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南宫桃花/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烈都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说了一句:“虎父无犬子啊!”

这绝对是明褒暗讽,因为冷坤在大家眼中,根本不是“虎父”……

墨青唇角微勾,邢绝笑了起来:“我觉得星辰小兄弟不是一个狂妄的人,他这么自信,肯定实力很强,明日我们也去凑个热闹吧!”作为君子堂的大弟子,邢绝在东方城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明日的药师大会他想去参加就能去。

墨青微微一笑说:“很期待。”墨青和靳辰都跟着向谦学了医术,而在药物方面,靳辰的造诣却是比墨青还要高一些,因为她对这些很感兴趣,一直都在学,并且很有自己的想法。墨青相信,明日他家小丫头一定会在药师大会上面大放异彩的。墨青觉得如今靳辰顶着冷肃的脸,比她露出真容要安全很多。

宴会很热闹,结束离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地收回了视线。

等靳辰回到她的房间的时候,先一步找借口甩开邢绝的墨青,已经坐在床边等着她了。墨青这会儿外袍都脱了,穿着单薄的里衣,健硕的胸膛若隐若现。

“小丫头,过来。”墨青目光灼灼地对着靳辰伸手。

“那个,今天,要不,少做两次?”靳辰一边擦去脸上的易容,一边跟墨青打商量,话落还加了一句,“纵欲伤身啊!”昨晚墨青绝对是纵欲。

墨青笑容有些无奈:“我不会勉强你的。”

“我没有觉得勉强,只是跟你商量一下。”靳辰把脸洗干净之后,走过去坐在了墨青腿上,抱着墨青的脖子,在墨青唇角亲了一下说,“昨天连句话都没说上,真是太羞人了!”

墨青低声笑了起来,笑得胸腔都在震动。他伸手捏了一下靳辰秀气的小鼻子说:“我家小丫头也知道羞人?没看出来。”

“咳咳!”靳辰轻咳了两声说,“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嘛。”

墨青觉得他家小丫头真的是越来越可爱了,不过昨日解了点“渴”的墨青今日并不着急,准备跟靳辰好好说说话,运动当然不能少,可以晚点再做,少做两次也无妨,还有明天。

“我在修炼冷星心法,快突破第五层了。”靳辰对墨青说,“前五层还算比较容易的,冷肃他爹说第六层不容易突破,他自己都没能突破第七层,不过主要是因为他有旧疾未愈。冷星心法大成的话,并不比天玄心法差。”

听到靳辰最后一句话,墨青唇角微勾:“这样说来,我很有兴趣。”墨青身在东方城,这里有不少实力比他强的人,这种感觉并不好。墨青如今接触不到真正完整的天玄心法,所以修炼冷星心法,其实是个更好的选择。

“不过修炼冷星心法之前,必须服用冷星城药效最强的炼体药物才行。”靳辰对墨青说,“我已经把给你用的药做好带过来了,但是这药吃了之后大概得有三天时间才能熬过去,你现在好像很难躲开别人的视线。”

墨青想了想之后说:“给我吧,等过了这几天,我找邢绝帮忙。”

靳辰把药给了墨青,然后又写了冷星心法的秘籍给墨青,墨青收好之后,两人才躺在了床上。

“明天药师大会你会去吗?”靳辰靠在墨青胸口,听着墨青的心跳,心中很是甜蜜,虽然他们现在只能避开别人的视线偷偷见面,但在一起的时候默契一如从前。

“你在,我当然要去了。”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说。

“我家小青青最好了。”靳辰唇角微勾。

“小丫头认识东方云天?”墨青问靳辰。

“不算认识,在迷雾森林遇到过一次,他并没有看到我长什么样子。”靳辰说。

“他现在已经在猜测你就是南宫离的徒弟了。”墨青说,他家小丫头果然还是被觊觎了啊。

“只要南宫离别来捣乱,不用管他。”靳辰不甚在意地说。

墨青看着靳辰的脸,突然想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孩子。但是墨青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靳辰心中肯定跟他一样牵挂他们的孩子,等这边的事情了了,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靳辰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墨青已经不在了。像昨天一样,她身上已经被清理过,还换了干净的里衣。

靳辰起身发现枕边放着一张纸,打开看到上面写着一行字:“小丫头,爱你。”

