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料事如神/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东方云天杀了西门巍的事情,东方烈下了封口令,并没有传开。但作为东方烈的心腹,邢业还是知道了,邢业知道之后,邢绝也就知道了。

邢绝一大早过来找墨青,发现墨青脸色不太好看,就微微皱眉问道:“珩兄弟怎么了?”

“没事。”墨青微微摇头说,“昨夜练功险些走火入魔,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那就好。”邢绝看着墨青神色认真地说,“珩兄弟要注意劳逸结合,练功遇到瓶颈就休息一下再练。”

墨青点头:“多谢邢大哥,我以后会注意的。”

“我来,是有件事百思不得其解。”邢绝落座之后,看着墨青说,“昨夜圣子殿下竟然把西门巍给杀了,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西门巍死了,这对冷星城来说不是好事吗?邢大哥也不需要担心西门巍到了冷星城之后大开杀戒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邢绝皱眉:“西门巍那人死不足惜,这对冷星城也的确是好事,但是圣子殿下的行为太反常了!”

墨青神色平静地说:“邢大哥,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圣子殿下是那么骄傲的人,他认定了冷星辰是他的对手,他要自己对付,城主大人却派了西门巍去对付冷星城,肯定还给西门巍下了命令,要西门巍务必杀掉冷星辰。圣子殿下此举,不过是不想让西门巍影响他跟冷星辰的较量罢了。”

邢绝神色莫名:“你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圣子殿下确实很重视冷星辰这个对手。不过圣子殿下杀了西门巍之后就一个人走了,他难道要自己去冷星城对付星辰小兄弟吗?”

墨青摇头:“当然不是。城主大人不是又让大长老带人前去接应了吗?圣子殿下肯定都算好了,知道会有人过去听他差遣的。”

“珩兄弟你果然比我聪明多了,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我想想就头疼。”邢绝看着墨青说,话落叹了一口气,“圣子殿下去,总比西门巍去要好很多,希望星辰小兄弟有办法应付。”

墨青微微一笑:“邢大哥,其实你应该对星辰小兄弟有信心,他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邢绝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墨青摇头失笑:“其实我是关心则乱了,你说得对,虽然冷星城弱了一点,但是有星辰小兄弟在,他们绝对不会不堪一击。珩兄弟是不是一直都觉得星辰小兄弟有办法应付,所以才不担心?”

墨青微微点头:“星辰小兄弟跟圣子殿下交手多次,没有输过,我相信以后也不会输。”

虽然邢绝是东方家的人,但他还是笑了起来,微微点头说:“希望如珩兄弟所言。”

邢绝很快就走了,说让墨青好好休息。墨青看着邢绝离开,他把房门关上,转身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墨青解开外衣,里衣已经再次被血浸透了。他眼神依旧很平静,给自己上了药,包扎好之后,才坐了下来。

墨青前晚用冷星辰的身份跟东方烈交过手,受了不轻的伤,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他知道东方烈会迫不及待地派人去冷星城,而在得知东方烈派去的人是西门巍的时候,墨青心中就有了一个计划。

墨青知道东方云天不会听东方烈的话不插手冷星城的事情,东方云天一定会插手,所以东方云天一定会去冷星城。但墨青觉得东方云天不会在一开始就跟东方家的高手队伍汇合,因为离东方城太近,那些人肯定会想办法通知东方烈,东方烈就会派人阻止东方云天。

墨青并不认为东方云天蠢,他没有轻视东方云天的脑子,所以他把自己设想成东方云天之后,问自己怎么做才是最有利的,得到的结论就是,东方云天会暗中前往冷星城,到冷星城之后再跟那些高手汇合,到那时,那些高手想要通知东方烈,离得太远了根本不现实,而他们没有人敢忤逆东方云天的意思,西门巍也不敢。这样一来,东方云天的目的就达到了,对付冷星城的事情,一切由他来做主。而他或许还想着,只要他成功解决了冷星城,东方烈就不会在意他做了什么。

墨青想清楚了东方云天会怎么做,同时也想好了自己要怎么做。

没有人知道,昨夜出现在西门巍和东方家百名高手面前的那个圣子,根本就不是东方云天,而是墨青假扮的。

墨青算好了时间,并且确认东方云天已经暗中先一步走远了,从天而降出现在东方家的高手面前,他知道,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身份。

墨青对西门巍说对付冷星城的事情一切由他做主,这就是东方云天会对西门巍说的话,不过真正的东方云天打算到了冷星城之后再说,墨青只是提前了,又有谁会想到那不是东方云天呢?

