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你笑起来真的丑爆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城主,这不是既定的规则。”冷坤神色冷然地说,袖子下的拳头已经握了起来。他不傻,东方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冷星城翻身。冷坤知道,一旦抽签,冷肃接下来要对上的人,一定不是他们希望对上的西门聪,而会是东方云天!

东方烈哈哈一笑说:“冷城主,这么多年过去了,规则也该改变了!让抽签来决定,上等家族也没有拒绝的余地,这样岂不是很公平?这对冷星城是有利的,希望冷城主考虑清楚。”

“姬某认为这样很好。”姬霜城的城主开口说道,“我姬家支持这样的规则。”

一直以来表面上都在讨好东方烈的西门巍,这会儿心中有些怪异,因为他感觉到东方烈突然改变规则,主要是在针对冷星城,而这样的规则,表面看来对西门城并没有任何不利的地方。于是西门巍也开口笑着大声说:“冷城主,东方城主改了这样的规则,也是为了你们下等家族考虑,你要站出来反对那就说不过去了!”

刚刚已经失败的卢方城城主也开口说道:“卢某支持东方城主的决定。”

辛阳城的城主原本并不打算表态,因为辛阳城这次已经失去了翻身的机会。只是如今各家纷纷表态,这是在站队,让辛阳城来选的话,辛家自然会选择东方城,因为结果可以预见。于是辛阳城的城主也开口说了一句:“辛某没有意见。”

东方烈的目光落到了北堂家和南宫家的身上,北堂豪的父亲向来行事八面玲珑,这会儿他微微一笑说:“东方城主,临时改了规则,这关乎到姬家和冷家的利益,如果姬家愿意而冷家不愿意的话,不如让姬家抽签,冷家还按照原本的规则来?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南宫焕也微微点头说:“我认同北堂兄的看法。”

说起来,八大家族,只有南宫家和北堂家还肯为冷星城说句话,然而他们也只是对老大东方家提个建议,语气并没有很强硬,摆明了谁都不想得罪。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都能猜到东方烈为什么突然搞了这么一出,他们的话很可能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如今这是东方烈的地盘,还有数量众多的冷星城百姓在东方城做奴隶,所以冷星城在这件事情上面实在是太过被动,并不是他们支持冷星城,跟东方城作对,就能改变结果的,而他们作为一城之主,首先必须要考虑的是他们自己,这无可厚非。

“呵呵。”东方烈轻笑了一声说,“规则要改变,自然不能改得不伦不类。我看多数都是支持改变的,冷城主如果不肯接受的话,可以放弃这次的挑战机会。”

东方烈虽然是在笑,但说出口的话却强硬至极,根本不讲道理,完全体现了东方家如今绝对的霸主地位。他在告诉冷坤,规则就是由他来定,冷坤可以不接受,不接受的结果就是直接被踢出局,没有别的可能。

东方城城主府的大管家老董已经端着一个签筒上来了,签筒里面有四支签,姬无双十分积极主动地走上前去,从里面抽了一支出来。

东方烈看向了冷家这边,微微一笑说:“冷城主和冷圣子可是考虑好了?”

冷坤面色沉沉地说:“冷家……”

冷坤刚开口,冷肃猛然站了起来,朝着老董走了过去,在冷坤要阻止他之前,已经伸手从签筒里面抽了一支签出来。

冷坤心中一沉,他刚刚已经打算要弃权了,因为他知道东方烈一定会让东方云天出手对付冷肃,而冷肃虽然很努力,实力也提升很快,但如今绝对不是东方云天的对手。既然是必输的结果,冷坤不想让冷肃再白白为了冷星城而死,因为东方云天真的有可能会在比武台上杀了冷肃。

冷坤心中很乱,他没有想到东方烈会临时改了规则,也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地步。过去几个月,他们的希望,他们的努力,如今就因为东方烈的一句话,全部都成了泡影。冷坤知道,东方家势大,冷家势弱,他想反抗,想要翻身,可是却发现比登天还要困难……

