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珍惜眼前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日邢绝和墨青真的去找了一个东方城最大的麻袋过来送给靳辰,靳辰准备今日就去东方城的藏药库里面“抢劫”去。只是药师大会结束之后,并没有人告诉过靳辰藏药库在哪里,她可以什么时候去。

所以靳辰一早准备去拜访一下东方城的圣女东方云沁,药师大会就是东方云沁办的,藏药库的主人也是东方云沁,靳辰觉得东方云沁应该会安排她的藏药库之行的。

只是靳辰还没出门,门外就传来冷新月的声音:“星辰哥哥,东方圣女找你。”

靳辰眉梢微挑,东方云沁主动来找她?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她怎么感觉,东方云沁应该不是专门过来带她去藏药库的呢?虽然靳辰对东方云沁的印象还不错,但是她们真的算不上有交情。

靳辰打开门,就看到一身淡紫色裙子的东方云沁站在门外,安安静静的样子很仙很美,无关容貌。

“星辰公子。”东方云沁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我是来带你去藏药库的。”

靳辰唇角微勾:“东方圣女真是太客气了,那咱们就走吧。”

“我也去!”冷肃和冷新月异口同声地说。

没等东方云沁说藏药库别人不能去,靳辰就白了冷肃和冷新月一人一眼:“你们两个去了又什么都不认识,留下来谈情说爱吧!”

“谁要跟他(她)谈情说爱!”两人再次异口同声,互相瞪了对方一眼。

这默契也是没谁了,东方云沁看着冷肃和冷新月这对未婚夫妻虽然吵吵闹闹但是有趣又有爱的样子,脑海中出现了昨夜秦骁眼神冷漠地对她说“成交”时候的画面,发现人跟人还真的是很不同。

东方云沁觉得冷肃和冷新月相处的模式很有趣,但她并没有渴望自己和秦骁也像冷肃和冷新月那样,因为他们不可能一样。东方云沁喜欢上秦骁,她并不想要改变秦骁原本的性格,她希望有朝一日他们能够心意相通,但她绝对不会去求秦骁爱她。

现在东方云沁和秦骁之间的牵绊是由她提出而秦骁答应的交易,这样没有什么不好。如果她把秦骁医治好,让秦骁内力恢复之后,秦骁违反了他们的交易,拒绝留下的话,她觉得是她看走眼了,秦骁并不是她认为的那种男人,到那时,她会选择把她给秦骁的所有东西都拿走,让秦骁再次变成一个废人。

靳辰和东方云沁一起离开了冷家人住的院子,东方云沁带着靳辰往一个方向走去。

八大家族的掌权者如今全都聚集在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人很多很热闹。靳辰和东方云沁一路说说笑笑地走过去,被很多人都看到了,不少人甚至觉得东方云沁和冷星辰很般配,两人都是药师,说不定会成为一对。

听到属下禀报,说东方云沁主动去找冷星辰,带冷星辰去了藏药库的东方烈,也有些怀疑自己的女儿是不是看上冷星城那个娃娃脸的小子了。毕竟东方云沁从小最爱的就是医术,曾经东方烈还中意邢绝做女婿,只可惜东方云沁看不上。

“父亲,您想多了。”东方云天想起冷星辰的样子,微微摇头说,“那小子不是妹妹会喜欢的类型。”

“是吗?”东方烈问东方云天,“你觉得沁儿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不知道,总之不会是冷星辰。”东方云天对冷星辰有点怪怪的感觉,总感觉那小子并不像他看到的那么简单。昨日他主动邀请冷星辰一起喝酒,竟然被拒绝了,东方云天觉得这事儿不太对啊!

却说靳辰跟着东方云沁,一直往城主府深处走,走到没人居住的地方,面前出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湖,背靠着一座苍翠的山,景色宜人。

湖边有一座假山,看起来颇有意境。感觉到周围有高手的气息,靳辰大概猜到东方城那个让所有药师都垂涎的藏药库在哪里了。

东方云沁走到假山前面,伸手有节奏地叩了五下,原本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假山上突然开出了一道门,东方云沁看着靳辰说:“星辰公子请吧。”

靳辰跟着东方云沁进去,假山的门就自动从身后关上了。墨青精通机关术,靳辰也跟着他学了一些,能看出这个假山里面至少有十几道机关,还只是在入口的地方。怪不得东方云沁不防着她,因为很自信任何想要进来盗宝的人都不可能活着出去吧。

