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成交/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城城主府圣女殿。

东方玉被英姑的夺命索勒着脖子,扔在了地上。他用手扒着越挣扎越紧的绳索,感觉呼吸困难,面色青紫,张着嘴一脸哀求地看着高高在上的东方云沁说不出话来。

东方云沁却没有要让英姑帮东方玉解开夺命索的意思,她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低头看着地上的东方玉,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卑微低贱的蝼蚁。

“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选择如实回答,本圣女心情好的话,或许会放了你,否则的话,后果你承担不起。”东方云沁看着东方玉冷声说。

东方玉眨了眨眼睛,表示他一定会认真回答东方云沁的问题,只要东方云沁肯放了他。

东方云沁看了一眼英姑,英姑把她的夺命索收走了,东方玉趴在地上脸色涨红地咳嗽了起来。

“跪下。”东方云沁冷声说。

东方玉终于感觉呼吸顺畅了,他垂眸,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低着头在东方云沁面前跪了下来。如果说在不久之前东方玉还是意气风发准备大展身手的话,东方云沁出现在比武场上的那一刻,彻底打碎了东方玉往上爬的美梦。

东方玉怎么都不会想到,东方云沁竟然会出现得那么巧,并且残忍地剥夺了他参加挑战赛出人头地的机会。当着所有人的面,东方云沁说东方玉只配当一个奴才,东方玉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东方云沁的属下像是带着一条狗一样带着离开,东方玉知道,他已经沦为了一个天大的笑柄。他现在满心的屈辱和愤懑,可是却无处发泄,因为即便他夺走了秦骁的内力,如今依然不是英姑的对手。

“你对西门靖做了什么?”东方云沁看着东方玉冷声问。

东方玉心中一沉,西门靖?!难道东方云沁这样对他,竟然都是因为秦骁吗?东方玉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一点,他不知道自己哪里比不上秦骁,之前东方云沁就对秦骁另眼相看,反倒对他多加苛责。而如今,东方云沁竟然因为秦骁,要毁了他的名声和前程!

但东方玉并不认为东方云沁知道秦骁这会儿在哪里,就算接下来有人找到秦骁,应该也只是残肢断臂了。东方玉觉得东方云沁怀疑他对秦骁做了什么,应该只是猜测,根本没有证据。

所以东方玉垂眸说:“我不知道圣女殿下在说什么。”

东方云沁的眼神一下子就冷到了极点,看着东方玉冷声说:“我给过你机会了!”

东方玉的身子忍不住颤了一下,以为东方云沁要对他做什么,谁知东方云沁却只是吩咐英姑把他带到地牢关起来。

东方玉被英姑扔进了圣女殿冰冷阴暗的地牢里面,英姑离开之后,东方玉握拳砸在了坚固的石门上面,脸色难看得要死,满心的愤懑不甘,几乎要把他逼疯……

英姑回到圣女殿的时候,没有看到东方云沁,心知东方云沁这会儿一定在密室里面,英姑微微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英姑总觉得东方云沁爱上秦骁,未必会得到一个好结果。可东方云沁从小就是个固执性子,她认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这会儿东方云沁才刚进了密室,就看到原本应该在床上躺着的秦骁,这会儿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东方云沁快步走过去,把秦骁拉了起来,就看到秦骁睁着眼睛,眼中却是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神采……

东方云沁有些吃力地把秦骁弄回了床上,在这过程中,秦骁的眼神没有任何波动,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你……”东方云沁站在床边,看着秦骁,开口想说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不管说什么安慰的话,在这个时候都显得太过虚伪无用。

看到秦骁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东方云沁心中突然感觉有些生气,她很不喜欢秦骁现在的样子。东方云沁看着秦骁冷声说:“西门靖,你的命是我救的,就是我的!我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对于东方云沁霸道的话,秦骁依旧无动于衷。他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上方,却什么都没有看。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变成了一个废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在这个时候,秦骁突然想到了他那个美丽又柔弱的母亲。因为母亲的去世,让年幼的秦骁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他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无人可欺。

这么多年了,秦骁心中一直都有一个信念,他要变得更强,永远都不能停下追求更高实力的脚步,而他也是这么做的。

秦骁并不是喜欢当狼王,但他觉得他应该去争那个位置,因为只有他是狼王,才能把他那些兄弟踩在脚下;秦骁并不是喜欢独来独往,可是他始终告诫自己,不要为感情所迷,要一直保持清醒。

