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你必须不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云天听到靳辰的话,眼神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冷了,看着靳辰冷笑了一声说:“我倒要看看,谁给你的底气,到现在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东方云天拔剑,看着靳辰冷声说:“冷星辰,拿出你所有的实力,因为你没有退路了!”

靳辰面色很平静,解下了腰间那根看起来像是个笛子一样的短棍。

比武台下方的一个君子堂弟子嗤笑了一声:“那是他的武器吗?就算要吹笛子求饶,上面连个孔都没有啊!哈哈!笑死人了!”

不远处的邢绝眼神一冷,看着那个弟子说:“闭嘴!”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靳辰手中的短棍突然变长了,这下大家都确定了,这位冷星城的天才药师所用的武器竟然真的是一根看起来不起眼的棍子!

在这个尚武的世界,武器有很多种,一般多见的是刀枪剑戟,真正用棍子作为武器的极少,至少八大家族里面没有任何一个成名高手的武器是棍子。

不得不说,这场战斗还没开始,所有人都被吸引住了,因为已经预感到会很精彩。那些觉得冷星辰在东方云天手下走不了几招的人,这会儿也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眼神变得认真起来。

“你的武器很特别,我很期待。”东方云天也是第一次碰上用棍子作为武器的对手,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但他也没有轻视现在站在他对面的靳辰,他甚至觉得,这个娃娃脸的小子,今天一定会让他意外的,而他对此很期待。

“苏哥哥,星辰哥哥为什么不用剑呢?”冷新月脸上满是担忧。虽然她一直觉得靳辰超级无敌厉害,可还是很担心。

冷肃看着比武台上的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只需要相信她就好。”其实冷肃也是刚刚才知道靳辰竟然选择了一样她很少用的武器,冷肃知道靳辰修炼了棍法,只是靳辰一直陪冷肃打的时候,都用的是剑,因为他们原本的计划里面,冷肃会面对的对手是西门聪,而西门聪是用剑的。

那根在外人眼中看着不起眼的棍子,实则是用玄铁铸成,很沉,不过这对于用惯了沉重的清霜剑的靳辰来说,根本毫无感觉。

东方云天动了,靳辰也同时飞身而起,东方云天的长剑和靳辰的棍子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很多人甚至看到了一丝火花闪过。这场战斗的一开始,就有些别开生面了。

东方云天并没有用上全力,靳辰也没有,他们一开始都选择了互相试探。东方云天的招式风格跟墨青很像,有时大开大合,有时轻盈飘逸,完全收放自如。而墨青原本就是东方木的徒弟,他最初学的武功,就是出自东方家。靳辰对于墨青的路数很熟悉,因为他们曾经无数次一起切磋,所以如今跟东方云天交手,一开始靳辰就见招拆招,给东方云天一种她很了解他的招式的感觉。

而靳辰用的棍法,却是东方云天第一次碰上。曾经东方云天跟冷坤交过手,所以对于冷氏一族的冷星剑法是有了解的,然而棍法却跟剑法的套路很不一样,靳辰用的棍法,是她把冷氏一族的冷星棍法和曾经南宫离给她的那本棍法杂糅到一起形成的,灵活多变,让人很难捉摸。那根棍子在她手中像是有了生命一样,时而像刀一般霸气,时而像剑一样凌厉,却又带着棍子本身的浑厚,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其他七个家族对于冷星城的功法都有不同程度的了解,而他们曾经见过的几乎全部都是冷星剑法,就连刀法也只在几十年前见过。因为冷星城传承下来的冷星秘籍,百年间传承者十之八九都选择了修炼剑法,有那么一两个修炼过冷星刀法,冷星棍法还是第一次现世。

靳辰选择在这样重要的比试上面使用她很少用的冷星棍法,一方面是因为棍法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有认真修炼过,并且早已经得心应手,甚至觉得棍法比剑法更加精妙;另外一方面,却是为了出奇制胜。棍法的路数其实跟剑法差异很大,她如果用剑,对上剑术高手东方云天,不会有太大的优势。靳辰没有跟东方云天真正交过手,但她绝对不会小看东方云天的实力。