靳辰微微一笑,把那张纸折起来放进了荷包里面,精神满满地出门去了。

“小弟,大哥给你背着药箱。”冷肃接过了靳辰手中一个藤编的药箱。

“星辰哥哥,我会去给你加油助威的。”冷新月握着小拳头说。

冷坤看着靳辰微微一笑:“尽力即可,不需要顾及别的。”

“老头你竟然对……小弟没信心?过分!”冷肃瞪了冷坤一眼。

冷坤瞪了回去:“胡说八道。”

隔壁北堂家的院子里出来了一行人,其中有北堂家的几位长老,几位药师,还有一位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子,是北堂家的圣子北堂豪。

这会儿北堂豪勾着齐皓诚的肩膀走在最前面,笑容满面地跟齐皓诚说话,齐皓诚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看起来相当搞笑。

“哎!你就是昨天那个狂妄的小药师吧!”北堂豪指着冷肃说,“我很看好你呦!”

冷肃面无表情地说:“我不是。”

北堂豪转头看向了靳辰:“你才是?”

靳辰点头。

北堂豪一拍脑门儿:“嗨!昨天我还区分了半天,以为一定没认错呢!你们俩长得这么像干嘛?”话落又对齐皓诚说,“阿洵,你能分清楚他们俩吗?”

“你刚刚都分好了才问我,有意思?”齐皓诚白了北堂豪一眼。

北堂豪哈哈大笑:“是哦!下次咱们再比比,看谁能分清。”

靳辰对于齐皓诚在北堂家竟然混得这么开表示很佩服,这才多久,齐皓诚都跟北堂家圣子称兄道弟了。

齐皓诚跟靳辰四目相对,看到了靳辰眼中的意味,他很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表示他只想回家,根本不想在北堂家混好不好?这个自来熟的北堂圣子昨晚非要找他喝酒,喝到后来自己喝嗨了,今儿一大早又去找他,说要一起去看药师大会,还像好奇宝宝一样,问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譬如怎么样才能生出三胞胎……

“冷城主,我们一起走吧。”北堂豪邀请冷家的人。

冷坤微微点头。其实四个上等家族各自都有很明显的行事风格。东方家的强势霸道,西门家一直想要超越东方家的野心,北堂家的安逸富贵和八面玲珑,南宫家的低调无争,这些特质都能从这些家族的掌权者和继承人身上看到。

相对来说,对冷星城最友好的家族是南宫家,其次就是北堂家。不过南宫家和北堂家必须坚持自己的立场,否则不进则退,一旦沦落成为下等家族,想要翻身就很难了,冷星城就是个很鲜明的例子。所以北堂家和南宫家虽然不找冷星城的麻烦,但是也基本不跟冷家来往,因为他们的立场并不相同。

百草堂是东方城乃至八大家族最有名的一个药堂。临街的三层阁楼,一楼有药师坐诊,二楼和三楼都是卖药的。阁楼后面还有很大的地方,有药圃,有制药的地方,有药师住的地方,还有一个专门用来举办药师大会的地方。

百草堂本身就是东方家的产业,如今事实上是东方云沁在打理。东方城的药师数量是最多的,其中最厉害的一位已经凭借药师身份成为了东方家的八长老,他的本名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只知道他现在叫做东方济。东方云沁就是东方济的关门弟子。

今日百草堂不对外营业,东方城的大管事老董站在门口迎客。除了东方家之外,其他七个家族都有请帖,自然是可以进去的。东方家的长老可以进去,其他谁有资格进去,就要老董来评判了。

冷家的人和北堂家的人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都到了。

举办药师大会的地方很宽敞,主位上面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东方云沁坐在他的旁边。这老者就是传说中八大家族最厉害的药师东方济,如今东方城的八长老。

各大家族的位置都安排好了,冷家竟然被安排到了最中间。靳辰坐下的时候,看到东方云沁对着她笑了笑,靳辰唇角微勾算是回应。这位置应该是东方云沁安排的,而目的嘛,十有八九是让靳辰出丑的时候,大家能够看得更清楚。

墨青和邢绝虽然能够过来观看药师大会,但是只能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不过并不影响视线。

该到的人都到了,东方云沁微笑着站了起来:“多谢诸位赏脸前来参加药师大会,今天的药师大会旨在交流切磋,由我的师父做评委,最后师父评判出来最出色的一位药师,可以得到一次进入东方城藏药库随意取用药材的奖赏。”