一切的一切,如今却都成了泡影。秦骁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没有不择手段,没有十恶不赦,没有为祸天下,他只是很努力地想要活下去,想要变得更强,为什么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我可以治好你的伤。”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虽然秦骁的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但是东方云沁有办法治好,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

秦骁听到了东方云沁的话,眼神却依旧未变。秦骁知道,就算他的伤治好了,他失去的内力,是回不来了,他依旧是个废人……

“你的内力,我会想办法的。”东方云沁仿佛知道秦骁在想什么,看着秦骁说道。

秦骁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微微偏头,看向了东方云沁。

四目相对,东方云沁发现秦骁这个人太过冷漠。明明是她救了秦骁,现在还说要帮秦骁,可是她从秦骁眼中看不到感激,看不到希望,什么都看不到。东方云沁突然很想知道,秦骁到底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他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东方云沁知道,西门靖很可能并不是秦骁的本名,她事实上对秦骁的过往一无所知。东方云沁可以选择去问此时身在地牢的东方玉,但她不愿意那样,她希望有朝一日,秦骁能亲口告诉她。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办法,但是我会尽力的。”东风云沁看着秦骁说。东方云沁现在并不知道要怎么帮秦骁恢复内力,所以她不想给秦骁不切实际的希望,她只是表示她会尽力,事实就是如此。

秦骁眼底微弱的光芒又黯淡了下去,就在这时,密室门外突然传来英姑的声音:“圣女殿下,东方珩求见。”

听到东方珩这个名字,秦骁的眼睛突然又亮了起来,他开口对东方云沁说:“我要见他。”

东方云沁神色一冷:“你又怎么知道东方珩跟东方玉不是一伙的?”其实东方云沁知道东方珩跟东方玉不是一路人,但她就是觉得有点生气,因为秦骁明显不相信她,这会儿秦骁的表现,是想要跟着东方珩离开。东方云沁觉得自己费这么大力气把秦骁救回来,秦骁却这个样子,让她很不爽。

“他可以救我。”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神色冷然地说:“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

东方云沁话落就转身出了密室,秦骁心中却生出了希望。他莫名觉得,墨青这会儿过来,一定是来找他的。即便之前他们曾经有过不愉快的时候,但是如果说在东方城里面,让秦骁找出一个可以信任的人的话,那人无疑就是墨青了。秦骁一直以来都想要超越墨青,但跟东方玉对墨青的嫉妒不一样,秦骁心底其实对墨青更多的是佩服和羡慕,因为墨青就是秦骁想要成为的人的样子,仿佛无所不能,无人可欺。

秦骁知道,不管墨青因为什么来到这里找他,不找到他是不会罢休的。秦骁的确不相信东方云沁,因为他最初认识东方云沁的时候,就是被迫留在东方云沁身边的,一直都想要离开。出于惯性心理,秦骁一看到东方云沁,心中就生出了排斥,想要远离。

东方云沁刚在圣女殿中坐下,英姑带着墨青进来了。

东方云沁是第一次正眼看墨青,东方玉今早才对东方云沁说,墨青侧脸上面的红痕是故意弄出来的,他事实上是迷雾森林那边的第一美男子。这会儿东方云沁看着墨青正常的那半边脸,觉得东方玉在这件事情上面并没有说谎,墨青真正的容貌应该极为出色,甚至超越东方云沁的兄长,如今的八大家族第一美男东方云天。

“东方珩,你来找本圣女做什么?”东方云沁看着墨青冷声问。

“不知圣女今日可曾见过在下的师弟西门靖?”墨青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眼底闪过的一道暗光并没有逃脱墨青的眼睛,但东方云沁否认了秦骁在她这里,看着墨青冷声说:“我怎么知道西门靖在哪?你找他做什么?”

“既然圣女不知道在下的师弟在那里,那就告辞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完就转身出去了,并没有继续追问。

东方云沁看着墨青的背影神色莫名,英姑在东方云沁身旁说:“圣女殿下,东方珩应该是真的关心靖公子,圣女殿下不如把靖公子交给东方珩。”

东方云沁眼神一冷:“英姑,你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

英姑扑通一声就在地上跪了下来,低着头说:“奴婢该死!”