外面看着并不大的假山,里面另有乾坤。东方云沁带着靳辰下了一段台阶,然后不停地换着方向又走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停在了一个石门外面。

东方云沁打开石门,一股十分奇异的药香迎面而来,靳辰一进去,眼睛就微微亮了起来。

这对药师来说,绝对是个梦寐以求的宝地。靳辰看到了保存完好的紫心果,足足有几十颗。还有几种靳辰只在书上看到过的药材,这里竟然都有。

这个藏药库足足有百米见方,药材并没有放在药柜里面,而是放在了玉石雕刻而成的半透明的盒子里。大小不一的盒子错落有致地放在各处,头顶上的夜明珠发出温润的光芒,靳辰表示,这个地方的主人如果是她就好了。

“星辰公子看中什么,都可以带走。”东方云沁十分大方地对靳辰说。靳辰的表现对东方云沁来说已经算是相当淡定了,东方云沁并没有从靳辰眼中看到贪婪,更多的是欣赏和赞叹。

“那我就不客气了。”靳辰唇角微勾,把背上背着的一个长条形的包袱解了下来。

等东方云沁看到靳辰解开包袱,打开那个被卷成一卷的超级大麻袋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她刚刚觉得靳辰并不是一个贪婪的人是她想错了……

“东方圣女可是后悔刚刚说的话了?”靳辰笑着问东方云沁。

东方云沁又看了一眼靳辰的麻袋,然后神色淡淡地摆摆手说:“不至于。当初的承诺就是你可以有一次到这里取药的机会,并没有限定数量,只要你能一次带走。”

东方云沁这么说,是因为她坐拥这个到处都是宝贝的藏药库,财大气粗而已。饶是如此,她还是有一点点心疼她的宝贝药材的,这么大个麻袋,怎么感觉都能装走这个药库里珍贵药材的四分之一了,这小子实在是太狠了……

靳辰发现藏药库里面有一个柜子,里面放着的是空盒子,想必是备用的。她问东方云沁她能不能用,东方云沁很大方地说让她自便就好。说实话,东方云沁也无法忍受这些价值连城又十分脆弱的药材被靳辰直接扔进那个大麻袋里面,简直是暴殄天物。

东方云沁没帮忙,也没干涉,就在旁边看着。她看着靳辰打开装着紫心果的玉盒,从里面取了七颗出来。只是拿了个零头而已,不算贪心。

东方云沁很快就发现,靳辰并不是什么都要,有些在东方云沁看来极其珍贵的药材靳辰却没有多看一眼,目标十分明确地在取用她想要的药材。东方云沁觉得靳辰绝对不是因为不识货,她拿的只是她自己需要的,并且每样药材被靳辰拿走的数量,最多的都不到存货的三分之一。

靳辰带个大麻袋,贪心得明目张胆,这是一个真正爱药材的药师会有的心理。如果靳辰看到这么多药材,还虚伪地对东方云沁说,她只拿一种就好,东方云沁才会觉得这个人很假。而最难能可贵的是,靳辰真正取药材的时候,很克制,并且懂得自己的需求,并不是为了霸占这些药材才拿的。

最后,靳辰用光了藏药库里备用的盒子,取了几十种药材,也才把她带来的大麻袋装了一半而已。

东方云沁轻笑了一声说:“我应该说星辰公子还是客气了一些吗?”

“东方圣女是在提醒我麻袋没装满,还可以再拿点儿?”靳辰唇角微勾。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还是别了,你再拿,我真的会心疼的。”

靳辰心满意足了,把那个相当霸气的大麻袋提了起来,准备出去的时候,被东方云沁叫住了。

“星辰公子,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东方云沁看着靳辰说。

靳辰放下她手中的麻袋,看着东方云沁问:“东方圣女有话可以直说。”靳辰拿了人家这么多药材,虽然这是她凭借自己的实力赢来的,但是东方云沁既然这么大方,还亲自带靳辰过来,靳辰觉得这个姑娘还不错。

“不知星辰公子可知道一个人的内力失去之后,要如何恢复?”东方云沁看着靳辰问。

靳辰眼底的幽光一闪而逝,东方云沁并没有看到。靳辰微微摇头说:“这个,我只是听我的师父提起过。”