“两位圣子,可以说出你们要挑战的对象了。”老董看着姬无双和冷肃说。

姬无双拿着自己手中那支签,大声说:“我要挑战的是西门圣子。”

西门聪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有把姬无双放在眼中。他有些失望,只是因为他原本打算在这次排位战上面光明正大地杀掉冷肃,如今看来却没有机会了。

冷肃看着被自己握在手中的那支签,签尾刻着两个字“东方”。冷肃觉得不意外,因为这就是东方烈搞这一出想要得到的结果。他面色冷然地开口说:“我要挑战的是东方圣子。”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很期待跟冷圣子过招。”

饶是早已经猜到了,如今听冷肃亲口说出来,冷坤的心又沉了一下。看到那个站在那里,被众人瞩目的儿子,冷坤心中很难受,他突然有些后悔,后悔把冷肃找回来。如果不是他非要冷肃回来背负这一切的话,如今冷肃应该还跟靳辰在一起,过着快乐无忧的生活,可是如今,冷肃却要为了冷星城而战斗,甚至可能会送命……

其他各家的掌权者这会儿真的确定了,东方烈突然改变的规则,就是在针对冷星城。而东方烈摆明了不想让冷家翻身,冷家的圣子想要战胜如今八大家族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东方云天,根本就不可能。

东方城的百姓都没有太大感觉,只是很期待下午的战斗,期待他们的圣子把冷星城那个圣子打倒。而原本满怀希望的冷星城百姓,这会儿心都沉了下去,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这次又回不去了。

靳辰看着原本心怀希冀地站在外围观战的冷星城百姓,一个个都转身,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她心中冷然一片。

靳辰转头,就看到墨青不知道在和邢绝说些什么,邢绝的脸色很严肃,想必他也很意外,他家城主竟然会这样做吧。

冷家二长老原本就很丧的脸,这会儿已经不能更丧了。他低着头,握着拳头,一直在叹气。而冷新月这会儿神色担忧地看着冷肃,开口对靳辰说:“星辰哥哥,我好担心苏哥哥,我不想看到他有事。”

靳辰伸手拍了拍冷新月的手背说:“苏苏不会有事的。”

此时尚未到正午,众人纷纷散去,因为下午的排位战要再过一个时辰才开始。

冷肃回到了冷坤身旁,冷坤还未说什么,冷肃就冷冷地说:“我已经决定了,不要废话!”

冷坤嘴唇动了动,最终所有想说的话,只是化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冷家原本来到东方城的就只有寥寥五人,他们在回去的路上,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有人抱以同情,有人幸灾乐祸,有人觉得冷家没有选择弃权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等着看冷家的圣子要怎么死……

东方云沁带着秦骁也去观战了,这会儿离开的时候,一直沉默寡言的秦骁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卑鄙。”

东方云沁神色一冷:“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父亲很卑鄙。”秦骁神色冷漠地说,“这样打压冷星城,竟然还谈所谓的规则,真是可笑!”

东方云沁瞪了秦骁一眼,猛然转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你自己滚回去!”

秦骁看着东方云沁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脚步微转,也换了方向,不是回圣女殿的方向。

东方烈正在跟东方云天密谈,东方云沁突然闯了进来。

东方烈神色微微有些不悦:“沁儿,你连敲门都不会了吗?”

东方云沁神色严肃地看着东方烈说:“父亲,你为何要突然改了排位战的规则?这对冷星城不公平!”

东方烈脸色一沉,看着东方云沁说:“公平?沁儿你何时变得这么天真了?你以为东方家如今的辉煌,你的锦衣玉食,都是靠着公平得来的吗?八大家族实力至上,东方家作为霸主,可以随意制定规则,也可以随意更改规则,这就是八大家族的规则!”

“实力至上?”东方云沁冷哼了一声,“既然父亲认为东方家是绝对的霸主,何必要用这样的手段,刻意打压冷星城?现在的冷星城对东方家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妹妹,这是男人的事情,你管这些做什么?”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父亲打压冷星城,自然有父亲的道理,冷星城实力不济,是他们无能,妹妹何必为他们出头?”

