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这就是我要找的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又换了一副容貌,跟着南宫离一起进了南宫城的城主府。路上遇到的人都纷纷恭敬地对南宫离行礼,然后对靳辰投来好奇又探究的目光。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一件事,五长老带回来的这个姑娘一定就是他唯一的徒弟。

南宫城城主府的建筑风格跟东方城和冷星城都很是不同,看起来要雅致很多,依山傍水,亭台楼阁雕梁画栋。一进门就是一面颇有意趣的画壁,倒像是个书香门第的大宅一般。

收到禀报的时候,南宫焕正跟南宫家所有的长老坐在一起议事,圣子南宫瑾也在。

“五长老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姑娘?”南宫焕微微愣了一下,“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这里!”南宫离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众人纷纷转头看去,就看到南宫离出现在门口。南宫离依旧是老样子,不修边幅,看起来有些邋遢。而众人更为关注的是南宫离身后的那个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模样的姑娘,只见那姑娘眉清目秀身姿窈窕,容貌并不十分出众,但气质清丽淡然,跟南宫离站在一起满满的都是违和感。

看到众人的目光,南宫离一脸得意地指着靳辰说:“这是老夫的徒儿!”

“不知五长老的徒儿叫什么名字?”南宫焕看着南宫离问,他们是真的到现在都不知道南宫离的徒弟叫什么名字。

“丫头,告诉他们,你叫什么名字?”南宫离更加得意了,一副他徒弟的名字十分响亮十分好听绝对会让在场所有人都印象深刻的样子。

靳辰唇角微勾,眉眼弯弯温柔无害的样子,看着面前的众人说:“各位师叔师伯好,我叫南宫桃花,你们可以叫我小花。”

正在喝茶的南宫家大长老直接喷了,其他人有的神色怪异,有的忍俊不禁,而南宫离哈哈笑了两声说:“乖徒儿的名字是老夫取的,是不是很好听?”

虽然南宫离的徒弟以前并不叫南宫桃花,而是叫南宫柔,不过南宫桃花这个名字的确是南宫离又给靳辰改的,本来就是化名,所以不管叫什么其实没差,现在南宫离觉得南宫桃花更好听。

南宫焕轻咳了两声,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小花,欢迎你回家。”

南宫瑾笑意温和地说:“父亲,我带小花妹妹去安排她的住处。”

难得看到自家儿子对女孩子这么主动,南宫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好,就让小花跟暖暖住在一起吧。”

“不用!”南宫离摆摆手说,“我家乖徒儿住我那里就好,不用另外安排!”

南宫瑾一片好心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不过他也不恼,只是微笑点头,并没有反驳南宫离的话。不过南宫瑾对这个名叫南宫桃花的姑娘很好奇,因为他很想知道这个姑娘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让南宫离违背正阳门的规矩收她为徒,而南宫离的一身功夫是没办法教这个姑娘的,这姑娘又学了些什么呢?而且这姑娘明显跟东方云天有过什么交集,东方云天一直在派人找她。这些,都让南宫瑾对南宫桃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们都听好了,我家乖徒儿第一次来,你们这些做叔伯的,该表示的都要表示!手头有什么好东西,都别藏着掖着,赶紧拿出来!”南宫离带着靳辰在南宫家的议事厅坐了下来,十分理所当然地扫视了一圈之后说到,脸皮厚度让人咋舌。

南宫焕又轻咳了两声说:“南宫家难得出个女弟子,是该表示一下,不过五长老也得让我们准备一下,不如明日就在府中给小花办个接风宴好了。”

“哈哈!不错不错!”南宫离对南宫焕这么上道表示很满意。其实在八大家族,女子的地位并不是很高,女高手奇缺,尤其是出自正阳门的东西南北四个家族。因为这四个家族的正统功法都只有男子才能修炼,所以除了城主和长老的后代中的女子之外,家族之中几乎见不到任何其他的女弟子。一旦城主或者长老后代出现一个女娃,都会成为千娇百宠的存在,因为姑娘家成年之后真的是一家女百家求。而靳辰,不光是正阳门,也是东西南北四个家族,唯一一个正式的女弟子。

“不知五长老是否听说了冷星城圣子的事情?”南宫焕看着南宫离问。在南宫离和靳辰出现之前,南宫焕父子和南宫家诸位长老都是刚刚听闻冷星辰出事,正在商议接下来会引起的局势变化。

