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东方云天是要造反吗??/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师妹,你的大师兄在东方城无所事事,根本什么都没做,看起来也没打算做什么,你就这么相信他可以绊住东方云天的脚步?”秦骁皱眉看着靳辰问。

秦骁听说东方云天要找冷星城的麻烦,就决定过来冷星城帮忙,而他帮忙的方式就是自己跑到冷星城来,打算跟靳辰一起御敌。秦骁在来之前去找过墨青,墨青十分淡定,既不打算来冷星城,看起来也没有准备做什么。秦骁不知道靳辰为何这么相信墨青,明明他们夫妻离得这么远,也没有联系,靳辰不可能知道墨青做了什么,就敢这么自信,要知道这可是关乎冷星城的存亡大事,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我相信啊。”靳辰轻描淡写的四个字让秦骁无言以对。

“你还打算回东方城吗?”冷肃看着秦骁问。

秦骁微微点头:“东方云沁救了我,我答应当她一年的侍卫,如果你们这边没事了,我就回去。”

“那你现在可以回去了。”靳辰微微一笑说道。

秦骁皱眉:“小师妹,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你想多了。我们这边没事,再说了你过来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们都很忙,没有时间招待你。”靳辰十分不客气地说。

秦骁再次皱眉,因为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靳辰对他的嫌弃。秦骁觉得心理瞬间就有些不平衡,他可是在得知东方城要对冷星城不利的时候,第一时间日夜兼程赶过来帮忙的,结果到这里之后,连口水都没喝上就被逐客了。而墨青这会儿还在东方城,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靳辰就觉得墨青肯定已经绊住了东方云天。

心理不平衡之后,秦骁意识到的是他跟墨青的差距。他的行为分明就是出力不讨好,而墨青在背地里云淡风轻地把该做的都做了。秦骁突然很后悔,他就不应该一时脑热跑到这里来,他早就该想到靳辰不会欢迎他的。而墨青留在东方城,自然不是为了君子堂那一点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的武功秘籍,而是为了跟靳辰配合,对付东方城。

秦骁觉得,像自己这样,大老远跑过来,准备拿着剑为冷星城杀敌的帮忙方式,真的是下下策,因为冷星城虽然缺高手,但是加上一个他,改变不了任何结果。

看到秦骁转身要走,靳辰唇角微勾:“二师兄,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来都来了,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晚几天你家圣女不会出事的。”

秦骁面无表情地看着靳辰问:“你要留我?”直接忽略了靳辰的最后一句话。

靳辰微微一笑:“是啊,我在挽留你。”

秦骁瞬间感觉心里舒服多了,微微点头说:“既然你非要挽留我的话,那我就留下吧。”

靳辰表示,秦骁骨子里也是个傲娇货啊!她对秦骁说:“二师兄先休息一下,休息好了,有事要你做。”

秦骁很好奇靳辰会让他做什么,明明靳辰之前说了他帮不上什么忙,他刚来,也确实不知道冷星城现在是什么情况。

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秦骁已经知道了冷星城群英阁的存在,然后他就被靳辰带到了冷星城守城军的训练营里面,让他帮忙训练守城军。

“两位长老,这是我师兄。”靳辰对四长老和五长老说。

秦骁已经被靳辰易容成了另外一副模样,看起来高大威猛,不怒自威。

四长老和五长老一听靳辰说秦骁是她的师兄,态度都十分客气,就听到靳辰接着说:“我这位师兄在那边是个威名赫赫的将军,这次特地过来帮忙的。”

两位长老神色都是一喜。冷坤让他们两人协助靳辰训练守城军,但是他们在这方面毫无经验,很多事情都需要靳辰亲力亲为,而靳辰还要顾着药师堂那边,一直在两头跑,两位长老觉得很过意不去。如今看到靳辰又请了一位真正有经验的年轻将军过来,自然是喜出望外。

而秦骁听到靳辰对别人介绍他的时候,说他是个威名赫赫的将军,心中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毕竟秦骁一直以来都在被靳辰和墨青各种实力碾压,他把靳辰和墨青当朋友,其实内心深处希望得到他们的肯定。

“你知道该做什么。”靳辰对秦骁小声说,“把我的兵给练好了啊!”

