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因为大师兄在东方城/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旭日初升的时候,东方云天睁开眼睛,发现他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方圆站在他的床边,目光痴痴地看着他。

东方云天神色一冷,方圆立刻垂眸恭敬地说:“主子,昨夜你中的毒已经解了,现在无碍了。”

“冷星辰呢?”东方云天冷声问。

“没追上。”方圆低头说。

“出去!”东方云天冷声说。

方圆低头退了出去,东方云天一拳砸在了床柱上面,眼底满是冷意。昨夜的一幕幕都在东方云天脑海中浮现,清晰至极。之前出现的“冷新月”和“冷家二长老”,都是东方云天让方圆安排的冒牌货。方圆的易容术很出色,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

东方云天把那两个冒牌货扔进了地牢里面,等着冷星辰现身来救,他要让冷星辰知道,不止他一个人会易容术。

只是关了两天,冷星辰都没有出现,东方云天干脆就把那个冒牌的冷新月给送到了解语楼里面。

冷星辰如东方云天所料出现了,不过东方云天没有预料到的是,冷星辰出现的时候,竟然一箭射死了那个冒牌货。所以东方云天很是不解,冷星辰既然早知道那是个冒牌货,何必还要来呢?

东方云天现在在想,冷星辰难道是不希望别的女人顶着冷新月那张脸出现在解语楼那样的地方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方面可以说明冷星辰很在意冷新月,另外一方面可以说明,冷星辰根本就没有把东方云天放在眼中,而事实大概就是这样。

东方云天忘不了,昨夜在解语楼外,那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墨衣男子,一箭朝着他的胸口射过来的样子。他当时有一刹那,突然想到了他一直在找的那位南宫桃花姑娘,因为那样的场景很相似。

不过东方云天认定昨夜那是冷星辰,而冷星辰在东方云天面前又展露出了一项技能,那就是高超的箭术。

只是东方云天对冷星辰的箭术没有那么在意,他更加在意的是,冷星辰竟然能够猜到他会把那支箭砍断,提前在箭上动了手脚,下了毒!

东方云天这会儿心中很是憋闷,因为他脑海中回荡着昨夜冷星辰临走的时候对他说的话。他又输了,输得毫无悬念,而冷星辰心中肯定很看不起他。

东方云天在此刻,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原本最重视的其实是冷星辰所展现出来的层出不穷的各样技能,包括武功、医术、毒术、暗器、易容,东方云天认为自己不会输,是因为他潜意识里觉得,虽然他没有那么多旁门左道的技能,但他的武功加上他的脑子,足以战胜冷星辰,因为东方云天并不是一个只懂得用武力的人,他一向足智多谋,并且自认为很聪明。

可是昨晚,东方云天被冷星辰打脸了,不是第一次。东方云天现在不得不承认,冷星辰不仅武功不比他弱,旁门左道的技能层出不穷,而且脑子也完全不比他差。

曾经东方云天觉得他自己比冷星辰聪明,是因为冷星辰那张娃娃脸实在是太具有欺骗性了,笑起来总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甚至冷星辰的眼睛一直都是澄澈平静的,透出一丝单纯,很容易让人放松警惕。

之前东方云天被冷星辰在家族排位战上面敲碎了好几块骨头,躺在床上休养的时候,依旧自信满满地认为等他伤好了,再次跟冷星辰交手,一定可以打败冷星辰。

可是如今,东方云天真的跟冷星辰过了招,东方云天在明,冷星辰在暗,这里还是东方云天的地盘,他却一点儿便宜都没有占到,每次都输,而且一次比一次输得难看。

此时此刻,东方云天心底终于有了一丝真真切切的危机感,冷星辰给他带来的危机感。之前东方云天把冷星辰当做了一个对手,如今冷星辰在他眼中,已经成为一个他必须给予足够的重视,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并且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时刻保持清醒和冷静,才有可能战胜的对手。

东方云天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的,他天赋极佳,头脑聪明,但他过得太顺了,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在冷星辰出现之前甚至都没有遇到过一个看得上眼的对手。他的骄傲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可以说,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所有挫败,都是冷星辰给的,至少东方云天是这么认为的……

邢绝和东方云沁的禁足都被解了,他们也都听说死在解语楼的那个姑娘根本就不是冷新月,而是东方云天安排的冒牌货。东方云沁对此嗤之以鼻,邢绝对于东方云天的不择手段有了新的认知。

墨青的生活过得很平静很低调,不跟邢绝在一起的时候,对其他人来说简直像是个隐形人一般。

东方云天没有再耍什么手段逼冷星辰出现,而是在两天之后,光明正大地往城主府外面贴了一张告示。

“圣子殿下邀请冷星城的圣子今夜子时在城主府的听风水榭喝酒?有要事相商?”

