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你真的已经成亲了吗?/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肃和冷新月已经两天都没有说过话了,因为两天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尴尬。冷新月这天终于鼓起勇气去找冷肃,见到冷肃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是:“苏哥哥,就算你那个……那个……不行了,我也不会嫌弃你,我会对你负责的!”

冷肃看着一脸认真的冷新月,很想一脚把他这个不省心的媳妇儿给踹到天边去。冷肃当然没有被冷新月踩成废人,不过如今看到冷新月,还是感觉身上某个地方开始隐隐作痛……

冷肃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地绕开冷新月就走,冷新月很快拦住了冷肃,看着他十分认真地说:“苏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冷肃轻哼了一声,傲娇十足。

冷新月小心翼翼地看着冷肃:“我可以给苏哥哥抱抱。”

冷肃又轻哼了一声,冷新月脸色微红:“我可以给苏哥哥亲亲。”

冷肃又轻哼了一声,一副要将傲娇进行到底的样子。冷新月却恼了:“不管了,我自己主动好了!”

然后冷新月伸手就把冷肃给扛了起来,快速跑到了楼上,大力关上了房门,房间里还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楼下,冷坤和几位长老都有些尴尬了,心想冷新月这丫头性子也真的是太彪了,这种事怎么能让姑娘家主动呢,冷肃竟然也不反抗,真的是……

靳辰唇角微勾,坐在一楼,正在喝冷星城特产的一种酒。比起在东方城的时候,邢绝请靳辰喝过的那种东方城最烈的酒,这种用冷星城的粮食和水酿出来的酒,入口甘甜醇香,后劲却很是绵长,而且很容易醉,真要算起来,劲头比起东方城最烈的酒还要烈,靳辰一向酒量很好,都不敢多喝。

“冷大叔,再过半月就是家族排位战了,咱们是不是该出发了?”靳辰放下酒杯,开口问冷坤。对于冷肃和冷新月这对活宝,靳辰已经完全淡定了。这会儿不管是冷新月压倒了冷肃,还是冷肃反扑了冷新月,结果其实没差。

“后日出发。”冷坤微微点头说,“不过肃儿的实力,想要打败西门圣子,还是有点悬啊!”

冷肃如今在靳辰的督促和鞭策之下很努力,他的修炼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不过时间不等人,家族排位战已经近在眼前,没有给冷肃更多的提升时间了,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打败西门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冷坤正在想,要怎么在剩下的半个月时间里面,再让冷肃的实力得到提升。

“如果是南宫家或者北堂家的圣子呢?冷大叔觉得有几分把握?”靳辰看着冷坤问。

冷坤沉吟了一下,微微摇头说:“北堂家的圣子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务正业,但事实上实力不弱,南宫家的圣子是最低调的一个,不过我感觉他应该是深藏不露。”

“所以相对来说,还是西门家那个阴阳怪气的圣子最好对付。”靳辰微微一笑,“冷大叔不必担心,这次我们一定能赢。”

冷家四长老突然眼睛一亮,开口说道:“城主大人,如今外人都以为圣子和靳姑娘是双生兄弟,到时候让靳姑娘出战不就好了,稳赢!”

冷坤却微微摇头:“不妥。这件事应该肃儿来做,他已经很努力了,我们要给他一个机会。”

“可是,冷星城只剩下这次的机会了。”冷家五长老叹了一口气说。冷星城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如今已经到了谷底,如果不能翻身而起的话,下次要送出去做奴隶的百姓,就是老弱妇孺了,冷星城将会没有任何未来可言,所以这一次的家族排位战,对于冷星城来说至关重要,不能有任何闪失。

“这件事我赞同冷大叔的决定。”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苏苏才是你们的圣子,他很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实力,要为家族而战,如果你们都对他没有信心的话,冷星城才会真的没有希望。”

五长老有些惭愧地说:“是老夫的不对。”

“二长老随我们前往东方城。”冷坤开口说,“其他四位长老留下。”

“是。”几位长老都应了,并没有任何不满。

其他家族掌权者出门,一半都带上了大部分的长老,因为还有足够的高手留在城中看守。不过如今冷星城实在太过萧条,守城兵都没剩多少了,所以冷坤外出一般都会把长老们留下看着冷星城,即便冷星城里面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他们也需要保护。

当天再见到冷肃和冷新月的时候,靳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问:“玩儿够了?”

