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整个东方城万籁俱寂的时候,靳辰正躺在墨青怀中睡得香甜,墨青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有人?”靳辰也睁开了眼睛,微微皱眉,“迷药?”

墨青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两颗药丸,先让靳辰张口,喂了靳辰一颗,然后自己又吃了一颗,示意靳辰不需要动,他自己翻身下床,很快穿好了衣服,并且戴上了一张铁面具,又把床幔给放下了,把靳辰挡在了里面。

十道黑影围住了靳辰和墨青所在的房间,为首之人收起手中的一根细管子,打了一个手势,正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墨青从里面走了出来,还把身后的房门给关上了。

墨青扫视了一圈,十个人,看身量其中有五个应该是女子,全都穿着夜行衣,戴着一模一样的鬼面具,眼中都带着杀意,无疑是杀手。

为首之人是个女子,看到她的独门迷药竟然失效了,眼神一冷,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挥了一下手中的弯刀。

十个人瞬间把墨青围在了中间,墨青拔剑,神色淡淡地说:“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狂妄!”为首的女子冷声说,十个人同时出手,刀光剑影,竟然瞬间组了一个杀气四溢的阵法。

墨青就站在阵法中央,他看到一把刀即将落在他心口,非但没有闪躲,反而迎了上去,举剑挥了一下。

下一刻,原本看起来杀气腾腾的阵法瞬间就溃散了,墨青毫发无伤,而为首的女子眉心出现了一道裂痕,她猛然瞪大眼睛,然后就倒了下去。

其他九人见势不好就要四散逃走,墨青身影如幻,在九人之中穿梭,不过片刻功夫,地上多了八具看起来完好无损的尸体,而墨青停在了最后一个人面前,俯身扯掉了他脸上的面具。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子,此刻他面如死灰动弹不得,因为他的胸口中了一剑,距离心口就差了一点点,所以他还有呼吸,而他的同伴都已经死了。

“谁派你们来的?说出来可以饶你一命。”墨青低头看着地上的男子冷声说。

男子猛然抬头看向了墨青,唇角露出一个诡异的冷笑,下一刻就七窍流血而亡了,因为他咬破了牙缝中的剧毒之物。

墨青微微皱眉,也没有去找人过来,直接转身回了房间。

“都解决了?”靳辰掀开床幔,露出了粉嫩的小脸。墨青不想让靳辰出去,他自己出去还戴着面具,因为他们睡觉的时候都没有易容。

“嗯。”墨青把他的剑放在一边,身上染了血腥味的外袍在他进门的时候就被脱下来扔在了地上。

“看着像是杀手。”墨青抱着靳辰躺在床上,两人一时都没了睡意,墨青对靳辰说,“邢绝曾经跟我说过,八大家族这片土地上并不仅仅有八大家族,也有一些人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还有一些暗地里活动的组织。今夜出现的人用了迷药和阵法,很想是邢绝说过的杀手组织鸳鸯楼。”

“鸳鸯楼?”靳辰神色莫名,“这名字听起来不像杀手组织,倒像是青楼。”

“鸳鸯楼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家族的杀手组织,里面的每一个杀手武功都很高,最特别的是,里面的男杀手和女杀手数量是一样的,每个杀手都有一个固定的搭档,会成双成对出现,一个死了,另外一个也必须死。据说鸳鸯楼的楼主也有两位,一男一女,是一对夫妻,男的是个阵法高手,女的是个毒术高手,所以鸳鸯楼的杀手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用上毒药和阵法,几乎从无失败的时候。”墨青对靳辰说。

靳辰眼中闪过一丝兴味:“这鸳鸯楼听着可比冷肃的断魂楼有意思多了。”靳辰表示,不管今晚是谁请了鸳鸯楼的杀手过来,对上墨青只能算他们倒霉了,虽然阵法和毒术都很偏门,一般的高手都不会,却都是墨青擅长的。

“有传言说鸳鸯楼的两位楼主联手,就连如今八大家族的第一高手东方烈都不是对手。”墨青轻抚着靳辰的长发说,“今夜他们没有得手,接下来应该还会再出现,因为鸳鸯楼的任务只要接了,就没有失败一说。”

靳辰神色莫名:“这倒是有点麻烦,今晚的杀手肯定是冲我来的,现在想杀我的,定然不是东方家的人,因为他们还等着我给东方云天医治。”

