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你就是做奴才的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子堂的挑战赛即将开始,能够参加挑战赛的人已经都定下来了,并且每个人的出身都经过了很严格的调查,目的是为了避免细作混进君子堂。

包括东方玉在内,一共有十五个东方城的年轻高手要参加挑战赛,争取进入君子堂的机会。而在挑战赛开始之前,每个人要挑战的对象都定下来并进行了公布,十五个人中,竟然有八个都选择了挑战如今排在君子堂末位的东方珩,这八个人里面,还包括东方玉。

“老三,你让你唯一的孙子去挑战你唯一的徒弟,看来你很不待见你这个徒弟啊!”东方杰似笑非笑地说,“你是打算让你孙子把你徒弟赶出君子堂?话说你那徒弟还是老夫送进君子堂的,本以为你会感激老夫呢!”

很多人得知东方玉要挑战的人是东方珩的时候,都有些意外,因为这并不合理。东方木就一个徒弟和一个孙子,按照正常人的想法,东方木肯定是希望他的徒弟和孙子都能够进入君子堂,成为东方城的核心弟子。可东方木明显不是这么打算的,联想到先前东方珩进入君子堂是被东方杰安排进去的,众人都觉得事实很明显,东方木根本不喜欢东方珩这个徒弟,或者说东方木无法容忍他的徒弟超越他的孙子,为了让东方玉上位,竟然要拉东方珩这个已经进入君子堂的徒弟当垫脚石!

虽然东方城的长老们个性不同,也都不是什么善茬,但东方木这明显是连脸面都不打算要了,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也不在意他唯一的徒弟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一心只想让自己的孙子出头。这种做法,也算是长老队伍里面的独一份儿了,被人诟病是必然的,他的人品也赤裸裸地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对于东方杰的冷嘲热讽,东方木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他的确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他希望东方玉出头,是因为东方玉是他唯一的孙子,东方玉会听他的话。而他的徒弟墨青,事实上从来没有真的对他恭敬过,他们之间的师徒情分少得可怜,他一开始就在算计墨青,没想让墨青有好下场,而墨青也曾经试图杀了他,所以他们师徒之间已经不存在是否撕破脸这个问题了,因为早就撕破了。

“东方玉那个贱人竟然要挑战某人啊!”冷肃轻嗤了一声,“这不是找死嘛!”

靳辰看到了神色平静的东方木,以及自信满满的东方玉,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靳辰相信,东方木一定很想让东方玉进入君子堂,所以对于这场关键的比试,他们祖孙俩一定会认真对待。东方木应该很清楚东方玉的实力根本不如墨青,东方玉自己也应该知道,但他们在有其他选择的时候,偏偏选了墨青,这说明了什么?如果不是东方玉的实力得到了很大提升的话,那么就是他们打算用什么不入流的手段了。

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的比试,观战的人大多都是高手,所以想用阴招极其容易被发现,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东方玉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了。

想到这里,靳辰看向了这会儿站在比武台下面的墨青。墨青似有所感,转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又很快分开,靳辰知道,她能想到的事情,墨青也一定能想到。

靳辰并不是很担心,因为她对墨青有信心,她相信,不管东方玉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让实力在短时间之内得到了提升,墨青都有办法应付。东方木或许自认为了解墨青的实力,实则不然。墨青如今的武功,并不都是源自东方木,譬如凌云步,还有墨青自创的一些功法,都是没有在东方木面前展露过的底牌。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东方玉挑战东方珩的比试,竟然被安排在了挑战赛的第一场。

在挑战赛开始之前,各个家族的都已经知道,要挑战的人是东方家三长老唯一的孙子,而被挑战的人是东方家三长老唯一的徒弟。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组合,却更让观众感兴趣。大家都想看看,东方木的孙子,对上东方木的徒弟,究竟会是什么结果。

比试即将开始,东方玉走到了墨青身旁,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今天,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打败你,让你跪地求饶!”

