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星辰公子,请出招吧!/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过了两日,南宫家和冷家的人已经到了东方城外。

南宫暖的脸涂了靳辰给的药之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好转,不久之后就可以完全恢复。南宫焕为了感谢靳辰,送了靳辰一本书,一本看起来很老旧,但是里面的内容却让靳辰很喜欢的医书。虽然来往时间并不长,但靳辰对于南宫家的人还是有好感的。不过南宫离自从上次被靳辰问起过往不想回答就跑了之后,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南宫家的人倒不是厌弃南宫离,而是没有人想管他,事实上也没有人能够管得住他,索性就随他去了。

这会儿是傍晚时分,两队人马一前一后进了东方城。冷家人进了东方城城主府之后,还是住进了之前住过的那个院子。这会儿已经是七月十二了,其他家族的人都在这天相继到了东方城。

是夜,得知冷家人到了东方城的墨青,像之前一样,在夜深人静的时分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君子堂,去找靳辰了。

靳辰还没睡,因为她知道墨青会来找她。

“小丫头,我好想你。”墨青紧紧地抱着靳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次闻到靳辰身上的香味,让他整个人都感觉很欢喜。

“我也很想你。”靳辰唇角微勾。她家男人一如既往地帅气逼人,看到就觉得心情很好啊!这次再见,靳辰感觉墨青的气息更加深不可测了,身材似乎也变得更好了。

小别胜新婚的两个人很快就没羞没臊地滚到床上交流感情去了,只是君子堂那边,大半夜却突然灯火通明,因为君子堂的藏书阁被盗了。

君子堂中集中了东方城最优秀的年轻高手,一共五十多个人,平日吃住都在君子堂里面。藏书阁在君子堂的演武场旁边,君子堂的弟子在白天可以随意进出藏书阁,不过不能带任何书出来,而每天夜里会有两个弟子轮流值守。今晚守夜的两个弟子,这会儿都中了大量的迷药还没醒,就算醒了,也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君子堂的总教头邢业召集了君子堂的所有弟子出来,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人。

“东方珩呢?”邢业冷声问。

邢绝微微皱眉,他想着墨青或许是在修炼,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就起身过去敲了敲墨青的房门,还叫了一声:“珩兄弟?”

“邢老大,我看东方珩八成就没在里面。”四长老东方杰的孙子东方申开口说。

邢业脸色一冷,大步走过去,抬脚就踹开了墨青的房门。看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邢绝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依我看,如今事实很明显了。”东方申冷笑了一声说,“大家都知道,东方珩的师父东方木就是个叛徒,如今东方珩又盗走了君子堂最珍贵的十多本秘籍,八成已经叛变逃走了!”

其他弟子对于东方申的话都深以为然,心中都觉得东方珩一定是偷盗了藏书阁秘籍的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东方珩是东方木的徒弟,东方木是叛贼,东方珩十有八九也是。而且如今大家都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只有东方珩不知所踪,他这个人肯定是有问题的。

“东方木跟东方珩师徒感情很不好,东方珩不可能跟着东方木一起叛变。”邢绝皱着眉头说。

“老大,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东方申看着邢绝说,“谁知道他们师徒是不是联合起来演了一出戏,东方木刻意对东方珩不好,这样我们都会相信东方珩跟东方木不是一路人,不会防备东方珩,还让他接触君子堂最机密的东西,如今可倒好,他等到了合适的时机,偷了秘籍跑了。”

邢绝皱眉:“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是东方珩做的。”邢绝这会儿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因为墨青深更半夜不在君子堂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可疑了。邢绝不相信墨青会偷盗君子堂藏书阁的秘籍,因为如果墨青真的要这样做,之前有很多次机会,没必要等到现在。但墨青这么晚不在君子堂,不管他去了哪里,都必然会让他背上细作的嫌疑,而君子堂在处理细作这件事情上面,一直秉承的态度就是,宁可错杀一百,不能放过一个。偏偏墨青还是东方木的徒弟,东方木如今是个众所周知的叛贼,东方申的话虽然是在针对墨青,但是大部分人都会相信。

“都住口!”邢业冷声说,“所有人立刻去找!天亮之前务必找到东方珩!”

“邢教头,如果找到东方珩,他要反抗的话怎么办?”东方申开口问道。

邢业冷声说:“死活不论!”

