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今夜子时,东阳山顶/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邢绝回到君子堂,脸色难看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桌子上放着一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小药瓶,而那个药瓶中曾经盛放过的药物,救过邢绝的命。

邢绝其实很早就知道,东方家早晚会对其他家族下手的,而他作为东方家的人,原本觉得这片土地被东方家统一,然后由东方家来统治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如今,邢绝的想法却受到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影响而改变了。

邢绝有时候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他原本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甚至都没有什么朋友,可是见到冷星辰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喜欢,甚至下意识地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弟弟,想要宠着他。

而邢绝现在回想,他事实上并没有真正帮过冷星辰什么,反而是冷星辰救过他的命,还不止一次。之前他去西门城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落入了西门家的陷阱,是冷星辰给他的毒药让他顺利脱身的。

所以邢绝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冷星辰真的死了,而他一直都记着,他的那位星辰小兄弟,唯一一次对他提条件,是说让他保护冷星城的百姓。

当然了,冷星辰对邢绝提条件的时候,冷星城身在东方城做奴隶的百姓还没有离开,冷星辰的目的,其实不过是希望邢绝能够护着身在东方城的百姓而已。邢绝并没有食言,他还亲自带队把冷星城的百姓好好地送回了家,没让一个人出事。

如今东方云天明明白白地对邢绝说,他要对付冷星城,要让冷星城成为第二个西门城。邢绝知道,冷氏一族的人未必会死,冷星城的百姓也未必会受到多大伤害,只要他们抛弃尊严,像西门城的人一样,对东方家低头。

但邢绝也知道,冷星城根本不可能成为第二个西门城,因为冷星城的人跟西门城的人不一样。作为掌权者,冷氏一族不可能像西门家那样没骨气,甚至冷星城的百姓,都不可能像西门城的百姓那样贪生怕死,愿意委曲求全背井离乡。

所以邢绝心中才觉得很不好受,他不愿意置身事外,看着冷星城出事,因为结果定然不会好。可东方云天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明白,邢绝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东方家的人,他不愿意背叛东方家,他也不可能不顾后果地做出什么事情来,殃及自己的祖父祖母和父亲。

邢绝心中很煎熬,这辈子第一次感觉这么为难,这么无所适从……

邢绝再次见到墨青的时候,拉了墨青一起去喝酒,忍不住把心中的苦闷都向墨青说了。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看着邢绝说:“邢大哥,你的心意想必星辰小兄弟可以理解,大家立场本就不同,其实这是迟早的事情,星辰小兄弟不会怪你不帮冷星城的。”

邢绝苦笑了一声,看着墨青说:“珩兄弟,我知道星辰小兄弟不会怪我,他是那么聪明那么善解人意的一个人,可是我过不去我心中的那道坎啊!”

墨青微微垂眸,又给邢绝倒了一杯酒说:“邢大哥其实不必想太多,冷星城未必就真的不堪一击,就算邢大哥站到冷星城那边,其实也改变不了局势。这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并不是哪个人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左右的。”

墨青在劝邢绝,而他说的其实是实话。这是如今的霸主东方氏和曾经的霸主冷氏两个家族之间迟早要面对的事情,冷氏一族并没有野心,但东方家容不下冷家,两家不可能和平共处,唯一的结果就是你死我活,而这个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某一个人凭借一己之力可以改变的。

之前靳辰在给东方云天医治,她和墨青其实有无数种方法趁机弄死东方云天,一颗毒药就行了,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做,因为那样非但不可能阻止东方家对付冷星城,反而会加剧冷星城的灭亡。

那原本就是一桩交易,还是靳辰为冷星城争取来的交易,所以东方云天的身体如果不能恢复,或者中间出了任何差错,这笔账都会被算在冷氏一族的头上。如果东方云天真的死了,东方烈一定会让冷星城所有的人陪葬,而冷星城根本招架不住。

现在墨青也有办法杀掉东方云天,但这根本没有什么意义。这是冷星城必须要面对的危机,也必须冷星城上上下下一起来抵挡,只有冷星城真的能够在东方家的攻击之下立于不败之地,冷氏一族才能在这片土地上面真正崛起。

