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所谓规则/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圣子先请。”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她并没有带着她的清霜剑,更不可能把飞云弓带在身上,因为这两样武器都会暴露她的身份。

一道寒光闪过,东方云天的剑尖逼近了靳辰的眉心,靳辰却纹丝不动地站在那里,没有后退一步,甚至都没有眨一下眼睛。

围观的人心中都跳了一下,感觉下一刻就会看到靳辰横尸当场。冷肃更是神色紧张地扑了过来,而东方云天对上靳辰那双沉静如斯的眼眸,脚步微顿,他手中的剑也在距离靳辰眉心近在咫尺的时候,停了下来。

“小弟你没事吧?”冷肃过来就把靳辰给拉过去了,上下打量了一下,还伸手摸了摸靳辰的眉心,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说,“你傻啊!站在那里不动让人打!”

东方云天的剑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他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说:“你为何不动?”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都说了,我选择用武功还是用毒术,完全看心情。今天心情很好,所以我不想用武功,你们又定了规则,不允许我用毒术或者暗器,所以我为什么要动?既然都说了点到即止,又有什么好怕的?”

东方云天微微皱眉,目光依旧放在靳辰的脸上。这小子实在是太过任性,可除了任性之外,这小子的心理也太强了些。东方云天最清楚自己的剑气有多强,虽然他并没有用全力,但他无法想象冷星辰的目光怎么可以那么平静,仿佛笃定他根本伤不到“他”一样。东方云天突然有一种感觉,刚刚那其实是一场心理博弈,而他竟然输了。不是输给了他自己定下的点到即止的规则,而是输给了冷星辰的眼神……

“如果我要杀你,你还是不肯用武功吗?”东方云天定定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唇角微勾:“你要杀我,那自然就没有规则可言了,我当然可以不用武功,用毒术或者是暗器。”

“你真的以为毒术和暗器是万能的吗?”东方云天看着靳辰问。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他就是很想知道,这个叫冷星辰的小子,是不是真的以为他有一身毒术,就可以无所畏惧了。

靳辰摇头:“当然不,武功也不是万能的,但我有选择的余地。”

东方云天莫名有一种他又输了的感觉,因为冷星辰有选择的余地,可以看心情选择用武功或者是毒术,而他们这些不懂毒术的人,却只能用武功。东方云天并不认为毒术和暗器是不入流的东西,他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这个人见人爱的小子到现在都没有展露出他的真正实力,而东方云天莫名觉得冷星辰的实力肯定比冷肃强,他们是双生子,冷坤为什么没有选择让冷星辰当冷星城的圣子呢?

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但是东方云天现在不会知道。这场游戏就这样结束了,东方云天的目的落空了,因为他并没能逼得冷星辰出手,而他对冷星辰真的生出了很浓厚的探究之心。

靳辰没有出手,并不是她真的任性不想用武功,她只是不想在家族排位战之前,暴露出她的真正实力。一旦跟东方云天交手,她必然会被逼得亮出底牌,东方云天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靳辰表示,这场游戏的确是东方云天在主导,但她并不想让东方云天如愿,仅此而已。

聚会散了之后,侍卫过来请东方云天,说是东方烈要见他。

东方云天见到东方烈的时候,东方烈正一个人坐在书案后面,不知在写些什么。

“坐。”东方烈没有抬头。

东方云天坐了下来,看着东方烈问:“父亲找我何事?”

“试探到冷家那两个小子的实力了吗?”东方烈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微微摇头:“没有。”东方云天邀请八大家族圣子聚会,还特地请了冷星辰,一开始的目的并不是要试探什么,后来却忍不住想要试探冷星辰,然而试探失败了。

“这次排位战,为父要把西门家踢出四方联盟。”东方烈神色淡淡地说,“卢家、辛家和姬家,你觉得让谁上位比较好?”

东方云天眉梢微挑:“为何父亲没有提冷家?”东方烈要把西门家踢出四方联盟这件事,东方云天一点儿都不意外,他也看西门家的人不顺眼很久了,那个西门聪在他面前一副谄媚相,碰到弱者却跟疯狗一样乱咬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因为为父不允许冷家有翻身的机会。”东方烈神色淡淡地说。

“为何?难道父亲忌惮冷家?”东方云天问。

“冷氏一族曾经是这片土地的霸主。”东方烈神色淡淡地说,“虽然说如今没落了,但还没有到穷途末路。一旦让冷氏一族有翻身的机会,东方家就不会再有今日的辉煌。”

“父亲多虑了吧。”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十分不以为然地说,“冷家如今气数快尽了,如果这次不能跻身上等家族的话,距离灭亡也不远了,父亲何必担心?”