“听说了,那小子已经死了!”南宫离浑不在意地说。

南宫焕微微叹了一口气:“真的是天妒英才啊!冷家那个小辈天赋实力都是一等一的,不比东方圣子逊色,竟然就这么去了。”

南宫瑾微微皱眉:“父亲,不是说东方家的人并没有找到冷星辰的尸体吗?他未必真的死了。”

“落入鸳鸯楼手中,他必死无疑。”南宫大长老神色认真地说,“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子怎么招惹到了鸳鸯楼,或者鸳鸯楼是被别人收买了,总之他现在还活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死了就死了呗!”南宫离轻哼了一声说,“这跟南宫家无关,有什么好争论的?老夫看你们都是闲得!”

“老五,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冲?”南宫大长老看着南宫离微微皱眉,“冷星辰那样的天才,如果他活着,势必会影响八大家族的局势,怎么跟我们无关了?”

“老大,你说了冷星辰活着会影响到八大家族的局势,现在他都死了,也就是影响不到了!”南宫离没好气地说。

南宫大长老一副不想再理会南宫离的样子,南宫焕出来打圆场了:“这件事的确跟南宫家有关,不过没有直接的关系,就是不知道冷星城接下来要何去何从了。当时东方城放过冷星城,就是因为冷星辰力挽狂澜,如今冷星辰不在了,以东方烈的性子,一定不会让冷星城好过!”

“你在意冷星城的死活?”南宫离看着南宫焕似笑非笑地说,“既然这样,那你就帮冷星城对付东方城呗?”

南宫焕皱眉:“五长老,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

“就是你们这些人把事情搞得都这么复杂!”南宫离轻哼了一声说,“算了算了!你们继续无意义的讨论吧,我们师徒要去休息了!记得,明天要在府里给我家乖徒儿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宴会上你们都要准备礼物,如果没有准备或者准备的礼物太寒酸的话,老夫少不得要单独找你们聊聊!”

南宫离话落就站了起来,对着靳辰招了招手:“徒儿,我们走!”

靳辰微微一笑,说了一句:“各位叔伯再见。”然后就跟着南宫离一起走了。

“师父,你是带我回来抢劫的吧?”

“嘿嘿!臭丫头你装什么装?没有好处你会跟为师回来?”

“那倒是,我很期待各位叔伯明天给我准备的礼物呢。如果太寒酸的话,我们一起找他们聊天吧!”

南宫离和靳辰一边往外走,一边旁若无人地聊天,他们说的话清晰地传入了在座各位的耳中,让大家感觉都晕了。

“老五摆明了回来打劫我们的!”一个长老没好气地说。

“关键是他那个徒弟!看着挺乖巧可人的,原来也是个小狐狸!”另外一个长老神色怪异地说。

“是啊!那丫头看着多乖啊,像个大家闺秀一样,却跟老五一样是个恶劣性子,怪不得能成老五的徒弟!”

南宫瑾微微一笑:“如果小花真的是个乖巧性子,五长老也不会收她为徒了。我们还是好好想想给小花准备什么见面礼吧,否则到时候五长老和小花师徒俩真的会找我们‘聊天’的。”

想起南宫离那几十年没变的霸道又恶劣的性子,各位长老嘴角都抽了抽。如今南宫离还带了一个小狐狸徒弟回来,师徒俩摆明了要在南宫家搞事情,他们这些人明智的选择还是配合为好,否则鬼知道那对师徒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南宫离在南宫城城主府有一处专门的住处,就在城主府风景最好的一个湖边,是个二层阁楼。南宫离年轻的时候相中了这处地方,让人建造的这座阁楼,他离开之后就没有其他人住过,还一直有人打扫修缮,所以如今看起来并不显得破旧。

“楼上两个房间,你住那边。”南宫离指着靠里的一个房间对靳辰说,“那里原本是书房,不过现在应该没什么书了。”

靳辰进去看了看,里面很干净,书架上面确实是空的,因为一直不住人,南宫离的书都被收到库房去保管了。而这里让靳辰想起了她在靳将军府住的星辰阁,看起来颇有几分相似。

靳辰刚刚坐下,楼下传来了南宫暖的声音:“五长老,我来给小花妹妹送些可能会用上的东西。”

“拿上来!”