墨青若有所思地说:“不是东方家的人,但是接下来可以让东方家的人来处理,因为他们现在必须保护你。”

靳辰唇角微勾:“没错。”

第二天一大早,老董就奉东方云天的命令过来请靳辰了,因为靳辰昨日说过今日会开始为东方云天医治,而这件事是如今整个东方城城主府的重中之重,靳辰也是一个极其关键的人物。

所以当老董一进靳辰所在的院子,看到满地尸体的时候,心中一惊,神色一下子就变了,吩咐身后的侍卫立刻去请东方烈过来。老董一眼就认出,这些绝对都是鸳鸯楼的杀手,五男五女,应该是鸳鸯楼中级杀手中的十人阵。

老董跨过那些尸体,走到了靳辰的房间门口,定了定神,伸手敲门:“冷圣子可是起了?”

“进来。”里面传来靳辰的声音,老董微微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靳辰昨夜出了什么事情,那麻烦可就大了。

老董推开门,就看到靳辰坐在窗边,手中还拿着一本打开的书。而房间里还有一个年轻人正在收拾东西,老董认得,这是冷星辰的侍卫,名字似乎叫做冷墨。

“冷圣子,外面那些?”老董看着靳辰问。鸳鸯楼的杀手最厉害的其实不是武功,而是毒术和阵法。老董知道不管是武功还是毒术,冷星辰都足以应付,只是阵法一般人可都应付不来。就算是鸳鸯楼武功最弱的杀手组成的阵法,也能轻松杀掉一个武功强很多的高手,所以说八大家族一向都不愿意招惹鸳鸯楼,因为真的很麻烦。

“我还想问董管事呢,外面那些是怎么回事?”靳辰神色淡淡地看着老董说,“我留在这里,是为了给东方圣子医治的,是你们东方家的贵客,董管事觉得呢?”

“是是是!冷圣子是东方家的贵客。”老董连连点头,十分客气地说。

“既然这样的话,外面那些作何解释?竟然有杀手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城主府,过来刺杀我,你们东方家没有任何察觉?不是说东方城的城主府,是八大家族最安全的地方吗?我看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外面那些人,都是你杀的?”门口传来了东方烈的声音,他看着靳辰的眼神带着一丝不明的意味。

靳辰放下手中的书,神色淡淡地站了起来,看着东方烈说:“不然呢?”

“你懂阵法?”东方烈看着靳辰问。

“不懂。”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所以我希望我在东方城期间,这样的事情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东方城主如果想让东方圣子的身体康复的话,最好尽快把这件事处理了。”

“我看不需要我插手,你自己就能解决。”东方烈看着靳辰轻哼了一声。

靳辰冷笑:“东方城主是想试试么?你信不信如果我有麻烦的话,你儿子永远都会是个残废?不要再拿冷星城来威胁我,如果你认为只要能灭掉冷星城,称霸这片土地,失去唯一的儿子无所谓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东方烈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看,看着靳辰冷冷地说:“这件事我会处理,但如果你不能在一个月之内让天儿恢复如初的话,我会让冷星城所有的人给你陪葬!

靳辰唇角微勾:“多谢东方城主提醒,现在我要去给东方圣子医治了,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这里也能恢复如初,不要有任何一丝血腥味儿,不然会影响我的心情。”

靳辰话落,就和墨青一起走了,留下东方烈面色沉沉地看着满地的尸体。

“都是剑伤。”东方烈微微皱眉,“冷星辰的武器不是一根棍子吗?”

“城主大人,属下听闻,冷圣子原本也是用剑的,只是在跟圣子殿下比试的时候,才用了棍法。”老董对东方烈说。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冷星辰的侍卫冷墨,因为在他们看来,冷星辰的侍卫武功不可能比冷星辰还高,这些人一定是冷星辰杀的。

“把这些尽快清理了!”东方烈冷声说,“传消息出去,我要见元稹!”

“是。”老董恭敬地说。

靳辰和墨青刚进城主府的三层楼,楼上就传来东方云天的声音:“冷星辰你磨磨蹭蹭地做什么?快上来!”

靳辰唇角微勾,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墨青的手指,然后刻意放慢了脚步。而片刻之后,东方云天带着怒意的声音传了下来:“快点!”

