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我要让他失去所有/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东方云沁看着东方玉,明明是在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不过不敢直视东方云沁的东方玉,并没有看到东方云沁的神情,他微微垂眸说:“只要这次君子堂的排位战上面,东方珩被人挑战,并且输了,就会被逐出君子堂。到时候他想要在东方城立足,自然不敢跟圣女殿下作对。”

“本圣女又怎么知道,今天一定会有人挑战东方珩呢?万一有人挑战,但东方珩赢了呢?”东方云沁似笑非笑地说。

“圣女殿下请放心,我今日会挑战东方珩的。”东方玉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说,“到时候只要我打败了东方珩,就能进入君子堂,而圣女殿下这边的轿夫,非但不会少,而且会更合圣女殿下的心意,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确信你能打败东方珩?”东方云沁有些怀疑地看着东方玉问。东方云沁知道那个叫东方珩的是怎么进入君子殿的,而迄今为止,东方珩并没有在外人面前展露出他的实力,但东方云沁相信东方珩的实力一定超越了东方玉这个废物,只说一点,东方珩如今俨然被一向孤傲的邢绝引为知己了,邢绝看中的人,绝对不可能差。

东方玉却很是自信地说:“圣女殿下放心,我今日一定能打败东方珩。”

“倒是本圣女看走眼了,你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就祝你成功吧。”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但如果你失败了,非但进不了君子堂,本圣女也免不了要惩罚你,到时候,可别怪本圣女心狠手辣。”

东方玉眼眸微黯:“今日过后,便知分晓。”

东方玉很快离开了,东方云沁唇角挂着一丝冷笑站了起来,对旁边的英姑说:“我们走。”

出门的时候,英姑问东方云沁:“圣女真的对那个东方珩感兴趣吗?”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英姑你最了解我了,你觉得呢?”

英姑没有说话。虽然她从小就照顾东方云沁,但对于东方云沁心中的想法,总是有些捉摸不透。就像之前,英姑明明觉得东方云沁对西门靖很是不同,认为东方云沁是喜欢西门靖的,谁知道东方云沁就那么轻易地让西门靖走了,之后就不管不问。而刚刚,东方玉提到那位东方珩的时候,东方云沁虽然对东方玉表现出她对东方珩很感兴趣,但事实上东方云沁的眼神跟她说的话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英姑感觉,东方云沁感兴趣的不是东方珩,而是等着看东方玉倒霉……

从小陪着东方云沁长大的英姑,其实最清楚一件事,外人都认为东方云沁喜欢美男,其实她收集的所谓美男,都是一些品性不端的渣男,而她只是以虐渣男为乐而已。圣女殿里有十几个美男,外人背地里都在说东方云沁不检点,说东方云沁养面首,但事实上那些男子都是圣女殿里的奴才,还是粗使奴才,根本靠近不了东方云沁。迄今为止,唯一让东方云沁特殊对待的只有秦骁而已,而东方云沁跟秦骁却没说过多少话,就让秦骁走了。

东方城君子堂的排位战,就在东方城城主府里面的一个广场上举行。广场上原本就有一个很高的比武台,如今比武台四周已经设置好了座位,君子堂的总教头邢绝冷着脸站在比武台上面,君子堂的五十六个弟子,整整齐齐地站在下方听邢绝训话。

“今日一战,不仅关乎你们每个人在君子堂中的排位,并且关乎东方城的实力和颜面!不管你们平时是兄弟还是朋友,今日必须拿出你们真正的实力来战斗!今日过后,君子堂中依旧只有五十六个弟子,你们之中不管哪一个,如若被君子堂之外的弟子挑战并且输掉,立刻逐出君子堂!”

