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谁才是目标?/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隔了一天,鸳鸯楼的杀手再次出现,而且这次人数增加了一倍。

深夜时分,墨青和靳辰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墨青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出去,而是让靳辰张口,喂她吃了一颗淡青色的药丸,然后自己也吃了一颗,接下来做了一件让靳辰无语望天的事情……

靳辰看着房间里面弥漫开来的毒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家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也真是奇葩得很啊!这样简单粗暴也是没谁了!

墨青和靳辰没有下床,厚厚的床幔把他们遮挡在里面。而二十个杀手破窗破门而入,却没想到房间里面竟然被下了毒烟,为首之人意识到不好,挥手示意撤退。杀手们还没看到他们要刺杀的目标在哪里,就四散逃开了。

躲在暗处观望的东方城大长老东方广神色有些怪异,他们都接到了东方烈的命令,在暗处保护冷星辰,但是除非冷星辰真的有生命危险,不要出手,而且要密切关注冷星辰的动向,看看他的真正实力。

今夜这些杀手都不是泛泛之辈,结果刚进房间就被逼退了,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响动,也不知道冷星辰现在怎么样了。

东方广和东方二长老一起靠近了靳辰的房间,一股淡淡的香气从开着的窗户飘了出来,他们神色大变急急后退,直到退出了靳辰所在的院子才停了下来,感觉四肢有些发软。

“那小子难道是给自己房间里下了毒?”东方广一脸不可置信。

东方二长老神色更是怪异:“这手段,也真的是太……丧心病狂了!”

“你在这里守着,我去禀报城主大人。”东方广看了一眼靳辰的房间,安静得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他觉得不需要去确认了,冷星辰那小子不可能有事。

东方广见到东方烈的时候,东方烈还没有休息,东方云天也在。听到东方广的禀报,东方烈愣了一下:“你说那小子给自己房间里下了毒烟,那些杀手都没靠近他就被逼退了?”

东方广微微点头:“应该是这样。”

“那小子对自己的毒术也太自信了。”东方云天皱眉说,“而且他第一次轻松杀掉了鸳鸯楼的杀手,这次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

东方广神色莫名地说:“或许是冷星辰觉得这样很省力。”

东方云天无言以对,他发现他真的不了解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谁会为了逼退敌人,给自己所在的地方下毒啊?这样的对敌方式太疯狂了,而且没有人会想到。

“看来那小子真的有实力保护自己,不需要我们插手。”东方云天神色有些怪异地说,“我都想学毒术了。”

“大长老继续回去盯着。”东方烈对东方广说,“毒术绝对不是万能的,这样的手段也就只能用一次,鸳鸯楼里也有毒术高手,下次就不会这么容易了。”

东方云天幽幽地说:“下次那小子肯定还有奇招。”

不过东方云天想多了,靳辰就算还有奇招也不打算用,因为她不准备再费心应付鸳鸯楼的杀手。既然她身在东方城,还是为了给东方云天医治才留下来的,作为一个贵客,遇到麻烦不拉东方家的高手下水,靳辰觉得过意不去。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靳辰就带着墨青过来找东方烈了,提起了昨夜的事情。

“看来东方城主并没有多少诚意,我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保护我的高手,那些杀手昨晚还是闯进了我的房间。”靳辰看着东方烈冷声说。

“冷圣子有很好的方法应付,应该不需要别人保护。”东方烈看着靳辰说。

靳辰冷笑:“我可以自保,不代表你们东方家什么都不需要做。我之前说过,如果我再遇到麻烦,东方城主的儿子就有一辈子残废的可能,看来东方城主并没有把我的话当真啊。”

东方烈神色微变:“冷星辰,本城主已经派了长老在保护你,如果你真的遇到危险,东方家不会坐视不理的。”

“呵呵。”靳辰轻笑了一声,“所以东方城主的意思就是,只要我死不了,就不能劳烦东方家的长老保护是么?这道理也真是够霸道的,我可以理解,不过我不会接受。听好了,我要求东方云天住到我那里去,方便我给他医治。东方城主可以拒绝,不过我劝东方城主最好还是接受。”

“这不可能!”东方烈神色一冷,看着靳辰冷声说,“天儿重伤未愈,我不会让他置身险境!”