“这……圣子殿下请的应该是那个叫冷星辰的吧?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分明是没死,而且就在东方城里面!”

“圣子殿下写了张告示,那个冷星辰会去赴约吗?”

“谁知道呢!”

……

见到那张告示的人都感觉有些怪异,因为用告示来作为请帖,这绝对是他们平生第一次见到。他们都很好奇,那个冷星辰会出现吗?他敢出现吗?

东方云沁听说告示的事情,嗤笑了一声:“东方云天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呢?这样明目张胆的圈套,星辰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愿?”

英姑微微垂眸说:“圣女殿下,属下觉得星辰公子未必不会来。星辰公子和圣子殿下都是很骄傲的人,圣子殿下好言相邀,星辰公子如果不来,那就是对圣子殿下示弱了,表示他怕圣子殿下。”

东方云沁唇角微勾:“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星辰骨子里的骄傲其实并不比我大哥少,只不过我大哥一直摆着臭架子,骄傲得像个孔雀一样,实在是太讨人厌了!星辰就不一样,他有足够骄傲的资本,并且过得很随性自然,比我大哥强多了!”

英姑问东方云沁:“那圣女殿下觉得星辰公子今夜会去赴约吗?”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不过就算星辰今夜不出现,那也不会是因为他怕了我大哥,更可能是因为他懒得理会我大哥。不过我决定了,今夜我也要去看看,如果星辰真的来了的话,我是不会让我大哥出阴招找他麻烦的。”

“圣女殿下对星辰公子真好。”英姑说。

东方云沁笑容有些无奈地摇头:“英姑,你一直跟着我,难道你没有发现其实我并没有真的帮过星辰什么吗?他也没有要求我帮忙,我有什么问题问他的时候,他从来都不藏私,真的把我当做了朋友。”

那边邢绝也听说了告示的事情,已经打算今夜暗中去听风水榭那边,一旦有什么不对劲,他还是要帮他的星辰小兄弟的。

东方云天等到日落,又等到天黑,仿佛闲庭信步一般,一个人去了东方城城主府的听风水榭。

深秋季节的听风水榭凉意越发浓重,亭子四周都放了灯烛,昏黄的烛光照着东方云天那张俊美的脸庞,他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把他带来的一副棋摆了出来,他自己面前是白子,对面是黑子,玉质的棋子在夜色之中都透着一丝凉意。

东方云天其实已经听到了东方云沁的声音,就在不远处,不过他没有理会。而东方云天也知道,有人就藏在附近,他觉得那应该是邢绝。

东方云天的唇角突然勾了起来,他原本就觉得冷星辰会出现,如今东方云沁和邢绝都来了,东方云天更加确信冷星辰会来了。之前的几次过招,东方云天都败了,所以他打算改变策略,今夜就是他跟冷星辰正式交手的开始。

子时已到,一道墨色的人影越过湖面,翩然而至。来人依旧是东方云天之前在解语楼外见到的那副装扮,墨衣外面还披着墨色的披风,戴着墨色的兜帽,脸上还罩着一张金色的面具,就连那双眼睛,离得近了都没有办法看清楚,因为面具上面眼睛的位置不知用了什么材质,看起来如烟似雾。

“你来了,坐。”东方云天看着来人微微一笑,仿佛在招呼一个熟识的老友一般。

来人在东方云天对面坐了下来,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冷星辰,你何必把自己包裹得这么严实?我又不是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难道你是觉得你那张娃娃脸不好看吗?”

来人声音平静地说:“怕冷。”

东方云天愣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看着“冷星辰”说:“这个理由不错,冷星辰你还是那么有意思。我找你来,不是想跟你打,你也不用紧张。我们对弈一局,如果你赢了,可以向我提一个条件,如果我赢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你敢吗?”

