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找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对他来说,东方雅什么都不是,他并不认为自己成过亲,那只是一场无关紧要的闹剧,他觉得没有必要跟东方云沁解释那么多。

东方云沁心中微松,微微一笑说:“那就好,如果你真的成亲了,我要考虑是不是让你回家去了。”东方云沁之前的确没想过这个问题,如今问了,答案她很满意。

却说东方云天,对于正阳门的三个男弟子关系竟然还不错这件事有点意外,因为原本正阳门就由四大家族的人组成,前去正阳门的四个长老彼此之间关系并不怎么好,他们的徒弟应该也不会经常来往才是。

东方云天听到秦骁提起“小师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之后说的话又没有任何破绽,但还是让东方云天起了一点疑心,他莫名有种感觉,那位南宫姑娘肯定不会一直待在迷雾森林里面,说不定已经来了东方城,只是没有现身而已。东方云天觉得,他应该盯着南宫离,如果那位南宫桃花姑娘真的来了东方城,肯定会跟南宫离见面的。

傍晚时分,靳辰打开房门走出来,冷新月立刻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星辰哥哥,我们该去参加宴会了!”

“嗯。”靳辰微微点头。她如今一有空就在修炼,冷星心法的第五层是个分水岭,她总感觉很接近了,但是一直都没有突破。

一行四人前去参加东方烈的寿宴的时候,路上遇到了邢绝和墨青。

“星辰小兄弟,听说你们明日就走了?”邢绝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对。”

“这么着急做什么?”邢绝笑着说,“大哥还说改天再请你喝酒呢!”

“来日方长,以后还有机会。”靳辰微微一笑说。

墨青和靳辰不着痕迹地对视了一眼,明天要走的事情是早就定下来的,靳辰告诉过墨青了,今晚墨青还会去找她。

寿宴很热闹,各家都送上了很贵重的礼物,东方烈一一道谢,一派其乐融融。

只是墨青扫视了一圈,发现东方木竟然没有出现在宴会上。墨青确认东方木不久之前还在东方城的城主府里,而墨青和齐皓诚原定的计划是寿宴之后动手。如今东方木没出现,有可能是东方木自觉在东方城没有地位,怕出来被人取笑,还有一种可能,是东方木要趁着寿宴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做点什么……

墨青看了一眼坐在东方烈身旁的东方云沁,眼眸微微闪了闪。墨青觉得,如果东方木没有安分地待在自己该在的地方的话,那么他十有八九会去东方云沁那里救东方玉,这样一来,秦骁就会有点危险了。

显然东方云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突然借口身体不适对东方烈说她要先回去,离开寿宴之后就运起轻功朝着圣女殿而去了。

东方云沁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她神色微变,就看到英姑胸口插着一把剑,倒在不远处。

她快步走过去,发现英姑还活着。她给英姑喂了一颗保命的药丸,然后脚步匆匆地走过去打开了秦骁房间的门,看到里面一片凌乱,空无一人,东方云沁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英姑睁开眼睛,东方云沁有些焦急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是东方木……”英姑脸色发白地说,“他带了一群高手过来救东方玉……”

“秦骁呢?”东方云沁问英姑。

“不知道……”英姑摇头,“我顾不上秦公子了……”

东方云沁不喜欢有人明里或暗中跟着她,所以拒绝了东方烈要在圣女殿这边安插的暗卫,而原本八大家族是没有人敢动东风云沁的,除非不想活了。东方云沁今日去参加宴会,还专门把英姑留下来看着,没想到东方木竟然这么大胆子,趁着这个时候过来把东方玉给救走了,还重伤了英姑。

英姑虽然是东方城第一女高手,但是实力并没有超越东方木。而东方木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群高手为他所用,得手是必然的。

东方云沁正准备再去找秦骁的时候,秦骁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东方云沁神色一喜:“你躲进密室里面了?”