墨青说要跟西门巍单独聊聊,把西门巍带出了很远才停下,然后什么都没说,趁着西门巍不防备,偷袭了西门巍,导致西门巍受伤。

西门巍当然不可能那么轻易就死了,事实上西门巍的实力并不比墨青弱,他曾经毕竟是西门家的家主,西门家的最强者。

不过墨青对西门家的武功也很了解,因为西门家的武功跟东方家出自同源,但这也只是让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而已。虽然墨青偷袭得手占了先机,但他前一晚才被东方烈重伤,伤口还没有愈合,所以那一战打得一点都不轻松。

而墨青为了速战速决,直接用全力放了大招,成功地把西门巍杀死的同时,他自己的身上又多了一道很深的伤口。

墨青把西门巍弄死之后,又悄无声息地把西门巍带回了距离东方家高手们不远的树林里面,把西门巍的尸体挂在了那里,然后就离开了。

墨青知道接下来西门巍的尸体会很快被找到,然后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东方云天杀了西门巍,包括东方烈在内。

墨青的目的达到了,东方烈跟东方云天父子之间的裂痕会变得更大,东方烈派了东方广带人前去冷星城,但必然不是让东方广听东方云天的命令行事的。那么到达冷星城的东方云天,和后来到达的东方广之间,必然会产生矛盾,因为东方云天不可能接受东方广不听他的命令。

其实表面看起来,墨青什么都没改变,东方城依旧有百名高手去了冷星城。但事实上,墨青已经成功地让东方烈和东方云天父子之间的嫌隙变大,即便东方云天之后会跟东方烈解释不是他杀了西门巍,是有人假扮他,但他们父子的感情是不可能回到从前了,因为发生过的事情必然会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如果墨青什么都不做,让西门巍带队前去冷星城的话,以西门巍那样的人品和性格,他只要有机会,一定会滥杀无辜,甚至可能会屠城,所以西门巍必须死。

墨青假扮东方云天杀了西门巍,东方云天原本的计划已经被打乱了,即便后来东方广带领高手去了冷星城,但东方广只会听东方烈的吩咐行事,不会任由东方云天指挥,就算东方云天对东方广说西门巍不是他杀的,东方广也未必会相信。

正如靳辰所想,墨青的确只能拖延一段时间,因为更多的拖延未必会奏效,还可能会收到反效果。如今已经到了最好的时机,就让东方家出手,东方云天加上东方广,还有百名高手,或许在别人看来足以灭掉冷星城,但是墨青知道,这些冷星城可以应付,因为这段日子靳辰肯定已经做好了防守准备。

墨青并没有打算抛弃东方珩这个身份,因为现在还没有到他必须暴露身份,跟冷星城站在一起的时候。即便冷星城不输,也只是不输而已,以冷星城的实力,如今或许可以防守,但是距离主动进攻,反击东方城还很远。墨青知道这些事情一旦开始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结束的,他留在东方城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自从西门城被灭了之后,其他各个家族都在观望,也都听到了不少风声,知道东方城要对冷星城下手了。

北堂城的城主考虑过后还是认为冷星城必输,北堂城就算跟冷星城联合起来,也不可能抵挡得过东方城。因为如今的东方城,不仅完全吞了西门城,还有姬霜城这个指哪打哪的附属存在。

而其他城池的掌权者,也都不看好冷星城,包括南宫城在内。之前他们都认为冷星辰已经死了,觉得冷星城必然会步西门城的后尘。之后东方城中又传出冷星辰现身的消息,但并没有让这些掌权者对冷星城有乐观的预估,因为他们都觉得,冷星辰再天才也只是一个人,而且还那么年轻,或许给冷星城三年五载的时间,冷星辰能够带领冷星城崛起,但如今的现实是,别说三年五载,三五个月的时间,东方烈都不可能给。

