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冷星城的麻烦,我找定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门城城主府的大火和喊杀声几乎持续了一整夜,整个西门城的百姓都心惊胆战地躲在家里,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天亮了,阳光照耀在西门城高大的城门上,也照在了城门口那些守城兵的尸体上面。

西门城的城主府,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昨夜没有一个百姓敢跑出来去看城主府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距离城主府最近的几家贵族。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怕死。

这就是西门城,一个从掌权者到百姓都只顾着自己的城池。西门家一向让其他家族厌恶的地方就在这里,因为从西门家的人身上,只能看得到自私和无耻。

不过从这天开始,西门家已经不复存在了。西门家这一代的掌权者改姓东方,成为东方城的十一长老,而西门城的所有百姓,也成为了东方城的百姓。

日上三竿的时候,西门城的百姓纷纷走出家门,一个个脸上都还带着迷茫之色。

慢慢地,百姓都聚集在了城主府外,看着城主府的废墟一言不发。因为他们不知道,如果他们的城主都死了,他们以后由谁来庇护?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阵惊呼,因为西门城的百姓都看到西门巍从天而降,出现在他们面前。

西门巍的脸色很差,他扫视了一圈之后高声说:“从现在开始,西门城不复存在,这里的一切都属于东方城,包括你们!所有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百姓们都神色大惊,一个中年男人忍不住开口问:“城主大人,我们离开这里,能去哪里啊?”

西门巍冷声说:“去东方城!”

“可这里才是我们的家,到了东方城,我们一无所有啊!”一个老者说着就抹起了眼泪。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尤其是老人。西门城才是他们熟悉的地方,这里有他们的土地,他们的房屋,他们的亲人,他们的一切。西门城的百姓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离开这里去到东方城之后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东方城根本不可能有他们的容身之处,而他们一旦离开这里,就会变得一无所有,要怎么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都住口!”西门巍目光冷然地扫视了一圈,“不想死的,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所有人必须离开这里,还留在这座城里的人,只能是死人!”

“城主大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不走!”一个年轻男人一脸愤怒地说。

下一刻,西门巍猛然飞身而起,把那个开口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中抓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面无表情地拧断了那个年轻男子的脖子……

“啊!”

人群中传出此起彼伏的惊呼,有些人直接被面前的惨状给吓晕了。而那年轻男子的父母,跟疯了一样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朝着西门巍扑了过去。男子的父亲大吼了一声:“你这样的人,不配当我们的城主!我要杀了你!”

下一刻,西门巍再次出手,手段残忍地直接把那对冲出来的夫妇都给杀了。所有人都面色惊恐,忍不住连连后退,大气都不敢出。不管他们心中多么不甘,多么不愿,都没有人再敢忤逆西门巍的意思,因为他们不想死。

百姓们很快散去,各自回家收拾东西了。而西门巍转身看着面前还带着烟火气的废墟,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

让西门城的百姓全都背井离乡去往东方城,这并不是西门巍的主意,是东方烈要求的。

东方烈天亮之前就已经走了,不过东方家的一部分高手还在,保证西门巍会按照东方烈的命令来执行。东方烈走的时候带走了西门巍的儿女,西门巍知道,如果他做的让东方烈不满意,他一定会落得一个断子绝孙的下场。

东方烈原本要灭掉西门家的时候,没想过要把整个西门城给屠了,因为杀百姓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东方烈还是很爱惜他自己的名声的。

但在东方烈原本的计划中,是要把西门家给除了,然后让西门城的百姓继续在西门城里面生活,是东方云天改变了东方烈的主意。

东方云天对东方烈说,人口也是综合实力的一部分,东方城不应该安于现状,要想真正成为这片土地的霸主,就要让这片土地最终的掌权者只有东方氏。换言之,东方家要统一八大家族,在这片土地上面建立一个真正的帝国,这才应该是东方家的终极目标。

东方云天的想法东方烈深以为然,而东方云天认为,让已经属于东方家的西门城继续存在,并且跟东方家相距甚远,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最好的。东方云天觉得应该让西门城的所有百姓都去东方城,并不是跟东方城的百姓挤在原本的东方城里面,而是要把东方城的面积再扩大一倍。