秦骁微微点头。他听到外面的动静,趁着英姑跟东方木纠缠的时候,就躲进了东方云沁的密室里面,否则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不死也会沦落成为东方木的阶下囚。东方木的目的是为了救走东方玉,找到东方玉之后很快就离开了,并没有找秦骁。

东方云沁派人通知了东方烈,她自己留下给英姑处理伤口。很快,东方云天带着人过来了,其中包括君子堂的弟子邢绝和墨青。

墨青知道,他的猜测成了真,东方木十有八九已经逃走了。且不说墨青和齐皓诚如果选择在寿宴正在进行的时候去杀东方木,东方木一出事他们就会被怀疑,就算他们真的那个时候去了,也很难得手,因为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东方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身边还多了一群高手。

东方木所住的院子已经空无一人,东方雅也被他带走了。君子堂的弟子奉东方云天的命令去追,只是把东方城找遍,然后又出城去找,始终都没有找到。

寿宴即将结束的时候,东方烈当众宣布了东方木叛逃的消息,下令在八大家族通缉东方木,如果其他家族的人抓到东方木的话,东方城也重重有赏。

齐皓诚微微叹了一口气,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东方木明显是早有预谋,他想帮秦骁现在也没办法了。不过东方木现在成为东方城在八大家族通缉的叛贼,他以后只能像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了。

离别之前的最后一个夜晚,墨青得以抽身过来找靳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靳辰还没睡,在等墨青。墨青把今日他们原本计划除掉东方木,却被东方木先一步逃了的事情跟靳辰说了。

靳辰微微皱眉:“东方木会不会回到迷雾森林那边去?”如果东方木回去的话,他们的亲人朋友可就有危险了。

墨青微微摇头:“应该不会。东方木今日去救东方玉的时候,还带了一群高手。那些高手不可能是他在东方城拉拢的,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已经跟另外一个家族暗中勾结了,那个家族助他逃出东方城,而他为那个家族所用,对付东方城。”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两人异口同声地说:“西门家。”

如果说八大家族里面最有可能跟东方木勾结,帮东方木叛逃出东方城的,无疑就是西门家了。东方木毕竟是东方家的长老,实力不俗,还是正阳门的天玄心法传承人,这对西门家来说很有价值。

东方木回归东方家之后,不仅没有得到重用,反而处处被排挤,他唯一的孙子沦落成了奴才,他心知东方家没有他的容身之地,所以想要离开,他能找到的盟友,也就只有一直试图超越东方城的西门家了。

“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想必东方烈和东方云天不会什么都不做的。”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墨青微微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明日你就要走了,不提那些人了。”

靳辰微微一笑,伸手抱住了墨青:“不要太想我,再过两个多月我还会来的。”

八大家族排位战,每三年一次,时间是固定的,就在七月十五。现在已经四月底了,还剩下两个半月的时间。最近二十年的排位战都在东方城举行,这次也不例外,因为东方城一直是排位战上的最大赢家。

“嗯,接下来让冷肃好好修炼,这次排位战之后,我们就回家。”墨青对靳辰说。

两人静静地抱在一起进入了梦乡,那边东方云沁还在照顾受伤的英姑。东方云沁一开始把东方玉扔进地牢,没有动东方玉,是想着让东方玉把他从秦骁那里夺走的内力还给秦骁。只是后来靳辰说有办法让秦骁的内力恢复,不需要用上东方玉,东方云沁就以牙还牙,让英姑把东方玉的手筋脚筋都挑断,把他的内力全部都废了。

东方云沁现在只后悔自己没有连东方木一起废了,如今被东方木逃了,东方云沁并不认为东方木有办法治好东方玉,因为东方玉的筋脉和内力都不是刚刚废掉的,已经贻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况且东方木能找到的药师也没有那个能耐。

昨夜没找到机会,第二天一大早,齐皓诚再次对北堂黎提起他要回家的时候,北堂黎这次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师父你真好。”齐皓诚抹了一下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拉着北堂黎的胳膊说,“师父,您老跟徒儿一起走吧,您的徒孙们都想念您了。”

北堂黎轻哼了一声:“你真想让为师跟你一起回去?”

“当然是真的。”齐皓诚一脸认真地说,“师父在这边待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不是?跟徒儿回去吧,徒儿觉得还是在咱们家那边比较快活,徒儿还等着师父帮忙教儿子武功呢!”

北堂黎嘿嘿一笑:“既然这样,还等什么,咱们就走吧!”

齐皓诚愣了一下:“师父真的要跟徒儿一起走啊?”

“废什么话!”北堂黎伸手揍了齐皓诚一下,“本来就只是想回来看看,结果发现都几十年了啥都没变,真是没意思!咱们这就走吧,不用通知他们了!”

齐皓诚嘿嘿一笑:“师父,我已经问隔壁那个小药师买了回去需要用到的药,足够咱们两个用的了,走?”

