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圣子殿下要找的人出现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烈出现的时候,只看到了东方广和地上的那摊血迹,他神色一冷:“冷星辰呢?!”

东方广垂眸说:“元稹和鸳鸯楼四大护法一起出现,老夫没拦住,冷星辰被元稹带走了,不知死活。”

“废物!”东方烈的脸色一下子冷到了极点,挥掌就打在了东方广胸口,东方广一口血吐了出来,低着头跪了下来。

“还不快去追!”东方烈看着东方广冷声说。

“城主大人,或许我们都想错了。”东方广跪在地上没有动,“如果鸳鸯楼的目标真的就是冷星辰呢?”

东方烈皱眉:“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鸳鸯楼并不是冲着天儿和东方家来的?”

“如果鸳鸯楼真的想要对付圣子殿下,完全没有必要绕这么大的弯,一直盯着冷星辰。况且就算鸳鸯楼杀了冷星辰,也不可能威胁到圣子殿下的性命,而圣子殿下的身体,就算没有冷星辰,也总有办法恢复的。”东方广沉声说。

东方烈突然想起两天之前他对上元稹的时候,元稹对他说的一句话,元稹当时说,不管东方烈相信不相信,他们鸳鸯楼的任务目标,的确就是冷星辰……

东方烈面色沉沉地看着东方广:“带人去找,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一定要找到冷星辰!”东方烈也有些不确定鸳鸯楼这次究竟意欲何为了,不过东方广的话并不是没有可能。但事实是,不管鸳鸯楼的目标是冷星辰还是东方云天,如今冷星辰落入了鸳鸯楼手中,都会影响到东方云天的医治,因为未必能找到另外一个可以让东方云天完全恢复的药师。

“是。”东方广话落就起身快速离开了,东方烈走到了亭子里的那摊血迹旁边,看着那些尚未干涸的血迹,又转头看了一眼石桌上面放着的点心和水果,还有一枚啃了一半的红色果子扔在上面。

东方烈冷哼了一声,其实他倒是希望鸳鸯楼真的只是冲着冷星辰来的,这样东方家会减少很多麻烦。只要能找到另外一个药师为东方云天医治,冷星辰的死活东方烈根本不关心,甚至他希望冷星辰死,因为那样的天才如果活着,对于东方家迟早是个威胁。

东方烈回到城主府,见到东方云天的时候,东方云天就有些急切地问东方烈:“怎么样?那小子呢?”

东方烈收到东方广的传信的时候,东方云天也在场,所以东方云天知道鸳鸯楼又找上了冷星辰。只是东方云天原本认为冷星辰手段颇多足以自保,东方烈又去了,一定不会有事,却没想到东方烈竟然一个人回来了。

“冷星辰被元稹抓走了。”东方烈面色沉沉地说。

东方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烈:“这怎么可能?”那小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抓走了?

“天儿你关心他?”东方烈皱眉看着东方云天问。

“我当然关心他!”东方云天眉头紧皱,“如果那小子出事了,我的伤怎么办?”

“元稹带着鸳鸯楼四大护法同时出现,冷星辰那小子不可能招架得住。”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如今不确定的是元稹有没有把那小子给杀了,不过为父猜测元稹的目标有可能真的就是冷星辰而不是你,所以那小子凶多吉少了!”

东方云天心中一沉:“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

“天儿,如果鸳鸯楼真是冲着冷星辰来的,他不可能活过今天,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除了你的伤有些麻烦之外,其他的,对于我们未必不是好事!冷星辰那小子手段层出不穷,诡计多端,如果让他活着回到冷星城,迟早会是我们的威胁。”

“父亲,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碰到一个真正的对手,就算他要死,也要死在我手里!”东方云天冷声说。他绝对不相信冷星辰就这么死了,不仅仅是为了他自己的伤。东方云天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期待着等他痊愈之后跟冷星辰过招,因为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遇到一个真正的对手。

“天儿,遇到冷星辰之后,你变得越来越意气用事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神色严肃地说,“他是你的对手,所以你应该希望他早点死,只要结果,不求过程!”

东方云天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暗光,再抬头的时候,看着东方烈神色如常地说:“父亲最好还是派人去找冷星辰,如果能把他救回来的话,我的伤还能好得快一些。”

“为父已经派人去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你的伤已经好了一些,沁儿应该也能看出冷星辰给你用了什么药,为父派人找她过来!”