“原来东方城主认为我那里是险境啊?”靳辰似笑非笑地说,“要不我搬来这边,跟东方城主和东方圣子同住,大家有难同当,再公平不过了,东方城主觉得呢?”

东方烈沉默不语,靳辰唇角微勾:“不如就这么定了,我和阿墨今日就搬过来,我已经看中了二楼最里面的那个带书房的房间,书房正好让阿墨睡,我还能研究一下怎么更好地给东方圣子医治,想必东方城主不会拒绝。”

“你怎么知道二楼最里面的房间带书房?”东方烈目光幽深地看着靳辰问。

“云沁告诉我的,那里是她几年前住过的地方,想必条件还不错。东方城主放心,我这人很随和,不会嫌弃的。”靳辰微微一笑,一脸真诚地说。

东方烈突然跟东方云天有了一样的感觉,很想把面前这张娃娃脸给撕了!

没过多久,靳辰和墨青就搬进了城主府的二楼,还是最里面最幽静的房间,房间里还有个套间,是个很精致的小书房。

东方云天得知冷星辰住在了楼下,心中了然,知道他和东方烈原本的打算又落空了。

本来东方云天和东方烈根本没想真的帮靳辰解决鸳鸯楼的杀手,他们派了长老保护靳辰,却要求长老们只需要在靳辰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再出手,所以鸳鸯楼的杀手事实上还是需要靳辰自己解决。甚至东方云天还想趁着这个机会,逼冷星辰露出他藏着的底牌,试探出冷星辰的真正实力。

东方云天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不过显然,如今已经落空了,因为靳辰并不打算让东方云天如愿,很强势地拉了东方家下水。

东方烈也住在城主府的二楼,而且是在靠近外面的房间,所以一旦有杀手出现,必须经过东方烈的房间,才能到达靳辰那里。虽然说鸳鸯楼向来只杀任务对象,不杀无关之人,但如若东方烈明知杀手来了却坐视不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靳辰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靳辰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鸳鸯楼要找她的麻烦,而这个麻烦她已经打定主意要甩给东方家了,因为她本来就猜测鸳鸯楼找上她是为了阻止她给东方云天医治。虽然靳辰觉得鸳鸯楼直接出手去杀东方云天可能来得更容易一些,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讲不出什么道理,鬼知道幕后之人存了什么心思。

当天东方烈就调派了东方城所有的长老,以及东方城暗处的大部分高手,把城主府的三层楼给保护了起来。

靳辰知道暗处增加了很多高手,而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虽然说鸳鸯楼的杀手很厉害,但是东方城作为如今八大家族的霸主,实力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东方城高手众多,而且其中不乏绝顶高手,东方烈自己就是一个。其实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毒术阵法那些东西都算得上是邪门歪道,有用,但是并不能决定最终的结果。所以靳辰对于东方家还是有信心的,她希望看到的结果当然是东方家和鸳鸯楼两败俱伤,而她大概不需要跟鸳鸯楼的杀手正面对上了,至少在这一个月之内。

当夜鸳鸯楼的杀手就再次出现,数量又增加了。三十个杀手对上了东方城的四位长老,长老胜,但是四长老东方杰受了伤,还中了毒,东方烈要求靳辰给东方杰医治,靳辰表示了拒绝。

第二天是靳辰说好要给东方云天换药的日子,一大早东方云天就在楼上叫冷星辰的名字,靳辰很淡定地和墨青一起吃了丰盛的早餐,还喝了茶,才慢悠悠地上了楼。

“冷星辰你是乌龟吗?这么慢?”东方云天很不爽,他发现他如今每次看到冷星辰那张娃娃脸就觉得满心的不爽,很想揍人。

“我不是乌龟,你倒像是乌鸦,一大早乱叫,真是吵死了。”靳辰唇角微勾,十分淡定地坐下,让墨青去给东方云天换药。

墨青的动作依旧很粗鲁,不过经过三天的疼痛折磨,东方云天已经有点习惯了,他直接忽略了墨青,看着靳辰说:“冷星辰,鸳鸯楼要杀你,东方家也只能保护你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还是逃不过。你的毒术很厉害,但是鸳鸯楼里面也有毒术高手,你现在没什么好得意的!”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得意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东方云天,我们明人不说暗话,鸳鸯楼究竟是冲我来的还是冲你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确定一个月之后,鸳鸯楼杀手的任务对象依旧是我而不会变成你吗?”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突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冷星辰,你的头脑确实不错,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我都想跟你做朋友了。”

东方云天话落,墨青面无表情地把他左臂上面已经恢复了一些的骨头又给弄断了。东方云天瞬间满头冷汗,看着墨青冷声说:“你是故意的?”