冷肃嘿嘿一笑:“怎么会够呢?来日方长,不急不急。”

冷新月一脸娇羞地握着小拳拳捶了冷肃一下,冷肃捂着发疼的胸口,神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姐姐,这媳妇儿力气太大,我好想揍她怎么办?”

“以后你们可以关起门在床上打架。”靳辰唇角微勾。

冷新月红着脸说:“姐姐你好坏!其实我跟苏哥哥没有做什么啦!”

“嗯,你们没做什么,都用了这么长时间,那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呢?”靳辰一脸好奇地问。

“姐姐你太坏了,我不跟你说了!”冷新月红着脸跑了。

冷肃轻咳了两声说:“我们……那个……还是要等成亲……才……所以……小姐姐你懂的……”

“你懂就好了。”靳辰似笑非笑地说,“别废话了,后天就要去东方城了,你现在还有点弱,准备好被我虐了吗?”

冷肃神色一正:“随便虐,我很乐意。”

当然,当他们隔了一天出发前往东方城的时候,冷肃才知道靳辰说的虐,究竟有多虐……

一行人都骑了马,冷肃却要跟在后面跑,并且手臂上和小腿上面都绑了很沉重的铁砂袋,如果不是冷肃如今身体强度已经相当好的话,简直要举步维艰。

每次众人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冷肃都要跟靳辰打一场,准确来说是被靳辰狠狠地虐一场。靳辰很了解冷肃的实力,所以她的陪练方式相当简单直接凶残又有效,每次冷肃都被揍得很惨,同时能够发现自己的很多不足,下次就会有明显的进步。

原本冷肃就从靳辰那里得到了凌云步的心法,已经学会了凌云步,用了很久了。但靳辰觉得冷肃的凌云步还是太慢了一些,又指出了冷肃的一些不足,传授了他一些技巧,使他的步伐更加变幻莫测。而凌云步届时将会是冷肃在战斗中的一个杀手锏,因为这可以让他躲开对手的攻击,并且让自己的攻击捉摸不定,跟剑法结合之后,威力是相当大的。

原本其实有些担心冷肃实力的冷坤,不过几天之后,就莫名觉得很放心了,因为他每天都能看到冷肃在进步,靳辰很有针对性地给冷肃提供实战的机会,大大地巩固了冷肃之前修炼的冷星心法,冷肃的实力事实上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期。

就在靳辰和冷肃一行人离开冷星城,踏上前往东方城的路的时候,身在东方城的墨青,也从闭关中出来了。

墨青睁开眼睛,就看到山洞外面缭绕的云雾。他两个月前向邢绝借用了这个闭关修炼地方,这地方确实很不错,这两个月邢绝没有来过,也没有任何人过来打扰墨青。

墨青闭关之前服用了靳辰给他的药,很顺利地熬过了炼体的三天,然后就开始修炼冷星心法了。

墨青悟性极高,修炼的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因为他在这两个月时间里面,已经顺利地突破了冷星心法的第六层。如果冷肃知道的话,肯定会受到严重的打击。

墨青离开山洞,飞身上了东阳山。下山途中,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声音有些熟悉,墨青就停了下来,悄无声息地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就看到不远处有一片紫色衣角闪过。

“阿骁,把这个挖了。”东方云沁的声音。

“跟你说了好几次了,轻一点儿!”依旧是东方云沁的声音,微微有些气恼,“这株药材又被你给毁了!”

“我说过我不会。”秦骁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冷漠,“我是你的侍卫,不是药童。”

“我的侍卫就要身兼药童之职。”东方云沁没好气地说,“不服就憋着!”

墨青唇角微勾,看来这段时间他不在,秦骁过得还不错,就是不知道秦骁这会儿内力有没有恢复。不过很明显的是,东方云沁真的对秦骁很好,两人竟然一起结伴来山上采药,孤男寡女深山老林的,很适合约会,墨青这会儿更加想念他家小丫头了,算算时间,应该很快就可以见到了。

墨青没再管秦骁和东方云沁,很快下了东阳山,朝着东方城城主府而去了。

依旧在东阳山上采药的东方云沁和秦骁,完全就是刁蛮公主和冰山侍卫的模式。东方云沁说好几句话,秦骁都不见得会回应一句,而且每次秦骁说话,都让东方云沁很想揍他。东方云沁让秦骁帮个忙,只会用蛮力的秦骁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帮倒忙。