邢绝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我只是感觉很对不起星辰小兄弟。”

“其实邢大哥不必这么担心冷星城,圣子说要对付冷星城,未必是现在。”墨青看着邢绝说。

邢绝又叹了一口气:“圣子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墨青眼眸微闪,并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他根本不需要想办法通知靳辰,靳辰和冷家人定然都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云天还未想好要带哪些人前去冷星城的时候,东方云沁气冲冲地找了过来。

“东方云天,你敢对冷星城做什么,信不信我废了你?”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一脸怒气地说。

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妹妹,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我知道你和父亲准备把冷星城灭掉,我不同意!星辰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许你们伤害他的家人!”

“住口!”东方烈一脸不悦地走了进来,看着东方云沁冷声说,“沁儿,你何时变得这么无理取闹了?这是男人的事情,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冷星辰是我的朋友,我就要管!”东方云沁不服气地说,“你们要对付冷星城,就先把我给杀了!”

“啪!”的一声,东方烈伸手就抽了东方云沁一巴掌。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下意识地把东方云沁给护在了身后,看着东方烈说:“父亲,妹妹还小呢,您打她做什么?”

“她还小?她都敢为了一个外人跟为父顶嘴了!”东方烈冷声说,“看来是这些年把她宠坏了,分不清亲疏远近!为了一个所谓的朋友,竟然置东方城的利益于不顾!”

“父亲眼中除了权势和利益还有什么?”东方云沁捂着自己红肿起来的半边脸,看着东方烈冷声说,“父亲当然不会懂我在想什么,因为父亲根本就没有朋友!”

东方烈再次朝着东方云沁打了过来,不过被东方云天挡住了。东方云天回头瞪了东方云沁一眼,让她别说话,然后对东方烈说:“父亲,妹妹从小就是这犟脾气,您跟她生什么气?说实话,冷星辰那小子确实不错,死了也真可惜了,妹妹难得有个谈得来的朋友,父亲你就别怪她了。这件事按照原计划进行,我会劝劝妹妹的。”

东方烈神色冷然地看着东方云沁说:“沁儿,别怪为父对你严厉,身为东方家的圣女,你应该把东方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为父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可以任性,但必须有限度!”

东方烈话落就甩袖离开了,东方云沁放开了捂着脸的手,她的一边侧脸已经肿了起来。她看着东方云天冷笑:“别以为我会感激你!也不要试图用你们的家族利益论来说服我,我不想听!”

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微微皱眉:“妹妹,你真的打算为了已死的冷星辰,去维护冷星城,跟父亲作对吗?”

东方云沁冷着脸说:“这件事你们本就是无理的一方!”

“讲理?讲公平?”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看着东方云沁,“妹妹你何时变得这么天真了?在这片土地上,实力就是正义,如果东方家没有今时今日的实力,也会沦落得被其他家族欺压,甚至是被毁灭。这就是规则,这就是道理,冷星城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也没有继续存在的实力,即便不是东方家出手,也会有其他家族出手灭掉冷星城。归根结底的原因只有一个,冷星城太弱了!”

看到东方云沁沉默,东方云天接着说:“大哥知道你在意冷星辰那个小子,不如这样好了,我答应你,只要冷家人肯投降,臣服于东方城,我就不会杀他们,也不会在冷星城滥杀无辜,你满意了吗?”

东方云沁冷哼了一声:“大哥以为谁都跟西门家那群贱骨头一样,会抛弃尊严投降吗?”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说到这里,我倒真的很想看看冷氏一族的骨头到底有多硬呢!”

“东方云天!如果星辰还在的话,你赢不了的!”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可惜啊可惜,冷星辰已经不在了,如果他在的话,我会更加期待的。”

“总之你不会改变主意了是吗?”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

“妹妹,不要冲动,也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这是冷星城必须面对的。不够强,就毁灭,你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冷哼了一声,看着东方云天说:“虽然你是我哥,但我真心祝你这次一败涂地!”