百招过后,两人再次分开,全都毫发无伤,而他们对彼此的试探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真正的战斗。

东方云天早已经收起了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因为他说期待冷星辰让他意外,冷星辰真的让他意外了。东方云天从小到大都是天之骄子,他的天赋和实力也的确衬得上他这份骄傲,而迄今为止从未有一个同辈的高手能够引起他的重视,他一直在期待有个真正的对手,如今,他期待的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靳辰心中很冷静,东方云天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很多,她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打败东方云天,不过她会尽力,这对她来说,也是很难得的一场战斗。

而刚刚两人的试探,看在围观的那些高手眼中,都有些意外了。他们对于东方云天的实力一点儿都不意外,意外的是,冷星城那个看起来很弱的娃娃脸小子,竟然能够跟东方云天势均力敌!

东方云天和靳辰很快又再次战在了一起,这次没有试探,是真正的战斗。

全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比武台上面那两个年轻人,甚至很多年轻高手没过多久就发现他们已经看不清楚比武台上的招式了,因为实在是太快了!

东方云天的速度一直是八大家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而靳辰把凌云步和冷星棍法杂糅到了一起,速度快得惊人,让在场的很多老一辈的高手脸上都出现了惊愕之色,因为没有人想到,冷氏一族的天才药师,竟然也是一个天才高手!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实力,而且还是数月之前才从迷雾森林那边回来的,在回到冷家之前冷星辰定然没有办法接触冷星秘籍,短短几个月,竟然能够提升到可以和东方云天比肩的程度,实在是太逆天了!

战斗很快变得白热化,众人只能听到东方云天的剑和靳辰的棍子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声音,还时不时能够看到火花闪烁。剑光,棍影,交织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甚至感觉到了心惊肉跳,因为战斗到了后来,他们都能感觉到比武台上那两人身上浓烈的杀意!

“啊!”冷新月惊呼了一声,很多专注于这场战斗的人都忍不住惊呼,因为他们看到东方云天的剑以极快的速度刺入了冷星辰的左臂,而冷星辰速度不减,几乎在同时,她的棍子给了东方云天左臂重重一击,东方云天的左臂瞬间就有些不自然地垂了一下,很多人猜测东方云天的骨头就算没断也差不多了……

鲜红的血从靳辰左臂涌了出来,伤口深可见骨,冷肃的身子颤了一下,忍不住想要冲出去的时候,被冷坤按住了。

“不要让她的努力白费了。”冷坤看着冷肃面色沉重地说。

冷肃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心中暗暗发誓,东方云天,你等着,总有一日,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别打了!”东方云沁看到东方云天和冷星辰都受了伤,眼神一冷站了起来大声说,“父亲,他们实力不相上下,再打下去不过是两败俱伤!这场算平手吧!”

东方烈眼眸幽深地说:“住口!家族排位战,没有平手一说!必须分出胜负!”

东方烈的话清晰地传入了东方云天和靳辰的耳中,靳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伤口,一颗止血的药丸从她指缝间滑入了伤口之中。

东方云天放开自己骨头快要碎掉的左臂,看着靳辰冷笑了一声:“不错!你让我很意外,我也不接受平手的结果,今日我们必须分出胜负!”

在东方云天再次执剑飞身而起的时候,靳辰也握着手中的棍子迎了上去。都受了伤,并且受伤部位和受伤程度都差不多的两人,再次战在了一起,并且越打越激烈。

东方城的百姓都惊愕了,因为他们本以为他们家圣子会赢得轻而易举。而观战的冷星城百姓,看到比武台上那个年轻人左臂上面还在流血的伤口,很多人眼睛都红了……

“苏哥哥……”冷新月哭了起来,“我好难受……”

冷肃伸手握住了冷新月的手,面色冷然地说:“她不会有事的。”冷肃是在安慰冷新月,也是在告诉他自己。冷肃心中事实上比冷新月更加难受,因为这一切原本都不应该由靳辰来承担,靳辰只是在保护他,甚至在保护他在乎的东西。他知道靳辰不会死,可靳辰身上流下的每一滴血,都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没有一个人预料到,这次家族排位战的最后一场,竟然会这样激烈,甚至是惨烈……