“所以这次不能让冷氏一族翻身!”东方烈神色微冷,“为父再考虑一下,从另外三家中,选择一家最听话的,取代西门家。”

“可如若冷家的圣子赢了呢?”东方云天唇角微勾。

“他赢不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因为届时他要面对的对手,是你。”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这场排位战既然是由父亲在主导,那结果想必会如父亲所愿,儿子会听从父亲的安排。不过如果这次冷家再输了,父亲会对冷氏一族赶尽杀绝吗?”

“不会。”东方烈微微摇头,“这次冷家不能翻身的话,不需要我们动手,他们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那就好。”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他觉得把冷氏一族打落谷底似乎也没什么不好,既然东方烈觉得冷氏一族的存在对于东方家是个威胁,那么自然就要来个釜底抽薪。作为东方城的继承人,东方云天也不允许其他家族成为超越东方家的存在。东方云天这会儿在想,等这次冷家再输了,气数已尽,到时候他让冷家那个小药师过来他身边,为他所用,应该会很有趣吧……

一直到傍晚时分,玩儿了一天的冷新月和南宫暖才回来。南宫暖直接回了南宫家住的地方,冷新月提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兴高采烈地过来找靳辰了。

“星辰哥哥,这是暖暖给你买的礼物。”冷新月把一把很精致的折扇递给了靳辰。

靳辰潇洒帅气地打开扇了两下,冷新月直接星星眼了:“星辰哥哥你好帅啊!”

冷肃伸手,捧着冷新月的脸,让冷新月看他:“我才是最帅的!”

冷新月嫌弃地打开冷肃的手,又凑到了靳辰身旁,笑嘻嘻地说:“星辰哥哥,暖暖真的好温柔啊,她还挑了两件漂亮衣服送给我呢!”

“去试一下,让你苏哥哥看看好不好看。”靳辰对冷新月说。

“哎!我去试新衣服啦!”冷新月高兴地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冷肃神色无奈地看着靳辰说:“小弟,我觉得我媳妇儿更喜欢你,要不要把她让给你?”

靳辰唇角微勾:“没办法,我比你帅。”

冷肃无语望天:“你明明用的我的脸,我竟然还输给你了,心好塞!”

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别废话了,这两天不要太紧张,好好休息,我觉得你到时候战胜西门聪那个贱男还是有把握的。”心态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冷肃可是杀手头子出身,什么场面没见过。而西门聪那个贱男眼高于顶,应该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这次就让冷肃给他上一课吧,送他去地下,向冷肃那两个英年早逝的兄长忏悔去。

冷肃很认真地点头:“我也觉得,小弟你之前说把冷星剑法和凌云步结合起来,跟你打了几场之后,我觉得现在没问题了,到时候他伤不到我,我耗也要把他给耗死!”

靳辰唇角微勾:“非常好。”

靳辰之前已经很清楚八大家族排位战的规则了。先是由四个下等家族进行排位战,排出次序之后,下等家族中排名靠前的两家,可以得到挑战上等家族的机会,而要挑战的对象,是可以选择的。但对下等家族来说很不公平的一个规则是,被选择的上等家族,可以拒绝接受挑战。

曾经冷肃的两个哥哥之所以会死在西门聪手中,就是因为南宫家和西门家都拒绝了冷家的挑战,冷家又明知战胜不了东方家,所以不得不选择了西门家。因为必须挑战,才能有翻身的机会,而这就是挑战需要承担的风险。

这些规则是八大家族形成的时候,以东方家为主导的四方联盟定下来的,这样的规则会导致一个家族一旦沦落成为下等家族,想要翻身将会非常困难,而不能翻身,境况就会越来越糟糕。如今冷家虽然算不上到了穷途末路,但这次的机会至关重要,如果这次再翻身无望的话,以后更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了。

这次冷家的打算是直接挑战西门家,而以西门家的行事作风,他们百分之百是不会拒绝的,因为西门家很享受这种把冷家踩在脚下的感觉,从西门聪身上就可以明显看出来。口口声声叫嚣着要送冷肃见阎王的西门聪,应该很期待这次跟冷肃的对决。