这天墨青出门,在东方城的大街上被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撞了一下。

“这位公子,我不是故意的。”少年一脸惶恐地低着头连连道歉。

墨青看到少年腰间挂着的一块玉佩,眼眸微缩,神色淡淡地说:“无妨。”

两人很快分开,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去。少年避开人多的地方,走到一个十分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墨青从天而降,出现在少年面前,少年躬身行礼:“薛寒见过公子。”

“谁派你来的?”墨青看着自称薛寒的少年神色淡淡地问。

“向雪儿向姑娘。”薛寒把腰间的玉佩解下来递给了墨青,还从衣服的夹层中拿了一封信出来。

墨青打开信很快看完了,微微点头说:“我知道了,你尽快找到安身之处,我会再去找你。”

“是。”薛寒恭敬地点头,一张稍显稚嫩的脸看起来人畜无害。他就是靳辰从暗部的杀手中选出的最优秀的一个,他的武功虽然并不是很强,但他会易容,会轻功,会用毒,会用暗器,而且十分擅长伪装,容貌还很有欺骗性,最重要的是人很聪明很机灵,所以被靳辰派来跟墨青联络,他刚刚交给墨青的那块玉佩,就是靳辰给他的。

当天薛寒就在东方城买下了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茶水铺子,摇身一变成了茶水铺子的小老板,并且还招了两个跑腿的,做起了小生意。

八大家族的人口一直都有流动,作为八大家族中最繁华的东方城,每天都有人而且大部分是想做小生意的人前来东方城并且留下来,所以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薛寒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第二天天还未亮,薛寒睁开眼就看到他的枕边放了一封信,饶是他胆子大,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他知道这封信是那位名叫东方珩的公子给他的主子的,他不需要知道里面是什么,只需要用最快的速度让人传信回去就可以了,这就是他的任务。

薛寒到东方城的时机刚刚好,因为前去找冷星城麻烦的人昨夜才出发,现在传消息回去,还可以让冷星城提前得知。

于是在东方云天还有三日才能到达冷星城的时候,靳辰手中已经拿到了墨青亲笔给她写的信。这还是因为靳辰安排的人没有全部到位,不然消息传递速度可以更快一些。

墨青在信中只用寥寥数语说了他做了些什么,并没有告诉靳辰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因为靳辰都明白。

靳辰表示,她家男人还真的没让她失望啊!墨青做的事情其实不是很多,但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靳辰知道东方云天要来了,东方广带着百名高手也会很快赶到,这些高手对如今的冷星城来说,虽然不好对付,但并不是无力招架。靳辰之前已经做了不少准备,如今收到墨青的信之后,她觉得她应该再稍微调整一下策略。

三天之后的傍晚,东方云天和方圆出现在了距离冷星城不远的地方。

周围都没有人,冷星城城门紧闭,没有人进出,城楼上面能够看到来回巡逻的守卫,但是并不多。

“主子,现在怎么做?”方圆问东方云天。

“等。”东方云天说了一个字。这本就不是东方云天的计划,不过如今既然走到这一步,他也不可能回头了。他觉得冷星辰定然就在冷星城里面,这次他们之间必须分出一个胜负。东方云天要等东方家的高手到了之后再采取行动。

第二天,东方家的高手还没到,东方云天和方圆就在冷星城外的树林里面看着冷星城城门的方向。出乎他们预料的是,一天过去,冷星城的城门竟然都没有打开过,没有任何人出来,也没有任何人进去。

东方云天感觉怪怪的,难道冷星辰已经预料到东方城的人会来,所以直接把冷星城给封了,阻止百姓外出,也是在防止百姓被抓?东方云天觉得自己的想法应该是对的,而他原本真的打算等冷星城中有人出来,抓一个问一下城中的情况。东方云天对冷星城了解得很少,因为他从未来过,所知道的情况都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基本都是冷星城如何萧条败落。

直到傍晚时分,正在盘膝修炼的东方云天唇角微勾站了起来:“来了。”

只是当东方云天看到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西门巍而是东方广的时候,神色微微变了一下,转瞬又想或许是东方烈不放心西门巍,又换了东方广过来吧!