“起来,去看看我师父现在在哪里,我要见他。”东方云沁冷冷地说。秦骁断掉的筋脉东方云沁可以医治,但她却不知道秦骁失去的内力要如何找回来。事实上,这本就是一件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但东方云沁还是决定想办法试一试。她之所以留着东方玉的命,并且没有对东方玉做什么,是因为她希望把东方玉从秦骁身上夺走的内力再夺回来还给秦骁。

密室里面的秦骁,听不到外面的声音,等了许久不见东方云沁进来,他知道,墨青一定已经被东方云沁打发走了。但秦骁还是期待着,期待着墨青过来带他走,他相信墨青会有办法的。

离开圣女殿的墨青,的确在思考这个问题。现在墨青已经确认,秦骁没死,而且定然被东方云沁藏在圣女殿里的什么地方。秦骁的一身内力应该已经没有了,很可能还受了重伤,不过东方云沁是个实力很不错的药师,秦骁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危。而东方云沁救秦骁,并且出手报复东方玉,只可能有一个原因,她真的看上秦骁了,这对秦骁来说算是个好事,至少东方云沁不会害他,有东方云沁在,东方城里也没有人能够再动秦骁。

想到这里,墨青觉得他不需要跟东方云沁作对,把秦骁从东方云沁那里带走。墨青这会儿在东方城中刚刚站稳脚跟,如果他真的打算带走秦骁的话,也必然得把秦骁送出东方城去,因为东方云沁不会善罢甘休,西门家的人知道了也不会什么都不做。而这样的结果,不管对秦骁还是对墨青,都没有什么好处。

心怀希望的秦骁还在等着墨青过去拯救他,如果他知道墨青这会儿在想什么的话,恐怕连撞墙的心都有了。

墨青并没有回去观看挑战赛,而是回了自己在君子堂住的房间,很淡定地开始修炼。

挑战赛结束之后,邢绝回来了。他敲了敲墨青的房门,墨青起身过去打开门,邢绝发现说着身体不适要回来休息的墨青竟然在练功,实在是太勤奋了些。

“挑战赛结束了,没有新弟子进来。”邢绝对墨青说。其实参加挑战赛的有两个年轻高手实力和天赋都不错,只可惜他们挑错了对象,非要挑战墨青,直接导致最终参加挑战赛的所有人都落败了,君子堂还是之前的五十六个弟子,没有新人进来。

墨青微微点头,看着邢绝说:“过几天我要闭关,不知邢大哥有没有安静一点的地方可以借用一下?”

“闭关?”邢绝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我的确有一个秘密的闭关之地,没有别人知道,过两日带你去看看。”

“多谢。”墨青对邢绝说。

邢绝摆摆手:“你我兄弟,不讲那些。看你也不累的样子,走,随我出去买点东西。”

墨青站起来,跟着邢绝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邢大哥要买什么?”

“哈哈!”邢绝一开口,自己先笑了起来,“昨日答应要送星辰小兄弟一个东方城最大的麻袋,我可不能食言!咱们现在就出去找麻袋吧,星辰小兄弟这两日应该就可以到藏药库取宝了!”

墨青唇角微勾,想到靳辰,眼底闪过一丝宠溺,跟着邢绝一起到街上去找东方城最大的麻袋去了。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靳辰一早答应了冷肃和冷新月,今天要亲手为他们烤鸡吃,本来打算到城外去,可是这会儿天色有点晚了,冷肃就说让靳辰在城主府等着,他和冷新月去打野鸡带回来,然后在他们住的院子里烤鸡吃。

所以只有靳辰和冷坤一起回了他们住的地方,两人在院中坐下,冷坤开口问靳辰:“听肃儿说,那个名叫东方珩的年轻人,是你的丈夫?”

靳辰对此并不意外,也没有任何不悦,微微点头说:“是。”她并没有跟冷坤提起墨青的事情,不过冷肃对冷坤说了,她也觉得无所谓。

冷坤神色有些赞叹地说:“怪不得肃儿说你的丈夫实力远超于他,今日一见,的确如此。”

冷坤乍一听冷肃说东方城三长老的徒弟东方珩是靳辰的丈夫的时候,很是意外。今天见到墨青,冷坤又觉得就该是这样的。靳辰是南宫离的徒弟,所以墨青事实上是靳辰的大师兄,而他们两个年轻人都优秀得让人难以望其项背,会走到一起很正常。

冷肃还对冷坤说,当初是墨青和靳辰一起救了他,虽然墨青经常揍他,但事实上对他很好。冷坤对墨青自然是很欣赏的,而且因为冷肃,还有一份感激。冷坤知道墨青来八大家族不是自愿的,但如今墨青可以离开却依旧选择留在了东方城,应该是为了靳辰,因为靳辰要留下帮助冷星城。