听到南宫离的声音,南宫暖带着两个侍卫进了阁楼,侍卫手中抬着一口大木箱子。

“你就是小花妹妹吧,我叫南宫暖,你可以叫我暖姐姐。”南宫暖看着靳辰笑得一脸温柔乖巧,这才是真的温柔乖巧。

靳辰记得南宫暖跟冷新月差不多大,所以比她大一些,不过靳辰并不打算叫她暖姐姐,因为靳辰自己喜欢当姐姐,不喜欢当小妹。她微微一笑看着南宫暖说:“我还是叫你暖暖好了。”

“也好。”南宫暖微微点头,让侍卫把箱子放在靳辰的房间,就让他们退下了。

南宫暖打开那口相当大的箱子,里面有一套全新的被褥,还有几套新衣服。

南宫暖亲自拿了被褥出来给靳辰铺床,倒是一点儿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她一边干活还一边笑着对靳辰说:“因为不知道小花你要回来,府里没有提前给你准备衣服,我带来了几套我没穿过的新衣服,我们身量差不多,你先试试,如果不合适的话,我带你先出去买几套。”

“合适。”靳辰看着箱子里面的几套衣服,一套粉色的,一套粉红的,一套粉蓝的,清一色的淑女装,她倒是很少穿这样的衣服。

南宫暖把靳辰的床铺好,又有侍卫送来了一口箱子,里面是南宫离这里原本放着的书,如今全都归了原位。还有一些茶具,以及其他需要用到的东西,应有尽有。南宫家对靳辰这个女弟子,倒是真的很周到。

收拾好之后,南宫暖问靳辰累不累,如果不累的话她可以带靳辰熟悉一下府里各处的情况,靳辰并没有拒绝。

南宫离在自己的房间,关着门不知道在做什么,靳辰也不管他,跟着南宫暖一起下了楼。

“这里是府里风景最好的地方了。”南宫暖笑着对靳辰说,“我小时候还想住到这里来,不过爹爹说这是五长老的地方,不让其他人住。”

“风景确实不错。”靳辰微微点头。不远处就是苍茫的大山,面前是澄澈的湖泊,水中央有三座亭子,错落有致。这会儿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湖面上洒了一片金光,有一种水火交融的独特美感。

“小花,五长老为什么要给你取名叫桃花呢?”南宫暖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

靳辰微微一笑:“谁知道,或许是那老头给我取名的时候淋了雨,脑子进水了吧。”

南宫暖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小花你好可爱呀。”

走过一个转角,两人碰到了南宫瑾。

“哥哥。”南宫柔显然对南宫瑾这个兄长很依赖,南宫瑾也很宠这个妹妹,跟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兄妹俩的相处方式完全不同。

“小花妹妹,要不要出去喝酒?”南宫瑾看着靳辰笑意温和地问。

“哥哥,小花又不是男孩子,你怎么可以一见面就请她出去喝酒呢?这样不好的。”南宫暖不认同地说。

南宫瑾看着靳辰笑而不语,并没有对南宫暖说她被南宫桃花乖巧的样子给骗了。这姑娘绝对不是他们看到的这样,而南宫瑾很想知道这姑娘真实的样子。

“就是,好姑娘都不喝酒的。”靳辰煞有介事地说,“南宫圣子还是找别人去吧。”

南宫瑾笑意更深了,看着靳辰说:“我有个问题想要问小花妹妹。”

“说。”靳辰言简意赅,一副对南宫瑾这个美男完全不感冒的样子。

“不知小花妹妹可认识东方城的圣子东方云天?”南宫瑾看着靳辰问。

“不认识。”靳辰十分淡定地回答。

“这倒是怪了。”南宫瑾看着靳辰说,“东方圣子说小花妹妹救过他一命,一直在找小花妹妹呢。”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我在迷雾森林遇到过一个贱男,不过不知道他的身份,你的意思是那个贱男是东方城的圣子?”

