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你成亲了吗?/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爷,就是那个小子,昨夜偷了藏药库的宝物,我好声好气询问他,他不仅不承认,竟然动手打我!”东方旭捂着发疼的胸口,跑到东方济身旁,指着靳辰大声说,完全贯彻了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

东方济目光冷然地看着靳辰:“冷星辰,你当这里是冷星城,可以任由你为所欲为吗?”

靳辰唇角微勾:“这里是东方城,所以你们君子堂的一个弟子,就可以对我们冷氏一族为所欲为么?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你这个混蛋!明明是你没有任何证据就闯进来,还出言不逊,说我们冷星城的人在你眼中都是奴才,星辰哥哥打你都是轻的,我还想打你呢!”冷新月握着拳头,怒气冲冲地看着东方旭说。

“都住口。”东方烈面色冷然地说,然后转头看向了冷坤,“昨日冷星辰去过藏药库,昨夜藏药库就失窃了,他有重大的嫌疑。这件事关乎东方城的颜面和冷星城的声誉,冷城主认为该当如何?”

冷坤神色淡淡地说:“对于东方城藏药库失窃一事,冷某很抱歉,但这件事,跟我的儿子没有任何关系。”

“有没有关系冷城主说了不算。”东方济冷声说,“只要让我们搜过这里,如果没搜到昨夜失窃的药材,老夫会亲自向你们道歉。”

“真是可笑。”靳辰冷笑了一声,看着东方济说,“东方大师,为什么只有我有重大嫌疑,我觉得你跟你孙子才有重大嫌疑!”

“你胡说什么?”东方济瞬间就怒了。

“昨日我是去过你们东方城的藏药库,是被东方圣女亲自带去的,但是东方圣女并没有告诉我藏药库各处的机关,我可不敢以身涉险。如果我真想多拿点药材,昨天白天一次性把我那个大麻袋装满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节外生枝多此一举呢?”靳辰看着东方济冷声说,“大家都知道,能够随意进出藏药库的,除了东方圣女之外,就是东方大师你了。东方圣女当然不可能做出盗窃之事,因为藏药库本就是她的所有物,这样看来,最大的嫌疑人,应该是东方大师才对。”

“没错!星辰哥哥你真聪明,肯定是这个老头嫉妒星辰哥哥你年少有为,怕你超越了他,所以故意栽赃陷害你的!”冷新月大声说。

靳辰唇角微勾,伸手揉了揉冷新月的脑袋说:“新月妹妹,谦虚一点儿,不用说出来,大家都明白的。”

“嗯!我很谦虚的,星辰哥哥就是最厉害的!”冷新月十分骄傲地说。

“信口雌黄!”东方济气得脸色都红了,“好一个颠倒黑白!你以为你这番胡言乱语有人相信吗?”

“只要不是脑子进水的人,为什么不相信?”靳辰唇角微勾,“我觉得我的分析很合理啊,不如东方大师告诉我,为什么我昨天白天不一次性把想要的药材都拿了,非要晚上再去偷?”

对于靳辰的问题,东方济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东方烈眼神一冷,目光在东方济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开口冷声说:“既然这样的话,这里和八长老的住处一起搜查!冷星辰你可还有什么意见?”

靳辰唇角微勾:“当然……没有意见,很公平,我很期待搜查的结果。”

“城主大人是不相信老夫吗?”东方济听到要搜查他那里,一副受到了极大侮辱的样子。

东方烈神色淡淡地说:“正是因为相信八长老,所以才要让人去搜一下,省得外人说是非。”

“既然如此,老夫亲自带人去搜!”东方济说着就要带着他的孙子离开。

下一刻,靳辰却飞身而起挡在了东方济面前,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东方大师,如果我自己的地方自己搜查,有人会信么?所以为了您老的清白,搜查的事情,还是让别人去做吧,我可是为你好,你觉得呢?”