靳辰越是不客气,秦骁越是觉得靳辰没把他当外人,而且练兵这样的事情才是秦骁真正喜欢的,他其实并不想回去当东方云沁的侍卫。于是他十分认真地对靳辰点头说:“放心。”

靳辰把秦骁留下就走了,而两位长老和冷星城的守城军,很快就知道这位来自迷雾森林那边的将军,真的实力不凡。

靳辰回到城主府之后见到了冷肃,冷肃神色之间有些担忧:“小姐姐,你真的觉得墨青能够绊住东方云天的脚步?”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当然,不过时间并不会很长,所以我们要做好御敌准备了。”

“为何?”冷肃表示不解。靳辰既然认定墨青能够绊住东方云天,又说时间不会很长,这么详细具体,冷肃都在怀疑墨青是不是偷偷给靳辰传了什么消息了,但是他们夫妻俩如今应该没有传消息的渠道才是。

“东方城掌权的毕竟还不是东方云天,而是东方烈。你也知道,东方烈迫不及待想要让冷星城消失。”靳辰面色平静地。

“墨青不是神通广大吗?难道他没有办法阻止东方烈?”冷肃轻哼了一声,显然对于靳辰和墨青离得这么远还这么有默契表示不服。

“不是没有办法,有些事情是必然会发生的,可以阻止,但阻止解决不了问题,拖得时间太久,有可能会适得其反。”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不懂。”冷肃摇头。

靳辰敲了一下冷肃的脑门说:“多用用脑子。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东方烈的对手,墨青也不是,所以正面对抗是不明智的。东方烈希望冷星城尽快消失,他可以容忍拖延一天两天,甚至是一个月,但是不能更多了。再出现什么阻碍,只会让东方烈更加迫不及待,对付冷星城的手段更加强硬,甚至有可能会亲自来,到时候就麻烦了。我觉得,墨青就算要拦,也不会拦很久,但他会想办法,让前来找麻烦的人,是我们可以应付的。”

冷肃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小姐姐,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偷偷跟墨青联系了?千万别告诉我这些都是你猜的,你怎么这么能猜呢?你怎么知道墨青跟你想的一样呢?”

靳辰唇角微勾:“我就是猜的,我就是知道,因为他是我男人啊。”靳辰表示,她和墨青可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凑在一起的夫妻,他们是灵魂伴侣,墨青在想什么,墨青会做什么,她当然是知道的,这叫默契。

冷肃无语望天:“我家傻妞怎么就从来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呢?”这差距真的是……

靳辰微微一笑:“苏苏,新月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跟她一起睡嘛,她很懂的。”

冷肃的脸瞬间爆红,猛然站起来转身就走:“不跟你说了!”

靳辰表示,她家小弟真的长大了啊!

靳辰在群英阁的武部和暗部选出了十个弟子,已经秘密培养了一段时间,在秦骁到之前,那些弟子已经被她派出去执行任务了。他们的任务很简单,潜伏到东方城里面打探消息,并且及时传回来。其中有一个最出色的弟子,身上还带着靳辰的信物,靳辰让他去东方城找墨青。不久之后,墨青和靳辰之间无法传消息的情况就会改变了。

如今靳辰对冷星城的安排,一方面是在努力提升冷星城的整体实力,不仅是武力,还有百姓的生存能力,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这是一个长远的规划。而另外一个更为迫切的规划,就是御敌,因为敌人不会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群英阁武部的弟子其实一时半会儿都用不上,真有什么高手前来,武部的弟子甚至是需要保护的,而不会让他们冲到前面去当炮灰,因为这几十个弟子是冷星城年轻一辈天赋最好的,需要有时间来成长。

暗部的弟子将会是御敌的主力,因为他们学的就是杀人的本领。并不是只有冷肃在训练暗部的弟子,靳辰也参与了暗部弟子的训练,她主要教他们的是暗器和毒术。当然不是让他们学制毒,而是把现成的毒药给他们,让他们学会怎么用。