东方云沁话落就气冲冲地走了,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他觉得他可以理解东方云沁,因为他这个妹妹就是这样的脾气。不管是东方云沁还是邢绝,在这件事情上面都很反对东方云天,而他们反对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跟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是朋友。东方云天接受这样的局面,他欣赏邢绝的重情重义,觉得这样任性叛逆的东方云沁很可爱,但他们并不能改变东方云天原定的计划。

东方云天要毁灭冷星城,在冷星辰出事之后,他这种欲望更加强烈了,因为他觉得失去冷星辰的冷星城,已经没有崛起的希望了,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东方云沁顶着被打肿的半边脸回圣女殿的路上,被很多人看到了,不过她根本就不在意。

走到半路,西门聪突然冒了出来,看着东方云沁一脸心疼地说:“东方圣女这是怎么了?”

东方云沁眼神一冷,抬脚就把西门聪踹了出去,看着他眼神厌恶地说:“以后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剜了你的狗眼!”

东方云沁话落就大步离开了,西门聪拍了拍身上的土,眼神冷鸷地看着东方云沁的背影,一直到再也看不到才收回视线。

东方云沁回到圣女殿,就见到了秦骁。

“你被谁打了?”秦骁看着东方云沁红肿的脸微微皱眉。

“我知道你只是好奇谁打了我,不是关心我,所以不用问了,跟你无关!”东方云沁没好气地说,“秦骁,你不是说你跟冷肃是好朋友吗?我大哥要对付冷星城,你有什么想法?”

秦骁眼神微冷:“我要去帮冷星城!”

东方云沁眼神怪异地看着秦骁:“你跟冷肃的关系有这么好吗?我怎么感觉冷肃根本就没把你当朋友呢?反倒是你上赶着往人家身边凑!阿骁,这不像你的性格,你……你不会是喜欢冷肃那个娃娃脸男人吧?”

东方云沁话落,不等秦骁说什么,就皱眉接着说:“你说你都这个年纪了,在那边还是个高高在上的王子,竟然没有成过亲,也没有喜欢的姑娘,我这么漂亮的姑娘站在你面前你都无动于衷,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

秦骁眼神一冷:“你才喜欢男人!”

“我是喜欢男人啊!”东方云沁十分理所当然地看着秦骁说,“你倒是解释一下,你跟冷肃是怎么回事?”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什么。”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我要去冷星城,你让不让?”

“我说不让你就不去了?”东方云沁反问。

“你要阻止的话,我们的交易作废。”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你去吧。”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突然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大哥说得也不全是歪理,八大家族迟早要走到这一步,这是冷家早晚要面对的,我改变不了我父亲和我大哥的意愿,我也帮不了冷星城什么。你既然要为朋友两肋插刀,我不会阻止你,只要你能活着回来,就依旧还是我的侍卫。”

秦骁很快就离开了,东方云沁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微暗。她甚至比邢绝更加矛盾,因为一边是她的父亲和兄长,另外一边是她的朋友,她不想做选择,也很清楚不管她选择什么,其实都无济于事,因为她并没有能力改变什么,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秦骁离开东方云沁那里之后,并没有直接离开东方城,而是暗中去找了墨青。

“东方云天要找冷星城的麻烦,你不打算做点什么吗?”秦骁看到墨青竟然在君子堂里安静地看书,微微皱眉问道。

墨青放下手中的书,并没有回答秦骁的问题,而是看着他手中的一个包袱问:“你打算去冷星城?”

“是,我要去帮小师妹。”秦骁看着墨青说。

“你去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秦骁再次皱眉:“你不去?”