这就是东方云天改变的策略,由武斗转为文斗。东方云天对于自己的棋术是极有信心的,因为东方烈曾经说过,东方云天的棋术,如今的八大家族已经无人可及了。

虽然东方云天觉得自己对冷星辰的了解还不够,但他看人也是很准的,冷星辰那样自由随性的性格,虽然极为聪明,但十有八九并不会喜欢下棋这种工于心计的事情。

“开始吧。”

听到“冷星辰”的话,东方云天笑意加深,看看“冷星辰”说了一个字:“请。”

东方云沁躲在不远处,神色怪异地看着开始对弈的两人,压低声音对英姑说:“他们俩怎么开始下棋了?为什么还不打架?”

英姑轻声说:“棋术也是一种比试。”

东方云沁微微摇头:“男人的世界,果然很难懂,既然他们不打算打架,我们就走吧,这里要冻死了!”

东方云沁又看了一眼坐在东方云天对面那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墨衣男子,感觉有一点怪怪的,她在想,以星辰的性格,就算要戴面具,也应该戴一张银色的吧?她下次见到星辰,送他一张银色的面具好了,因为金色的面具不衬他的气质。

邢绝也神色怪异地看着亭子里面很平静地在对弈的两个人。夜黑风高,周围一片寂静,邢绝还能听到玉质的棋子落在棋盘上面发出的轻微撞击声。

东方云沁走了,邢绝并没有离开,依旧躲在不远处,盯着这边的动静。

东方云天执白子,“冷星辰”执黑子,没过多久之后,东方云天就意识到自己遇到了劲敌,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小子,下棋的时候如行云流水,仿佛根本不需要思考,但每一步都走得很完美,步步为营。

东方云天再次感觉惊愕,不过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影响到他自己的发挥。他只是突然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难道他之前看走眼了,冷星辰这小子表面的自由随性都是伪装的,他其实是一个心思深沉,工于心计的人?

要知道,东方云天一直认为,喜欢下棋,并且能够下得好的人,本身的性格也会是那种深沉内敛,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到所有可能后果的人。东方云天就是这样的人,他对人笑的时候,十次有九次都不是出自真心。只是东方云天总觉得他认识的冷星辰,跟他并不是一类人,不管冷星辰多聪明,东方云天都觉得他是一个会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简单而快乐的人。

如今,在小小的棋盘上面,东方云天仿佛从对面的“冷星辰”身上看到了他的第二重人格。东方云天不知道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还是对面这个不肯用真面目示人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认为的冷星辰呢?

想到这里,东方云天心中一冷,不过他始终没有让思绪影响到棋局,目光依旧专注在棋盘上面,而这一局已经快要结束了。

过了片刻之后,一局结束,东方云天没有赢,“冷星辰”也没有输,平局。

东方云天指尖捏着一枚白色的棋子,目光幽深地看着对面的“冷星辰”说:“平局,我们各自答应对方一个条件,你以为如何?”

“冷星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可以。”

“公平起见,我们各自把条件写在纸上,同时交给对方。”东方云天看着“冷星辰”说。这种情况下,先开口提条件是不利的,东方云天不想打破现在这个互相制衡的局面,所以主动提出了一个公平的办法。

“冷星辰”再次点头:“可以。”

东方云天没有回头,神色淡淡地说:“邢绝,去取两套文房四宝过来。”

邢绝神色一僵,还是从不远处的一根柱子后面出来了,对着东方云天微微点头说:“属下这就去。”

邢绝很快走了,东方云天看着“冷星辰”说:“现在无事,不如聊聊?我正好有点问题想要问你,你可以拒绝回答,或者问我问题作为交换,很公平。”

东方云天真的把对面的“冷星辰”当成了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尤其是在今晚他连棋术都没有占优势之后。东方云天想要跟“冷星辰”进行真正的较量,不用阴招,不耍心眼,光明正大地过招。

“冷星辰”没有说话,东方云天微微一笑说:“你是怎么从鸳鸯楼的杀手手中逃走的?或者说,你跟他们是一伙的?”东方云天认为这件事不正常,他有所猜测,但是无法证实。

“无可奉告。”“冷星辰”声音平静地说。

“好。”东方云天笑容不变,“你是不是喜欢你哥哥冷肃的未婚妻冷新月?”

