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阳山是东方城的脊背,高大巍峨。夜色之下的东阳山黑魆魆的一片,只能听到虫鸣鸟叫的声音,显得十分寂寥。

东阳山山顶,秋风瑟瑟,凉意袭人。东方云天依旧是一身宽大飘逸的白衣,孑然一身站在东阳山的山顶上面,皎洁的月光都带着一丝寒意,在地上洒下一层银辉。

东方云天早来了一刻钟,躲在暗处盯着,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出现。他在子时刚到的时候现身了,然而现在子时已过,依旧没有任何人出现。

东方云天神色莫名,就在东阳山山顶的一块大石上面坐了下来,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悬崖。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东方云天一动不动,已经快要坐成了一尊雕塑,而周围除了冷风吹着树叶的沙沙响声,始终没有其他的动静,更不要说有人出现了。

东方云天从那块大石上面下来,眼神一冷,飞身下了东阳山。

东方云天回到东方城城主府的时候,脸色很难看。他满心期待地去跟冷星辰碰面,还想过要怎么打败冷星辰,结果却被耍了,冷星辰根本就没有出现。

东方云天进了自己的书房,看到他的书案上面又多了一张新的纸,上面写着一行字:“本公子是想告诉你,今夜子时,东阳山顶,赏月佳处。东方圣子,月光可美?”

东方云天眼神一冷,伸手就把那张纸给揉成了一团,拳头也握了起来。他仿佛能够看到冷星辰那张欠揍的脸,正在对着他说:“东方云天,让你去你就去,这么听话啊?”

东方云天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玩弄过,他心中怒意升腾,恨不得立刻把冷星辰找出来,然后打到他跪地求饶。

不过很快,东方云天就冷静了下来。他微微皱眉坐了下来,把手中那个纸团展开,看着上面的字迹若有所思。东方云天认定最近发生的事情一定是冷星辰在暗中搞鬼,那么冷星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东方云天思来想去,都觉得冷星辰的目的一定是为了阻止他去冷星城,为了拦住他灭掉冷星城的脚步。

东方云天看着面前那张皱巴巴的纸,冷笑了一声。对于东方云天来说,没有冷星辰的冷星城,根本就不堪一击,不需要重视。他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冷星辰的意图,他可以选择立刻出发去冷星城,一旦到了冷星城,一定能够逼得冷星辰现身,但东方云天不想那么做。

东方云天现在很清醒,他知道去了冷星城就能跟冷星辰过招,但他并没有自负到认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灭掉有冷星辰在的冷星城。冷星城是冷星辰的地盘,东方云天觉得他如果真的被冷星辰给气昏了头,现在冲到冷星城去,很可能会落入冷星辰设下的陷阱。所以东方云天决定,既然冷星辰来了东方城,他就要在他自己的地盘,在他最熟悉最有优势的地方,拿下冷星辰,然后冷星城就唾手可得了。

东方云天觉得这才是他更好的选择。冷星辰在阻止他去冷星城,那么他就将计就计,暂且不去冷星城。东方云天认为,他不去冷星城,也是在阻止冷星辰回冷星城,是在把冷星辰和冷星城分开,这样对他来说其实更为有利。

第二天一大早,东方烈过来找东方云天。

“天儿,你为何还不出发去冷星城?”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问。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父亲,您不是说把冷星城的事情全权交给我了吗?我自有打算,父亲不必担心。”

东方烈微微皱眉:“之前那几个长老究竟是怎么死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父?”之前一下子死了八位长老,虽然说都是西门家投降过来的,但也足够引起东方烈的重视了。只是东方云天和东方云沁十分默契地都没有把那个酒坛子的事情告诉东方烈,东方云天还说那件事他会查清楚的,东方烈也就没管,这会儿想起来总感觉不太对劲。

“父亲,那些人是被冷星辰毒死的。”东方云天微微一笑。

东方烈神色微变:“你说什么?冷星辰?他竟然还没死?”

“父亲,当初没人找到他的尸体,他没死其实我也不是很意外。”东方云天神色淡淡地说,“那小子不仅没死,如今还在东方城里面,躲在暗处做一些小动作。我准备先逼他现身,只要拿下了冷星辰,我们甚至不需要去冷星城,冷坤就会对我们低头了。”

东方烈微微皱眉:“你真的确定那是冷星辰做的?”