邢业话落,很多君子堂弟子的视线都落在了排在末位的墨青身上,心中在想只要有墨青在,所有想要挑战的弟子都会盯着墨青,而不是他们,他们其实不用担心。

君子堂的弟子被逐出君子堂,事实上是一件比表面看来要严重很多的事情,并不仅仅是失去一个好的身份和地位。进入君子堂的弟子都接触到了东方城核心弟子才能接触的秘籍,所以一旦他们被逐出君子堂,也绝对不可能天高任鸟飞,想去哪去哪,想做一个普通人都不可能。只要是实力不济被逐出君子堂的弟子,如果在东方城没有靠山的话,立刻就会成为城主死士中的一员。死士要做的事情,自然是随时随地奉献自己的生命,没有别的选择。

所以东方玉才那么肯定地对东方云沁说,一旦东方珩被逐出君子堂,他一定会求着为东风云沁抬轿,因为这比当死士要好上百倍,至少没有性命之危。

前来观战的八大家族掌权者陆陆续续都到了,邢绝走到墨青身旁,伸手拍了拍墨青的肩膀说:“我对你有信心,你不用担心那些挑战的人,可以主动挑个排位靠前的打一场。”

墨青微微摇头:“算了,费劲。”

邢绝表示墨青真的是个怪人,墨青的真实实力绝对不是君子堂末位,这次的排位战其实是一次很好的晋位机会,墨青却似乎没有什么兴趣。

“不过今天你想偷懒是不可能了。”邢绝对墨青说,“肯定有人会挑战你的。”

墨青表示他不会主动去挑战别人,是因为这个排名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他留在东方城,并不是因为他现在还受制于东方木,只是他想帮冷星城而已,因为只有冷星城的麻烦解决了,冷肃安全了,靳辰才会跟墨青一起放心离开八大家族回家去。

所以说,墨青对自己在东方城的定位,说白了就是一个细作。所以墨青并不想锋芒太露引人注目,他排在君子堂末位,已经能够接触到君子堂的藏书阁中所有的秘籍,再过几天就能全部看完了,何必费劲去争一个靠前的排位,然后成为众矢之的呢?墨青从来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也不在乎什么虚名。

况且墨青觉得,有实力并不一定非要全部展露给别人看,尤其这次很多观战的人都是敌非友。低调绝对不会是一件坏事,这样等必须出手的时候,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至于会被别人挑战,墨青一点儿都不担心。他这些日子对于东方城年轻一辈的高手实力有了很清楚的认识,君子堂的这些弟子的确是东方城年轻一辈里面最出色的精英,而那些挤破头想要进入君子堂的,并不会出现什么实力超群的黑马,因为如果真有实力的话,早就被发现并收入君子堂了。被挑战的时候,墨青只需要拿出可以应付挑战者的实力即可。

墨青转头,就看到了他家小丫头。靳辰这会儿正坐在看台上面,并没有看这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虽然离得有些远,靳辰还顶着跟冷肃一模一样的脸,但墨青就是能一眼区分出哪个是冷肃哪个是靳辰,并且在所有人中第一眼就看到了靳辰。

八大家族的掌权者无一缺席,各家的圣子圣女也都在。而除了冷星城的长老一个都没来之外,其他各家的长老和核心弟子几乎都来了。八大家族在看台上面分好了区域,作为主家,东方城的人是最多的,而冷星城的人只有寥寥四个,看起来莫名多了几分心酸。

冷坤带着他的“两个儿子”,以及圣女冷新月,四人坐在冷星城的位置上面,周围空了很多位置,不过他们都很淡定。

冷肃凑到靳辰耳边小声说:“某人今天打架输了怎么办?”

靳辰唇角微勾,目光落在了比武台下方那个高大清隽的背影上面,很淡定地说:“某人不会输。”

“我们来打赌吧。”冷肃看着靳辰兴致勃勃地说,“如果某人输了,你以后就一直叫我大哥。”

靳辰微微点头:“成交。”

“你竟然都没说如果你赢了的话要怎么办?”冷肃愣了一下,“你是坚信他不可能输是吧?”

靳辰白了冷肃一眼:“不要问这么蠢的问题。”

冷肃表示,墨青的实力在这边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了好吧?为什么不可能会输?

