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苍天啊!大地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不是鸳鸯楼的人,到底是谁?”邢绝看着面前的杀手冷声说。他们中的毒应该类似于软筋散,而在邢绝上次护送冷星城的百姓离开东方城之前,靳辰给了他不少可能会用到的防身药物,其中就有软筋散的解药。他刚刚服了药之后,感觉好了很多,毒已经差不多解了。只是药物不足,其他弟子只能分着喝溶了解药的水。邢绝确信面前这些绝对不是鸳鸯楼的人,虽然这些杀手也用了毒。因为鸳鸯楼的杀手只要出现都是男女成对的,这些杀手却清一色的都是男人。

“呵呵,等你们中了毒之后被杀了,所有人都会认为你们死在了鸳鸯楼手中。”为首的杀手冷笑了一声,挥剑朝着邢绝杀了过来。

邢绝跟为首的杀手交上了手,其他喝过水的弟子也都纷纷跟杀手战在了一起。

不过几招之后,邢绝心中一沉,因为这个杀手武功极高,他根本不是对手!邢绝转头就发现旁边有个杀手已经把君子堂的一个弟子给杀了,他只有一个想法,要逃!否则他们所有人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撤!”邢绝虚晃一招,抽身就跑,其他弟子也纷纷效仿。

只是杀手武功很高,很快就追了上来,君子堂的弟子想要逃走并不容易。好在这里离东方城已经不是很远了,附近有座大山,邢绝几个月前曾经带着君子堂的弟子过来历练过。他不顾受伤,拼命地往山里跑,其他君子堂的弟子紧随其后,而杀手穷追不舍。

等邢绝终于甩掉那个杀手,身上已经有了好几处伤口,有一处颇为严重。他坐在半山腰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里面,简单地给自己上了药之后,又有几个君子堂的弟子甩开杀手到了这边。

天亮了,一整夜过去,邢绝看着山洞中包括他自己就只有寥寥十五个人,眼底闪过一丝痛色,握拳砸了一下山洞的石壁。其他弟子也都垂着头坐在那里,因为他们都知道,没能逃到这里来的人,应该都已经凶多吉少了。

“老大,现在怎么办?”一个弟子看着邢绝沉声问。

“回去!”邢绝面色难看地站了起来。从这里有条捷径可以直接到达东阳山,只需要一天时间。他们全都受了伤,必须尽快赶回东方城去,至于那些死了的弟子,就只能等回去之后再派人过来找他们的尸体了。

邢绝身上带的伤药已经用完了,不过人太多根本不够用,他只是给几个受伤很严重的弟子上了药,其他弟子都各自简单地包扎了一下,然后就跟着邢绝离开了那个山洞,朝着东阳山的方向而去了。

一天之后,一行人抄捷径到了东阳山山顶。邢绝让其他人先休息一下,他顺着一根藤蔓爬下了悬崖,到了他和墨青之前闭关的那个山洞。

墨青果然在里面,听到动静就睁开了眼睛,看到邢绝身上已经干涸的血迹,神色微变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珩兄弟,我们遇到了杀手,兄弟们死了大半,剩下的现在都在上面等着,不过都受了伤,有几个已经扛不住了,你快回去通知城主大人派人过来接应!”邢绝看着墨青神色疲惫地说。他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这会儿只不过是在强撑。还好墨青在这里,否则他们这群人根本下不了山了。

“好。”墨青微微点头,伸手揽住了邢绝的肩膀,带着他飞身而出上了山顶。

墨青最早以东方珩的身份出现在东方城的时候,一边侧脸上面有很多红点,之后他就戴上了一个半边的面具。这会儿他依旧戴着面具,和邢绝一起出现的时候,君子堂其他弟子神色都变了。

“东方珩,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弟子看着墨青冷声问。他们刚刚经历一场生死劫难,兄弟还死了一大半,这会儿看到墨青安然无恙的样子都感觉心里很不平衡。

墨青没有理会那个弟子的问题,把邢绝放下之后就飞身下山去了。邢绝捂着胸口咳了两声说:“东方珩之前在这边闭关修炼,我让他回去找人过来,我们撑不到下山了。”

其他弟子都纷纷沉默了,因为邢绝说的是实话,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失血过多,快要晕过去了,根本撑不到下山。还好东方珩在这附近,否则真的会很麻烦。

墨青见到东方烈的时候,就把邢绝一行人遇到杀手的事情说了。东方烈神色大变,冷声说了三个字:“鸳鸯楼!”