贱男?南宫瑾和南宫暖嘴角都抽了抽,南宫瑾神色有些怪异地说:“小花妹妹遇到的那个……贱男,是不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

“是啊。”靳辰点头。

“那应该就是东方圣子了。”南宫瑾轻咳了两声说,“东方圣子一直穿着白衣,也只有东方圣子,才会在迷雾森林那样的地方,还穿着白衣。”

“小花,你为什么说东方圣子是贱男呢?”南宫暖一脸疑惑地问靳辰。南宫暖见过东方云天,她感觉东方云天除了太高傲之外,其他方方面面都很出色,也远不如西门聪那么讨人厌。

“因为他贱呗。”靳辰唇角微勾。她这可是真心话,当初东方云天明明没有危险,却对她喊救命,把她给坑到了狼群里面,此行为非常之贱,让靳辰对东方云天的第一印象很差,之后的印象就更差了。

“咳咳,”南宫瑾神色认真地看着靳辰说,“小花,不管你怎么看待东方圣子,他真的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你如果不想招惹他的话,还是要小心一点。”

南宫瑾觉得他有义务提醒一下这个叫南宫桃花的姑娘,毕竟他们都姓南宫。而刚刚听到靳辰管东方云天叫贱男,南宫瑾突然想起他有一次跟北堂豪喝酒的时候,北堂豪猜测说东方云天看上了南宫离的徒弟,而南宫离的徒弟一直没有现身,是因为看不上东方云天。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北堂豪的猜测差不多就是真的。

“你应该提醒一下那个贱男,让他别来招惹我。”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小花,你的武功很厉害吗?”南宫暖一脸好奇地看着靳辰问。

靳辰十分自信地说:“当然。南宫圣子,要不要切磋一下?”

南宫瑾唇角微勾:“求之不得。”南宫家的人其实都特别好奇南宫离的徒弟究竟有什么本事,毕竟这姑娘不能修炼南宫家的正统功法,谁都不知道她学了些什么。南宫瑾也相当好奇,如今听到靳辰主动求战,南宫瑾很乐意迎战。

南宫暖眼睛微亮,显然也很期待靳辰和南宫瑾过招,她笑容灿烂地说:“哥哥和小花要比武,不如去比武场吧。”

“小花妹妹意下如何?”南宫离笑容和煦地问靳辰。

“没问题。”靳辰微微点头。话说南宫离这次非要带她回南宫家,说的就是要让南宫家的人看看他的徒弟有多厉害,要把面子找回来。靳辰觉得,她跟南宫瑾打一场,南宫离想要的面子应该就有了。

在靳辰和南宫瑾南宫暖兄妹俩走到城主府的比武场的时候,南宫焕和南宫家各位长老已经闻讯纷纷赶了过来,除了南宫离之外。

“瑾儿,只是切磋,点到即止。”南宫焕不久之后就知道他这句叮嘱根本就是废话。

南宫焕和南宫暖,还有南宫家的长老们,以及城主府其他的高手,都纷纷在看台上面坐了下来,对于接下来的这场比试都很好奇。他们其实都清楚南宫瑾的实力,只是很想知道南宫离带回来的这个女徒弟究竟有什么本事。

“小花妹妹需要什么样的武器?”南宫瑾看到靳辰没有带武器,就开口问道。

靳辰的武器其实在她随身带着的包袱里面,里面有她的清霜剑和飞云弓,她的棍子被元稹扔到了四方河边是找不回来了。不过这会儿清霜剑和飞云弓都不在身上,靳辰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对南宫瑾微微一笑说:“就这个吧。”

“小花应该是用剑的,我看到她把一把长剑放在房间里了。”南宫暖对南宫焕说。

南宫焕微微一愣:“既然她觉得用匕首也可以,就让我们看看她怎么用匕首来跟瑾儿比试吧。”南宫焕觉得靳辰拿出匕首的这个动作相当敷衍,透着十足的自信,仿佛认为她凭借一把匕首就能打败南宫瑾一样。

匕首在八大家族这边,也只是用来防身而已,几乎没有人会用匕首来对敌。在场的人看到靳辰手中那把寒光四射的匕首,一个个对于接下来的比试都更加期待了。

南宫瑾有些意外,因为他认为靳辰应该有其他的更正式一点的武器。不过南宫瑾尊重靳辰的选择,他也很期待接下来的比试。

南宫瑾的武器是长剑,靳辰的匕首相对看来显得没有什么威力,不过战斗开始之后,有这个想法的人都被打脸了。

看到靳辰挥舞着匕首,游刃有余地迎接南宫瑾的攻击,并且反击十分凌厉的时候,南宫暖愣愣地说:“爹爹,我怎么觉得小花像个杀手一样。”