“这么说,星辰公子知道如何恢复内力?”东方云沁神色微喜,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摇头:“大概知道一点,如果东方圣女有这样的病人的话,我需要看过病人的情况再确定。”

靳辰确信,东方云沁说的一定是秦骁。靳辰这会儿甚至有种感觉,今日东方云沁这么热情主动地亲自带她来藏药库,还容忍她取了这么多药材,很可能只是为了最后问她这个问题。

东方云沁是在对靳辰示好,而这原本没有必要,她的目的,是希望她请教靳辰如何帮人恢复内力的时候,靳辰如果知道,可以告诉她。

东方云沁也是很用心了,不过她就算不这么费心,靳辰也会帮秦骁的,因为如今秦骁是靳辰的朋友。

对于靳辰提出要见秦骁,东方云沁微微有些犹豫,因为除了她和英姑之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秦骁这会儿在哪,东方云沁甚至都没有告诉她的师父东方济。假如东方云沁带靳辰过去见秦骁,那么她的秘密自然就保不住了,而这是有风险的。

不过东方云沁犹豫的时间很短,她微微点头说:“我是有一个这样的病人,不过星辰公子要先答应我,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提起。”

东方云沁知道自己没权利要求靳辰帮她的时候还要为她保守秘密,但靳辰答应得很爽快:“当然,看在这些药材的份儿上,我会为东方圣女保守秘密的。”

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东方云沁觉得靳辰一定能够说到做到。对于秦骁的内力如何恢复,东方济都没有什么办法,靳辰却说可以一试,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

东方云沁和靳辰出了藏药库之后,一路又遇到了不少人。大家都知道靳辰是因为药师大会得了头名,去东方城的藏药库取宝去了。不过当他们看到靳辰竟然背着一个超级大的麻袋,里面装了整整半麻袋药材的时候,都纷纷惊愕了。这不是取宝,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劫吧!

不过东方云沁就跟在靳辰身边,她不仅亲自带靳辰去,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靳辰送回了冷家所住的院子,然后又带着靳辰去了圣女殿。这让原本就在猜测东方云沁是不是看上冷星辰的人,都觉得自己想得没错,因为东方云沁可没有对别人这么主动热情过。

靳辰是第一次来东方云沁的地盘,院中很是清幽安静,种着很多花花草草,非常雅致。

“这地方不错。”靳辰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微笑着对靳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靳辰跟着东方云沁进去,发现东方云沁所住的地方很简洁优雅,并不华丽,但看着很舒服很顺眼。房间里有两排书架,上面有不少看着有些年头的古籍,大部分都是医书。

“改天能问东方圣女借点书看看么?”靳辰问东方云沁。

东方云沁点头:“当然,我认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星辰公子不用这么客气,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不说秦骁的事情,东方云沁是真的挺欣赏这个叫冷星辰的人。首先她们都是药师,冷星辰年纪轻轻比她厉害,她是佩服的。而通过短暂的来往,东方云沁发现冷星辰这个人很有趣,身上仿佛带着一种能够吸引人的魔力,怪不得邢绝都对冷星辰刮目相看,以兄弟相称。

“我如果叫你沁儿,你不会觉得困扰么?”靳辰看着东方云沁唇角微勾,即便顶着一张娃娃脸也给人一种风流倜傥的感觉。

东方云沁很没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如果你叫我沁儿,我会叫你星儿的,只要你不觉得困扰。”

“病人在哪里?”靳辰微笑摇头,开口问东方云沁。她跟着东方云沁过来,就是想看看秦骁现在的情况。虽然说靳辰和墨青都觉得秦骁待在东方云沁这里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既然如今有机会,靳辰还是想要确认一下秦骁真的没事。

“随我过来。”东方云沁走到书架后方,打开密室的机关,带着靳辰走了进去。

秦骁睁着眼睛,不过对于靠近的脚步声无动于衷,一动都没动。

东方云沁看到床边放着的饭菜都已经吃完了,唇角微微勾了一下,然后对靳辰说:“星辰,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病人,你或许知道他是谁,但是希望你离开这里之后,就当没见过他。”

“没问题。”靳辰微微点头,秦骁猛然转头看了过来。

秦骁是听到了冷肃的声音,这会儿一转头又看到了冷肃的脸,神色微变:“冷肃,你怎么在这里?”秦骁知道冷肃如今是冷星城的圣子,但是冷肃不该出现在这里。

东方云沁神色也微微变了:“星辰,你们以前就认识吗?”东方云沁知道冷星辰和秦骁都是从迷雾森林那边来的,所以他们有原本就认识的可能性,但是冷星辰刚刚看到秦骁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她跟秦骁是旧识的样子。