东方云天话落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接着说:“我知道了,妹妹你之所以为冷星城打抱不平,是为了冷星城那个小药师吧?”

“是又怎么样?”东方云沁冷声说。

“不怎么样。”东风云天唇角微勾,“父亲和我已经决定的事情,妹妹最好不要试图插手,你把冷星城那个小药师当朋友可以,等这次事了,大哥会让那个小药师留在东方城,到时候妹妹岂不是能够经常见到朋友了?这样多好。”

“大哥,你有时候真的很混蛋!”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

“住口!”东方烈神色严肃地说,“沁儿,为父再说一次,这件事你不能插手!现在立刻回去!”

东方云沁看了看东方烈,又看了看东方云天,神色有些失望地甩袖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东方云沁本来想要去找冷星辰,快走到冷家人住的院子的时候,却又迟疑了一下,还是转头回了圣女殿。

东方云沁这会儿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冷星辰,她知道冷星辰应该不会迁怒于她,可她就是觉得有些抱歉,因为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对冷家所做的事情感到抱歉,因为那是她的父亲和兄长,而她现在跟冷星辰的立场已经不同了,就算见面了又能说什么呢?东方云沁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决定的事情,如果她跑过去对冷星辰说一句对不起,她会觉得自己很虚伪。

东方云沁回到圣女殿的时候,就看到秦骁面无表情地坐在院中,像是一尊雕塑。

看到东方云沁回来,秦骁站了起来,看着她神色淡淡地说:“你知道,我跟冷肃是旧识也是好友,如果这次冷家有什么麻烦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东方云沁定定地看着秦骁,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笑了起来:“阿骁,我突然发现你这人还挺可爱的,我还以为你真的冷心冷情,没有在乎的人呢。”

秦骁皱眉:“不要用那样可笑的词来说我。”

东方云沁唇角微勾:“我就用,不服忍着!你要帮冷肃,我准了!不过你记住,你答应做我的侍卫,期限一年,在这期间要听我的话行事,这次是我允许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回来当我的侍卫!否则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抓回来,到时候你就别想像现在这样这么安逸了!”

秦骁沉默不语,东方云沁心中微叹,她其实真的不希望冷家和东方家对上,因为她不想失去冷星辰这个朋友,那几乎是她长这么大,唯一的最好的朋友了。

冷家的院子里,气氛有些凝重。东方城的下人送了饭菜过来,可是没有人动筷子。

“城主大人,还是弃权吧!”冷家二长老开口说,话落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们不能再失去一个圣子了。”

冷坤沉默不语,冷肃面无表情地说:“我不会弃权的!”

“可是苏哥哥,东方城那个圣子真的很厉害的,虽然你也很厉害,但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冷新月一脸担忧地看着冷肃说。

东方云天能够成为八大家族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并不是东方城故意造势渲染出来的名声,而是他真的有这样的天赋和实力。东方云天十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参加家族排位战,迄今为止从来没有败绩,而且每次都赢得很轻松。

“吃饭。”靳辰拿起了筷子,开口说道。

“那就……先吃饭吧,吃饱再说。”冷新月弱弱地说。

五人很沉默地吃了一顿饭,饭后,靳辰看着冷肃说:“你过来,我有话要交代你。”

看到冷肃跟着靳辰去了隔壁的房间,冷坤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握拳砸了一下桌子,一脸郁气地说:“欺人太甚!”

“城主大人,这不是您的错。”冷新月看着冷坤小心翼翼地说,“冷星城的百姓不会怪您的。”

冷新月知道,冷坤这些年承受了太大的压力。他满怀希望地期待着这次的排位战,可是临了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不愿承认,可是不得不承认,冷肃对上东方云天,根本就没有赢的可能,因为冷坤曾经跟东方云天交过手,他心知现在他自己都未必是东方云天的对手,更何况是才修炼冷星心法没多久,刚刚进入冷星心法高阶的冷肃。

隔壁房间里,冷肃神色坚定地对靳辰说:“小姐姐,你不用劝我,这是我的责任,我已经发过誓,这次要把那些人都带回去,就算我被东方云天杀了,我也不后悔!”