大长老东方广带着一群人上了东阳山,把君子堂受伤的十五个弟子接了下来。东方云沁和东方城其他的药师赶紧开始给他们医治,东方烈又派了另外几个长老带人去找君子堂弟子的尸体。

“到底是怎么回事?”邢绝刚被包扎好,就被东方烈召见了,东方云天也在。

“我们遇到了一群杀手。”邢绝沉声说,“杀手在水源里面下了毒,而且武功都很高,我们根本不是对手,逃进了无量山里面才躲过一劫,那些没能逃走的,应该已经凶多吉少了。”

“用毒的杀手!定然是鸳鸯楼!”东方烈面色难看地握拳砸了一下桌子。君子堂的弟子都是东方城年轻一代的精英高手,是东方家用最好的资源培养起来的,如今竟然一次折损了一大半,就剩下了十多个人!而且没能回来的弟子其中有好几个都是东方城长老的孙子,东方家怎么可能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城主大人,不是鸳鸯楼的杀手。”邢绝肯定地说,“那些杀手全部都是男人,而且带头的几个年纪都不小了,他们就是想要让人以为是鸳鸯楼做的!”

东方云天神色冷然地说:“父亲,应该不是鸳鸯楼。鸳鸯楼的杀手都是成对出现的,而且没有老头子,一定是哪个家族的人伪装成了杀手。正好之前鸳鸯楼跟东方城数次交手,那些人定然觉得伪装成杀手,用了毒,然后把君子堂的弟子全杀了,东方家就会认定是鸳鸯楼做的,东方家再跟鸳鸯楼交恶,两败俱伤,他们正好坐收渔翁之利!邢绝说的带头之人,说不定是哪家的长老!”

东方烈的眼中满是杀意:“他们是在找死!”

“父亲觉得哪家会这么大胆,暗地里跟东方城作对?”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问。

东方烈冷冷地说:“不是西门家,就是冷星城!”

邢绝微微皱眉说:“城主大人,肯定不是冷星城的人,如今的冷星城也没有那么多高手。属下怀疑那些都是西门家的人,属下跟为首的杀手交了手,他的武功跟东方家的武功有相似之处,一定是出自四方家族中的一家,而且那人身材矮瘦,很像是西门家那位大长老。”

邢绝之前只顾着逃命,其实没想那么多。如今听东方云天分析得很有道理,而东方烈的怀疑对象是西门家和冷星城,邢绝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几乎肯定一定是西门家的人。

听到邢绝的话,东方烈冷哼了一声:“西门家,不需要再存在了!”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东方烈就知道绝对不是冷星城的人做的。冷坤的行事风格,在东方烈看来一向都有些妇人之仁,冷家从未主动找过任何其他家族的麻烦。而冷星城如今也根本没有几个可用的高手,邢绝却说追杀他们的高手有几十个人。

根据邢绝的描述,带头杀手的武功跟东方家的武功应该出自同源,无疑就是原本的四方联盟中的一家。再加上邢绝对为首之人的描述,毫无疑问就是西门家的人做的!而西门家也有动机,因为他们一直想要取代东方家的霸主地位,这些年背地里小动作不断。之前的家族排位战,西门家被东方家联合姬霜城给压了下去,沦落成为下等家族,西门家自然不甘心,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

西门家的人定然知道,姬霜城如今是东方城的附属,他们要对付姬霜城就会引来东方城的报复。正好之前鸳鸯楼找东方城的麻烦,这件事西门家的人知道,就趁着君子堂弟子外出的时候,伪装成杀手,准备把东方城年轻一辈最厉害的高手全都一网打尽,还可以栽赃到鸳鸯楼身上。

不得不说,西门家这步棋走得很绝。西门家派出了所有的长老带着家族实力最强的高手,还提前埋伏,给水源下了毒,原本其实是万无一失的,只要君子堂的弟子全死了,东方城必然会认为是鸳鸯楼做的。

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出乎了西门家的预料,那就是他们给水源里下的毒,邢绝身上竟然带了解药!而就是那瓶软筋散的解药,让十几个君子堂的弟子都捡回了一条命。如果没有解药的话,他们唯一的下场其实是任人宰割,一个都活不了!