这样一来,东方城从土地和人口上面,都远远超越了其他家族。东方云天已经想好了,原本的东方城成为内城,而西门城迁往东方城的百姓,就让他们自己建造出来一个外城用来居住和生活。

东方烈完全采纳了东方云天的意见,导致了如今西门城即将变成一座空无一人的废城的事实。

东方烈走的时候,把君子堂的弟子都带走了,留下了东方城其他的高手。墨青和秦骁都先一步跟着东方烈回了东方城。而高手损失严重的姬霜城,花了很大的代价却得不到任何好处,也先一步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西门城外面,乌压压地站了几万百姓,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疲惫,眼底都是黯然。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西门巍带着一群人,在城中各处都洒了桐油,然后西门巍亲自点了火。

大火肆虐,很快笼罩了整个西门城。火光冲天,原本生活在这座城池中的百姓,一个个眼泪都下来了。

悲伤的气息在蔓延,而西门巍一声令下,所有的百姓都不得不转身,离开了这片他们熟悉的土地。他们几乎带上了所有能带上的东西,但他们都知道,不管他们带了多少东西,他们都带不走他们的家。而他们即将去往的东方城,充满着未知和风险,他们没办法憧憬未来,没办法期待成为东方家的子民。

走出很远之后,西门巍回头看了一眼。西门城的大火还在熊熊燃烧,而不久之后,整个城池都会变成一片废墟。西门巍知道,他还活着,而这是东方烈要彻底断了他所有的后路。西门城的百姓,西门城的一切,从现在开始,都不复存在了……

西门家被灭的消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开,消息传到冷星城的时候,前来冷星城做客的北堂豪还处于乐不思蜀的状态。

这天傍晚,忙了一天的北堂豪和靳辰,以及冷肃和冷新月一起坐在城主府的楼顶上面喝酒。

北堂豪如今每天都玩得不亦乐乎,今天要帮冷肃训练杀手,明天想去观摩守城军的箭术训练,然后又跑到药师堂里面,死活非要靳辰收他为徒。

当然了,以上这些北堂豪都没能如愿,因为靳辰十分不客气地安排他去给群英阁商部的弟子们上课去了。

这方面北堂豪很擅长,他没有拒绝,也没有藏私,真的开始认真教导冷星城群英阁商部的弟子们。而作为一个非常成功的生意人,北堂豪在这方面不管是理论还是经验都极其出色。

这会儿凑在一起喝酒的四人谈起了西门城被灭的事情。

北堂豪喝了一口酒,颇有些感慨地说:“东方家可真够狠的,这招釜底抽薪太绝了!西门巍虽然还活着,但是连姓氏都丢了,西门城没了,西门城的百姓也没了,他想要翻身是不可能了!”

“西门家的人都那么讨厌,活该!”冷新月说。

北堂豪嘿嘿一笑,看着冷新月说:“新月小妹,西门家被灭了,接下来可就轮到你们冷星城了呦!”

冷新月脸色一冷,抬脚就把北堂豪从楼顶上踹了下去:“你这个混蛋!我们冷星城才不怕呢!”

北堂豪冷不防被冷新月踹了下去,冷新月力气还很大,导致北堂豪在快落地的时候才终于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垂直站在了地面上,仰头就看到上面三个人一个比一个笑得开心,那叫一个幸灾乐祸。

北堂豪那个气啊,他大吼了一声:“冷肃,管管你媳妇儿行不行!”

冷肃伸手就把冷新月搂进了怀里,还旁若无人地亲了一口,低头看着北堂豪说:“我家傻妞好得很,你懂个屁!”

北堂豪欲哭无泪,又自己运起轻功飞了上来,还专门找了一个距离冷新月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瞪了冷肃一眼:“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冷肃笑而不语,北堂豪又灌了两口酒之后,看着冷肃和靳辰说:“哎!不开玩笑,我说真的,东方家如今已经灭了西门城,下一个目标肯定是你们冷家!”