靳辰走得更慢了,一边走一边欣赏外面的风景,终于见到东方云天的时候,东方云天已经完全不淡定了,用他没受伤的右手拿起旁边的那根拐杖,就朝着靳辰扔了过来:“你拿回去自己用!”

靳辰没有动,十分淡定地坐了下来。墨青伸手,在那根拐杖即将砸到靳辰身上的时候接住了,又默默地放回了东方云天一眼就能看到,但他现在伸手够不到的地方……

墨青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东方云天冷眼看着他,直觉越看越不顺眼:“冷星辰,你这个侍卫一无是处,你一直带着他做什么?”

“你才一无是处。”靳辰轻哼了一声,“阿墨长得这么好看,你自惭形秽了吧?”

东方云天神色怪异地看着靳辰:“你就因为他长得好看才带着他?他的容貌远远不及我,你来找我何必还带着他?”

靳辰唇角微勾:“我来找你才更要带着阿墨,因为你长得太丑了,我需要经常看看阿墨洗洗眼睛。”

“冷,星,辰!”第二次听到靳辰说他丑,东方云天瞬间暴怒,“你有胆再说一遍!”

“你让我说我就说,你以为你谁啊?”靳辰轻哼了一声,“看来你并没有着急让我给你医治,这么多废话!”

东方云天看着靳辰,直觉这张娃娃脸实在是太讨厌了,他好想撕了冷星辰的嘴,让这个混蛋小子再也不能说话!

“好了,现在你可以开始给我医治了!”为了自己的身体,东方云天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又给靳辰记了一笔,准备等他恢复之后新账旧账一起算。

“阿墨,去把他身上的木板都给拆了。”靳辰坐在那里没有动,十分淡定地指挥墨青。

看到墨青起身朝着他走了过来,东方云天眉头一皱:“冷星辰你什么意思?你亲自过来!”

“我说东方云天,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聒噪?”靳辰看着东方云天面无表情地说,“该做什么我自己很清楚,你现在是个病人,你需要做的就是别动然后闭嘴!”

“你让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侍卫动手,你还有理了?”东方云天皱眉看着靳辰说。

“你才什么都不懂。”靳辰轻哼了一声,“阿墨很厉害的,而且我在旁边看着,你担心个屁啊!”

“冷星辰你怎么这么粗俗?”东方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说。

靳辰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关你屁事,再说一次,闭嘴,立刻,马上。”

下一刻,东方云天倒是想闭嘴来着,不过墨青动作一点儿都不温柔地直接扯掉了他左臂上面的木板,他闷哼了一声,额头满是冷汗,感觉他的左臂又狠狠地断了一次。

“东方云天,你疼的话可以叫出来,我会笑话你的,哈哈!”墨青还在扯东方云天身上的木板,靳辰坐在旁边,一边喝茶一边不厚道地笑了起来。东方云天已经怒火中烧,又只能强忍着疼痛,因为不想让旁边那个娃娃脸的小子看他的笑话,他心中又给靳辰记了很重的一笔。

墨青很快就把东方云天身上用来固定的木板都给拆除了,东方云天整个人都瘫在了那里。

“阿墨,给他上药。”靳辰依旧没有自己动手的打算。她原本的计划是要自己给东方云天医治的,只是墨青不肯,说不想让她碰东方云天,所以现在就是墨青上了。墨青当然很懂怎么给东方云天医治,根本不需要靳辰指导,而墨青选择了一种绝对可以让东方云天疼得死去活来的医治方式。

墨青在给东方云天上药的过程中,始终面无表情动作粗鲁,并且挡着靳辰的视线,不让靳辰看到东方云天的身体。等墨青上完药,又把固定的木板给东方云天绑上了,东方云天感觉那些药物像针一样扎在他身上,不动就疼得厉害,一动就疼得要死。

“冷星辰,你用的到底是什么药?”东方云天的脸都白了,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了下来。

“说得好像我告诉你你就懂了一样。”靳辰十分嫌弃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那是我的独门秘药,觉得不放心的话让你妹妹过来看看。”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手段!”东方云天看着靳辰冷声说,“如果让我发现任何不对劲,后果你可以自己想象!”

靳辰唇角微勾:“你可以怀疑我的医术,也可以怀疑我的人品,因为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所以你最好还是找你妹妹过来确认一下,说不定我真的给你下了毒呢!”