南宫焕神色莫名地说:“你的感觉没错。”这姑娘杀气腾腾的样子,第一次让他们知道匕首还可以如此厉害,真的很像个杀手啊!可这姑娘的气质未免也伪装得太好了,刚见到的时候,给他们一种娴静温柔的大家闺秀的感觉,简直是坑人……

作为南宫城的圣子,南宫瑾的实力自然不是虚的。他的剑法跟东方云天有些不同,不过也有一些相似之处。靳辰原本跟着南宫离学武功的时候,学的就很杂,看过的武功秘籍有几百本,已经把其中的精华杂糅成了自己的路数,她之所以能够轻松驾驭很多种不同的武器,是因为各种武器的路数她都认真学过并且有自己的感悟。

匕首其实是靳辰以前经常用的武器,用起来得心应手。观战的人都感觉靳辰像是个女杀手,这感觉也没错。

一开始就打了个平手,这已经让观战的所有人意外了,因为南宫瑾本就是南宫家年轻一辈最厉害的高手,事实上也是八大家族的圣子之中实力仅次于东方云天的存在,只不过南宫瑾比较低调而已。

如今靳辰用着大家都没见过的武功,以及一把看起来十分敷衍的匕首,就能跟南宫瑾打个平手,南宫焕隐隐地有种感觉,这姑娘如果用了她自己的剑,实力要更胜一筹。

说是切磋,到了后来就真的是切磋了,除了靳辰身上杀意太浓让人看着有些心惊之外。两人你来我往一直打了一个时辰才终于分开,南宫瑾收剑,有些无奈地笑笑说:“小花妹妹似乎没用全力,我认输。”

“你认输就好,否则我师父肯定还会让我再跟你打一场的,到时候为了他的面子,少不得我要在你身上戳几个洞。”靳辰十分淡定地说。

观战的人以及南宫瑾都无语了,不过他们都不得不承认,南宫离收徒的眼光的确极好,这姑娘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没有学任何南宫家的正统功法,实力竟然这么强,完全可以说明她的天赋卓绝。

“那我就多谢小花妹妹手下留情了。”南宫瑾看着靳辰笑了笑。他倒是没有觉得靳辰在说大话,也没有觉得被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姑娘打败有什么丢人的。

原本觉得给南宫离的徒弟准备见面礼,有些不情不愿的各位长老,这会儿看着靳辰的眼神都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几乎每个人都在想,这丫头真不错啊,自家孙子的媳妇儿还没着落,如果能把这丫头娶了,那就太好了!

南宫焕和颜悦色地看着靳辰说:“小花真是让我们刮目相看啊!”

“还好还好。”靳辰的神情可是一点儿都不谦虚。

“瑾儿,小花刚来,你带她去外面一品楼吃饭吧。”南宫焕说着,对南宫瑾眨了眨眼睛,暗示意味很浓:儿子,这丫头不错,赶紧追啊!

南宫瑾微笑点头:“好啊!”

其他长老们心中刚刚升腾起的小火苗啪嗒一声都灭掉了,心知这是城主中意这姑娘当儿媳妇了,他们的孙子都没戏。

“不用了。”靳辰收好自己的匕首,摆了摆手抬脚就走,“我去看看那老头要不要吃饭,我们师徒俩一起出去喝酒就好了。”

南宫瑾看着靳辰的背影微微皱眉,这姑娘不久之前还一本正经地跟他说好姑娘都是不喝酒的,不带这么骗人的好吧?

靳辰走出几米远之后,突然转头,对着所有人粲然一笑说:“忘了告诉你们,我已经成亲了,孩子都有俩了,别打我的主意,不然下场很惨哦。”

靳辰话落转身扬长而去,留下一群人跟被雷劈了一样站在那里。

“她才多大?有十七吗?怎么可能已经成亲了?”南宫家大长老一脸不可思议地说。

“我看她没有十七,不过成亲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她这么小的年纪,不可能有俩孩子了吧?而且她的样子根本不像生过孩子啊!”另外一个长老说。

南宫焕神色莫名:“回头问问五长老好了。”南宫焕是真的觉得南宫桃花这姑娘不错,看南宫瑾对这姑娘似乎也很感兴趣的样子,想着如果能成就一段姻缘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谁知道这姑娘说她自己已经成亲生子了?

