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让东方珩求着为圣女殿下抬轿/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东方云天已经离开了,靳辰并不在意。刚刚墨青趁着邢绝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已经把百草堂门口发生的事情跟靳辰说了,靳辰也看到了南宫离。南宫离这次明显没打算坑她,很好很好。南宫桃花,这个名字靳辰表示很有趣,就让东方云天去找一个名叫南宫桃花的姑娘吧!

再次回到药师大会上面,东方济出现,手中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的是第二轮比试排名前五的药师的名字。

东方济从第五名开始念,念到的第三名是他的徒弟东方云沁,而第二名是南宫家的一位老药师,最后剩下第一名没公布的时候,东方济往靳辰这边看了一眼,很多人心中都大呼不可能!这次难道又是那个娃娃脸的小子拔了头筹?!

然而东方济口中的最后一个名字,的确是冷星辰。东方济还命药童拿了靳辰在一刻钟之内用限定的十种药材做出来的药,很多药师看过之后都自愧不如。

东方济说,靳辰做的药数量最多,效果最好,并且最大限度地利用了提供的药材,产生的废料很少,值得各位药师学习借鉴。

东方云沁从第一轮就发现自己看走眼了,那个长得很嫩,并且名不见经传的冷星辰实力竟然这么强。第一轮东方云沁勉强还跟靳辰并列胜出,第二轮却是被靳辰超出许多,看到靳辰做出来的药,东方云沁不得不服气,因为这么短的时间,她做不出这么好这么多的药来。

如果说第一场有人觉得靳辰可能是碰上了,或许以前就知道那种症状该怎么治,所以才答对了。但是第二场比试,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任何药师能够投机取巧,靳辰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大家的视线中。

其实比试到现在,靳辰两轮都是最出色的,最后一轮就算有人超越她,综合三轮成绩,最终的唯一赢家还是靳辰。

本应该是这样,东方济却在第三轮开始之前,宣布了一个专门给靳辰制定的规矩:“前两轮只是基本功,第三轮才是最能体现药师实力的,如果冷星辰在第三轮不能进入前三的话,第三轮的第一名会成为本场药师大会的头名。”

“狗屁!”有人大吼了一声。

东方济皱眉看了过去,就看到南宫大长老神色无奈地拉着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不让他站起来,而刚刚的声音就是这老头发出的。

“请问阁下是谁?为何口出恶言?”东方济看着南宫离冷声说。其实在场很多见过南宫离年轻时候样子的人都已经认不出现在的南宫离了。

“这是我南宫家五长老。”南宫大长老有些歉意地说,“东方大师不要放在心上。”

“老大你拦着我干嘛?老夫就是见不得一点不公平!那个小子都赢了两轮了,就是板上钉钉的最后赢家,临时又定一个破规矩算是怎么回事?”南宫离气哼哼地说。

其实东方济最后突然加的这个明显针对靳辰的规矩,确实不合理,但是没有人会为靳辰说话。冷肃被冷坤拉着,也没站出来,因为冷星城不敢跟东方城撕破脸,而且贸然为靳辰出头,其实并不是帮靳辰。

“原来是南宫五长老。”东方济神色淡淡地说,“药师大会的规矩,外行不会懂,希望南宫五长老不要这么激动。”

东方济话落看向了靳辰:“冷星辰,你可有异议?”

“没有啊!”靳辰微微一笑,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一轮不好就是不好,如果最后一轮我没进前三,我甘愿认输。”

“星辰小兄弟果然是好样的。”邢绝忍不住说。

“臭小子!老夫为你打抱不平,你竟然不领情?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老夫记住你了!”南宫离气哼哼地瞪着靳辰说。

靳辰转头看着南宫离,唇角微勾说:“南宫五长老你自作多情了。”

“臭小子你找死!”南宫离话落就要拔剑朝着靳辰杀过去。

南宫家几个长老一起拉着南宫离,邢绝已经站了起来,准备随时过去护住靳辰。众人都没想到刚出现的南宫五长老脾气竟然这么暴躁,一言不合就要打打杀杀,实在是太吓人了。

南宫离最后还是被按回去了,南宫大长老很想一掌把南宫离拍晕,不过很无奈的一件事情是,当年南宫离是他们中间最厉害的,如今还是。南宫离前些日子回到南宫家,就跟南宫大长老打了一架,结果南宫离赢了,南宫家的长老们这会儿哪敢招惹南宫离。

“老五,你这脾气也真的是……”南宫大长老皱眉看着南宫离说,“你又不认识冷星城那个小药师,何必多生事端?”

