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这两个倒霉孩子/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紧急,司徒琏没有做任何伪装,全身都被淋湿了。他不久之前还在陪着墨小贝玩儿,所以以往从不离身的弓箭也没有带在身上,但这并不代表司徒琏就没有可用的武器了。

披着黑色斗篷,看不清楚容貌的男子猛然拔剑,划破雨幕,朝着司徒琏就杀了过来。

感觉到对手实力很强横,司徒琏却并不见慌乱。他用凌云步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腰间的短笛已经到了唇边。

斗篷男子看到这个时候司徒琏不仅不应战,反而拿出一根看起来很普通的笛子要吹,冷哼了一声,眼中的轻视之色更浓了。他准备速战速决,杀了司徒琏之后,立刻带着邱宝阳离开。

只是下一刻,斗篷男子就知道他大错特错了,因为在他的剑还没逼近司徒琏的时候,一阵诡异的笛声响起,他的内息突然一阵紊乱,心口血气翻涌,身子都有些不受控制了!

“音攻?!”斗篷男子心中一惊,下一刻眼底却闪过一丝喜色,非但没有被逼退,反而继续持剑朝着司徒琏杀了过来。

司徒琏的实力事实上不如这个斗篷男子,不过凌云步可以让司徒琏躲开这个男子所有的攻击,而音攻用来对付高手,其实是相当凶残的,因为即刻见效,内力越高,受到音攻的伤害就越大。

斗篷男子明显是发现司徒琏会音攻,准备拿下司徒琏,得到音攻秘籍,但他很快就发现他失算了,因为司徒琏不仅会音攻。斗篷男子再厉害的招式,再凌厉的剑气,根本伤不到司徒琏,都是徒劳。

斗篷男子一口血吐了出来,感觉心口一阵绞痛,隐隐地有走火入魔的趋势,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再战下去必死无疑,于是他转身就想跑,也不管邱宝阳了。

司徒琏也暂时没管邱宝阳,运起凌云步就追了上去,音攻始终没有停。对付内力比自己强的高手,音攻对司徒琏的内力消耗也是极大的,他这会儿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不过并不打算放过劫持邱宝阳的人。因为这样的高手,一旦让他逃了,下次他再做好准备卷土重来,根本防不胜防!

最终还是司徒琏的音攻出奇制胜,斗篷男子连连吐血,栽倒在了地上,随时都有可能走火入魔。

司徒琏放下他的短笛,感觉喉头一阵腥甜,因为刚刚内力损耗太大了。

司徒琏夺了斗篷男子的剑,十分干脆利落地挑断了斗篷男子的筋脉,把男子头上的斗篷拿掉,发现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很陌生。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雨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司徒琏把受了严重内伤的斗篷男提了起来。刚刚损耗太大,这会儿司徒琏就连使用凌云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就提着那个男人,在大雨中走回了邱宝阳所在的地方。

邱宝阳并没有中迷药,只是被打晕了。司徒琏又打了他两巴掌,把他给打醒了。

“司徒,我怎么会在这里?”邱宝阳揉了揉发疼的后颈,不解地问司徒琏。

“你被这人劫持了。”司徒琏对邱宝阳说,“现在先回去再说。”

邱宝阳神色一正,微微点头:“走吧。”

司徒琏的内力恢复了一些之后,一手提着那个中年男人,一手提着邱宝阳,运起凌云步,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千叶城墨府。

靳月还在墨府里心急如焚地等着,看到邱宝阳安然无恙地被司徒琏带回来,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下了。当初还是靳放要求邱宝阳和靳月成亲之后住得离靳辰近一点,可以互相照应。虽然如今靳辰和墨青都出远门了不在家,但是靳月遇到麻烦还是下意识地会过来墨府求助。

“你们先回去。”司徒琏对邱宝阳和靳月说,“等我审问了这人,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再告诉你们。”

邱宝阳看到靳月湿了的头发和衣服,微微点头说:“好,我先送月儿回去,晚点再过来。”

邱宝阳和靳月回了隔壁的邱府,风清把司徒琏带回来的那个中年男人扔进了墨府的地牢里,司徒琏去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收拾了一下,又去看过离夜和墨小贝之后,才跟风清一起去了地牢。