墨青面无表情地看了东方玉一眼,声音冷漠地说:“幻想是病,你已经无药可救了。”曾经他们一度是朋友,不过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东方玉作为东方木的孙子,他跟东方木走得越近,受到东方木的影响就越深,他早已经不是墨青最初认识的那个人了,而他们也早已经撕破脸了,不需要再虚情假意佯装友好。

听到墨青的话,东方玉心中觉得很愤怒又很羞辱,因为总是这样,从一开始到现在,他都感觉自己低墨青一等,他内心里潜藏的嫉妒和不甘或许从他们认识最初就产生了,只是后来才爆发出来。

东方玉看着墨青冷笑:“不久之后,我等着你求我!”话落就飞身上了比武台。

墨青感觉今天的东方玉跟以往又有所不同,似乎已经得到了什么倚仗,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一样。不过墨青并不担心接下来的比试,东方玉从来都没有超越过墨青,这次墨青也不打算让例外产生。

东方玉和墨青两人分别在比武台两端相对而立,东方玉的剑已经出鞘,墨青还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动。

东方城的大管事老董高声宣布:“挑战赛第一场,东方玉对东方珩,开始!”

老董话音未落,一声女子的冷呵由远及近:“住手!”

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东方城的圣女东方云沁飞身而来,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附近,而声音正是她发出的。

东方烈微微愣了一下,老董一抬手,原本已经动了的东方玉,又收剑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东方云沁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到了东方烈身边,站在了全场视野最佳,最能宣示她的身份和地位的一个位置。

东方烈看着东方云沁有些不解地问:“沁儿,你这是做什么?”

东方云沁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大部分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她说了一句话:“我不允许东方玉参加今天的挑战赛!”

东方木神色一僵,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冷眼看着东方云沁,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起来了。

东方烈微微一笑说:“沁儿,不要胡闹,为父已经答应了三长老,让东方玉参加挑战赛。”

“父亲,我没有胡闹。”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说,“东方玉不过是我的一个奴才,以他那样低劣的资质和实力,只配给我抬轿子,参加君子堂的挑战赛不过是丢人现眼而已,我看就不必了!”

“圣女殿下,这件事城主大人已经亲口应允了老夫,圣女殿下这是要忤逆城主大人的意思吗?”东方木开口冷冷地说。

东方云沁看着东方木轻哼了一声:“三长老不必挑拨离间,作为东方城的圣女,我奉劝三长老一句,孙子是个草包废物不要紧,非要让他出来丢人现眼,那就是三长老的不对了!”

“噗!”东方杰忍不住笑喷了,怕引起东方烈的不满,又赶紧低着头捂着嘴,憋笑憋得很辛苦。

众人都心思各异,因为没想到挑战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又突生变故。东方城这个一向特立独行不喜欢跟外人打交道的圣女,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做出这种骄横跋扈的事情,怎么听都有些不讲道理,因为东方玉作为东方木的孙子,的确有资格参加挑战赛,而这件事也是经过东方烈首肯的,东方云沁却横加干涉,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请城主大人定夺!”东方木垂眸掩去眼底的暗涌,开口对东方烈说。

“沁儿,你先回去。”东方烈看着东方云沁说。

“父亲,妹妹是东方城的圣女,何必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东方玉,让妹妹在这么多人面前下不来台呢?”一直神色慵懒地坐在一旁的东方云天开口说,“妹妹从小就喜欢坐轿子,她既然相中了东方玉做她的轿夫,这是东方玉的荣幸,想必三长老深明大义,不会介意的。”

东方木俨然已经被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这对兄妹气得七窍升天了,因为这简直就是在当众打他的脸!作为东方城的三长老,东方木唯一的孙子,不仅不能直接进入君子堂,如今就连参加挑战赛,凭借实力进入君子堂,都被东方云沁横加干涉!而东方云天作为圣子,非但不劝阻东方云沁,竟然说东方玉给东方云沁抬轿子是他的荣幸!