东方云天很肯定地点头:“当然。”

“你说得也有道理。”东方烈微微点头,“冷星城值得重视的,也就是冷星辰那个小子了。既然他没死,只要抓住他,冷坤一定会妥协,冷星城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如今他在东方城,正是抓住他的好时机,你需要用什么人尽管用,这次一定要把他留在东方城,绝对不能让他回去!”

东方烈觉得东方云天的想法很不错。对东方烈来说,冷星城中他最忌惮的人其实不是冷坤,而是那个年轻的冷星辰。因为冷星辰表现出来的天赋和实力已经威胁到了东方云天,假以时日,冷星辰说不定会带着冷星城再次崛起,到那时,东方家的霸主地位就会受到威胁。

所以东方烈也觉得,既然冷星辰又跑到了东方城里面,那么就把他留下吧!这里是东方家的地盘,集中了东方家所有的高手,东方烈觉得有需要的话,他可以亲自出手。只要拿下冷星辰,冷坤就会对东方城低头,也等同于拿下了冷星城。

“父亲放心,如今这是在我们的地盘,我倒想看看,那小子究竟能躲到什么时候?”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

东方云天主动来找东方云沁,东方云沁没有给他好脸色,一副不想理会他的样子。

“你的那个侍卫呢?”东方云天之前没怎么注意,这会儿才发现一直跟着东方云沁的秦骁不见了。

“我让他出城办事去了。”东方云沁面无表情地说。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妹妹,你该不会是让你的那个侍卫,去给冷星城通风报信去了吧?”

“是又如何?”东方云沁冷笑。

“不如何。”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妹妹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通风报信没有任何意义。我们要对付冷星城,冷家人也很清楚这一点,根本不需要通知。”

“什么我们?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东方云沁看着秦骁冷声说,“你不是要去冷星城吗?怎么又不去了?是不是知道星辰没死,你怕了?”

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妹妹,我知道你不待见我,我就当你这是玩笑话。我怕冷星辰那是不可能的,是他怕了,一直躲着不敢见人,恐怕到现在他都没来找过妹妹吧?妹妹对冷星辰那小子掏心掏肺的,之前以为他死了还哭得那么伤心,可他明明活着好好的,却不给妹妹传个消息让妹妹放心,如今来了东方城都没有理会妹妹,妹妹你就不伤心吗?大哥都替你觉得不值啊!”

“东方云天,你是在挑拨离间吗?”东方云沁看着东方云天冷笑,“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心理那么阴暗?我可以理解星辰,我觉得他不跟我联系,不来找我是对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身边安插了眼线,就等着星辰上钩呢!东方云天,不要以为就你一个聪明人,别人都是傻子!”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妹妹很聪明,我知道了,所以妹妹从现在开始,就禁足吧!”

东方云沁眼神一冷:“你说什么?”

“我说,妹妹接下来不要出门了,留在这里看看书,练练功就好。”东方云天唇角微勾。

“不可能!”东方云沁冷声说。

“妹妹,你最好别闹。”东方云天看着东方云沁似笑非笑地说,“你要是再惹父亲生气,对你没什么好处。这次就听大哥的话,大哥不会害你的。”

东方云天话落起身就走,东方云沁一脸怒色:“东方云天你休想!我一定要出去!”

结果东方云沁还没出门,就被英姑拦住了。东方云沁不可置信地看着英姑:“给我让开!”

英姑没有动,垂眸说道:“圣女殿下,这是城主大人的意思,属下不敢违抗。”

“我再说一次,让开!”东方云沁神色更冷了。

英姑垂着头说:“圣女殿下,城主大人说,如果属下没能看住圣女殿下,就要处死属下。属下不是怕死,属下只是担心死了之后没有人伺候圣女殿下了。而且这只是暂时的,圣子殿下说最多不过一个月,也有可能只需要几天,圣女殿下的禁足就解了。”

东方云沁握着拳头,猛然转身回了房间,大力把门给关上了。她知道就算她做了什么,东方烈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左不过就是像上次一样打她一巴掌而已,而东方云天一定会护着他。但是她也知道,东方烈一个不高兴,真的有可能会把英姑给处死。英姑是陪着东方云沁长大的,就像是东方云沁的姐姐一样,东方云沁不愿拿英姑的性命去冒险。