“你是什么人?”司徒琏看着被绑起来的中年男人冷声问。司徒琏其实没有怎么在江湖上走动过,也没有见过这号人。不过今天这样的事情倒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因为邱宝阳作为向谦的徒弟,如今神医之名响彻三国,向他求医的人络绎不绝,自然也不乏有些人想要把邱宝阳掳走,让邱宝阳为他所用。

邱宝阳医术很高明,不过武功渣得很,所以属于高风险型人才。之前有一次,有几个江湖高手想要劫持邱宝阳,不过并没有成功,最后都把命留下了。而这次这个劫匪武功之高让司徒琏很意外,司徒琏没有选择直接杀了这人,是因为他觉得应该先搞清楚这人的来历,是不是属于什么门派或组织。

听到司徒琏的话,中年男人抬起了头,面色难看至极地说:“你最好立刻放了我,否则我的家族一定让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司徒琏眼眸微闪,“家族”这个词,在三国其实并不常见,三国也没有特别有名的以家族形式出现的组织,司徒琏几乎瞬间就想到了迷雾森林另外一边的八大家族。

司徒琏很清楚,当初冷新月和冷家二长老来找靳辰,就是因为靳辰是他们口中很厉害的药师,他们家族急需靳辰的帮忙。药师在八大家族地位很高,而邱宝阳就是如今三国名声最响亮的药师,只是司徒琏没想到八大家族那边竟然有人盯上了邱宝阳,还不远万里过来劫持邱宝阳,毫无疑问是要把邱宝阳带到那边去。

不过司徒琏也知道,这人绝对不是冷家的,至于这人出自另外七个家族的哪一家,倒是需要好好审问一番。

作为靳辰的朋友,司徒琏审问犯人当然不需要选择严刑拷打,因为有更优雅的方式,那就是真言丹。

司徒琏给那人喂了一颗真言丹,没过多久,那人就闭上了眼睛,头也歪到了一旁。

“你叫什么名字?”司徒琏问。

“西,门,崆。”那人张嘴,无意识地说。

原来是迷雾森林那边西门城的人……司徒琏接着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带,这,边,最,厉,害,的,药,师,回,去,为,家,族,效,力。”西门崆一字一句声音迟缓地说。

“你怎么找到邱宝阳的?”司徒琏接着问。

“打,听……”西门崆说。

司徒琏觉得,如今不管谁要找三国最厉害的药师,恐怕很快都会找到邱宝阳这里。鬼医向谦名声很差又销声匿迹很久了,邱宝阳的名声却是极好的,医术也越来越高明,已经成为了三国百姓口中的邱神医。

“你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吗?有没有同伴?”司徒琏接着问。

“没,有,我,一,个,人……”西门崆接着说。

司徒琏唇角微勾,他觉得邱宝阳被劫持的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就是那边的西门家想要掳走邱宝阳,让邱宝阳为他们效力,手段很霸道不讲理,不过注定要失败了。而只要西门崆没有同伴,他就算死在这边,西门家的人也不可能知道具体的情况,只会是等很久不见西门崆回去,猜测西门崆出事。至于西门家会不会再派人过来,那就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到时候说不定墨青和靳辰都统一八大家族,灭掉西门家了,所以司徒琏觉得不需要担心。

“你对冷星城了解多少?”司徒琏坐了下来,看着依旧无意识的西门崆问。司徒琏觉得,这货已经是个废人了,暂时可以先留着,他可以从西门崆这里打听到八大家族的很多事情,毕竟当初冷新月他们没有透露很多,就把靳辰带走了。司徒琏其实很好奇,也很想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如今有了从那边来的西门崆和足够的真言丹,司徒琏觉得接下来不会那么无聊了……

西门城是距离东方城最近的一个城池,此时西门家的人并不知道他们派去迷雾森林那边找药师的一个年轻长老已经栽了,因为在他们眼中,迷雾森林那边的人全都武功低下很好对付。之所以只派了一个长老过去,一方面是觉得一个长老就够了,另外一方面是因为穿越迷雾森林需要很多防身的药物,驱除瘴气的药物很难制作,各个家族都没有多少存货,这也是八大家族这么多年鲜少有人到迷雾森林那边去的主要原因,因为驱除瘴气的药物几乎都是给要前去正阳门的长老准备的。

邢绝已经暗中潜入了西门城,只是他在西门城待了两天,躲在暗处见到了西门城的城主和圣子,还有各位长老,却并没有看到东方木祖孙三人的影子。

邢绝是奉东方云天的命令来的,任务是杀掉东方木和他的孙子孙女,只是如今邢绝只是猜测东方木在西门城的城主府里面,并不确定。而西门城的城主府不分白天黑夜都重兵把守,严禁外人进出。