没错,就是惨烈。因为在靳辰和东方云天的左臂都同时受伤之后,不留余力但是势均力敌的两个人,身上的伤越来越多。

看起来靳辰要更惨一点,因为东方云天的剑在她身上留下的都是带血的伤口。但很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东方云天的情况并不比靳辰好到哪里去,因为靳辰的棍子一旦敲在他的身上,伤到的都是骨头。

“别再打了!”东方云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突然飞身而起,就要过去阻止这场战斗继续。

只是东方云沁还没有靠近比武台,就被东方烈拦住带了回去。

“父亲,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东方云沁一脸气愤地看着东方烈,“你难道没看到大哥已经伤得很重了吗?”

“既然都没死,就必须有胜负!”东方烈冷声说,话落看向了冷坤,轻哼了一声说,“都是儿子,冷城主舍得,本城主也舍得!”

冷坤心中苦涩不已,甚至都不敢再去看比武台上面的情况。东方烈以为那是冷坤的儿子,冷坤自己最清楚,那不是他的儿子,她是个姑娘,都不姓冷,只是他儿子的朋友而已。冷坤很愧疚,可是他不能喊停,因为如果他先喊了停,就代表冷星城认输了,那么靳辰所有的努力,她流的血,全都白费了!

“冷星辰,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东方云天看着靳辰冷笑,他的左臂已经完全不能动了,右腿行动也有些迟缓,因为他能感觉到骨头碎了好几块,是真的碎了。

而靳辰已经满身是血,看起来触目惊心。东方云天在笑,靳辰也在笑,她举着那根已经被她自己的血染成了红色的棍子,看着东方云天冷笑:“东方云天,你现在认输也来得及!”

“哈哈!”东方云天突然狂笑了两声,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说,“你是我的第一个对手,我不会杀了你,我一定要让你心服口服地认输!”

“很可惜,你不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对手,而我,会杀了你。”靳辰看着东方云天冷笑。

听到靳辰的最后一句话,东方云天眼神一冷,持剑再次朝着靳辰攻了过来。

这场战斗,从刚过正午,一直打到了日落西山。冷坤没有先喊停,东方烈也不肯认输,而比武台上的两个人,就那样一直打了下去。

东方云天觉得自己要变成残废了,不过这是他这辈子迄今为止打得最爽的一场,而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低头,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一定要把对面那个小子打倒!

靳辰知道自己的伤势,还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只是血流得多了一些,以后可以补回来。而她也不允许自己向东方云天低头,不是因为骄傲,只是为了冷星城,为了冷肃。

“东方城主,冷城主,让他们收手吧。”南宫焕看着都有些不忍了,开口说道,“两位圣子的实力我们都看到了,的确是不相上下。东方城主也说了,八大家族排位战的规则可以改变,那么出现平手的结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错!”北堂豪的父亲也开口说,“东方城主总要为东方圣子考虑一下,他可是伤到了骨头,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冷坤开口了:“冷家可以接受平手的结果。”

“父亲!你不要再固执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大哥真的会变成废人的!”东方云沁看着东方烈大声说。

最终的决定权,其实还是在东方烈手中。只有他开口承认了平手的结果,这场战斗才可以停下来。

东方烈看了一眼东方云天已经完全垂下去的左臂,眼神一冷,开口冷声说:“好!那就算平手!”

东方烈话落,冷肃立刻飞身而起,朝着比武台而去。东方云沁也紧随其后过去了。

战斗依旧在胶着的东方云天和靳辰,其实已经听不到别人在说什么了。直到冷肃抱住靳辰,东方云沁拉住东方云天,他们才终于分开。

“小……弟!”冷肃看着靳辰身上的伤口,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冷新月也到了跟前,流着泪说:“星辰哥哥,不用打了,你已经赢了,我们回去。”

“我还好。”靳辰脸色苍白地对着冷肃和冷新月露出了一个笑容,那边还一直盯着靳辰的东方云天心中一震,因为他无法理解,冷星辰为什么到现在还可以笑得出来,他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都是拜冷星辰所赐!