邢绝看着东方申带着一群人十分积极地去找东方珩了,心中微微沉了沉。邢绝不相信被他引为知己的墨青会做出这种事,只是事到如今,邢绝已经无法再维护墨青了。

天色将明的时候,君子堂的弟子陆续回来了,而一夜搜寻的结果就是,没有找到东方珩,也没有找到失窃的那些秘籍。中间两个守夜的弟子醒了,都说他们只看到了一个黑影闪过,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边靳辰还在睡,墨青像之前一样悄悄离开,刚出了冷家人住的院子,就看到几个君子堂的弟子脚步匆匆地从不远处走过。

墨青眼眸微闪,躲在暗处,转头又看到了十几个君子堂的弟子结伴而行。墨青心中微沉,他确定昨夜君子堂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不管是什么事,他大晚上不在君子堂,都会惹来大麻烦。

这会儿大部分人都还没有起床,墨青没有回去找靳辰,而是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天亮了,东方云天出现在君子堂,听到东方申义正言辞地说昨夜东方珩盗走了君子堂最珍贵的十几本秘籍,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东方云天不置可否。

东方云天坐在君子堂的院中,这会儿前去找人的弟子已经全都回来了,东方云天扫视了一圈问道:“还没找到东方珩吗?”

“还没有。”邢业微微垂眸说,“请圣子殿下放心,这件事属下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东方珩的嫌疑最大,你们这些人,也都不是没有嫌疑。”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邢叔,你和邢绝挨个房间去搜吧,其他人都站在原地不要动。”

“是。”邢业神色一正,带着邢绝,抬脚就先朝着墨青的房间而去了。

墨青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邢业和邢绝父子很快就开始搜其他弟子的房间。

东方申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暗光,神色如常地抬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没多久之后,邢业提着一个包袱,从一个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原本站在东方云天身旁的一个年轻男人神色大变,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邢业把那个包袱拿到了东方云天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里面赫然就是昨夜藏书阁失窃的那十几本秘籍,一本都不少。

“东方厉,你作何解释?”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看着大长老东方广的孙子东方厉问。

东方厉扑通一声就在东方云天面前跪了下来,低头沉声说:“圣子殿下,我是被陷害的!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那你倒是说说,谁在陷害你?”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偷盗秘籍!请圣子殿下明鉴!”东方厉大声说。

“罢了。”东方云天摆了摆手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任何人不能外传,否则后果自负。”

“是。”所有人都心思各异,东方申微微低头,眼中带着明显的不甘,因为他没想到东方云天竟然这么轻描淡写地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根本没打算追究东方厉。

昨夜的事情,其实就是东方申一手搞出来的。他要出门解手的时候正好看到墨青离开了君子堂,本来东方申打算直接叫人,很快又改变了主意,想出了一个自认为能够一举把墨青逼到死路的计策。

君子堂的秘籍是东方申盗走的,而之后事情的发展都如东方申所料,半夜不知所踪的东方珩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而东方申做这一切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最初墨青进入君子堂的时候,跟东方申作对,让东方申丢了面子。

只是墨青一直没有出现,东方申怕他点起的火最后烧到自己身上,所以又想到了一个一箭双雕之计,趁着所有人都在找墨青的时候,他悄悄把昨夜偷盗的秘籍放进了东方厉的床底下。东方厉跟东方申之间的过节,其实不过是因为东方厉是大长老东方广的孙子,东方申是四长老东方杰的孙子,东方广压了东方杰一头,东方厉又比东方申优秀,东方申嫉妒罢了。

“怎么这么热闹?”东方云沁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众人都纷纷看了过去,都很意外东方云沁怎么会过来,更意外的是,他们找了一夜没找到的东方珩,这会儿竟然跟在东方云沁的身后出现了。

东方云天的目光从神色平静的墨青脸上扫过,落在了东方云沁的身上:“妹妹,你怎么会跟东方珩在一起?”

“昨夜找他帮了个忙,因为当时有点晚,所以没有知会你们一声,这是出了什么事么?”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说。

“妹妹找东方珩帮忙?”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昨夜藏书阁失窃了,正好东方珩不在,妹妹你确定他在你那里?”