“冷星辰”的声音依旧很平静:“是,我喜欢冷新月,还喜欢你妹妹。”

东方云天笑意加深了,他知道“冷星辰”给他的是一个否定的答案,因为冷新月和东方云沁对冷星辰来说,都是喜欢的,却无关爱情。

东方云天和“冷星辰”并没有聊多久,邢绝很快就去而复返了,默默地把两套文房四宝分别放在了东方云天和“冷星辰”面前。

“冷星辰,你可要想好了,只此一次机会。”东方云天看着“冷星辰”似笑非笑地说。

“彼此彼此。”“冷星辰”的声音平静如昔。

两人几乎同时提笔,又同时落笔,面前的纸上都多了一行字。

东方云天把他写好的那张纸递给了“冷星辰”,伸手拿过了“冷星辰”写好的那张纸,神色立刻就变得有些怪异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给冷星城一年之间。”“冷星辰”声音淡淡地说。

东方云天不置可否,看着“冷星辰”问道:“我的条件,你觉得如何?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别说一年,十年的时间我都可以给冷星城。”

下一刻,东方云天就看到他写的那张纸在“冷星辰”手中变成了粉末,“冷星辰”用行动回答了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其实也不是很意外,因为他给“冷星辰”的那张纸上面写了四个字“臣服于我”。这当然是东方云天希望的,不过他也知道冷星辰十有八九不会答应。

“不如我退一步好了。”东方云天唇角微勾,“我给你的条件,加个期限,一年时间。你可以把这当作一场公平交易,你用你自己的自由,交换冷星城一年的安宁,你觉得如何?”

看到“冷星辰”沉默,东方云天眼眸微闪,他莫名觉得,“冷星辰”会答应的,因为他来东方城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东方城对付冷星城,而想要为冷星城争取一年的时间,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东方云天和东方烈不会等这么久。

“好,我答应。”“冷星辰”微微点头。

东方云天笑了:“明智的选择。”

只是下一刻,东方云天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不善的声音:“我不答应!”

东方云天神色微变,起身就看到东方烈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面色沉沉地看着他。

“父亲,不是说冷星辰和冷星城的事情全部交给我来处理吗?”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问。

东方烈冷哼了一声:“天儿,在这件事情上面,你完全是被这个小子牵着鼻子走,太过感情用事了!从现在开始,冷星城的事情,为父亲自来处理,你不用管了!”

东方云天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下一刻就看到东方烈拔出了他那把很少会用到,一旦出鞘就势不可挡的宝剑,剑尖指向了“冷星辰”。

东方烈冷笑了一声说:“天儿,这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等为父今夜杀了这小子,一切都解决了!”

邢绝下意识地挡在了“冷星辰”身前,看着东方烈说:“城主大人请三思!”

“邢绝,让开,否则休怪我不讲情面!”东方烈眼神一冷。

邢绝还没说什么,就被“冷星辰”一把推开了:“你不需要插手!”

“你竟然还没打算逃走,勇气可嘉。”东方烈看着“冷星辰”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

只是下一刻,东方云天又挡住了东方烈,看着东方烈神色认真地说:“父亲,已经交给我的事情,不劳您费心,我会处理好的。”

东方烈的出现并不是东方云天希望的,他也不希望东方烈就这么杀了冷星辰,因为他要自己战胜冷星辰。刚刚东方云天已经跟“冷星辰”谈好了条件,他并不想让东方烈改变他的计划。

“天儿,让开!”东方烈神色更冷了,“不要让为父对你失望!”