想当然的东方云天根本问都没问为何带队过来的是东方广而不是原定的西门巍,他直接看着东方广说了一句:“大长老,接下来听我吩咐行事。”

在东方广看来,这几乎就是坐实了东方云天杀西门巍的事情,因为如果西门巍不是东方云天杀的,东方云天怎么都应该问一句为何会换人吧?

东方广微微垂眸说:“圣子殿下,城主大人命令圣子殿下即刻赶回东方城,有要事相商。冷星城的事情,老夫会按照城主大人的吩咐行事,圣子殿下不必费心。”

东方云天神色一冷,看着东方广说:“大长老是不把我放在眼中吗?”

“圣子殿下,老夫不敢。”东方广不卑不亢地说,“只是这件事,城主大人已经给老夫下了死命令,希望圣子殿下不要为难老夫。”

“死命令?”东方云天冷笑,“什么死命令?务必杀了冷星辰?必须灭了冷星城?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目的差不多是一样的。大长老如果明智的话,还是听我的吩咐行事,只要目的达到了,父亲不会不高兴的,如果父亲真要怪罪,也怪不到大长老头上。”

东方云天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东方广却丝毫没有动摇,看着东方云天神色认真地说:“请圣子殿下即刻赶回东方城!”

“东方广!”东方云天怒了,“如果我不走呢?你还要把我绑回去吗?”

“不敢。”东方广神色淡淡地摇头,“圣子殿下不愿回去,老夫也无可奈何。只是冷星城的事情,老夫不会听圣子殿下的命令行事,这是城主大人的命令。”

东方云天怒极反笑:“大长老果然对父亲很忠心,既然这样的话,接下来我听大长老的吩咐行事可好?”

“请圣子殿下不要为难老夫。”东方广垂眸说。

“这怎么是为难呢?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

东方广微微皱眉,不过东方云天不肯走,他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不可能绑着东方云天回去,他不敢,也做不到。

夜幕降临,一行人都躲在树林之中,喝着冷水啃着干粮,盯着冷星城的城门。

“大长老准备接下来如何行动?”东方云天坐在距离东方广三米远的地方,微微一笑问道。

“等明日抓几个冷星城的百姓再说。”东方广神色淡淡地说。他的计划是先擒住一些人质,一向很在乎百姓的冷坤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他们就占了先机。

东方云天轻笑了一声:“大长老,我已经观察一整天了,冷星城的城门就没有打开过,我觉得冷家人肯定知道我们要来,所以把冷星城给封了,不给我们抓住百姓的机会。”

东方广神色微变:“冷家人怎么可能会知道我们要来?”其实其他家族在东方城都有消息渠道,但东方广认为冷星城没有,因为冷星城在过去的很多年一直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冷家人想不到那么多,也没有可用的人。

“大长老以为冷家人都是傻子吗?如今八大家族谁还不知道东方家要对冷星城出手了。”东方云天似笑非笑地说,“冷坤父子要是连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那就是脑子坏掉了。”

东方广皱眉:“圣子殿下言之有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只能强攻了。”

“今日你们都累了,明日再行动,大长老觉得如何?”东方云天倒真的是一副听东方广吩咐行事的样子了。

东方广点头:“也好。”

有人望风,大部分人都靠着大树睡了,东方广也闭上了眼睛。东方云天看着东方广,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东方烈可以搅乱东方云天的计划,但他这次的计划,可不允许被东方广搅乱了。

第二天天色微亮的时候,所有人都醒了过来,东方广却还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大哥?”这次跟随东方广前来的二长老叫了东方广一声,东方广没有反应。他微微皱眉,伸手推了东方广一下,原本靠着一棵大树坐在那里的东方广竟然被推倒在了地上,还没有醒过来。

“大哥!”东方家六长老探了一下东方广的鼻息,发现还有气,而且气息均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可是怎么叫都不醒。

“大长老还没起啊?怎么累成这样?”东方云天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他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东方家二长老和六长老对视了一眼,眉头都皱了起来,不过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东方家二长老对东方云天说:“圣子殿下,大长老看着像是中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

东方云天脸上的惊讶要多假就有多假:“难道大长老昨日误服了什么毒药?我们身边可没有药师啊!我看大长老虽然醒不了,但是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没有性命之危,还是等回去再说吧,你们觉得呢?”

