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是,城主大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了,冷肃不可能真的砍到北堂豪,因为被冷坤阻止了。

北堂豪无语望天:“冷肃,我大老远上门来做客,你就是这么招待朋友的?”

冷肃冷哼了一声:“我又没请你来!”

北堂豪不可置信地看着冷肃:“你这个白眼狼!我对你们冷家多大方啊,我自己跑过来你竟然还不欢迎?”

“欢迎欢迎!”冷家四长老哈哈一笑说,“北堂圣子别在意,我家圣子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我看你们冷星城不错,我一时半会儿不打算走了,冷肃你接下来要好好招待我。”北堂豪看着冷肃说。才刚来,北堂豪真的觉得这个地方很有意思,尤其是这里的人。如果那个雪儿姑娘没成亲就好了,说不定他还能带个漂亮媳妇儿回去,真的是好生遗憾啊!

“我很忙,没时间。”冷肃摆明了一点儿都不好客。

“你忙什么呢,我可以帮你啊。”北堂豪倒是真的好脾气,对冷肃的冷脸也不在意。

“就你?”冷肃嫌弃地看了北堂豪一眼。

北堂豪再次感觉好心累,他高高兴兴上门来做客,这冷家人的待客之道也真特么的绝了!

冷坤在城主府里给北堂豪接风洗尘,不过并没有所谓的宴会,只有冷坤和冷肃以及冷新月招待北堂豪吃了一顿相当简单的饭,就连北堂豪想要见到的向雪儿姑娘都没出现,各个长老也没出现,因为大家真的都很忙。

饭后,北堂豪死活非要冷肃请他喝酒,因为他真的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冷肃。

冷肃倒也不是真的不待见北堂豪,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他提了两坛酒,带着北堂豪坐在了城主府的楼顶上面。两人吹着凉风喝着酒,倒也惬意。

“冷肃,你弟弟真的死了吗?”这就是北堂豪最想问的问题。

北堂豪话落,冷肃微微垂眸说:“我不相信,但我们都找不到他。”

北堂豪感觉冷肃很伤心的样子,就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肩膀以示安慰:“既然没找到,就还有活着的可能,别伤心了。”

冷肃叹了一口气:“我很后悔当时把他一个人留在东方城。”

“你别自责了,谁也没料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北堂豪很认真地对冷肃说,“不说你弟弟了,你那个小姐姐又是怎么回事?她是你爹的义女,明显比你小好几岁,应该是你妹妹才对,怎么成姐姐了?”

“这个说来话长。”冷肃喝了一口酒,放下酒坛说,“她是先成为我的姐姐,然后被我请过来帮忙,才被我家老头认成义女的。”

北堂豪兴致勃勃地问:“她比你小,怎么成你姐姐的?她在那边是什么身份啊?”

“我在那边是个杀手头子,她是鬼医的徒弟。”冷肃神色淡淡地说,“我有一次落难变成了个傻子,是她救了我。”

“啊?”北堂豪发现事实比他想象的要精彩很多,他一脸好奇地看着冷肃问,“你怎么落难的?你不是杀手头子吗,应该没人敢招惹你才对啊?”

“一个贱人用阴招害了我,如果不是小姐姐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冷肃又喝了一口酒,“其实在那之前我们也打过交道,我派杀手去杀过她,不过派去的人都被她弄死了,其实我没想到她会救我。”

“雪儿姑娘真是个善良的人啊!”北堂豪感叹了一句。

冷肃翻了个白眼:“你要是觉得她善良她会坑死你!”

“哦?后来发生了什么,说来听听。”北堂豪发现冷肃的经历真的好有意思啊!杀手头子的什么的,想想就很有趣。

“后来她给我解了毒,就让我走了。”冷肃说。

“这就是很善良的表现啊,救了你还对你无所求。”北堂豪说。

“你懂个屁!我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吗?”冷肃白了北堂豪一眼。

北堂豪看着冷肃,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兄弟,你承认吧,你才不是知恩图报,你是被她吸引了,她越是无所求,你越是上赶着想要往她身边凑吧?”

冷肃轻哼了一声:“差不多!我本来想娶她,结果她有喜欢的男人了,偏偏我没那个男人好看,还打不过那个男人!”

“哈哈哈哈!”北堂豪被取悦了,简直可以想象到冷肃郁闷的心情。

“然后我想当她大哥,让她当我小妹,我来保护她,结果我发现我又打不过她,老是被她揍。”冷肃抱着酒坛说。

北堂豪已经笑得乐不可支了:“哈哈哈哈!所以你就被她揍成了小弟,她成了你的小姐姐?”