“城主大人,圣子殿下,这次多亏了冷星辰赠予属下的一些解毒药物,否则我们都回不来了。”邢绝刻意提起了这件事,其实是希望东方烈和东方云天对冷星城的态度不要那么强硬。

东方烈微微皱眉,东方云天愣了一下,然后神色莫名地对邢绝说:“你应该还不知道,冷星辰已经死了。”

邢绝神色大变:“怎么可能?他不是应该留在东方城给圣子殿下疗伤吗?”

“他出事跟东方城无关,是鸳鸯楼要杀他,我们已经尽力保护他了,不过还是让鸳鸯楼得手了,为此东方家损失了三位长老和不少高手。”东方云天看着邢绝说。

邢绝神色黯然:“属下都没有机会向他道谢了。”

“好了,你回去疗伤吧!”东方烈看着邢绝说。

邢绝起身离开了,却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跟老董打听了之后,一个人去了四方河边冷星辰出事的地方。

几天前下了一场大雨,河边已经没有任何痕迹了。邢绝神色怅惘地站在那里,对着面前湍急的河水叹了一口气:“星辰小兄弟,没有任何人找到你的尸体,大哥希望你还活着……”

邢绝再见到墨青的时候,跟墨青提起了之前遇袭的事情,说他们已经肯定是西门家做的,东方烈这次很可能会选择把西门家给灭了。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微微点头说:“西门家不除,早晚都是祸患。”其实墨青心里在想,出了这样的事情,对于冷星城是有利的。西门家刺杀君子堂的事,虽然很可能给西门家招来灭顶之灾,但东方城君子堂折损的精英弟子是不可能活过来了,想要再培养一批也不是一年半载能办到的。接下来,东方家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把西门家给除掉,但西门家也不是什么善茬,两虎相斗,必然会分出胜负,而分出胜负的那天,很可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星辰小兄弟的事情……”邢绝一开口就叹了一口气。

“邢大哥,谁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墨青神色淡淡地说,“而且没有见到尸体,我总觉得星辰小兄弟可能还活着。”

“你也是这么想的?”邢绝看着墨青问,“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希望星辰小兄弟还活着,我们还能再一起喝酒!”

墨青没有说话,他对邢绝这么说,是因为邢绝是真的关心靳辰的。等有朝一日东方家和冷家不再是敌人,某些事情会让邢绝知道的。

东方烈要召集东方城的各位长老,商议除掉西门家的事情,却被东方云天阻止了。

“父亲,我们最近折损了不少高手,如果贸然杀到西门城去,形势很可能会对我们不利。”东方云天神色严肃地说。

“西门家已经到了必须除掉的时候了。”东方烈冷声说,“西门家有多少实力为父很清楚,他们并不是东方家的对手。”

“这些我都知道。”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不过我在想,如何能够让东方家在损失最小的情况下,灭掉西门家。”

“天儿是不是已经想到什么主意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问。东方云天从小就十分聪明,东方烈如今有什么事都会征求一下东方云天的意见。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说了三个字:“姬霜城。”

东方烈神色一正:“你的意思是利用姬霜城对付西门家?”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眼底却满是冷意:“父亲,西门家的确应该除掉了,不过我不希望最后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只要父亲说句话,姬家任由父亲差遣,让姬家冲在前面,再加上东方城的高手,可以用最小的损失灭掉西门家!”

东方烈点头:“如此甚好!”

当天东方烈就派了东方广秘密前去姬霜城,东方云天对于君子堂的损失也很快做出了安排,他让邢业在东方城的年轻高手里面又选拔了几十个,全部送进了君子堂,开始重点培养。

而之前损失的几位长老,如今也都补齐了。邢绝的父亲邢业成为了东方城最年轻的十长老,并且是唯一的外姓长老。作为东方烈的心腹,东方烈特许邢业不需要改姓东方。

如今八大家族的霸主东方城并没有因为之前的损失伤到元气,东方城原本就高手众多,那些损失的高手的位置很快就会被取代。而东方城如今根本无暇顾及冷星城,正在准备联合姬霜城一起,灭掉西门城。

并不是东方城忘了冷星城,只是东方烈一方面心底对冷星城存在一丝忌惮,另外一方面又看不起冷星城,认为冷星城在短时间之内根本成不了气候,就连冷星城最厉害的天才冷星辰都死了,不足为惧,完全可以等东方云天的身体完全恢复之后,再灭掉冷星城就当练手。