同时,守城军也是必不可少的,并且主攻的就是箭术。因为守城军数量众多,而且习武资质都不是很出色,他们需要做的不是攻,而是守。弓箭是防守的最佳武器,箭术只要学好了,用一千支箭来瞄准一个高手,就算弄不死,也绝对会让那个高手手忙脚乱了。

靳辰想到北堂豪,微微叹了一口气。北堂豪离开也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他走的时候说要回去跟北堂城主商量与冷星城结盟的事情。以北堂城和冷星城的距离来说,如果有肯定的消息,早些天就该派人送过来了,甚至北堂豪亲自前来也早应该到了。

始终杳无音信,只能说明一件事,北堂城主并不看好冷星城,也没有要跟冷星城结盟对付东方城的打算。

靳辰对此并不是很意外,毕竟外人眼中的冷星城的确是不堪一击,即便北堂豪回去之后对北堂城主说了冷星城的变化,北堂城主也不会认为冷星城短时间之内有能力抵挡得住东方城。

而当天晚些时候,前去北堂城谈生意的管家冷岳回来了,脸色很不好看,也证实了靳辰的猜测。

“属下根本没进北堂城,北堂城主派了一个长老守在城门口,对属下说从今往后北堂家跟冷星城不会再有任何来往。”冷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

冷坤面色微沉,冷肃皱眉说:“北堂豪呢?”

“属下提出要见北堂圣子,北堂家拦住属下的那位长老说,北堂圣子闭关了,要三个月之后才出关。”冷岳话落又叹了一口气。其实之前冷星城和北堂城的生意能够那么顺利,北堂城那边一直都是北堂豪在做主,如今北堂豪不再出面,北堂城主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

“闭关?”冷肃脸色一冷,“我看是北堂豪他爹把他关起来了吧!”冷肃当然并不认为北堂豪之前是在骗他们,北堂豪这个人还是很讲义气的,他说了要回去跟北堂城主商量,就一定不会食言。而如今这样的局面,毫无疑问是北堂家拒绝跟冷星城成为盟友的表现,北堂豪闭关是假,北堂城主阻止他再跟冷家人接触才是真。

冷坤微微摇头说:“北堂城主向来很识时务,他不看好冷星城,就不会拿北堂城来冒险。”冷坤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并不觉得北堂家跟冷星城结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北堂家并没有受过冷家任何恩惠,他们没有义务对冷星城伸出援手。

冷坤让赶路回来的冷岳下去休息了,就剩下了冷坤和冷肃,以及冷新月和靳辰四个人。

“那南宫家呢?”本来情绪低落的冷新月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靳辰问,“以雪儿姐姐和南宫家的关系,他们会帮忙吗?”

靳辰微微摇头说:“南宫离跑了,我不会去南宫家求援的,因为南宫家的态度肯定跟北堂家是一样的。”

“哼!都是目光短浅的人!”冷肃冷哼了一声说。

靳辰微微蹙眉,看着冷肃语重心长地说:“苏苏,虽然我们认为从长远来看,他们跟我们结盟才是明智的选择,但这并不是理所应当的,他们没有义务帮我们。冷星城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的确很艰难,如果有盟友共同面对自然最好,但如果没有,也怪不得任何人,因为这本就是冷星城自己的麻烦,我们可以自己扛。你记住,以后遇到任何困难,首先要想的不是找依靠,而是凭借自己的能力来处理,并且用尽全力做到最好。”

冷肃愣在了那里,就听到靳辰接着说:“包括我在内,以我们的关系,不需要你开口,我自然会帮你,但你不可以对我产生依赖感,这份依赖感会害了你,会阻止你自己变得更强。”

冷肃沉默不语,冷坤微微点头,看着冷肃说:“肃儿,辰儿说得很有道理。”

冷肃的神情有些低落:“小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麻烦的人,我害得你跟小贝母女分离,害得你背井离乡来这里。”

靳辰神色一冷,看着冷肃说:“冷肃!等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靳辰话落起身就走了,冷肃神色一僵,冷新月弱弱地说:“苏哥哥,姐姐是为了你好才那样说的,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跟姐姐提小贝呀?她肯定很伤心的。”

冷坤皱眉看着冷肃说:“肃儿,你确实太过依赖辰儿了,她说那些不是觉得你麻烦,她对你有多好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已经习惯事事依赖她,但她总会离开的,她不可能陪着你一辈子!”