“走!”北堂黎伸手就把齐皓诚提了起来,师徒两个嗨嗨地溜走了,都没跟北堂城的城主打声招呼。当北堂豪发现北堂黎和齐皓诚竟然都跑了的时候,十分不爽地想着他总有一天要到那边去看看,看看齐皓诚说的比他更有钱是不是真的……

这天要离开的不仅有冷家人,其他家族的人也纷纷都打算走了。靳辰一行人还没出城主府,就看到邢绝带着墨青过来了,说要去送他们。

而很快,东方云沁也出现了,说是专门过来送冷星辰的。这待遇,也是独一份儿了。

东方云沁只是送出了城主府就回去了,邢绝和墨青却把冷家人一直送出了城外,邢绝还送了靳辰一壶酒,是他带靳辰去喝过的那种东方城最烈的酒,靳辰笑纳了。

出了东方城,靳辰回头看了一眼,墨青也正好回头,两人相视一笑,又同时转头,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了。

“邢大哥,我想今日就闭关。”墨青对邢绝说。

“我带你去看看闭关的地方。”邢绝微微点头,带着墨青朝东方城西郊而去了。

东方城西郊有一座山,是东方城最高的山,名叫东阳山。邢绝带着墨青一路上山,停在了山顶的悬崖边上。

脚下云雾缭绕,邢绝指着下方对墨青说:“下面崖壁上有个山洞,你敢不敢下去?”

墨青唇角微勾:“当然。”

片刻之后,墨青和邢绝出现在了一个山洞的入口。山洞外面空气沁凉,山洞里面却很是温暖舒服。这个山洞面积不是很大,里面很干净,还有一块被打磨得很光的玉石,用来打坐再合适不过了。

“君子堂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跟我爹说的。”邢绝看着墨青说,“你这次闭关大概需要多久?”

墨青想了想说:“两个月吧。”

邢绝微微点头:“好。”

邢绝很快就走了,墨青盘膝在那块石头上面坐了下来,拿出了靳辰给他的药瓶。至于冷星心法的秘籍,墨青已经都记在脑子里,然后烧掉了。

墨青说要闭关两个月,其实是因为他要两个多月之后才能再次见到靳辰,这段时间他觉得还是静心修炼比较好,不想理会外面的事情。而墨青如今对君子堂也没什么留恋的了,因为君子堂中有价值的东西已经全部都在墨青的脑子里了。

邢绝回到城主府,跟邢业说墨青要在别处闭关两个月,邢业并没有说什么。而邢绝再次见到东方云天的时候,提起了东方木。

“圣子,我觉得一定有其他家族的人帮了东方木。”邢绝对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眉梢微挑:“何以见得?”

“那些跟着东方木一起去救人的高手,不可能是跟着东方木从那边过来的,也不可能是东方木这段时间拉拢的,自然就是其他家族的了。”邢绝神色认真地说。其实这件事是墨青刻意跟邢绝提过,邢绝认为墨青的想法很正确,他应该跟东方云天提一下这件事。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那依你之见,哪个家族嫌疑最大呢?”

“西门家。”邢绝毫不犹豫地说,“西门家一直喜欢在背地里搞一些不入流的手段。”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交给你一个暗杀任务,去西门家,把东方木祖孙的人头带回来。你可以从君子堂中带人过去,譬如那个东方珩,他应该很愿意随你同去。”

邢绝微微愣了一下:“东方珩闭关了,要两个月之后才出关。”

“这么巧啊。”东方云天眼眸微闪,“那你就另外选人吧。”

“既然是暗杀,属下自己去。”邢绝想了想之后对东方云天说。他跟君子堂的其他人关系都很冷淡,一起行动也不会有默契,还不如自己去。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就自己去吧。”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

邢绝微微点头,退了出去。他知道以他的武功想要在西门家杀人并不容易,不过靳辰之前送了他不少有趣的小玩意儿,这次应该有机会试试效果了。

墨青已经闭关,邢绝当天就暗中离开东方城,前往西门城执行暗杀任务了,而东方云沁还在寻找帮秦骁恢复内力所缺的那两种药材。一直盯着南宫离的东方云天,发现南宫离要走,决定跟上去。

南宫离并没有跟南宫家的人同行,而是一人独行。东方云天刚刚跟出了城外,就被南宫离发现了。

“滚出来!”南宫离冷声说。

一身白衣的东方云天出现在南宫离面前,微微一笑说:“南宫前辈好敏锐的感知力。”东方云天自认为他的气息藏得很好,却还是被南宫离发现了。

南宫离面色冷然地看着东方云天:“你这小子,三番五次纠缠老夫,老夫知道你是为了什么,不过老夫劝你趁早打消那个主意,因为老夫的徒儿已经嫁人了!”