靳辰伸手就抽了冷肃后脑勺一巴掌:“屁话!你现在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真是太难看了!我家苏苏不是你这样的!”

冷肃瞬间变脸,一脸委屈地抱着靳辰的胳膊,把脑袋放在了靳辰的肩膀上,苦逼兮兮地说:“小姐姐,我不想死,我想娶媳妇儿,生娃娃,我想回去抱抱小贝,我还想把小贝培养成天下第一女杀手……这些事情都没做,我不想死啊!可是现在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靳辰伸手抱住了冷肃,在他背上拍了拍说:“苏苏,你长大了,越来越好了,我知道。”

冷肃突然有点想哭,其实没有人知道他这些日子压力有多大。他在冷星城的时候,要面对那些总是用殷切的目光看着他的老人和孩子,来到东方城,还要面对冷星城百姓那些微薄却希冀的希望眼神,冷坤和冷家的长老们都对他寄予厚望,这些,都成为了压在他肩膀上的大石,并且越来越沉重。

冷肃原本是个顽劣性子,骨子里带着孩子的任性和自由,遇到靳辰之后,他的天性非但没有被改变,反而被释放了出来。他过得很快乐,无忧无虑,随性自然,直到他被冷坤带回冷星城……

冷肃在逼着自己改变,在逼自己学会承当责任,在逼自己变得成熟稳重可以依靠。他不想让冷坤失望,因为冷坤是他的父亲,他认可这个父亲。他不想让冷新月失望,因为冷新月是他的女人,他希望他可以成为冷新月最坚强的依靠。他也不想让冷星城的百姓失望,因为他是他们的全部希望,这次的失望,必然会变成绝望。最重要的是,冷肃不想让他的小姐姐靳辰失望。

冷肃在这个世界上,最在意的人就是靳辰,他不想让靳辰看到他是一个不负责任,遇到困难就退缩的人,所以他明知自己不敌东方云天,可他还是逼自己去接受这一切。

可是现在,靳辰抱着冷肃,对冷肃说,他长大了,变得越来越好了,她知道,冷肃心中那根紧绷的弦突然就松了……

“苏苏,其实你不用这么拼。”靳辰放开冷肃,看着他微微一笑说,“你的努力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也知道。”

“小姐姐你真好。”冷肃收起了他逼自己伪装的坚强,看着靳辰可怜兮兮地说,“不过这场属于我的战斗我不会放弃的,输了没关系,有小姐姐在,我死不了,大不了再来三年。”

“你的确死不了,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不是冷星城的圣子了。”靳辰看着冷肃说。

冷肃神色一震:“你什么意思……不行!我不会让你替我去的!你不一定是东方云天的对手,万一你受伤了怎么办?”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再废话。我来这边,就是来帮你的,我不会让你有危险,我等着你把我家女儿培养成天下第一女杀手。”

冷肃摇头:“不行不行不行!我不同意!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帮冷家的也够多了,这不是你的责任,是我的责任!”

“苏苏,”靳辰看着冷肃,神色认真地说,“你,就是我的责任。”……

比试快要开始了,冷新月在外面敲门,冷肃和靳辰一起走了出来。冷肃神情有些低落,靳辰神色如常,两人并没有说什么,冷家一行五人,一起出了东方城的城主府。

邢绝远远地看到了冷家人,想要过去打声招呼,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对身旁的墨青说:“我刚刚去找过圣子殿下,希望他能对冷圣子手下留情,只是他不肯见我。如果今天冷圣子真的有危险的话,我不会坐视不理的。”因为他也不想失去冷星辰这个朋友。

墨青并没有说什么,他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四目相对,他读懂了靳辰眼中的含义,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对于靳辰的选择墨青并不意外,只是有些心疼。但墨青并不想阻止靳辰为冷肃做的这些事情,他也不会轻举妄动打乱靳辰的计划,他会看着靳辰,站在靳辰身后,做她的依靠。

下午的排位战很快开始了,老董宣布第一场是姬无双对西门聪,姬无双和西门聪都飞身上了比武台。

“姓姬的,现在再给你一个弃权的机会,否则你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西门聪一脸不屑地看着姬无双说。

一直以来在西门聪面前都相当谄媚,表现得很没骨气的姬无双,这会儿却昂首挺胸说:“不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尤未可知!西门圣子的话不要说得太满了!”