“好。”东方云天微微点头。

东方烈很快出去了,东方云天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不知道鸳鸯楼为何要对付冷星辰,但除非看到让他信服的证据,他不会相信冷星辰就这么死了的。

冷星辰是东方云天眼中的对手,是敌人,但同时东方云天心底对冷星辰这个人又有着浓厚的兴趣,他想要去探究,想要知道那个小子究竟还有什么本事没有使出来。东方云天之前对靳辰说,如果不是他们立场不同的话,他都想跟靳辰做朋友了,当时是个玩笑,但他心底其实是带着一丝认真的。

老董去找了东方云沁过来,东方云沁还不知道靳辰出事的事情,见到东方云天的时候,有些不耐烦地问东方云天找她干嘛。

“冷星辰被鸳鸯楼抓走了,妹妹你现在给我一句准话,你到底能不能把我的伤治好?”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神色一僵:“你说什么?星辰被抓走了?这怎么可能?父亲不是说派人保护他了吗?”

“我没必要骗你。”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说,“为了保护冷星辰,东方城已经损失了很多高手,鸳鸯楼的目标就是他,我现在想做什么也无能为力。”

已经坐下的东方云沁猛然站了起来,一脸怒气地看着东方云天说:“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今天这一切都是大哥和父亲一手造成的!鸳鸯楼抓走了星辰,他还能有活路吗?如果他出了事,罪魁祸首就是大哥和父亲!”

“东方云沁!”东方云天神色一冷,看着东方云沁说,“我知道你把冷星辰当朋友,但你最好分清楚亲疏远近!冷星辰出事也不是我和父亲希望看到的,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招惹了鸳鸯楼!就算冷星辰现在没事,鸳鸯楼迟早都会找他的麻烦,他离开东方城之后还是躲不过!”

东方云沁神色怅然地坐了下来:“大哥,你的意思是星辰早晚都会死,这些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是吗?”

“我没说冷星辰死了,他现在只是被抓走了,以他的本事,说不定还有逃出生天的可能。”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说,而这确实是东方云天现在心中真实的想法。

“那是鸳鸯楼,想要逃走谈何容易?”东方云沁神色疲惫地说,“如果星辰真的死了,就算大哥和父亲不是直接凶手,也脱不了干系!”

“东方云沁,我的伤你到底有没有办法?”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冷声问。现在这样无力的感觉快把东方云天折磨疯了,他只想快点好起来,才能去做想做的事情。

东方云沁神色淡淡地看了东方云天一眼:“我有办法,但我现在没有心情。”

东方云沁话落起身就走,东方云天皱眉看着她的背影,本想开口叫住她,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

东方云天自己没有朋友,是真的一个都没有,因为他太骄傲,对于看不上的人根本不愿意来往。而东方云沁骨子里也带着与生俱来的清高和骄傲,在遇到冷星辰之前,东方云沁和东方云天一样,也是没有朋友的。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和冷星辰成了朋友,他知道东方云沁很欣赏冷星辰,也很佩服冷星辰的医术,甚至他有时候能从东方云沁的话语里面听出她对冷星辰隐隐的崇拜。而东方云沁这些日子其实变了很多,变得比以前活泼灵动,变得没有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了,这些改变,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应该是受到了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的影响。

东方云天当然不会认为他和冷星辰是朋友,因为事实上并不是,如果他好起来,如果冷星辰没有出事,他依旧会对付冷星辰,会想办法灭掉冷星城。

但东方云天相信东方云沁和冷星辰之间是真的有友情在的,东方云沁在意冷星辰这个朋友,因为冷星辰的位置无可替代。所以当东方云沁说她没有心情的时候,东方云天虽然很想快点好起来,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勉强东方云沁。东方云天在想,如果他只有一个朋友,那个朋友还出事了的话,他的心情应该也不会好过。

东方云沁刚下了楼,就看到东方广带着几个人神色匆匆地回来了,东方广的手中还拿着一样染了血的东西。

东方云沁神色大变,看着东方广冷声问:“星辰呢?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个?”