“我累了,在这里休息一下。”东方云沁坐在了一块大石上面,把手中的药铲放在了一旁。

东方云沁并不是一个养在深闺足不出户的大小姐,从小立志成为一个药师的东方云沁,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上山采药了,不过那些年一直陪着东方云沁的是英姑,如今换成了秦骁。

秦骁的存在,在东方城已经不是个秘密了。很多人都知道秦骁是曾经的西门靖,原本应该回到西门城的西门家弟子。在西门城的人离开之后没多久,东方云沁出门的时候,就总是带着秦骁这个侍卫了。

东方烈找过东方云沁,东方云沁很直白地说她就是看上这个男人了,别人都不要插手,她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一向很宠东方云沁的东方烈倒也没有很反对这件事,因为秦骁不过是西门家根本不在意的一个弟子而已,天赋不错,实力还有待提升,最重要的是东方云沁难得喜欢一个男人,东方烈对他的女婿要求并不是很高,安分一点,对东方云沁好就可以。

至于外人的眼光和背地里的说三道四,东方云沁根本不在意,我行我素地带着秦骁这个侍卫满东方城地跑,并且再也没有坐过轿子,身边也没有再出现任何其他的男人。

事实上秦骁在东方城很多人的眼中,已经是城主的准女婿了。有了东方济祖孙的前车之鉴,那些原本打东方云沁主意的人,都不得不歇了心思,因为不提东方烈会不会同意,东方云沁本身就不是他们能拿捏的人。

秦骁在三米开外坐了下来,把手中的药篓放在一旁,解下腰间的水囊,仰头喝了两口水,又放回了远处。

“我说你这个侍卫当得也太不称职了吧?”东方云沁不满地看着秦骁说,“难道你不应该先问问你家主子我渴不渴吗?”

“我没有带你的水。”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东方云沁发现,秦骁真的是个木头,顽固不化那种,不过她觉得她越来越喜欢秦骁了,因为这个男人不苟言笑的样子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你的内力已经恢复了,是不是想走啊?”东方云沁看着秦骁似笑非笑地说。

“给我个期限。”秦骁看着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云沁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当你侍卫的期限。”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你治好了我的伤,帮我恢复了内力,我答应做你的侍卫就不会食言,不过我想要一个明确的期限,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东方云沁心中微沉,面上倒是不显,眼神定定地看着秦骁说:“如果我说,期限是一辈子呢?”

秦骁皱眉:“你过分了。”

东方云沁轻笑了一声:“没办法,我就过分了,你说你不会食言,也就是说期限我来定,我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

秦骁面无表情地看着东方云沁,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一年。”

“什么一年?”东方云沁反问。

“我只当你一年的侍卫,一年之后,我会离开。”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的交易作废,我要走,你拦不住我。”

东方云沁神色一冷:“好!那就如你所愿。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你是我的侍卫,要听我的吩咐行事。如果一年之后你还是执意要走的话,我绝对不会拦着你。”

东方云沁还不信了,她征服不了这块木头!一年的时间足够了,如果一年之后秦骁还是冷漠如斯地说要走,东方云沁觉得也没必要再强留了,更不会发生她哀求秦骁留在她身边的事情,永远都不会。

东方云沁今日出来的目的主要不是为了采药,只是看天气好,想出来走走而已。但是带着秦骁这个木头侍卫,东方云沁原本的好心情也毁得差不多了,这会儿没了兴致,就起身说要走。

秦骁背着东方云沁的药篓,不远不近地跟在东方云沁身后往山下走去。

两人进城主府的时候,碰到了刚刚出关的东方云天,以及之前一直在为东方云天护法的邢绝。

“妹妹,你先回去,我找西门靖有事。”东方云天看到跟在东方云沁身后的秦骁,眼眸微微闪了闪。

东方云沁纠正东方云天:“他不是西门靖,是我的侍卫秦骁。”

“随你高兴吧。”东方云天不甚在意地说,“我有点事情要问秦骁。”

东方云沁倒是不担心东方云天会为难秦骁,从秦骁手中拿过她自己的药篓就离开了。

“圣子殿下,属下告退了。”邢绝拱手对东方云天说。已经两个月过去了,邢绝不知道墨青是不是出关了,他准备回去换身衣服,就去东阳山上看看。

东方云天让邢绝走了,他带着秦骁上了城主府的三楼。

“你喜欢我妹妹?”东方云天让秦骁坐下,看着他问道。

秦骁微微摇头:“我只是她的侍卫。”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似乎觉得很有趣:“那你就好好做她的侍卫吧。”东方云天觉得以东方云沁的样貌才华和身份地位,秦骁到现在还没动心,也是怪事一桩。不过东方云天提醒过东方云沁,想必东方云沁已经确认过秦骁没有成亲也没有别的女人,否则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留秦骁在身边。接下来东方云沁和秦骁要如何发展,东方云天不想插手,他之所以叫秦骁过来,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两个月之前,南宫离离开的时候对他说,南宫桃花已经成亲了。东方云天并不相信南宫离的话,这会儿秦骁在,就打算问问秦骁。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东方云天看着秦骁说,“你那位小师妹,南宫桃花姑娘,可曾成亲?”