墨青神色冷漠地说:“我家主子交朋友很挑的,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做白日梦。”

东方云天心中瞬间怒意升腾,而靳辰却不厚道地笑了起来:“阿墨,不要这样对东方圣子,他现在残废的样子已经够可笑了,我并不想听他惨叫的声音。”

等换药结束的时候,东方云天已经被气到了顶点又冷静了下来。看着靳辰和墨青下楼,东方云天立刻让人去请了东方云沁过来。

“大哥又找我做什么?”东方云沁问东方云天。

“有正事,坐下。”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云沁坐了下来,东方云天看着她说:“你跟冷星辰是好朋友?”

东方云沁不假思索地点头:“当然。”

“你去跟他说,让他对我客气点儿!”东方云天对东方云沁说,“不要再说我污蔑他,那小子每次过来给我医治,都摆明了要气死我,而且他还让他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侍卫给我换药,自己一下都不肯动,他根本就没有诚心要给我医治!”

东方云沁微微一愣:“星辰对大哥这么坏啊?”

“你被那小子骗了!”东方云天冷声说,“他就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东方云沁看到东方云天一脸怒气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大哥,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被人气成这样,我都很好奇星辰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了。不过大哥你也别觉得星辰过分,今天这一切还不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本来冷星城按照原本的家族排位战的规则,就可以成为上等家族了,是你和父亲非要从中阻挠,还改了规则,才导致你受了重伤,星辰肯为你医治,只是为了冷星城而已,又不是真的跟你有什么交情,你还想让他对你有多温柔和善?”

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这的确是一场交易。”

“这不就得了。”东方云沁微微一笑说,“既然是交易,最终的结果达到预期就可以了,至于这过程嘛,大哥你还真别怪星辰故意折磨你,都是你活该。”

“东方云沁!你再胳膊肘往外拐,小心我好了之后揍你!”东方云天瞪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唇角微勾:“东方云天,你是我哥,不是我爹,少在我面前摆架子。我的武功确实不如你,不过我是个药师,如果你觉得你这辈子都没有求到我的时候,你尽管打我啊,你以为我怕你?告诉你,我正准备跟星辰学毒术呢,到时候你小心一点儿!”

“哼!过去都白疼你了!”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冷哼了一声说。

“大哥,我不会忘记小时候你揍过我那么多次的。”东方云沁冷笑。

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兄妹俩的相处模式很特别,东方云沁说东方云沁小时候揍过她很多次,这的确是事实。因为东方云沁一开始很厌恶学武功,死活不愿意学,而当兄长的东方云天却认为他的妹妹不能是一个武功很弱的姑娘,必须要学武功才能保护她自己。

所以东方云沁刚开始学武功的时候,就一直被东方云天盯着,一偷懒就会被东方云天揍,挨过的打不止十次八次。

当然了,后来东方云沁自己肯学了,东方云天就不再管她了,不过小时候挨过的打东方云沁是忘不了了,因为除了东方云天之外,没有任何人打过东方云沁,就连东方烈都没有。

东方云天不是个妹控,不会像其他兄长一样对东方云沁嘘寒问暖宠溺非常,甚至有些时候,东方云天对待东方云沁的方式像是在对待一个兄弟,有话全直说,该骂就骂,该打就打,无所谓宠爱,他觉得这样才是对东方云沁好。

而东方云沁对东方云天也完全没有妹妹对兄长的依赖和仰望,反而从小就看东方云天各种不顺眼。在东方云沁武功练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还总是主动找东方云天打架,当然了,东方云沁没有赢过。

但绝对不能说这对兄妹感情不好,这只是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而已。东方云天对待东方云沁的方式,是有些霸道粗暴,但他的出发点确实是为了东方云沁好,而东方云沁心中其实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兄妹性格里面存在很大的差异,所以经常会有互相看不顺眼的时候,但真正遇到什么事情,他们还是会为了彼此考虑。

“别废话了,以后冷星辰过来给我换药,你也过来看着!”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不耐烦地说,“你自己来看看你那个娃娃脸的朋友是怎么对你哥的!”