“大长老带人去。”东方烈开口。

“是。”东方广微微点头,带着几个人要走的时候,靳辰给冷肃打了个眼色,冷肃立刻跟了上去。

“你们都是自己人,我觉得应该让我冷家出一个人过去监督,想必东方城主不会有意见。”靳辰看着东方烈微微一笑说。

“可以。”东方烈点头,冷肃就跟着东方广一行人一起走了。

被拦下的东方济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站在一旁,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并没有人看到。

而被东方烈派去搜查冷家人所住院子的几个弟子,很快就有结果了。

“城主大人,搜到了这个。”一个弟子拿着一个不小的包袱出现在众人面前。

“冷星辰,你作何解释?”东方烈看着靳辰冷声问。

“东方城主这样,会让我怀疑你的英明的。”靳辰唇角微勾,“这如果真是我偷的,我会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等着你们过来找吗?我会一点儿都不紧张地让你们去搜吗?”

靳辰说着走到了那个包袱跟前,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解开包袱,然后十分惊讶地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东西,一脸疑惑地说:“这玉佩,可不是我的啊。”

东方旭脸色一变,低头一看,自己腰间的玉佩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他心中一阵慌乱,靳辰的眼神已经落在了东方旭的身上:“这个旭字,应该是东方大师孙子的玉佩吧。”

反转来得太快,刚刚东方城的人都已经认定冷星辰就是盗宝之人了,这会儿因为一块玉佩,冒头又指向了东方旭。

“是你!你刚刚偷了我的玉佩放进去的!”东方旭看着靳辰冷声说。

“你觉得我在东方城主眼皮子底下做小动作,能不被发现吗?你这是质疑你们城主的眼力啊!”靳辰唇角微勾,“反正我是没有你说的那么能耐,既然你们都觉得我这里出现了赃物,就认定是我偷的,那么这赃物里面有东方旭的玉佩,就可以认定,是东方旭偷了药材之后,栽赃给我的。”

靳辰看到东方旭气势汹汹过来要搜查的时候,其实就猜到赃物很可能已经被放进了这个院子里,而这并不难办到,因为伺候的下人都是东方城的人。所以靳辰刚刚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东方旭的玉佩拿在手中,然后又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放进了包袱里面。靳辰表示,栽赃什么的,谁不会啊,看谁段数更高!

“东方城主,依冷某看,这件事多半是东方家的家事了。”冷坤面无表情地说,意思就是东方家的人监守自盗还栽赃嫁祸他的儿子。

“请城主大人明鉴,老夫从未把藏药库的所在和机关告诉过旭儿,他不可能是盗窃之人!”东方济对东方烈说。

“也对。”靳辰接了一句,“那就是东方大师偷了之后,让东方旭暗中栽赃于我,就只有这样可以解释了。”

东方济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一脸愤怒地看着靳辰说:“胡言乱语!简直是胡言乱语!”

“我心平气和地帮你们分析,就是胡言乱语?东方大师你在这里大吼大叫,我看你才是恼羞成怒呢!”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城主大人……”东方济开口想要辩解,东方烈猛然抬手:“都住口!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们走!”

东方烈起身面色冷然地走了,东方济回头眼神冷鸷地看了靳辰一眼,眼中的威胁意味很浓厚。靳辰唇角微勾,对着东方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把东方济给气了个半死。

“星辰哥哥,一定是那个贼老头陷害你的!”冷新月一脸气愤地说,“那个老头一看就是嫉妒星辰哥哥这么年轻医术还比他厉害!”

靳辰摇摇头笑了:“新月,你哥我知道在你心里我是最厉害的,不过这件事恐怕不是这么简单。”

靳辰几乎可以确信,一定是东方济祖孙在陷害她,不过原因定然不是冷新月说的那样。冷星城的确很忌惮东方城,因为冷星城的很多百姓都在东方城当奴隶。如今既然已经撕破脸了,东方济不会善罢甘休,靳辰也不会。忍气吞声只会让某些人得寸进尺,东方济这个成名已久的药师,靳辰正在考虑要怎么一次性拍死他……

却说那边去搜查东方济住处的人,并没有在那里发现昨夜藏药库失窃的药材,东方广正准备带人离开的时候,一直在东方济的书架旁边流连,这里摸摸那里碰碰的冷肃,无意中动了一本书,触动了书架上面的机关,露出了东方济书房地下的一个密室通道。

“哎呀呀!如果有赃物的话,那肯定是藏在这里面了!”冷肃说着就要下去,东方广微微皱眉,心知不管下面有什么,既然已经被冷肃看到了,如果不去搜的话,冷星城的人是不会服气的。

东方广走在最前面,冷肃就跟在他身后,很快进入了东方济这个不为人知的密室。

只是很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站在了那里,冷肃忍不住骂了一句:“原来是个变态老淫贼!”