“冷星辰!”东方云天再次暴怒,很想揍靳辰,但他现在起不来。

“我知道我的名字比你的好听太多,不用强调。”靳辰似笑非笑地站了起来,“三天之后,我和阿墨再过来给你换药,这三天切记不要乱动。阿墨我们走,出去喝酒去。”

东方云天目光沉沉地看着靳辰和墨青消失在视线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疼痛感非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厉害。他叫来了一个侍卫,让侍卫立刻去请东方云沁过来。

东方云沁过来就看到东方云天脸色难看地躺在那里,她微微皱眉说:“大哥找我做什么?”

“冷星辰给我用的药,我感觉不太对劲,叫你过来看看。”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愣了一下:“大哥你想多了,星辰不会耍什么手段的。”

“叫得这么亲热?”东方云天轻哼了一声,“你以为你真的了解那小子吗?”

东方云沁白了东方云天一眼:“我跟星辰是朋友,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连个朋友都没有!”

“我不需要朋友!”东方云天冷声说。

“随便你。”东方云沁说着走到了东方云天身旁,把东方云天左臂的袖子往上扯了一点,就看到一层红色的膏状物涂在东方云天的胳膊上。

东方云沁取下一点,凑近闻了一下,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是不是有问题?”

“别说话,我还没看出来这里面有什么!”东方云沁不耐烦地说,话落就在旁边坐了下来,开始研究靳辰给东方云天用的药。

半个时辰过去,东方云天皱眉看着东方云沁:“你到底看出什么没有?”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说了一句:“星辰真是个天才啊!”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东方云沁站了起来,看着东方云天说,“大哥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这药没问题,而且超级厉害,绝对能让你一个月之内完全恢复,这我是真的做不到。不过恢复的过程可能会有些难熬,大哥你不会是怕疼吧?”

东方云天冷哼:“怎么可能!我是担心那个小子使坏!”

“好了,现在你不用担心了。”东方云沁对东方云天说,“星辰是在救你,你不要对他大吼大叫的,隔得老远都能听到,大哥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坏了!”

“东方云沁!”东方云天瞪着东方云沁说,“是那个小子一直在对我冷嘲热讽!”

“这不可能,星辰是个很优雅很大气的人,大哥你不要污蔑他。”东方云沁又白了东方云天一眼。

东方云天扶额,那个混蛋小子怎么这么能装?在别人面前都优雅大气,到他面前就原形毕露了是吧?分明就是故意的!

东方云天身上疼痛难忍,心中又憋闷得不行的时候,东方烈过来了。

听到东方烈说的话,东方云天神色微变:“鸳鸯楼要杀冷星辰?”

“为父怀疑这件事是冲着你来的。”东方烈面色冷然地说,“杀掉冷星辰,你的伤就好不了了。”

东方云天皱眉:“之前我怀疑妹妹是故意不给我医治的,后来发现她好像真的没有办法,所以这一个月,冷星辰一定不能出事。”

“为父已经让人放出消息找元稹,但他未必会现身。”东方烈面色沉沉地说,“鸳鸯楼很可能还会来刺杀冷星辰,接下来我会派高手保护他,保证他一定要把你治好。”

东方云天眼眸微闪:“鸳鸯楼的人昨夜来过了,冷星辰毫发无伤,还把鸳鸯楼的杀手都杀掉了,这是不是说明,冷星辰懂阵法?还是说他用了毒?”

“他没有承认他懂阵法,但他也没有用毒。”东方烈微微摇头说,“昨夜那些人的死因全都是剑伤。”

东方云天皱眉:“冷星辰的武器不是棍子吗?难道昨夜动手的是他那个侍卫?”冷星辰就是用一根破棍子把东方云天伤成这样的,东方云天不可能忘记。

“应该不是。”东方烈摇头,“老董说冷星辰原本的武器是长剑,他是在家族排位战的时候才第一次用了棍法。”

东方云天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是不是说明,冷星辰的武功比他认为的还要厉害?东方云天知道,冷氏一族的冷星秘籍,其中包括剑法和棍法,冷家人基本都修炼了比较容易的剑法,冷星辰却独树一帜地用了棍法。如果说冷星辰既修炼了剑法,又修炼了棍法的话,那么当时家族排位战上面,冷星辰刻意选择用棍法,是不是就为了敲碎他的骨头,然后再借由给他医治的机会,向东方城提条件?