“就是这样。”冷肃很淡定地说。他没有骗北堂豪,其实现在提起这些往事,冷肃已经不会再感觉丢人或者伤自尊了,跟靳辰相识之后的经历,早已成为了冷肃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他最近经常会想起他们在夏国时候的事情,今天对北堂豪说起,并不是为了向北堂豪解释什么,只是想要让北堂豪知道,那个姑娘对他真的很重要。

“你们真的是,太好玩儿了!太有意思了!”北堂豪看着冷肃说,“雪儿姑娘真的好特别,抢走她的那个男人是谁?长了三头六臂吗?”

听出北堂豪话语中的遗憾,冷肃白了他一眼:“她男人比你帅,武功比你高,还比你有钱。”

北堂豪瞬间就不服了:“比我帅就算了,武功比我高也行,怎么可能比我还有钱?!冷肃你这态度不对啊,他抢走了我们喜欢的姑娘,你怎么还帮他说话?”

冷肃一巴掌打在了北堂豪脑袋上:“滚蛋!她是我小姐姐,我现在有媳妇儿,你这个孤家寡人在我这里找什么认同感?”

北堂豪欲哭无泪:“冷肃,你能不能稍微对客人客气点儿?别逼我跟你打架啊,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改天练练再说。”冷肃白了北堂豪一眼,然后看着北堂豪说,“总之你离我家小姐姐远一点,不然倒霉的是你自己,她可不是好惹的。她的师父鬼医在那边医术和毒术都独步天下,我也是没办法了,才请她过来帮忙。”

“你想什么呢?”北堂豪灌了一口酒说,“我这不是已经来晚了吗?还能打什么主意?现在我跟你家雪儿姐姐是朋友,你们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最好如此。”冷肃轻哼了一声,“我这可真是为了你好,喜欢她不会有好下场的。”

“被你说的雪儿姑娘好像很毒辣一样。”北堂豪嘿嘿一笑说,“我今天一来就发现你们都防着我,好像怕我知道什么一样,其实完全没必要,我又不是东方云天。”

“你如果是东方云天,你以为你现在能坐在这里?”冷肃轻哼了一声说,“你要来玩儿也可以,别没事找事就行。”

“我只不过很好奇你们冷家究竟在做什么罢了,只是好奇。”北堂豪看着冷肃说,“你要真信不过我,我觉得我明天一早还是离开比较好。”

冷肃白了北堂豪一眼:“不至于,你想知道的事情,会知道的。”

靳辰第二天一下楼,就看到北堂豪坐在一楼大厅里面,一大清早就挥舞着那把金光闪闪的扇子,倒是跟曾经靳辰最早认识的魏琰有点像。

“雪儿,早啊。”北堂豪对着靳辰微微一笑,“昨日雪儿姑娘说要送我礼物,我这眼巴巴地等着呢。”

靳辰拿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布包,扔给了北堂豪。北堂豪眼睛一亮接了过来,发现里面一堆药瓶,数了数足足有十个,每个都不算小。

“一半是毒,一半是药,功效和使用方法里面都写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这些东西的价值,并不比你昨天送冷星城的东西低。”

北堂豪看到其中一瓶药竟然是可以让高手内力耗尽之后很快恢复的,心神一震,知道靳辰并没有夸大其词。这堆东西的价值没有办法估量,因为北堂豪在别的地方根本买不到,而且确实每一样都很有用。

北堂豪把那些药瓶收好,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雪儿,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没必要算得这么清楚吧?就算你送我一根树枝,我也会笑纳的。”

靳辰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北堂豪,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就是当你是朋友我才把我压箱底的宝贝拿出来送你的,否则我真会送你一根树枝你信不信?”

北堂豪嘴角微抽,然后就哈哈笑了起来:“信!我怎么能不信呢!雪儿你对朋友真够意思!你的礼物我太喜欢了,你以后需要钱的话尽管开口,不论多少,我要眨一下眼睛名字就倒着写!”

“这可是你说的。”靳辰唇角微勾,眉目妖娆的样看得北堂豪的眼睛又直了,心想这姑娘怎么就长得这么好看呢?这么好看的姑娘年纪小小怎么就嫁人了呢?只做朋友北堂豪都觉得相见恨晚啊!