“一切由圣子殿下定夺。”二长老对东方云天恭敬地说。

原本这次来执行任务,东方烈就只交代了东方广,并没有直接对其他高手下命令,他们只是过来听吩咐办事的。

东方广突然倒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知道这一定是东方云天神不知鬼不觉地对东方广做了什么,而东方云天的目的自然是拿到这次任务的指挥权。

这些剩下的高手没有人敢忤逆东方云天,因为东方烈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们都知道东方云天在东方城的地位不可撼动。他们如果敢顶撞东方云天的话,下场一定会比东方广惨十倍百倍,因为他们可不是实力高强的大长老,而是随时可以被替代的一般高手。

“你们两个,去附近找个隐蔽的山洞,把大长老安置好,然后守着他,接下来的任务不用参加了。”东方云天随意指了两个人说,“等我信号,你们再过来这里跟我们汇合。”

“是,圣子殿下。”两个男人很快抬着昏迷不醒的东方广离开了。

东方云天扫视了一圈,看着剩下的人说:“你们之中,如果有不服气的,现在就站出来。”

没有人敢出声,东方云天唇角微勾:“既然这样的话,接下来你们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听我的命令行事,谁敢违抗我的命令擅自做主,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东方云天又在距离冷星城的城门只有百米的地方等到了夜晚时分,看着冷星城城楼上面巡逻的守卫都变少了,猛然一挥手,十个高手飞身而起,朝着冷星城的城门而去了。

东方云天给十个人的命令是,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冷星城的守城军。东方云天看着,十个高手很快接近了冷星城的城门,下一刻,异变突生!原本只有寥寥几个守卫的城楼上面,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上千支利箭闪烁着寒光,全都瞄准了那十个高手。

十个高手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密密麻麻的箭矢已经朝着他们射了过来。他们纷纷拿出武器来抵挡,但是一来是因为没有防备,有些手忙脚乱,二来他们向来面对的都是用武功单打独斗,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阵仗,心中都慌了。

而冷星城的守城军在第一轮攻击过后,就射死了三个东方城的高手,还射伤了五个,几乎不带停歇的第二轮攻击袭来,东方云天派出的十个高手,最终死了八个,就剩了两个,一个胳膊上插着一支箭,一个腿上插着一支箭,仓皇逃了回来。

东方云天看着冷星城城楼上面很快又消失不见的弓箭手,眼眸变得幽深起来。

刚刚东方云天的目的是试探一下冷星城的防备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如今他已经知道了。冷星城的人一直都等着他们呢,那些弓箭手都不知道在城楼上面藏了多久了,之前愣是只能看到寥寥几个巡逻的守卫。而东方云天以前从未听说冷星城的守卫有用弓箭的,箭术还这么厉害。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在东方云天不知道的时候,冷星城已经加强了守卫,不仅守城兵的人数翻了好几倍,而且一个个都像是经过高人指点一样,箭术都相当不错。

东方云天想起他不久之前在东方城见到冷星辰的时候,冷星辰也用过弓箭,而且箭术极其高超。想必冷星城这批弓箭手,就是冷星辰的主意,果然很与众不同。

当初东方城灭掉西门城的时候,其实就是派了几个高手把西门城的守城兵给轻松解决了,然后剩下的高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直接杀进了西门城的城主府,打了西门家一个措手不及。但显然这种手段对冷星城根本无用。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东方云天自然不可能被一群弓箭手吓到。之前派出的高手之所以损失那么惨,是因为他们都没有任何防备才中了招。事实上以东方云天带来的这些高手的真正实力而言,那些弓箭原本是伤不到他们的。

如今有了教训,自然也就有了经验。东方云天一挥手,第二批的十个高手很快飞身而起,朝着冷星城的城门而去。

很快,东方云天就皱起了眉头,因为这次十个高手都已经靠近了城门,那些弓箭手竟然没有再出现!