墨青摇头:“暂时还不需要。”

秦骁看着淡定如斯的墨青,面无表情地说:“看来你对冷星城很有信心,我也不觉得东方云天会得手,不过我还是打算去冷星城看看,你不去的话我就先走了。”

“慢走。”墨青话落就看到秦骁不见了人影,他再次拿起之前在看的那本书,翻开的那页里面夹着一副画像,看着画像上面那个笑容灿烂的绝色女子,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慢慢玩儿。”

东方城君子堂的弟子事实上是圣子东方云天的亲卫军,不过东方云天想了想,既然邢绝不能用,其他的人他又看不上,干脆这次就不用君子堂的人好了。而东方云天没打算带着东方城的长老去对付冷星城,而是盯上了西门家叛变投靠冷星城的高手。

西门家原本有十一位长老,除去不知所踪的东方木之外,之前被杀掉了两个,其他八个悉数投降,全都改姓东方,成为了东方城的长老。而冷星城总共才五个长老,长老数量是八大家族中最少的。

东方云天计划带着西门巍,以及西门家投靠过来的八个长老,和其他几十个西门家的高手,前去冷星城。在东方云天的计划中,他或者西门巍对付冷坤,西门家的长老完全可以压制住冷家那几位长老,而冷氏一族没有其他值得重视的高手了,冷肃甚至都不在东方云天认为需要关注的范围之内。

东方云天在这天深夜秘密召集了他准备带去冷星城的高手,除了他自己之外,清一色的都是西门家出来的人。东方云天倒也不怕离开东方城之后,这些人会对他不利,因为他很清楚从西门家叛变过来的这些人是什么货色,毫不夸张地说,包括西门巍在内,这些就是一群空有武功没有脑子而且再也不可能联合到一起的贱人。

东方云天宣布第二天夜里子时出发前去冷星城,然后就让一众高手散了,东方云天自己也回去休息了。

只是天还未亮的时候,老董急匆匆地过来禀报东方云天,说西门家的长老出事了!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就听到老董说西门家的长老全都莫名其妙地中了不知名的毒,这会儿已经死了一半儿了,剩下的也都快撑不住了。

东方云沁天不亮被人吵醒本就很不爽,结果还是东方烈要她去给西门家那群人医治,东方云沁不情不愿地去了,看过之后扔下一句话,说这些人中的毒太霸道,她没办法。

东方云天眼睁睁地看着西门家的长老一个个死去,脸色变得很难看。最终八个投降加入东方家的长老,没有一个活下来,全都七窍流血而亡,死状极惨。

而东方云沁很快找出了导致八位长老惨死的源头,就是昨夜他们凑在一起喝的那坛美酒,酒中被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奇毒,而且不会当场立即发作。这些长老全都是在睡梦中毒发,等他们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扛不住了。而他们全都中招,跟他们放松警惕有关,他们觉得已经当上了东方城的长老,东方城定然是想要利用他们,而他们可以各取所需,并且不用担心东方城的人对他们不利。

东方云天拿过那个已经空了的酒坛,突然感觉底部有些不对劲,翻开看了一眼之后,眼神一冷,脱口而出:“冷星辰!”

东方云沁神色一喜,凑过来就看到酒坛底部写着一行飘逸的小字:“东方云天,下次见面,小爷一定把你全身的骨头全部敲碎!”

“这是星辰的字迹!真的是星辰!他还活着!”东方云沁没管房间里有几具看着很恐怖的尸体,高兴地笑了起来,感觉连日以来的郁气瞬间就不见了。

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道幽暗的光芒:“那小子果然命大!”

东方云天心中突然生出一丝兴奋感,一种遇到对手的兴奋感。之前以为冷星辰死了,东方云天其实是很遗憾的,因为他还期待着跟冷星辰过招。如今他手中的酒坛证明了一件事,冷星辰并没有死。固然接下来东方云天想要除掉冷星城更麻烦了,但他的心情其实还不错,因为他觉得要对付有冷星辰的冷星城更有意思。至于惨死的那八位长老,东方云天完全无感,而且他知道这是冷星辰给他的一个警告,他收下了!