“星辰哥哥,我听说过东方城的藏药库,据说里面的药材都十分罕见,是所有药师梦寐以求的地方。”冷新月小声对靳辰说。

靳辰眉梢微挑,竟然还有专门的藏药库,里面的东西定然不是凡品。靳辰本来打算低调一点,差不多就好,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她都会尽力,因为她对那个藏药库里的药材很有兴趣。

“云沁,你也去参加比试,看看跟各家药师的差距。”东方济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显然很尊重这个师父,闻言点头应下了。

比试开始之前,非药师的人都已经退到了后面的观众席,每个药师面前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有笔墨纸砚,还有一些可能会用到的制药工具。

其他各城的参赛药师至少都有三个,只有冷星城就靳辰自己孤零零一个,而且从面相上和实际上来说,靳辰是包括东方云沁在内的所有药师里面最年轻的一位。

药师大会的比试共分为三轮,第一轮,东方济出了一道难题,让各位药师根据题目,写出一个对症的药方。

有人眉头紧锁,有人灵思泉涌,靳辰就是迟迟未下笔的那个。

旁边西门家的药师写到一半,转头看到靳辰还没提笔,嗤笑了一声。

“星辰哥哥一定是在思考更好的办法。”冷新月十分笃定地说。

冷肃点头:“傻妞你说得对!”

靳辰没工夫理会别人的视线,她的确在思考,因为东方济出的题表面上就很难,但并不是无解,而认真思考过后,靳辰发现其中设了一个隐藏极深的陷阱,所以比表面上看要更难一点。

靳辰想通了之后才提笔书写,她刚刚放下笔,时间就到了。

有药童过来收了各位药师的答卷,全部交给了东方济。而要等东方济把所有药师写的内容全部看完,得出结论之后,才会进行下一轮。

中间算是中场休息,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让各位药师自由交流,也可以到外面的药圃去散步。

作为冷星城唯一的药师,靳辰没打算跟其他各家鼻孔朝天的药师们交流,而是选择了去外面的药圃散步,因为她想看看别人家的药圃是什么样子的。话说她在墨府的那块药田,药材都被向谦那个老坑货给搜刮了,之后也没有补充新的,这会儿应该都荒废了。

冷肃正准备追着靳辰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墨青出去了,冷肃又坐了回去。倒不是冷肃不想跟墨青碰面,只是冷肃一出去,冷新月肯定会跟出去,认识墨青的冷新月万一说错话就不好了。虽然冷肃已经告诫过冷新月,但还是不太放心。况且墨青身边一直都跟着邢绝,冷肃觉得有外人在的时候,不能很自在地说话,还是不要去了。

墨青并不是自己追着靳辰出去的,是他提议要出去透透气,跟邢绝一起出去的。

“星辰小兄弟。”邢绝开口叫住了前面不远处的靳辰。

靳辰回头,跟墨青对视了一眼又很快转移视线,看着邢绝微微一笑说:“邢大哥,你们也来了。”

“星辰小兄弟可要加油啊!”邢绝走过来,拍了拍靳辰的肩膀,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说,“藏药库迄今为止只允许八长老和圣女进去,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墨青的目光在邢绝拍靳辰肩膀的那只手上面停了一下,表示邢绝只是把他家小丫头当成一个小兄弟,他要淡定……

“邢大哥,我会加油的。”靳辰唇角微勾,“如果我赢了,就背个最大号的麻袋,去你们东方城的藏药库里面装一麻袋珍稀药材出来。”

邢绝哈哈大笑:“星辰小兄弟好样的!你如果真赢了,大哥送你一个东方城最大的麻袋。”

“为了邢大哥的麻袋,小弟也要加油。”靳辰微微一笑。

“哈哈!星辰小兄弟你真有趣。”邢绝发现靳辰真的很有意思,大自信小傲娇的性格很对他的胃口。

“对了,明天是君子堂排位战,到时候可以见识到邢大哥的风采了。”靳辰其实对邢绝的感觉还是很好的,首先邢绝很关照墨青,其次邢绝看靳辰的眼神给靳辰一种自家老大哥的感觉,很实在很靠谱。

“如果到时候有人挑战我的话,星辰小兄弟可要去给我加油啊!”邢绝实在是很喜欢靳辰这个“小兄弟”,看到靳辰那张娃娃脸,忍不住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

墨青轻咳了两声说:“那边那个像兰花一样的也是药材吗?”