只见东方济的密室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床,上面绑着一个妙龄少女,少女的衣服上面还有斑斑血迹,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而这个密室里面有一个长长的木架子,上面挂着各种各样变态的刑具,床边放着的鞭子上面还带着未干的血迹,用脚趾想都知道东方济在这里做了什么龌龊的事情。

外人眼中八大家族最厉害的药师,仁心仁德的东方济,骨子里其实是个囚禁女奴,以折磨女人为乐的老变态。不得不说,这反差实在是太大,饶是东方广见多识广,这会儿看到那些五花八门的刑具,和那个比他们这些长老的孙女年纪都要小的少女,还是感觉有些恶心。

冷肃都快吐了,本来是来找赃物的,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收获”,如果不是他们今日发现的话,还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要遭到东方济的毒手。

“大长老,还是让人赶紧去看看那个姑娘吧。”冷肃对东方广说。

东方广挥手,他的一个徒弟上前探了一下那姑娘的鼻息,转头说:“还活着,应该是中了迷药。”

那个可怜的少女被解开之后,所有人都看到她背部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鞭痕触目惊心,鲜红的血都洇湿了衣服。

“走!”东方广面色微沉,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一起离开了那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城主府里面,东方济还在极力跟东方烈辩解,说都是冷星辰在污蔑他,他绝对没有偷那些药材。

东方烈只是听着,没有说话。东方云天神色慵懒地坐在一旁,而东方济不知道的是,他的徒弟东方云沁这会儿也在这个房间里,只是并没有出现在东方济面前。

东方云沁一早就收到了昨夜藏药库失窃的消息,因为看守藏药库的高手最先通知的是东方云沁。东方云沁不相信她想要引为知交好友的冷星辰会做出这种事情,她同样也无法相信她一直尊敬的师父会监守自盗。所以东方云沁没有出现,而是亲自请了东方烈去处理这件事,因为不管是什么结果,都不是东方云沁希望看到的。

这会儿东方云沁满心的失望,因为她已经确定,昨夜的事情一定是东方济做的,然后让东方旭栽赃嫁祸给冷星辰。而原因,东方云沁一开始想不通,刚刚却突然想通了。

一直以来,东方济都试图撮合东方旭和东方云沁,想让他的孙子成为东方城主的乘龙快婿。而东方旭人品很差,东方云沁十分讨厌他。如果不是看在东方济的面子上,东方云沁早就让东方旭去给她当奴才了,东方旭哪里还能进入君子堂,过得那么春风得意。

而东方云沁知道,昨日她和冷星辰在一起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背地里都在议论她看上冷星辰了,甚至东方烈还说要让冷星辰入赘东方家。不过对于这些,东方云沁都付之一笑,觉得不用在意,她觉得冷星辰也不会在意,不需要跟外人解释。

只是这件事,却触到了东方济的神经。东方云沁突然发现,自己一向自诩耳聪目明,看人很准,却没有发现她这么多年敬仰尊重的师父竟然是个这样的小人。东方济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来栽赃陷害无辜之人,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东方云沁很快就会知道,东方济比她想象的还要下作一百倍,甚至可谓是下流至极……

东方广特地跟冷肃说,希望冷肃可以保密,因为如果东方城的长老闹出这样的丑闻来,对于东方城的名声是极大的污点。

冷肃并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说这件事可以商量。东方广也没再说什么,因为他需要先去请示东方烈。

东方广让人把那个受伤的少女秘密安顿到了别处,他自己去见东方烈。

一进门看到了东方济,东方广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拱手对东方烈说:“城主大人,没有搜到昨夜失窃的药材。”

“知道了。”东方烈一点儿都不意外,因为药材已经找到了。而就算没有在装药材的那个包袱里面找到东方旭的玉佩,东方烈也没办法不怀疑东方济,因为冷星辰说的话有理有据,根本无从反驳,冷星辰根本任何理由昨夜要去冒险偷盗。

“还有一事。”东方广微微垂眸说,“老夫在八长老的书房发现了一个密室……”

东方济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东方烈眼神一冷,看着东方广说:“继续说,密室里有什么?”