冷肃抱着靳辰飞身而起,很快离开了。冷坤也没有心情跟东方烈去谈平手的结果要如何处理,带着二长老也很快追冷肃去了。

“大哥,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让你动冷星辰吗?”东方云沁扶着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东方云天冷声说。

“妹妹,你没看到我全身的骨头都快被那个小子敲碎了吗?你竟然还向着他?”东方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云沁说。他觉得无法接受,那个小子究竟给他这个妹妹下了什么迷魂药,东方云沁这会儿竟然不赶紧给他医治,还责怪他伤了冷星辰?!

“哼!活该!”东方云沁冷哼了一声,提起东方云天离开了。东方云天的确伤得有点重,而且伤到的都是骨头,必须马上医治。

这场出人意料的家族排位战终于结束了,惨烈程度前所未见,谁都没想到冷星城会突然杀出这样一匹黑马,而最后一场竟然打得两败俱伤以平手告终。

东方城的百姓其实感觉还好,因为东方城并没有输,而冷星城的百姓,一个个心中激动不已,因为他们冷星城也没有输!所有冷星城的百姓都会在心中铭记冷星辰这个名字,因为这是他们的希望和未来。

“都散了吧!”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东方烈的心情显然很不好,面色沉沉地走了。

其他家族的人也都纷纷散去,口中还在惊叹之前的那场战斗,甚至很多人都忽略了姬家取代西门家成为上等家族的事情。

冷肃把靳辰放下的时候,他自己身上都染了很多血。靳辰还很清醒,她正准备跟冷肃说让冷新月帮她处理一下伤口,因为她没有力气的时候,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你……”冷坤愣住了,因为进来的是墨青,冷坤知道这位是靳辰的丈夫。

“你们都出去!”墨青冷声说。

“可是姐姐的伤……”冷新月的眼泪还没有停下来。

“走。”冷肃看了一眼墨青,然后拉着冷新月一起出去了。冷坤和二长老也都出去了,冷坤关上房门的时候,看到了墨青眼底嗜血的冷意,心中猛然一惊。

“不用担心,他的医术也很厉害。”冷肃目光黯然地说,话落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先回去吧。”冷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说。

房间里,墨青一言不发地走到了床边,没有看靳辰的眼睛,伸手撕开了靳辰身上染了血的衣服,开始给靳辰处理伤口。

“墨青,我……”靳辰看到墨青的眼神,想说的话却说不出口了,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的疼痛提醒她之前经历了什么,而她知道,墨青真的生气了,因为昨日墨青还对她说,让她好好的。

墨青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把靳辰身上的伤口全部包扎好,又喂靳辰吃了两颗补血的药丸,却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小青青……”墨青转身的时候,靳辰伸手拉住了他,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轻哼了一声。

墨青转身,看着靳辰可怜兮兮的眼神,神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抱住了靳辰说:“我真的生气了。”

“我知道,好可怕。”靳辰故作委屈地说,“我都这样了,你还这么凶……”

墨青又叹了一口气,看着靳辰的眼睛说:“小丫头,我从来没有阻止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不管多难受,都只能站在比武台下面看着你流血,因为你不希望我出手打乱你的计划。”

靳辰的心突然疼了一下,她伸手抱住墨青,声音闷闷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永远都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墨青看着靳辰的眼睛说,“你在乎的人很多,但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永远都只有你一个。如果你今天真的出事了,我会杀了他们人,包括你想要保护的冷肃。”

墨青的声音很平静,靳辰却从墨青眼底看到了漫天的血光,她知道,墨青真的会说到做到。靳辰的确不希望墨青出手打乱她的计划,而她无法想象,墨青站在比武台下面看着她浑身浴血的样子,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靳辰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抱着墨青不松手,墨青轻抚了一下靳辰的长发,声音平静地说:“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嗯。”靳辰下意识点头,墨青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起身离开了。