北堂豪这天没有带随从,自己一个人在冷星城里溜达了一圈,没有人招待也不在意。一圈走下来之后,他想知道的很多事情都有了答案,他之前觉得冷家人刻意隐瞒确实是他想多了,因为冷家人让他进冷星城,就知道瞒不住,也没有真的防着他。

北堂豪被震惊到了,真心的。冷星城建了个群英阁,乍一听没什么大不了,东方城有个君子堂,北堂城也有类似的存在,只是冷星城的群英阁太不一样了!

对于如今的冷星城来说,设置一个像君子堂那样的组织,想要用上其中培养的高手,都不知道要到哪年哪月了。冷星城的群英阁只是设置了一个武部,等同于君子堂的存在,而其他几个分部,却是其他任何一个家族都没有的。

作为生意人,北堂豪的脑子很灵活,他当然能够想到冷星城这样的规划会给冷星城带来多大的好处。北堂豪也觉得,如果给冷星城足够的时间,按照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冷星城迟早会成为实力碾压其他家族的存在!

北堂豪知道冷肃是个杀手头子出身,也猜到冷肃现在正在培养属于冷星城的杀手组织,一旦培养成功,可就是第二个鸳鸯楼一样的存在。鸳鸯楼是什么概念,每个家族的掌权者都很清楚。

而冷星城如今请了一位在迷雾森林那边医术和毒术都独步天下的鬼医之徒来大量培养药师,北堂豪一点儿都不怀疑那位叫向雪儿的姑娘的实力,一旦这些药师培养好了,这方面的实力也绝对会碾压其他家族。

冷星城的商部虽然才初具规模,里面的弟子几乎都没有多少经商的经验,但这是城主府主导的一个生意人的联合体,一旦发展好了,绝对不容小觑。

而冷星城如今正在进行军事化训练的两千多名守城军,其他各个城池都有类似的存在,有些甚至比冷星城的人数更多。但北堂豪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发现冷星城这批守城军的训练方式跟其他家族大有不同,冷星城守城军的训练十分注重基本功,注重战斗技巧,譬如箭术,这些其他家族其实都不是很重视。

北堂豪看了一圈之后受到了很多启发,就拿守城军的训练来说,其他家族只是一味的让守城军练武,但往往守城军中不会有习武资质特别出众的弟子,因为天赋好的都被另外重点培养了。而马术箭术这些熟能生巧,不需要太多天赋,凭借经验就可以提升的技巧性的战斗方式,其他家族根本不重视,北堂城也是如此。

北堂豪深以为,他回去之后应该跟他家老爹好好聊聊了。

北堂豪回到城主府的时候,看到冷新月坐在城主府一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北堂豪绕到冷新月身后,拍了拍冷新月的肩膀。冷新月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握拳就砸到了北堂豪的眼睛上……

不久之后,冷新月一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地对顶着一只熊猫眼儿的北堂豪说:“那个,谁让你吓我的,不是我的错!”

北堂豪扶额:“算了,都是我自找的好了吧?”冷肃这个媳妇儿实在是太彪了,北堂豪如今深有体会。

“你坐下,我有事要问你。”北堂豪也不顾现在他的样子很滑稽,开口对冷新月说道。

“你要问我什么?”冷新月坐了下来,看着北堂豪说,“你如果要问雪儿姐姐的事情,没门儿,窗户都没有!”

北堂豪无语望天:“不是!我想问你群英阁的事情是谁在管?”

冷新月一脸无辜地说:“雪儿姐姐呀!”

北堂豪扶额:“所以群英阁的很多事情都是雪儿在安排?”

“是雪儿……”冷新月突然一拍脑门,瞪着北堂豪说,“你这个混蛋!你分明还是想要打听雪儿姐姐的事情!我才不要告诉你呢!”

冷新月话落就跑了,留下北堂豪无语凌乱……他真的不是想打听向雪儿的事情,只是想打听一下是谁规划的冷星城群英阁而已。如今他已经有答案了,就是冷肃从迷雾森林那边请过来的外援向雪儿……

北堂豪觉得这件事情真的蛮神奇的,他现在最佩服冷肃的一点其实是冷肃的运气,因为冷肃竟然能认到这么一个对他很好而且本事这么大的姑娘当姐姐!北堂豪在想,如果他跑到向雪儿面前,说要让她也当他的小姐姐,会不会被那个姑娘一颗毒药毒傻了?毕竟冷肃是当时被人毒傻了才得了那个姑娘的眼,想想就觉得很戏剧性。

北堂豪把他的随从都留在城主府里面,不让他们出去乱跑,毕竟有些事情他自己知道就好了,怎么说如今群英阁还算是冷星城的秘密。

北堂豪在城主府里转了一圈,走着走着走到了药师堂外面。他轻手轻脚地靠近,从窗户往里面看,就看到一身红衣的向雪儿伸手指了一个胖子,胖子就颠颠儿跑到了前面去,然后接过向雪儿给他的一颗药,毫不迟疑地扔进了口中,再然后,就倒在地上抽搐不止了……

“你们轮流过来给他把脉,谁能看出来他是因为吃了什么东西才变成这样的,赏金十两!”