冷肃眼神一冷:“废话,我们当然知道。”

“那你们就不担心吗?”北堂豪神色一正,看着冷肃说,“我不是要泼你们冷水啊!虽然我对你们冷星城的振兴规划很佩服,你们现在的发展也很快,势头很好,但是时间太短了!再给你们一年,你们都未必是东方家的对手,更何况如今东方家已经吞了西门家,西门家的很多高手都倒戈投降了。你们想要先发制人,对付东方家根本是不可能的,而东方家打过来,你们又很难应付,这些都是事实。”

北堂豪觉得自己站在冷星城的立场上,分析得很客观。他觉得冷星城按照现在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会有超越东方家的那一天。但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时间了。东方家的实力之强横,绝对可以碾压其他任何一个家族,从西门家一夜之间被灭掉就可以看出来,并且姬霜城事实上已经是东方家的附属了。但冷星城的一切才刚刚步入正轨,客观来说根本不是东方家的对手,在很多方面都处于劣势。

靳辰唇角微勾:“北堂豪,谢谢你对冷星城的关心,你说得都是事实,不过我也告诉你一个事实,冷星城被灭了之后,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们家。”

北堂豪愣了一下,然后就沉默了。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原本的八大家族都存在一个问题,安于现状。唯一不想安于现状的西门家现在被灭了。这本来没什么不好,但分久必合的道理你们应该都懂,这片土地上的几个家族,已经分了太久了。东方家原本虽然占了霸主地位,但也有些安于现状,所以并没有真的出手侵略其他家族,这次也是被西门家招惹了之后反击而已。但这个头一开,东方家的野心必然不止于此,只会越来越大,从东方家如何处置西门城就能看出来,东方城已经在打着统一这片土地的主意了。”

北堂豪脸上的玩世不恭已经不见了,他微微皱眉看着靳辰说:“我确实没有从长远考虑过,雪儿你说得对,我们的确都太安于现状了,甚至都没有多少危机感。得知西门家被灭的时候,我还傻乎乎地觉得很爽,想着西门家的贱人倒霉了很开心。我只想到了东方家接下来会对付你们冷家,却没想过东方家的野心已经收不住了!”

“所以,小豪豪你想好站在哪边了么?”靳辰看着北堂豪似笑非笑地问。

北堂豪愣了一下,倒是没有在意靳辰对他的称呼,他神色认真地看着靳辰说:“你的意思是,让北堂家跟你们冷家站在一起,一起对付东方城?”

靳辰唇角微勾:“东方家灭掉西门家之后,第一目标的确会是冷星城,而在东方家把冷星城灭掉之前,是绝对不会跟你们北堂家或者是南宫家为敌的,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你们当然可以选择隔岸观火,不过如若让东方家得逞了,你们的安逸日子也到头了,因为到那时,东方家就会变成你们联合起来都不可能战胜的存在。”

看到北堂豪皱眉沉思,靳辰接着说:“北堂豪,我只是在给你提供一个选择,北堂家不帮冷星城,冷星城也未必会输,或者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冷星城绝对不会输!”

北堂豪目光幽深地看着靳辰,这个年纪比他还小的姑娘,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特别的人,同样也是他这辈子目前为止遇到的最聪明的人,没有之一。

北堂豪知道,靳辰说的一点儿都没错。靳辰也真的不是在求北堂城拯救冷星城,只是在给他提供一个选择的机会。而靳辰神色傲然地说,就算没有北堂城,冷星城也不会输,北堂豪原本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就在此刻,他看着这个名叫向雪儿的姑娘眼神坚定的样子,竟然莫名相信了她真的可以说到做到!

冷新月握着拳头一脸认真地看着北堂豪说,“雪儿姐姐说得对!我们才不可能跟西门家一样被东方城给吞了呢!北堂豪你最好想想清楚,如果你们家真的要置身事外的话,等我们把东方家给灭了之后,也不会对你们客气的!”

冷肃伸手拍了拍北堂豪的肩膀说:“兄弟,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就直接表态吧!如果你觉得冷星城根本没有胜算的话,你可以现在离开,我们也不会怪你。”

北堂豪又看了看靳辰,然后神色莫名地说:“我选择现在离开。”

靳辰唇角微勾,冷肃伸手就把北堂豪推开了,冷新月抬脚就要把北堂豪给踹下去,还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可以滚了!”