邢绝虽然是君子堂的大弟子,东方城年轻一辈中实力仅次于东方云天的存在,不过他知道自己对上西门城的城主和众多实力高强的长老,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但任务还是要执行的,所以邢绝又耐心地观察了两天,挑准时机,用迷药放倒了一个西门城城主府的守卫,成功混进了城主府里面。

想要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找三个根本不知道在哪里的人,是很困难的。不过邢绝比较幸运,因为他无意中偷听到了西门家大长老和西门圣子的对话,确定了东方木真的就在西门城,而且就在城主府里面。

邢绝穿着城主府侍卫的衣服,戴着一张面具,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东方木所住的地方,选择半夜时分万籁俱寂的时候,拿出靳辰送他的迷魂香,吹进了东方木的房间。

邢绝服下迷魂香的解药,在心中默数了几个数,然后悄无声息地打开东方木的房门,走了进去。

床上躺着一个人,背对着邢绝的方向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邢绝拔剑出来,神色冷然地走到了床边。

只是下一刻,邢绝把床上之人的头转过来,神色立刻就变了,因为这根本不是东方木!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原本漆黑一片的院子突然变得灯火通明,西门家的几位长老同时现身,圣子西门聪冷声说:“不管里面是谁,抓活的!”

邢绝意识到自己落入了圈套。东方家猜到东方木跟西门家勾结,这会儿躲在西门家,西门家的人自然最清楚这些,所以他们也猜到了东方家肯定会派人过来暗杀东方木,因为家族排位战在即,为了四方联盟,东方家暂时不会明着跟西门家撕破脸。

所以西门城城主府的人挖好了坑,等着邢绝往里跳。东方木事实上根本没有住在城主府,而邢绝混进来的时候已经被发现了,他偷听到西门大长老和西门聪的谈话,是他们故意让他听到的。

邢绝的慌乱也就只有一瞬间,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冷静下来,想好了对策。邢绝知道西门家的人不会杀他,因为留着还有用。不过邢绝不会让自己成为西门家的阶下囚,被利用来对付东方家。以他的实力,其实逃不出西门家的人早已经布下的天罗地网,不过他这次专门带过来的一些小玩意儿,或许可以帮他渡过此劫……

“上!”西门聪一声令下,西门家几位长老拔剑,准备冲进房间,把邢绝拿下。

事实上西门家的人只猜到里面的人是东方家派来的,并不知道来人是邢绝。而西门家的人认为,东方家只派了一个人过来,这人实力必然很高强,至少也是东方家的一位长老,只要能够抓住活的,利用价值很大。

只是为首的西门大长老还没冲进去,就神色大变连连后退,因为房间里突然弥漫起了一阵五彩斑斓的烟雾,散发出剧毒的气息。烟雾越来越浓郁,扩散速度极快,西门聪和几位长老都连连后退,最终退到了院外,看着五彩的烟雾笼罩了偌大的院子,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了,还有继续往外扩散的趋势。

“盯着各处,不要让他跑了!”西门聪一边后退一边脸色难看地说。

西门家几位长老,以及众多弟子都纷纷散开,把院子围了起来。不过那五彩的烟雾像是无穷无尽一样,非但没有随着扩散变淡,扩散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所以包围圈也变得越来越大,西门城城主府的人都被惊动了。

没过多久,西门城的城主西门巍面色难看地带着城主府的所有人,都退到了城主府外面。而那看起来剧毒无比的彩色烟雾,在笼罩了整个城主府之后,终于有了消散的趋势。

等西门家的大药师过来,小心翼翼地收集了一些烟雾,又费了半天劲得到的结论就是,这烟雾根本没有毒……

西门巍简直要被气死了,西门家的人精心设计的圈套,最终结果却是不仅没有抓到人,反而被戏弄了一番,大半夜的所有人被迫离开城主府,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而早已经成功脱身的邢绝,在西门巍大发雷霆地说要全城搜查的时候,很淡定地躲在不远处看着。

不得不说,邢绝看到笼罩了西门城城主府的那片彩色烟雾的时候,都惊愕了,因为这些烟雾最初的样子,只不过是靳辰送他的一个跟婴儿拳头差不多大的黑色圆球。靳辰当时给邢绝的时候,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这东西一点燃就会放出五彩的烟雾,会让人以为是毒烟,其实没有毒,用来防身很不错,而且很好玩儿。

如今,邢绝可以理解靳辰当时为何说这东西很好玩儿了,因为确实挺好玩儿的。他虽然今晚的行动失败了,这会儿却突然很想笑,心情着实不错,觉得星辰小兄弟真是个奇才啊!这个小玩意儿真的是太绝了!