冷肃在四个下等家族中获得挑战机会并不难,而只要他挑战西门家成功,冷家就可以成功翻身,跻身上等家族了。

是夜,墨青没有去找靳辰,因为他知道暗处有不止一双眼睛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并不一定非要留在东方城,但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给靳辰招惹什么麻烦。

而东方杰的孙子东方申这天晚上修炼的时候突然走火入魔,等东方杰得到消息赶到的时候,东方申已经七窍流血晕过去了。

东方城的几个药师一起为东方申医治,最终也只是让东方申保住了一条命,他的一身功力都废了,身体也变得很虚弱。

东方杰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因为他就这么一个孙子,他对东方申寄予厚望,希望东方申能够出人头地。

只是为东方申医治的药师都说东方申就是自己练功走火入魔的,并没有任何人在他身上做手脚,他也没有在练功的时候受到别人的刻意干扰。

东方杰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东方申醒了之后满心的绝望,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昨夜陷害东方珩给他招来的祸事。

东方杰听说过东方云沁想办法恢复了秦骁的内力,所以他第二天一早就去求东方云沁了,却被东方云沁让英姑赶了出去。东方云沁不肯出手的原因很简单,她一直都很讨厌东方申。

无计可施的东方杰,转而盯上了如今在八大家族名声大噪的天才药师冷星辰。

靳辰知道东方申是怎么回事,所以当东方杰过来找她为东方申医治的时候,她很“真诚”并且“遗憾”地表示无能为力。

东方杰当然不肯接受这样的结果,他觉得就是这个叫冷星辰的小子不愿意出手。东方杰正准备对靳辰施压的时候,东方云沁过来了。

“四长老,你的孙子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你再找冷星辰的麻烦,我看你那个废物孙子,也没有必要活着浪费粮食了!”东方云沁看着东方杰冷声说。

东方杰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狠狠地瞪了靳辰一眼,甩袖怒气冲冲地走了。

靳辰看向了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云沁你来得真及时,不然我要跟那个老头打起来了。”

“一个个当上长老就自命不凡,简直是不可理喻。”东方云沁轻哼了一声说,“星辰你是我的朋友嘛,我当然是站在你这边的。”

“坐下喝杯茶?”靳辰问东方云沁。

“好啊。”东方云沁在院中坐了下来,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秦骁,“阿骁,你也过来坐。”

靳辰唇角微勾:“阿,骁?看来云沁你好事将近了?”

东方云沁白了靳辰一眼:“胡说什么,那个木头就是我的侍卫而已。”

“我只是她的侍卫。”秦骁走过来,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东方云沁自己说秦骁是她侍卫可以,但她每次听到秦骁自己强调这件事,总有点手痒,很想揍秦骁。她看着秦骁没好气地说:“你跟冷圣子不是旧识吗?你去找冷圣子叙叙旧吧!别在这里杵着了,跟个木桩子一样,碍眼得很!”

秦骁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东方云沁感觉手更痒了。

靳辰唇角微勾:“云沁,刁蛮圣女和冰山侍卫的游戏,玩得可开心?”

东方云沁脸色微红,嗔了靳辰一眼:“你胡说什么呢?谁玩儿游戏了?”

“知道,你是认真的。”靳辰微微一笑,“不过你这个侍卫根本不解风情,所以你不能含蓄,要直白,要主动,要热情。”

东方云沁傲然一笑:“不可能!我才不会对那个木头直白主动热情,我要用我的魅力征服他,让他对我直白,对我主动,对我热情!”

靳辰笑了:“那你加油吧。”靳辰觉得东方云沁和秦骁也是蛮有趣的,秦骁这货很聪明,但是在感情的事情上面却是一根筋,一开始认为自己不喜欢,他就会一直坚持这个不喜欢,即便他自己的心思变了,他也意识不到。东方云沁想要让秦骁对她主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这是他们的事情,靳辰作为朋友,她希望秦骁和东方云沁能有个好结果,不过并不会干涉他们。

秦骁停在冷肃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房间里面,正抱着媳妇儿亲得难舍难分的冷肃根本没有理会。