“密室里面有一个十四岁的姑娘,还有很多刑具。”东方广话落,东方济面如死灰,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看着东方烈神色焦急地说:“城主大人,你听我解释!”

东方烈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济,万万没想到东方济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情来!如果换了另外一个长老,或许东方烈不会这么愤怒,可东方济不是一般的长老,他是东方云沁的师父!东方烈一想到他自己的宝贝女儿那么长时间都跟这个心思龌龊无耻下流的老贱人在一起,就恨不得立刻杀了东方济!

而听到这些的东方云沁,气得身子都在有些颤抖。东方济教她医术的时候,一直都是在东方济的书房里面,可东方云沁又怎么会想到,就在她的脚下,竟然有一个那么阴暗无光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受过了东方济的折磨!

“不用解释,杀了吧。”东方云天眼神一冷,厌恶地看了一眼东方济。

“圣子殿下饶命!城主大人饶命!”东方济心惊胆战,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不过是想要栽赃冷星城一个小药师而已,最后竟然把自己害到了这般境地。当时东方济对于要去他那里搜查很紧张,不是怕有人在他那里发现失窃的药材,因为那些药材并不在他那里,他怕的就是他藏了多年的秘密被人发现。东方济还存了侥幸心理,想着他的密室机关那么隐秘,不会被发现的,可却没想到,他最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是暴露了。

东方济也知道,如果他不是东方云沁的师父,只是一个医术高明的药师,东方烈说不定会网开一面,看在他活着还很有价值的份儿上,放他一马。可因为他是东方云沁的师父,东方烈和东方云天都无法容忍,因为他们会怀疑他对东方云沁也存了龌龊的心思,虽然东方济并没有对东方云沁做什么,不过那是因为他不敢……

“沁儿,你决定吧。”东方烈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神色冷漠地看了东方济一眼,很快转移了视线,声音冰冷地说:“让他交代他都害过多少姑娘,然后就杀了吧,他的儿孙,也都不用留了!”

东方云沁话落就离开了,东方济脸色惨白,跌倒在了地上,眼中满是绝望。东方济一直在东方城这么得意,最大的倚仗其实是东方云沁,因为他是东方云沁的师父。而东方城有十几位药师,有两位药师的水平并不比东方济差很多,这些年一直被东方济仗着长老身份暗中打压,才没有出头。东方济医术高明,却并没有达到无人能够替代的程度,而如今正是因为他是东方云沁的师父,所以他的龌龊行径,东方家的人容不下。

东方云沁绝不是一个心善的人,她曾经尊重东方济,那是因为她眼中的东方济是她传道授业的恩师,可是如今这一切都变得很讽刺,一向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东方云沁,到今天才发现,最卑鄙无耻的那个人,一直就在她身边。她无法忍受这一点,所以她对东方济的处置就是,断子绝孙……

东方云沁回到圣女殿之后,脸色还是很难看。她打开密室走进去,发现秦骁坐在床上,正在看一本她昨日随手放在这里的医书。

东方云沁走过去坐下,看着秦骁问:“你师父是个什么样的人?”

秦骁放下手中的书,面无表情地说:“一个小人。”

“你什么时候知道你师父是个小人的?”东方云沁问秦骁。

“拜师那天。”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你真幸运。”东方云沁苦笑了一声,“我到今日才知道我的师父是个卑鄙无耻之徒。”

“何必在意?”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我的师父教我武功,是想要利用我,我们不过各取所需,当成一场交易即可,你也一样。”

“你是在安慰我吗?”东方云沁看着秦骁问。

“你想多了。”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你的真名叫什么?”东方云沁看着秦骁问。这不是她第一次问秦骁,却是她救了秦骁之后的第一次。东方云沁原本很有耐心,想等着秦骁主动告诉她。可是现在她突然很想知道,只有一个名字就好。

“秦骁。”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东方云沁看着秦骁,微微一笑说,“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西门靖了,只是秦骁。”

秦骁微微皱眉,看着东方云沁:“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出去了?”