天色微暗的时候,冷肃和冷新月一路吵吵闹闹地提着四只野鸡回来了。他们打到野鸡之后,还专门找了个小河边杀掉清理干净才带回来的,只等着烤了。

“老头,过来生火!”冷肃一点儿都不客气地支使冷坤。

冷坤看了冷肃一眼,表示他不认识冷肃这个混蛋儿子,怎么看都觉得他的“小儿子”冷星辰更顺眼更可爱。

“苏哥哥,你来生火啦!怎么可以让城主大人干活呢!太不孝顺了!”冷新月瞪着冷肃说。

冷肃当即就不满了:“傻妞,你还没嫁给我,他不是你公爹,不用孝顺他!”

冷新月抬脚就朝着冷肃踹了过去:“苏哥哥你又胡说!”

“别闹了,你们还想不想吃肉了?”靳辰抛出的威胁非常管用,冷肃和冷新月互相瞪了对方一眼,然后都笑容满面地凑到了靳辰身旁,开始找活干,一副我很勤快等会就可以吃两只烤鸡的样子……

烤鸡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冷肃和冷新月都眼睛亮晶晶地蹲在靳辰身旁,看着烤鸡就差流口水了。不得不说,这对小情人的口味也是相当有默契,无肉不欢,而且最爱的就是他们小姐姐靳辰亲手做的烤鸡。

“新月,上次的香料还有没有?”靳辰问冷新月。他们在迷雾森林里面经常要靠吃野味饱腹,为了让吃到口的东西更美味,靳辰每次碰到可以食用的香料都会收集起来留着备用,不过这次来东方城靳辰并没有带,但冷新月带了。

“有的有的!”冷新月跑回房间拿了一个布包出来,里面是靳辰独家秘制的香料包,烤鸡必备。

同时烤着四只鸡,靳辰把香料均匀地撒上去,瞬间香味就更加浓郁诱人了。冷肃咽了咽口水,突然想起曾经他顶着一张猪头脸,傻傻得什么都不知道的那段时光,那段时间他可没少吃靳辰给他烤的鸡,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十分怀念。

院中的四个人都盯着即将新鲜出炉的烤鸡,没有人注意到有个老头“虎视眈眈”地坐在他们房顶上,正盯着烤鸡流口水呢!

话说当年靳辰能够拜南宫离为师,最初就是因为一只美味的烤鸡。南宫离已经许久没有吃到他家乖徒儿亲手烤的鸡了,甚是想念。这会儿他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准备等烤鸡一熟,马上下去抢!就抢走两只好了,剩下的给他们四个人吃,足够了!

感觉差不多了,南宫离正准备飞身而下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个人出现在了院门口,他眼眸微缩,瞬间从房顶上消失了人影。

“做什么呢?隔得老远都闻到香味了。”依旧是一身白衣的东方云天唇角含笑站在门口,朝着靳辰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看到靳辰手中诱人的烤鸡,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这个香味,似曾相识啊!

“东方圣子。”冷坤站了起来,看着东方云天说,“可是找冷某有事?”

“不。”东方云天微微摇头,抬脚朝着烤鸡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你们把野味做得这么精致诱人,我很想尝尝。”

“可是我们四个人四只鸡,刚刚够吃。”冷新月一脸单纯地说,“如果分给东方圣子的话,我们就要饿肚子了。”

东方云天对冷新月倒是没有什么讨厌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冷星城的这个圣女就是这样心直口快的性子,比起东方雅那种女人好多了。

靳辰没有看东方云天,正在专心地准备最后一道工序。冷新月的话并没有阻止东方云天的脚步,他已经十分不客气地在冷坤对面坐了下来,一副等着一起品尝美味的样子。

正在这时,院外又走进来了两个人,是邢绝和墨青。

“星辰小兄弟,大哥给你送礼来了!”邢绝一进门没有注意到东方云天在,笑容爽朗地举着手中的东西看向了靳辰。

“哦?什么礼物,让我看看。”

东方云天开口,邢绝这才看到东方云天竟然坐在院子里,他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拱手对东方云天行礼:“圣子殿下。”

“不必多礼,把你要送给冷星辰的礼物拿来看看。”东方云天发现邢绝对冷坤的小儿子比他想象中还要主动热情很多,这并不是邢绝原本的性格。东方云天突然有些好奇,那个叫冷星辰的娃娃脸小子,究竟有什么魅力征服了邢绝。