这会儿邢绝逼得西门城城主府所有人都出来了,正好给了邢绝一个寻找东方木祖孙的机会。而邢绝最终没有发现东方木祖孙的影子,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他们这会儿都躲在别处。

西门家跟东方木勾结的事情,东方家已经知道了,西门家也知道东方家知道。两家只是不想撕破脸,但是暗中都各有动作。邢绝心知西门家已经有了防备,他想要在西门城中找到东方木祖孙,过了今晚应该更不容易了。

不过邢绝没有放弃,打算接下来在西门城各处暗中寻找,未必没有找到的可能。

只是过了两天之后,邢绝尚未找到东方木祖孙的藏身之处,东方城却来了人,说是东方云天命令邢绝回去。

邢绝回到东方城,见到了东方云天。

“先不用管东方木了,他掀不起什么风浪。”东方云天神色慵懒地说,“接下来我要闭关,你为我护法。”

“是。”邢绝恭敬地说。他跟东方云天是一起长大的,从小邢绝就知道他的职责是保护东方云天,虽然东方云天并不需要邢绝一直跟着他,但只要东方云天开口,邢绝就必须服从他的命令。

两个月的时间一闪而逝。

冷星城城主府的密室里,靳辰从入定中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不远处正在打坐的冷肃额头满是冷汗。

靳辰在这次闭关没多久之后就突破了冷星心法第五层,而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快要突破第六层了。但冷坤说过,冷星心法第五层是个分水岭,很难突破,而想要突破第六层,更是难上加难。靳辰现在的修炼进度已经堪比妖孽,这得益于她服下的那些药效刚猛的炼体药物,那些药物淬炼了她的经脉,让她如今的修炼事半功倍。

冷肃在闭关的时候才刚刚突破第四层,如今尚未突破第五层,而且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障碍。

靳辰没有出声,因为不想打扰到冷肃,一个不小心容易让冷肃走火入魔。

就这样,靳辰盯着冷肃,等了大半天,冷肃的神色慢慢变得正常,成功地突破了冷星心法第五层的难关。

冷肃睁开眼睛,就看到靳辰坐在不远处看着他,他笑容灿烂地飞身而起:“小姐姐,我突破了,要抱抱!”

靳辰一脚把冷肃踹到了一边儿,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脚。她刚刚盯着冷肃,怕冷肃走火入魔,不过大半天时间,感觉比她闭关修炼了两个月还要累,这个小弟真是让她不省心!

“小姐姐,你是不是已经突破第六层了?”冷肃又凑到靳辰身边,嬉皮笑脸地说,“我知道我赶不上你啦,不过我也很厉害的对不对?那个老头到现在都没有修炼到最高境界,我的修炼速度比他快多了!”

靳辰和冷肃一起出了密室,冷新月像个花蝴蝶一样一点儿都不矜持地扑进了……靳辰怀中,抱着靳辰说:“姐姐,我快想死你啦!”

冷肃不满地看着冷新月:“傻妞,你竟然都不想我?”

冷新月放开靳辰,伸手抱住了冷肃,笑嘻嘻地说:“我也很想苏哥哥的!”

冷肃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对于冷新月主动投怀送抱还是很喜欢的,表示媳妇儿就该这样,多乖多温柔多可爱。

只是冷新月温柔不过三秒,很快推开冷肃,又凑到靳辰身边叽叽喳喳地说话了。冷肃扶额,他家媳妇儿就这德行,他认了吧。

再见到冷坤的时候,冷肃十分嘚瑟地说:“老头,要不要打一架?”

冷坤微微点头:“为父正有此意。”

本以为自己突破了冷星心法第五层,跟冷坤差距很小的冷肃,结果在百招之内就被冷坤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还是冷坤留了手,故意陪冷肃练的。

冷肃瞬间就有些丧气了:“怎么差这么多?老头你是不是偷偷修炼了?”