冷肃心神一震,瞬间从冷坤和冷新月面前消失了人影。

冷新月有些担忧地说:“城主大人,姐姐是不是对苏哥哥失望了?”

冷坤微微摇头说:“不会的。”

冷肃到了靳辰的房门外面,想要像往常一样直接推开门进去,却又犹豫了。他抬手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靳辰的声音,才推门走了进去。

靳辰背对着冷肃坐在窗边,冷肃声音闷闷地说:“小姐姐,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靳辰没有回头,声音淡淡地说:“这不是很明显么?”

冷肃眼神微暗:“我不是故意的,其实你说的那些道理我都懂,我只是不想跟你分开,听到你说你迟早会走的,我很不开心。”

靳辰简直要被气笑了,她转身看着冷肃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你娘!”

冷肃弱弱地说:“在我心里,你跟我娘是一样的。”

靳辰扶额:“苏苏,我真的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冷肃神色一正:“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你帮我太多,你太厉害,我已经下意识地遇到什么麻烦都想要找你。我会改的,我会努力修炼,遇到问题认真思考,不再冲动,不再让你失望!”

“苏苏,你没有让我失望过。”靳辰看着冷肃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可是我对自己很失望。”冷肃神情有些低落,“我不该跟你提小贝的,但每次想起这些,我都会觉得自己很没用。”

靳辰看着冷肃低着头的样子,心中微叹。她其实知道冷肃这些日子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冷肃跟靳辰提墨小贝,靳辰并没有觉得很难受,因为这些事情是她一早就准备好的,最难受的其实是冷肃。冷肃并不是不懂靳辰说的道理,只是靳辰的话让他心中更加自责了。

靳辰看着冷肃,突然拿起了自己放在旁边的剑,看着冷肃说:“走,出去打一架。”

冷肃默默地跟着靳辰一起离开了城主府,冷坤和冷新月看着他们离开,冷新月还看到了靳辰手中拿的那把剑,微微蹙眉说:“姐姐不会要跟苏哥哥打架吧?”

“打打没什么不好。”冷坤话落就收回了视线。

靳辰和冷肃到了冷星城外,一句话没说直接开打,而这一架,打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旭日初升的时候,靳辰收剑,冷肃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精疲力竭,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

靳辰的力气其实也耗尽了,不过她心情还不错,因为跟冷肃打了一夜,她迟迟无法突破的冷星心法第六层,竟然顺利突破了,实力更上一层。

两人在树林中席地而坐,方圆百米之内见不到一棵好好的树了。

“苏苏,别给自己太大压力。”靳辰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冷肃并不是一个喜欢依靠别人的人,他对靳辰的依赖感更多的是想要靳辰陪着他而已。他只是最近心理压力太大,都很少笑了。

冷肃直接躺在了地上,四肢大张,看着天空说:“小姐姐,我都好多天没有好好睡觉了,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冷星城的百姓,如果不是有你在我身边的话,我可能早就扛不住,扔下这里的一切跑了。我其实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孑然一身过了那么多年,突然一夜之间变成了冷星城的圣子,肩膀上压着那么多人的性命和未来,曾经我杀过很多人,可现在我希望冷星城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要受到伤害,我觉得老天简直是在跟我开玩笑。”

“苏苏,你不喜欢这里,却依旧留了下来,不是因为我,而是你自己想要留下来。你在乎这里的人,在乎这里的一切,你想要让这里的人安居乐业,想要让这里变成你喜欢的样子。”靳辰看着冷肃说,“你觉得压力很大,是因为你把这些都当成了你的责任。你可以说这是生活所迫,但你确实变成了更好的人,有更多的人喜欢你,信任你,你心里是喜欢这种感觉的,并且不愿意让他们失望。”