“藏书阁失窃?现在盗贼应该已经找到了吧。”东方云沁看了一眼邢业手中的包袱,神色平静地说,“昨夜东方珩的确在我那里,因为我的侍卫修炼的时候差点走火入魔,东方珩是他的师兄,他们修炼的武功出自同源,所以我请他过去帮忙而已。”

“这样啊。”东方云天不置可否,看了一眼跟在东方云沁身后像是木头人一样的秦骁,站了起来说,“既然妹妹已经为东方珩作证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都散了吧。”

东方云天下了定论,没有人敢有任何异议。虽然说不久之前找到了失窃的秘籍,但是东方珩昨夜不在君子堂这件事,依旧会让人觉得他这个人很可疑,只是众人都没想到,东方珩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君子堂。

东方申握着拳头,几次差点忍不住脱口而出,说昨夜东方珩根本不是被圣女请去帮忙的,因为东方珩是自己一个人离开的,没有人过来请他!可是东方申不敢说,因为一旦他说他亲眼看到东方珩昨夜离开,那么这把火必然会烧回到他自己的身上。

东方云天并没有追究东方厉,是因为东方云天对于君子堂的弟子都十分了解,东方厉根本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傻到把赃物放在自己的房间等着人去找。东方厉是被人栽赃的,而栽赃东方厉的人,必然也在君子堂里面,并且十有八九是东方姓的弟子。东方云天知道君子堂里面弟子不多却分了好几派,这种事情他其实并不是很意外,也觉得没有追究的必要,真闹大了,不过是让东方城脸上无光,尤其是在八城齐聚的时候。

只是东方云天对于东方云沁的话,并没有全然相信。东方云天总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太过巧合,东方珩正好不在的时候发生了藏书阁失窃的事情。东方云天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发现东方珩不在,盗了藏书阁的书,藏进了东方厉那里,那么不知所踪的东方珩会被发现并且怀疑,房间里有赃物的东方厉也会惹上很大的嫌疑,这是一个一箭双雕之计。

而东方珩昨夜究竟去了哪里,东方云天觉得还有待商榷,不过东方城是东方云天的地盘,他接下来会盯着东方珩,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问题。

东方云天走了,东方云沁却还没走,她看着邢业说:“邢教头,这是我的侍卫秦骁,从现在开始,他也是君子堂的弟子,只听我的命令行事,可以在君子堂中随意进出。”

邢业微微点头:“圣女殿下的意思属下明白了。”东方云沁只是过来通知邢业,并不是征求邢业的意见。从现在开始,秦骁也是君子堂的一名弟子,可以随意进出君子堂的演武场和藏书阁,并且可以不听邢业的命令。

东方云沁交代完邢业之后,就又带着秦骁离开了。而墨青没有理会别人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正准备回房间去的时候,邢绝跟了过来。

“你昨夜真的在圣女殿下那里?”邢绝关上身后的房门,看着墨青神色严肃地问。

墨青微微点头:“没错。”

邢绝定定地看着墨青:“好,我相信你。”

墨青心中微微有些抱歉,因为他骗了邢绝,他昨夜并不在东方云沁那里,而是去找了靳辰。只是这件事情太过复杂,墨青并不希望别人知道靳辰的身份,包括邢绝在内。并不是墨青不相信邢绝,只是邢绝对于东方家忠心耿耿,一旦让他知道靳辰的身份,墨青在他眼中就会成为冷星城安插在东方城的细作。

虽然墨青认为自己现在就是冷星城的一个细作,但他并不是被冷星城派过来的,而是被东方家的长老带到这里,顺其自然地留下来的。他心向冷星城,但除非东方城对冷星城不利,否则他并不会故意做什么有损东方城利益的事情。

墨青之前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就直接去找秦骁了。东方云沁的确说了谎,因为她只是看到墨青从秦骁的房间里出来,秦骁说昨夜他们师兄弟彻夜长谈。东方云沁并不相信秦骁的说辞,但是秦骁求她帮忙,她也没有拒绝,因为秦骁对她发誓,说墨青并没有做任何有损东方城的事情。