靳辰躺下的时候,才想起墨青临走之前说了什么。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靳辰和东方云天打成平手之后,冷星城是不是真的可以跻身上等家族了。这件事情还有变数,因为如今的霸主是东方城,靳辰让冷星城没有输掉这次的家族排位战,但靳辰其实代表不了冷星城的实力,冷星城的整体实力如今实在是太弱了,根本不堪一击。如果东方烈恼羞成怒的话,甚至可能会想要直接灭掉冷氏一族,而东方城还生活着大量冷星城的百姓,这些人都足以用来让冷坤屈服。

其实靳辰今日跟东方云天交手的时候,希望得到的结果就是打成平手,因为这对如今的冷星城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如果靳辰真的赢了东方云天,毫无疑问东方烈会用最快的速度灭掉冷星城。平手的结果东方烈或许也无法接受,但至少比东方城输掉要好很多,东方烈就算想对冷星城做些什么,也不会做得很明显,冷星城能够暂时得到喘息的机会。

这些结果靳辰都考虑过,也想过应对之法,因为她既然选择了替冷肃出战,就不是单纯想让冷星城在家族排位战上面不落败,排位战之后的事情,对冷星城来说依旧存在变数和风险,冷星城还有一道很艰难的坎要跨过去,那就是如何把身在东方城的百姓带回冷星城去。一旦东方烈阻止,不管是明里还是暗中,冷星城都招架不住。

如今墨青说让靳辰不要再管,他会处理接下来的事情。靳辰不知道墨青要如何处理,但她相信墨青。

东方云天被东方云沁带回了她的圣女殿里面,东方云沁正在给东方云天医治。东方云天多处骨头受伤,很难治,东方云沁还一直在说东方云天都是活该,谁让他非要跟冷星辰打。东方云天瞪着东方云沁,很想揍他这个妹妹。

“能不能治好一句话!”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说。其实很疼,不过东方云天并没有表现出来,神色很淡定。

“不一定。”东方云沁轻哼了一声说,“我要再看看。”

秦骁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面发呆,满脑子都是靳辰浑身浴血的样子。秦骁觉得不可理解,靳辰竟然愿意为了冷肃做到这种程度,他突然很羡慕甚至嫉妒冷肃,因为他知道,他在靳辰心中的地位远远不如冷肃。

墨青从天而降让秦骁神色一正,他看着墨青问:“找我有事?”

“嗯。”墨青并没有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秦骁说,“想办法让东方云天的伤必须找冷星辰才能治好。”

秦骁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墨青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墨青很快就走了,秦骁皱眉想了想,就起身过去找东方云沁去了。

秦骁等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见到了东方云沁。东方云沁擦了一下额头的薄汗说:“累死我了!星辰可真狠啊,我哥的骨头真的碎了好几块!”

秦骁破天荒地第一次给东方云沁倒了一杯茶,东方云沁神色有些怪异:“阿骁,无事献殷勤,这不是你的风格。”

“爱喝不喝。”秦骁十分高冷地说。

东方云沁端起那个茶杯就朝着秦骁的脑袋砸了过来:“混蛋!”

秦骁接住茶杯,稳稳地放在了桌上,然后看着东方云沁说:“你能治好你大哥的伤吗?”

“当然。”东方云沁神色傲然地说,“虽然很麻烦,但我医术很厉害的。”

“不。”秦骁微微摇头,“你不能。”

“你胡说什么呢?”东方云沁愣了一下,“我能!”

“你必须不能。”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因为你不能,所以必须要冷星辰出手,才能治好你大哥的伤。”

东方云沁神色有些怪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真的可以啊!”

“你父亲和你大哥不想让冷星城好过,所以这次冷星辰和你大哥打成平手之后,你父亲很有可能还会为难冷星城。”秦骁看着东方云沁面无表情地说,“你告诉他们,你大哥的伤你没办法,只有冷星辰才能治好。”

秦骁终于跟东方云沁解释了一下他为何说东方云沁“必须不能”治好东方云天的伤,东方云沁听完愣了一下,然后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才说:“阿骁,所以你是为了你朋友过来找我帮忙的,你态度能不能好一点?”

“不能。”秦骁面无表情地说,“冷星辰是你朋友,你会帮她,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因为你太迟钝了,想不到这些。”

东方云沁抬脚就朝着秦骁踹了过去:“死木头!你竟然说我脑子笨?!”