东方广手中是靳辰在八大家族排位战上面用过的成名武器,那根可以缩短也可以变长的棍子。这会儿棍子上面染上了暗红的血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东方烈出现在东方云沁身后,东方广垂眸说:“老夫带人徇着血迹一路找了过去,在四方河边找到了这跟棍子,河边的树枝上面挂了一片染血的衣角,应该是冷星辰的。”

东方云沁眼神一暗,东方烈冷声说:“看来冷星辰已经凶多吉少了!”

“四方河分叉太多,水流很急,老夫派人去找了,不过找到尸体的可能性很小。”东方广沉声说。

东方云沁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转身大步离开了。东方烈看了一眼东方云沁的背影,目光落在东方广手中那根染血的棍子上,神色淡淡地说:“把这个送去给天儿吧。”东方烈已经知道东方云沁有办法为东方云天医治,所以他觉得冷星辰死了没什么不好。

“是。”东方广话落就拿着那个棍子去见东方云天了。

没多久之后,那根棍子到了东方云天手中,棍子上面尚未干涸的血迹染到了他的手上,他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怅惘,喃喃地说:“冷星辰,你真的死了吗……”

却说东方云沁,去找东方云天的时候没有带秦骁,因为秦骁当时去了君子堂的藏书阁。而东方云沁回去的时候,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见到秦骁的时候也不想说话,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面。

秦骁神色莫名地站在东方云沁的房间外面,听到里面传出的哭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秦公子,你要不要进去看看主子怎么了?”英姑在旁边问秦骁。英姑也不知道东方云沁这是怎么了,但是东方云沁从小到大几乎都没哭过,英姑希望秦骁能去安慰一下东方云沁,因为她知道东方云沁喜欢秦骁。

秦骁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东方云沁的房门。东方云沁听到秦骁的脚步声,背对着秦骁擦干了眼泪才转身过来,眼眶红红地看着秦骁说:“谁让你进来的?”

“你怎么了?”秦骁就站在门口,皱眉看着东方云沁问。

“我唯一的好朋友死了。”东方云沁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

秦骁神色微变:“你说冷星辰?这不可能!”秦骁知道冷星辰就是靳辰假扮的,靳辰怎么可能会出事?

“鸳鸯楼的人抓了他,大长老只找到了她从不离身的那根棍子,上面都是血。”东方云沁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也不愿相信他死了,可是我真的好难过……”

东方云沁这辈子第一次遇到一个知己,她在靳辰面前总是很放松很开心,她很欣赏靳辰的人品和性格,她很佩服靳辰的实力,靳辰可谓是她唯一的一个好朋友,可是如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秦骁经过一开始的惊愕,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东方云沁面无表情地说了四个字:“节哀顺变。”话落转身就出去了。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的背影,怒意一下子就上来了,伸手抓住手边的茶杯,就朝着秦骁的后脑勺砸了过来。

秦骁刚跨出门槛,后脑勺就挨了一下,不过不痛不痒,他没有回头,神色平静地回了自己在隔壁的房间。

秦骁并不懂得怎么安慰人,他进东方云沁的房间,更多的只是好奇东方云沁怎么了。听到东方云沁说靳辰出事了,秦骁第一想法是不可能,冷静下来之后,唯一的想法还是,这根本就不可能。

秦骁知道靳辰如今的实力,也知道墨青就在靳辰身旁,他们夫妻俩联手,就连东方烈都未必能够伤害到他们,鸳鸯楼也不能。

秦骁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认为靳辰和墨青一定都没事,就算他们真的遇到了麻烦,也一定能够解决,他坚信这一点。

东方云沁还在为失去朋友而伤心的时候,四方河下游的一个树林里面,出现了三个人。

元稹一身飘逸的青衣没有染上一丝血迹,他微微一笑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靳辰说:“现在,你可以走了。”

靳辰神色莫名:“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做了这么多事情,是为了救我脱离苦海的?这样我会觉得你脑子有病。”

“你很有意思。”元稹看着靳辰笑容和煦地说,“我做这些,只是受人之托,现在任务完成了,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元稹话落就飞身离开了,并没有给靳辰一个询问的机会。靳辰和墨青四目相对,墨青拉住了靳辰的手说:“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再说。”