天色大亮的时候,一切都步入了正轨。只是发生过的事情必然会留下痕迹,墨青知道昨夜藏书阁失窃的事情一定不是个巧合,他离开的时候应该被人看到了,然后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当然不会是东方厉做的,因为东方厉明显是被人陷害了。而谁会这样故意陷害墨青,又栽赃东方厉,对墨青来说,十有八九就是东方杰的孙子东方申了。因为自从墨青进入君子堂,东方申明里暗里都在故意针对墨青,只是碍于邢绝,并没有真的闹起来。

墨青再次见到东方申的时候,东方申的眼神让墨青知道,他的猜测并没有错。而当天晚上,东方申练功的时候突然走火入魔,最终虽然保住了性命,不过一身武功却是废了。没有人知道是墨青偷偷给东方申下了一种毒,东方申也不会想到,他自以为天衣无缝的那个一箭双雕之计,会让他赔上了他的一辈子,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这天是七月十三,后日就是家族排位战举行的日子,排位战的场地,东方城已经都安排好了。

靳辰醒来的时候墨青不在,她并不知道墨青差点惹上麻烦的事情,等她之后知道的时候,所有的麻烦墨青都已经解决掉了。

靳辰出门的时候发现冷新月在院子里招待客人,是南宫城的圣女南宫暖。

“星辰哥哥,我和暖暖要去逛街,你要不要一起去?”冷新月笑嘻嘻地问靳辰。

靳辰微微摇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就剩两天了,靳辰打算再指点一下冷肃的战斗技巧。

冷新月和南宫暖两个小姐妹一起出门去玩儿了,而靳辰这天没能跟冷肃一起切磋,因为东方云天邀请各家圣子一起聚会,前来请冷肃的人还特地说了,冷星辰也在邀请之列。

这是东方城城主府中一处风景宜人的听风水榭,冷肃和靳辰“兄弟俩”到的时候,其他各家的圣子都已经在座了。

“看来有些人不把东方圣子放在眼中啊!”西门聪阴阳怪气地说,“让我们所有人等着,倒真是把自己当回事儿!”

冷肃唇角微勾:“西门圣子,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没把你放在眼中而已。”

“你!”西门聪眼神冷鸷地看着冷肃,很快冷笑了一声说,“你从那边来的,可能都不知道你那两个哥哥是怎么死的,我好心告诉你,他们都是死在我的剑下,你最好求老天保佑,因为再过两天,你应该就可以见到你的两个哥哥了。”

冷肃在空着的位置坐了下来,似笑非笑地说:“主人都没有开口,狗就在乱吠,真是聒噪得很。”

气氛瞬间就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东方云天手中端着一个五彩的琉璃杯,神色慵懒地坐在主位上,并没有要为西门聪和冷肃调停的意思。

靳辰十分淡定地在冷肃身旁坐下,对于西门聪说的话,她并不意外,因为这些事情她和冷肃都已经知道了。八大家族排位战,战斗之前,各家圣子都要签下生死状,也就是说排位战并不是点到即止的,也有可能是十分残酷的生死战。并不一定非要你死我活,但如果胜利的一方选择把对手杀死,输掉的那个家族也只能认了,因为这就是八大家族的规则。

这么多年的排位战,死伤不在少数,西门聪的哥哥就是被东方云天杀了,西门聪才当上圣子的。而西门聪当上圣子之后,两次在排位战上面遇到冷星城的圣子,两次都选择了杀人。

规则摆在那里,输了可能会死,这是早就定好的,所以冷星城只能认了,也没有实力反抗或者报仇。

如今西门聪拿这件事出来说,冷肃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他从未见过他那两个亲哥哥。而冷肃这次参加排位战的目标,就是杀了西门聪,把西门城踩在脚下。

“姓冷的,没有实力还这么嚣张,真是可笑!”西门聪看着冷肃冷笑,“不过好在你还有一个弟弟,等你死了,我会在下次排位战送你弟弟过去陪你,这样你们四兄弟就可以在阴曹地府团聚了!”

冷肃仿佛没有听到西门聪的话,他伸手给靳辰倒了一杯酒,笑容灿烂地对靳辰说:“小弟,这里风景不错,虽然有只苍蝇一直在吵吵,不过不用在意。”

靳辰唇角微勾,慢条斯理地端起了手中的酒杯,看都没看西门聪一眼。

西门聪正要暴怒而起的时候,南宫瑾开口了:“西门圣子不必这么咄咄逼人,大家实力如何,排位战上自然见分晓。”

西门聪没想到南宫瑾会突然站出来帮冷肃说话,他的矛头立刻对准了南宫瑾,看着南宫瑾冷笑了一声说:“南宫瑾,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样子吧!你真想帮冷家,这次就输给冷家,把上等家族的位置让出去,那样我会对你说一声佩服的!”