“我的伤痊愈了,已经快要修炼到最高境界了。”冷坤微微一笑,看向了靳辰,“辰儿,要不要切磋一下?”

靳辰表示很乐意。冷坤的实力在过去二十年一直停滞不前,是因为他的伤一直没好。但冷坤这二十年肯定没有停止修炼,如今伤好了之后,实力必然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冷肃如今才刚刚跨越冷星心法低阶和高阶的分水岭,自然不可能是冷坤的对手。因为修炼越往后,实力差一层就是天差地别。

冷坤修炼的是剑法,靳辰把剑法刀法棍法拳法的招式都记在了脑子里,之前并没有试过,如今打算以剑对剑,试一下她的冷星剑法。

靳辰手执清霜剑,跟冷坤相对而立。此时他们都在冷星城城主府的练武场上面,观众有冷肃和冷新月,以及冷星城的五位长老。

两人同时动了,才过了两招,冷新月就惊叹了一声:“苏哥哥,姐姐比你厉害多了!”

冷肃伸手,很想拍冷新月一下。巴掌快要落到冷新月脑袋上的时候,还是不舍得,伸手把冷新月的头发给揉得乱七八糟,在冷新月表示不满的时候,冷肃一本正经地说:“别说话,好好看着。”

冷新月撇嘴,苏哥哥真的是太讨厌了!

片刻功夫,冷坤和靳辰已经过了百招。两人都用的冷星剑法,尚未突破第六层的靳辰实力并不如冷坤,冷坤很强,靳辰却并不见败势,反而给人一种越战越强的感觉。

“靳姑娘的剑法,似乎有些不一样。”冷家大长老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战局,有些惊讶地说。冷家的长老对于冷坤的剑法自然是很熟悉的,而靳辰这会儿用的也是冷星剑法,两个人用同一套剑法来对战,其实冷坤还是占了便宜,因为若论对冷星剑法的熟悉程度,才开始练没多久的靳辰,自然不可能比得上从小修炼了几十年的冷坤。

冷家大长老这会儿发现随着战斗的进行,靳辰的剑法正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并不是她放弃冷星剑法,用了她原本学的别的剑法,却像是她把自己的一些招式,完美地融入了冷星剑法里面,这还是冷星剑法,却是更加适合靳辰的冷星剑法。

冷坤也发现了这一点,心中不由赞叹,这个姑娘果然是个天才!靳辰的内力不如冷坤,对冷星剑法的熟悉程度也远远不如冷坤,甚至于这是靳辰第一次真正使用冷星剑法来对战。靳辰没有用任何取巧的招式来求胜,譬如她的凌云步,她其他的武功,她就用了她一开始不是很熟练的冷星剑法跟冷坤打,甚至在战斗中有所感悟,没有墨守成规,大胆地改变原本就十分精妙和完美的冷星剑法,让这套剑法更适合她自己。

这一战,一直从傍晚时分打到了后半夜,冷坤和靳辰都不见疲惫,依旧是冷星剑法的对战,靳辰已经从一开始的不熟练变得得心应手,而且还对冷星剑法做出了很多突破性的改变,甚至导致冷坤也时隔很久有了新的感悟。

观众们都没有走开,冷肃一开始有些漫不经心,还有心情逗冷新月玩儿,后来就心无旁骛地看着,发现自己还是太弱了。冷肃从来都不觉得他会超越靳辰那个妖孽,他自己也甘心当靳辰的小弟,不过他还是很渴望能够超越冷坤的,这样冷坤也会为他骄傲的吧。

如今冷肃发现自己跟冷坤的实力还有很大的差距,他决定明天他要继续找冷坤打架,他应该向靳辰学习,越战越勇,越挫越强,才会有真正的进步。

“太精彩了!”冷家二长老忍不住感叹。其他长老也都有同感。他们其实原本都觉得以靳辰的年纪,虽然天赋异禀实力突出,但是不可能比他们这些老前辈都强。如今亲眼看到靳辰跟冷坤打得不相上下,他们心中都惊叹不已。

要知道,靳辰学习冷星心法还是最近的事情,她必然还有其他的底牌根本没有用,只用还未突破第六层的冷星心法,就能强到这种地步,她真正的实力无法估量啊!况且冷家长老都知道靳辰不仅是个天才药师,更是个毒师。八大家族的药师用毒者很少,靳辰的毒术绝对可以傲视八大家族所有药师和毒师了,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冷坤和靳辰同时抽身后退,收剑停了下来。冷坤看着靳辰忍不住赞了一句:“你这丫头,简直是个鬼才!”