东方云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当然没问题,我倒真想看看大哥你被星辰气得半死的样子。”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冷声说了一个字:“滚!”

东方云沁心情颇好地到楼下去找靳辰了,因为她最近真的打算好好研究一下毒术,靳辰应该可以当一个很好的师父。

傍晚时分,东方云沁带着秦骁回圣女殿的路上,突然开口问了秦骁一个问题:“阿骁,你想回家吗?”

秦骁微微愣了一下,其实他也有些迷茫。雪狼国王室算是秦骁的家,但是曾经秦骁那么渴望的权势和地位,如今倒是越发淡了,因为见识过更广阔的天地之后,他觉得当雪狼国的王对他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秦骁意识到一个道理,只要自己真正变得强大,任何想要的东西都唾手可得,可以过上真正自由的生活。所以秦骁最近一直在看君子堂里面的秘籍,一有时间就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

但迷雾森林那边的三国,对秦骁来说是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他偶尔还是会想要回去,即便他在那边没有亲人,也谈不上有朋友。但他又想留在这里,因为他认为的两个朋友,墨青和靳辰都在这边。秦骁身处东方城会有很大的压力,因为他的实力不足,而这些压力会让他更快提升实力。

秦骁没有回答东方云沁的问题,东方云沁也没有追问,而是微微一笑说:“其实我最近在想,去你生活过的地方看看也不错,应该会很有意思,我对那边很感兴趣,如果去了的话,就需要你招待了。”

秦骁神色淡淡地说:“我现在是你的侍卫,你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

东方云沁似笑非笑地看了秦骁一眼:“你何曾真的把自己当做一个侍卫?其实我很好奇,你在那边是什么身份的人呢?我觉得你应该出身不低,但是成长的过程不顺遂,才会变成这样。”

秦骁告诉过东方云沁的,其实只有他的这个名字而已。对于东方云沁的猜测,秦骁微微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神色淡淡地说:“我是那边一个国家的王子,当过王爷,也当过太子,如果不是来了这里,现在我应该是一国之君了。”

东方云沁眼睛微亮:“阿骁,你这么厉害啊!不如我跟你一起回去好了,你当皇帝,我是你的主子,那我岂不是地位比皇帝还高了!哈哈!”

看到东方云沁笑容灿烂的样子,秦骁突然感觉这姑娘傻兮兮的……

鸳鸯楼的刺杀行动并没有因为靳辰住到了东方烈旁边而停止,反而越发频繁。鸳鸯楼的杀手每晚都会出现,而且数量一次比一次多,杀手的实力和等级也有了明显的提升。

第一次只是让东方杰受了伤中了毒,第二次的时候,东方城折损了两个高手,第三次的时候,东方城的六长老直接送了命,而一般的高手死伤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都在增加。

东方烈早就知道鸳鸯楼这次是冲着东方云天来的,如今这样的局面,只是说明了鸳鸯楼的目标不仅是东方云天,而是整个东方家族。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东方家的高手至少会折损一半儿,而一个月之后,鸳鸯楼是否会收手,还是个未知数。

东方烈想到的事情,墨青和靳辰自然也想到了。最初他们还以为是有人想要除掉靳辰,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鸳鸯楼的真正目标其实根本就不是靳辰,而是东方家,包括东方云天在内的高手。

这样的结果对于靳辰和冷星城自然是很有利的,冷星城如今虽然没落了,但是其他上等家族不会无缘无故找冷星城的麻烦,东方家却是一定会找冷星城的麻烦。所以东方家实力损耗,对于冷星城的威胁就会减小,靳辰甚至怀疑幕后之人的目的有可能是为了帮冷星城了。

不过这样的局面必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东方城也不是好惹的。在鸳鸯楼的杀手再次出现的时候,东方烈亲自出手,将前来刺杀的百名杀手全部留下了,手段相当狠辣,之后两天鸳鸯楼的杀手都没有再出现。