秦骁躲开之后就走了,东方云沁坐在那里,认真想了想,觉得秦骁说的事情很有道理。东方云沁其实很清楚她的父亲和她的大哥有多么霸道固执,不然今天最后那场战斗也不会打得那么惨烈。

本来就是因为东方烈不想让冷星城翻身,才造成冷星辰必须要跟东方云天战斗的,如今冷星辰拼到了一个平手的结果,但是这个结果东方烈是不是甘心接受,东方云沁并不确定。而如果东方烈不肯接受的话,还有很多种办法让冷星城倒霉,东方云沁很清楚这一点。

东方云沁想明白了之后,又过去看东方云天了。全身被包得像个木乃伊一样的东方云天看到东方云沁,就又问了一句:“妹妹,你到底能不能把我治好?为什么我感觉还是那么疼啊!”

“我说了不确定,要再观察几天,不过你这也耽误不起,干脆让府里的其他药师看看吧。”东方云沁又查看了一下东方云天的情况,神色无奈地摇了摇头说。

东方云天怒了:“你要是不行就早说!”

“我现在说了啊。”东方云沁摊手,一脸无辜地说,“所以你去找别人吧,我没办法!”

“来人!”东方云天叫了一声,一个侍卫很快进来了。

“把所有的药师都找过来!”东方云天冷声说。

侍卫很快领命下去了,东方云天微微动一下就感觉骨头疼得厉害,他忍不住骂了一声:“冷星城的那个娃娃脸,给我等着!等我好了,一定要他好看!”

东方云沁轻哼了一声说:“大哥,等你好了再说吧,现在你就是个残废。”

“东方云沁!你再说一句试试?”东方云天瞪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凑到东方云天跟前,看着他唇角微勾:“我就说,你打我啊!劝你最好别动,你乱动一下,有可能真的会变残废的。”

东方云沁笑着出去了,心情颇好的样子,见到秦骁的时候就踹了他一脚,叫了他一声“死木头”,然后说了一句:“跟我去看看星辰怎么样了。”

东方云沁并没能见到靳辰,因为冷新月说靳辰的伤口已经都处理好了,正在睡觉,东方云沁就没有打扰她。

而东方云沁刚从冷家的院子里出来,英姑就过来找她,说是东方烈要见她。

东方云沁见到东方烈的时候,发现东方云天已经被人抬到了这边,这会儿神色莫名地躺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父亲找我什么事?”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问。

“你医治不好你大哥的伤?”东方烈目光幽深地看着东方云沁问。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他伤得太重了,我没办法让他完全恢复。”

“你是真的没办法,还是故意的?”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冷笑了一声说。

东方云沁神色奇怪地看着东方云天:“大哥,你可以质疑我的医术,但请不要质疑我的人品。作为你妹妹,我真的仁至义尽,该做的都做了,不然你现在只会更惨。”

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对视了一眼,东方烈看着东方云沁说:“为父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没办法?”

“我再说一次,我真的没办法。因为大哥骨头都碎了,伤得太重,我医术有限,没有把握让他痊愈,所以父亲和大哥还是尽快另请高明比较好!”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说,“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东方云沁话落起身就走,东方烈脸色沉沉地坐在那里,看着东方云天问:“你觉得沁儿真的无能为力了吗?”

东方云天轻哼了一声:“我都伤成这样了,她还口口声声怪我伤了冷星辰,我看她无能为力是假,故意是真,这样我们只能找冷星辰帮忙,正好可以给冷家提供一个提条件的机会。”

东方烈对东方云天到现在还这么冷静很满意,他微微点头说:“你的伤耽搁不得,既然沁儿不愿意为你医治,就随她去吧,就让那个所谓的天才药师冷星辰为你医治!”

“我很期待。”东方云天唇角微勾。跟冷星辰打了一场,还伤得这么重,东方云天却并不怎么生气,提起冷星辰的时候,眼底带着一丝遇到对手的兴奋。这次他们算平手,但他接下来倒要看看,冷星辰要如何守住冷星城!他们之间的“比试”,这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