“老子就是路见不平忍不了!”南宫离气哼哼地说。其实他心中在想,他刚刚演的戏多精彩啊,这下没有人会怀疑他跟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认识了,但事实上那是他家乖徒儿!这种骗人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哈哈!

南宫离确实觉得东方济在故意针对靳辰,但他对靳辰有信心,认为靳辰不是能进前三,而是绝对的第一,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而他站起来只是想跟靳辰吵架而已,让别人都觉得他跟靳辰不认识。当然了,靳辰怼起南宫离来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第三轮很快开始了。这轮是一个自由发挥的题目,做一种特别的药。特别,首先不能是常见的,最好是其他药师都不会,自创的独门秘药。

药师可以把需要的药材写个单子,百草堂会提供药材,而所有的时间只有半个时辰,如果你要的药材太难找,或者百草堂没有的话,那只能自己倒霉了。

靳辰坐在那里微微皱眉。这样一来的话,不管她准备做什么,药材单子一交上去,岂不是把药方交上去了?东方济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不过这也不是不能解决。靳辰很快写好了一张药材单子,给了药童,准备药材到手之后做一颗真言丹出来,然后用剩下的药材做另外一种药,这样别人就不能通过她用掉的药材算出真言丹的配方了。

靳辰要的药材都不复杂,药童很快就拿过来了。靳辰把她手头所有的药材都处理了,不到一刻钟时间做了两颗药丸出来。

这轮的规则是只要完成就可以交给东方济评判了,靳辰把两颗药丸中的一颗交了上去,另外一颗直接碾碎扔了。

“这是什么药?”东方济拿着靳辰做出来的药,闻了闻,用手指捻了捻,愣是没看出来有什么效果。

“这是真言丹。”靳辰说,“人吃了之后在一段时间之内只能说真话。”

全然哗然,就连那些正在动手的药师都忍不住停了下来,朝着东方济手中那颗药丸看了过去,纷纷不相信竟然还有药效这么奇特的药。

“如果没有你所说的效果,你最后一轮没有成绩。”东方济看着靳辰说。

“东方大师找个人过来试一下就好。”靳辰说。

观众席的人都被吸引住了,没有人去关注自家药师在干嘛,都很期待靳辰做出来的药有没有她说的那种奇效。如果真有的话,他们还真得买点,这样以后家族有叛徒的话,哪还需要严刑拷问,直接一颗药喂下去,什么都说了。

东方济让人从东方城的地牢里面,带了一个犯人过来。这犯人原本是君子堂的一个外姓弟子,之前偷盗君子堂的秘籍被发现了,却咬死不肯承认他是细作,怎么用刑都没用,用他来试药最合适不过了。

那个犯人手脚都绑着铁链,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了。他凌乱的头发被拨开,露出那张还能分辨出容貌的脸,西门大长老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小声对西门聪说了一句话。

西门聪面色一沉,让手下的一个人立刻给身在城主府的西门巍带一个口信。

东方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把那颗药丸塞进了犯人的口中。过了没多久,犯人就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东方济微微皱眉,靳辰朝着那人走了过去,开口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结果众人都以为已经晕过去的犯人,竟然闭着眼睛张嘴开始说话了,声音迟缓地说了三个字:“西,门,鑫。”

西门这个姓氏,已然说明了一切。在场的人看着西门家族的人的眼光,瞬间就有些怪异了。

东方济眼眸微闪,转头看着靳辰说:“不用再问了,这真言丹的效果的确如你所言,等评判完其他人的,老夫再判定你的名次。”

靳辰表示理解。东方城抓到了一个处心积虑混进来,并且盗取秘籍的细作,这细作还是西门家的人,有这个名字就够了,不需要再问更多。而这件事要怎么处理,需要东方烈决定,东方城未必会因为一个细作就跟西门城撕破脸,所以很多细节不需要这么多人知道。

靳辰很淡定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北堂豪大声说:“哎!冷星辰!你这药真不错哎!把药方卖给我,随便开价!”

齐皓诚白了北堂豪一眼:“谁会卖药方?”

北堂豪嘿嘿一笑说:“冷星辰!我不买药方了,跟你买点药好了!这药我喜欢,你随便开价!”