北堂豪看着向雪儿话落,几十个药师堂的弟子都挤了上去,争着抢着给那个胖子把脉。那个胖子还在地上抽搐不止,看起来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然后北堂豪就看到向雪儿转头朝着他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还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那笑容明明很温柔很和善,可是北堂豪突然感觉脊背有点发寒……

啧啧啧,这姑娘有点毒!他这是来晚了,如果来得早,恐怕也驾驭不住啊!北堂豪默默地走了,再次感觉自己选择跟向雪儿做朋友实在是个太明智的选择。就像冷肃说的,他要是敢纠缠这姑娘,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想有点伤自尊,不过这就是事实。

第二天一早吃饭的时候,北堂豪十分高兴地对冷家人说,他有个好消息要跟他们分享。

“别卖关子,爱说不说。”冷肃白了北堂豪一眼。

北堂豪嘿嘿一笑:“这个消息对你们冷家可是很有利哦,我昨晚才刚刚收到的。”

北堂豪的生意做得很大,消息也十分灵通。他对在座的各位冷家人说:“东方城君子堂的弟子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杀手。”

靳辰眼眸微闪,她希望邢绝不要出事,其他人无所谓。

“死光了吗?”冷肃问。

“差一点。”北堂豪笑着说,“这消息别人可绝对不知道!当时那些杀手往水源里面下了毒,君子堂的弟子都中招了,不过好在邢绝身上有解药,最终才让包括邢绝在内的十五个弟子捡回了一条命,但是也伤得不轻。我怀疑,邢绝身上带的解药就是你们家冷星辰送他的,所以说是冷星辰救了他们,不然君子堂肯定被全灭了。”

北堂豪话落就感觉气氛不太对劲,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个时候对冷家人提冷星辰似乎很不好。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没有别的意思。”

“没关系。”冷坤神色淡淡地说,不着痕迹地看了靳辰一眼,“那位邢公子一向很照拂辰儿,送冷星城百姓回来的时候也很尽心,辰儿送他的药能救他一命,也是他应得的福报。”

“冷城主真大气!”北堂豪看着冷坤说,“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是鸳鸯楼下的手?”

“不然呢?”冷肃反问。

“告诉你们,是西门家那群贱人干的。”北堂豪刻意压低声音说,“如果不是邢绝活着回去的话,这件事肯定要栽赃到鸳鸯楼身上了,到时候东方城和鸳鸯楼打个两败俱伤,西门家坐收渔利,那群贱人肯定是这么想的。”

在八大家族中,北堂豪最厌恶的就是西门家,没有之一。如今看到西门家的奸计没有得逞,北堂豪其实还挺开心的。

“真是这样的话,东方家肯定不会容忍西门家继续存在了。”冷坤神色淡淡地说。总体来说,这件事对冷星城有利。东方家盯上了西门家,就会暂时忽视冷星城,可以为冷星城争取更多的时间。

“是这样没错,东方家正准备带着姬家的人,把西门家给灭了。”北堂豪嘿嘿一笑说,“真可惜,欣赏不到西门聪那个贱男的死状了。”

“是挺可惜的,我本来还想着什么时候亲手把那个贱男给弄死呢。”冷肃唇角微勾。

“八大家族要变天了,大概不久之后,就会剩下七大家族了。”北堂豪说。

靳辰觉得这事儿没什么不好的,西门家确实都是一群贱人,被东方家灭掉挺好的。而东方家也确实够精明,靳辰觉得东方烈肯定会选择让姬家做主力来对付西门家,这样东方家的损失最小,最终的利益却都是东方家的。

而一旦东方家真的把西门家灭掉,八大家族保持了百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之后大概也不会一直是七个家族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东方城。

邢绝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君子堂那些弟子的尸体也都被找回来安葬了,而东方城已经跟姬霜城密谋好了,十日之后就是攻打西门家的日子,当夜就要出发前去西门城。