靳辰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心知墨青是故意的,因为那种药材墨青认识。

其他人都没有出来,时间还早,三人一边说笑,一边往药圃深处走去。虽然墨青很欣赏邢绝这个人,但是这会儿他很希望邢绝不在,这样他就可以跟他家小丫头两个人手拉手散步了……

走过一个转角,他们就看到不远处树下的躺椅上面躺着一个人。

那是东方云天,他依旧是一身宽大的白衣,上面纤尘不染,墨发如瀑披在脑后。

听到脚步声,微微眯着眼睛的东方云天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狭长的凤眸中平静无波。

“参见圣子殿下。”邢绝对东方云天行礼。

“邢绝你怎么会对药师大会感兴趣?”东方云天漫不经心地问,“还以为你只知道练武呢。”

“只是过来凑个热闹。”邢绝神色平静地说。

“看来你终于有看得上眼的人了。”东方云天看了一眼墨青,又看了一眼靳辰,发现一向独来独往的邢绝还真交到朋友了,刚刚他远远地就听到了邢绝爽朗的笑声。

“这两位都是在下的朋友。”邢绝对东方云天说。

“圣子殿下,百草堂门外来了一个人,自称是南宫家五长老。”突然有个人脚步匆匆地过来禀报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从三人面前消失了人影。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墨青微微摇头,邢绝没发现什么,神色如常地说:“我们回去吧,星辰小兄弟你该准备下一轮比试了。”

“你们先回去,我去净个手。”墨青给了靳辰一个安心的眼神。

墨青离开了,靳辰和邢绝一起回到了药师大会举办的地方。靳辰没想到昨晚才提起南宫离,今天南宫离就来了。靳辰不知道南宫离是不是去过冷星城,没有找到她,所以来东方城找冷坤要人的。靳辰希望南宫离这次不要坑她太惨,她真的不想被东方云天认出来,因为会很麻烦。

药师比试第一轮的结果还没有出来,靳辰坐在位置上静静等待的时候,墨青已经到了门口,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墨青看到了南宫离和东方云天就在不远处,他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你小子谁啊?让开!”南宫离看着东方云天气哼哼地说。

“南宫五长老,这位是我东方城的圣子。”老董在不远处说。多年不见,南宫离早已经不是八大家族的人记忆中的样子了,他变了很多,脾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圣子也不能挡着老夫的路!”南宫离轻哼了一声,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难得很有礼貌:“南宫前辈,不知您老的徒儿现在何处?”

“你找老夫的徒儿做什么?”南宫离不解地看着东方云天问。

“令徒救过在下一命,在下还没有报答。”东方云天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说八道。

“你想报答老夫的徒儿什么宝贝,可以全部交给老夫。”南宫离十分理直气壮地说,“不过你想找她就算了,那鬼丫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老夫都在找她!”

墨青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听到东方云天说:“不知南宫前辈的徒儿叫什么名字?以后在下见到她的时候,以免认不出来。”

“这个老夫可以告诉你,老夫的徒儿叫南宫桃花,是不是很好听?”南宫离嘿嘿一笑说,“这名字还是老夫当年捡到她的时候给她取的。”

东方云天神色有些怪异,实在无法想象他曾经遇到过的那个杀伐果断智勇双全的姑娘竟然叫这么个俗气至极的名字,南宫桃花?

“好了,你问完了吧,老夫会在东方城停留几日,有什么宝贝尽管拿来,老夫都不会拒绝的。现在你可以让开了!”南宫离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微微点头:“多谢南宫前辈告知。”

南宫离越过东方云天,眼中闪过一道暗光,心中在想,这小子明显在打他家乖徒儿的主意,他才不可能上当。

南宫离的确是刚去过冷星城一趟,本以为一定能见到靳辰,却没想到靳辰来了东方城。而冷星城的大长老死活非拉着南宫离聊天,聊天的主要意思就是,靳辰现在假扮成了冷肃的孪生弟弟,让南宫离一定不要拆穿她。

南宫离表示靳辰是他徒弟,他怎么可能做坑徒弟的事情呢?靳辰既然想骗人,南宫离决定配合她一起演戏,想来很有趣。他倒是很想看看,他家坑货徒弟这次会坑到什么人。

东方云天转身,朝着举办药师大会的地方走了过去。走到半路碰到了墨青,墨青叫了一声“圣子”就准备走的时候,被东方云天叫住了。

“你是东方木从迷雾森林那边带过来的徒弟东方珩。”东方云天看着墨青十分肯定地说。东方云天倒是没关注过东方木带回来的徒弟,只是听说邢绝跟东方木的徒弟东方珩一见如故,而不久之前东方云天才刚刚见到墨青跟邢绝在一起。