“当然。”东方云沁微微点头,“我想让你做我的侍卫,不是奴隶。你可以住回你之前住的房间,不过你现在内力还没恢复,最好不要出去乱跑。”

秦骁微微点头,看着东方云沁问:“那我可以见见我的师兄和师弟吗?”

师兄说的是东方珩,师弟的话……东方云沁想起来了,北堂家七长老的徒弟应该是秦骁的师弟,名字好像叫做北堂洵,一个看起来很阳光俊朗的年轻人,跟北堂家的圣子一直形影不离。

“看来你跟你师兄和师弟关系都不错。”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不知你跟你那位南宫师妹,关系怎么样?”东方云沁没想过秦骁会喜欢他的师妹这种可能,只是突然想起来那位神秘的南宫姑娘,是她大哥东方云天的心上人,有些好奇,想要问问秦骁。

“不怎么样。”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看秦骁不愿意多说,东方云沁也没再问。秦骁很快从密室里面搬了出来,住进了东方云沁隔壁的房间。而圣女殿中原本的那些美男,已经都被东方云沁遣散了,只留下了英姑和一个从小照顾东方云沁的老嬷嬷。

冷肃回去之后,就把之前搜查东方济那里的事情跟靳辰说了。靳辰眼神一冷:“看来这次不需要我动手了,那个老贱人必死无疑!”是因为靳辰,东方济那里才被搜查的,靳辰却也没想到,东方济比她想象的还要龌龊百倍。

“不一定吧。”冷肃说,“虽然我觉得那个死老头应该被千刀万剐,但是东方烈可未必会把他杀了,他毕竟是东方城最厉害的药师,还是东方圣女的师父。”

靳辰微微摇头:“正因为他是东方云沁的师父,所以他这次死定了。”

东方烈当然会怀疑东方济对东方云沁很可能也存了龌龊的心思,因为那样变态无耻的人,背地里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这件事如今还有被压下去,不让外人知道的可能,前提是把东方济一家斩草除根。一旦让东方济活着,这些事情早晚都藏不住,而东方云沁的名声也会沾上永远的污点。

况且靳辰觉得,东方云沁也不会容忍东方济活着的,因为东方云沁本就是一个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

如此靳辰倒是不用费心去想要怎么解决东方济了,因为靳辰已经在无意中把东方济推上了绝路,没有翻身的可能。

经过东方广的审问,东方济都招了,他这些年残害过的无辜少女竟然有二十多个,每一个都是被他活生生折磨死的。而他专挑那些无依无靠的孤女下手,做得很小心,所以这些年都没有被人发现。东方城里有少女失踪,也只会被当做是采花贼做的。

当晚东方济和他的儿孙全部都被秘密处死了,尸体都被烧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而东方济住的院子被封了起来,在东方烈寿辰之后,那里将会被拆除。

昨日一早东方旭带着人去冷家人住的地方闹,之后东方烈也去了,自然不可能没有任何风声传出去。暗中的声音都在说,东方济出于嫉妒,故意栽赃陷害冷星辰,惹怒了东方烈,全家都被处死了。

其实很多人都不太相信这个说法,因为他们都不相信东方烈为了给冷星辰一个公道,会把东方城最厉害的药师给处死,而且是让他断子绝孙。

不过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倒是让其他家族的人再次看到了东方家行事手段有多么狠辣果断。如果是他们的话,除非东方济要叛变,否则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舍弃这样一个很有价值的药师的。

而这天,就是东方烈的寿辰了。

寿宴在晚上,上午的时候,秦骁再次提起他要见东方珩和北堂洵,说这次寿宴过后,北堂洵就要走了。东方云沁答应了,让英姑去找了墨青,然后又让墨青去找了齐皓诚过来。

“大师兄,东方圣女找我们做什么?”齐皓诚问墨青,他并不知道秦骁的事情。

“去了就知道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云天远远地看到墨青和齐皓诚一起进了东方云沁的院子,眼眸微闪,悄无声息地跟了过来。