“云沁你没听到他叫的是我哥的名字么?认错人了而已。”靳辰唇角微勾,看着秦骁说,“冷肃是我哥,我是冷星辰。”

秦骁皱眉看着靳辰,他的确听说冷肃有一个孪生弟弟,还在药师大会上得了头名,不过因为秦骁不知道靳辰也来了八大家族,所以并没有把冷肃突然冒出来的孪生弟弟跟靳辰联系起来。

秦骁又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没有再说话。东方云沁就坐在旁边看着,靳辰查看了一下秦骁身上的伤势,微微点头说:“处理得很好,应该很快就可以痊愈了。”

靳辰给秦骁把脉,发现秦骁的内力果然空空如也了,她并没有骗东方云沁,她的确知道一个人的内力丧失之后要如何恢复,是向谦教她的,不过从来没有用到过。

“星辰你有办法吗?”东方云沁问靳辰。

再次听到眼前之人的名字,秦骁眼眸微微一缩……冷肃突然冒出来的孪生弟弟,医术极其高明,冷星辰,星辰,秦骁终于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个冷星辰极有可能就是靳辰!

秦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心中一阵激动,伸手要去抓靳辰的时候,突然又意识到东方云沁在旁边看着,他不能暴露了靳辰的身份,又把手给收了回去。

但是秦骁的动作已经被东方云沁看到了,东方云沁感觉怪怪的,就听到靳辰说:“有办法,不过需要一些很难找的药材,有两样你的藏药库里也没有。”

东方云沁神色微喜:“星辰你可以把需要的药材写一张单子给我吗?我会去找的。”

“当然。”靳辰微微点头。

东方云沁亲自拿了文房四宝过来,靳辰写了一张很长的药材单子给东方云沁,东方云沁看过之后发现有两种药材的确没有,还需要想办法到别处去找。不过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药材只要找就肯定能找到,就算要费点时间,总归是有希望的。

“多谢。”东方云沁对靳辰说。

靳辰唇角微勾:“原来这里藏了个美男,怪不得云沁你这么紧张,眼光不错呦!”

东方云沁嗔了靳辰一眼:“别胡说,他只是我的侍卫而已。”

靳辰微微点头:“嗯,公主和侍卫什么的,挺好。”

东方云沁忍不住伸手打了靳辰一下:“你是不是想打架?”

靳辰唇角微勾:“云沁你长得这么美,我不舍得打你的。”

东方云沁突然觉得跟冷星辰在一起很舒服,让她感觉很轻松很随意,想说什么都可以,不需要猜忌任何东西,甚至可以忘记性别之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东方云沁知道,她真的想结交这个朋友了。

东方云沁正准备送靳辰走的时候,秦骁开口了:“冷星辰,我有些话,想让你带给冷肃。”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神色淡淡地问:“你跟冷圣子是旧识?如果你是想让他过来带你走的话,就不用白费力气了。”

“我既答应了你,就不会离开的。”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冷肃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让冷星辰给他带几句话。”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听到秦骁说他不会离开,东方云沁选择了相信。她把空间留给了秦骁和靳辰,因为她知道秦骁不希望她在场。秦骁的过去,是东方云沁没有参与过的,她现在并不想强求秦骁告诉她。

看到东方云沁出去,密室的门关上,秦骁直直地看着靳辰说:“你别装了,小师妹。”

靳辰唇角微勾,用原本的声音,看着秦骁说:“二师兄,你混成这样,还真是让我很意外啊。”

“你是来救我的吗?”秦骁看着靳辰问。

靳辰点头:“我会帮你恢复内力,但是带你离开就算了。”

“为何?”秦骁看着靳辰问。

“刚刚是谁答应东方云沁,说他既然已经做出了承诺,就不会离开的?”靳辰反问,“二师兄,你现在留在这里多好,有东方城的圣女罩着,没有人能动你,还有美人儿作陪,你该知足了。”

“我不想留在这里。”秦骁皱眉说,“我答应东方云沁留下,是跟她做了交易,她说她能让我的身体和内力都恢复。既然你能救我,我不需要她帮忙,自然交易就作废了。”