北堂豪躲到了靳辰身后,看着一脸不爽的冷肃和冷新月说:“你们俩真的是太讨厌了,再敢打我我真的还手了啊!”

“明天一早再走吧。”靳辰看着北堂豪微微一笑说。

“小姐姐,你干嘛还要对他笑?!不讲义气的家伙!”冷肃轻哼了一声说。

“唉!还是雪儿最理解我。”北堂豪伸手要去揽靳辰的肩膀,冷肃直接拔刀就朝着他砍了过来:“把你的贱爪子给我拿开!”

北堂豪跳到一边,无语望天:“冷肃你个蠢蛋!我说我现在要走,是要回家跟我老爹商量!你特么能不能把你那破刀给我收起来?哎呦喂……”

听到北堂豪的话,冷肃愣了一下,不过刀没来得及收回来,还是朝着北堂豪劈了过去,北堂豪连连后退了几步之后,一脚踩空,再次摔了下去……

“苏哥哥,我们好像错怪那个混蛋了哎!”冷新月凑到冷肃身边弱弱地说。

冷肃轻哼了一声:“没有错怪他,就是一个混蛋!走,我们睡觉去!”

冷新月脸色微红:“苏哥哥,你又要跟我一起睡了吗?”

冷肃轻咳了两声:“没有,我们各自回房睡觉去。”

“可是苏哥哥你昨晚就半夜爬到了我的床上。”冷新月一脸无辜地说。

冷肃神色微微有些尴尬,看着靳辰想要解释:“小姐姐,你别听她胡说,我们还没成亲,我什么都没做。”

“苏哥哥你明明……”冷新月话还没说完就被冷肃捂住了嘴,冷肃抱起她就跑了。

靳辰唇角微勾,她的房间就在冷肃和冷新月两个人的房间正中间,这些天她每天晚上都在修炼,对于冷肃和冷新月小两口半夜的活动一清二楚。可不只有冷肃爬冷新月的床,前两天下雨,冷新月还半夜跑到冷肃那里说她害怕一个人睡。靳辰只想说,他们如果真的什么都没干,那就算她输……

不过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一对,缺的只是那个仪式而已。之所以到现在两人都没有正式成亲,只是因为没有时间。冷肃不想仓促之间委屈了冷新月,冷新月这个大大咧咧的姑娘却觉得无所谓,因为她已经把自己当做冷肃的媳妇儿了。

北堂豪再次飞身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导致他两次摔下去的冷肃和冷新月都已经不见了,靳辰也正准备下去。

“雪儿,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北堂豪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靳辰微微一笑:“可以啊。”她从一开始就觉得北堂豪性格很像齐皓诚,如今觉得更像了,靳辰对北堂豪这个人还是很欣赏的。

“冷肃说你当初救过他,但你为什么要救他呢?明明他之前还派人杀你,你跟他也没有交情可言,你也不是一个好心的姑娘,甚至你对他都无所求。”北堂豪看着靳辰说。

认识这个名叫向雪儿的姑娘时间并不长,但是北堂豪也发现了,正如冷肃所说,这姑娘绝对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好心人,她对她没有认可的人其实很冷漠。所以北堂豪很是不解,这姑娘当初为何会出手救落难的冷肃?明明她也没有想过要利用冷肃,因为她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事实上一直是她在关照冷肃,真的把冷肃当成了弟弟来看待,还抛下那边的一切,不远万里到这里来帮助冷肃重振冷家。

靳辰唇角微勾,说了一句话:“他当时傻乎乎的样子很可爱。”

靳辰话落就飞身下去了,留下北堂豪风中凌乱。北堂豪莫名觉得,那姑娘说的就是真心话,怎一个任性了得!明明知道冷肃是个杀手头子,还是敌非友,却要救冷肃,也不担心冷肃恢复之后反咬她一口。北堂豪惊叹之余,得到了两个结论,第一是这姑娘性格中的自由随性实在是让人羡慕,第二个结论是,这姑娘很自信,而她的确有自信的资本。

北堂豪站在冷星城城主府的楼顶上面,看着下方已经陷入沉寂的冷星城,心中做了一个决定。他明日一早就回去,跟他家老爹商量一下北堂城的未来。而北堂豪的选择,是跟冷星城结盟,因为他身处冷星城的时候,体会到了这座城池焕发的蓬勃生机,他相信冷星城不会输,他更相信那个名叫向雪儿的姑娘,真的可以说到做到,守住这座城池!