而东方云天的想法跟东方烈差不多。如果冷星辰还活着的话,东方云天还会对冷星城多几分关注和重视。

被包括东方城在内的七个家族轻视并且忽视,正好是如今的冷星城最希望的,而在七个家族毫无所觉的时候,冷星城已经走上了正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说其他七个家族都毫无所觉也不是很准确,因为被冷星城找上门来做生意的北堂家还是知道一些的,不过了解并不多,因为只是生意而已。冷星城要买物资和粮食,北堂家都可以卖。当冷星城要购买大批的武器和马匹的时候,生意做得很大的北堂家依旧可以提供,而且北堂家的圣子北堂豪还说看在他和冷肃的交情份儿上,给了个很实惠的友情价。

前去北堂家谈生意的冷星城城主府大管家冷岳对北堂豪的慷慨很感激,而当北堂家将冷星城需要的武器马匹和其他很多物资都准备好,冷岳带着人要离开的时候,刚出了北堂城,就发现北堂豪骑马跟了上来。

“北堂圣子是要外出游玩吗?”冷岳眼眸微闪,看着北堂豪微微一笑问道。

“是啊。”北堂豪笑容灿烂地说,“本圣子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冷星城,准备去冷星城玩玩儿,正好咱们顺路,一路上还能做个伴儿!你们也可以当我是去送货的,哈哈!”

冷岳十分客气地拱手说:“冷星城远不如北堂城这样繁华,北堂圣子何不过些日子再去,这样我家圣子也能更好地招待北堂圣子。”

北堂豪听到冷岳话里话外都是不希望他去冷星城的意思,看来冷星城有什么秘密啊!北堂豪原本就是想看看冷星城到底在做什么,如今更有兴趣了,他唇角微勾看着冷岳说:“无妨!我这个人很随和的,冷肃很忙我知道,我可以去帮你们!”

冷岳微微皱眉,不等他再说什么,北堂豪已经一马当先走到了前面:“还要赶路呢,冷大管家别愣着了,快走吧!”

冷岳微微摇头,翻身上马,队伍很快动了起来。冷岳知道,北堂豪要去冷星城,他们是拦不住的。而且接下来冷星城必然还要跟北堂家做很多生意,可不能招惹了北堂豪。

路上自来熟的北堂豪跟冷星城的人都嘻嘻哈哈打成了一片,还问起冷岳冷星辰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冷岳一听北堂豪提起冷星辰,眼底闪过一丝痛色:“我们都不愿意相信星辰圣子不在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找到他的尸体,城主大人想找鸳鸯楼的人报仇,也不知道他们躲在那里。”冷岳的悲伤是真的,因为只有冷坤和几位长老,以及冷肃和冷新月知道冷星辰没死。而冷星城其他的人对于冷星辰的死,跟冷岳感觉都差不多。因为冷星城能够翻身,几乎全是靠着冷星辰。

“节哀啊。”北堂豪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冷岳的肩膀说,“冷肃那个弟控肯定要难过死了。不过话说回来,没有找到冷星辰的尸体,他说不定还活着呢,我总觉得那小子那么能耐,不可能就这么死了!”

北堂豪听说冷星辰死了的消息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不相信。他后来甚至在怀疑冷星辰只是用了金蝉脱壳之计摆脱了东方家而已。只是现在北堂豪又没有那么确定了,因为如果冷星辰摆脱了东方家,肯定会立刻回冷星城去,即便要躲着,冷星城的大管家总不可能不知道,冷岳一个大男人眼泪都快下来的样子,明显不是装的。北堂豪想要去冷星城看看,也是想去看看冷星辰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他倒没想过要算计冷星城什么,毕竟北堂家也没有当霸主的野心。

北堂城是距离冷星城最近的一个城池,只有十日的路程,中间不会路过任何其他家族。所以之前有大批物资从北堂城运往冷星城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其他家族的注意。

远远地看到了冷星城的城门,北堂豪微微一笑说:“你们冷星城果然不愧是老牌家族,这城门很不错啊!”

冷岳很自豪地说:“这城门还是冷家老祖宗建造的,一百多年了都没有坏过。”

“不错,真不错,看着很有气质。”北堂豪很真诚地说。

城楼上的守城兵看到长长的队伍出现,就立刻把城门打开,派人通知了冷坤。

正好在城门附近的四长老闻讯赶了过来,看到冷岳带了几十辆大车,还有上千匹马回来了,四长老哈哈大笑说:“不错不错!”