邢绝神色有些尴尬地把他手中那个超级大的麻袋放在了东方云天面前的石桌上面,开口说道:“星辰小兄弟这两日要去藏药库取宝,属下答应送他一个东方城最大的麻袋用来装药材。”

东方云天微微愣了一下,看着面前那个麻袋,然后又看了一眼邢绝,唇角微勾,低声笑了起来:“邢绝,之前没发现,你原来也没有那么无趣。”

东方云天对于冷星辰准备用东方城最大的麻袋去藏药库里“抢”药材这件事,只觉得很有意思,并没有任何不悦。

冷坤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十分低调地跟在邢绝身旁的墨青,开口说道:“两位都坐吧,犬子正在准备晚餐,如果不嫌弃的话,一起吃一点。”冷坤知道东方云天是赶不走的,既然这样,不如人更多一点,有邢绝这个管靳辰叫小兄弟的人在,不管东方云天想做什么,邢绝应该都会挡着。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邢绝其实远远地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进来发现是靳辰亲自在烤鸡,也很想尝尝靳辰的手艺。

冷肃拉着冷新月,在她耳边轻声说:“等会儿别说话,要赶紧吃,不然都被他们抢了。”冷肃是不希望冷新月说错话,暴露了靳辰和墨青的身份。

冷新月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苏哥哥你放心,他们抢不过我的!”

旁边坐着的几个人其实都听到了冷肃和冷新月的对话,东方云天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尴尬,邢绝在想四只鸡似乎不够他们吃啊,他就尝尝好了。

“好了。”靳辰把烤鸡取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直勾勾地盯着,因为实在是太诱人了,不管是色泽还是香味,都让人食指大动。

“我烤的鸡,我来分,谁要抢就没得吃。”靳辰看着在座的各位说。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冷星辰,我是客人,你应该不会小气吧?”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东方圣子去冷星城打听一下,我以小气闻名冷星城。”

东方云天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叫冷星辰的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啊!

“你们俩,一人一只。”靳辰给酷爱烤鸡的冷肃和冷新月一人分了一只,两人都笑容灿烂表示很满意。

“老爹,这只是你的。”靳辰把第三只烤鸡递给了冷坤。

然后靳辰扯了看着最好吃的鸡腿,一只递给了邢绝,一只递给了墨青,然后把两只鸡翅膀掰下来给自己,只剩一只鸡身子,示意东方云天可以拿走了。

“嗯!好吃!”已经吃上的邢绝赞不绝口。

东方云天的脸色却有些黑了:“冷星辰,你这分配方式,是不是太不合理了?”东方云天觉得以他的身份,冷星辰应该把鸡腿先给他。而且七个人四只鸡,冷星辰竟然让三个人一人一只,剩下四个人一起分一只?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分配方式?

“我觉得很合理。”靳辰十分理所当然地说,“我家老爹不能饿着,这鸡是我大哥和新月一起去抓的,他们当然不能饿着。这还是因为我最近喜欢吃素,不然的话,你们一块肉都别想吃。我说东方圣子你就知足吧,三个客人,明明分给你的最多。我看你不太想吃的样子,那就给邢大哥吧。”

靳辰没等东方云天说话,自己说着就把原本要给东方云天的肉拿起来递给了邢绝。正好把鸡腿吃完的邢绝,接过来就在上面咬了一口,还来了一句:“多谢圣子殿下。”

东方云天的脸这下真的黑了,他发现冷星辰就是故意的,这会儿所有人都吃得不亦乐乎,只有东方云天一口肉都没吃到。

“冷星辰,你这烤鸡手艺不错啊。”东方云天当然不可能去抢别人吃过的,他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说。东方云天觉得这个香味实在是太像他在迷雾森林闻到过的了。

“多谢夸奖。”靳辰扔掉手中的鸡骨头,拿出一张十分男性化的帕子擦了擦嘴,对东方云天说。

“你这手艺,从哪里学来的?”东方云天看着靳辰问。

“曾经遇到的一个姑娘教的。”靳辰十分淡定地说。

“那姑娘叫什么名字?”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盯着靳辰问。

“不知道。”靳辰摇头,“我们只是在迷雾森林偶遇,她需要一点药,就拿这烤鸡秘方跟我换了。”

“你说的那姑娘,是不是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东方云天看着靳辰问。

“东方圣子怎么会知道?”靳辰反问。

东方云天沉默不语,他当然知道,因为他也在迷雾森林遇到过那个神秘的姑娘,南宫桃花……

靳辰表示,东方圣子可一定要记住,你要找的姑娘叫南宫桃花……

胃口大开的邢绝把原本属于东方云天的那一份吃得干干净净,吃完之后还有些意犹未尽,对着靳辰竖起了大拇指:“星辰小兄弟做的烤鸡实在是太好吃了!”