靳辰表示,她和墨青在这边这么低调,最忌惮的是各家城主和长老,绝对不代表他们在对上这边的年轻一辈的时候,也是弱者。

比试开始之前,东方烈飞身上了比武台,说了几句客套话,无非就是欢迎贵客前来观看君子堂的排位战,最后还说,如果其他各家的年轻高手,想要上比武台打一场的,随时都欢迎。东方烈说,东方城君子堂的所有弟子,都不能拒绝其他家族年轻高手的挑战,包括东方城的圣子东方云天在内,一副很大气又相当霸气的样子。

上午是君子堂内部的排位战,下午才是想要加入君子堂的弟子的挑战赛。

君子堂中虽然只有五十六个弟子,但等级分化还是很明显的,排位靠前的弟子事实上有很多特权,也更容易得到重用,地位更高一点。所以不少弟子都已经选好了自己要挑战的对象,摩拳擦掌准备冲到前面去。而君子堂的内部排位战,不会淘汰任何人,挑战成功的,将会和失败者互换排位,而每人只有一次挑战的机会和一次被挑战的机会,所以上场次序也很重要,如果你想挑战的人被别人先挑战了,你就只能换人挑战。

排位战从一开始就十分激烈,比试一场接着一场,根本没断过。挑战有输有赢,而且都相当精彩。

东方云沁坐在东方烈旁边的位置上,看着比武台上那些男人打得难舍难分,感觉有些百无聊赖。东方云沁从小学习医术,立志要成为一个出色的药师,但她并没有因此荒废习武。虽然东方城的正统功法不适合女子修炼,但作为东方城的圣女,东方云沁能够得到最适合她修炼的武功秘籍,并且从小就有高人指点。所以东方云沁虽然极少用武功,但是武功并不差。

这会儿感觉很是无聊的东方云沁,目光很快落在了西门家所在的位置上。她看了一圈,发现西门家的城主和圣子以及各位长老都在,就是不见西门靖的影子。

东方云沁微微皱眉,虽然她知道没有师父的西门靖回到西门家之后地位不会高,很可能不会被重视,但是今天这样的场合,他应该有资格出席的,西门家的长老没道理要求西门靖一个人留下看院子。

东方云沁又看了一圈,发现早上说了大话之后从她那里离开的东方玉并没有来这边,而东方木作为长老之一,竟然也缺席了,只有东方雅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东方云沁心中莫名地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开口对东方烈说“爹,比武太无趣了,我要回去。”

东方烈对东方云沁这个女儿一向很是宠爱,闻言哈哈一笑说:“沁儿你从小就不喜欢这些打打杀杀的,不想看就回去吧。”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带着英姑离开了看台。

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东方云沁对英姑说:“你立刻去西门家住的院子看一下西门靖在不在。”

“是。”英姑什么都没问,飞身而起就消失了人影,东方云沁抬脚朝着东方木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东方云沁还没走到东方木的院子,英姑就回到了她的身边,开口对她说:“靖公子没在那里,附近也没有。”

东方云沁眼神一冷。虽然没有根据,但她莫名觉得西门靖失踪这件事一定跟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有关。她继续朝着东方木的院子走去,并且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东方云沁刚进东方木的院子,东方木就出现在她面前,看着她问道:“不知圣女殿下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东方玉呢?”东方云沁看着东方木冷声问。

“城主大人已经准了玉儿参加这次的君子堂挑战赛,现在玉儿正在修炼,不方便见圣女殿下。”东方木神色淡淡地说。

“让东方玉立刻出来见我!”东方云沁冷声说。

“圣女殿下,玉儿真的在修炼,这样贸然打断他会走火入魔的,还请圣女殿下宽容一二。”东方木倒是很客气。

“临阵抱佛脚,有什么好修炼的!”东方云沁绕开东方木,就朝着东方木身后的一个房间走去。

东方木再次拦在了东方云沁面前:“圣女殿下,万万不可!”

“滚开!”东方云沁推开东方木,抬脚踹开了面前的房门。

房间里面只有一个人,就是东方玉。这会儿东方玉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地上,脸色微微有些发红,额头满是汗水,的确是正在修炼的样子,似乎修炼不太顺利。

“圣女殿下看到了,玉儿真的在修炼,请圣女殿下不要再打扰他了。”东方木刻意压低声音说。

东方云沁扫视了一圈,发现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异样,她看都没看东方木一眼,转身就走过去打开了隔壁的房间。

东风云沁把东方木所住的院子所有的房间都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西门靖的影子,就面色冷然地带着英姑走了。

东方木看到东方云沁离开,冷哼了一声,进了东方玉所在的房间。刚刚还在修炼的东方玉听到关门的声音,睁开了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他鞋底上面还有一层泥,刚刚被衣服遮着,东方云沁并没有看到。

“处理干净了?”东方木在房间里坐下,看着东方玉问道。

东方玉微微点头:“秦骁内力尽失,被我挑断了手筋脚筋扔在荒郊野外,绝对活不过今夜。”

东方木微微皱眉:“不是让你直接把他杀了吗?何必还留着他的性命?”