西门聪冷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姬圣子还真是勇气可嘉!”

两人很快战在了一起,靳辰发现姬无双的实力竟然比上午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强了很多,一开始就跟西门聪呈现出势均力敌之势。

姬无双是去年才成为姬霜城的圣子的,因为他的兄长突然重病死了,而这其实是姬无双第一次参加家族排位战,他的实力之前被低估了。他虽然好色并且没骨气,但武功确实很出色,至少并不比西门聪逊色多少。

而靳辰现在十分确定的一点是,姬霜城就是东方烈选择替代西门城成为上等家族的那一家。姬霜城的城主定然已经跟东方烈暗中达成了协议,姬家上位之后,必然会成为东方城坚定的拥护者。

虽然这一切都是东方烈在主导,但靳辰希望这场战斗,姬无双能够真的把西门聪给打败,因为靳辰很希望西门聪那个贱男不要再活着污染空气。

西门聪很意外,因为他根本没把姬无双放在眼中,以为可以轻松打败姬无双,然后把姬无双给弄死。可是如今,西门聪却发现看着纵欲过度身材单薄的姬无双,实则深藏不露。

两人的战斗很快进入了白热化,姬霜城的人神色都有些兴奋,而西门城的人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因为他们本来都以为西门聪可以轻松碾压姬无双,结果姬无双的实力竟然跟西门聪不相上下,到了后来,西门聪明显有些乱了阵脚,已经有了败势……

姬无双一剑刺中了西门聪的手腕,西门聪手中的长剑应声落地,他惨叫一声,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腕恶狠狠地看着姬无双:“姓姬的,你之前竟然都是装的!你这个贱人!”

姬无双并没有要杀了西门聪的意思,他收剑嘿嘿一笑说:“西门圣子这话好没道理,这是在下第一次参加家族排位战,承让了,我十分感谢西门圣子。”

“这不公平!”西门巍猛然站了起来,脸色难看地开口说道,“聪儿是被迫跟姬圣子对战的,按照原本的规则,我西门家可以拒绝接受挑战!”

“真搞笑!”北堂豪轻嗤了一声,“现在输了都可以耍无赖了么?今天早上西门城主可是口口声声支持东方城主改变规则的,西门城主说出口的话,现在难道想要吞回去?”

其他家族的人其实都猜到了东方家这次就是在扶持姬霜城,要打压西门家,所以这会儿一边儿倒地开始攻击西门家。而这是西门家活该,因为西门家的人原本行事风格就十分让人厌恶,早已经惹了众怒。

到现在,看到东方烈非但没有维护四方联盟,反而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的样子,西门巍终于意识到,这一切都是东方烈在主导,是东方烈要把西门家给踩下去!

“西门城主,出现这样的结果我也很遗憾,不过规则摆在那里,从现在开始,姬霜城取代西门城成为上等家族。”东方烈大声说,“恭喜姬城主和姬圣子。”

“多谢东方城主。”姬霜城的城主站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对着东方烈拱手道谢,两人眼底都带着心照不宣的光芒。

这就是八大家族的规则,不够强,只有被欺压的份儿。靳辰不想去纠结东方烈的独断专行霸道无理,因为东方城作为八大家族的霸主,东方烈凭借自己的实力得到了这样的权力。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靳辰可以理解,但她不会接受,因为她不会让冷星城被东方城踩得永无翻身之日。

冷星城和东方城的战斗即将开始,希望渺茫的冷星城百姓,不知何时又再次聚集到了比武台外围。冷星城没有弃权,即便胜利的可能性很小,他们的圣子还是要为了他们去战斗,所以他们没有绝望,他们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心中的希望之光并没有完全熄灭。

东方云天依旧穿着一身飘逸宽大的白衣,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站了起来,飞身上了比武台。

东方云天的目光先落在了靳辰身上,对着靳辰唇角微勾,露出一个玩味的笑意,然后看向了冷肃,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冷圣子,请吧!”