东方云天眼眸微暗,看着南宫离说:“南宫前辈不需要这样欺骗晚辈吧?她如果真嫁人了,又怎么会如南宫前辈所说,自己一个人在迷雾森林里面历练呢?”

“这些都与你无关。”南宫离冷声说,“总之老夫已经忠告于你,你再这样纠缠不肯放弃,不会有好结果的!”

南宫离话落,运起凌云步,一眨眼的功夫就从东方云天面前消失了人影。东方云天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自己追不上了。他眼眸微眯看着南宫离消失的方向,心知这个曾经八大家族的第一天才虽然老了,但是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他的徒弟也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南宫离说他的徒儿已经嫁人了,东方云天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认真想过之后,依旧不相信。因为他觉得如果那个姑娘真的嫁了人,是不会出现在迷雾森林那样的地方的,更不会长时间在里面历练,这根本无法解释。

东方云天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南宫离不希望他再纠缠他的徒弟,才这样说的。不过东方云天不会放弃的,他迄今为止还未找到那个只见过一面,连容貌都不知道的南宫桃花姑娘,这对他来说是个神秘又有趣的挑战,他觉得他和那位姑娘再次相见之日已经不远了,只是直觉。

东方云天回去了,原本朝着南宫家的方向走的南宫离,甩掉东方云天之后就追着冷家人而去了。

冷坤带着三个小辈一直在往回赶,因为剩下给冷肃修炼提升实力的时间不多了,早点回去让冷肃闭关才是正经。

当南宫离追上他们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没有外人,南宫离朝着靳辰就扑了过来:“臭丫头!乖徒儿!还不快拜见为师!”

靳辰抬脚,抵在了南宫离胸口,唇角微勾说:“臭老头儿,你不回南宫家,找我做什么?”

“你个小没良心的!”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为师明里暗里帮了你多少次,你都一点儿都不知道感激吗?”

“哦,谢谢师父。”靳辰十分敷衍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看着南宫离说,“说吧,你找我到底要做什么?”

“废话!还能做什么?”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烤鸡啊!”

冷坤扶额,他刚刚还真以为南宫离找靳辰有要紧的事情,结果竟然是为了烤鸡,真的是醉了……

“前辈你抢我的烤鸡,我还没跟你算账呢!”冷新月不满地说。

“小丫头怎么这么小气!你烤的一点儿都不好吃,老夫还没嫌弃你呢!”南宫离瞪着冷新月说。

冷新月感觉手好痒,这个臭老头好欠揍,好想跟他打一架!

“说吧,要吃多少,今天一次吃够,你就可以走了。”靳辰对南宫离说。

“先来两只吧。”南宫离嘿嘿一笑,“我准备跟着你们走,就天天有得吃了!”

靳辰扶额,都这么多年了,她在南宫离眼中最厉害的应该还是烤鸡手艺,这嘴馋的倒霉老头……

南宫离吃到了靳辰亲手做的烤鸡,心满意足地缠上了靳辰,还说接下来要指点指点靳辰的武功。

这天休息的时候,靳辰问南宫离:“师父,小夜是您亲孙子吗?”

南宫离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说:“当然是。”

“那他为何不姓南宫?”靳辰表示不解。

南宫离轻嗤了一声:“因为我本来就不姓南宫。”

“来来来,说出您的故事。”靳辰兴致勃勃地看着南宫离说。

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没什么好说的!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小夜现在是我儿子,这些事情我有权利知道。”靳辰白了南宫离一眼,“老头你到底说不说?不说的话以后别想吃烤鸡!”