东方云天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发出讯号叫那十个人回来,只是为时已晚。冷星城中突然飞出五个戴着鬼面具的杀手,杀意腾腾地朝着东方城的十个高手而去。

五个杀手的实力都很高强,东方云天派出的却是百名高手中实力处于中游的十个,结果可想而知。不过片刻功夫,十个高手全都身首异处了,而冷星城中的五个杀手也都回去了。

东方云天可以再派人去救那些人回来,不过他并没有那样做,而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手下的高手丧命,因为他有一种感觉,他再派人过去,派去的人不够,就是白白送命,派去的人多了,冷星城中定然还会有高手出现。而刚刚出现的那五个杀手打扮的人,东方云天觉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冷星城中仅有的五位长老了。

东方云天猜得一点儿没错,这会儿冷星城城门里面,五个杀手都拿下了脸上的鬼面具,露出了五张苍老的脸,赫然就是冷星城的五位长老。

“圣子殿下,当杀手的感觉还不错啊!”四长老眼中带着一丝兴奋,对站在旁边的冷肃说。

冷肃唇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不要掉以轻心,东方云天只是试探而已,我们两次都得手,是因为对方没有防备。”

五位长老神色都是一正,冷家大长老点头说:“圣子殿下说得是,今晚的事情,多亏了圣子殿下和向姑娘料事如神!”

“料事如神的是她,不是我。”冷肃神色淡淡地说。

在收到墨青送来的信的时候,靳辰就已经算好了东方云天到达冷星城的时间。东方云天自以为冷星城封了城,没有人知道他来了,但事实上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靳辰的眼皮子底下,因为这里可是冷星城的地盘,东方云天那么自负地把人都安排在了距离冷星城的城门仅有百米的地方。

冷星城并没有派探子靠近东方城的人,也不需要,因为冷肃提前安排了暗部的一部分人埋伏在冷星城外面,而且他们都跟东方云天保持在一个很安全的距离,东方城的高手不可能发现他们的存在。很巧的是,东方云天把东方广放倒之后,让两个人带着东方广找一个山洞待着,包括东方广在内的三个高手,如今已经全部被请到冷星城里“做客”了,因为他们正好走进了暗部杀手的包围圈,杀手们为了不惊动东方云天,直接用了毒,毫无防备的两个高手中了招,再加上被东方云天亲手放倒的东方广,结果毫无悬念。

东方广还处于昏迷状态,靳辰可以把他的毒解了,让他醒过来,不过靳辰并没有那么做。而剩下的两个高手,根本不需要严刑拷打,一人一颗真言丹下去,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所以靳辰和冷肃现在已经知道东方城来了多少人,还知道东方广是被东方云天下了毒放倒的,甚至对于东方城来的那些高手的实力都有了大致的了解。

对于东方云天会如何行事,他们只是有所猜测,而靳辰和冷肃经过商议之后,一起制定了很详尽的方案,可以应对各种情况。今夜在指挥守城的冷肃表示,一切都还在他们的掌控范围之内。

东方云天带了百名高手过来,乍一听人数很多,但是当他们刚一出手,就死了十八个,伤了两个之后,人数看起来就没有那么多了。

东方云天看着依旧紧闭的冷星城城门,还有迄今为止连个影子都没见到的冷家父子,发现他还是低估了冷星城的实力,准确说是防守能力。东方云天能够想到,冷星城这些日子一定在想方设法为防守东方城的进犯做准备,如果冷星城一直这样封着城来御敌,作为进攻的一方,东方云天会有些被动,因为这里是冷星城的地盘,冷星城的城墙本就是八大家族中最古老但也最坚固的。

东方云天意识到,让他的人分散行动不是明智的选择,试探已经结束了,他觉得接下来应该发起真正的强攻了。

东方云天一挥手,五十个高手一齐飞身而起,拿着武器冲向了冷星城的城楼。

东方云天本以为这次冷星城的弓箭手一定会再次出现,但是并没有。因为那五十个高手还没到冷星城的城楼之上,就纷纷神色大变退了回来。

东方云天眼眸一缩,就看到冷星城的城楼上面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东方云天知道,那不是冷星辰,而是冷肃。

冷肃手中提了一个垂着头昏迷不醒的人,他的剑架在那人的脖子上,拽着那人的头发把他的脸冲向了东方云天所在的方向,让东方云天看得一清二楚,那竟然是被他亲手用毒药放倒的东方广!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