东方云沁很大方地让他们师兄弟三人单独见面,齐皓诚对于秦骁竟然躲在东方云沁这里表示很意外。

“二师兄,混得不错嘛。”齐皓诚唇角微勾,“看来你很快就会成为东方城城主的乘龙快婿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秦骁神色淡淡地摇头。

“你找我们过来有事?”齐皓诚问。

“帮我个忙。”秦骁看着墨青和齐皓诚说,“除掉东方木和东方雅。”

“你自己……”齐皓诚感觉秦骁怪怪的,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

“我的内力被东方玉夺走了,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齐皓诚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墨青一眼,发现墨青并不意外的样子,想必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你可以让东方云沁帮你。”墨青看着秦骁说。

秦骁微微皱眉:“我不想求她。如果东方木还活着,迟早还会找你的麻烦,我们上次联手要杀他失败了,这次不能再留着这个祸害。我现在是没办法,你们两人联手,应该没有问题。”

对于秦骁的话,墨青其实是认同的,因为东方木并不仅仅是秦骁的麻烦,对于墨青来说,也是一个麻烦。墨青本来打算的是等东方烈寿辰过了之后,他闭关修炼冷星心法,然后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除掉东方木了。只是如今秦骁请墨青和齐皓诚一起出手,墨青觉得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为什么要杀东方雅呢?”齐皓诚有些不解地问。

“没有为什么,她该死。”秦骁冷声说。

“师兄弟一场,看你如今这么凄惨,这个忙我和大师兄就帮了。”齐皓诚拍了拍秦骁的肩膀说。

“多谢。”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对了,跟你们说一声,等今日东方城主寿辰一过,我就不回北堂家了,直接回家去。”齐皓诚对秦骁和墨青说。

“你师父肯放你走?”墨青看着齐皓诚问。

“他要不放我就自己跑!”齐皓诚没好气地说,“当初那老头说的就是让我过来这边看看而已,我媳妇儿和儿子都在家里,我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边了!”

“你还是说服你师父让他放你走比较好,省得麻烦。”墨青对齐皓诚说。

“我知道,我会想办法的。”齐皓诚微微点头,“不过现在看来,你们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去了。”

“我暂时回不去。”秦骁神色淡淡地说,“小师妹在……”

墨青眼神一冷,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头顶。秦骁眉头微皱,故意咳了两声,然后继续说:“小师妹在哪我们也都不知道,不过想必以她的能耐,会过得很好的。”

齐皓诚唇角微勾,对着秦骁竖起了大拇指:原来你是个深藏不露的演技派。

秦骁却皱眉看向了墨青:我们之前的计划很可能被人听去了,现在怎么办?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按照原计划行事,你有事再找我。”话落就起身,示意齐皓诚跟他一起走了。

墨青离开圣女殿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白色的衣角从不远处一闪而逝,他已经猜到刚刚偷听的人是谁了。

东方云沁正在房间里面看书,东方云天进来了。

“妹妹,你隔壁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东方云天坐下,看着东方云沁问。

“我的侍卫。”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说。

“你喜欢他没关系,但是从正阳门过来的几个弟子都有些神秘,我听说北堂洵年纪轻轻已经有好几个儿子了,你最好搞清楚,你这个侍卫在那边是不是已经有妻有儿。”东方云天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微微愣了一下,知道东方云天是好意,她微微点头说:“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弄清楚的。”话落东方云沁又看着东方云天说,“大哥你自己呢?你喜欢的那位南宫姑娘,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嫁人?”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十分自信地说:“她的眼睛看起来才十五六岁的样子,不可能那么早嫁人,况且那边的男人都那么弱,她肯定看不上。”

“如果她真的嫁人了呢?”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我喜欢的女人,如果真嫁了人,我就把她嫁的男人给杀了,把她抢过来。”

东方云沁微微皱眉:“大哥,不要强求。”

“没有女人会拒绝你大哥我的,所以你的假设不成立。”东方云天自信满满地说。

东方云天走了之后,东方云沁去了隔壁,见到了秦骁。

“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

秦骁“嗯”了一声,就听到东方云沁说:“你成亲了吗?”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