“呵呵。”一直在喝酒的北堂豪笑了,“有趣有趣!我觉得这次家族排位肯定会有变化,不如设个局,我出万两金,赌西门家这次要输,你们有没有要跟的?”

北堂豪兴致勃勃地扫视了一圈,姬霜城的圣子姬无双嘿嘿一笑说:“北堂圣子财大气粗,我就不凑热闹了!我觉得这次家族排位不会有变化,至少我是没有信心能赢,到时候就希望各位圣子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卢方城的圣子卢紫霄神色淡淡地说:“我对赌局没兴趣。”

辛阳城的圣子辛思明也摇头:“我不跟。”

东方云天到现在都一言不发,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靳辰表示,八大家族风格都相当不同,而各个家族的行事风格,在各家圣子的身上都能体现出来,其实还挺有意思。

“今日叫大家过来,是喝酒赏景的。”东方云天终于开口了,“如果哪两位想要提前切磋一下也无妨。”

东方云天话落,西门聪仿佛得到了某种暗示,转头看着冷肃冷声说:“姓冷的,有种就跟我打一场!”

冷肃似笑非笑地说:“我家媳妇儿知道我有种就好了,不需要向你证明。西门聪你这么厉害,你怎么不挑战东方圣子啊?如果你真敢挑战东方圣子,我就敬你是条汉子!”

总之西门聪和冷肃杠上了,北堂豪还兴致勃勃地想着,如果西门聪和冷肃真打起来的话,他站冷肃这边,因为西门聪那个贱男实在是让他看到就觉得恶心,到时候他免不了还是要开设一个赌局玩玩儿的。

不过西门聪和冷肃并没能打起来,因为一直都是西门聪在激冷肃,冷肃一副懒得理他的样子。

于是西门聪又把矛头指向了靳辰,他看了靳辰一眼,然后开口问东方云天:“东方圣子,冷星辰又不是冷星城的圣子,只是一个药师而已,为什么能够跟我们平起平坐?”

“草!”冷肃一听西门聪提靳辰,立刻就怒了,看着西门聪冷声说,“说我家小弟跟你平起平坐?你特么真看得起你自己!告诉你,你就连我家小弟的一根脚趾都比不上!立刻闭嘴,否则爷让你死得很难看!”

之前西门聪提起冷肃的哥哥,各种激冷肃,冷肃都很淡定,这会儿就因为西门聪提了一下冷星辰的名字,冷肃就怒了,倒是让众人有些意外。

“哼!我说错了吗?”西门聪冷笑,一脸不屑地看着靳辰,“冷星辰不过就是个小药师而已,我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他!”

西门聪话落,冷肃拿起手边的酒杯就朝着他砸了过去,而南宫瑾开口冷声说:“星辰公子是百年难遇的天才药师,西门圣子说话放尊重点儿!”

“西门聪,你今天吃错药了吧?再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小心我买凶弄死你啊!你不是一直在背地里说我一身铜臭吗?我的钱多得都能把你砸死你信不信?”北堂豪看着西门聪冷笑了一声。

东方云天觉得越来越有趣了,因为西门聪和冷肃一开始就摆明了势不两立,却也只是言语攻击,没有真的发生冲突。只因为西门聪提起了冷星辰,一直不想理会西门聪的冷肃就怒了,然后一向个性低调温和的南宫瑾也怒了,北堂豪也立场鲜明地站在了冷星辰那边,真的让东方云天有些意外。

固然西门聪这个人一向惹人讨厌,南宫家和北堂家也几乎从不跟西门家来往,但南宫瑾一向低调,北堂豪十分圆滑,他们这样针对西门聪还真的是第一次。

东方云天想起邢绝对冷星辰另眼相待,一口一个星辰小兄弟,又想起东方云沁把冷星辰引为知己,刚认识没多久就主动示好。这些事情都让东方云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生活中还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人,一个人见人爱魅力十足的人。最神奇的是,冷星辰明明很低调,这些人跟他交好,处处维护他,似乎并不是因为他是个天才药师,只是因为他是冷星辰。