东方云天没有让开,而是看着东方烈说:“父亲应该相信我,我不会让父亲失望。”

“哼!”东方烈冷哼了一声,身形一闪,就绕开了东方云天,持剑朝着还站在原地的“冷星辰”攻了过去。

东方云天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虽然一直以来他对东方烈很尊重,但那是因为东方烈几乎对他百依百顺。东方云天想做的事情,东方烈从来都不会阻止,反而会全力支持。事实上东方城如今的很多事情,决策者都是东方云天,东方云天自己也清楚这一点。

可是这次,东方烈一意孤行,非要杀了“冷星辰”,这让东方云天精心计划的事情都偏离了原定的轨道,而东方云天从始至终都没想要让冷星辰死,他渴望征服冷星辰这个对手,让冷星辰对他低头,为他所用。

这一刻,东方云天第一次对东方烈这个父亲生出了不满。他甚至在想,到最后关头,是不是出手把冷星辰给救下来,因为他真的没想让冷星辰死,如果冷星辰这个对手死在了东方烈的剑下,东方云天会有一辈子的遗憾,因为他将再也没有机会战胜冷星辰。

不久之前下棋的时候,东方云天其实怀疑过“冷星辰”的身份,这会儿看着跟东方烈交手的“冷星辰”,东方云天心中那一点点的怀疑也烟消云散了,因为“冷星辰”用来对付东方烈的,正是冷家的冷星剑法。

东方云天很快就顾不得去想“冷星辰”会不会死了,因为他惊愕地发现,“冷星辰”对上东方烈,竟然过了几十招都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败势!

要知道,东方烈可是如今的八大家族第一高手,天玄心法已经突破了最高境界,之前对上西门巍的时候,都是轻而易举的压倒性胜利。

可是如今东方烈对上年纪轻轻的“冷星辰”,竟然没有在百招之内将“冷星辰”拿下,这根本就不正常!因为东方云天自己都只能勉力在东方烈手下走百招而已。

东方烈也很意外,因为“冷星辰”的实力比起家族排位战的时候似乎又强了很多,而这更加坚定了东方烈要把“冷星辰”尽快除掉的决心,因为这样的天才假以时日必然会威胁到东方家。

东方烈跟冷坤交过手,对于冷星剑法有所了解,而如今跟他交手的“冷星辰”,实力似乎已经快要到冷星心法的最高层了,比曾经的冷坤还要强。东方烈也知道,冷家的冷星秘籍,如果突破最高层,并不比天玄心法弱,这也是东方烈一直想要把冷氏一族除掉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现在,东方烈知道跟他交手的这个年轻人虽然天赋异禀,但是尚未突破冷星心法的最高层,所以不会是他的对手,这也是他除掉后患的绝佳时机。

东方烈的攻势更加猛烈了,而“冷星辰”慢慢有些招架不住了。旁边观战的东方云天和邢绝都聚精会神地看着这场精彩的战斗,甚至都忘记了之前他们在担心的事情。

又过了百招,东方烈在“冷星辰”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而“冷星辰”突然虚晃一招,转身就跑。

东方烈很快追了上去,两人一起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邢绝脸上再次出现了担忧之色,东方云天猛然回神,飞身而起追了上去,邢绝也跟了上去。

没多久之后,东方云天和邢绝在东方城外见到了东方烈。东方烈的剑还没有收回去,脸色很难看地站在那里。

“父亲,冷星辰呢?”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问。

东方烈冷眼看着面前的一片密林说:“他的速度太快,为父没有追上。”

邢绝心中的大石瞬间落地,东方云天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不希望冷星辰死,因为他想要自己打败冷星辰。

东方烈转头看到东方云天的表情,神色一冷:“天儿!你难道认为冷星辰逃走是一件好事吗?你知不知这是放虎归山?”

东方云天微微垂眸说:“父亲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天儿!”东方烈皱眉看着东方云天说,“你已经受那个小子影响很深了,变得不像你了!如果是以前,你应该帮为父一起把那个小子给杀了,以绝后患!”

“父亲,我没有变。”东方云天神色平静地说,“以前只是因为我没有遇到冷星辰这个对手,如今我遇到了,我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打败他,父亲杀了他,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东方烈神色有些失望地看着东方云天:“你真的变了,感情用事是大忌!”