“四长老,这位是北堂圣子,前来做客的。”冷岳对四长老说道,四长老这才注意到冷岳身旁还站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公子。

四长老微微皱眉,不过也没失了礼数,拱手客气地说:“欢迎北堂圣子!”

“四长老。”北堂豪微笑点头。

“圣子殿下如今不在城中,冷岳你先带北堂圣子去见城主大人吧,这些东西老夫来安排。”四长老对冷岳说。这次从北堂城买回来的武器和马匹,大部分是给守城军用的,而四长老和五长老如今就在协助靳辰训练守城军,看到这些东西都顺利买回来了还是很高兴的。

“是。”冷岳点头,正准备请北堂豪进城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冷新月的声音。

“姐姐你快看!岳叔带了好多东西回来啊!”

北堂豪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下一刻,脚步不受控制地朝着冷新月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在冷新月旁边停了下来,目光灼灼地看着被冷新月挽着胳膊的靳辰说:“这位美丽的姑娘,我叫北堂豪,我想我大概是对你一见钟情了。”

北堂豪看着面前的姑娘,一身红衣如火,眉目妖娆,眉心那颗艳红的朱砂让她的气质看起来好高贵好神秘,他感觉自己胸口中了一箭……

靳辰面无表情,冷新月伸手就把北堂豪给推开了,看着北堂豪没好气地说:“北堂圣子,你不要打雪儿姐姐的主意!雪儿姐姐已经成亲了!”

“雪儿?好美的名字啊!”北堂豪一时不防,差点被冷新月推倒,他看着靳辰含情脉脉地说,“雪儿姑娘你肯定没有成亲,我是北堂家的圣子,长得不错而且超级有钱,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吗?”

“咳咳!”闻讯赶来的冷坤听到了北堂豪的话,嘴角抽了抽,看着北堂豪说,“北堂圣子,这位是冷某的义女,名叫向雪儿,是冷某从迷雾森林那边请来的药师。雪儿确实已经成亲了。”

北堂豪仰天长叹:“我好不容易看上个姑娘,她怎么可能嫁给别人了?老天你确定不是在玩儿我?”

“咳咳!北堂圣子远道而来,请吧!”冷坤无语地看着北堂豪说。

北堂豪神色哀怨地看了靳辰一眼:“雪儿姑娘,你家中可还有妹妹?长你这样的就行。”北堂豪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北堂城主几乎把各家的圣女都考虑过了,也考虑过了北堂城每个适龄的漂亮姑娘,北堂豪说他一个都不喜欢,但他具体喜欢什么样的,他自己也不知道。现在他知道了,他喜欢向雪儿这样的,看着像个妖女一样,太美太喜欢了!

“雪儿姐姐没有妹妹!”冷新月瞪着北堂豪说,一副北堂豪要是对靳辰图谋不轨她就揍北堂豪的样子。

“唉!人生啊,总是这么多的遗憾。”北堂豪神色可惜地又看了靳辰一眼,然后规规矩矩地对靳辰拱了拱手说,“雪儿姑娘,初次见面冒犯了,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

靳辰唇角微勾,北堂豪眼睛又有点直了,就听到靳辰说:“如果北堂圣子的见面礼让我满意的话,可以考虑。”

北堂豪心中在流泪,不是因为这个名叫向雪儿的姑娘这么明目张胆地打劫他,而是因为这姑娘不光容貌,就连性格他都好喜欢啊啊啊啊!

“既然雪儿姑娘是冷城主的义女,那么这次冷星城向北堂城购买的马匹和武器,北堂城都分文不取好了,就当送给雪儿姑娘的见面礼,雪儿姑娘可满意?”北堂豪看着靳辰,打开了他那把金光灿灿的扇子摇了摇,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不管靳辰满不满意,反正冷家其他人是万分满意的,因为这次买的东西太多,几乎要把冷星城的钱全花光了,如果北堂豪不要钱的话,白送的东西谁不喜欢。

靳辰微微一笑:“北堂圣子果然是大手笔,改天我会送北堂圣子回礼的,希望到时候北堂圣子也可以笑纳。”

“哈哈!我很期待!”北堂豪哈哈一笑。

靳辰表示北堂豪这货是真不错,让她深刻明白了交一个土豪朋友的重要性。

冷坤请北堂豪去了城主府,四长老和五长老在安排冷岳带回来的这些马匹和武器,冷新月原本是和靳辰一起出来逛街的,想看看最近新开的各家店铺生意如何。

“姐姐,北堂圣子看上你了,你以后可要离他远一点!”冷新月郑重其事地对靳辰说,话落又来了一句,“不行!我得告诉苏哥哥,让苏哥哥盯着北堂圣子!”