跟东方云天一样,东方云沁也认为冷星辰如今就在东方城,而东方云天现在突然禁了她的足,十有八九是为了对付冷星辰,至于东方云天具体要如何做,东方云沁想不到。她如今只能希望,冷星辰不要有事,东方云天也不要有事,因为他们都是她在乎的人。

东方云天从东方云沁那里离开之后没多久,身处君子堂的邢绝突然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他还有呼吸,但是昏迷不醒,像是成了个活死人一样。

东方云沁被禁足了,东方城其他的药师都给邢绝看过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不知道这种毒该怎么解。

当天傍晚,东方城城主府外面就贴上了一张很显眼的告示。

“十长老的儿子身中奇毒无人能解,恐命不久矣,现寻名医,如能解毒,赏金万两!”

告示前面很快聚了不少人,都看到了告示的内容。东方城的十长老,唯一的异姓长老邢业,他的儿子是谁所有人都知道。如今城主府突然贴出了这样一张告示,就说明城主府的药师都已经没办法了。虽然百姓对告示上面的万两赏金很心动,但是也没有人敢冒然尝试,即便有些人是药师。因为东方城最出色的药师都在城主府里面,百姓中间的药师,实力都很一般。

东方云天就坐在城主府三楼的书房中,看着下方告示前面的人来了又走,并没有看到任何让他觉得像是冷星辰的人。而邢绝中的毒,是东方云天让人给他下的,的确是一种奇毒,东方云天并没打算害邢绝,因为他手中有解药,他只是想逼冷星辰出现而已。

东方云天知道,冷星辰或许能够猜到这是他逼他现身的计策,所以东方云天是在赌,赌他跟冷星辰谁先沉不住气。邢绝把冷星辰当成朋友和兄弟,东方云天觉得冷星辰不会不在意邢绝的生死,而有个词,叫做关心则乱。冷星辰即便猜到邢绝中毒可能是东方云天故意为之,但他无法确定,既然无法确定,他就有可能出现来救邢绝,因为真正的朋友,是不会拿对方的性命去赌去冒险的,至少东方云天是这么认为的,即便他自己并没有朋友。

有下人在专门照顾邢绝,是一个容貌十分普通的少女,东方云天安排的。

作为邢绝平时来往最多的好友,墨青在得知邢绝出事的第一时间就过来看邢绝。

墨青看到了邢绝房间里那个伺候的下人,这是一张生面孔,擦肩而过的时候,墨青从那个少女身上闻到了易容药物的味道,虽然很淡很淡,但是因为墨青和靳辰经常用易容,所以对此很熟悉。

墨青确定,这个少女是东方云天安插在邢绝这里的眼线,名为伺候,实为监视。不是为了监视邢绝,而是为了监视所有靠近邢绝的人。

墨青看了看邢绝,转头问了那个少女一句:“圣女殿下没有过来给邢大哥医治吗?”

少女面无表情地说:“奴婢只是奉圣子殿下之命过来伺候邢公子,其他的一概不知。”

墨青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把邢绝掉出被子外面的手给塞回了被子里面。这个极其短暂的动作,并没有引起少女的注意,而墨青已经趁机给邢绝把了脉,对于邢绝所中的毒,心中已经有数了。

墨青出门的时候迎面碰上了邢业。邢业眉头紧锁,看了墨青一眼之后就转移了视线,脚步匆匆地进了邢绝的房间。从一开始到现在,邢业对墨青始终都是不冷不热,不看重墨青,也从未找过墨青的麻烦,对于邢绝跟墨青的来往也是视而不见。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神色平静地回了自己在隔壁的房间。

邢业看过邢绝之后就离开了,不过半个时辰,又去而复返了。

“你叫什么名字?”邢业进门,看着正在给邢绝擦手的少女问道。

“邢长老,奴婢名叫方圆。”少女神色恭敬地说。

“你先出去,我来吧。”邢业看着名叫方圆的少女说。

少女起身,面对着门口的方向,恭敬地开口:“圣子殿下。”

“邢叔也在。”东方云天进门,就看到邢业转身过来,微微垂眸对他行礼:“圣子殿下。”