“大哥,你还要对付冷星城吗?你不是星辰的对手,小心被星辰毒死,我可救不了你!”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说。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我很期待跟冷星辰过招,至于这毒术,现在我是没办法,但是很快就有了。”

东方云沁微微皱眉:“大哥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冷星辰的毒术,已经伤不到我了。”东方云天冷笑。遇到冷星辰之后,东方云天深感医术和毒术的重要性。不过他在这方面没有天赋,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但很快就会有一位毒术大师来到他的身边,为他效力,到那时,他在这方面的劣势就不存在了。他倒是很想看看,抛开毒术,冷星辰究竟要如何战胜他!

死了的八位长老都是出自西门家,就连西门巍都闷声不吭,更不可能有其他人为他们讨个说法,最终他们都被草草安葬了,而东方云天已经认定冷星辰定然没死,而且很可能就在东方城。

东方云天原本定下来的当天夜里出发前去冷星城的计划,自然需要改变了。而他觉得,相对来说,他对冷星辰的兴趣要比对冷星城浓厚很多,他很想跟冷星辰过招。至于毁灭冷星城的事情,东方云天觉得暂时可以推后,待他打败了冷星辰,冷星城就会真的不堪一击,到时候再出手对付冷星城也不迟。

东方云天当天就命人不分昼夜地盯着东方云沁和邢绝,因为东方云天觉得,冷星辰既然回到了东方城,肯定会跟东方云沁或者邢绝暗中联系的。

只可惜,两天过去,东方云沁和邢绝身边并没有出现任何可疑的人,而东方云天已经派人把整个东方城城主府搜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冷星辰的影子,就连东方城各处都找过了,也没有找到冷星辰出现过的痕迹。

东方云天在想,难道冷星辰给他一个警告之后就跑了,回冷星城去了?这也不是不可能,但东方云天总感觉这事儿有些怪异,但又没看出具体哪里不对劲。

这天深夜,东方云天正在书房中作画,一个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的身后。

东方云天没有回头,手中的画笔也没有停,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说:“你终于出关了。”

“请主子示下。”黑衣人开口,竟然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暂时不需要你做什么,从现在开始,跟在我身边,需要的时候我会叫你。”东方云天放下手中的笔,转身看着面前的黑衣蒙面人说。

“是,主子。”黑衣蒙面人声音恭敬地说完,就很快从东方云天面前消失了人影。

东方云天看着他自己刚刚画好的一副画像,画像上面还是东方云天在迷雾森林遇到的那个姑娘,不过如今画像上面的姑娘已经有了清晰的容貌。

东方云天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的画像说:“我总觉得你离我并不远,你既然去过南宫家,就应该知道我在找你,你不愿出现,是不喜欢我吗?但我并不想放弃,待我找到你的那天,你会对我说什么呢……”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云天去了君子堂。

“你们所有人,明日随我前去冷星城。”东方云天看着君子堂的所有弟子说。

邢绝皱眉不语,墨青微微垂眸,其他弟子齐声说道:“是,圣子殿下。”

东方云天并没有注意墨青,他看到了邢绝的脸色,唇角微勾说:“邢绝,你不想去可以不用去。”

邢绝沉默不语,东方云天也不在意,很快就离开了。而东方云天走了之后,君子堂的弟子都在纷纷议论。

“圣子殿下要带我们去冷星城,是要对付冷星城了吗?”

“肯定是!冷星城已经败落成那样了,我们此去轻而易举就能灭了冷星城!”

“哈哈!没错没错!听说冷星城的漂亮姑娘不少,到时候我们相中哪个就带回来,不愁找不到媳妇儿了!”

“我已经有媳妇儿了,不过我觉得冷星城那个圣女不错,到时候灭了冷星城,可要抓来好好玩玩儿!”

“哈哈哈哈!”

……

墨青神色如常,邢绝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他猛然转身,一拳就砸在了刚刚提起冷新月的那个弟子脸上。那个弟子武功远不如邢绝,直接被邢绝打飞了出去,颧骨都差点要断了。

“老大,你为什么打我?”那个弟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邢绝不服气地说。

其他弟子的神色都变得有些微妙了,一个弟子小声说:“谁不知道老大跟那个已经死了的冷星辰关系很好啊……”

那个被打的弟子听到了,拳头就握了起来,看着邢绝冷声说:“老大,这是圣子殿下的命令,你难道把那个冷星辰看得比东方城还要重要吗?”