南宫瑾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父亲,这种事她应该不会说谎。”

“那可未必。”一个长老说,“那丫头的性子随了老五,就爱坑人,谁知道她是不是在开玩笑?况且如果她真的成亲生子了,又怎么会来这边呢?”

南宫瑾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他对今天见到的这个南宫桃花姑娘的确挺感兴趣的,不过不管那姑娘是不是真的成亲了,南宫瑾现在都确定一件事,那姑娘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她突然说她成亲生子了,应该主要就是说给他听的吧,想想还真是有些失落呢。不过相比东方云天的话,南宫瑾觉得那姑娘对自己已经够客气了,至少没有一口一个贱男……

当天他们都没再见到南宫离和靳辰师徒俩,靳辰回到阁楼的时候,在南宫离的门外敲门没有人应,她推开门进去发现里面没有人,南宫离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靳辰没管南宫离,也没有出去,南宫暖派下人送了饭菜过来,她吃完之后洗了个澡,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靳辰起床换上了一身南宫暖昨日拿过来的衣服,还专门挑了一件粉色的。很合身,靳辰感觉自己瞬间变得淑女了呢,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很有迷惑性,非常适合坑人,而她这次跟着老坑货南宫离来南宫家,就是来坑人的。

而靳辰昨天专门对南宫家的人说她已经成亲了,并不是她觉得南宫瑾喜欢上她了,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靳辰已经发现了,这边身份不错的年轻男人普遍存在一个问题,缺媳妇儿,她可不想被人盯上。

南宫离若无其事地出现在靳辰面前,仿佛昨天他根本没有离开过一样,靳辰也没有说什么。

当晚南宫焕真的在城主府给靳辰办了一场很盛大的接风宴会,宴会上面各位长老都不太情愿地拿出了压箱底的宝贝当做给靳辰的见面礼。南宫焕送了靳辰一盒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南宫瑾送了靳辰两只栩栩如生的金兔子,兔子眼睛位置镶嵌的红宝石十分罕见。而南宫暖送了靳辰一只她自己做的荷包,靳辰很喜欢。

收礼物收到手软的靳辰笑得越发乖巧了,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裙子坐在南宫离身旁,南宫离还一口一个乖徒儿,看在其他人眼中,南宫离脑门上写着三个字“老狐狸”,而靳辰脑门上写着三个字“小狐狸”,组合起来就是,一对坑货……

南宫离已经知道靳辰昨日跟南宫瑾比试过,南宫瑾输了,他对此万分满意,今天见到南宫焕的时候,十分“真诚”地说了一句:“你儿子的武功太弱了,还有待提升啊!”

南宫焕表示不想理会南宫离,不过还是偷偷问了南宫离一句,想知道靳辰是不是真的成亲了。南宫离十分认真地说他家乖徒儿早就嫁人了,孩子都有俩了,还很不客气地说南宫瑾配不上他家徒儿,让南宫焕趁早死了那条心。南宫焕再次表示不想理会南宫离……

南宫瑾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靳辰身上,看到靳辰喝酒跟喝水一样,嘴角抽了抽。

酒过三巡,南宫离小声对靳辰说:“等会儿行动。”

靳辰唇角微勾,说了一个字:“好。”南宫家确实不错,但靳辰还是想要早点回冷星城,而她此行的主要目标是南宫家珍藏的那对宝刀,得手之后哦就可以撤了。

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南宫离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非要靳辰扶着他走。靳辰一手扶着南宫离,一手还提着一个超级大的包袱,里面都是今天收到的礼物,她对此很满意。

“爹爹问了吗?”南宫暖问南宫焕。她还是觉得靳辰这个年纪已经成亲生子有些不可思议。

南宫焕看着南宫瑾,微微摇头说:“为父问了,那丫头确实已经成亲了,而且有两个孩子。”