冷肃突然笑了:“小姐姐,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没有之一。”

靳辰唇角微勾:“你不用说,我知道。”

冷肃声音有些怅惘地说:“你说得没错,我嘴上说不喜欢这里,但其实我很喜欢这里,因为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真正可以称得上是家的地方,被需要和被信任的感觉真的很好,我想成为他们的依靠,但同时又怕让他们失望。”

“苏苏,你相信我么?”靳辰看着冷肃问。

冷肃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靳辰毫不犹豫地说:“我当然相信你!”

“那你听好了。”靳辰看着冷肃唇角微勾说,“你,冷肃,不会让冷星城的人失望的,你可以守护他们。”

看着靳辰的眼神,冷肃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芒,过去这段时间所有的压力,所有不可与人诉说的憋闷,全都烟消云散了!此刻的他,因为靳辰的一个鼓励,心中没有变得豪情万丈,而是终于平静了下来。

冷肃突然伸手抱了靳辰一下就放开了,看着靳辰神色坚定地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靳辰微微一笑:“苏苏,你记住,你永远都不用觉得欠我的,因为我们是亲人。”

冷肃神色微怔,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冷肃被靳辰点醒了,他知道想太多根本无济于事,他应该坚信他可以做到,要对自己有信心,对冷星城有信心。什么北堂城南宫城,通通见鬼去吧,冷星城不需要盟友,也可以守得住!他需要做的是,时刻保持清醒和理智,做该做的事情,提升自己的实力,提升整个冷星城的综合实力,做一个可以让所有百姓依靠的圣子。

而对于靳辰,冷肃心中依旧是有愧疚的,但他不会再自责了,因为靳辰想要让他明白的道理就是,遇到问题,唯一应该想的一件事是如何解决问题,自怨自艾根本无济于事。

靳辰和冷肃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冷新月就迎了上来。看到两人身上都没有伤,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苏哥哥,你别……”冷新月想劝冷肃好好听靳辰的话。

冷肃伸手把冷新月揽过来亲了一口,然后就把冷新月推开了:“傻妞,你男人很忙,你自己乖乖的。”

冷肃话落就大步离开了,冷新月红着脸站在原地,看着冷肃的背影直接星星眼了:“雪儿姐姐,苏哥哥好霸道呀,我好喜欢!”

靳辰唇角微勾,揉了一下冷新月的脑袋说:“乖,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做,赶紧去,这样你苏哥哥会更喜欢你的。”

冷新月眼睛一亮:“哎!我也去忙了!”

靳辰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冷肃从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头子变成一个没心没肺的逗比二货,如今又成为了一个有担当有魄力的霸道圣子,这一路走来,冷肃一点一滴慢慢成长,靳辰都看在眼中。

冷肃今天的一切,受了靳辰很大的影响,而靳辰自己,在看着冷肃成长的过程中,其实也收获了很多,变强了很多。所以靳辰是在帮冷肃,但她并不觉得冷肃欠她,她也不希望冷肃认为他欠她,因为他们是亲人,是朋友,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人。

而冷肃猜得没错,原本计划回北堂城跟北堂城主商量好之后,就再来冷星城的北堂豪,迟迟没有出现,的确是被禁足了。

北堂豪回到北堂城之后,就跟北堂城主说了要跟冷星城结盟对付东方城的事情。做事一向很保守的北堂城主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北堂豪的提议,北堂豪当然不愿意放弃,结果他刚刚开始闹腾就被禁足了。北堂家有十位长老,如今有五位长老在日夜守着北堂豪的房门。北堂城主说了,让北堂豪静下心来好好修炼,不准出门,为期三个月。