北堂豪一点儿都不掩饰他的豪气,而北堂家的确是八大家族里面最会做生意的,最不缺的就是钱。

“我弟的药,想买的都跟我谈啊!”来了这边就一直感觉很缺钱的冷肃,突然发现了一条超级大的财路。经过今天,冷星辰名声大噪,以后向冷星城求药的人肯定很多,遇到北堂豪这种土豪,还可以随便开价,想想就很爽啊!

本来应该最精彩的第三轮,靳辰做出了真言丹之后,众人都觉得不可能再有药效更奇特的药物出现了,已经不再关注其他药师,而好几个药师都已然放弃了第三轮。

最终等第三轮结束的时候,并没有再出现让大家觉得比真言丹药效还特别的药。这毕竟是一个完全公开的比试,东方济能在第一轮偏袒一下东方云沁,这轮的结果大家都看着,最终只能宣布最后一轮还是靳辰凭借真言丹取得头名。

三轮都是第一名的靳辰,毫无疑问成为了这场药师大会最终的大赢家。冷星城时隔很久再次让八大家族震惊了,因为冷坤的小儿子作为药师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老药师,甚至有人觉得冷星辰的药师实力,是八大家族中除了东方济之外最厉害的。而靳辰的年纪和她的实力结合在一起看的时候,就让人感觉很是不可思议了,因为药师这种职业,不仅需要很高的天分,后天的勤奋,而且需要长年累月积累起来的经验。所以一般都是年纪越大实力越强,靳辰的存在却堪比妖孽。

通过这次药师大会,靳辰其实发现了一个问题。八大家族的药师地位太高,一直被家族供着,所以大都心高气傲,而这并不利于进步。靳辰觉得八大家族这边的医术水平其实比起三国还要差一点,最起码靳辰觉得没有人能够超越她的师父鬼医向谦。

作为向谦的徒弟,靳辰虽然年纪小,学医时间短,但她的师父是个医毒双绝的天才,她自己一直都没有停止学习,而且很喜欢研究新的药物和毒物,对待医术和毒术,她是绝对认真的。

“星辰公子真是让人刮目相看。”东方云沁走了过来,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并没有因为风头被靳辰抢了而表现出不悦。

“这说明东方圣女原本不看好在下啊。”靳辰唇角微勾。

东方云沁笑了起来:“星辰公子很有趣,以后我找星辰公子请教,可不能藏私哦。”

“自然。”靳辰微微一笑。她发现这个外界传言清冷孤傲并且喜欢收集美男的东方城圣女,真实性格跟传言大有不同。东方云沁的确是骄傲的,但是并不盛气凌人,说话也讲道理,这已经很难得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东方云沁主动示好,靳辰当然不会拒绝。

药师大会结束了,不少人都在恭喜冷坤,说他的儿子冷星辰太出色了。冷坤又是骄傲又是心酸,因为冷星辰并不是他儿子,如果是就好了……

而在药师大会结束的时候,跑到冷肃旁边的北堂豪已经跟冷肃谈了好几笔生意。冷肃也不管他家小姐姐愿不愿意,反正北堂豪说要买什么药,冷肃都说没问题,然后狮子大开口要价,北堂豪砍价,两人聊得不亦乐乎,让齐皓诚很是无语……

“哈哈!星辰小兄弟!你比大哥想象的还要厉害很多啊!”邢绝走过来,看着靳辰一脸惊叹地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医术的,你这么小怎么会这么厉害?”

“邢大哥,要不要我给你医治一下脸上的疤,保证你比现在帅十倍,不收你钱。”靳辰看着邢绝说。

邢绝愣了一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伤疤,然后笑着摇头说:“不用了,留个纪念。”

“那邢大哥别忘了要送给我的礼物啊。”靳辰对邢绝说。

“什么礼物?”邢绝又愣了一下。

靳辰唇角微勾:“东方城最大的麻袋。”

邢绝哈哈大笑了起来,让不远处的东方云沁感觉很神奇,因为邢绝这个人相当不好相处,在那个冷星辰面前竟然这么随意,实在是怪哉。

靳辰离开百草堂的时候,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比来时多了很多。

冷肃还在跟北堂豪谈生意,谈得热火朝天,靳辰表示无所谓。冷新月在靳辰身边叽叽喳喳地说话,一脸的崇拜,感觉靳辰是她见过最厉害的人了。

这次药师大会,最大的赢家是靳辰,而最大的输家,无疑就是西门家了。

随着药师大会结束,西门家族安插细作,偷盗东方城君子堂秘籍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当时八大家族的核心人物都在场,想看西门家倒霉的人不在少数,所以说并不是东方济不让靳辰接着问,这件事就可以暗中处理的。