“祖父不用担心。”东方玉说,“那片地方经常有野兽出没,他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死了。等明日我会再去确认一下。”

东方木微微点头:“先不管他,你今日挑战赛一定要争气!”

东方玉唇角微勾:“祖父放心,我现在内力大增,打败墨青轻而易举。”

“等墨青被逐出君子堂,你再夺了他的内力,一定能在君子堂中大放异彩。”东方木看着东方玉说。

东方玉眼底闪过一丝喜色,微微垂眸说:“全都仰仗祖父的栽培。”

东方木昨日去求东方烈,给东方玉求来了一个参加君子堂挑战赛的资格。但东方木其实很清楚,东方玉实力不如墨青,如果东方玉想要挑战墨青,然后进入君子堂的话,可能性很低微。所以东方木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一个能让东方玉的实力在短时间之内快速提升的办法。

东方木本来带着墨青和秦骁过来,是打算把他们当做礼物讨好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的,无奈东方烈和东方云天都看不上,所以东方木就打算留着墨青和秦骁,等待合适的机会用来给东方玉提升实力,而这次君子堂挑战赛,就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机会。

已经加入君子堂的墨青,目标太明显,一旦动了墨青,容易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尤其是东方木知道邢绝最近跟墨青走得很近,所以东方木就盯上了秦骁。

苦逼的秦骁为了摆脱东方云沁,选择加入西门家的队伍。但秦骁没有他的师兄墨青运气那么好,虽然墨青的师父东方木对墨青不怀好意,但墨青一到东方城就碰上了一个神助攻东方杰,如今事实上已经不在东方木的掌控之中了。而秦骁的运气更是远远不如他的师弟齐皓诚,因为齐皓诚有一个一心向他的师父,北堂黎在北堂家很有地位,北堂家的圣子还跟齐皓诚称兄道弟。

秦骁在加入西门家的队伍之后,完全处于一种被轻视被忽略的状态。首先是因为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认为西门擎已经死了,秦骁没有师父,而就算西门擎还活着,回到西门家之后也会被排挤的。其次是因为秦骁来自迷雾森林那边,他也没有告诉西门家的人,他修炼过“天玄心法”,所以他的实力被低估了,而他出众的天分和资质却根本没有人发现。

秦骁原本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他打算先去西门城再做打算,东方城里面龙蛇混杂,他不管做什么都容易惹祸上身,而西门家的掌权者都跟西门擎一个德行,野心太大,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以秦骁的心智,回到西门城之后,想办法得到重用并不困难。

只可惜,秦骁在算计着自己接下来的路的时候,却没想到他成为了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算计的一块肥肉。其实秦骁考虑过东方木会找他麻烦这件事,因为他本身修炼了一半的那本天玄心法是有问题的,只是秦骁并不知道是什么问题。

而秦骁选择加入西门家的队伍,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摆脱东方木,只要再过几天,东方烈寿辰一过,秦骁跟着西门家的人回到西门城,就不需要再担心东方木的算计了。

可是秦骁低估了东方木的胆子,如今已经成为西门家弟子的秦骁,东方木盯上之后,依旧毫不犹豫地动手了。

而秦骁因为最近刻意保持低调,在西门家的队伍里面像是一个隐形人一样,所以当他昨夜被东方木没有惊动任何人抓走的时候,一直到白天,西门家的人全都前去观看比武,愣是没有一个人发现秦骁不见了。

秦骁的实力自然无法跟东方木抗衡,而昨夜东方木还偷偷潜入圣女殿,给东方玉传了一个口信,所以今日一早东方玉离开圣女殿的时候,才对东方云沁放话说他要挑战东方珩,并且一定能够成功。东方玉刻意跟东方云沁说起墨青的容貌,目的就是为了让墨青被东方云沁盯上,这样一来东方云沁不会再关注东方玉,二来东方玉很乐意看到墨青受辱的样子。