而靳辰和墨青再去给东方云天换药的时候,东方云沁也去了。东方云沁并没有要求靳辰亲自动手,也没有要去帮忙的打算,只是跟靳辰说说笑笑地坐在一旁喝茶,顺便欣赏东方云天“精彩”的脸色。东方云天真的很想揍东方云沁这个妹妹……

鸳鸯楼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跟东方城作对,两天之后,鸳鸯楼的杀手再次出现,这次数量锐减,只有四个人,却是鸳鸯楼楼主之下实力最强的四大护法,并且他们是两对夫妻,默契程度自不必说。

毒术、阵法、武功,四人的配合天衣无缝,东方城的普通高手对上他们很快都命丧黄泉了,而东方广和东方城其他的长老联手,才拦住了四人。东方城的长老武功都很强,但无奈对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一旦用上阵法和毒术,他们防不胜防,而且招架不住。

东方烈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元稹从天而降,拦住了东方烈。

“元稹,你真以为靠这些杀手,能把东方城怎么样吗?”东方烈看着元稹冷声说。

元稹唇角微勾,笑容依旧温和:“东方城主不必动怒,鸳鸯楼只是在执行任务而已,如果东方城主把冷星辰交出来的话,鸳鸯楼自然不会再跟东方城作对。”

“元稹,事到如今何必再遮遮掩掩,鸳鸯楼的目标根本不是冷星辰!”东方烈看着元稹冷声说,“你并不是我的对手,立刻收手,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不管东方城主相不相信,鸳鸯楼的目标的确是冷星辰。东方城主要阻扰的话,元某不介意领教一下东方城主的高招。”元稹微微一笑,伸手就对着东方烈打出了一掌。

看似轻飘飘的一掌,其中却暗藏玄妙,不过在东方烈被逼退了两步之后才意识到。

那边鸳鸯楼的四大护法已经合力杀掉了东方城的一个长老,这边东方烈跟元稹也交上了手。

墨青和靳辰从一开始就在窗边看着,这会儿看到元稹的招式,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他并不是东方烈的对手,一开始不过是取巧而已。”

“那他为何非要跟东方烈打?难道他的夫人在附近?”靳辰有些不解。

“或许,真的是为了执行任务吧。”墨青若有所思地说。墨青了解过鸳鸯楼原本的行事风格,最近鸳鸯楼的行动很反常,基本都跟鸳鸯楼原本的规矩相背离。事实上鸳鸯楼是打着杀靳辰的旗号在对付东方城。虽然说让东方城折损了不少高手,不过还伤不到东方城的根本,而鸳鸯楼折损的高手其实更多。如今元稹明知不敌东方烈,还非要跟东方烈正面对上,很不符合他原本行事的风格,因为在此之前,鸳鸯楼从未明目张胆地跟任何一个家族作对。

“感觉怪怪的啊。”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传说中的元稹是个阵法高手,他的武功的确很强,但并没有超越八大家族第一高手东方烈。东方烈的天玄心法已经修炼到了最高层,武功登峰造极,靳辰感觉她很墨青联手,或许才能跟东方烈一战。

不过百招之后,元稹就受了内伤。他却没有要收手的意思,依旧缠着东方烈,不让东方烈去帮东方城的长老。

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又有一位长老折损在鸳鸯楼的四大护法手下,就连东方广都受了伤,而元稹也被东方烈逼得连连后退,明显受伤不轻。

“撤!”元稹终于说出这个字,很快带着四个护法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东方烈面色沉沉地看着,并没有去追,因为东方烈不确定元稹的夫人,那位传说中的毒术高手是不是在附近,贸然追上去很可能落入鸳鸯楼的陷阱。

不过当东方烈看到两位长老的尸体,还是忍不住满心的怒意。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东方城的普通高手折损了几十个。东方城原本有十位长老,三长老东方木叛变了,七长老东方济被处死了,剩下的八位,竟然被鸳鸯楼杀掉了三个,剩下的五个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这是几十年来东方城的高手折损最严重的一次。

却说鸳鸯楼的楼主元稹带着四大护法出了东方城之后,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疗伤。一直到天亮,元稹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

“楼主,还要继续吗?”一个护法开口问元稹。鸳鸯楼对上东方城,必然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不过短短几天,东方城损失了不少高手,鸳鸯楼的杀手也折损了不少。