“是。”墨青微微点头。

“那你想必认识南宫五长老的徒弟,她应该是你的师妹。”东方云天看着墨青说。

墨青神色平静地点头:“我与小花师妹许久未见了,并不是很熟悉。”

“小花?”东方云天神色有些怪异,“她全名叫什么?”东方云天总感觉南宫桃花这个名字不太对劲,这会儿正好碰上了肯定认识南宫离徒儿的墨青,东方云天就向墨青求证了。

“她的全名叫做南宫桃花,是南宫师叔取的。”墨青神色平静地说。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你见过她长什么样子吗?”

墨青摇头:“只有南宫师叔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她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戴着一张面具。”

东方云天发现墨青的眼神坦荡荡的,倒是觉得墨青应该没有骗他。正阳门是怎么回事东方云天很清楚,虽然东方木和南宫离他们四个去那边待了几十年,但是关系不可能真的好,也不会一直在一起,所以他们的徒弟应该彼此知道,但是未必很熟悉。墨青说他没有见过南宫离徒弟的真容,倒也不是不可能。

“你走吧。”东方云天摆摆手说。

墨青转身离开,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东方云天在想方设法找靳辰,刚刚墨青听说南宫离来了,怕南宫离把靳辰的身份暴露了,所以才过去的,正好听到了南宫离对东方云天胡说八道什么南宫桃花。

南宫离走了之后,墨青其实刻意走了另外一条路,跟东方云天来了一个巧遇。墨青知道东方云天肯定会再次向他求证南宫离徒弟的名字,而他会让东方云天知道,南宫离的徒弟,的确叫南宫桃花。这样就算东方云天去迷雾森林那边打听,也绝对找不到靳辰的头上,因为那边的所有人都知道靳辰另外一个名字叫南宫柔。

墨青回到药师大会观众席上面的时候,看到南宫离已经坐在南宫家长老的队伍里面了。

而东方济这会儿才出现,手中拿着一叠纸,在主位上坐下来的时候,先看了一眼坐在他的正对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靳辰,然后收回了视线。

“第一轮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东方济放下手中的纸,扫视了一圈说,“只有两个药师答对了老夫出的题目,一个是老夫的徒儿云沁,另外一个是……”

很多药师都神色紧张地看着东方济,希望从东方济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但是他们都没想到,东方济竟然说了三个字:“冷星辰。”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突然有人大笑了起来,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发现一个正在高兴大笑的是冷星城的圣子,冷星辰的孪生兄长冷肃。而另外一个,则是南宫离。

“老五,你笑什么?”坐在南宫离身旁的南宫家大长老被南宫离的突然大笑给吓了一跳,皱眉开口问道。

“老大,我突然想到今晚可以吃烤鸡,就感觉好开心,哈哈!”

南宫离无厘头的话,让南宫家的诸位长老都无言以对。当年南宫离还是他们里面最出色的一个,却选择了加入正阳门,其实很多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为何,不过显然时隔几十年回归南宫家的南宫离,很轻易就被南宫家的人再次接纳了。不过南宫离这些老兄弟都怀疑南宫离这些年在那边到底经历了什么,当年那个温润如玉迷倒各家圣女的离公子,竟然变成了一个形象邋遢性格抽风的老头……

南宫离表示这些人都不懂他为什么得意,他自己知道就好了。因为这会儿让众人目瞪口呆觉得不可思议的那个小子就是他家乖徒儿,哈哈!他今晚的确可以吃到他家乖徒儿亲手烤的鸡了,好想念,想想就好开心。

有药师不解,坚持认为自己写的答案是正确的。东方济神色淡淡地解释了一下,很多老药师都恍然大悟,发现自己还是想得太浅了,没有考虑周全。

所以这是一个很神奇的结果。在场的药师中,靳辰年龄最小,其实是东方云沁。其他的药师,有一大半都是能当她们爷爷的老头,可是最终写出正确药方的却是最年轻的两个小辈。很多老药师都感觉有些挂不住脸,尤其是那些原本等着看靳辰笑话的人,这会儿被打脸了,打得啪啪响。