于是,毫无悬念地,无力反抗的秦骁眼睁睁地看着东方玉用一种诡异的手段,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吸走了他辛苦修炼了多年的内力。

秦骁其实很早就发现了天玄心法有问题,还是被墨青提醒的,发现之后他就停止了修炼,本以为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可事实上东方木所设计出的那本天玄心法,最大的陷阱在一开始,并且是一个别人根本看不出来的陷阱,后半部分的那点问题,是东方木刻意设置用来迷惑视线的,没有见过真正天玄心法的人不可能看出来,因为那是研究了几十年天玄心法的东方木苦心钻研出来的,本身毫无问题,只有对上真正修炼天玄心法的人才会有问题。

东方玉吸走了秦骁的全部内力,得意地看着秦骁变成了一个废人,然后东方木让东方玉把秦骁带出东方城,处理干净,不要留活口。即便之后西门家的人发现秦骁不见了,也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而东方木觉得西门家应该也没什么人在意秦骁的生死。

一直跟秦骁不对付的东方玉,把秦骁带出了东方城,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也得益于城主府的人都在观看比武的原因。而到了城外之后,东方玉选了一块野兽最容易出没的荒地,把秦骁扔下,并没有直接杀了秦骁,而是手段残忍地挑断了秦骁的手筋和脚筋,让秦骁在那里等死。

东方玉刚刚回到城主府,东方云沁就找过来了,而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成功地把东方云沁给打发走了。

这会儿东方玉仿佛已经看到他在挑战赛上大放异彩,把墨青踩在脚下的样子了。而东方玉在想,等他打败墨青,墨青被逐出君子堂,然后一定会被东方云沁看上,然后成为东方云沁的奴才,受尽折辱。东方玉还想着,等他欣赏完墨青被羞辱的样子之后,再找个机会吸光墨青的内力,到时候他就会成为年轻一辈高手中的佼佼者,然后得到重用,真正扬眉吐气!

东方木的打算跟东方玉差不多,东方木一直以来都很得意他自己对天玄心法的钻研,如今他已经期待着把自己的孙子打造成年轻一辈最厉害的高手,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了。

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人在做,天在看。不久的以后,东方玉一定会后悔他没有干脆利落地把秦骁给杀了……

却说离开东方木院子的东方云沁,并没有放弃找秦骁,也没有打消对东方木祖孙的怀疑。没有证据,只是直觉。

而当东方云沁在东方木的院子后面,发现了几个带泥的脚印之后,就带着英姑,顺着那些脚印,一路找了过去。

东方玉来回都是用的轻功,但是轻功再厉害也不可能一直在天上飞,所以隔一段都会有借力的地方,即便是脚尖轻点一下,也必然会留下痕迹,东方云沁和英姑就那样一路找着出了城。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以东方玉如今的实力,留下的痕迹并不是很明显。

快到正午的时候,东方云沁突然闻到了前方传来浓烈的血腥味。她神色微变,飞身过去,就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一只花豹叼着一只手臂,正要拖走。那人脸上满是污泥和血水的混合物,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容貌,但他绝望的眼睛却猛然刺痛了东方云沁的心,东方云沁知道,那就是她正在找的西门靖!

东方云沁都忘了英姑在身旁,也忘了她平素的洁癖,她拔出一把匕首,亲自上前,手段狠辣地直接把那头花豹的脑袋扎了一个大洞出来,然后伸手抱住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秦骁。

秦骁看到了东方云沁,然后缓缓地合上了沉重的眼皮,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英姑有些不太敢相信面前这个真的是她看着长大的圣女,因为东方云沁从小就有很严重的洁癖,衣服穿过一次就扔了,谁敢弄脏她的东西,都不会有好下场。

可是这会儿东方云沁坐在地上,还抱着一个满身血污的男人,她白色的裙子上沾上了很多泥,还有很多秦骁的血,她却毫无所觉。

英姑突然有一种感觉,东方云沁真的很在乎这个男人,即便他们认识并没有多久,即便他们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即便东方云沁之前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让秦骁离开了……