其他家族的人看戏看得倒是都很开心,觉得这比起比武来要有意思多了,能够看到东方家族的人内斗,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冷肃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气得一脸猪肝色的东方木,嘿嘿一笑问靳辰:“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靳辰唇角微勾:“有点爽。”靳辰突然觉得她都有点喜欢东方云沁了,这个蛮不讲理骄横跋扈的圣女,靳辰很欣赏,无他,只是因为倒霉的人是东方木和东方玉祖孙俩。

其实原本靳辰考虑过,东方木会不会一回到东方城就得到重用,这样会对墨青的处境不利。不过上天还是开眼的,东方木这个老贱人在迷雾森林那边的时候,一副天下唯他独尊的样子,到了这边,明明是回家,却成为了一个被排挤被冷落并且被耻笑的挂名长老。

看着东方木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靳辰确实觉得很爽,而靳辰确信的一点是,不管东方玉通过什么不入流的手段提升了实力,打算打败墨青进入君子堂,他都绝对没有机会了,甚至就连出手的机会都要被剥夺了。

这会儿不光东方木要疯了,还站在比武台上的东方玉也快要疯了,心中满是愤怒、不甘、耻辱、难堪……那些嘲讽的目光落在东方玉身上,仿佛都在说“你就是做奴才的命”……

东方烈面临一个选择,要么依了东方云沁,剥夺东方玉参加挑战赛的资格,让东方玉去给东方云沁抬轿子;要么就坚持让东方玉参加挑战赛,驳了东方云沁的面子。

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东方烈神色有些无奈地看着东方云沁说了一句:“真是拿你没办法。”

很多人都有些愕然,因为东方烈明显是选择了答应东方云沁无理的要求,这难免会让人觉得东方烈是非不分,太过娇惯女儿,却一点儿都不体恤长老。

而有些人心中跟明镜儿似的,其实对此都不意外。东方城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就是因为东方烈这个城主强势霸道的作风。作为东方城的掌权者,东方烈在面对属下的时候,行事风格从来都不是讲理和公平,而是绝对的掌控和权力。

东方烈是在通过这件事告诉所有人,他就是东方城的王,他有权力决定东方城每个人的生死,他的女儿要东方玉抬轿子,不管东方玉实力如何,都不可能进入君子堂,就是这么简单。

东方木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也冷到了极点。他已经无法再压抑自己的怒气了,看着东方烈一脸愤慨地说:“城主大人这样做,就不怕我们寒心吗?”

“老三你说你自己,别瞎带我们啊!我们都觉得城主大人的决策很英明!”东方杰这个时候绝对不会错过落井下石的机会,而他一开口,就让东方木的处境更加难堪了,因为没有其他长老再说话,似乎所有人都认同东方杰的话,赤裸裸地表明了要跟东方木划清界限。

“啊!”比武台上的东方玉,这会儿已经怒极攻心,突然大吼了一声,拔剑就朝着墨青杀了过去,“我要杀了你!”

东方云沁眼神一冷,看了英姑一眼:“去把本圣女的奴才带过来!”

英姑飞身而起,朝着比武台而去。而不过片刻之间,状似疯狂的东方玉已经跟墨青过了几招。

墨青明显感觉到东方玉的内力强横了很多,但东方玉自己显然还没有适应这一点,并且这会儿东方玉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失去理智的状态,对于墨青来说,足以应付。

在东方玉一剑还没砍到墨青身上的时候,一根红色的绳索精准地套上了他的脖子,然后猛然收紧!下一刻,东方玉脸色发紫地被英姑提在了手中。

东方烈的夫人已经不在世了,而鲜少有人知道,东方云沁身边这位永远冷着脸的英姑,事实上是东方城的第一女高手。而英姑手中的这跟绳索,就是她的武器,名唤夺命索。

“住手!”看台上的东方木大吼了一声,就要冲过去救东方玉,而东方杰十分适时地拦住了东方木,看着他语重心长地说:“老三,城主大人已经决定了,你孙子死不了,你再闹下去,对你们都没有好处。”

“父亲,我先回去了。”东方云沁话落,就从众人面前飞身而起,像是一只白蝶,翩然远去。

而英姑就那样提着被她勒着脖子的东方玉,跟着东方云沁走了。

东方木被两位长老按着坐了回去,脸色难看得要死。东方烈却若无其事地哈哈大笑了两声说:“一点家事,让各位贵客见笑了,比试继续。”

第一场比试没有进行,而第二场比试,是另外一个人挑战墨青。

墨青并没有用凌云步,也没有表现得比对手武功高出很多,中规中矩沉着冷静地取得了胜利,给众人留下的印象是,这个君子堂排在末位的弟子,虽然实力不是很突出,但是心态很稳定。