靳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药师,以黑马之势在第一轮就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别人不知道,东方济其实还徇了一点私心。发现题目暗藏陷阱的有两个人,靳辰和东方云沁。但最终给出完美答案的只有靳辰一个,东方云沁给出的答案比其他人都好,也勉强算通过,但比起靳辰还是差了一点。

但东方云沁是东方济的徒弟,就算不为了东方济自己的面子,他也要为了东方城的面子考虑。如果第一轮只有冷星城的一个小药师答对了,包括东方城在内的其他各城的药师,都会感觉很憋屈。

不过这并不是淘汰赛,不管第一轮成绩如何,所有药师都能够参加第二轮的比试。

在第二轮的比试即将开始的时候,东方云天进来了。他在东方济旁边坐了下来,说只是过来看看,东方济就继续出第二轮比试的题目了。

药师大会第二轮的比试,依旧是命题的,不过这次不是写药方,而是动手制药。

每个药师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放好了可能会用到的工具,药童送了药材上来,每个药师拿到的药材种类和份量都是完全一样的,而题目就是,让他们在一刻钟之内,利用现有的这些药材,做出一种药。

提供的药材一共有十种,都是常见药材,有很多种组合方式,而想要脱颖而出,自然不能做普通的药,需要花点心思,但一刻钟的时间又很短,容不得思考太久。

很多药师已经开始手忙脚乱地处理药材了,靳辰这次倒是没有思考很久,因为时间不等人。大部分药师都只选了几种药材,靳辰却打算把十种药材都用上,而且都用完,浪费是不好的。

因为第一轮靳辰的出色表现,让东方济对她多了一些关注。东方济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靳辰这边,看到靳辰处理药材的方式和速度,忍不住暗暗点头,倒是有些期待靳辰这次能有什么样的表现了。

东方云天的位置,就在靳辰正对面。他是真的无聊才过来的,刚开始看了一下南宫离,发现南宫离只是在跟南宫家几位长老说话,并没有特别关注什么人,东方云天就转移了视线。而他的目光,很快被正对面的靳辰给吸引住了。

东方云天并不懂医术,也不懂药理,但他就是感觉对面那个细皮嫩肉的娃娃脸小子一脸认真,动作迅速又有条理的样子比起其他药师来,显得优雅又可爱。东方云天突然觉得一向孤傲的邢绝能对这个叫冷星辰的小子另眼相看,不是没有原因的。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药师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们做的药很快都被收上去了,装在写着他们名字的药瓶里面。

药童过来靳辰这里的时候,发现准备的药瓶太小,竟然装不下靳辰做出来的一堆药丸。靳辰再次成为了大家关注的对象,有些药师看着靳辰面前圆润饱满的一堆药丸,酸溜溜地想着这场比试又不是看数量,而是看质量,这么短的时间做这么多,效果肯定不会好。

东方济让人专门找了一个大的药瓶过来装靳辰的药,还往靳辰那边多看了两眼,发现靳辰竟然把提供的药材全部用完了,而且产生的废料非常少,桌子上很干净很整齐。而其他大部分药师,从一开始就手忙脚乱,最后剩了一堆药材,还有一堆废料,桌子上搞得乱七八糟的。就这一点,靳辰就赢了。

再次中场休息半个时辰,靳辰正准备再出去转转,想着应该能碰上她家男人的时候,面前多了一个人。

“你几岁了?”东方云天看着靳辰问。

“东方圣子,星辰哥哥今年二十五啦!”冷新月过来,挽住了靳辰的胳膊说。

“你不是他的未婚妻吗?”东方云天看了冷肃一眼。

“是啊,我是苏哥哥的未婚妻,但是星辰哥哥是我哥哥啊。”冷新月用娇滴滴的声音说。

“星辰小兄弟,我看这次还是你表现最好。”邢绝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墨青。

“多谢邢大哥,希望如此。”靳辰对邢绝微微一笑。

“走,咱们出去透透气。”邢绝伸手揽住了靳辰的肩膀说。

冷肃看了墨青一眼:这你都不管?

墨青:一边儿待着去!

“哎呀呀,我可不想出去晒太阳,会把脸晒黑的。”冷肃摸着自己的脸说,“小弟你快去快回啊!”

“知道了。”靳辰没有回头。

东方云天看着邢绝揽着靳辰的样子,突然感觉心中有点莫名的不舒服……

------题外话------

今儿没有二更啦~再次声明一下更新时间,每天早上八点更新九千字,如果有变动游游会提前通知的~↖(^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