东方城。

邢绝一大早过来找墨青,神色之间有些担忧。

“珩兄弟,我也只能找你说了。”邢绝一开口就叹了一口气,“昨夜城主大人伤了星辰小兄弟,星辰小兄弟虽然逃走了,但是城主大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今日一早就找了西门巍过去,我觉得很可能是让西门巍带人去找冷星城的麻烦。”

虽然东方烈说让西门巍改姓东方,但是东方城的人一般背后提起西门巍的时候,还是管他叫原来的名字。

“邢大哥,你已经尽力了,有些事情你帮不上忙,不需要自责。”墨青看着邢绝神色淡淡地说,“星辰小兄弟可以理解的。”

邢绝又叹了一口气:“既然避免不了,我觉得如果圣子殿下带人前去冷星城的话,说不定还好一点。圣子殿下既然把星辰小兄弟当成对手,他就会光明正大地跟星辰小兄弟过招,不会伤及无辜。西门巍那个人,根本不讲道义,他带高手去冷星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未必是西门巍去,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当天晚些时候,邢绝对墨青说,东方烈已经决定了,让西门巍带着百位高手前去冷星城,而且今夜就要出发了。邢绝很担心,不过墨青依旧很平静。

东方云天自然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些消息,他立刻去找了东方烈。

“父亲,今夜出发去冷星城我没有意见,但我也要去。”东方云天对东方烈说。

东方烈神色一冷:“为父不是说了,冷星城的事情不让你插手吗?”

“父亲,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的事。”东方云天看着东方烈说,“父亲难道是担心我会吃里扒外,帮冷星城吗?”

东方云天的话已经有些冲了,东方烈的神色更冷了:“天儿,为父再说一次,冷星城的事情从现在开始与你无关,你不要插手!”

东方云天的神色也冷了下来,猛然起身大步离开了。东方烈看着东方云天的背影,意识到他这个儿子已经有些不服管教了,而他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才是东方城的主宰者,等他死了,东方云天才能接他的位置,在这之前,东方云天必须听他的命令行事!

而东方云天离开东方烈那里之后,越想越觉得很不爽。冷星城的事情,东方云天一早就跟东方烈说过他会解决,之前东方云天跟冷星辰几次过招都失利了,更加激发了他的战意。可如今东方烈却不让东方云天插手冷星城的事情了,也就代表东方云天认定的对手冷星辰,会被东方烈安排其他人去解决掉,甚至就是这次带队去冷星城的西门巍,这绝对不是东方云天希望的。

所以东方云天决定了,今夜东方城的高手出发去冷星城,可以,但最终率领那些高手的人必须是他,由他来做主!

夜色降临的时候,百名高手已经集结到了一起,其中有一半是东方城的高手,还有一半是西门城投降过来的。西门巍成了老大,但东方烈还派了两位东方家的长老从旁协助,说是协助,其实就是监视。这次也是东方烈给西门巍的一次考验,如果西门巍想要背地里搞点什么事情,或者办事不力的话,他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西门巍很清楚这一点,因为他的儿女都还在东方城,他不敢轻举妄动。

西门巍率领百名高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方城,没多久之后,东方烈就接到禀报,东方云天不见了。

东方烈瞬间就怒了,立刻吩咐东方广带人去把东方云天给追回来。

却说西门巍一行人,离开东方城之后,就趁着夜色往冷星城所在的方向而去了。只是刚过了一个时辰,就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西门巍看着不远处的白衣男子,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微微垂眸恭敬地说:“参见圣子殿下。”

其他人也纷纷对东方云天行礼,东方云天面无表情地说:“这次我会与你们同去冷星城,一切听我吩咐行事。”

西门巍的神色有些为难:“圣子殿下,这恐怕不妥吧?城主大人说了,冷星城的事情,不让圣子殿下插手。”

“东方巍,你是要违抗本圣子的命令吗?”东方云天眼神一冷,看着西门巍冷声说。而他对西门巍的称呼,让西门巍心中一沉,头垂得更低了:“圣子殿下,属下也是听城主大人的命令行事,希望圣子殿下不要为难属下。”

“哼!”东方云天冷哼了一声,“你随我来,我要单独跟你聊聊。”