“冷肃,我是秦骁。”秦骁又敲了敲门,还说了一句话。以前在雪狼国的时候,秦骁也总是孑然一身,没有朋友,也没有真正的亲人,但他并不感觉孤独,因为他有自己追求的东西。如今被迫来到了这个地方,还成为了东方云沁的侍卫,东方云沁强势地进入了秦骁的生活,让秦骁很少有独处的时候,他却开始感觉到孤独,想要见到朋友,譬如墨青,譬如靳辰,还有曾经闹得并不愉快的冷肃。跟他们待在一起,秦骁都觉得比跟东方云沁在一起自在很多。

“苏哥哥……外面……唔……”冷新月试图推开冷肃无果之后,很快被冷肃亲得意乱情迷,哪里还听得到敲门的声音。

“秦骁,我大哥和大嫂在里面亲热,你还是别去打扰他们了。”靳辰开口对秦骁说。

秦骁神色一僵,转身皱眉看了靳辰一眼,然后默默地走过来,在距离东方云沁最远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一言不发,像是一尊雕塑。

“星辰,你说有些人不会笑,人生得多黯淡啊!”东方云沁瞥了秦骁一眼,意有所指地来了这么一句。

靳辰唇角微勾,笑得意味深长:“黯淡的人生需要阳光,你够灿烂就好。”

东方云沁扶额:“星辰我发现你嘴皮子实在是太厉害了!我说不过你,不提那根木头了!”

秦骁知道东方云沁口中的“木头”说的是他,不过他依旧很淡定很高冷地坐在那里,脊背挺直,面无表情,不动如钟。

“对了,这次家族排位战,你对你大哥有信心吗?”东方云沁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当然。”

东方云沁唇角微勾:“我很期待,如果你大哥能把西门聪给拍死就好了。”

靳辰笑了:“我也是这么想的。”

东方云沁带着秦骁刚走,邢绝和墨青过来了。

“星辰小兄弟!”邢绝见到靳辰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邢大哥。”靳辰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然后目光落在了墨青脸上,唇角微勾叫了一声,“珩大哥。”

“星辰小兄弟,大哥是专程过来感谢你的。”邢绝坐下之后,看着靳辰说。

“哦?”靳辰眉梢微挑。

“你上次送我的小玩意儿,可是救了我一命!”邢绝看着靳辰笑着说。邢绝并没有说得很详细,不过他相信靳辰知道他在说什么。当时在西门城,邢绝已经落入了西门家设下的陷阱,如果不是靠着靳辰送他的小玩意儿成功脱身的话,他一定会悲剧的,所以他这次是真心实意过来向靳辰道谢的。

“邢大哥言重了。”靳辰微微一笑说,“不过既然邢大哥要感谢我,又空手而来,我觉得应该给邢大哥一个报答我的机会。”

靳辰的不客气简直是明目张胆,邢绝却觉得这个小兄弟性子真是爽快,他看着靳辰很痛快地说:“星辰小兄弟有什么用得上大哥的,尽管开口。”

靳辰神色一正,看着邢绝说:“明日就是家族排位战了,冷家这次必须放手一搏,我对我那大哥倒是有信心,只是结果如何,谁都无法预料。我想拜托邢大哥,如果冷家这次没能把身在东方城的冷星城百姓带回去的话,还希望邢大哥能够照顾一二,至少让他们都好好活着。”

听到靳辰的话,邢绝直接愣在了那里,他神色严肃地看着靳辰说:“星辰小兄弟,冷星城的百姓在东方城虽然辛苦了一些,但是城主下过严令,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他们,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邢绝话落,又伸手拍了拍靳辰的肩膀,爽朗一笑说:“星辰小兄弟,大哥对你们冷家有信心!等这次你们带着冷星城的百姓回去,大哥亲自去送你们!”

靳辰微微一笑:“邢大哥,或许我是多虑了,不过你这是答应我了么?”