南宫瑾微微一笑:“可惜了,东方圣子想必会很失望。”至于南宫瑾自己心底的那一点点失望,他觉得很正常。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姑娘,太容易引人注意了,即便她的容貌并不十分出色,即便她行事其实并不张扬,但是跟她打过交道的人,恐怕都会被她吸引吧!南宫瑾这会儿觉得靳辰对他真的还不错,还特意告诉他她已经成亲生子了,否则他真的不敢保证他接下来会不会陷进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恋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南宫暖过去找靳辰,想要带靳辰出去转转,上了阁楼却发现上面空无一人,南宫离和靳辰都不见了,靳辰还留了一封信,南宫暖看完之后就愣在了那里,赶紧拿去给南宫焕了。

信是靳辰写的,说她和南宫离有要事要办,不告而别很抱歉,并且特地谢谢大家送她的礼物,尤其谢了南宫焕的厚礼。

南宫焕微微皱眉,感觉怪怪的,因为昨日他送的礼物虽然很值钱,但是以那姑娘的性格,应该不会单独拿出来说才是。

就在此时,南宫大长老脸色难看地过来禀报南宫焕,说藏宝库昨夜被盗了。

“丢了什么?”南宫焕皱眉。他已经想到是谁做的了。

“那对无双宝刀不见了。”南宫大长老一脸怒意地说,“肯定是老五师徒俩做的!老夫这就去找他们!”

“不用去了,他们已经跑了。”南宫焕神色有些无奈地说。

事情很明显,南宫离带着徒弟回来,就是回来搜刮他们的,要求他们送礼还不够,还把南宫家藏宝库里最珍贵的一对宝刀给偷走了,竟然都没有惊动任何人,本事倒是真不小。

“爹爹,五长老和小花都好像强盗一样。”一向乖巧的南宫暖表示那对师徒的土匪行径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南宫焕微微叹了一口气:“都是南宫家的人,他们要拿就拿走吧,反正一直也没有人能用。如果五长老直接开口说要那对宝刀,我也不能不给。他们师徒俩倒真的很合拍,那丫头也不知道是被五长老教坏的,还是因为性格如此才被五长老看中的,不过他们以后肯定还会再出现的。我们应该庆幸他们不是南宫家的敌人。”

“爹爹,我觉得小花妹妹比五长老还要坑人。”南宫暖神色莫名地说,“五长老是明目张胆的,小花妹妹要坑人,根本让人不胜防啊!”

南宫焕摇头失笑,那姑娘的性格,简直是一言难尽!

却说靳辰和南宫离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南宫家珍藏的无双宝刀之后,就连夜跑了,靳辰还带着南宫家的人送她的礼物,收获颇丰。

出了南宫城之后,靳辰说要去冷星城,问南宫离要不要一起去,南宫离拒绝了。

“丫头啊,为师准备去那边看看小夜和小贝。”南宫离对靳辰说。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眼眸微暗,看着南宫离说:“师父去吧,留在那边陪他们也好。”

“你给为师准备点驱瘴的药,越多越好。”南宫离看着靳辰说,“为师以后要经常两边跑。”

“可以。”靳辰微微点头。她其实也很挂念两个孩子,不过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南宫离回去是件好事。

两天之后,靳辰给南宫离准备了足够他往返好几次的药,南宫离就告别靳辰往迷雾森林而去了。靳辰自己一个人再次乔装打扮之后,朝着冷星城而去。

与此同时,东方云天手中多了一张画像。

东方云天拿着手中的画像,看着画像上面那个眉清目秀浅笑吟吟的姑娘,第一眼感觉跟他遇到的那个姑娘根本不像,只是多看了几眼之后,越发觉得这就是他遇到过的那个姑娘了,南宫桃花……

“圣子殿下,南宫五长老带着南宫桃花姑娘回到南宫家之后,当天南宫桃花姑娘跟南宫圣子比试,只用一把匕首就打败了南宫圣子。第二天南宫家专门设宴给南宫桃花姑娘接风洗尘,据说南宫城主和各位长老都被南宫五长老要求送了南宫桃花姑娘很贵重的礼物。”日夜兼程回来传信的一个男人向东方云天禀报了他所查到的消息。

“还有呢?”东方云天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这会儿唇角忍不住勾了起来,看起来心情颇好。

“宴会结束之后,南宫五长老和南宫桃花姑娘偷盗了南宫家的藏宝库,然后跑了。属下并没有查到他们盗走了什么东西。”男人继续禀报。

东方云天愣了一下,然后就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整个胸腔都在震动:“没错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人!”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