“是冷大叔给面子。”靳辰唇角微勾。冷坤其实一直是用陪练的态度在跟靳辰打的,否则一开始对冷星剑法还不熟练的靳辰是没办法跟冷坤打平手的。不得不说,冷坤这个陪练相当称职,跟靳辰也是很有默契的。而冷坤的实力的确有了很大的提升,这会儿已经有些深不可测了。靳辰也很期待她突破冷星心法第六层,甚至修炼到最高境界之后会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老头,明天陪我练。”冷肃对冷坤说。

冷坤微微点头:“你不怕被为父揍的话,当然可以。”冷坤觉得靳辰的存在,对冷肃来说绝对是个正面的榜样。冷肃原本的性格其实是有些自负的,不过有靳辰一直在实力碾压他,时时督促他,会让他渴望变得更强,去追随靳辰的脚步,同时他也能够从靳辰身上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战斗终于结束,天都快亮了。靳辰说有点饿,冷新月提议为了庆祝靳辰和冷肃出关,还有冷坤痊愈,他们一起喝点酒吃点肉,大家都没有意见。

于是在晨曦微露的时候,一夜未睡的几人一起坐在冷星城城主府的楼顶上面,大块地吃肉,大口地喝酒,大声地说笑。

冷坤已经许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之前跟靳辰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冷坤自己也受益匪浅,并且时隔很久再次可以毫无顾忌地战斗,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好。

而冷家的几位长老,看着冷肃靳辰以及冷新月年轻朝气神采飞扬的脸庞,突然都有一种感觉,他们冷星城,会因为这几个年轻人而改变,重现曾经的辉煌。

“小姐姐你看!”冷肃喝得有点高了,拉着靳辰,指着还挂在天幕上的星星说,“这片天,都是我的!”话落又猛然挥手,豪情万丈地说,“这土地,也是我的!”

冷肃挥手的时候把冷坤手中的酒坛给打掉了,冷坤看着冷肃,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冷坤有愧疚,因为他把冷肃丢了,没有看着冷肃长大,让冷肃受了很多苦;他对冷肃有期待,因为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他希望冷肃好好活着,希望冷肃变得很强大,可以守护他们冷氏一族的土地和百姓;而如今,即便知道冷肃的实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冷坤却依旧为冷肃感到骄傲,他这个儿子很优秀,他知道。

“好,都是你的。”眼神很清明的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然后伸手一推,冷肃就一头栽到了冷新月怀中。

靳辰笑着说:“新月你扶着你男人啊,别让他摔下去了!”

“姐姐你说什么呢?”冷新月嗔了靳辰一眼,不过还是紧紧地抱着已经醉倒的冷肃,不让他摔下去。

长辈们看着冷新月和冷肃的样子,都很欣慰地笑了起来。冷氏一族如今人少,也不讲究什么虚礼,冷新月是冷坤和这些长老看着长大的,而冷肃是冷星城的继承人,冷肃和冷新月小两口甜甜蜜蜜的样子,他们都很乐意看到。

一直到天色大亮,几人才散。说要跟冷坤打架的冷肃被冷新月扛回房间呼呼大睡去了,靳辰也回了她的房间。

闭关多日,一出关就来了一场激烈的战斗,靳辰也觉得有些累,一沾床就很快睡着了。

靳辰再次醒来已经过了正午了,她本打算下楼去找点吃的,刚出门就听到隔壁冷肃的房间里传来噗通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靳辰走到门口,推开门往里面一看,那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冷肃喝醉了之后被冷新月扛回了房间,晕晕乎乎地死活拉着冷新月不让她走,冷新月也很困,挣扎了两下就跟冷肃抱在一起睡着了。

两人睡着睡着,冷肃翻了个身,带着冷新月一起摔倒了地上。这会儿两人都醒了,冷新月还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骑在冷肃身上,她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开了,春光一片大好,从冷肃的角度,应该看得很清楚……

冷肃这会儿被冷新月压在身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冷新月的胸口,两汪鼻血流了出来……

刚刚醒过来,还有点晕的冷新月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的衣服乱了,手忙脚乱地要从冷肃身上下去,结果重心不稳一脚踩上了冷肃的下身某处……

下一刻,一声惨叫响彻城主府,靳辰扶额,这两个倒霉孩子……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