元稹神色淡淡地说:“继续。”

一个女护法看着元稹微微皱眉:“楼主,我们的目标到底是冷星辰还是东方城?如果是东方城的话,再这样继续下去,鸳鸯楼会元气大伤的。”

“我们的目标不是东方城,是冷星辰。”元稹神色淡淡地说,“记住这一点,并且要抓活的。”

“是!”四个护法齐声说。

这天靳辰和墨青要出门,还没下楼就被东方烈拦住了。

“东方城主,麻烦让一让。”靳辰看着东方烈微微一笑说。

“你的任务是为天儿医治,不要出去乱跑。”东方烈看着靳辰面色严肃地说。

“东方城主是怕鸳鸯楼的杀手大白天过来刺杀我?”靳辰唇角微勾。

东方烈轻哼了一声:“总之你不能出去!”

靳辰知道东方烈在想什么,虽然说他们都认为鸳鸯楼的目标不是靳辰而是东方家,但靳辰的存在是东方云天身体恢复的关键,所以鸳鸯楼还是很有可能为了阻止靳辰给东方云天疗伤而对付靳辰的,虽然靳辰到现在都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能耐,竟然请动了整个鸳鸯楼来跟东方城作对。

“东方城主,还有大半个月,我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不出去。”靳辰看着东方烈神色淡淡地说。

气氛有些僵持的时候,楼上传来了东方云天的声音:“父亲,让他出去,他死不了!”

东方烈眼眸幽深地看了靳辰一眼,开口说道:“冷星辰,你可以出去,不过如果你出去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就不是本城主不保护你了。”

靳辰唇角微勾:“当然。”

看到靳辰带着墨青离开了城主府,东方烈上了三楼,就看到东方云天躺在窗边的躺椅上面,右手还拿着一本很厚的书在看。

“这些药材名字,我看到就觉得头疼。”东方云天把手中的那本药材大全合起来放到了一边。他这次受伤之后,深感自己的实力还有不足,最起码跟冷星辰比起来,他不懂医术和毒术就是一个弱点。所以东方云天专门问东方云沁要了一些关于医术和毒术的书,想趁着不能动的时候看看,结果发现他根本就看不进去,因为真的不感兴趣。

“元稹受了伤,这两日没有再出现,天儿觉得他还会来吗?”东方烈坐了下来,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地说:“会。元稹这次行事很反常,他如此针对东方家,不会就这么罢休的。不过我们不需要担心冷星辰那个小子,他诡计多端,就算碰上鸳鸯楼也有办法全身而退。”

东方烈微微点头:“为父让大长老暗中跟着冷星辰,如果有什么异样我们很快就会收到消息。”

却说靳辰和墨青一起去了东方城一处风景宜人的湖边,两人坐在湖边的凉亭里吹风,倒是很惬意。墨青路上还买了靳辰最喜欢吃的点心,和几样东方城特产的新鲜水果带过来。不过没有酒,因为墨青说靳辰之前受了伤,一时半会儿不让她喝酒。

“有个尾巴跟着,如果鸳鸯楼出现的话,我们怎么打?”靳辰把玩着手中一个红彤彤的果子,轻笑了一声问墨青。他们刚离开城主府就察觉东方烈派人跟着他们,跟着他们的高手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们,一方面却是为了监视他们,但靳辰并不想露出更多的底牌给东方家的人看到。

“看情况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一刻钟之后,靳辰手中的果子啃了一半儿,手上沾上了一些红色的果汁。她拿着一张帕子,正在垂眸细细擦拭。墨青手中也拿着一张帕子,正在擦那些刚刚洗过的果子上面的水珠。

四个蒙面杀手从天而降,把两人围在了中间。靳辰的棍子和墨青的剑同时亮了出来,对上了鸳鸯楼的四大护法。

东方广刚刚发出了一个信号,就看到元稹从天而降,挥掌朝着靳辰打了过去。

东方广神色微变,心知冷星辰再厉害也招架不住元稹和鸳鸯楼四大护法联手,而东方烈收到消息再赶过来可能就晚了,他绝对不能让冷星辰被元稹杀了!

东方广飞身而出,要去帮靳辰的时候,就看到元稹提着靳辰快速离开了,四大护法紧随其后,墨青追了上去,而地上留了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