这个威胁是相当大的,然而南宫离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愿意把他的秘密告诉靳辰。而且靳辰突然提起的事情似乎触动了南宫离心中的某根弦,他一言不合就一言不发地跑了……

靳辰神色无奈地看着南宫离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南宫离真的是个有故事的人啊。当年南宫离是八大家族第一天才,却选择了去迷雾森林那边“流放”,他不是被南宫家流放的,是他把自己流放到那边去的吧。而他既然说离夜是他亲孙子,那么他定然是有儿子的,他的儿子是否还活着,他儿子的娘是八大家族这边的人,还是他去了那边之后才认识的女人,这些都是谜,并且是南宫离心底不愿意提起的事情。

“那老头怎么走了?”冷肃感觉莫名其妙。因为不久之前南宫离才支使冷肃和冷新月去打野味,冷肃和冷新月回来却发现南宫离不见了。

“不用管他。”靳辰微微摇头说。

本来半个月的路程,四人只用了十天时间就回到了冷星城。再次见到冷星城那个高大沧桑的城门,靳辰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亲切,也是很神奇。

进城之后,发现一切如常。有很多老人带着孩子过来问冷新月,想知道他们的儿子在东方城是否一切安好,冷新月都耐心地一一给他们吃了定心丸。

冷新月并没有说谎,因为这个傻傻的姑娘在东方城的那几天愣是拉着冷肃一个一个去把冷星城身在东方城的百姓都清点了一遍,看看他们是不是都好好的。因为冷星城派去东方城的都是年轻人,而且没有未婚少女和孩子,所以一切都还好,不过是过得辛苦了些。

回到城主府,发现前去迷雾森林找药材的二长老和四长老都已经回来了,还顺利地找到了需要用的药材,并且数量远超预期,靳辰表示很满意。

冷星城城主府一楼议事厅里面,冷坤坐在主位,冷肃和靳辰分别坐在他的左右,五位长老都在座。

冷坤扫视了一圈,神色严肃地说:“这次的家族排位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老头你废什么话?当然会成功了!”冷肃自信满满地说。

“你再修炼一年都不是东方云天的对手。”靳辰十分不客气地打击冷肃。东方云天是这一代八大家族最出色的天才,他的天赋和实力的确有傲人的资本,靳辰没有跟东方云天正面交过手,也知道冷肃不会是东方云天的对手。

没有外人在,也不需要伪装,冷肃不服气地看着靳辰说:“小姐姐,没你这样的,打击我的积极性!”

靳辰没有理会冷肃,若有所思地看着冷坤问:“家族排位战,只要冷星城能进前四,就可以成为上等家族,摆脱现在的困境,所以我们不需要盯着东方家,可以从另外三家里面挑一个目标。”

“星辰公子所言极是。”冷家大长老微微点头说,“我们冷氏一族的实力这些年损耗太严重,现在想要抗衡东方家太困难,不如选择其他的目标。”

之前的家族排位战,冷家一直都是第五,所以按照规则,冷星城的奴隶都要送到东方城去,冷氏一族也会一直盯着东方城,把东方家当做对手。但现实情况是,东方城实力太过强横,如果冷星城想要一次到位把东方城拉下来,是非常不现实的。而另外三家,虽然如今实力都比冷星城强,但比起东方城来,更好对付一些。冷星城只有先跻身四个上等家族之列,然后养精蓄锐,才能重现当年的辉煌。

冷坤微微沉吟了一下,看着靳辰问:“这次你也见到了其他家族的人,你觉得应该以哪个家族作为目标?”

明明冷肃才是冷坤的亲儿子,冷坤如今有什么事都先跟靳辰商量,冷肃对此很淡定,冷家的长老们也都觉得理所当然了。

“当然是西门家了。”靳辰唇角微勾,“冷星城元气大伤,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所以最好不要招惹东方城。如今的四个上等家族组成的四方联盟里面,最不合群的就是西门家,最让东方家这个老大不满的也是西门家。只有我们把目标对准西门家,把西门家踩下去,东方城才有可能不干涉。”

说是公平公正的八大家族排位战,因为东方西门南宫北堂四个家族组成的四方联盟,事实上已经变质了,像是走过场一样。如果冷星城想要打破四方联盟,就必须找准目标,否则不仅不会成功,还会被四家联合起来打压。而西门家,就是最合适的目标。

西门家一直以来都明着以东方家马首是瞻,对东方家各种巴结,暗中却总是想要超越东方家,如今这已经是八大家族公开的秘密了。所以东方家对西门家定然是不满的,不过是碍于联盟,所以并没有做什么。

而西门家一方面巴结东方家,一方面又看不起排在西门家之后的南宫家和北堂家,根本没想过要跟南宫家和北堂家搞好关系。靳辰还听说西门家的大长老背地里说北堂家的人全都一身铜臭,上不得台面。