第二天一早,北堂豪要走的时候,提出要靳辰去送他,靳辰并没有拒绝。冷坤已经知道靳辰昨日跟北堂豪谈了些什么,心中只剩下感激了。

靳辰骑马,把北堂豪送出了城外。北堂豪对着他的两个随从摆摆手:“你们俩滚远点儿,爷要跟雪儿说话。”

北堂豪的两个随从一溜烟儿地跑到了百米之外才停下来,北堂豪坐在马背上,看着靳辰粲然一笑说:“雪儿,如果早一点认识你的话,即便知道配不上你,我也会对你穷追不舍的!”

靳辰唇角微勾:“我的荣幸。”

四目相对,北堂豪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调转马头朝着远处而去,他带着笑意的声音随风飘了过来:“雪儿,认识你很高兴,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靳辰看着北堂豪走远,调转马头回了冷星城。

却说东方城,在东方云沁最后一次给东方云天换药之后,又过了三天,东方云天的伤终于完全恢复了。

“妹妹的医术还行。”东方云天对过来给他检查的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踩了东方云天一脚:“夸我就真诚点儿。”

“我很真诚地说,你的医术虽然不如冷星辰那小子,但是也不错了。”东方云天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他的伤好了,心情着实不错。而他说的是真心话,因为东方云沁给他医治,花的时间更长,而且用的还是冷星辰的方法。

东方云沁又踩了东方云天一脚,确认东方云天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扭头就走,一副不想理会东方云天的样子。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的背影微微一笑,打开书架的暗格,原本里面只有一副画,如今里面又多了一样东西,是一根棍子。

东方云天把那根棍子拿在手中,玄铁制成的棍子很沉,上面还有几片暗色的血迹。东方云天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最开始得知鸳鸯楼抓了冷星辰,冷星辰凶多吉少的时候,东方云天只是有些可惜失去了一个对手。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东方云天却经常会想起冷星辰,甚至他清楚地记着冷星辰对他说过的所有的话,记着那个小子对他的冷嘲热讽,就连冷星辰送他的那根让他看到就一肚子怒气的拐杖,他扔掉之后,又鬼使神差地让人找了回来。

东方云天对于冷星辰,除了失去对手的遗憾之外,如今又多了几分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甚至他这几天开始想,没有人找到冷星辰的尸体,那小子会不会还活着呢?如果那小子还活着的话,好像也不错啊!

东方云天放下手中那根棍子,拿起了暗格中的那副画,打开画卷,其中还夹着一张纸。纸上是东方云天安插在南宫城的探子送回来的南宫桃花的画像,而画卷上面是东方云天自己在迷雾森林里见到的南宫桃花的画像。

东方云天知道南宫桃花跟她的师父南宫离一起偷盗了南宫家的藏宝库之后,就再次消失了。他这些日子派了很多人在找,却始终都没有再得到任何消息。

东方云天甚至怀疑,那个南宫离口中已经成亲的南宫桃花姑娘,这会儿是不是已经回到了迷雾森林那边去,跟她的丈夫和孩子在一起?每次想到这里,东方云天都感觉整个人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心中很闷很难受。

到现在为止,东方云天从未想过要放弃,因为他在想他这辈子可能也就喜欢这么一个姑娘了,如果得不到的话,他绝对无法甘心。

东方云天觉得,他跟南宫桃花姑娘一定会再见的,再见之日甚至不会很远。没有理由,没有根据,他就是这么坚信,因为他认为他们之间有缘分才会相遇。

“天儿!”

听到东方烈的声音,东方云天把手中的画收好,转身看着东方烈问:“父亲找我?”