“邢叔不必多礼。”东方云天微微摇头说,“这件事,想必父亲已经跟邢叔打过招呼了,希望邢叔可以理解,我不会让邢绝出事的。”

邢业微微点头,神色恭敬地说:“属下明白,邢绝醒来也不会怪圣子殿下的。”

“那就好。”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看到邢绝床边放了一盆清水,邢业手中还有一块帕子,就微微一笑说,“邢叔,伺候邢绝的事情让下人做就好了。”

邢业转头看了一眼人事不省的邢绝,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虽然知道邢绝没事,不过属下作为他的父亲,照顾他是应该的。这样圣子殿下要等的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说:“邢叔既然这么理解,我就放心了。不过邢叔也不需要在这里守夜,我的人会照顾好邢绝的。”

“属下明白,属下跟邢绝说几句话就走。”邢业微微点头。

“好。”东方云天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还让方圆出去外面候着。东方云天主要是觉得,他这次为了逼冷星辰现身,对邢绝下了毒,这事儿确实是有些不太厚道,邢业要跟邢绝说话,他们再盯着那就说不过去了。

没多时,邢业从里面出来了,十分客气地对守在门口的方圆说:“劳烦你好好照顾邢绝了。”

“邢长老请放心,奴婢会好好照顾邢公子的。”

看着邢业走远,方圆转身回了房间,而邢绝还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却说东方云天,他直接离开君子堂回去了,结果走到城主府二楼,就看到邢业从东方烈的书房里面出来了。

东方云天神色立刻就变了,看着邢业问:“邢叔,你什么时候来找父亲的?”

邢业有些不明所以:“属下已经来了半个时辰了。”

东方云天心道不好,猛然转身就不见了人影。邢业微微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东方云天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君子堂,推开邢绝的房门,就看到邢绝一脸怒气地看着方圆。

“圣子殿下,奴婢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醒了。”方圆垂眸对东方云天说。

“刚刚来的那个人是假的!”东方云天怒气冲冲地说,“还不快去追!”

方圆神色一变,很快从东方云天面前消失了人影。东方云天正准备出去追的时候,被邢绝叫住了。

“圣子殿下,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利用我来抓冷星辰!”邢绝翻身下床,看着东方云天冷声说。

东方云天看着邢绝微微皱眉:“邢绝,你是在质问我吗?”

邢绝面色冷然地说:“属下不敢。”

“你中的毒只要解了就能立刻醒过来。”东方云天看着邢绝眼眸幽深地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刚刚来的人是谁了?”

“圣子殿下应该最清楚刚刚来的人是谁,何必明知故问?”邢绝面无表情地说,“圣子殿下是在赌属下和冷星辰的交情,冷星辰上钩了,因为他认属下这个朋友,圣子殿下应该很满意才是,因为这都是圣子殿下计划中的事情。”

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你说得没错,这都是我计划中的事情,冷星辰的确很在乎你这个朋友,我唯一没算到的是,我竟然跟冷星辰面对面,还说了那么多话,都没认出来那是他!好一个易容高手!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圣子殿下如果还需要属下配合逼冷星辰现身的话,尽管吩咐。”邢绝神色淡淡地说。

“不用了!”东方云天话落,又看了邢绝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邢绝看着东方云天的背影,眼神很冷。邢绝从小到大都认为自己是东方家的人,是东方云天的属下,他应该听东方云天的命令来行事,因为这就是邢业教导他的。曾经邢绝很敬重东方云天,因为东方云天是个天才,实力很强,而且对邢绝一向都很客气。

东方云天要对付冷星辰,邢绝夹在中间原本就十分为难。而如今,经历了这样的事情,邢绝对东方云天自然很是不满,心中的那杆秤已经几乎完全偏向了冒险现身来救他的冷星辰……

“邢大哥你没事了?”