“是。”西门巍恭敬地说,话落就随着东方云天进了不远处的一个树林,而其他人都面面相觑,留在了原地。他们可没有人敢违抗东方云天的命令,反正东方云天摆明了要找西门巍的麻烦,他们看热闹就好,东方云天也不会真的对西门巍做什么。

结果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都没有看到东方云天或西门巍回来,东方城的两位长老商量过后决定去找找他们,结果很快就在树林中找到了西门巍。

西门巍身上的一道剑伤从脖子一直蔓延到了小腹,一个很大的血洞看起来触目惊心,再深一些都可以把他整个人劈成两半了。西门巍已经死了,他的尸体被一根白色的布条勒着脖子,挂在了一棵大树上面,双目凸出,还在随着风来回摇晃,渗人到了极点。

东方家的两位长老神色都变了,让人把西门巍的尸体放了下来,西门巍已经死透了,但他们的人找遍了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发现东方云天的影子。

“现在怎么办?”一个长老皱眉问道。

“不如先回去禀报,让城主大人来定夺吧。”另外一个长老神色难看地说。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东方云天竟然会把西门巍给杀了,现在东方云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发生什么事了?”东方广的声音由远及近,话音刚落,他已经飞身而来,到了跟前。

看到西门巍惨死的样子,东方广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圣子殿下呢?”东方广就是奉东方烈的命令,前来追东方云天的,却没想到西门巍竟然死了!要知道西门巍的实力虽然不如东方烈,但在八大家族的城主中间,绝对能排到前三了,这么短的时间,是谁杀了他?

一个长老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大哥,是圣子殿下杀了西门巍。”

东方广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这不可能!圣子殿下人呢?”

“不知道。圣子殿下说要跟我们一起去冷星城,西门巍说城主大人不让圣子殿下去,圣子殿下就说要跟西门巍单独聊聊,我们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一过来就看到西门巍已经死了,圣子殿下也不见了。”另外一个长老皱着眉头说。

东方广看着西门巍死不瞑目的尸体沉默了,他不愿相信是东方云天把西门巍给杀了,可是这么多人亲眼看着,东方云天本就是追着西门巍他们过来的,不是东方云天还能是谁?东方广已经能够想象到东方烈得知此事之后暴怒的样子了。

东方广带着所有人,以及西门巍的尸体,一起又回了东方城,因为他觉得再追也不可能追得上东方云天了。

“岂有此理!”东方烈这次真的是暴怒了,伸手就砸了一个他最喜欢的镇纸,还把结实的实木桌子都给一掌拍碎了,怒气冲冲地说,“东方云天这是要造反吗?”

只有东方广在,他垂眸说道:“城主大人,这件事还是等圣子殿下回来问清楚比较好,圣子殿下肯定有他的道理。”

“他的道理?”东方烈愤怒到了极点,“他不过就是想要阻止西门巍杀了冷星辰,因为他非要自己对付冷星辰!真是我的好儿子啊,我的话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

东方广低头不语,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件事还能作何解释,东方云天遇到那个叫冷星辰的小子之后,确实变得有些不理智了。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西门巍死了就死了,最关键的问题是,东方云天这么明目张胆地忤逆东方烈,他们父子的关系必然要生了裂痕啊!

东方烈冷静下来之后,就吩咐东方广带着之前的百名高手前去冷星城,并且给东方广下了命令,灭掉冷星城,不准听东方云天的吩咐!

而让东方烈大发雷霆十分失望的东方云天,这会儿带着方圆已经离开东方城很远了。

“主子,我们为何不跟他们一起走?这样到了冷星城,他们会听主子的吩咐行事吗?”方圆问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唇角微勾:“如果我现在去找西门巍,他肯定会立刻想办法通知我父亲。等到了东方城我再出现,他们不敢不听我的命令。”

“主子英明。”方圆恭敬地说。

东方云天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次他没有按照东方烈的吩咐行事,不过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等他带着那些高手,灭了冷星城,抓住冷星辰,结果对东方烈来说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东方烈会满意的……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