所以如果西门家倒霉的话,东方家未必会在意,而北堂家和南宫家应该不会管,甚至很乐意看到。

冷坤微微点头:“你说得没错,不过西门家的实力仅次于东方家,不好对付。”

西门家的人虽然人品都很差,但实力摆在那里,一直排在第二位不是没有原因的。想要把西门家当做目标,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冷肃未必能够提升到打败西门圣子的程度。

“事在人为,苏苏你有没有信心?”靳辰问冷肃。

“当然有了!”冷肃不假思索地说,“西门聪那个阴阳怪气的贱男,我早就想揍他了。”

“今天休息一下,明天开始闭关修炼。”靳辰对冷肃说。

冷肃点头:“没问题。”

靳辰连夜把给冷坤疗伤的药物做出来了,交给冷坤之后,就跟着冷肃一起闭关了,准备等家族排位战临近再出关。

远在万里之外的夏国千叶城墨府。

仲夏季节,墨小贝姑娘已经半岁多了,如今她的临时“奶爸”是司徒琏。

墨小贝很爱动,经常是司徒琏一个转身的功夫,她就蹭蹭蹭地爬到了司徒琏看不到的地方,听到司徒琏叫她也不出来,自己躲起来咯咯直笑,似乎觉得很有趣。

这天雷雨交加,司徒琏没有像往日一样带着墨小贝出去,一向不喜欢待在房间里的墨小贝用行动表示着她的不满,直勾勾地盯着窗外,就是不肯吃司徒琏递到她嘴边的东西。

“小贝乖啊,吃一点,吃一点琏叔叔就带你出去玩儿。”司徒琏坐在墨小贝身旁,轻声哄着她,眼神温柔得简直能溺死人。

墨小贝眨巴着大眼睛看了司徒琏一眼,虽然她还不会说话,但是司徒琏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鬼灵精的小丫头是在说:少骗我了,我吃完你肯定不会带我出去玩儿的!

司徒琏有些无奈地笑笑,伸手点了一下墨小贝的小鼻子,然后把墨小贝抱了起来,让墨小贝骑在他的脖子上,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门外的凉风夹杂着雨滴迎面而来,墨小贝却兴高采烈地笑了起来,骑在司徒琏脖子上手舞足蹈别提多高兴了!司徒琏唇角微勾,这个小丫头才这么大就这么闹腾,以后长大了绝对是个混世魔王。

“小妹!”离夜自己撑着一把伞,从外面跑了进来。七岁多的男孩子,脸上已经有了少年模样。他走到廊下,放下伞,仰头看着墨小贝说:“小妹,哥哥明天带你去游湖,你现在进去好不好,不然会染上风寒的。”

墨小贝似懂非懂地看着离夜,摇了摇小脑袋,表示不同意。

离夜像变戏法一样从怀中拿出了一只很小很可爱的小白兔,墨小贝眼睛一亮,离夜笑眯眯地说:“小妹进来一起玩儿啊!”

看到墨小贝和离夜一起坐在地毯上面玩儿,司徒琏微微松了一口气。靳辰和墨青离开的这段日子,他倒是想在墨小贝面前树立威信,让墨小贝听他的话,不过根本没有成功过,因为一看到墨小贝可爱的样子,他自己就无条件妥协了。

“小贝,不要掐小兔子的脖子。”离夜从墨小贝手中拯救了那只可怜的小兔子,墨小贝一脸懵懂地看着离夜,仿佛在问为什么不可以。

司徒琏嘴角抽了抽,交代离夜等会儿喂墨小贝吃点东西,他自己要出去换身衣服,因为刚刚墨小贝在他身上踩了好几脚。

司徒琏刚出门,就看到靳月神色慌乱地冒着大雨过来了,一见到司徒琏就急切地说:“司徒公子,宝阳哥哥被人抓走了!”

司徒琏神色微变,风清也很快出现了。司徒琏让风清留下看着孩子,他根据靳月所说的方向追了过去。

靳辰临走之前送了司徒琏凌云步的心法,所以司徒琏成功追上了劫持邱宝阳的人,在千叶城外十里的地方。

大雨滂沱,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把昏迷不醒的邱宝阳扔在了一旁,看着从天而降的司徒琏冷声说:“找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