众目睽睽之下,冷肃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所以冷星城这是要放弃了吗?本圣子有些失望呢!”

“冷星城没有放弃。”靳辰神色淡淡地站了起来。

所有人神色都变了,因为如今很多人都能够分辨出哪个是冷肃,哪个是冷星辰了,因为他们的气质并不一样,而且靳辰刻意在她和冷肃脸上点的那两个黑点,也成为了很多人辨别他们“兄弟俩”的方式。

东方云天笑意突然加深了,看着靳辰说:“星辰公子,你大哥似乎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啊!”

“从现在开始,他不再是冷星城的圣子了,我才是。”靳辰话音未落,已经飞身而起,朝着比武台而去。

冷坤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冷肃。冷肃对冷坤微微摇头,神色有些无奈。因为靳辰和冷肃决定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冷坤到现在才知道。

而很多人神色都愕然了,因为都没想到事到临头,冷星城竟然换了个圣子。虽然冷肃和冷星辰是双生子,只是由哥哥换成了弟弟,但这事儿还是让很多人感觉不可思议。因为冷肃一出现就是圣子,而冷星辰是以天才药师的身份被所有人关注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冷星辰作为一个药师很厉害,但武功一定不怎么样,至少绝对比不上他的兄长冷肃,否则冷星城的圣子不会是冷肃。

可是如今,很多人都迷茫了,甚至有人心中生出了一个诡异的想法,认为冷坤只是在两个儿子中间,选了小儿子去送死,为了保住冷肃而已。

“冷城主确定要这样做吗?”东方烈神色淡淡地看着冷坤问。换圣子这件事,在八大家族其实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在家族排位战上面也很常见。因为圣子是一个风险很大的职业,八大家族死掉的圣子已经数不清了,而一个圣子死了,立刻会有他的兄弟取代他的位置,成为新的圣子。这是作为掌权者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各家城主的儿子们想要当上城主,必须承担的风险。

只是像这样,冷肃好好的,冷星城却突然换了冷星辰当圣子的事情,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冷坤看了一眼已经站在比武台上面的靳辰,眼眸微垂,掩去眼底的无奈,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微微点头说:“没错,现在冷星城的圣子是小儿冷星辰。”

东方云沁面色微冷,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她突然站了起来,冲着比武台上大声说:“大哥,我不准你动冷星辰!”

对于事不关己的旁观者来说,都觉得这场排位战越来越有趣了。冷家临时换了个圣子,这个圣子是众所周知的天才药师,但是家族排位战是不允许用任何药物毒物或者暗器的,一旦被发现,就会立刻被处死,这也是一条残酷的规则。冷星辰的武功如何,几乎没有人知道。而冷星辰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个看起来武功很弱的娃娃脸小子。

“沁儿坐下!”东方烈瞪了东方云沁一眼。东方云沁身旁的秦骁看到东方云沁的样子,眼眸微微闪了闪。

东方云天听到了东方云沁的话,他并没有看东方云沁,而是看着站在比武台另外一端的靳辰似笑非笑地说:“冷星辰,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了你的,比试结束之后,我给你一个效忠于我的机会。”

靳辰沉默不语,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丝玩味,看着靳辰接着说:“其实你能替你大哥出战,我很喜欢,我很期待你带给我的意外。不过有些话还是先说清楚好了,你一定会输,而我会放你一条生路,并且给你提供一个你一定不会拒绝的条件,那就是用你自己,换走冷星城身在东方城的这些奴隶。不用感谢我,本圣子难得遇到一个有趣的人,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东方云天的话,清晰地传入了靳辰耳中,她神色冷漠地看着东方云天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的丑爆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