东方云沁是个药师,她随身带的有疗伤的药物,不过这会儿秦骁满身脏污,根本不能上药。东方云沁抱着秦骁飞身而起,英姑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头已经断气的花豹,微微叹了一口气。一向对男人不屑一顾的东方云沁,如今有了在意的男人,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正午时分,君子堂弟子的排位战已经全部结束了,整体节奏很紧凑,比试都很精彩,也让其他家族的掌权者看到了东方家年轻一代的实力。

东方烈设宴款待各大家族的人,宴会结束之后,将会进行君子堂挑战赛。

一上午都只是个观众的墨青,在排位战结束的时候被更多人关注了,因为大家都觉得,墨青这个空降君子堂的新弟子,下午一定是第一个被挑战的人。

邢绝并没有被挑战,因为其他弟子都知道,挑战邢绝就是自取其辱。

中午的宴会,东方木带着东方玉出现了。东方玉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而东方木也难得主动跟其他长老们攀谈了起来,还正式地把自己的孙子东方玉介绍给其他长老认识,因为东方玉之前一进城主府就被东方杰扔到东方云沁那里,给东风云沁抬轿子去了。

“老三啊,看来你这宝贝孙子要参加下午的挑战赛了。”这一桌都是东方城的长老,没有外人,东方杰看着东方木似笑非笑地说,“到时候可别让你孙子给东方家丢人啊,如果实力不足的话,老夫建议还是不要参加为好。”

东方木神色微微有些不悦:“老四,如果老夫的孙子凭借自己的实力进了君子堂,你待如何?”

东方杰呵呵一笑:“如果老三你这孙子真能进了君子堂,老夫就当众给你赔礼道歉,承认自己看走眼了。”

“这话可是你说的,在座的各位兄弟都是见证。”东方玉看着东方杰说,“老夫的孙子实力如何,今日自会见分晓!”如今东方玉的实力等于他自己的实力加上秦骁的实力,堪比他自己原本实力的两倍还多。东方木对东方玉很有信心,认为东方玉打败墨青不成问题。

圣女殿中。

秦骁身上已经被清理过,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而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东方云沁在圣女殿中的密室,没有其他人进来过。东方云沁嘱咐英姑,秦骁在她这里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秦骁身上的伤口已经都被东方云沁包扎好了,但东方云沁没有想到的是,秦骁原本的一身内力,竟然荡然无存,一点儿都没有了。换句话说,秦骁现在是个废人了。

东方云沁发现秦骁的内力不是被人废掉的,因为如果是废掉的,秦骁的经脉会有问题。既然不是废掉的,如今又没有了,东方云沁想到了一个诡异的可能性,那就是秦骁的内力被人夺走了。

而夺走秦骁内力的人并不难猜,东方云沁知道,一定是东方玉,不可能是别人。

第一点,东方木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他不远万里专门把西门擎的徒弟带回来,一定是不安好心的;第二点,东方云沁知道东方玉原本的实力,她本来还觉得东方玉今天去参加君子堂的挑战赛,就是去丢人现眼的,不可能成功,她还打算看戏来着,这会儿她才意识到,东方玉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了;第三点,就是切实的证据了,因为东方云沁是徇着东方木院外的脚印和痕迹才找到秦骁的。

东方云沁无法想象,一个一心想要变强的男人失去一身内力会怎么样,怪不得她见到秦骁的时候,秦骁的眼神那么绝望。

东方云沁被自己心中升腾的怒火给惊到了,因为她之前都没有意识到,她不知何时已经对秦骁动心了,这辈子的第一次。

而东方云沁之前那么爽快地放秦骁离开,只是因为秦骁迫不及待想要走,东方云沁一直以来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说出挽留的话,而她当时还对秦骁说,总有一天,秦骁会求到她这里。只是东方云沁没想到,秦骁落难这天来得这么快,当东方云沁看到秦骁凄惨绝望的样子的时候,心中非但没有任何快感,反而感觉很愤怒,甚至带着一丝心疼……

东方云沁再次出现在英姑面前,神色很平静地问:“君子堂的挑战赛开始了吗?”

“应该很快就开始了。”英姑恭敬地说。

“随我过去。”东方云沁冷声说,“我要让东方玉在今天失去他所有在乎的东西,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题外话------

从今天开始,更新时间改为早上七点,这样大家起的早的就可以早点看到啦~↖(^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