“答应!”邢绝很爽快地点了点头说,“星辰小兄弟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靳辰笑而不语。明日就是家族排位战了,靳辰隐隐地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对邢绝提的这个要求,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这里是东方家的地盘,他们都知道东方家想要把西门家踩下去,踢出四方联盟,但是他们之前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东方家如果真的打算打压西门家的话,那么东方烈心中定然已经选好了由哪一家来取代西门家,成为上等家族。这是必然的,因为东方烈一贯以来强势霸道的作风摆在那里。而东方烈心中的选择,未必是冷星城……

本身八大家族排位战的规则就对下等家族很不公平,而如今东方城因为强横的实力,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和主导权。如若东方烈真的不允许冷星城取代西门城成为上等家族之一,他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做到,而如今处在弱势的冷星城,根本没有办法反抗,也必然会永无出头之日。

靳辰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只是事关重大,她必须想到所有的可能性。靳辰没有跟冷肃说过这些,因为冷肃身上的压力已经够大了,靳辰并不想让冷肃背负这么多,她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过来帮冷肃的。

如果家族排位战真的按照他们的预计来发展的话,结果自然是好的,如果中间生了什么变故,靳辰知道,最容易受到伤害的,其实是如今身在东方城的冷星城百姓,因为他们这些人至少有高强的武功可以自保。

靳辰送邢绝那些小玩意儿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交换什么,如今她对邢绝提出这样的条件,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她希望邢绝未来没有兑现承诺的机会,但她现在需要邢绝的一个承诺。

有人过来找邢绝,说是东方云天要见他。邢绝脚步匆匆地走了,墨青很自然地留了下来。

“小丫头,如果这次冷星城真的无法翻身,你会怎么做?”墨青看着靳辰轻声问。

靳辰知道,墨青永远都是最了解她的人。她微微一笑说:“事在人为,你在这里,我怕什么?”

墨青唇角微勾,看着靳辰说:“对,我就在你身后,所以你要好好的,不然我会生气。”

墨青走了之后,靳辰回了房间,打开她的行李包袱,里面放着她的剑,她的飞云弓,还有一根铁棍,这也是她的武器之一,因为她不仅修炼了冷星剑法,还修炼了冷星棍法。之前南宫离给过靳辰一本她很喜欢的棍法秘籍,跟冷星棍法有相通之处。靳辰觉得相对冷星剑法,她更喜欢冷星棍法,不过她希望这次没有用上这些武器的机会。

七月十四这天,傍晚时分突然下起了雨,大雨下了一整夜,到七月十五早上才停。

靳辰推开房门,清新的空气带着沁凉的气息迎面而来,让人感觉很清醒很舒适。

“小弟!”冷肃走过来,伸手揽住了靳辰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大哥要出征了,你要去给大哥加油知道吗?”

靳辰很认真地点头:“大哥你神功盖世天下无敌,我会为你呐喊助威的。”

“哈哈哈哈!”听到靳辰的话,冷肃身上的嘚瑟之气呼呼呼地往外冒,感觉身上的压力也减了不少,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小弟你等着,大哥给你打天下去!”

“苏哥哥!”冷新月今天难得不怼冷肃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凑了过来,笑容甜美地对着冷肃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说,“苏哥哥,你要加油哦!”

冷肃很傲娇地指了一下自己的脸:“来点儿实际的。”

冷新月脸色微红,看了一下周围,确认只有靳辰在,就踮起脚尖,凑过去在冷肃侧脸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然后脸就更红了,一脸娇羞地看着靳辰说:“星辰哥哥,你要不要?”

冷肃很想一脚把他家二货媳妇儿给踹到天边去,不过他还是忍了。他左手搂着靳辰,右手把冷新月给搂了过来,感觉人生瞬间就圆满了!

冷坤一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微微一笑,心中莫名的不安也少了一些,看着冷肃说:“上午的排位战,不要太拼了。”

冷肃翻了个白眼:“老头你以为我傻?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而且不需要拼,稳赢!”

冷坤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再说什么。

上午是如今的四个下等家族之间的排位战,冷坤的意思是让冷肃得到想要的结果就好,不需要太拼,因为下午挑战上等家族,才是最关键的,所以要保存体力,如果可能的话,不要把底牌一下子全露了,这些冷肃都很清楚。

这场家族排位战,并不是像东方城的君子堂排位战一样,在东方城城主府里面举行,而是在东方城城主府外面的一个大广场上面,所有身在东方城的人都可以前来观战,包括东方城的百姓,以及冷星城身在东方城的百姓。

冷坤带着冷家人出了东方城的城主府,外面已经人声鼎沸十分热闹了,整个东方城的人几乎全部都集中到了这里,因为家族排位战对每个家族来说都至关重要,排位战的结果能够直接决定一个家族的未来。

八大家族的掌权者都在,座位都是提前安排好的,冷家的位置被安排在了东方家旁边,东方家另外一边是西门家。西门聪看到冷肃,就冷笑了一声,对着冷肃无声地说了一句话:“看你怎么死。”

冷肃眼神冷漠地看了西门聪一眼,在冷坤身旁坐了下来。他觉得跟西门聪那样的贱人争一时口舌之快很无聊,他只想在比武台上面,打倒西门聪,把他大卸八块!