在东风云天的注视之下,秦骁并没有任何犹豫地点了点头:“她已经成亲了。”

东方云天的神色一下就变了,原本慵懒的身子也坐直了,看着秦骁神色微冷:“你确定?”

“我确定。”秦骁再次点头,“小师妹今年还未满十七岁,但她在十五岁那年就成亲了。”

东方云天周身的气息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她的丈夫是谁?”

“东方圣子何必还要追问?”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我不会告诉东方圣子小师妹嫁给了谁,因为东方圣子很可能会对他们不利。如果东方圣子要责罚的话,就请便吧。”

“我本以为,你跟你的师妹并不熟。”东方云天看着秦骁冷声说。现在秦骁的态度,明显是在维护他的小师妹,甚至拒绝告诉东方云天他的小师妹嫁给了谁,这件事很可能会惹怒东方云天,秦骁必然是清楚的。

“虽然来往不多,但小师妹救过我的性命。”秦骁神色淡淡地说。他说的大部分其实都是实话,他跟靳辰来往确实不多,跟墨青和齐皓诚比起来。不过初次见面,靳辰就救了秦骁,这件事秦骁并没有忘记。之后靳辰又多次帮过秦骁,甚至这次秦骁的内力能够恢复,主要也是靳辰的功劳,这些秦骁都记得。

东方云天冷笑了一声:“我发现,你们正阳门的四个人,倒是都很有趣。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迟早会找到你那位小师妹的。”

“奉劝东方圣子一句,不要招惹我那位小师妹。”秦骁看着东方云天面无表情地说,“否则不会有好下场的。”

东方云天却笑了起来:“我很期待,到底会有什么糟糕的下场。”东方云天没有忘记,两个月前在东方城外,南宫离也对他说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不要招惹那个姑娘吗?东方云天觉得,那个姑娘已经招惹到他了,他不找到她是不会罢休的。

秦骁离开之后,东方云天打开他书架上的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卷轴。打开来,上面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墨衣少女,少女的脸上戴着一张精致的银色面具,露在外面的眼睛毫无温度,手中还举着一把金色的弓,上面有一支树枝削成的木箭,尖利的箭头,此刻正好瞄准了东方云天的心口……

东方云天目不转睛地看着画像上面的那个少女,这是他亲笔所画,他还在少女身后画了一树盛放的桃花,整个画面一半温暖一半冷漠,透出一股诡异的和谐。

“你真的已经成亲了吗?”东方云天看着画像上面的少女自言自语地说,“我第一次听你师父说,不肯相信,如今我有点相信了,但是却一点儿都不想要放弃,因为我很想知道,如果我找到你,你会不会爱上我……”

邢绝刚回到君子堂,就看到了墨青。他大步走了过去,握拳捶了一下墨青的肩膀说:“珩兄弟,你已经出关了,我还想等会去找你呢!”

“才刚回来。”墨青微微一笑说。

“那是巧了。”邢绝微微一笑说,“等我换身衣服,我们出去喝酒!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给圣子殿下护法,好久没喝酒了!”

邢绝和墨青又去了他们之前常去的那家小酒馆,喝酒的时候,邢绝跟墨青提起了他之前去西门城执行暗杀任务失败的事情。

“多亏了有星辰小兄弟送的那个小玩意儿,那东西太厉害了。”邢绝笑着说,“再过几天星辰小兄弟应该就来了,这次我得好好谢谢他。”

墨青微微一笑:“不知邢大哥对于接下来的家族排位战有什么看法?”