东方云天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靳辰身上,他突然有些好奇,这个西门聪口中的小药师,是不是真的只是个天才药师那么简单。东方云天莫名觉得,这个以药师身份惊艳了八大家族的冷星辰,武功也未必很弱……

想到这里,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突然飞身而起,挥掌就朝着靳辰打了过去。

靳辰十分淡定地坐在原地,并且把下意识地挡在她前面的冷肃给推开了,然后轻轻一挥手,一片密密麻麻的毒针泛着幽蓝色的光泽,朝着东方云天的面门飞去。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打落了那些毒针之后,飞身回到了原处,目光幽深地看了靳辰一眼,神色莫名地说:“我只是想跟星辰公子切磋一下而已,星辰公子的武器倒是很特别。”

靳辰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不妨告诉各位,在下是个药师,也是个毒师,平素里最喜欢玩的就是各种毒物和暗器,欢迎前来找我切磋,一定会让你们长见识的。”

冷肃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小弟你又调皮了,别这样,你看西门聪被你吓得脸都白了,他本来就长得丑,如今更丑了,哈哈!”

西门聪眼神一冷:“只会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算什么本事!”

“西门圣子,要不要切磋一下?”靳辰一脸真诚地看着西门聪说。

西门聪想起刚刚那些渗人的毒针,轻哼了一声说:“我不跟你这样阴险的人切磋,失了身份!”

“胆小鬼。”冷肃轻嗤了一声。

靳辰小露了一手之后,西门聪倒是安分了不少,没有再刻意针对冷家了。不过东方云天对于靳辰的兴趣却更多了几分,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问靳辰:“星辰公子认为你的医术和毒术,哪个更厉害?”

靳辰十分淡定地说:“不相上下。”

“所以星辰公子喜欢用毒,不喜欢用武功?”东方云天接着问。

“看心情。”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那想必星辰公子的武功也不错。”东方云天微微一笑说。

“多谢夸奖。”靳辰唇角微勾。

“不如我们来玩儿个游戏好了。”东方云天眼眸微闪,招手让候在不远处的侍卫过来,轻声吩咐了侍卫两句,侍卫就快步离开了。

侍卫回来的时候,拿了一个签筒递给了东方云天。东方云天唇角微勾说:“这里面有九支签,其中有两支是红头签,我们九人来抽签,每次抽到红头签的两人,就打一场,点到即止,不会伤了和气。”

“我没有意见,不过如果某人要用毒或者用暗器的话,我觉得就没有意思了。”西门聪意有所指地说。

东方云天看着靳辰唇角微勾:“星辰公子,这场游戏不能用毒,也不能用暗器,你可有意见?”

靳辰微微摇头:“没有。”

侍卫拿着签筒在所有人面前走了一圈,每个人手中都拿到了一支签。第一次,抽到红头签的两个人是卢紫霄和姬无双,然后两人很不用心地打了一场,明显都在保留实力,只是应付东方云天安排的这个游戏而已。

第二次,辛思明和南宫瑾抽到了,两人也点到即止地打了一场,明显南宫瑾实力更强,但他并没有用全力。

第三次,靳辰看着被自己握在手中的红头签,还有东方云天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容,心中明了。这个游戏就是东方云天刻意针对她设置的,甚至前两局还故意让别人抽到,而这局,另外一支红头签一定在东方云天手中,东方云天的目的毫无疑问就是为了试探她的武功。

东方云天很快亮出了他手中的红头签,靳辰也十分淡定地亮了出来。

这一场,可比之前那两场要有意思多了,因为不止东方云天很好奇,其他人也都很好奇,这个冷星城的天才药师,武功到底如何。南宫瑾其实在来的路上见识过靳辰的武功,但他觉得那应该不是全部。而南宫瑾心中有个疑问,那就是冷星辰的实力明明比冷肃更强,为什么冷坤不让冷星辰当冷星城的圣子,这样在排位战的时候赢面会更大一些。

“小弟加油!”冷肃喊了一声,换来西门聪一声轻嗤。

靳辰和东方云天在不远处相对而立,东方云天拔剑看着靳辰说:“星辰公子,请出招吧。”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