“那是。”靳辰唇角微勾。

“可惜有肉无酒,不如咱们现在出去喝一杯?”邢绝对靳辰说。

“我那里有几坛好酒,冷星辰你要不要去?”东方云天开口问靳辰。他觉得这个叫冷星辰的小子很有意思,并且冷星辰也遇到过那个姑娘,他或许还能从冷星辰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去了,早睡早起皮肤好。”靳辰站了起来,对邢绝说,“多谢邢大哥的麻袋,你们吃完该走就走吧,我回去睡觉了。”

靳辰话落就拿着邢绝送来的大麻袋,转身回了房间,把门给关上了。她背靠着门,眉头微皱。不管东方云天找她做什么,她都不想跟东方云天来往。东方云天很聪明,她以后还是避开东方云天比较好。

其实靳辰不知道南宫离来过,如果东方云天来的时候看到了南宫离在这里,以他的心智,肯定会盯上靳辰了。

东方云天没吃到肉,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邢绝拉着墨青喝酒去了,剩下三个人都表示,靳辰对他们真好……

夜色深深,靳辰房间的灯已经熄了,墨青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练功。

“小丫头,有点事跟你说。”墨青抱着靳辰躺在床上,开口对靳辰说。

“什么?”靳辰问。

“秦骁出事了。”墨青对靳辰说。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他怎么了?”靳辰来到东方城之后就远远地看到过秦骁一次,她知道秦骁如今回到西门家族的队伍里了,怎么会突然出事呢?

墨青把他的猜测对靳辰说了之后,靳辰神色一冷:“怪不得东方玉今天一开始那么自信,原来是夺了秦骁的内力!”

墨青问靳辰:“你说我们要去东方云沁那里把秦骁带走吗?”

“为什么要把他带走?”靳辰十分淡定地说,“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东方云沁想必喜欢上秦骁了,她的身份和地位能够更好地保护秦骁。况且她医术很厉害,秦骁肯定死不了的,我们去救他说不定坏了他的好事,他那个大冰块,有个正常的姑娘喜欢也是不容易,东方云沁比起东方雅好多了。”

墨青唇角微勾:“我也是这么想的。”

这边墨青和靳辰夫妻俩默契十足地聊完天,一起亲亲抱抱睡觉觉了,那边还在东方云沁的密室里面睁着眼睛,等着墨青去救他的秦骁,却注定要失望了。

密室的门打开,东风云沁走了进来。她不再是白日里那一身白衣,换上了一身浅紫色的裙子,看起来气质更加出众,不过秦骁听到了声音,却并没有看她一眼。

东方云沁看着床边小几上面已经冷掉的粥和菜,眼神冷了下来:“西门靖,你真的想死吗?”

“我不想死。”秦骁声音冷漠地说。

“不想死你就听我的话!不想死你就吃饭!”东方云沁冷声说。

“你为什么要救我?”秦骁转头,看向了东方云沁。他不理解东方云沁为什么要救他,还说不让他死。他们似乎谈不上交情,曾经的一点来往也并不愉快,至少秦骁是这么认为的。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冷声说:“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救你?”

“这是你的事情,我不知道。”秦骁声音冷漠地说。

看到秦骁的样子,东方云沁心中一阵气恼,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对秦骁表白,因为她不是娇弱多情的姑娘,她做不来求着男人多看她一眼的事情。

“我觉得你很适合做我的侍卫,死了可惜了。”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

“我的武功废了,做不了你的侍卫。”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所以我会把你治好,帮你把内力找回来,让你成为一个高手,如果你想进君子堂也不是不可能,唯一的条件是,你留下,做我的侍卫。”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东方云沁已经去见过她的师父东方济了,对于失去的内力如何恢复,东方济说不是没有办法,他曾经从一个流浪高手那里听说过,不过并不知道怎么做,但这至少不是没有可能的。

秦骁再次看向了东方云沁,神色冷漠地说:“成交。”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