“以前觉得无所谓,而且觉得家族的排位都固定了,不会再改变,但这次,我倒是希望冷星城能够成为上等家族。”邢绝十分爽朗地说。

“只是因为星辰小兄弟吗?”墨青唇角微勾。

邢绝笑了:“没错!就是因为星辰小兄弟!人心都是偏的,我就看星辰小兄弟很顺眼,如果这次冷家那位圣子能把西门圣子给打败了,我觉得再好不过。”

“难道邢大哥不怕冷家直接把东方家打败吗?”墨青半开玩笑似的问邢绝。

邢绝摇头:“这不可能!我倒不是轻视冷家,不过这些年冷家元气大伤,如今根本不是咱们东方家的对手,就算冷家真的打算要跟东方家一争高下,最明智的选择也是先避开东方家的锋芒,想办法跻身上等家族,然后慢慢养精蓄锐。”

墨青微微点头:“邢大哥所言极是。”墨青跟靳辰聊过冷星城的未来,靳辰的想法跟邢绝差不多。其实冷氏一族还是很有底蕴的,冷星心法也不比天玄心法差,冷家如今无法一步登天,需要的是先打个翻身仗,然后再从长计议。

“不知道这次东方木祖孙会不会跟着西门家的人过来,如果他们来的话,我的暗杀任务,势必是要继续的。”邢绝看着墨青说,“说起来那东方木还是珩兄弟你的师父。”

墨青笑容很淡:“他收我为徒只是想要利用我,曾经还不止一次害我,无所谓师徒情谊了,如果邢大哥要去执行暗杀任务,带我一个。”

邢绝笑了:“珩兄弟够果断,很好!”邢绝也一点儿都没觉得东方木在意过墨青这个徒弟,东方木是罪有应得,墨青这样的态度邢绝很欣赏。

靳辰离开冷星城的时候,就又变成了冷星辰的样子。临近东方城,冷家的一行人遇上了南宫家族的人。

南宫城的城主名叫南宫焕,气质颇有几分儒雅。南宫家的圣子南宫瑾的气质也很是温和,跟东方云天的霸道和西门聪的阴险都很不同。而南宫家的圣女是南宫瑾唯一的妹妹,名字叫做南宫暖。

南宫家的诸位长老都在,只缺了五长老南宫离。这会儿两队人马碰上的时候,正好是傍晚时分,两家都选在了一个湖边休息。

冷家先到的,冷坤和二长老的确是坐在那里休息,而冷肃正在经历每日一虐,被靳辰揍得很爽很开心,冷新月在旁边兴致勃勃地观战。

南宫家的人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冷坤和二长老都老神在在地坐在那里烤鸡,而不远处冷坤的那对双胞胎儿子打得飞沙走石不可开交。

“就在这边吧。”南宫焕吩咐南宫家的人在冷家不远处停了下来,他主动朝着冷坤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冷坤站起来,南宫焕已经到了跟前:“冷城主,幸会。”

“南宫城主,别来无恙啊。”冷坤和南宫焕相视一笑,南宫焕的目光就又落在了冷肃和靳辰身上,有些不解地问:“冷城主的两个儿子是在切磋吗?这两个年轻人实力都不俗啊!”

其他家族对于冷坤从迷雾森林那边找回来的两个儿子都相当好奇,最好奇的就是冷星城现任圣子的实力了,因为这将直接决定冷星城这次能不能在家族排位战上面翻身。如今南宫焕只是看了一会儿,就发现冷坤这两个儿子实力都相当出色,让他有些意外,尤其是其中一个,不过南宫焕分不清那个实力更强的是冷肃还是冷星辰,不过不管是哪一个,其实对冷星城来说,都没差别。

“南宫城主过奖了,他们的实力还远不如南宫圣子。”冷坤十分谦虚地说。

“那可未必。”南宫焕微微摇头。他觉得冷坤那两个儿子中的一个,实力并不比他的儿子南宫瑾差。

“冷城主,我有个不情之请。”南宫焕收回放在冷肃和靳辰身上的视线,看着冷坤说。

“南宫城主请讲。”冷坤微微点头。

“不瞒冷城主,我的女儿前两日脸上突然生了很多红疹,上了药之后更严重了。”南宫焕微微皱眉说,“我想拜托星辰公子为我的女儿医治。”

冷坤微微点头:“应该可以。”

冷肃和靳辰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刚刚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两“兄弟”勾肩搭背地走了过来,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