但这事也怪不到靳辰身上,是东方济找了那个犯人过来试药,试出来正好是西门家的人,不过是刚好让真相大白了而已。

西门家的掌权者已经在焦头烂额地想这件事要怎么处理了,怎样做才能不跟东方城交恶,甚至都顾不上去管流言会损害西门家族的声誉。

其实这种往其他家族安插细作的事情,并不只有西门家做过,但只有西门家搞得这么难看。只能说,自作孽,没办法。

下晌的时候靳辰没有出门,在房间里面练功,而冷星辰的名字已经很快传遍了整个东方城,神奇的真言丹成为了东方城百姓口中新的谈资,而冷星辰也成为了八大家族眼中的天才药师。

那个细作的存在西门巍是知情的,当时西门家秘密挑选了资质最出色的一个年轻弟子混入东方城当细作,因为这样那个弟子才有机会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君子堂,接触到东方城核心弟子修炼用的秘籍。

那个细作被抓了之后,西门家收到消息,本想暗中把那个细作除掉,只是无奈东方城城主府的地牢固若金汤,他们不敢贸然行事。不过好在那个细作的父母都在西门城,西门巍认为他不会招的,严刑拷打没有用,因为细作都经过这方面的特殊训练。

可谁曾想,冷星城突然冒出来一个天才药师,还搞出来一种真言丹,一颗药下去,什么都瞒不住了。

西门城暗地里总是想要超越东方城,但明面上却是最巴结讨好东方城的那个。如今细作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西门巍可不希望跟东方城撕破脸,因为西门城如今并没有超越东方城的实力,一旦被东方城打压,下场会很惨。

西门巍思来想去,还是主动去见东方烈了。东方烈倒是没有怒色,只说希望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发生。西门巍当然连声赔不是,说都是手下的长老自作主张,他会严厉责罚。

这件事因为东方城不追究而告一段落,但东方城和西门城暗中的关系会变成什么样,就是个未知数了。

“冷星城那个小子,倒是有真本事。”东方烈对于靳辰的医术之高明感觉很意外,因为东方烈原本认为他的女儿东方云沁是年轻一辈里面天赋最好的。

“不过一个药师而已。”东方云天不甚在意地说,“只要家族排位战上面,冷星城再输一次,气数就尽了。”

东方烈微微点头:“没错。有机会可以试探一下冷坤两个儿子的武功,原本以为冷坤从那边找回来的儿子,肯定实力平平,如今竟然出了一个天才药师,另外一个也未必是个废物。”

“父亲难道觉得我会输给冷家那两个娃娃脸的小子吗?”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一脸的不以为然。

“那倒不是,不过为父希望冷家的圣子实力垫底,而不是仅仅逊色于你。”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

“何必这么着急赶尽杀绝?”东方云天唇角微勾,“我倒觉得看着冷家人在底层挣扎着往上爬很不错。”

东方烈微微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靳辰傍晚时分才从房间出来,坐在院中的冷新月扁着嘴对靳辰说:“星辰哥哥,我的烤鸡被南宫五长老抢走了。”

“吃太多肉不好,今天别吃烤鸡了。”靳辰拍了拍冷新月的脑袋说,“不要跟那个死老头一般见识。”

其实是南宫离想要偷偷过来找靳辰,让靳辰给他烤鸡吃,谁知道靳辰正在练功,而冷新月喜滋滋地拿着两只金黄酥脆的烤鸡回来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南宫离把冷新月的两只烤鸡都抢走了,连个鸡翅都没给冷新月留,留下冷新月欲哭无泪。她知道那是靳辰姐姐的师父,可是那个老头真的是太坏了!