“你想多了。”靳辰微微一笑。北堂豪又不是东方云天那样的人,他表面看来玩世不恭,实则精明至极,很懂得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基本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这样的人,做朋友其实真的很好,因为北堂豪明显跟齐皓诚是一类人,很讲义气。

却说北堂豪跟着冷坤往城主府走的路上,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几乎就没有一个愁眉苦脸的。虽然冷星城大部分百姓的穿着都很朴素,街边的很多建筑也都有些破旧,但这个城池中的气氛却给北堂豪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

一路上遇到的人,几乎都会停下来对冷坤行礼,从他们眼中能够看到对冷坤这个城主真正的尊重和爱戴。还有一个小姑娘跑过来给了冷坤一串糖葫芦,说是要冷坤这个城主帮忙带回去给她的雪儿姐姐,而冷坤竟然和颜悦色地接了过来,说他一定会带到!

北堂豪很意外。在来之前,他对冷星城的情况是有些猜测的,而他看到的冷星城,城门很老,房屋很旧,百姓却过得一点儿都不凄苦艰难,无关他们吃的什么饭穿的什么衣,这是一种精神状态。

北堂豪很好奇冷家人做了什么,让元气大伤的冷星城百姓竟然都面带希望,而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不久之前才刚刚摆脱奴隶身份回到家的,难道不应该迷茫无措吗?

街边的很多店铺明显是老店,刚刚重新开业,没有多少顾客,但是店铺里的掌柜和小二似乎都不担心的样子,一个个忙活着手中的事情,干劲十足。

北堂豪压下心中的疑问,跟着冷坤一起到了冷星城的城主府。对于一向财大气粗的北堂城圣子来说,冷星城的一切其实都有些寒酸,唯一不寒酸的是冷星城的人。

冷坤安排北堂豪住在城主府二楼,北堂豪带来的随从在给他收拾行李,北堂豪问起了冷肃:“不知冷肃这会儿在哪儿?”

“肃儿出城去了,今日就能回来。”冷坤对北堂豪说,“北堂圣子稍事歇息,晚上冷某再为北堂圣子接风洗尘。”

“冷城主自去忙,不用管我,让冷圣女招待我就好。”北堂豪看到楼下冷新月挽着靳辰的胳膊进来了,微微一笑对冷坤说。

冷坤微微点头:“也好。”冷坤知道北堂豪很可能会喜欢靳辰,但他也清楚靳辰会处理好这种事情,他不需要插手。

靳辰进了城主府,见到冷坤的时候,冷坤递给她一串糖葫芦,她微微愣了一下,冷坤笑着说是靳辰昨天医治过的那个妇人的女儿专门送给她的,靳辰就接了过来。

冷星城的城主府里面建了一座药师堂,靳辰这会儿不打算上楼,准备过去看看她的那些徒弟们今天学得怎么样了。

“雪儿,等等我啊!”北堂豪从楼上飞奔了下来,还没靠近就被冷新月怒目而视了。

“北堂圣子,你离雪儿姐姐远一点,不然我揍你哦!”冷新月挥舞着拳头对北堂豪说。

北堂豪嘿嘿一笑:“新月小妹,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跟雪儿是朋友,你家城主让她招待我而已。”

“城主大人才不会让雪儿姐姐招待你呢!我来招待你!”冷新月话落就拧住了北堂豪的胳膊,拽着北堂豪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我带你出去转转!”

“哎呦喂!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放开!放开!”北堂豪哀嚎了一声,被冷新月给拽走了。

靳辰唇角微勾,抬脚朝着药师堂走去。

傍晚时分,在城外树林中训练杀手的冷肃回来了。

北堂豪一见到冷肃,就一脸控诉地说:“冷肃,赶紧管管你媳妇儿!她今天差点儿把我的胳膊给拧断了!”

“苏哥哥,北堂圣子对雪儿姐姐图谋不轨!”冷新月先一步跑到冷肃跟前告状。

冷肃眼神一冷,拔刀就朝着北堂豪砍了过去:“敢对我家小姐姐图谋不轨,你找死!”

北堂豪欲哭无泪:苍天啊!大地啊!他明明啥都没干,还大出血送了冷星城一份厚礼,怎么就没人把他这个贵客当回事儿呢……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