“肃儿,辰儿,这位是南宫城主。”冷坤对冷肃和靳辰说。其实他们上次在东方城都见过,不过并没有任何交流。

“有事?”靳辰眉梢微挑。靳辰还有个名字叫南宫柔,所以南宫家的人对她来说也不算是外人,南宫焕过来打招呼,这会儿还没走,似乎在等着他们一样。

“南宫圣女身体不适,南宫城主想请你为南宫圣女医治。”冷坤对靳辰说。

“好啊。”靳辰答应得很是爽快,让南宫焕微微有些意外。

“新月过来。”靳辰对冷新月招了招手,冷新月就颠儿颠儿地跑过来了。

“南宫城主,走吧。”靳辰叫来了冷新月,因为她现在毕竟是个男人,还不知道那位南宫圣女得了什么病,到时候说不定要让冷新月帮忙。

南宫焕微微点头:“多谢星辰公子。”南宫焕是南宫城的城主,还是长辈,没必要对冷坤的儿子这么客气。不过靳辰如今是八大家族眼中的天才药师,药师在八大家族地位本就很高,像靳辰这种级别的,药师身份已经大大地提升了她原本的地位。只要想跟靳辰交好的,都会称呼她一句“星辰公子”以示尊重。

一个看起来温和儒雅的年轻男子迎了上来,对着南宫焕叫了一声:“父亲。”这就是南宫家的圣子南宫瑾了,他的容貌很出众,气质也让人如沐春风。

“这位是星辰公子,为父请来为暖暖医治的。”南宫焕对南宫瑾说。

南宫瑾对着靳辰拱手:“星城公子,多谢。”

“不用这么客气,南宫圣女在哪里?”靳辰看了一圈,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少女戴着面纱安静地坐在那里,身边还跟着两个丫鬟,应该就是南宫暖了。

南宫瑾带着靳辰和冷新月过去了南宫暖那边,给南宫暖介绍了一下靳辰。

南宫暖人如其名,性格很温柔的样子,说话也很温柔。靳辰让南宫暖把面纱摘掉,南宫暖就伸手拿掉了脸上的面纱。冷新月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因为南宫暖脸上的红疹密密麻麻,有些已经溃烂了,看起来有些渗人。

冷新月只是很惊讶,惊呼了一声之后就很不好意思地说:“南宫圣女,我太大惊小怪了,对不起啊!我家星辰哥哥很厉害的,一定能把你的脸治好的!”

南宫暖微微摇头说:“没关系的,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很吓人。”

南宫瑾看到靳辰面不改色,心中莫名地就生出了好感。当时东方城的药师大会,南宫瑾也是观众之一,对于靳辰惊才绝艳的表现很是佩服。如今发现靳辰一点儿都没有恃才傲物,反倒很是随和,对靳辰的欣赏就又多了几分。

“中毒了。”靳辰拿帕子轻轻碰了一下南宫暖脸上的红疹,语气肯定地说。

“不知星辰公子可有办法医治?”南宫瑾问靳辰。女孩子的容貌是很重要的,这还是因为南宫暖一直以来性子柔和无争,换了别的姑娘,早就哭哭啼啼无法忍受了。

“有。”靳辰微微点头,“我回去做点药,晚点送过来。”

靳辰的神情和语气都让人十分安心,南宫暖看着靳辰感激地说:“那就多谢星辰公子了。”南宫家随行的有药师,却对此束手无策,再这样下去,南宫暖真的有毁容的危险。

靳辰做好了药之后,因为时间很晚了,就让冷新月送了过去,并且让她告诉南宫暖要如何使用。

冷新月回来的时候很高兴地说暖暖人很好,她很喜欢。靳辰表示冷新月一直以来都没有一起玩的小姐妹,如今认识了一个,倒也不错。

第二天上路的时候,南宫焕邀请冷家人同行,冷坤没有拒绝。

然后南宫家的人都神色怪异地看着冷家人骑马,圣子冷肃却自己一个人一路狂奔的样子。

“星辰公子,冷圣子为何不骑马?”南宫瑾不解地问靳辰。

“我哥有骑马恐惧症,一骑马就害怕。”靳辰十分淡定地胡说八道。

南宫瑾知道靳辰在开玩笑,微微一笑说:“星辰公子很有趣。”

“城主大人,不知老五现在何处,那位东方圣子,可是一直在打听老五那位徒儿的消息。”不远处南宫家大长老的声音传入了靳辰耳中。

南宫焕微微摇头说:“不用管五长老,他的徒儿,我们都未见过,东方圣子要打听就随他去。”

靳辰眼眸微闪,东方云天竟然还在找南宫桃花。不过靳辰很淡定地表示,她也不认识一位叫做南宫桃花的姑娘,东方云天就慢慢找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