东方云天不得不多想,而他前思后想之后,发现那个总是三言两语就能激怒他的娃娃脸小子,不仅实力深不可测,而且心机也很深。之前东方云天只是觉得冷星辰有资格被他当做对手,如今东方云天却被挑起了浓烈的战意,因为这样的对手很有挑战性,他很期待等他康复之后跟冷星辰过招。

“既然如此的话,父亲何必派人保护他?”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他自己有能耐对付鸳鸯楼的杀手,死不了。”

东方烈摇头:“那小子再厉害也不是鸳鸯楼的对手,你的伤不能再出现任何闪失。”

“就算父亲找到了鸳鸯楼那位元楼主,他必然不可能把幕后之人说出来,也未必会放弃刺杀冷星辰的任务。”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说。

“如果刺杀冷星辰是针对你的话,幕后之人有很多种可能。”东方烈神色冷肃地说,“不需要元稹说出幕后之人是谁,也不需要鸳鸯楼放弃刺杀冷星辰的任务,只是在你的伤完全好之前,让他们暂时不要动冷星辰而已。鸳鸯楼接任务从来不接受主雇限定任务期限,现在只是让他们的期限延迟一些。元稹未必会拒绝,只要有足够丰厚的条件。”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丝玩味:“如果父亲跟元稹达成了协议,那冷星辰一个月之后岂不是要面对鸳鸯楼的全力追杀?如果他死在鸳鸯楼手里,那就不好玩儿了。”

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皱眉:“天儿,冷星辰这样的人,不能拉拢就必须尽快除掉,否则早晚会成为心腹大患!”

东方云天微微摇头:“冷星辰的事情,父亲不要插手,他是我的对手。”

东方烈微微点头:“随你,如果你伤好了之后,不能尽快解决冷星城的事情的话,为父不会坐视不理的。”

靳辰和墨青从东方云天那里离开之后,出了东方城的城主府,找了最大的一家酒楼坐了下来。他们并没有喝酒,因为墨青现在不让靳辰喝酒,点的菜也很清淡。

“这里真的比冷星城繁华太多了。”靳辰看了一眼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感叹了一句。

墨青并没有去过冷星城,只是听靳辰说起过,他微微一笑说:“冷星城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靳辰微微点头,她知道墨青的意思。原本冷星城已经没落到那个地步了,东方烈依旧在家族排位战上面刻意针对冷星城,阻止冷星城翻身,说明东方烈心底对冷星城还是有一丝忌惮,或许是因为冷星城曾经的霸主地位,和冷氏一族的绝学冷星秘籍。

虽然东方烈暂时妥协了,不过那是为了东方云天,而靳辰给冷星城争取来的时间也就只有一个月而已,一个月之后,东方云天恢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必然就是对付冷星城了。

其实靳辰有想过,要不要拖延给东方云天医治的时间,但事实上,就算拖延也不过三五个月,而这对于冷星城来说其实无济于事。冷星城如今最缺的是高手,不过想要培养一个高手谈何容易,三年五载都办不到,该面对的事情是早晚都要面对的。

楼下进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吸引了墨青和靳辰的注意。这人穿着一身飘逸的青色长衫,容貌俊逸,气质温和,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身上没有带任何武器,一进门就独自一人坐在了角落,要了一壶酒独酌,跟整个酒楼的气氛都有些格格不入。

被墨青和靳辰注意到的中年男人似有所感,抬头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唇角微微勾起,眼中带着笑意,对着墨青和靳辰举了一下酒杯,十分友好的样子。

下一刻,正在给靳辰添茶的小二突然从袖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朝着靳辰的心口就刺了过来。与此同时,一个蒙面女子破窗而入,跟小二一起把靳辰围在了中间。

靳辰微微皱眉,并没有亮出她的武器,而那个伪装成小二的杀手正准备靠近靳辰的时候,后心中了墨青的一剑,当场毙命。而那个蒙面女子看到小二死了,眼神一冷,不顾墨青的剑,握着手中的刀,拼命朝着靳辰扑了过来。

靳辰脚步微动,后退了一点,墨青的剑从那蒙面女子身上穿胸而过,她也瞬间毙命。

因为是在雅间里面,一切又发生得太快,所以当墨青把那两个刺杀靳辰的人解决掉之后,还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靳辰猛然转头朝着楼下看去,就看到角落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了,不过片刻的功夫,之前他们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男一女,应该还是鸳鸯楼的人。”墨青收起了自己的剑,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说。鸳鸯楼的杀手最大的特征其实就是成对出现,刚刚那个伪装成小二的杀手死了之后,那个蒙面女杀手就变得不要命了,显然很符合鸳鸯楼的杀手组合不能一人独活的残酷规则。

“大白天的,就派这么两个实力不济的杀手过来杀我?”靳辰微微蹙眉,“是来搞笑的么?”