最多的观战者是东方城的百姓,他们都一脸兴奋地站在最靠近比武台的地方,没有人担心家族排位战的结果会影响到他们的现在的生活,因为他们都坚信,不管是这次还是未来的家族排位战,他们东方城都是最厉害的。

而在东方城的百姓外围,站着的是冷星城的百姓。他们从二十出头到四五十岁不等,身上的衣服颜色黯淡,脸上都带着被岁月侵蚀的痕迹,大多都很瘦。他们站在一起,眼中都带着一丝希冀的光芒,因为这次家族排位战,可以决定他们是否能够回到家乡,见到他们的亲人。他们渴望离开这里回到冷星城,这是支撑他们日复一日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如果这次希望再破灭的话,很多人或许要撑不住了。

冷肃看到了冷星城的百姓投注在他身上的目光,心中微沉,从未有一刻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这么重,因为他是那些人最大的希望,所以他只能赢,不能输。

“苏苏,你可以的,别想太多。”靳辰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对冷肃说。她没有叫冷肃大哥,用她原本的声音管他叫苏苏,她只是想让冷肃知道,她是冷肃可以依靠的小姐姐,她站在冷肃背后。

靳辰看到了邢绝和墨青,邢绝带着君子堂的弟子在比武台周围维持秩序,墨青就在邢绝身旁,很没有存在感,但是靳辰一抬头就能看到他,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会给靳辰安心的感觉。

东方烈说了两句客套话之后,四个下等家族的排位战就开始了。

四家圣子前去抽签,分成两组进行对战,只需要经过两场战斗,赢的两家就可以得到挑战上等家族的机会,规则很简单。

冷肃抽到的对手是辛家的圣子辛思明,姬霜城的圣子姬无双对上了卢方城的圣子卢紫霄。

第一场是姬无双和卢紫霄的对战。靳辰看得很认真,虽然这两个人不会成为冷肃的对手。靳辰对姬无双了解得稍微多一点,因为冷新月对靳辰说过,姬无双是个色鬼,有十八个小妾,而姬无双出现在外面的时候,总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卢紫霄看起来比姬无双要沉稳很多,一开始也占了上风,只是这场战斗却很快结束了,因为姬无双突然发大招,伤了卢紫霄,分出了胜负。

靳辰感觉有些怪异,尤其是她一转头就看到姬霜城的城主对着东方烈点了点头,而卢方城的人对于卢紫霄的失败,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沮丧的情绪。

冷肃上场了,他的对手是辛思明。站在比武台上面的冷肃周身冷意萦绕,拔剑而起的时候,很多人眼眸都微微闪了闪。因为老一辈的高手都并没有觉得冷肃实力极强,却在这一刻都感觉到了冷星城这位圣子身上浓烈的杀意,这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意境。

辛思明并不是很弱,但依旧不敌冷肃,而冷肃只是中规中矩地用了冷星剑法,并没有用上凌云步,因为对于这场战斗来说没有必要。

冷肃赢得毫无悬念,当他从比武台上面飞身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那些冷星城的百姓,很多人眼角都挂着泪水……

冷肃心中暗暗发誓,他今日一定不会让冷星城的人失望的,他一定要手刃西门聪,把西门家踩在脚下,带领冷星城重现昔日的辉煌。

上午的排位战这就算结束了,因为并不需要真的分出一二三四。东方烈站了起来,笑容爽朗地说:“恭喜姬霜城和冷星城!现在姬圣子和冷圣子可以前来抽签选择要挑战的对手了!”

所有人神色都变得有些怪异,因为这并不是原本的规则,原本的规则是自由选择,对方可以拒绝,如今东方烈却独断专行地改成了抽签,所谓抽签,不过就是按照东方城的意思来罢了。

东方云天转头,一眼就看到了冷星辰微微蹙眉的样子。东方云天的唇角勾了起来,觉得这样真的很有趣,他很期待,冷星辰要如何面对冷家翻身无望的结果……

------题外话------

2017年已经过去了一半,游游这本书上架也整整五个月了,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游游会继续加油的,爱你们!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