听到墨青的声音,邢绝抬头就看到墨青站在门口看着他。他们本就住隔壁,墨青听到动静过来看看很正常。

邢绝微微点头说:“我已经没事了,珩兄弟也早点休息吧。”

墨青点头:“好。”

墨青转身回了房间,邢绝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东方云天今夜是不可能找得到冷星辰的,但如果冷星辰继续留在东方城,也不可能一直躲下去。而冷星辰一旦离开东方城,回冷星城去,出于对冷星辰的忌惮,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一定会倾尽东方城的全力,出手对付冷星城。

邢绝想得没错,东方云天没有找到冷星辰,不仅如此,他快天亮才回到房间的时候,还发现有一套衣服很随意地放在他房间的桌子上,他认得那套衣服,是那个假的邢业穿的衣服……

那套衣服就是在赤裸裸地讽刺东方云天,东方云天自己很清楚。他设计逼迫冷星辰现身,冷星辰现身了,还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面前,跟他说了话,解了邢绝的毒,然后很淡定地离开,而他自始至终,都没发现任何异样,甚至还是他给冷星辰和邢绝留出了一个单独相处的时间。

现在回想起来,东方云天不得不承认,这次他又输了,而且输得很难看,很蠢。

东方云天之前总想知道冷星辰究竟还有什么本事没有展露出来,每次冷星辰让他意外的时候,他总以为那应该就是冷星辰所有的本事了,棍法、剑法、医术、毒术、暗器,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呢?可是今夜东方云天才知道,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竟然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易容神技!

那个被东方云天派去伺候邢绝的方圆,就是前几日出现在东方云天身边的那个黑衣蒙面女子,而她是个用毒高手,也是个易容高手。只是今夜那个假的邢业出现的时候,方圆却没有看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这只能说明冷星辰的易容术比方圆还要厉害很多。

东方云沁被禁足,邢绝被下毒,其实不过都是东方云天为了引冷星辰现身所用的手段而已。而如今事实证明,冷星辰在东方城城主府内如入无人之境,甚至出现在东方云天面前,东方云天都没有意识到。

东方云天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在明,冷星辰在暗,他很被动,如果一直这样被动的话,就会一直被冷星辰牵着鼻子走,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第二天,快到正午的时候,一个明艳照人的少女和一个看起来很丧的老者一起进了东方城,很快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那不是冷星城的圣女吗?”

“是啊!她怎么来了?她身边那个是冷星城的几张老来着?”

“好像是二长老,一副苦瓜相!”

……

认出两人的百姓都议论纷纷,而两人一进城就直奔城主府而来了。冷新月一进城主府就大吼了一声:“我家星辰哥哥呢?”

东方云天从楼上走了下来,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神色淡淡地看着冷新月说:“你是来找冷星辰的?你难道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东方云天,把我家星辰哥哥交出来!”冷新月看着东方云天大声说,“谁不知道星辰哥哥留下给你医治了,你们竟然散播消息说他已经死了,真是可笑!定然是你们抓了他,立刻把他交出来,否则冷星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凭你们两个人,不善罢甘休又能怎么样呢?”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来人,抓了他们,关进地牢!”

东方广和另外两个长老一起出现,把冷新月和冷二长老围在了中间。两派人很快打在了一起,不过战斗结束得也很快,并且毫无悬念。

冷新月和冷家二长老都被东方云天关进了地牢里面,而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城主府传开了。

邢绝一听说冷新月和冷家二长老过来找冷星辰,却被东方云天抓起来扔进了地牢里面,眼神立刻就冷了下来。邢绝本想去找东方云天,结果刚出门就被邢业拦住了。

“邢绝,回去。”邢业皱眉看着邢绝说,“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情,那样只会对你不利!”

“爹,冷星辰救过我的命,我不能坐视不理!”邢绝看着邢业面色冷然地说。

“邢绝,你何时变得这么天真了?冷星辰是什么人?他的脑子比你灵活多了,你怎么知道他救你不是刻意为之,就是为了利用你?冷星城迟早要被东方城灭掉,如今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你改变不了任何结果,不要犯傻!”邢业看着邢绝冷冷地说。

“爹,不是我天真,是你们都太冷血了!”邢绝冷声说。

邢业皱眉看着邢绝:“立刻回去!不要让为父再说第三遍!”