不久之后,墨青和靳辰坐在了四方河边的一片空地上面,靳辰看了一眼自己衣服的下摆,有一片衣角被撕掉了,而她身上并没有任何血迹。

当时靳辰和墨青对上了鸳鸯楼的四大护法,刚开始打的时候,元稹就出现了。而在东方广看不到的地方,元稹对着靳辰无声地说了一句:“跟我走。”

靳辰鬼使神差地束手就擒了,而她站过的地方留下的血迹,其实是墨青重伤了鸳鸯楼的一个护法留下的。不过当时东方广离得有些远,根本没有注意到。

元稹提着靳辰到了四方河边之后,拿走了靳辰的棍子,又撕了靳辰的一片衣角,在被墨青重伤的那个护法身上沾了很多血,扔在了河边,才让那个苦逼的护法和另外三个都离开了。

然后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元稹说靳辰可以走了,并且说他做这些事情只是受人之托,并没有过多解释。

这整件事情处处都透着怪异。曾经靳辰一度认为元稹和鸳鸯楼就是冲着东方城来的,就连东方烈和东方云天都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表明,元稹的目标其实一直都是靳辰。而最神奇的是,元稹根本不是为了伤害靳辰,做这么多事导致的结果是,靳辰如今在东方家的人眼中是个死人了,而她安然无恙并且自由了。

当然了,这没什么不好,靳辰不需要再为东方云天医治,东方云天什么时候能够痊愈靳辰也不需要关心,而在东方云天痊愈之前,东方城应该也不会动冷星城。

唯一的问题是,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者说,元稹到底是受谁之托?

“难道元稹在帮冷坤?”靳辰若有所思,话落又否定了这一点,“应该不是,如果元稹真的跟冷坤有交情的话,早该出手帮冷星城了,不会等到现在。”

“元稹不是为了帮谁,他应该就是受人之托,在完成一个任务。”墨青神色平静地说,“如果想把你从东方家带出来,有很多种方式,而元稹选择的方式让东方家受到了不小的损失,这些都并不正常。”

靳辰微微皱眉:“是啊。我留在东方家,也没有任何危险,一个月之后就可以离开。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而且我必须抛弃冷星辰这个身份了,搞得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墨青微微一笑,抱着靳辰说:“其实结果对我们是有利的。东方家损失不小,就算有别人能够把东方云天治好,一个月的时间也办不到,这为冷星城争取了更多的时间。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安全了。”

靳辰微微一愣,突然明白了墨青的意思。没错,冷星辰死了,靳辰就安全了。靳辰其实很清楚,她用冷星辰这个身份展露出来的实力,必然会引起东方家的忌惮,而后果就是东方烈会选择在利用完她之后,对她除之而后快。东方烈原本就不愿看到冷星城翻身,而冷星辰这个人,其实是冷星城翻身的关键人物。一旦东方云天身体恢复,东方家必然会不遗余力地对付冷星城,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除掉冷星辰。

如今冷星辰已经死了,死在了鸳鸯楼手中,东方家不可能想到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因为靳辰自己都很意外今天发生的一切。只要东方烈认为冷星辰死了,接下来靳辰就可以换个身份,或者隐入暗中,不会再成为东方家要除掉的目标,不管做什么也不会有人盯着,行事更方便更自由。

冷星辰这个人原本就是不存在的,因为冷坤如今只有冷肃这么一个儿子,冷肃也没有双胞胎弟弟。如今冷星辰真的不存在了,对靳辰来说,不过是抛弃了一个假的身份而已。

“小青青,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啊?”靳辰靠在墨青怀中说。刚刚墨青已经把靳辰脸上的易容洗掉了,露出了靳辰的真容,冷星辰这个人,是真的不存在了。

墨青唇角微勾:“冷星辰已死的消息很快会传开,我觉得你应该回冷星城去,不然冷肃可能会疯掉。”

“那倒是。”靳辰微微点头,看着墨青说,“你不跟我一起去冷星城吗?”

“东方珩这个身份目前还没有问题,我暂时先留在东方城。”墨青轻抚着靳辰的长发说。

“那好吧。”靳辰把玩着墨青的大手说,“你想让我走,一点儿都没有不舍得我,我生气了。”

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说:“我不想让你走,你留下来多陪我两天好不好?”