东方烈为了让西门家的人放松警惕,这些日子一直在大张旗鼓地找鸳鸯楼,一副要鸳鸯楼血债血偿的样子。

邢绝这次也要去西门家,他问墨青要不要一起去,他已经发现墨青并不喜欢参加君子堂的集体行动。不过这次,墨青表示他很乐意去。因为墨青想借此机会去看看东方木祖孙是不是还在西门城,如果见到他们的话,直接杀掉。

只是当秦骁提出他也要跟着君子堂的弟子一起去西门家的时候,东方云沁有些不乐意。

“阿骁,你不是说你加入君子堂只是想提升实力吗?你去凑这热闹做什么?”东方云沁看着秦骁说。不是因为东方云沁不想让秦骁离开,只是她真的觉得秦骁没有必要去。

“我需要实战经验。”秦骁神色淡淡地说。

“算了,你想去就去吧,记得活着回来。”东方云沁摆摆手说。因为得了冷星辰的点拨,东方云沁给东方云天的医治还是很顺利的,再换两次药,东方云天就可以好了。

是夜,东方城的几十位高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方城,朝着西门城而去。

君子堂的新晋弟子实力不行,这次都没有来。而原本君子堂的弟子,加上墨青和秦骁一共十七个,这次都在队伍里面。虽然说本来君子堂的弟子之间也有明争暗斗,但对外的立场还是一致的。西门家一下子弄死了他们几十个兄弟,每个人都是抱着复仇的心态去的,除了墨青和秦骁。这对师兄弟其实主要是想借此机会弄死东方木祖孙。

十日之后的夜晚。

西门城已经陷入了一片静寂,西门城的城主府里面,西门巍还在跟几位长老议事,圣子西门聪也在,而东方木就赫然坐在西门家长老的队伍里面。

“东方烈虽然在大张旗鼓地找鸳鸯楼,但这定然是障眼法。”西门巍面色冷肃地说,“上次的行动留了活口,就已经失败了!君子堂那个大弟子回去之后,一定跟东方烈说了不是鸳鸯楼做的!”

西门家的人也不傻,他们上次的计划是把君子堂的弟子一网打尽,留了活口就代表他们有暴露的危险。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真想找一群女高手,这样就不会被怀疑不是鸳鸯楼的人了,只可惜西门家根本就没有什么女高手。

“爹,不用担心。”西门聪冷笑了一声说,“就算东方家猜到是我们做的,又能怎么样呢?东方家之前已经被鸳鸯楼弄死了不少高手,如今君子堂也没剩几个人了,他们要打的话更好,我们可以趁机灭了东方家!”

西门巍皱眉:“聪儿,你想得太好了!君子堂的弟子全都死了,也伤不到东方家的根本。”西门家之前的行动目的并不是为了弄死东方城君子堂的弟子,而是为了挑起东方家和鸳鸯楼的争斗,不过显然已经失败了。

“爹你何必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西门家这些年够憋屈的了,就是因为你们一直都怕东方家,根本不敢主动出击!”西门聪轻哼了一声说,“我觉得西门家的实力并不比东方家弱!”

“圣子殿下,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西门大长老看着西门聪说。东方家的实力,外人看到的都只是表面。

“我不知道你们倒是说来听听啊!”西门聪没好气地说,“一个个畏首畏尾的,真是没出息!”

“住口!”西门巍看着西门聪冷声说,“有你这样跟大长老说话的吗?向大长老道歉!”

西门聪不情不愿地看着西门大长老说:“大长老不要放在心上。”

“不敢。”西门大长老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阴翳。

这次议事结束了,众人正准备各自回去休息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刀剑相击的声音,有人在高喊:“有刺客!”

西门巍神色微变:“出去看看!”

等西门巍带着长老们出去,就看到西门城的城主府各处都起了火光,他面色一沉:“召集所有高手,御敌!”西门城有守城兵,不过想必都已经遇害了,并且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说明来人一定都是高手。

一群黑衣蒙面人放火,另外一群把西门城城主府围了起来,见人就杀,各处都响起了哀嚎的声音。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西门巍冷眼看着为首的黑衣人问道。

“西门城主,本城主亲自来,也算是给你面子了。”为首的黑衣人拿掉脸上的面具,赫然就是姬霜城的城主姬硕。

“姬硕!你找死!”西门巍拔剑看着姬硕冷声说。

“西门城主,明明是你们西门家非要找死,招惹东方老大!”另外一个黑衣人也拿掉了面具,是姬霜城的圣子姬无双。

“御敌!”西门巍大吼了一声,西门家各处的高手都纷纷出现,跟姬霜城的高手战在了一起。

西门巍自己跟姬硕交上了手,姬无双拦住了想要偷偷溜走的西门聪,看着西门聪似笑非笑地说:“西门圣子可别走啊,咱们打一架再说!”