这天晚饭吃素的冷新月一直在诅咒南宫臭老头吃烤鸡的时候被噎着,被骨头卡着,喝水被呛着……

靳辰吃过晚饭之后回房间洗了个澡,关好门窗靠坐在床上看书,等着墨青趁着夜黑风高的时候过来跟她幽会。

墨青今天来得有点晚,看到靳辰还没睡在等他,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好。

“小丫头,你今天表现很棒。”墨青抱着靳辰说。

“美人儿,那就赏我一个亲亲吧。”靳辰看着墨青唇角微勾。

墨青抱着靳辰亲得难舍难分,最终还是被靳辰给推开了:“你明天很可能要比武,需要养精蓄锐,今天晚上不玩儿了,好好睡觉。”

“我身体很好的。”墨青声音幽幽地对靳辰说。

“反正就是不行,睡觉。”靳辰拉着墨青躺了下去,伸手给墨青盖好被子,把自己的手放进了墨青的大掌里面,闭上眼睛说,“我已经睡着了,不准再说话,不要再乱动。”

墨青看着靳辰可爱的小脸,唇角微微勾起,抱着靳辰很快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的天气凉爽又舒适,而这天东方城里有一件大事,那就是东方城君子堂的排位战。

东方城的君子堂,在八大家族中声名赫赫,因为君子堂中的弟子全都是东方城的核心弟子,清一色的年轻高手。

那些拼命想要进入君子堂的外姓弟子,都摩拳擦掌等待着这次机会。一旦他们进入君子堂,就会成为东方城的核心弟子,可以接触到很多上等的武功秘籍,可以得到东方家的重用,拥有一个更好的前途。

但并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挑战君子堂的弟子,想要取得挑战的资格,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实力高强,而是身家清白。君子堂是很难进的,迄今为止就五十多个弟子,一方面是君子堂中只收最优秀的,另外一方面是防备细作混进来。之前君子堂就被一个细作成功混了进去,差点导致君子堂的秘籍被盗,而昨日百草堂的药师大会上面,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细作是西门家的人,可想而知这次想要进君子堂的人,审核必然会更加严苛。

东方木昨日没有去观看药师大会,因为他去见了东方烈。东方城其他长老的孙子和亲传弟子全部都在君子堂里面,东方杰甚至一句话就把东方木唯一的徒弟墨青给安排进了君子堂。但那是因为东方杰在东方城很有地位,而当年因为犯错被流放,时隔几十年再次回归东方城的东方木,地位却远远不如东方杰,甚至比不上其他所有的长老。

所以东方木唯一的孙子东方玉被东方杰送到了圣女东方云沁那里,过得像个奴才一样,没有人为东方木打抱不平,所有人都在明里暗里耻笑东方木,而东方烈明明知情,却根本没有插手。

苦逼的东方木,空有长老的名头,却完全没有享受到长老的权利。他去找东方烈,本来是打算让东方烈允许他唯一的孙子东方玉直接进君子堂,东方烈却表示君子堂的弟子必须经过考核才能进,长老的孙子也不例外。

东方木不敢顶撞东方烈,说有些长老的孙子就是空降进去的。东方烈还提到了东方木的徒弟东方珩,说如果这次东方珩被人挑战输了,会被逐出君子堂。

东方木这会儿根本不想管墨青,他只希望东方玉能够离开东方云沁那里,进入君子堂。

所以东方木无奈之下,说希望他的孙子能够参加这次的挑战赛。东方烈爽快地答应了,并且让老董去通知东方云沁,到时候放东方玉去参加比试。

东方木听到东方烈的安排,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因为东方烈根本没有要让东方玉立刻摆脱东方云沁的意思,如果东方玉参加挑战赛输了,进不了君子堂,还要接着给东方云沁抬轿子。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本打算提前见到东方玉,指点指点东方玉的东方木,在君子堂的弟子比试之前,连单独见东方玉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靳辰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冷肃,冷肃正拉着冷新月的小手,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你侬我侬的好不腻歪。靳辰走近,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苏哥哥,我不管啦!今天你要烤鸡给我吃,不然我就不让你亲亲了!”

“傻妞,说好的昨天你烤鸡给我吃,结果最后我没吃到,所以今天还是你!”

“哼!昨天烤鸡被那个臭老头抢走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正今天轮到你了!”

“该你了!不然我晚上爬你的床!”

“你来啊!谁怕谁?!到时候我把你踹下去,让你在床底下睡!”

“傻妞你想打架是不是?”

“哼!打就打!”

看到两人还有继续怼下去的态势,靳辰扶额:“你们俩真甜蜜。”

两人同时甩开对方的手,分别站到了靳辰的两边,异口同声地说:“谁跟他(她)甜蜜!”

“得!今天我给你们烤鸡吃。”靳辰微微一笑,表示看在南宫离那个老坑货这次没有坑她的份儿上,她今天就辛苦一下,请大家一起吃烤鸡吧。傍晚的时候去城外野餐好了,应该还不错。

“小弟你真好!”