“你刚刚在做什么?为父叫你好几声你才反应过来。”东方烈在东方云天的书房坐了下来,看着东方云天问。

“没什么。”东方云天微微摇头,也坐了下来。

“你的身体都好了吧?”东方烈看到东方云天行动如常了,微微一笑问道。

东方云天点头:“已经没事了。”

“如此甚好。”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说,“从西门城过来的百姓再有几日就要到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你来主持大局吧!”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父亲,西门城过来的百姓就按照我们的原计划安排就好,西门家那些长老就让他们继续当长老,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暗中跟西门巍勾结在一起做什么对东方家不利的事情,因为他们之中没有什么忠义之辈。以后有需要的时候,就让这些人冲在最前面,当个垫脚石也不错。”

东方烈微微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既然如此的话,你就准备出手对付冷星城吧!”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我正有此意。”

这其实是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俩早就定好的事情,东方烈把冷星城留给了东方云天来对付,如今东方云天的身体已经好了,也到了东方城对冷星城出手的时候了。

而正如靳辰跟北堂豪说的,东方家的野心的确已经被灭掉西门城这件事给无限激发了,东方烈已经在想象他们父子在这片土地上建造起一个统一帝国的样子了。

听到东方云天召见,邢绝从君子堂匆匆赶到了东方云天所在的地方。

“坐。”东方云天对邢绝说。

“谢圣子殿下。”邢绝点头坐了下来。

“邢绝,我知道你跟冷星辰是好朋友,不过冷星辰现在已经不在了,你不会因为冷星辰而维护冷氏一族吧?”东方云天看着邢绝似笑非笑地说。

邢绝神色微变,皱眉看着东方云天:“圣子殿下这是何意?”

“意思就是,我要让冷星城变成第二个西门城。”东方云天冷笑了一声说,“不要问我为什么,你自己应该清楚,东方家要发展壮大,不管是冷星城,还是其他城,迟早都要消失。”

邢绝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看着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你的伤能好,最大的功臣就是冷星辰,你何必要这样对冷星城呢?冷星城根本威胁不到东方城。”

“邢绝,你是不是忘了,我的伤就是冷星辰打的?”东方云天看着邢绝似笑非笑地说,“说实话,我很欣赏冷星辰,把他当成了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但他伤了我,又以给我医治为名,向东方家提了三个条件。所以这说到底只是一桩交易而已,我并不欠他什么,你认为呢?”

邢绝依旧皱眉,就听到东方云天接着说:“邢绝,你需要清楚一点,冷星辰是冷星辰,冷星城是冷星城,如果冷星辰还活着的话,我依旧会对付冷星城,更何况他现在十有八九已经死了。你别忘了,你是东方家的人,作为一个聪明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邢绝沉默,过了一会儿之后才垂眸说道:“圣子殿下的话并没有错,但如若不是冷星辰赠予我的药物,我和君子堂的十四个兄弟现在都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并不仅仅是我的朋友,他还救过我的命,我或许已经没有机会报答他,但我绝对不会伤害他的家人!如果圣子殿下想要责罚的话,我无话可说。”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笑了起来:“邢绝,我怎么一点儿都不意外你会这样说呢?我找你来,并不是命令你跟我一起去找冷星城的麻烦,你不想去就不用去,我很欣赏你重情重义的性格,我想告诉你的事,冷星城的麻烦,我找定了,你最好安分一点,不要试图做无意义的事情,因为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可以容忍你不去,但如果你胆敢暗中帮冷星城的话,那我只能把你当做东方城的叛贼来处置了。叛贼的下场你最清楚,你爹辛辛苦苦得到的长老之位,你年迈的祖父祖母,你们一家人,都会被你害死。”

邢绝的拳头已经紧紧地握了起来,东方云天话锋一转,看着他说道:“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想必你会做出明智的选择,现在你可以走了。”

邢绝猛然站了起来,转身大步离开了。东方云天看着邢绝挺直的脊背,神色淡淡地收回了视线。自从东方云天十几岁成为东方城的圣子,东方烈做出的很多决策都出自东方云天的想法,东方城能够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地步,跟东方云天这个事实上已经成为掌权者的继承人密不可分。

东方云天当然是有野心的,因为他十几岁的时候就觉得,他应该统一八大家族,建立一个强大的帝国。他一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且会想方设法得到。西门家只是个开始,而接下来,他要按照原计划,去灭掉已经失去了冷星辰的冷星城……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