西门城城主府各处火光肆虐,不过已经没有人顾得上去救火了。西门家的高手和姬霜城的高手混战在了一起,双方都有人在不断伤亡,而东方城的人就远远地看着。东方烈也来了,他没有下令,谁都不会动手。

虽然姬无双在之前的家族排位战中战胜了西门聪,但这并不代表姬家的整体实力比西门家强。

当姬霜城的高手已经死伤大半的时候,东方烈终于让东方家的高手行动了。

而西门家的人也死伤无数,再对上东方家的高手,结果不会有任何悬念。西门巍其实想过之前失败的行动会不会给西门家招来灾祸,却没想到东方城这么狠,竟然还找了姬霜城的人来打头阵,消耗掉了西门家将近一半的高手之后,东方城的高手才出现。

姬无双把被西门巍伤到的姬硕扶到了战场之外,而他们身后,姬霜城来的近百个高手,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个。

姬无双刚刚差点把西门聪给杀了,为了救姬硕只得放弃了。这会儿东方家的人出现,也不需要他们姬家的人再去送命了。

“爹,在东方烈眼中,我们都是他的奴才吧!”姬无双看着已经跟西门巍交上手的东方烈冷声说。东方烈是八大家族第一高手,他完全可以一开始就出手把西门巍给杀了,东方家的高手也比姬霜城的高手厉害,可东方烈非要等着姬霜城的高手死伤大半,才让东方家的人出手,姬无双心中当然很是不忿,因为他觉得当初他在家族排位战上面,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地赢了西门聪,东方家并没有帮过他们姬霜城什么,却把姬霜城的人都当做奴才来用。

“无双,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姬硕捂着发疼的胸口说,“你也看到了,事实上我们姬家的实力不如西门家,更是远远不如东方城,忤逆东方烈的意思,我们只会比西门家的下场更惨!”

姬无双眼神一黯,没有再说什么。

西门巍并不是东方烈的对手,而那些已经跟姬霜城的高手交过手的长老们,再对上东方城的长老,根本不可能赢。

在东方广的长剑即将刺入西门大长老胸口的时候,西门家的大长老突然扔了自己的武器,大喊了一声:“老夫投降!”

西门巍面色一沉,西门聪破口大骂,而东方烈唇角微勾,说了一句:“降者不杀。”

接下来,西门家好几位长老都纷纷扔了手中的武器,原本战局就对西门家不利,如今根本就是毫无希望了。

东方广不再管投降的西门大长老,持剑就朝着西门聪杀了过去。不久之前还对西门家大长老破口大骂的西门聪感觉到死亡笼罩了自己,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扔掉武器说了一句:“别杀我!我也投降!”

姬无双冷笑了一声:“西门聪真是个贱骨头!”

东方广让人把投降的人都绑了起来,而西门巍跟东方烈的战斗依旧还在继续,其他西门家没有投降的高手已经全都命丧黄泉了。

东方广突然想起了东方木,派人去找,没有发现东方木的尸体,也没有见到东方玉和东方雅的影子,猜测东方木肯定是趁乱逃走了。

墨青和秦骁对视了一眼,都微微摇头。他们一开始就去找东方木了,不过并没有找到。

西门家各处的大火还在燃烧,而西门巍被东方烈一剑刺入了胸口,他面如死灰地在东方烈面前跪了下来:“东方城主饶命,我愿为东方城主效力。”

东方烈收剑,看着西门巍冷声说:“如果你们西门家安分点,本不至于如此。从现在开始,西门家不复存在,西门城并入东方城,西门巍你改姓东方,做东方家的十一长老吧!”

西门巍袖子下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没想到东方烈竟然做得这么绝。普通人渴望成为长老,渴望得到家族姓氏,但西门巍不一样。西门家原本是跟东方家平等的大家族,西门巍一旦改名叫做东方巍,成为东方家的一位长老,就代表他心甘情愿地成为了东方烈的一个奴才!

可是西门巍知道,如果他敢说个不字,下一刻就会被东方烈给杀了。他不想低头,但更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于是西门巍低头恭敬地说:“是,城主大人!”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