第三场比试,还是墨青接受挑战,以他胜利结束。

第四场,第五场……这已经明显不是巧合了,老董根本没有给墨青任何休息的时间,把所有挑战他的人都排在了一起,墨青面对的是车轮战。

那些一开始觉得墨青实力不是很出色,只是心态很出众的人,慢慢地眼神都变了。因为墨青面对的对手可没有一个是草包废物,墨青表现出的是遇强则更强,对上每一个不同招数和风格的对手都游刃有余,并且连续战斗数场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实力,这只能说明一点,他的实力被低估了。

这并不是墨青想要的结果,事实上老董最开始也没有把所有挑战墨青的人排在一起,因为这样并不公平,是在第二场打过之后,东方云天让人过去给老董传了话,才导致墨青连续面对了七场车轮战。

最终的结果就是,七个本以为挑战君子堂排位最末的弟子把握很大的年轻高手,最终都败了。他们都发现他们看走眼了,观战的人也都觉得看走眼了,而他们都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墨青排位最末,只是因为他是空降君子堂的最后一个弟子,并不是因为他实力最差。

而东方云天故意这样安排,目的其实很简单,他想看看,墨青究竟有什么实力,能够入了邢绝的眼。作为东方城未来的掌权者,邢绝将会成为东方云天的左膀右臂,所以东方云天会关注墨青,只是因为邢绝而已。在东方云天眼中,墨青身上并没有打着东方木徒弟的标签,或许最开始的时候有,但是被东方木亲自揭下来了,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东方木根本不在意墨青这个徒弟。

“某人真的好厉害啊!”冷肃声音幽幽地说,他发现以前墨青揍他的时候,留了很多手,根本没尽全力。虽然冷肃已经开始修炼冷星心法了,但这会儿却觉得自己对上墨青依旧赢不了。

靳辰唇角微勾:“那是自然。”对于墨青本想保持低调,却被迫成为了这场挑战赛上面最亮眼的一个,靳辰表示很淡定。经过今天,墨青很可能会引起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的注意,不管是重视还是猜忌,墨青都知道该怎么应付。

其实东方木讨厌墨青,并且对墨青很不善这件事,对于墨青在东方城的处境是很有利的。君不见这会儿东方杰正在哈哈大笑着说,当初是他安排墨青进君子堂的,他的眼光真是好极了。固然东方杰的目的是为了刺激本就气得快要发狂的东方木,但可以预见的是,排斥东方木的人,应该都不会找墨青的麻烦,因为墨青过得越好,就会让东方木越难受,这是包括东方杰在内的不少人喜闻乐见的事情。

“哈哈!珩兄弟好样的!”邢绝看到墨青神色如常地从比武台上下来,笑着握拳捶了一下墨青的肩膀说,“就知道你一定是深藏不露!”邢绝知道,墨青今天并没有展露出他的全部实力,譬如墨青那速度诡异的步法,其实在战斗中能够出奇制胜。不过邢绝当然不会跟别人说这些,墨青想要保持低调,这也是邢绝欣赏墨青的一点。

墨青接下来不需要再面对挑战了,也不会被逐出君子堂,他神色平静地在邢绝身旁坐了下来,对于时不时投注到他身上的视线视而不见,目光不着痕迹地在西门家族所在的位置上面扫视了一圈。

没有看到秦骁,墨青心中微冷。虽然东方玉只跟墨青过了几招,但足以让墨青发现东方玉的不对劲。东方玉的内力突然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并且有些不稳定,这内力是怎么来的,很值得怀疑。

这会儿本该在场的秦骁却始终未出现,让墨青突然想到了一种很诡异的可能,那就是东方玉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夺了秦骁的内力!他们修炼的功法都同出一脉,只有这样,东方玉夺了秦骁的内力才不会跟他自己的内力犯冲。

墨青又想到了他和秦骁都从东方木那里得到的有问题的天玄心法,没有见过真正天玄心法的墨青,尚未想到那本有问题的天玄心法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墨青从未修炼过,但秦骁却是修炼过的,虽然后来在墨青的提醒之下终止了修炼,但他有可能已经中了东方木的圈套……