“星辰哥哥你真好!”

冷肃和冷新月再次异口同声说了几乎一样的话,然后又瞪了对方一眼,开始争着跟靳辰说话,一副靳辰更喜欢谁,谁就赢了的样子。靳辰表示,苏苏和新月小妹真的是太般配了,这二货程度,都杠杠的。

北堂豪和齐皓诚一起前去观看君子堂比武大会的时候,半路碰上了东方云天。

“东方圣子一个人啊,一起走吧!”北堂豪一如既往地自来熟。

“这位,是北堂七长老的徒弟吧。”东方云天没有理会北堂豪,却是看向了齐皓诚。

齐皓诚微微点头:“在下北堂洵。”

“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东方云天看着齐皓诚说。

“东方圣子请问。”齐皓诚神色淡淡地说。

“你可知道南宫五长老的徒弟叫什么名字?她应该是你的师妹。”东方云天看着齐皓诚问。

东方云天这次遇到齐皓诚确实是个巧合,而他昨天回去之后怎么想都觉得南宫桃花这个名字不对劲,今天碰上了齐皓诚,就决定再问一下。

齐皓诚微微愣了一下:“东方圣子说的是小花师妹?”

“小花师妹”四个字,让东方云天神色变得有些莫名:“她的全名叫什么?”

“南宫师叔的徒儿名叫南宫桃花。”齐皓诚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我都好久没有见到她了。”

“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东方云天看着齐皓诚问。

“东方圣子怎么知道?”齐皓诚微微点头说,“小花师妹一直戴着面具,我确实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齐皓诚跟墨青如出一辙的话,让东方云天不得不相信,南宫离的徒弟真的就叫南宫桃花,而且似乎除了南宫离之外,没有人见过她长什么样子。

跟东方云天分开之后,齐皓诚表示,靳小五果然魅力无边啊,那个东方云天明显对靳小五很感兴趣。不过昨天墨青暗中去找过齐皓诚和秦骁,已经都跟他们说过这件事了,所以东方云天不管找齐皓诚还是找秦骁,必然会得到一样的结果。而十分看不上东方木祖孙的东方云天,并没有想过要去问问东方木或者东方玉和东方雅。

“阿洵,南宫家那老头的徒儿竟然叫南宫桃花?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名字真是绝了!”北堂豪哈哈大笑了起来,“那个南宫桃花要是来了,我一定要看看她到底长什么样子!”

齐皓诚唇角微勾,二货,南宫桃花姑娘就是你昨天巴巴地要跟人家做生意的那位天才药师冷星辰……

“圣女殿下,东方玉求见。”东方云沁正准备出门去看君子堂排位战的时候,门外传来英姑的声音。

东方云沁有些不耐地说:“不见,让他滚!”东方云沁见到东方玉的第一眼就不喜欢,因为东方玉眼中满是算计,明显是个实力不济还自以为是的蠢货。东方玉之前还试图追求东方云沁,结果被英姑狠狠地打了一顿,这几天安分了很多。

东方烈已经发话了,让东方云沁放东方玉今天去参加比试,这会儿东方玉却非要见东方云沁。

“圣女殿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禀报!”东方玉在门外高声说。

东方云沁眼神一冷,开口说道:“让他进来!”

很快,东方玉出现在了东方云沁面前,东方云沁看着他冷冷地说:“你最好真的有重要的事情,否则我毁了你的脸!”

“圣女殿下。”东方玉垂眸恭敬地说,“东方珩脸上的红痕,是他自己刻意弄出来的,他事实上是迷雾森林那边三个国家的第一美男子,想必圣女殿下会感兴趣的。”

东方云沁看着东方玉唇角微勾:“哦?”

东方玉眼眸微闪:“在下所言句句属实。”

“本圣女很感兴趣,不过东方珩现在是君子堂的弟子,君子堂的人,本圣女要不过来啊。”东方云沁眼底闪过一道冷光,看着东方玉说。

东方玉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喜色,开口说道:“我有办法,让东方珩求着为圣女殿下抬轿。”

------题外话------

关于更新的问题:

每天九千字,固定更新时间是早上八点,如果有变动游游会提前通知的;

游游是兼职,时间有限,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这个更新很稳定,并且已经不少了,所以在评论区催更的、说不够看的,一律不再回复,多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