新月一眼,朝着冷新月走了过去。

“你真的是苏哥哥?”冷新月感觉冷肃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冷肃没有回答,走到冷新月跟前,低头看着她白里透红的漂亮小脸,伸手就抓住了冷新月的手。

“苏哥哥,你要干嘛?”冷新月抬头,不解地问冷肃。

冷肃突然感觉很挫败,一个姑娘被爱慕的男人拉了手,难道不应该娇羞吗?这个傻妞……

冷肃发现拉手对冷新月没用,目光一转,就落在了冷新月粉嫩嫩的樱唇上面。

冷肃的喉头不受控制地滚动了一下,低头就亲了上去……

冷新月猛然瞪大眼睛,一把就把冷肃给推开了,瞪着冷肃说:“你要干嘛?!竟然占我便宜!想打架是不是?”

冷肃发现了,冷新月性格也有点彪,这应该是冷新月能够跟靳辰成为好姐妹的主要原因之一。

冷肃看着冷新月一脸严肃地说:“你是我媳妇儿,我想干嘛就干嘛!”

冷新月愣了一下,脸上就飘上了一朵红霞,看着冷肃有些扭捏地说:“苏哥哥,你还没说你喜欢我呢,所以不能碰我。如果你说了,那你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了。”

冷肃扶额……这傻妞……

冷肃走过去,很强势霸道地伸手抱住了冷新月,低头看着她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冷新月笑嘻嘻地说:“那我们现在可以玩亲亲啦!”

说要玩亲亲的两个人其实都不会,摸索着学习着就滚到床上去了,已经掌握要领的冷肃抱着冷新月亲得难舍难分,感觉这味道好香好甜好极了!

冷坤在外面敲门,没有人应,叫冷新月,也没有人理,他微微皱眉,直接推开了门。下一刻,看到在床上滚成一团的两个人,冷坤神色一僵,转身就走,出去就把门从外面关紧了。

“混蛋小子!”冷坤说着,唇角微微勾了起来,难掩好心情。因为冷坤是很喜欢冷新月这个小姑娘的,他之前一直怕冷肃不喜欢冷新月,如今看来,他家混蛋儿子之前明显就是口是心非。

拉拉小手,亲亲抱抱都做了,冷肃暂时心满意足了,决定回到冷星城就跟冷新月成亲,到时候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

不过冷肃亲完抱完准备离开的时候,眉头一皱,转身神色纠结地问了冷新月一个问题:“傻妞,你……你跟我哥,有没有……”

“什么?”冷新月红着脸,一脸无辜地问。

“你有没有被别的男人亲过?”冷肃看着冷新月问。

“没有啊!”冷新月不假思索地说,话落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冷肃说,“苏哥哥,你是不是吃醋啦?其实另外三个哥哥都不喜欢我的,他们都说把我当妹妹,还说他们心里只有冷星城,不想成亲。”

冷肃神色有些怪异地问:“那你有没有喜欢过他们?”

“他们都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们?”冷新月反问得十分理直气壮。

“那我不喜欢你的时候,你为什么就喜欢我了?”冷肃问冷新月。陷入恋爱的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冷肃觉得这个问题就很重要。

冷新月嘻嘻一笑:“明明是苏哥哥你先喜欢我的,虽然你没有承认,不过我知道!”

冷肃再次扶额,他就不该问……

晚些时候冷肃见到冷坤的时候,冷坤意味深长地对他说:“要注意身体。”

冷坤的意思是让冷肃节制一点,结果冷肃没领会,直接白了冷坤一眼说:“我身体比你好多了,不用注意!”

冷坤心中暗骂了一声,混蛋儿子……

靳辰吃过晚饭沐浴过后,把门窗都关好,穿着一身里衣坐在桌旁,正在凭记忆写下冷星心法的秘籍。她脸上的易容已经洗掉了,长长的头发披在脑后,等着墨青过来。

等靳辰把冷星心法的秘籍写完的时候,刚刚放下笔,窗户外面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很有规律的轻轻叩击声。靳辰唇角微勾,这是她跟墨青约好的暗号。

靳辰走过去,打开窗户,穿着一身夜行衣,戴着面具的墨青就飘了进来。

靳辰关好窗户,再转身,就被墨青打横抱了起来,大步朝着床边走去。

墨青把靳辰放在床上,拿掉自己脸上的面具,白天时候脸上的红痕已经不见了,露出他原本俊美如天神的妖孽脸庞。

“好想你。”靳辰躺在床上,看着墨青微微一笑说。

墨青眼眸一暗,一句话没说,欺身而上,把靳辰压在了身下……

久别重逢的两人很快都情动不已,在这陌生的地方,他们在外人面前不敢表露真实身份,如今夜色深深,他们无需再压抑对彼此的思念和爱意……

第二天靳辰醒过来的时候,墨青已经走了。她揉了揉微微有些发酸的腰肢,表示她家男人果然是“饿”得太久了,一开荤就有些需索无度,不过她现在身体很好,不然还真吃不消。

靳辰穿好衣服下床,看到桌上放着的几张纸,这才想起忘了把冷星心法的秘籍给墨青。话说昨夜他们见面几乎就没说话,直接进入正题了,真是一个热情似火的夜晚啊!

靳辰把写好的冷星心法撕成碎片烧掉了,因为藏起来或者带在身上都不是很安全,她还是决定下次见到墨青再给他写一份。

------题外话------

下午五点有二更,多谢支持↖(^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