想到这里,墨青开口对邢绝说:“邢大哥,我身体有点不适,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邢绝愣了一下,因为他并没有发现墨青的脸色有什么不对劲。不过这会儿确实也没墨青什么事情了,虽然君子堂的弟子都在这里,不过邢绝觉得墨青先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邢业问起的话他会帮墨青说话的。

于是邢绝微微点头说:“那你便回去吧。”

“多谢。”墨青点头,然后默默地站起来,离开了比武场地。

这会儿比武台上正有一场很精彩的比试,众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住了,并没有什么人关注到原本坐在比武台下方的墨青。

东方云天无意中看到了墨青悄悄离开,他眼眸微闪,跟东方烈说了一句话,然后也低调地离开了。

一直关注着墨青的靳辰发现墨青突然走了,感觉有些不对劲。不过靳辰来到东方城之后并没有跟秦骁联系过,这会儿也没想起秦骁来,所以不知道墨青为何突然离开。

“东方云天似乎追着某人走了。”冷肃小声对靳辰说。冷肃也不知道墨青要做什么,不过不管墨青要做什么,这会儿都已经被东方云天盯上了,希望不会招来什么麻烦。

靳辰微微蹙眉,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跟过去看看的时候,一转头就发现坐在不远处的南宫离正在对着她眨眼睛。

南宫离趁着没有人注意,对着靳辰打了个手势:臭丫头,为师去看看那个臭小子!

靳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多谢臭老头。

南宫离突然要走,南宫家的人完全见怪不怪,也没有人问他要去哪里。

靳辰看着南宫离离开,心中在想希望今天不要发生什么状况外的事情。

却说墨青,离开了比武场地之后没多久,就发现有人在暗中盯着他。他神色如常,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方向,继续朝着西门家所住的院子而去了。

西门家的院子这会儿看不到什么人,墨青进去之后,把每个房间都打开找了找,没有发现秦骁的影子。他找到了秦骁所住的房间,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

秦骁不见了,不可能是自己离开的,而墨青不认为西门家的人会暗中除掉秦骁,因为秦骁毕竟是西门擎的弟子,还是西门城的城主西门巍主动向东方烈提起要让秦骁回归西门家,以秦骁的性格,不可能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惹怒西门家的人。

所以秦骁失踪这件事就很不对劲了,墨青之前只是猜测,如今却觉得他应该猜到了事实。东方木抓了秦骁,然后用不知什么手段,让东方玉夺走了秦骁的一身内力。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东方玉突然增强的内力从何而来,也才能解释秦骁为何突然不见了。

虽然墨青一直以来并没有跟秦骁走得很近,他们一度立场不同,但是他们一同被东方木带到了东方城,他们的关系也跟从前不一样了。在这里,墨青不是魏国的王爷,秦骁也不是雪狼国的王爷,他们只是正阳门被带到这边来的一对师兄弟,他们的立场事实上已经一致了。

墨青并不希望秦骁出事,而现在的一切都表明,秦骁很可能已经出事了。墨青觉得如果真如他猜测的那样,秦骁被东方玉夺走内力之后会变成一个废人,而以东方木的性格,应该会斩草除根,不留秦骁的性命。

虽然觉得秦骁很可能已经凶多吉少了,但墨青还是决定再找找,因为他总觉得秦骁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墨青从秦骁的房间出来,就看到东方云天站在院中,神色冷然地看着他:“东方珩,你在这里做什么?”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一直没有看到西门靖,所以过来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你是专门过来找西门靖的?”这让东方云天有些意外,因为西门靖对东方云天来说只是个名字,没有给东方云天留下任何印象。东方云天知道西门靖之前曾经在东方云沁那里当过侍卫,前几天才回归了西门家,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墨青微微点头:“是。”

“你跟东方木关系那么差,竟然跟西门靖关系很好吗?”东方云天觉得从迷雾森林那边归来的正阳门弟子,关系似乎有些复杂。

“原本算不上很好,只是他的师父死了,我的师父要算计我们两个,所以我们就成了朋友。”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原来你知道东方木要算计你们。”

墨青说:“如果不多个心眼,我这会儿已经死了。”

“今天的比试,你没有尽全力。”东方云天看着墨青十分肯定地说,“既然都在这里,也没有别人打扰,不如就跟我打一场吧!”