秦骁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毛病,靳辰却摇头说:“错,你断掉的筋脉,已经被东方云沁医治过了,这个人情你已经欠了,必须还。至于你的内力,是东方云沁专门去请我过来,我才能见到你,否则我没办法给你医治,所以帮你的还是东方云沁。你既然说是交易,那么东方云沁已经尽力做了她能做的所有事情,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留下来。”

秦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说:“可是我想跟你们走,不想留在这里。”

“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并不走,所以也没办法带你走。”靳辰对秦骁说,“墨青要留在东方城,如果你之后有什么麻烦,他会帮你的,我过两天就回冷星城去了,不过我们肯定还会再见的。”

“你……小贝才那么小,你怎么舍得撇下她来这边?”秦骁看着靳辰问。他没想过靳辰会来,是因为墨小贝才那么小,秦骁觉得靳辰不会舍得。

靳辰听到“小贝”两个字,眼神微微黯淡了一点,然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地说:“我不来的话,冷肃有性命危险。”

“你是为了冷肃过来的?”秦骁有些不可置信。他知道靳辰对冷肃很好,可是没想到竟然好到了这种程度,让秦骁突然很是羡慕。

“算是吧,我男人也在这边,所以我就来了。”靳辰很随意地说。

秦骁深深地看了一眼靳辰:“你什么时候对我能像对冷肃那样好?”

靳辰白了秦骁一眼:“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冰块儿么?这么哀怨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太奇怪了!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珍惜眼前人。”

“你就在我眼前,但你已经嫁人了。”秦骁看着靳辰说。

靳辰扶额:“少跟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谁。”什么交易不交易的,靳辰觉得她应该提示一下秦骁这个木头。

“我不知道。”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得,活该你光棍儿。”靳辰从荷包中拿出一枚扳指递给秦骁,“这是给你防身用的,里面有五支毒针,触发机关在这里。”

秦骁接过去,戴在自己的手指上,发现大小正合适,他看着靳辰说:“谢谢。”

“不用谢我,这是你大师兄的东西,先借你用用。”靳辰很随意地说。这个小暗器是墨青做的,不过墨青并没有戴过,因为觉得麻烦,之前一直在靳辰身上,这会儿靳辰觉得秦骁应该会需要,就给秦骁了。

靳辰离开的时候,秦骁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抚摸了一下手上的扳指,眼眸微微暗了暗。秦骁是迟钝,可是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喜欢靳辰的。只是他知道他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他很清楚靳辰和墨青根本不可能分开,秦骁也从没有觉得自己比墨青更优秀更适合靳辰,理智告诉秦骁,他应该把这份暗恋深埋在心底,永远不要说出来,这样对大家都好。

其实秦骁知道靳辰刚刚说“珍惜眼前人”的时候指的是谁,但是秦骁现在真的不喜欢东方云沁,东方云沁也说了他们之间只是交易,秦骁觉得既然是交易,他遵守承诺即可。

东方云沁送靳辰离开的时候,半开玩笑地问靳辰:“你给你大哥带话之后,你大哥不会来找我要人吧?”

“不会。”靳辰很肯定地摇头。

东方云沁微微一愣:“你怎么知道?”

靳辰唇角微勾:“里面那人自己说了他答应你要留下,没打算离开。”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星辰你真的很有趣,等我父亲寿辰之后,你留在东方城多玩几天吧。”

“不了。”靳辰微微摇头,“不过我们肯定会再见的。”

东方云沁送到了门口,靳辰出门之前,靠近东方云沁,在她耳边轻声说:“对付那种像木头一样不解风情的男人,云沁你可要主动一点儿,才能抱得美男归。”

东方云沁脸色一下子就有点红了,还没推开靳辰,不远处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东方云天皱眉看着十分亲昵地站在一起的东方云沁和靳辰。今天一早东方云天还对东方烈说,东方云沁不会喜欢冷星辰这种类型的,可是这会儿亲眼看到东方云沁和冷星辰十分暧昧的样子,让东方云天感觉怪怪的,而且莫名觉得很碍眼。

“咳咳,云沁,我先走了,回见。”靳辰没有理会东方云天,对着东方云沁摆摆手,然后就潇洒地离开了。

东方云天皱眉看着靳辰的背影,然后转头看着东方云沁说:“你喜欢那个小子?”