东方云天沉默,他认为自己并没有错。

邢绝莫名觉得,一向关系极好的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因为今晚的事情,似乎生了嫌隙……

东方云天回到自己的房间,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了两个字“一年”。东方云天微微叹了一口气,他跟冷星辰的交易,已经因为东方烈的搅局而作废了,接下来东方烈一定会很快派人前去灭掉冷星城。但东方云天觉得,不管是冷星辰还是冷星城,都应该由他来对付,而冷星辰,应该很快就会回冷星城去了吧,他或许也应该去冷星城找他的对手了。

却说邢绝,回到君子堂之后,发现墨青房间的灯还亮着。他敲了敲门,墨青过来打开门,请他进去了。

“都这个时候了,珩兄弟怎么还没休息?”邢绝发现房间里燃了香,味道很清新,不过邢绝以前从未见墨青用过香料。

“睡不着,在看书。”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邢绝看到墨青桌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微微点头说:“珩兄弟一直都很努力,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才是。”

“邢大哥也是。”墨青看着邢绝说。

邢绝无奈地笑笑:“我是该回去休息了。”最近发生的事情让邢绝感觉很累,身心俱疲。

邢绝走了之后,墨青关好房门,脱下墨色的外袍,白色的里衣已经被血染透了。他面不改色地把里衣脱了,露出光裸健硕的胸膛,胸口有个血洞看起来触目惊心。

墨青自己上了药,包扎好之后,就把灯熄了,躺在了床上。

今夜,以及之前几次东方云天见到的“冷星辰”,其实都是墨青假扮的。而墨青的目的是拖延东方城对冷星城动手的时间,也只是拖延而已,因为他知道根本阻止不了。或者说墨青有办法阻止东方云天,却没有办法阻止东方烈。

而今晚发生的一切,对于东方云天来说,一开始都在他的计划之内,之后被东方烈搅了局,但对于墨青来说,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内。

墨青前去赴约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东方烈会出现,而且会出手杀他。墨青还是去了,因为他觉得他必须要跟东方烈交一次手,看清楚他跟东方烈之间究竟还存在多大的差距,对他们彼此的实力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才好做进一步的打算,而这是一个好机会。

墨青跟东方云天下棋,其实是故意下出了个平局,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局面是东方云天希望看到的。墨青如今很了解东方云天的心理,知道东方云天把“冷星辰”这个人当成了对手,而对于东方云天这样骄傲到自负的人来说,他已经认定的对手,就不会希望其他人干涉他们之间的较量,包括东方烈在内。

墨青当时答应东方云天提出的条件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东方烈在附近了。而墨青答应东方云天的条件,其实是故意说给东方烈听的。

墨青刚答应,东方烈就出来搅局,这必然会引起东方云天的不满,而东方烈对于东方云天也必然会心生不满,因为东方云天说要对付冷星城,却迟迟未动,说要对付冷星辰,却接连失利,如今还在没有经过东方烈同意的情况之下,跟“冷星辰”在背地里达成了一年之约。这绝对不是东方烈希望看到的,而东方云天其实对于东方烈这个父亲并没有那么信服,甚至认为自己比东方烈聪明。所以这对父子,必然会因为在处理“冷星辰”的事情上面产生分歧和矛盾。

由血缘牵绊的关系未必是牢不可破的,墨青算好了一切时机,导致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这辈子第一次互相对对方不满,而这一点不满和分歧,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放大,只要“冷星辰”不死,他们父子之间的分歧就会一直存在。因为东方烈只求灭掉冷星城和冷星辰,不管用什么办法,而骄傲的东方云天必然会想要自己亲手打败冷星辰,不希望其他人干涉。

墨青知道,接下来东方烈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派人前去冷星城,并且不会让东方云天插手,而东方云天是不会听东方烈的话的。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内部的矛盾,对于冷星城来说是一件好事。

冷星城。

秦骁已经到了冷星城,并且成功见到了冷肃。

“你不陪着你家圣女,来这里做什么?”冷肃看着秦骁似笑非笑地问。

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我是来通知你们,东方城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冷肃神色微变,秦骁看到一个眉目妖娆的少女出现在冷肃身后,微微皱眉,有些不确定地开口:“小师妹?”

靳辰唇角微勾:“二师兄还活着,不错不错。不过你说东方城的人马上就要到了,我怎么不信呢。”

秦骁神色严肃地说:“是真的,东方云天已经召集了很多高手前来冷星城,我是日夜兼程赶来通知你们的,他们很快就会到达这里。”

秦骁话落就看到靳辰神色如常地说:“不会这么快。”

“为何?”秦骁皱眉,不知道靳辰哪里来的自信,认定东方云天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因为大师兄在东方城啊!”靳辰微微一笑。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