“既然你要求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靳辰唇角微勾笑了起来。

傍晚时分,东方城城门口进来了两个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女子清秀可人,男子成熟稳重,容貌并不十分出色,也没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青哥哥。”靳辰开口甜甜地叫了一声。

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柔儿妹妹,我们先去找一家客栈住下吧。”

“好呀。”靳辰笑嘻嘻地挽住了墨青的胳膊,两人大摇大摆地从东方城大街上走过,听到周围的人都在议论天才陨落的消息。

两人进了东方城最大的一家客栈,要了一间上房,然后又出去买了几身衣服,在外面逛了逛,还路过了东方城的城主府,看到城主府的守卫更加森严了,想必东方烈还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在防着鸳鸯楼再杀过来。

其他家族的人在排位战之后都已经陆续离开了东方城,走得最晚的是西门城的人。西门巍期间数次去见东方烈,希望东方烈能够看在曾经联盟的份儿上,不要为难西门家。

西门家自然不会接受成为下等家族这一事实,而西门家希望的是,他们要对付姬霜城的时候,东方家不要插手就好,但显然东方烈已经弃西门家而选择姬霜城成为新的盟友了。

是夜,靳辰和墨青正准备休息的时候,一个人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是什么人?”靳辰眼神戒备地看着面前的老者问。

“臭丫头你装什么不认识?”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没好气地看着靳辰说。

靳辰唇角微勾:“臭老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南宫离原本在迷雾森林那边的时候就一直神出鬼没,大部分时候靳辰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又做了些什么。如今回到八大家族,南宫离依旧很神秘,莫名消失又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南宫离身上,靳辰已经很淡定了。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外面都在传冷星辰今日被鸳鸯楼所杀,靳辰又换了一张全新的面孔,她很怀疑南宫离是怎么找到她的?

“哼!臭丫头你以为你那点易容的功夫能逃得过为师的眼睛?别忘了,你还是跟为师学的易容!”南宫离轻哼了一声,在房间里坐了下来,自始至终都把墨青当成了背景板,看都没看墨青一眼。

“错!”靳辰微微摇头,“我用烤鸡从你那里换了两本书而已,你一点儿都没有教我。”作为靳辰的师父,南宫离授徒的方式就是扔给靳辰一堆书,这还要靳辰给他做饭洗衣来换,然后他会时不时地找靳辰打架,大部分时候都是在刻意虐靳辰。那些“美好”的经历,靳辰可都没有忘记。

“不孝徒!”南宫离看着靳辰气哼哼地说,“为师就是专程过来找你的,听说你被杀了,感觉很可笑!你跟墨小子在街上吃东西的时候为师看到你们了,你管他叫‘青哥哥’,他管你叫‘柔儿妹妹’,腻死人了!为师要是不知道是你们的话,就是脑子坏掉了!”

“这样啊?”靳辰眉梢微挑,看着南宫离问,“师父认不认识鸳鸯楼的楼主元稹?”

南宫离出现的时候,靳辰和墨青都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元稹之前做的事情跟南宫离有关,不然南宫离不会找到这里来。只是南宫离给出了他的解释,似乎也很合理。

“听说过,没见过。为师当年在八大家族混的时候,那小子应该还没出生呢!”南宫离皱眉看着靳辰说,“你跟鸳鸯楼又是怎么回事?外面的人都在说你被鸳鸯楼的杀手给杀了,你怎么招惹他们了?”

靳辰看到南宫离的神色没有任何异样,只能认为南宫离跟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关系了。对于南宫离的问题,靳辰无奈摊手:“我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算了算了!”南宫离摆摆手说,“你没死就行!现在跟我回南宫家去吧!”

靳辰愣了一下,很直接地摇头说:“我不要去!”

“臭丫头!你是老夫的徒儿,这是回师门!”南宫离瞪着靳辰说,“必须去!”

“我不去。”靳辰摇头,“我还有事要做,没时间。”

“知道你心里想着冷星城那个破地方!”南宫离轻哼了一声说,“先跟为师回南宫家一趟再说!”