邢绝握着拳头,猛然转身回了房间,把房门重重地关上了。而邢业直接派了两个君子堂的弟子守着邢绝的房门,下了命令说不允许邢绝走出君子堂,邢绝被禁足了。

这会儿还在禁足的东方云沁听说冷新月和冷家二长老都被东方云天给抓了,心中很生气,可是想要出去却出不去。

东方城城主府的地牢有几处,东方云天把冷新月和冷家二长老都关在了距离他最近的那处地牢。

是夜,东方云天没有休息,一直在等着冷星辰现身来救人。只可惜,东方云天等到天亮,东方城的城主府里面依旧一片安静祥和,没有任何人出现。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东方云天等的人始终没有出现。这天傍晚时分,东方云天直接让人把冷新月从地牢里面带了出来,然后吩咐两个侍卫带着冷新月,送去东方城最大的青楼里面,并且放言说让冷新月今晚就开始接客!东方云天还不信了,如果这样冷星辰都不出现的话,算他输!

东方城最大的青楼名叫解语楼,这也是八大家族最大的一家青楼。解语楼里的姑娘环肥燕瘦应有尽有,生意常年都很火爆,而这天晚上,解语楼里的热闹,注定与往日不同了。

圣子东方云天抓了冷星城的圣女,并且送进了解语楼里面的消息,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整个东方城。

天色微暗的时候,解语楼里已经热闹非凡了,很多人都想看看,冷星城那位貌美如花的圣女,是不是真的会在解语楼里面接客?

冷新月被下了软筋散,有气无力地被两个小丫鬟扶着,在众人的期待之下出现在了楼上。她对着所有人怒目而视,一副受到了极大侮辱的样子,却让解语楼的常客都感觉心痒难耐,因为这姑娘实在是太美了!

“圣子殿下到!”

门口传来的声音让很多人神色微变,众人纷纷转头,就看到东方云天穿着一身宽大飘逸的白衣,唇角含笑走了进来。

众人纷纷行礼,东方云天视而不见,他在视野最好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那位冷圣女可是个大美人儿,现在开始竞拍吧,价高者得,本圣子给你们做个见证。”

解语楼里一片哗然,很多男人都有些蠢蠢欲动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公子直接大吼了一声:“我出万两金!”

很快有人加价,而楼上的冷新月,已经满面泪痕,依旧眼神倔强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东方云天就坐在那里看着,他在等,等冷星辰出现,而他有一种预感,冷星辰今夜一定会来的。

热火朝天的竞拍还在继续,东方云天手中端着一个酒杯,神色慵懒地听着,同时也在观察着周围每一个可疑的人。因为东方云天知道,冷星辰擅长易容,很可能这会儿已经混了进来,甚至可能出手竞拍。

“恭喜柴公子!”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解语楼的老鸨一锤定音,出价最高的一位柴姓公子成了最终的赢家,得到了其他男人艳羡的目光。

就在众人看着柴公子满面春风地上楼的时候,异变突生!一支利箭破空而来,速度极快,众人只看到箭影一闪而过,下一刻惨叫声响起,血溅当场!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因为被射死的不是那位柴公子,而是楼上的那位冷圣女!而且射箭之人明显箭术极高,速度快得东方云天都没来得及阻止!

惊呼声、尖叫声不绝于耳,东方云天第一时间飞身而起,冲了出去。

傍晚的时候下了一点雨,已经是深秋季节,凉意渗人,解语楼里很热闹,解语楼外的大街上面,却没有什么行人。

此时距离东方云天十米开外的地方,站了一个黑衣人。他披着一件宽大的墨色披风,头上戴着兜帽,脸上还罩着一张金色的面具,孑然一身站在东方城的大街上,像个夺命修罗一般。而他的手中,拿着一把长长的弓,此时上面搭着一支寒光四射的利箭,已经瞄准了东方云天的胸口。

东方云天定定地看着不远处那个墨衣男子,突然冷笑了一声:“冷星辰,我知道是你,不用故弄玄虚!我只是很好奇,你明明已经猜到里面那个冷圣女是个冒牌货,为什么还要出现?”

东方云天看着不远处那人一言不发,手中的利箭猛然射出,他冷笑了一声,拔剑而出,在利箭到了眼前的时候,一剑斩断!

下一刻,东方云天神色微变,因为被他斩断的那支箭,突然散发出一股异香,他立刻屏住呼吸,还是吸入了一点点,脑袋立刻刺痛了一下。

“东方云天,下次再用这样低劣的手段找我,我会看不起你的。”是冷星辰的声音,话落就翩然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追!”东方云天一脸怒色,大吼了一声过后,身子一晃,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题外话------

酷暑天气,亲爱的们注意防晒防暑,多补水,多休息哦~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