东方云天关注到墨青,只是不希望君子堂混入居心叵测的人,不希望邢绝身边出现来历不明的人,而墨青除了东方木的徒弟这个身份之外,其他的来历,的确是个谜。

东方云天打算试探一下,看看墨青的真正实力。墨青的表现可以说是他本性低调无争,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刻意避免引起注意,暗地里在谋划什么。东方云天不希望是后者。

墨青并不想跟东方云天打,但显然东方云天并没有给墨青留选择的余地。

就在东方云天脚步微动,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又有个人从天而降,站在了东方云天和墨青中间。

“臭小子,你跑那么快干嘛?师叔有事要问你!”南宫离没管东方云天,一见到墨青就没好气地说。

墨青神色淡淡地问:“南宫师叔要问什么事情?”

东方云天感觉南宫离出现的时机太巧了,但一切似乎又很合理,因为南宫离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性格,而事实上南宫离的确是墨青的师叔。

“走走走!跟老夫去个地方,老夫再跟你说!”南宫离话音未落就伸手要来抓墨青。

墨青没动,东方云天却脚步微动,挡在了南宫离面前,看着南宫离说:“南宫前辈,有什么事不如直说,我也很有兴趣。”

南宫离皱眉看着东方云天:“这跟你没关系!”

“东方珩现在是东方城君子堂的人,他的一切,都跟晚辈有关系。”东方云天神色认真地说。东方云天在南宫离面前绝对算是客气的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南宫离是南宫桃花的师父。

“哼!东方木那个老贱人,除了坑徒弟之外也不会做什么了!”南宫离气哼哼地说,“老夫打算带着东方珩回南宫家,谁都别拦着!”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南宫前辈,这件事似乎有点不妥。”

“没什么不妥!”南宫离冷哼了一声说,“东方木是怎么对这个臭小子的大家都知道,你们东方家的人也不用这么假惺惺的,想用人又乱猜忌,真是小家子气!只要东方珩愿意跟老夫去南宫家,老夫就有办法带他走,你们谁都别想拦着!东方珩是正阳门这一代最好的苗子,老夫可不想看到他毁在你们手里!”

“南宫前辈难道不认为,您自己的徒儿才是正阳门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吗?”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地看着南宫离问。南宫离过来找东方珩,竟然是打算带着东方珩脱离东方城,加入南宫家族。东方云天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虽然东方木不被东方家族接纳,但东方珩资质极为出色,东方家可以不要这个弟子,但是别家也休想抢。

“哼!”南宫离十分不满地说,“老夫的乖徒儿自然是最出色的,不过老夫的乖徒儿没有学正阳门的功法,所以老夫从来都不当她是正阳门的人!”

“南宫前辈,如果你要带东方珩走,也不是不可能。”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看着南宫离说。

“有什么话就直说!”南宫离瞪着东方云天说。

“只要南宫前辈告诉晚辈,令徒现在何处,晚辈可以让南宫前辈带走东方家的弟子。”东方云天看着南宫离说。东方云天总觉得南宫离说他不知道南宫桃花在哪里是在说谎,只是南宫离不愿意告诉他而已。东方云天觉得,如果能找到那个姑娘的话,他可以让东方珩离开。

结果东方云天话音刚落,南宫离就气得吹胡子瞪眼地说:“臭小子你把老夫当什么了?想打老夫乖徒儿的主意,告诉你,没门儿!”

南宫离话落,提起墨青就跑。东方云天没有去追,神色莫名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南宫离带着墨青并没有离开城主府,到了南宫家的院子,他把墨青甩开,气哼哼地说:“臭小子,东方家那个小混蛋在打臭丫头的主意,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墨青并没有在意南宫离说什么,他神色平静地看着南宫离问:“师叔,你是不是知道东方木给我的那本天玄心法有什么问题?”

“你练了?”南宫离神色微变。

墨青微微摇头:“我没有,但是秦骁练了。”刚刚墨青突然想到要去哪里找秦骁了,因为某个对秦骁另眼相看的圣女,今天的行为明显不对劲……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