墨青也看到楼下那人不见了,他微微摇头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个杀手,只是楼下那人在跟我们打招呼。”

“那人是鸳鸯楼的人?”靳辰微微挑眉。那人一身书生气,看起来倒是真不像杀手。不过最高级的杀手一般都长得不像杀手,就像冷肃,一张娃娃脸也完全不符合杀手头子的气质,所以那些年冷肃才不愿意用真面目示人。

“邢绝说鸳鸯楼的楼主元稹从来都不屑于伪装自己,刚刚楼下那人的样子,很像邢绝跟我描述过的元楼主。”墨青对靳辰说。

“楼主都来了,看来我很受重视啊。”靳辰唇角微勾,“我们肯定会跟那个人再碰面的,就是不知道下次他会用什么方式跟我们打招呼了。”

是夜,并没有杀手再来找靳辰的麻烦,而东方烈的房间里有一位深夜来客,正是墨青和靳辰白天在酒楼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墨青猜得没错,这男人就是八大家族这片土地上面最大的杀手组织鸳鸯楼的楼主之一元稹。

“看来元楼主就在附近啊。”东方烈看着元稹微微一笑说,“多谢元楼主赏脸前来相见。”

元稹笑意温和地说:“东方城主客气了,不知东方城主找元某所为何事?”

“事关鸳鸯楼现在的一项任务。”东方烈看着元稹说,“想必元楼主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不需要元楼主破了鸳鸯楼的规矩,只需要元楼主给个面子,将这任务延后一个月,条件元楼主可以随便提。”

元稹微微一笑:“东方城主如此大方,元某本不该拒绝。不过这次的任务,是元某为了还一位老友的人情才接的,还破例定了期限,正好一个月。”

东方烈神色微变:“元楼主消息灵通,应该知道那位冷星辰如今是救治我儿的关键人物。如此说来,元楼主口中的老友,是冲着我儿来的了?”

元稹笑容依旧十分温和,看着东方烈微微摇头说:“东方城主的问题,请恕元某无可奉告。”

“元楼主一定要在一个月之内杀掉冷星辰吗?”东方烈看着元稹面色微沉。

元稹唇角微勾:“元某已经承诺了老友,还望东方城主理解。”

“如果东方家要阻止鸳鸯楼的这次任务呢?”东方烈看着元稹冷声说。

元稹神色丝毫未变:“那就让鸳鸯楼领教一下东方家的高招吧。”

事情完全出乎了东方烈的预料,看到元稹悄无声息地离开,东方烈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他本就猜到这次鸳鸯楼刺杀冷星辰,很可能是冲着东方云天来的,如今他更是无比确定,幕后之人就是冲着东方云天来的,目的是为了阻止东方云天的身体康复。

而鸳鸯楼这么多年在八大家族这片土地上一直发展壮大,却始终保持着一份神秘。八大家族的掌权者都知道鸳鸯楼的楼主之一名叫元稹,元稹也从来不伪装自己的容貌,但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元稹的妻子,也就是鸳鸯楼另外一位楼主姓甚名谁,更没有人见过鸳鸯楼女主人的真容。而元稹此人出自哪里,年龄几何,也没有人知道。

如今元稹对东方烈说,他欠老友一个人情要还,所以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杀掉冷星辰。元稹的语气很温和,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东方烈无从得知元稹的老友是谁,他现在知道的是,接下来为了东方云天,他们东方家必须要跟鸳鸯楼对上了,而这并不是东方烈希望看到的局面。

深夜时分,东方云天被疼痛折磨得无法入眠,东方烈过来找他,说了元稹来过的事情。

听完东方烈的话,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父亲不必担心,接下来派几位长老去保护冷星辰,告诉他们,除非冷星辰真的有生命危险,否则不需要他们出手!鸳鸯楼固然很棘手,但冷星辰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善茬,我们正好趁此机会看看冷星辰的真正实力!”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