“师父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南宫家?明明师父你自己都没那么喜欢待在南宫家。”靳辰看着南宫离说。

“都是正阳门的人,他们仨的徒弟都来了,就老夫的徒弟到现在都没出现过,为师的面子往哪儿搁?他们背地里都在说为师收了个丫头当徒弟是脑子进水了,气死为师了!你现在立刻跟为师回去,让他们好好看看为师收徒的眼光有多好!”南宫离气哼哼地看着靳辰说,“不准拒绝!当时为师专门去冷星城找你,你在修炼就算了,现在必须跟为师去南宫城一趟!”

“老头,你让我去南宫城,就为了你的面子?”靳辰看着南宫离的眼神满是不信,“你什么时候这么爱面子了,我怎么不知道?况且我并不觉得南宫家的人会在背地里说你坏话,他们也不敢啊!”

“你怎么知道他们背地里没说为师的坏话?”南宫离瞪着靳辰说,“当年为师不过是想换个环境,就进了正阳门,为师知道,这些年八大家族的人都认为为师当年是脑子进水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靳辰看着南宫离一本正经地说。

“臭丫头你找打!”南宫离作势要打靳辰,靳辰根本没躲。南宫离收回自己的手,气呼呼地看着靳辰说,“总之你现在必须跟着为师去南宫家一趟!”

“老头,南宫家我也不是不愿意去,不过你需要给我一个更好的理由。”靳辰看着南宫离神色淡淡地说。

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之后,轻咳了两声说:“正阳门曾经有一对饮血宝刀,威力无穷,别人都不知道那对宝刀藏在南宫家,一直没有人用过。丫头你肯定也修炼了冷星刀法,跟为师去,把那对宝刀偷了!”

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离:“师父,你曾经可是南宫家乃至八大家族最厉害的天才,那等宝物,你说句话,南宫家的人应该就会给你了吧?”

“你懂什么?”南宫离瞪着靳辰说,“那对宝刀是阴阳刀,必须一男一女配合使用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一个人用跟普通的刀没什么差别!为师用不上,倒是很适合你们俩!”南宫离话落瞟了墨青一眼,然后看着靳辰说,“你肯定把冷坤给你的冷星秘籍给了那个臭小子,为师还不了解你的性子?”

靳辰唇角微勾:“师父有好东西都想着我,我很感动,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师父能直接把那对宝刀偷来送给我们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想得美!”南宫离白了靳辰一眼,“想要就自己去拿!给句话,到底跟不跟为师一起去?”

靳辰摇头:“以后再说吧。”靳辰觉得她还是应该尽快回冷星城去,不然冷星辰已死的消息传到冷星城,冷肃真的会崩溃,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那绝对不是靳辰希望看到的结果,而靳辰跟墨青在这边并没有可用的人帮他们传信。

南宫离皱眉看着靳辰:“你现在有什么要紧事要做?”

“我家小弟在冷星城,我不能让他以为我死了。”靳辰看着南宫离说。

南宫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靳辰:“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真是没出息!为师会帮你传信的!”

“师父确定不会坑我?”靳辰一副根本信不过南宫离的样子。

南宫离很不爽地说:“为师可都是为了你好,你竟然还不领情?为师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什么时候坑过你?”

靳辰很认真地说:“师父坑我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

“一句话,到底去不去?”南宫离瞪着靳辰说。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南宫离唇角微勾:“如果真有师父说的宝刀的话,当然要去了。”

“嘿嘿!就知道鬼丫头会动心的,只要你去了,那东西就是你的囊中之物!”南宫离看着靳辰笑得贼兮兮的。

“师父先给我家小弟传信,我要亲眼看着,保证消息一定会送到他手中。”靳辰看着南宫离说,“而且我要过两天再走。”

“为什么还要过两天?”南宫离不解。

“我们夫妻俩要过二人世界,老头你这半截入土的人不会懂的。”靳辰看着南宫离说。

南宫离对着靳辰挥了一下拳头:“欠揍的臭丫头!”

两天之后,靳辰和南宫离一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方城,墨青回到了之前闭关的地方开始修炼,而南宫离派去给冷肃传消息的人两天前就已经出发了。

数日之后,南宫离带着一个眉目清秀的姑娘大摇大摆地进了南宫城,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南宫城街边酒楼里有个人看到南宫离身旁的姑娘,很快绘制了一张画像,交给了另外一个人:“带去给圣子殿下,他要找的人出现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