东方云沁摇头:“没有,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朋友需要那么亲密吗?”东方云天皱眉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神色有些奇怪地看着东方云天说:“大哥,我交个朋友而已,你怎么一副我抢了你媳妇儿的样子?我才要怀疑你是不是喜欢上冷星辰了呢,你看他的眼神怪怪的。”

东方云天神色一僵,轻哼了一声说:“胡说八道什么,你大哥我是心有所属了,不过那姑娘不在这里。”

“哦?”东方云沁很好奇地问,“大哥喜欢的难道是南宫家五长老的那个女徒弟?”当时东方云天主动问南宫离的时候,东方云沁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嗯。”东方云天点头承认了。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大哥,真的很好奇你喜欢的姑娘会是什么样子。”

“你会见到的。”东方云天十分自信地说。

秦骁失踪的事情,西门家的人发现了之后,什么都没做,也没有跟东方烈提起过。因为之前西门家往东方城君子堂安插细作的事情被暴露了出来,西门家最近很是低调,只想着这边事了赶紧回去,少了一个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的人,没有人在意。

东方烈得知东方云沁竟然亲自带着冷星辰,去藏药库取走了半个麻袋的珍贵药材,真的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太对劲了。因为那个藏药库就是东方烈为了东方云沁这个女儿建的,东方烈知道东方云沁有多宝贝里面的药材,如今东方云沁的行为,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觉得她对冷星辰非同寻常了。

东方烈找了东方云沁过来,一见面就对东方云沁说:“沁儿,你喜欢冷星城那个小药师的话,就让他入赘,为父给你做主,冷坤不会有意见。”

东方烈十分霸道的话把东方云沁给雷到了,她神色无奈地说:“父亲,我没有喜欢冷星辰,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那你怎么对那个小子那么好?”东方烈不解地问。

“都说了我们是朋友嘛。”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父亲,我有喜欢的人了,不过现在暂时保密,等合适的机会,我会告诉你们他是谁的。”

东方烈微微皱眉:“你有意中人了?不是冷星辰,难道是邢绝?”

东方云沁轻咳了两声:“父亲,我都说过好几遍了,我不喜欢邢绝。”

“罢了罢了,随你吧。”东方烈说,他觉得不管他的女儿喜欢哪个男人,都是那个男人的幸运,一定能够如愿以偿。

第二天一大早,靳辰是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墨青已经走了。她微微皱眉,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做好伪装,推开门就看到一队人马气势汹汹地站在院子里,正在跟冷坤对峙,冷肃和冷新月都站在冷坤身旁。

“冷星辰,你昨日去藏药库拿了半麻袋的药材还不够,昨夜竟然又去藏药库偷盗!”为首的一个年轻男子看着靳辰冷冷地说,“立刻把所有的药材都交出来,这次你们冷星城休想善了!”

“放屁!”冷肃怒了,“你有什么证据,就说我弟弟偷了你们的破药材?没有证据的话,立刻滚出去!”

“给我搜!把证据搜出来,看他们还怎么狡辩!”为首的男子一声令下,他带过来的一群人都四散开来,准备到各处去搜查。

“站住!”靳辰看着为首的男人冷声说,“你是哪位?报上名来。”

“哼!”为首的男子冷哼了一声说,“我是君子堂排名第十五的弟子东方旭,东方城的八长老是我的爷爷!”

“好,东方旭是吧?”靳辰面无表情地说,“这里是东方城招待冷星城城主住的地方,你一个君子堂的弟子就想带人随便搜,你现在告诉我,这是东方城主的意思,还是东方城圣子或者圣女的意思?如果都不是的话,带着你的人立刻滚出去!”

“小子,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东方旭看着靳辰冷笑,“你们冷星城的人,在我们东方家的人眼中,都是奴才!你不过一个小药师而已,就敢这么嚣张,信不信本公子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你!”

靳辰伸手阻止了要暴怒而起的冷肃,看着东方旭冷笑了一声说:“你这么牛,怎么不上天呢?”

下一刻,东方旭根本没看清靳辰是怎么靠近他的,总之他这个君子堂排名第十五位的高手,竟然被靳辰一脚踹飞了出去……

这下东方旭真的“上天”了,东方烈带着几位长老出现在门口。靳辰眼神一冷,既然某些人想要找她麻烦,那就看看到最后谁更麻烦!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