邢绝目光冷然地扫视了一圈:“你们嘴巴都放干净点儿,再让我听到什么污言秽语,后果可不是逐出君子堂那么简单!”

邢绝话落就面色难看地走了,墨青神色平静地跟在邢绝身后一起离开了,剩下一众弟子面面相觑。

刚刚被打的那个弟子冷哼了一声说:“他还真当自己是老大了,他这么维护冷星城,迟早要倒霉!”

旁边有个弟子压低声音说:“邢绝就是君子堂的老大,你们还真别不服!邢教头可是咱们东方城唯一的一位异姓长老,城主大人最信任的心腹,圣子殿下一向十分看重邢绝。你们以为圣子殿下不知道邢绝会维护冷星城吗?咱们都去,圣子殿下特准邢绝不用去,这意味着什么,你们要真是不懂的话,小心倒霉哦!”

被打的那个弟子神色一僵,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而在东方云天离开之后,君子堂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入了他的耳中。

“呵呵,”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邢绝会做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你去盯着君子堂,冷星辰可能会动手,而且十有八九会用毒,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禀报我!”

“是。”依旧是昨夜那个黑衣蒙面女子,话音一落就不见了人影。

第二天一大早,收到消息说君子堂昨夜没有任何异样的东方云天,再次来到了君子堂。

君子堂的弟子已经都整装待发了,因为东方云天昨日下了命令,说今日要他们随行去冷星城。

“人都到了吗?”东方云天扫视了一圈,神色淡淡地问。

这会儿邢绝和墨青也都在,有一个弟子突然开口说:“胡彪还没来!”

胡彪就是昨日因为提到冷新月而被邢绝揍了的那个弟子,有弟子快速跑去叫胡彪,结果却发现胡彪出事了。

东方云天到了胡彪的房间,就看到胡彪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一般,身上还盖着被子。一个弟子掀开了胡彪的被子,东方云天就看到胡彪赤裸的胸口上被人用剑刻了两个大字“贱人”……

“死因是什么?”东方云天微微皱眉。

“没有其他伤口,应该是中毒。”一个弟子说。

东方云天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认为这件事一定还是冷星辰的手笔。其实东方云天并没有打算今日带着君子堂的弟子前去冷星城,他昨天之所以那样做,目的只是为了引出冷星辰而已。

昨夜东方云天派了人一直盯着君子堂,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就连住在胡彪隔壁房间的弟子都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结果胡彪就这么死了,而且胸口还被人刻了字,就说明杀胡彪之人一定来过这个房间,却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东方云天的诱敌计划已经失败了,他觉得凶手选择杀了出言侮辱冷新月的胡彪,还在胡彪身上刻了“贱人”两个字,完全就是冷星辰那个小子能做出来的事情。甚至东方云天觉得,冷星辰在胡彪身上写的“贱人”两个字,就是为了让他看的,想想还真是觉得很不爽啊!

不过这让东方云天再次认定,冷星辰一定就在东方城里面,而且就躲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东方云天近期不打算去冷星城了,因为他已经被挑起了战意,准备想办法逼冷星辰现身,一定要打败冷星辰。他并不想杀了冷星辰,因为他觉得冷星辰那个小子很有意思,他要降服冷星辰,让冷星辰对他低头,那一定更有意思。

之前西门家投靠东方城的长老惨死的事情,虽然已经传开了,但是除了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之外,并没有人知道当时害死那些长老的酒坛底部写了字,是东方云天刻意封锁了消息,就连邢绝都不知道这件事。

在东方云天还没想到其他办法逼冷星辰现身的时候,他的书桌上面凭空多出了一张纸。纸上面的字迹是经过东方云沁鉴定的,冷星辰的字,而上面只有一句话:“今夜子时,东阳山顶。”

东方云天拿起那张纸,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这可比跑到冷星城去有意思多了,他很期待跟冷星辰的这次碰面,而他绝对不会再输……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